頭條故事 真實 我曾憧憬的家庭生活,但生下那個孩子後,全家人都恨死了我

我曾憧憬的家庭生活,但生下那個孩子後,全家人都恨死了我

01

都說,愛孩子是母親的天性,可我居然沒有這份天性。

我是一個不那麼愛孩子的媽媽,我每天只是在扮演一個好母親。

我知道,說出這句話,大家一定覺得我自私冷血。

但,這件事情分分鐘都在折磨著我。

生命沒有返程票,可我每天都在想:當初要是沒生孩子,該多好。

 

02

結婚生子,在我的印象里,一直都是人到一定年紀的標配。

26歲那年,我嫁給了姜海。

我做的是休閒食品行業的品牌方代理,工作很忙。

姜海在一家外資超市做家電部主管,相對清閒。

我們2012年結婚,2013年秋天生下兒子昊昊。

其實,從得知懷孕那一刻起,我就沒有多少為人母的狂喜。

當時最大的感受居然是終於不用每個月都來大姨媽了!

我是不是很奇葩?

 

03

整個孕期,我變得好醜。

兩頰長出黃褐斑,脖子黑了,甚至連鼻子都變大了。

孕前期的孕吐反應不是很大,可是,孕後期特別遭罪,燒心、浮腫、抽筋、失眠。

生產時,原本說可以順產,可是中途又說胎位不正,順轉剖,遭了二茬罪。

好不容易生下孩子,三天後卻發現奶水下不來。

我本來想放棄,覺得餵奶粉也比較省事。

可是,所有人都反對,自己的媽媽、老公、婆婆以及其他人都一再跟我說,要母乳餵養。

於是,請了催乳師。

我12歲之後,就不同媽媽一起去公共浴室洗澡了,我不喜歡在眾人面前裸露身體的感覺。

可是,生產後,催乳師上門,對著我的胸部上下其手,媽媽和婆婆全程圍觀,還不時勸我堅強,要替孩子著想。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像一個被強行擠奶的奶牛,沒有隱私,更沒有形象。

也是在那一刻,我發現面對那個新生的小人兒,我沒有母愛之滔滔。

我當時以為,那是短暫的不適。

母愛是天性,我不可能沒有這份天性。

 

04

小生命一天一個變化,輪流幫我看護的爸媽、公婆歡天喜地,捕捉著他的每一個細節,就連大便很規律這件事,都足以讓他們興高采烈地誇了又夸。

老媽和婆婆的手機里,幾乎全是昊昊的照片和視頻。

婆婆還為此學會了發朋友圈,每天記錄昊昊的日常。

江海這個從不發朋友圈的人,也隔三岔五轉發婆婆拍的照片,父愛之情溢於言表。

與他們相比,我淡定得多。

整個產假,我每天除了帶娃,更多時候不是在健身,就是在遙控著工作。

對此,無論是我媽還是婆婆,都頗為不滿。

她們說你現在當媽了,一切要以孩子為重。

就連我出門去超市,擦個口紅,我媽都會管我:「你都當媽了,誰還看你,現在哺乳期,擦口紅對孩子不好的……」

好不容易出去透口氣,我中途喝了一杯咖啡。

沒喝完,帶回家,老公和婆婆看見後同時驚呼:「你怎麼可以喝咖啡呢?對孩子不好的。」

我無法跟他們解釋一杯咖啡的時光與意義,對於一個產假中的女人,是多麼重大。

只是默默接受著他們的批評教育,接受那句「你現在是當媽的人了,不能凡事都隨心所欲。」

或許,這話聽得多了,心裡也就逆反了:我是當媽了,但我首先是我自己吧。

 

