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就要眼前這個英俊得一塌糊塗的男人!蔥白的手指悄悄地探出……陸驍喉結滾動,再出聲時有些變音:「你知不知道,有些地方不能摸?」

我就要眼前這個英俊得一塌糊塗的男人!蔥白的手指悄悄地探出……陸驍喉結滾動,再出聲時有些變音:「你知不知道,有些地方不能摸?」

我把照片發給綠茶閨蜜:「你終於不用造謠我搶你的前男友了,這次你男朋友真的歸我了。」

1

我把酒店的燈調到最暗的橘黃色,很有一層奢靡的曖昧情調。

此時,陸驍正躺在白色的大床上,露出好看的鎖骨。他眉頭微蹙、眼眸緊閉,一副清冷、禁慾的誘人樣子。

我試著躺在他身邊,拿著手機擺拍出各種角度,有依偎在他懷裡的,有將他壓在身下的,但是拍出來的效果總是不盡如人意。

我范詩詩,從不輕易認輸,也從不敷衍了事。

立馬在某度上搜索,好嘛!彈出來的照片,叫我好一頓面紅耳赤。

放下手機,我拿出口紅,將原本就鮮紅的嘴唇,又塗深了幾分。

然後照著網上示範,小心翼翼地在陸驍的鎖骨上、喉結上,嘴唇邊,分別印上唇印。

在閉著眼睛幹壞事的空當,不禁感嘆:陸驍的皮膚好滑、好嫩啊!

陸驍的神態安寧疲憊,而我天生一股媚態,仿佛匹配度滿分的情侶。

這效果,竟比網上的示範還要專業!

我選了一張最要命的,找到楚甜的微信發給她。

又在後面附上一句話:「你終於不用造謠我搶你的前男友了,這次你男朋友真的歸我了。」

2

為什麼這一通操作下來,讓我感覺撬別人男朋友簡單,假裝撬別人男朋友這麼辛苦呢?

我叫范詩詩,膚白、貌美、大長腿,關鍵胸還大。

自我的身體發育開始,關於我的傳說就一直不絕於耳。

「范詩詩這一臉狐媚相,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過。」

「何止男人,她跟女人也有一腿。」

「聽說她最近剛被一個富商包養了。」

……

最開始聽到這些說法,我還會據理力爭一下,但後來,聽得多了,也便麻木了。

唉,說就說吧!

但是天地良心,我活到 25 歲了,連場正經戀愛都沒談過啊!

也不是沒有人追,但是追我的男人都是抱著獵艷的心理靠近我,剛接觸就動手動腳,還沒熟悉就暗示出去開房。

我雖然外表奔放,魅惑眾生,內心卻是含蓄得緊。迄今為止,也只敢跟前男友牽牽手罷了……

因此經常對鏡自憐:難道說,我這一臉媚態,註定碰不到欣賞我內在美的男人了嗎?

啊呸!說多了。

我跟楚甜的梁子,結在三個月前。

我倆都是 N 大傳媒學院的研二學生,都在三個月前到同一家電視台實習。

原本沒什麼交集的關係,因為同學加同事,自然走得近了些。

我也因此得以見到她的男朋友,關鵬。

因著多年的經歷,我一眼鑒渣:這關鵬是個十足的渣男

果不其然,我偶爾兩次不經意地回眸一笑,就讓關鵬失了心神。

後來,他竟面目猥瑣地給了我一張房卡。

我站在冷風中,陷入人生思考:我就這麼容易收到房卡嗎?!

3

唉,我的形象事小,朋友的幸福事大。

平時楚甜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樣,一看就是未經世事,一定是被渣男騙了。

我一定要拯救她於水火之中!

我把房卡給了楚甜:「你男朋友竟然找我開房,建議你趁早離開他。」

我還記得楚甜震驚的眼神,蓄滿淚水的眼睛充滿了不可思議、難以置信。

「我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是長痛不如短痛。」

我揮揮手,留下一副高風亮節的背影。

但是,結局是我沒有想到的……

那天楚甜去酒店捉姦,沒想到關鵬反咬我一口,說我刻意勾引他,給他性暗示。他那天開房是抱著勸誡我的想法,因為他覺得我是楚甜的朋友,他不想撕破臉皮,搞得大家日後不好相見。

楚甜含著淚指責我:「范詩詩,我沒想到你是這麼賤的女人!」

我……一時百口莫辯。

我原本以為楚甜只是識人不清,暫時被關鵬蒙蔽了雙眼,還可以盡力挽救。

沒想到,從那之後,關於我的各種桃色緋聞就在電視台傳得人盡皆知。

本來這些傳聞只在學校流傳,現在突然搬到了電視台。

而在這家電視台實習的只有我和楚甜。

想不懷疑她都不行。

並且傳聞里多了一條新的:范詩詩竟然勾引閨蜜的男朋友。

同事們看我的眼神變了。

女同事:你「果然」是這樣的女孩……

男同事:你果然是「這樣」的女孩!

