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男友比我小9歲,為了逼我們結婚,他媽媽竟然要自殺。

男友比我小9歲,為了逼我們結婚,他媽媽竟然要自殺。

01

我和允峰是姐弟戀,中間隔著9歲的年齡差。

從我們確定戀愛的第一天起,我就跟他聲明過:我是個不婚族。

剛好,他也一樣。

這讓我們感情的起點在愉快之中,又添了許多輕鬆。

 

02

先說說我自己。

今年32歲,深圳一家上市公司的白領。

老家江蘇,爸媽都是知識分子,從小對我的教育就一條:你的人生你作主。

關於我的不婚,他們從不干涉。

畢竟,他們親眼所見,我一個人在深圳,過得風生水起。

首付了一套公寓,所有裝修都是自己設計。

除了鋪設水電等硬裝,其他軟裝也都是我自己動手完成,還一不小心上過一次熱門。

除了工作,我愛好廣泛,彈鋼琴,養綠植,讀書,劇本殺,搞穿搭……

大學時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但後來因為對方出國,異國戀隨著他的另有新歡而結束。

說起不婚,除了生性愛自由,還有一點就是早在我工作不久後的體檢中,就查出患先天性子宮發育異常,未來將無法生育。

我當時有點失落,但也慢慢明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接受命運與自己這份不謀而和。

 

03

允峰就是我在玩劇本殺時認識的。

我拋出的梗,他都接得住,一看就是飽讀詩書。

而且,還很帥,是我見過的可以把衛衣穿到性感的男生。

對了,他在一家公司做行政。

我們玩過三場劇本殺後,他開始追我。

他自己寫了一個劇本殺,藉口請我指教。

本子邏輯的縝密和台詞的精準,簡直不要給他太加分。

我饒有興味地用三天時間做了一些修改和補充。

他看過之後,跟我說:「簡丹,你不覺得我的邏輯配上你的細膩,簡直就是天作之合嗎?我,能追你嗎?」

我笑納。

在我的世界裡,喜歡就是喜歡,沒必要玩欲擒故縱的遊戲。

就像我的名字一樣,我崇尚簡單直接的本質。

 

04

事實上,和允峰談戀愛的感覺很棒。

我們有很多共同話題與愛好。

哪怕隨便一個裝修話題,都可以源源不斷地聊到一起去。

那時候,允峰父母在深圳給他首付了一套房。

兩室一廳的清水房,給了我倆一個戀愛的道場。

他請我幫忙設計,然後我們把全部業餘時間都用在那套房子的裝修上。

小到一個螺絲釘,都是我們共同商定買回來,安裝上去的。

屋子裡的每一個細節,都充滿個性,就連茶几餐桌都是我們自己動手做的。

那時候,我們把旺盛的創作欲都放在了那套房裡,不累時就幹活,累了,就喝茶聊天親吻。

而等到房子裝修完,他跟我感慨:「簡丹,房子被你裝成這樣,我每天上班都想家。」

05

我們之間沒有禁忌。

從確定關係的第一天起,我就告訴允峰這輩子不會結婚。

他當時特別開心地表示:「真的?我也是啊。」

事實上,他前女友和他分手,也是因為他的這份主張。

於是,共同的情愛觀,讓我們之間變得更加默契和諧。

我們的生命因為彼此的出現和陪伴,錦上添花。

 

06

然而,我們也都活在一個世俗的世界裡。

閨蜜團在見過允峰後,紛紛表示她們的擔心:「你大他9歲,你快退休時,他風華正茂,隨時隨地可以和膚白貌美的小姑娘結婚,到那個時候,你怎麼辦?」

我一笑而過:「我之前也是一個人生活,而且活得很好,他來或走,那是他的事情。」

至於允峰那裡,流言更是難聽。

大意就是像我這種老女人,消譴了他的青春,幾乎所有人都覺得他是被盅惑了,鬼迷心竅,早晚後悔。

每每此時,允峰也不解釋。

他說需要掩飾和粉飾的,才去解釋。

 