05

產假第四個半月時,我因為臨時處理單位的一場公關危機,著急上火,結果導致吃了母乳的昊昊接連發燒拉肚子。

這下,我再次成為全家討伐的對象。

也是從那天開始,昊昊被斷奶了。

我如釋重負,終於告別了行走奶牛的責任。

可誰知,強行戒奶後,昊昊整日整夜哭鬧,我同時患上了乳腺炎。

胸部硬得像石頭,觸碰不得,那種疼,真的絲毫不比生孩子輕。

可是,全家的注意力都在昊昊身上。

我只是被象徵性地關心一下。

有一次,婆婆一邊抱著哭鬧的昊昊滿地轉,一邊小聲嘟囔說:「當媽的,也真是心狠,這麼小就沒奶吃,真是太可憐了。」

江海聽了這話,接過昊昊,使出渾身解數哄他開心。

那場景,落在我眼裡,心裡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心酸。

 

06

產假結束後,我迫不及待地上班了。

說實話,穿上職業裝,走出家門那一刻,我覺得空氣都是甜的。

重回職場,我真的比從前賣力敬業得多。

因為我發現,比起育兒與家長里短,工作真的是一件相對單純的事情。

相反,每到周末,是我的情緒低落期。

因為整整兩天的時間,我要和昊昊形影不離。

除了照顧他的吃喝拉撒,還要絞盡腦汁想著帶他去打卡各處公園、遊樂場。

兩天下來,身心俱疲,比上班累多了。

所以,每到周日晚上,昊昊睡熟之後,是我最開心的時刻。

後來,連江海也看出來了。

他說:「劉揚,你沒發現自己特別不適合當媽嗎?」

這話,我剛開始並沒有放在心上。

後來,單位時常需要出差,每次我都會主動請纓。

這讓領導特別意外。

要知道,單位里已婚已育女性居多,每次出差的任務都很難下派——孩子離不開媽媽的照顧。

而我呢,一方面的確是想在職場上再上一層樓。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出差就可以名正言順地不必陪伴昊昊。

我慢慢發現,一起出差的女同事,每天要跟孩子通好多遍視頻,各种放心不下。

孩子一句「媽媽,我想你」,會讓同事放下電話,坐臥不安許久。

可是,我每次出差,都是江海和兒子主動跟我視頻。

如果他們不打過來,我根本就沒有這意識。

有好幾次出差,女同事路過嬰兒用品店和玩具店,挪不動腳步,給孩子各種買買買。

可是陪同的我,就像自己沒有孩子一樣,站在店門口不耐煩地等待……

有一次,我兩手空空地出差歸來,江海聲討我:「你走了七天,昊昊每天都問媽媽什麼時候回來?結果,你連塊餅乾都沒給孩子買,有你這樣子當媽的嗎?」

這話,我漸漸不再反抗。

確實,我慢慢發現自己身上沒有那麼濃稠的母性。

我不依賴孩子,我從沒像別的媽媽那樣,跟自己的孩子一日不見,如坐針氈。

而且在工作與孩子之間,我內心永遠傾向於工作。

更多時候,養育於我而言,是責任,而絕非樂趣。

 

07

昊昊一天天長大,別人家的媽媽都因為孩子而重新建立了一個社交圈——媽媽圈。

媽媽們因為孩子而結誼,分享各種信息,一起上課後班,一起組織各種活動。

我也曾經試著帶昊昊參加這樣的圈子。

很慚愧,在那個圈子裡,我被無情碾壓,卷到懷疑人生。

那些媽媽們個個都是超人,通曉全城學習興趣班的名校名師,各種育兒理論信手拈來。

重要的是,她們為孩子所做的一切,令我汗顏,又深深無力。

在她們中間,我一個職場上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生生有幾分社恐。

因為我只要一張嘴,就暴露了對孩子教育的不上心,對兒童生長發育心理的外行。

這樣的媽媽,是處在媽媽圈鄙視鏈底端的。

有一位媽媽就曾經語重心長地跟我說:「昊昊媽,恕我直言,咱們女人再優秀,如果孩子不出息,那人生也是失敗的。」

 

08

外面的人,是這麼認為的。

家裡的人,也是這樣給我施壓的。

看著別人家的媽媽熱火朝天地給娃辦生日會,組團遊學,每天節假日各種團建,江海不止一次地問我:「你這個媽是怎麼當的?」

這話,總能成功地燃起戰火。

我是怎麼當的?