楚甜毫不掩飾她得逞的心思:你「本來」就是這樣的女孩!

4

經此一事,我突然醒悟:這妥妥的婊子配狗啊!

好心好意地幫你,卻惹了一身騷。

我一向在流言蜚語中成長,如果不是楚甜觸碰到我的底線,我會選擇繼續沉默。

有個周日的傍晚,我爸開車送我到宿舍樓下,等我下車後,他拿出一個 LV 的套盒遞給我。我開心地親了親老頭子的大奔兒頭。

當時楚甜正好經過。

她的眼神怪異莫測。

當天晚上,學校論壇爆了:實錘!傳媒系范詩詩被中年油膩男包養!有圖有真相!

夜幕下我爸微胖的模糊身影,跟我窈窕的身姿湊在一起,果然很有故事感。

令人哭笑不得。

沒想到第二天,電視台領導找我談話:「小范,年輕人要自食其力,不要總想著走捷徑,要愛護自己。你業務能力也不差,何必要這麼作踐自己呢?」

我一臉懵逼。

領導將手機遞給我,竟然是關於我被包養的那篇學校論壇的帖子!

現在領導都管到實習生的校內生活了嗎?不用想都知道是誰在背後使壞。

經此一事,我打算畢業後留在這家電視台的可能性基本就沒了。

我攥緊小拳拳。

好嘛!楚甜,你不仁,休怪我不義!

本來人家說,婊子配狗,天長地久。

但沒想到,楚甜跟關鵬還是在一個月以後宣告分手。

據同事描述,楚甜每次談起這段傷心事,都表示,那次開房事件讓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有了裂痕,最後不得不分道揚鑣。

正面解讀的意思就是:他倆分手就賴我范詩詩!

這鍋,老娘不背!

既然制止不了流言,就讓流言成真!

5

楚甜跟關鵬分手不久,就找了新男朋友——陸驍。

陸驍我知道,陸氏集團的繼承人,N 市貴族圈的一股清流,相貌好、家世好、學歷高,早年在國外留學,去年才回來繼承家業。

據說此人不泡夜店、不玩女人,待人清冷、疏離,簡直是人人望而卻步的「高嶺之花」。

沒想到這朵「高嶺之花」,被楚甜拿下了,可見他眼神很一般嘛!

我如果把他們的事攪黃了,也算功德一件!

有天晚上,女生宿舍樓前,楚甜從一輛豪車上款款邁出,當晚,整棟樓里的女生都在談論楚甜跟陸驍的愛情,羨煞旁人。

我以前只聽過陸驍的名字,卻沒見過真人,於是趿拉著人字拖出去看。

楚甜已經進了宿舍樓,陸驍卻沒有離開,倚在幾百萬的豪車旁邊抽菸。身姿頎長、氣質高冷,果然像傳說中一樣令人不敢靠近。

但我范詩詩是誰啊?我可從不輕易認輸。

儘管人字拖襯托不出我優雅的氣質,但是我依舊從容地正了正肩帶,扭擺著從他身邊經過。

撩一下秀髮,唇角彎出完美的弧度。

如果可以,我願意形容我當時的眼神叫作「一眼千年」。有情感、有故事、有挑逗、有無辜……

哪裡想到,那陸驍微掀了眼皮,不屑地掃了我一眼。

我正要放棄,卻見他的眼神落在我鎖骨上粉紅色的胎記上,視線短暫地停留。

我出生時,鎖骨處就有一小塊粉紅色的胎記,隨著年齡的增長,那塊胎記越發出落得像只粉紅色的小狐狸。

也算坐實了我「狐狸精」的妖名。

他們都說,我的胎記很誘人。

莫非,陸驍也喜歡?

這個發現真令人驚喜!

我正要轉過身,讓他好好地看看,卻見陸驍掐滅菸蒂,上了車,絕塵而去。

6

第一次出戰就鎩羽而歸,讓楚甜看足了笑話。

「有些人,心術不正,天天就想著撬別人的男朋友。可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歡妖艷的賤貨!」

我扭著身姿,毫不露怯:「現在得意還為時過早,等我睡了他,你就知道他喜不喜歡我這樣的了。」

楚甜氣得跺腳。

但是今晚的戰況也讓我重新反思我的戰略。

我並不是要把陸驍搶過來,只不過是為了氣一氣楚甜,那麼今晚的戰術顯得拖沓、冗餘了。

乾脆直接點!