07

而時間是最好的偏見粉碎機。

從2018到2022年,我和允峰用四年時間讓身邊這些聲音慢慢平息。

我倆的家,常常成為已婚已育朋友們的避難所。

他們一邊吐槽婚姻的瑣碎,一邊羨慕我倆的狀態,偶爾也會確認性地追問:「你倆真的不結了?」

我們很肯定地回答:「是的。」

相處越久,越覺得這種生活方式很適合我們。

有牽掛,但也有自由。

愛情,但不必承擔婚姻的一應義務。

 

08

然而,人總是會變的。

變化來自於允峰。

關於不婚,我倆最大的不同是對父母的態度。

我選擇了坦白,但他一直選擇隱瞞。

因為他明白以他父母的認知,不太可能接受他終生不娶。

所以,他只能無限期地推拖,每次父母催婚,他都以工作太忙搪塞過去。

有一次,允峰問我:「能不能以女朋友的身份亮個相,讓我爸媽別再催婚了。」

我當時委婉地拒絕了。

我是一個不願各種無效社交的人,尤其是對長輩,不會花言巧語地應付他們。

可是,直來直去地實話實說,放在大深圳,大家覺得不婚是你自己的事,這很正常。

可是,跟一個正在催婚的傳統父母說這些觀點,只會讓他們覺得傲慢與被冒犯,甚至懷疑我精神有問題。

與其如此,不如就做毫無瓜葛的陌生人。

同樣,我不跟允峰爸媽打交道,也不會要求他跟我父母有什麼交集。

我希望一切越簡單越好,允峰也一樣。

這一點,我倆算是達成了一致。

 

09

可是,看著允峰一天天地單著,他爸媽終於按捺不住,特意來深圳催婚。

允峰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說出了我的存在。

大他9歲,不婚主義,這兩個特徵擺在那兒,可想而知他爸媽是多麼震驚,然後憤怒。

不管允峰如何描述我們之間的感情,但在他爸媽眼裡,那些觀念就是一派胡言。

他們堅持認為,兒子就是被我這個「老女人」給洗腦了。

允峰沒辦法,只能轉身求我,讓我跟他爸媽見上一面,打消他們的念頭。

我認真考慮了一下,如果想和允峰長久地相處下去,還是應該努力一下。

 

10

於是,我請允峰爸媽在外面吃了頓飯,還分別給他們買了禮物。

那頓飯,允峰爸媽很禮貌,沒有把話說得很難聽。

他們只是一直在客觀陳述對允峰的教育,無論是學習,還是做人,再到言傳身教,他們都自認把孩子教育得很好。

允峰一直是他們的驕傲。

而且,也從沒發現孩子內心缺愛,有什麼戀母情結。

 

11

氣氛是到這裡開始凝結的。

然後,允峰媽話鋒一轉,客氣地對我說:

「我們小家小戶的,思想樸實,把孩子教育出來,幫襯他在深圳成家立業,再幫他帶帶孩子,享受一點天倫之樂。所以,我們請求你,能不能放過允峰,他在感情上沒見過多少世面,一時圖新鮮。但當父母的,不能看著他就這麼被人騙,找這麼個成熟有心計的人,而且,還不結婚,這是讓我們老薑家斷子絕孫啊!」

說實話,我這輩子都沒被人這麼羞辱過。

我有一萬個懟人的詞彙,但看到一直試圖打斷媽媽說話的允峰,我選擇沉默離開。

後來,允峰一再跟我道歉,我沒有過多責備他。

因為我知道,讓父母接受這件事,的確很難。

但我跟允峰說:「不是所有父母都像我爸媽那樣想得開,而且,我們活著有時候真的很難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所以,你任何時候想要結婚生子,隨時通知我。」

這樣的話,讓允峰很生氣。

他反問我:「愛上你,愛上這樣一種生活,你覺得我還能過那種大多數人都在過的人生嗎?……」

 