該陪伴的,我陪伴了。

不管工作多忙,我每天都會跟昊昊至少聊天半個小時。

每天晚上臨睡前,也都會進行親子閱讀。

周六周日,我儘可能不加班,陪他上興趣班或者遊山玩水。

我承認,於我而言,親子時光沒有那種沉浸式的快樂。

但這不影響去盡一個母親的責任。

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沒法像其她媽媽那樣超能罷了。

 

09

但,在江海看來,你不能像周圍的媽媽那樣全身心地放在孩子身上,就是失職。

這種感覺,在後來的生活里不斷放大。

我的工作需要出差,他的怨言也越來越多:「你不是出差,你就是不想帶孩子。」

我每天化妝,他會冷嘲熱諷:「你只關心你自己。」

不僅如此,他每次看到各種育兒文章,必轉發給我:「你學習一下。」

昊昊偶爾犯錯,我批評他。

江海會特別心疼,無原則地當面出來袒護:「你是後媽嗎?除了批評指責,你還能做點什麼?」

 

10

然後,關起門來,江海跟我大吵特吵。

全是靈魂拷問:「為了自己臭美,你連母乳餵養都堅持不下來。」「兒子班級的家長,你認識幾個?」「從小到大,你什麼時候像別人家媽媽那樣,離不開孩子,視孩子為生命。你看咱家孩子的眼神里,根本沒有母愛。」「你翻翻自己的朋友圈,哪怕有一張兒子的照片,也不枉當回媽媽。」「跟朋友一起聚會,別人家媽媽一提起孩子,滔滔不絕。你呢,說起工作眉飛色舞,說到孩子的話題,就像沒生過一樣……」「你太自私,太冷血了。」

這,是江海對我的評價。

看得出來,他對我的不滿由來已久,已經直達井噴的地步。

他甚至放言:「像你這種人,就等著晚景淒涼吧。」

 

11

說實話,聽了這些話,我挺受傷的。

我承認,我不是一個二十四孝母親。

我對孩子沒有依賴,沒有犧牲全部自我的奉獻精神,也從來不認為親子時光多麼愉快陶醉。

在做媽媽這件事上,跟別的媽媽相比,我的確只是60分。

江海說:「你管他吃,管他穿,每天義務性地跟他聊聊天,是遠遠不夠的。孩子的成長,需要愛,你要給他愛。」

說實話,我很迷茫。

江海要求的愛,是當工作和孩子衝突時,我要選擇孩子。

是當媽媽了,孩子的圈子就是你的圈子,孩子的愛好就是你的愛好。

是那種時時刻刻都把孩子的需求當作第一需求……

說實話,我做不到,我在內心排斥這樣的想法與做法。

我是母親,但我也是一個人。

為人母這件事,於我而言,就是盡到責任與義務。

每個家庭有每個家庭的相處模式,我對自己和昊昊之間相敬如賓,沒那麼親密無間的關係,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12

而矛盾的最終爆發是最近。

上小學四年級的昊昊成績很不理想,開始迷戀電子產品,打遊戲上癮。

老師把我和江海叫到學校,把從他書包里沒收的手機攤在我們面前,問我們為什麼要讓孩子帶手機來學校。

事實上,我根本不知道昊昊有手機這件事。

一直以來,我都是讓他戴電話手錶上學的。

後來才知道,手機是江海給他買的。

理由是孩子實在太想要了,而且也承諾只周末玩一會兒。

一個小學四年級的孩子,怎麼可能自控?