通過圈子裡的狐朋狗友,我得知陸驍的 28 歲生日要到了,他的朋友們要給他辦個生日 Party。

那晚他的朋友們很熱情,灌了他很多酒,喝醉了的陸驍被朋友們送到樓上的套房。

而這家酒店是我發小家的,所以我沒費多少事就拿到了鑰匙。

擺拍完大師級別的驚艷床照,我從床上出溜下來。

邊扣緊領口,邊絮絮叨叨:「這事兒不賴我,誰讓你女朋友是個綠茶婊,到處敗壞我的名聲。我本來就不好找男朋友,現在好男人更不敢靠近我了,說不定過幾年就得被我媽拉著到處相親。你也不虧,我初吻都給你了……」

難受的陸驍,緊皺眉頭,聽到我的聲音,微微地睜開迷離的眼睛,嚇得我立馬閉嘴。

好在他很快地又合上眼,睡著了。

「楚甜可不簡單,勸你好自為之。」說完最後一句話,我抓起包逃之夭夭。

7

自打我把艷照發給楚甜,每天都等著她來為難我。

我范詩詩,敢做敢當,最不怕事兒!

學校里、電視台都在傳我勾搭她兩任男朋友,50% 的真實度,讓我心裡熨帖不少,總比完全不著調強。

不過,楚甜卻一直沒有正面找我,這讓我有些意外。

我也漸漸地知道,陸驍作為陸氏集團的年輕繼承人如今在 N 市炙手可熱,所以我們電視台派出了專門的攝製組進行採訪。楚甜就是那時候接觸到陸驍的。

因為台里最近跟陸氏走得近,也為了方便宣傳,因此陸氏集團舉辦周年慶典時,給了台里幾張入場券。

我不屬於這個組,自然沒有券,楚甜向我投來了挑釁的眼神。

活人能讓尿憋死?

我的狐朋狗友又起到了關鍵作用。

所以周年慶典上,楚甜看著我風騷入場時,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我幫她向下扯了扯領口:「還走清純路線呢?經過驗證,沒有男人不喜歡妖艷賤貨。」

楚甜憤恨地拍掉我的手,笑死老娘。

8

不過,也有些情況不在我的掌控之中。

我沒想到,會在酒會上撞到我老爸。

老頭子端著酒杯,跟陸氏父子談笑風生,儼然座上賓。

我家什麼時候跟陸氏關係這麼近了?

想想我身上幾塊不太中用的布料,我決定低調,不讓老頭子逮住。

因此,我一晚上都在角落裡尋摸吃的喝的,安分守己。

不過,當我看到楚甜跟著陸驍悄悄地去了外面陽台時,沉寂了一晚上的心,終於控制不住地躁動起來。

喲呵,會不會有激情大戲上演?

兩個人走到露天陽台,我趁著夜色藏身角落,本想聽聽他們說什麼,奈何陸驍關上了玻璃門。

什麼也聽不到。

當我試圖再靠近一些時,眼前出現了一雙鋥亮的黑色皮鞋。

我扶著腿站起來,賠著笑打招呼:「陸少。」

陸驍挑挑眉:「偷聽?」

「沒沒沒,」我擺著手否認,「恰巧路過。」

陸驍不說話,一雙眼像能看透我似的,靜靜地注視著我。

那雙深邃的眸子又在我的胎記上停留了片刻。

我挺了挺胸,彎出好看的身體曲線,笑著問:「陸少,你女朋友呢?」

陸驍皺眉、眯眼,卻又微彎下腰,與我平視,聲音很是危險地說:「我有女朋友……你還勾引我?」

我不懷好意地笑笑:「那你有沒有被人家勾引到?」

9

陸驍明顯沒料到我道行這麼深,微愣了片刻。

臉色竟然泛起粉。

然後語氣很不自在地罵我:「無聊!」

望著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我捂嘴笑個不停。

但我千算萬算,沒算到最終還是被老頭子抓了個現形。

我撩一撩頭髮,向來往的幾個男人拋了個媚眼,正想回宴廳。

卻聽到一聲中氣十足的呼喊:「范!詩!詩!」

雙肩一抖。

我堆出滿臉乖巧的笑容,甜甜地回應:「老爸!你怎麼也在這兒?」

老范大步流星地走向我:「天天不著家,你跑這兒來幹什麼?」

「我們電視台有採訪任務!」我張口就編。

「你們電視台採訪,你穿成這樣?讓你媽看到,看她不扒了你的皮!」

哪樣嘛……該遮的地方都遮住了,只不過前後開口大了些罷了,我訕訕地噘嘴。

顯然這些話不能跟老范說。

就見他脫下西裝,像裹棉被一樣給我裹上,還使勁兒地往兩邊用力拽,希望能把我脖子下的風光都遮住。

「我自己來。」無奈。

裹著男朋友的西裝,是件浪漫的事。

裹著老爸的西裝,就很搞笑、很滑稽,好吧!

10

「本來還想帶你見見陸驍,人家那可是一表人才的青年才俊……你看你穿成這樣,算了,不丟人了,趕緊回家吧!」

老范扯著我往外走。

為什麼,我總感覺有道揶揄的目光正嘲笑地看著我?