12

只不過,誰的愛情都不在真空裡。

允峰雖然使盡渾身解數把父母勸回了老家,可是,他媽媽回家後,每天以淚洗面,連家門都不出了。

兒子愛上一個大他九歲的女人,而且這輩子還不結婚,這讓她覺得沒臉見人。

有一次,她打電話對我破口大罵:「你這個怪胎,玩弄我兒子的感情,卻不肯跟他結婚,你就是圖他年輕,就是耍流氓。」

我什麼都沒說,默默掛斷電話。

後來,有天晚上,她乘著允峰爸爸下樓遛彎時,把家裡的煤氣打開想要自殺。

還好允峰爸爸走出不遠發現手機落在家裡,才避免悲劇的發生。

可是,她被確認為中度抑鬱。

他爸爸每天不跟允峰聊天,只是把那張診斷書,每天打卡一樣發給他。

這是一場心理拉鋸戰。

最終,他爸媽在允峰非我不可的態度里,最終做了妥協:「你們可以在一起,但必須領證結婚。」

 

13

媽媽的狀態,讓允峰非常自責。

他甚至連辦個假結婚證這樣的主意都想出來了。

可是,他能想到的,他爸媽也想到了。

他們說,可以不舉行婚禮,但領證那天,雙方父母一定到場見證。

他爸甚至說:「她如果真的愛你,見你媽這個狀態,就是再不願意結婚,也應該陪你走走過場。除非,她就是圖你年輕,想騙你的感情。」

這話,足夠誅心。

走投無路的允峰問我:「不就是去趟民政局嗎?你就為了我,領一下,實在不行再離,走個形式而已。」

 

14

可是,我心裡很清楚。

現在是逼宮領證,接下來就是再以死相逼生娃,我不能生育,允峰知道,但他從來沒有告訴過父母。

現在我妥協換來的,很可能就是徹底事與願違的人生。

就算我們最後能夠順利地再扯一張離婚證書,我為什麼要從一個好好的單身履歷變成「離異」呢?

我不婚本就為不去承擔與家庭相關瑣碎而糾纏不清的責任,那麼,現在,還不是讓自己深陷其中!

允峰說:「人不能只為自己活著。」

可是,我在有條件有能力為自己而活的時候,為什麼還要把自己扔進所謂責任的泥沼?

 

15

這番爭論拉扯,真的很傷感情。

我很冷靜地跟允峰說:「現在不是我們是否領證的問題,而是在父母和不婚之間,你沒得選,既然如此,長痛不如短痛……」

一說到分手,兩個人都心痛不已。

可是,這難道不是我們之間的事實嗎?

愛情與親情之間,顯然親情是不可再生資源。

他,有得選嗎?

 

16

現在,是我和允峰分開的第28天。

他每天都會給我打電話,說現在終於知道什麼叫做沒有你,連呼吸都是一種疼。

這幾天,他媽媽狀態很不好,他回了老家。

他發媽媽呆呆傻傻的視頻給我,問我:「你能不能不要那麼人間清醒,我們領個證,就當是幫我媽治病了。」

說實話,我也很動搖。

可是,理智告訴我,是時候放手了。

允峰是註定要走結婚生子之路的。

我們之間已經不再是愛與不愛,成全與不成全的問題,而是我們不再是同路人了。

對我來說,愛情誠可貴,自由價更高。

於允峰而言,愛情誠可貴,親情是不能辜負的。

這樣的我,是不是很自私冷血?

如果你是我,還有第三條路可選嗎?

相关推荐: 8:30故事—發現老公出軌前女友,是在三個月前。綠茶婊用身體換戀情,但她心甘情願

發現老公出軌前女友,是在三個月前。他生日那天正好在臨市出差,我有他秘書的電話,提前聯繫確定他們的具體位置,讓她幫我保密,偷偷抵達酒店。見到秘書時,正好是自由活動的下午。她滿頭大汗,拿着老公交代她的東西準備放進房間,見我來了,東西自然交到我手裡。我刷房卡進門,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