據老師反映,昊昊承認,他已經連續半個學期,天天晚上躲在被窩裡打遊戲。

我質問江海為何如此糊塗,怎麼可以這麼慣孩子時,他反問我:「你還用問我嗎?因為昊昊缺愛。一個缺愛的孩子,才會對遊戲上癮。」

事實是,昊昊也曾經懇求過我給他買手機,但被我嚴詞拒絕了。

於是,他去懇求爸爸,各種承諾。

而在江海的意識里,孩子已經缺少母愛了,不能再讓孩子缺父愛,於是,他無原則地買來手機,以彌補愛的缺失。

糊塗嗎?很糊塗。

可是,江海卻把鍋全部甩到我身上:「如果你能像別的媽媽一樣,貼身陪伴,每天晚上去他房間給蓋蓋被子,你當然會發現他打遊戲。如果你再細心一點,就不會等到他已經遊戲上癮了,才發現異常。你,就是全天下最失職的媽!」

 

13

聽了這些刺耳的話,我也怒了。

我向江海承認,我不是一個以孩子為中心的母親。

但在對待孩子這件事情上,義務與責任我盡到了。

既然我成為不了一個二十四孝的媽媽,但我努力工作,做一個獨立成熟的人,這也是給孩子樹立榜樣,他得允許我是這樣的母親。

我也警告他:「像你這樣變相彌補孩子,無原則的溺愛,拿為母則剛這種毒雞湯灌他,才是毀了他。」

架吵到這份上,江海徹底翻臉,給了我兩個選擇:「要麼回家全職,要麼離婚。」

 

14

這段日子,家裡的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傷心的是,無論是我自己的爸媽,還是公婆,都站在江海一邊。

他們都認為,昊昊變成現在這樣,我的責任更大。

當初的母乳導致昊昊拉肚子事件,當初我產假裡健身,我出的那些差,都成了我不是一個好母親,不愛孩子的證據。

他們的觀點超級一致:回家全職陪伴孩子吧,這是你欠他的。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這樣的提議在我看來特別荒謬。

昊昊已經小學四年級了,我回家全職有什麼意義呢?

昊昊的人生是人生,難道我的人生就不是嗎?

但他們堅持認為,全職是一種態度,孩子會從這份捨棄里,看到媽媽對他的重視與愛。

我無語。

 

15

為此,我跟昊昊溝通過,問他對媽媽回家全職陪他這件事,怎麼看?

昊昊說:「你可千萬別辭職,那樣,你會把全部的注意力放我身上,我可承受不起。」

這件事,就此懸在這裡。

江海已經跟我冷戰了半個月。

昊昊班級每天都會發各種小考成績,他的分數很不理想。

於是,江海每次故意截圖給我,附加一句:再不回歸家庭,你兒子就廢了。

事實上,昊昊的網癮,我正在通過陪他運動,慢慢戒掉。

他的成績,我也很上心地陪他刻意練習,慢慢提高。

這些,我都可以面對,並且持之以恆下去。

我責無旁貸。

但,不辭職,是我的底線。

哪怕江海不惜以離婚相威脅,我也不可能妥協。

 

16

說實話,這段時間過得很壓抑,上班化個妝都會被江海各種嘲諷。

隨便稱個體重他都會問我:「兒子都那樣了,你還有閒心減肥?」

稍稍加班晚回來一會兒,他就說:「你這種人,根本不配有家有孩子,你就和你的工作待一輩子吧,它會給你養老的。」

這感覺,太憋屈了。

所以,來小念這裡挖個樹洞。

我做好了挨罵的準備。

因為我早就發現,這個世界對一個不具奉獻精神的媽媽,並不友好。

亦或許,當初在決定生孩子時,我就應該徹底弄明白,我,可能並不適合做媽媽。

 

我,錯了嗎?

相关推荐: 我死也不能嫁的男人

01 羅蒼第一次去雲南昆明出差就遇到了暴雨。 好不容易等到一輛車,打開門正要進去,一個姑娘衝過來,懇求搭她一段。 雷聲隆隆地在頭頂響着,姑娘的頭髮都打濕了,劉海貼在前額上,看上去很是狼狽。 羅蒼趕緊讓她先上車,面對楚楚可憐的姑娘,有什麼理由拒絕呢。 姑娘叫顏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