我轉頭去看,那個方向,陸驍正與人談笑風生,卻沒有一丁點兒看向我的意思。

——是我多慮了。

我又縮了縮脖子,攬著老范匆匆地離去。

太丟人了!可不要被陸驍跟楚甜甜看到。

車上,老范開始苦口婆心地勸誡:「小詩,雖然爸爸不懂你們年輕人的想法,但是女孩子總歸是要大方、得體的吧!以前我不理解你媽為什麼總讓你趕緊找男朋友,但是現在我決定站在你媽媽一邊。你對男朋友有什麼要求,告訴爸爸,爸爸認識的人多,幫你張羅。」

「我不要!我有喜歡的人了!」我嘟嘴反駁。

「你有喜歡的人了?什麼樣的小伙子?人品怎麼樣?家境怎麼樣?」

「說了你也不認識!」

「你不說爸爸怎麼認識?」

我打開手機屏保:「喏,給你看!帥不帥?」

11

老范拿過手機,盯著我的屏幕看了半天。

屏幕上是我最近追的小鮮肉愛豆,紀衍。

照片裡的紀衍把白色的 T 恤掀起來,咬在嘴裡,他的腰間受傷流血,包紮著紗布。

發間一看就是打架還沒有消退的汗水,一雙眼睛現出沒有掩蓋下去的狠戾,但是因著他天生無辜的眉眼,倒顯得委屈,惹人愛憐。

老范沉默片刻。

「這小伙子挺帥的,不過,這是跟人打架了嗎?年輕人最好不要這麼暴力。」

我一把搶過手機:「我就喜歡這樣的!」

「那……什麼時候有時間領回來讓我跟你媽見見吧。」老范抿著嘴說。

「見什麼見?我自己都沒見過呢!這是最近大火的明星,叫紀衍。老爸,帥不帥?你有沒有關係能讓我見到他?」

「范!詩!詩!你都 25 了!能不能整點兒靠譜的事兒,讓我跟你媽省省心?讓你學金融會計,畢業來家裡公司幫忙,你非要學什麼傳媒!現在這把年紀了,不老老實實地找個男朋友談戀愛,還追星!」

「爸……」我搖著老范的胳膊撒嬌。

「別給我整這套!沒用!」老范如果有鬍子,這會兒一定氣歪了。

12

一到家,我就裹著老范的西服往樓上臥室沖。

客廳里,媽媽問:「你們兩個怎麼一塊回來了?她怎麼穿你的衣服啊?」

老范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痛心疾首:「希文啊!你最近不忙的話,給小詩介紹個靠譜的男朋友吧!」

老媽一聽來了精神,聲音陡然高了八度:「怎麼回事兒?!」

「小詩年紀不小了,該處對象了。」

「我之前就這麼說吧!你總說她還小。行,這事兒你別管了,交給我!保證辦得明明白白的!」

於是,樓下客廳里,老媽給她的各路閨蜜打電話,打聽適齡男青年的聲音一直持續到半夜。

果然,中年婦女在說媒這件事兒上,精力無窮。

第二天早上,我下樓的時候,周希文女士已經給我列出了一張表格。

「挑挑,有不喜歡的直接劃掉,這樣效率高點兒。」老媽熱切地看著我。

我……

以往這件事兒上,老爸總能幫我,可是這次他像個沒事兒人一樣喝著咖啡。

「希文,我覺得這件事你自己安排就行,不用聽她的意見。她能有什麼像樣的主意?」

「也是。」老媽點頭,將表格抽回去。

13

我選擇逃避不回家。

於是老范的司機在宿舍樓下早晚等我。

司機張叔叔長得賊威武、雄壯,一臉絡腮鬍子賊扎眼,往宿舍樓前一站,見我就喊「小詩」,見人就問「范詩詩回來了嗎」?

搞得大家都以為這個屠夫般的大叔在追我。

關於我的口味的傳說,也越傳越玄乎。

好伐,我投降。

於是,每個周末,周希文女士都要親自上陣,把我打扮成良家女子,每次都想盡辦法將我天生上挑的眼尾向下壓。她還試圖強迫將我的大波浪拉直,我寧死不從。

不過彩妝什麼的就不要想了。

看著緊密的衣領,我壞笑著問:「媽,你知道什麼叫欲蓋彌彰嗎?」

周希文女士毫不留情地戳著我的腦門:「你要是長得安分守己點兒,我用得著費這麼多事兒嗎?」

「我長這樣,不是拜您所賜嗎?」

「別給我嘴貧,有本事給我領個滿意的姑爺回來!」

「您把心放在肚子裡——」

我一定不會聽話的!

14

我范詩詩是誰?

見人說鬼話,見鬼說人話!

如果對面的青年是個根正苗紅的正派人,我就搔首弄姿、嗲聲嗲氣,噁心死他。

如果對面的是個同樣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我就給他講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的典故,外贈家庭責任感的薰陶。

不如所料,幾個星期過去了,周希文女士的眉頭皺得越來越深了。

而我,天天殫精竭慮,也耗掉了半管血。

聽說鄰近的 M 市馬上要舉辦經濟論壇。

我立馬找到主任,主動請纓前往跟蹤報導。

主任面露為難:「小范啊!去 M 市的人已經定好了,現在台里經費緊張,沒法再安排人了啊!」

「主任,我聽說咱們台總共才派過去兩個人,人手明顯不夠。我只是想爭取機會多鍛鍊鍛鍊,您看我自己承擔機票、酒店的錢,並且不要出差補助,可以嗎?」

主任立馬拍桌子:「小范!像你這樣追求進步的青年實在不多了!前期派過去的兩個同事已經到了,你趕緊回去收拾行李出發吧!」

「得嘞!」

15

因為經濟論壇第二天就要召開。

據已經已到 M 市的同事傳回來的消息,目前去往 M 市的機票一票難求,M 市的經濟型酒店也都已經爆滿。

最後,我不得不讓老范給我定酒店、機票。

於是我在周希文女士恨鐵不成鋼的幽怨眼神里,驕傲地踏上了行程。

不過,開心不過三秒。

當我在商務艙找到我的座位,準備美美睡一覺時。

一偏頭,被旁邊的人嚇得睡意全無。

「你也去 M 市?」陸驍看到我也面露驚訝。

「陸少怎麼沒和女朋友一起?我聽說她是坐著經濟艙去的 M 市。」

陸驍放下手裡的資料,微轉過身,好整以暇地看向我:「上次你就說我女朋友,不知道在你眼裡,我的女朋友是哪位?」

還跟我裝呢!這陸驍看起來也不像渣男啊!怎么女朋友不在身邊就不承認了呢?

「陸少演得一手好戲,楚甜不是你女朋友嗎?整個 N 大都知道你倆是情侶,好吧?」

「楚甜?」陸驍微一蹙眉,「跟你一個電視台的那個實習記者?」

「有這麼生疏嗎?」

「她不是我女朋友,只是採訪時認識的,不熟。」

16

「你可拉倒吧!上次你還送她回學校呢!」

「你從我跟前走過去那次?」他笑著問。

「對,就是那次!」我硬著頭皮承認。

「那次她來公司採訪我,結束後我要到 N 大找人,順路帶她回去。」

我左右端詳著陸驍的表情,實在不像說謊啊!

那就是楚甜說謊了?

她那麼綠茶,倒是有可能為了提升面子,跟人說陸驍是她男朋友。

一時腦仁疼。

「哎,不對!上次宴會時,你倆還躲到陽台說悄悄話了呢!」我靈光乍現。

「你偷聽那次?」

「對,就是那次!」這個男人怎麼總是在意這些細節。

「她要跟我約下次採訪的時間,說宴廳太吵,去陽台上幾句話就說完了。」

「……」我凌亂了。

如果他倆不是情侶,那我之前那些騷操作,是做給誰看的?!

「還有什麼要問的?」

「沒了。我心情不好,不要和我說話。」

陸驍笑笑,拿起資料繼續看。

17

自以為是的范詩詩啊!竟然幹了件這麼烏龍的事情!想想都汗顏啊!

何以解憂?唯有紀衍弟弟。

我拿起手機,翻看紀衍的各種寫真、劇照。

「這是誰?」陸驍突然湊過來。

「我老公。」我沒好氣地說,反正他不是楚甜的男朋友,我也沒必要在他身上下工夫了。

他挑眉:「你結婚了?」

「快了。」

「跟這個男人?」

「不跟他,難道跟你?」

「呵……」他不屑地把視線收回去。

我翻了個巨大的白眼給他。

下了飛機,我拖著行李箱攔計程車,等了半天都沒有空車。

陸驍的豪車停在跟前,坐在後排的他悠然自得:「小詩,用不用帶你一程?」

「你怎麼知道我名字?」我的腦迴路是如此清奇,竟先問出這個問題。

「恰巧知道。」

也對,我跟他連艷照都拍了,他不得查一查我嗎?

「坐不坐車?」

「我們順路嗎?」

「順路。」

「你怎麼知道?」這男人太神通廣大了吧!

「恰巧知道而已。希爾頓酒店?」

「對對對!」我拋下行李箱就鑽進車裡。

司機叔叔下車幫我放在了後備廂。

18

車裡開著頂燈,陸驍這會兒在拿著 Pad 看文件。

要不要這麼刻苦?

「你看什麼呢?」我湊過去看。

陸驍頭都不抬地說:「明天的發言稿。」

「你還要發言呢?」

「你不是這次論壇的專題記者嗎?不應該比我熟悉會議流程嗎?」

我摸摸鼻子,好不尷尬:「我臨時決定來的。」

陸驍伸出修長的手指,在我頭頂輕輕地敲了幾下,語重心長地說:「小姑娘,做事情,要專業。」

切~

車子行駛了一個小時才到酒店。

我恍惚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正歪在陸驍的肩膀上。

我不好意思地擦擦嘴,而陸驍正盯著他的襯衫領口看。

額……我的斬男色口紅,在他的白色襯衫領口,留下了曖昧、模糊的一片。

19

我伸出手試圖幫他擦去,奈何越擦越髒。

「我改天賠你一件襯衫。」我搓著手靦腆地說。

「這是賠襯衫的問題嗎?」

額……

「上次,我身上的吻痕,也是這麼弄上的?」

「不是不是,那個是畫上的。」

「畫上的?」陸驍明顯不信,語調上揚。

「嗯嗯!畫上的!」我點頭如搗蒜。

許久,陸驍再次開口:「小詩,以後不要貼男人這麼近。」

他明顯意有所指,在我的胸前一瞥而過。

我厚顏無恥地調戲他:「嘿嘿,大不大?」

「無聊!」

陸驍明顯紅了臉,搶先下了車。

我緊跟著他下車,卻發現楚甜正站在酒店門口,看到陸驍時滿面春光地笑著,看到我時卻像吃了只死蒼蠅。

「你不是跟她不熟嗎?」我趴在陸驍耳邊問。

「我也不太清楚,莫非她在追我?」

喲呵!

楚甜在追陸驍?

我身上戰鬥民族的細胞一下子復活!

一定不能讓楚甜得逞!

20

楚甜款款走來。

陸驍信步朝酒店走。

——雙方距離越來越近。

我忽然拽住陸驍的衣袖,右手撫在他的領口,有意無意地觸碰到他的脖頸。

陸驍驀地僵住,轉頭看我。

我嫵媚一笑,羞答答地嬌嗔:「都怪你,人家的口紅都抹在你身上了,下次小心點好不好?」

陸驍一臉難以置信。

楚甜的臉變換得像有趣的七色盤。

她已經走到面前,避無可避,怯生生、弱兮兮地開口:「陸先生……」

我的食指在陸驍耳後輕輕地一抹,激得他微微一震。

而後向前跑了幾步,回頭眨眼:「我先回房間等你哦~」

然後不等他反駁,就扭著進了酒店,留給兩人無限遐想的背影。

21

陸驍自然不會來找我,況且他也不知道我住哪間房。

晚上,我在房間好好地研究了下這次論壇的流程,又跟先到的同事視頻溝通了明天的工作任務。

雖然楚甜也是這次一起共事的同事,但是,我才不要和她說話!

第二天早上,當我哼著歌走出房間時,與旁邊出門的陸驍正好遇見。

他竟然住在我隔壁!

「好巧啊~」我做賊心虛地先打聲招呼。

「嗯。」陸驍不咸不淡地回應。

「要去吃早餐嗎?」

「嗯。」

「一起吧!」

他沒回話,我就當他答應了。

希爾頓的早餐還不錯,就餐環境也很優雅。

看陸驍沒有說話的意思,我也懶得搭理他。

忽然,他指著對面的電視屏幕說:「那不是你老公嗎?」

我回頭一看。

是紀衍!

我抱著牛奶站到電視屏幕前,傻笑著舔屏,直到紀衍的鏡頭消失,才戀戀不捨地坐回去。

陸驍的表情一言難盡:「這就是你說的老公?」

「有意見?」

「你確定他要跟你結婚?」

「一切皆有可能,沒聽過嗎?」

「想不到,你這麼大年齡了還追星。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每天忙著學業,連吃飯的時間都很有限。」

「你說起話來,怎麼跟我爸這麼像?」

「大概是因為,你太不乖了。」

22

這次經濟論壇在國內地位非常高,開幕式的最後,邀請陸驍致辭。

一身筆挺西裝的陸驍一站上台,閃光燈就噼里啪啦地閃個不停。

陸驍長相英俊、氣質出眾,聲音也潤朗好聽。台下的女同志不停地竊竊私語,垂涎不已。

這一副青年才俊的模樣,也不怪楚甜處心積慮地想接近他。

有幾次,陸驍的目光輕輕地掃過我,我竟然覺得臉頰有些發燙,心跳也快了幾拍。

范詩詩,你這個樣子是怎麼回事?!

你是一個從一而終的女人!

既然選擇了追隨紀衍弟弟,就要一直忠心於他!

我慌忙摸出手機,打開屏幕,看著紀衍的照片,穩定心神。

紀衍的笑容依舊澄澈、迷人,我滿意地合上屏幕。

當我再望向台上時,陸驍的講話已經結束,台下掌聲熱烈,他又看了我一眼。

我……心跳怎麼又快了?

23

這樣的范詩詩,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下班後,我獨自去了酒吧。

並不是很想喝酒,但心裡莫名其妙地不想回去,不想碰到陸驍。

也不知喝了幾杯,直到很晚,困得眼睛實在睜不開了,才慢慢地踱步回到酒店。

剛進門不久,就有人敲門。

我有氣無力地問:「誰啊?」

「是我,陸驍。」

我扶著腰去開門。

「你怎麼回來這麼晚?怎麼了?臉色這麼白?」

「肚子疼。」

陸驍蹙眉:「喝酒了?」

「嗯。」我心虛地點頭。

「下午吃沒吃飯?」

「不餓,就沒吃。」

「真不叫人省心。」他一步跨進來,拿起沙發上的外套,裹在我身上。

「去醫院。能走嗎?」

我彎著腰直不起身。

陸驍微彎下腰,將我一把抱起來。

我難受得像只小弱雞,老老實實地伏在他的懷裡。

24

「急性腸胃炎。」醫生面無表情地說。

「我一向腸胃很好,怎麼會得腸胃炎?」

「水土不服,外加空腹飲酒,都有原因。」

「醫生,需要怎麼治療?」陸驍問。

「輸液,輸完液就好了。」

「好。」陸驍接過醫生開的單子去繳費。

等他領著護士回來的時候,我坐在床邊,蔫得像霜打的茄子。

「怎麼了?」

「我不想打針。」我撇著嘴說,話一出口,才發現帶著哭音。

「害怕打針?」

我羞愧地低下頭。

陸驍掩唇,忍不住笑笑:「平時不是挺有本事的嗎?」

我睜著兩個水汪汪的眼睛怒視他。

他收了笑容,聲音溫柔、寵溺:「不怕,我保護你。」

他將我的頭攏進懷裡,不讓我看,大掌輕輕地拍著我的後背。

他的懷抱很暖,很有安全感。

即使感覺到針尖扎進手背,我卻沒有以往的恐懼。

他看護士扎完,像哄孩子似的說:「你看不疼吧?躺著睡會兒吧,我給你看著。」

「你不睡嗎?」

「我不困。」他俯下身,幫我掖掖被子。起身的時候,彎著食指在我的鼻子上輕輕地刮蹭了一下。

我害羞得咬咬唇,又覺得很甜,很甜。

25

等到兩瓶水掛完,已經下半夜了。

我又困又累,不想說話。

陸驍給我穿上外套,還像對待小學生一樣幫我拽了拽衣領,像個一本正經的家長。

我不覺好笑,虛弱地笑了出來。

他也意識到了,偏頭笑了起來,笑完大手揉了一把我的頭頂:「回去了。」

看我走得慢,他放慢了步子,將寬闊的肩膀護在我身後。

我悄悄地抬頭看他,發現我只到他下巴多一點。

——這個身高差,蠻有愛的嘛!

回了酒店,陸驍跟我回了房間,卻開著房門。

這個男人,果然正直得一批。

不久,有服務員敲門,送過來清粥跟小菜。

我不解地看向他。

「我讓酒店煮了些粥,你喝一點兒再睡覺。」

「我不餓,困。」

「乖,困就閉上眼睛,我餵你。」

腦袋已經泛起迷糊,我倚在床頭上,閉眼張嘴。

陸驍很溫柔,他將粥吹涼了徐徐地送到我的嘴邊。

「燙嗎?」

我微微搖頭。

「我不喜歡吃胡蘿蔔。」撇嘴。

「都困成這樣了,還矯情。咽下去。」

「我不!」我執拗地拒絕。

陸驍笑笑,哄著我說:「把嘴裡的咽下去,後面不給你胡蘿蔔了。」

「嗯。」我咕噥著答應。

餵完飯,我終於可以躺進被窩了。

舒服地「哼哼」兩聲,不好意思地說:「胃,好像舒服多了。」

陸驍彎腰給我掖掖被角,莫名其妙地感嘆一句:「你怎麼總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什麼?」

「沒什麼,手機給你充上電了,加一下微信。我回去了,有事兒叫我。」

26

早上,滿血復活。

看著好友列表里陸驍的頭像,竟然不自覺地笑出聲。

「我好了,要一起吃早飯嗎?」

「這麼早起來?不休息一下嗎?」

「不了,有些人說,做工作要專業嘛!」

「等我。」

餐廳里,陸驍拿下了我手裡的牛奶:「你還是先喝粥吧。」

為啥我心裡甜甜的?

「昨天,謝謝你啊!」我彆扭地攪著碗裡的粥。

「應該的。看你的樣子,確實好得差不多了。那我今天上午先回 N 市了。」

「這麼快就回去?」我忽地抬起頭。

「本來昨晚的飛機,看你一直沒回來,不太放心,就把飛機改簽了。」

「那我如果再生病怎麼辦?」

「那我就飛回來照顧你。」

要不要這麼會?我不好意思地低頭笑。

「但是我很忙,」他不緊不慢地說,「所以不准一個人跑出去喝酒,每天工作結束,早早地回酒店待著,給我發微信報平安。」

「嗯,好。」我保證長這麼大,從來沒這麼聽過話。讓老范看到,還不得把下巴磕掉。

「我們,回去以後還能見到是嗎?」

「是。」他笑笑。

陸驍離開後的每一天,我最盼望的事情就是早早地回到酒店,這樣我就有理由找他說話了。

以前,我經常一個人抱著手機里的紀衍,傻乎乎地舔屏。

如今,我感覺十分愧對紀衍弟弟,我好像喜歡上別的男人了。

每天抱著手機,等陸驍簡短的回覆,一個人琢磨很久,患得患失得像個瘋子。

他是很忙才半天不回復吧?

他是在開會所以只回我幾個字吧?

他今天沒有問我有沒有好好吃飯,應該是忙忘了吧?

……

閨蜜幸災樂禍地說:「范詩詩,你也有今天!」

27

好不容易熬到回 N 市的那天,一早我就給陸驍發微信告訴他我要回去了。

可是直到下飛機,他一直沒回我。

心情很失落怎麼辦?

老范派張叔叔來接我回家,一想到回去還要繼續相親,我以跳車威脅張叔叔,把我送回學校宿舍。

唉~生活一下子就不香了,奶茶不甜了、韓劇不美了,連紀衍弟弟都交出了螢屏初吻,再也不純潔了。

當我終於百無聊賴地爬上床準備睡覺時,陸驍的微信終於到了。

「睡了嗎?下午一直開會,陪客戶,沒有回你。」

我「騰」地坐起來:「還沒睡。」

「我還以為,一回 N 市,你就要躲著我了呢!」

「躲著你,為什麼?」

呃~因為我名聲不太好,因為我前幾次一直試圖勾引你,可這些,我怎麼可能說出口?

「因為你忙嘛!」我隨便扯了個藉口。

「下來?」

呃?下來?下到哪裡去?

「什麼?」我發出一個疑惑的表情。

「下樓。」

28

要不要這麼震撼!陸驍竟然就在樓下?

我慌地跳下床,翻箱倒櫃,找出我最良家婦女的一套千鳥格連衣裙,邁著規規矩矩的步子向他走去。

陸驍遠遠地看到我,將手裡的菸蒂摁滅,笑著看我。

我忸忸怩怩得不好意思。

待我走近,他忽然「撲哧」一聲笑了,低頭,轉臉,留給我完美的側臉輪廓。

看著他起伏的胸腔,我不解地問:「你笑什麼?」

陸驍掩著唇,笑意依舊:「你今天跟往常不大一樣,我有些不太適應。」

臉 「刷」地紅了。

氣得跺腳:「不適應,你來找我幹什麼?」

「剛忙完,正要回家。想到你今天回來……」他突然斂了笑意,溫柔地說:「想看看你。」

啊!!!內心雞叫!

陸驍說他想看看我,他是不是也像我一樣,見不到對方總是想?

我們是傳說中的雙向暗戀嗎?這麼絕美的事情要不要發生在我身上?

我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的失足少女嗎?

我平息了下內心激動的心情,矯情地開口:「我有什麼好看的?」

陸驍又笑了,伸出手胡亂揉了把我發頂,語調溫柔、溺人:「就是想看看。」

我害羞,不說話。

「好了,現在看完了,不早了,快回去睡覺吧!」

「那你以後還來看我嗎?」

「嗯,你讓我來,我就來。」

29

都不知道我是怎麼飄過宿舍的,腳步輕輕地,不著地。

太沒有真實感了!

不是說高冷男神嗎?

不是說不苟言笑嗎?

不是說不近人情嗎?

可是這朵「高嶺之花」,今晚一直在對我笑誒!

好害羞~

早上第一件事,我給周希文女士發了條信息:「媽,我這周末回家,你跟我爸都要在,我有話對你們說。」

我要告訴我的粑粑麻麻,他們的女兒終於靠譜了一把,喜歡上了靠譜的男人,以後看我幸福吧!不要給我安排什麼勞什子的相親了!

這周,整個心情都是粉紅色泡泡形狀的。

看到楚甜的時候,也沒有像以前那麼反感了,甚至覺得自己悄沒聲息地拿下了她的夢中情人,還有點兒不好意思呢!嘿嘿!

終於到了周五晚上,飛奔回家,老媽準備了豐盛的晚餐招待我。

兩個人多次問我有什麼事要說,我都諱莫如深地不開口。

終於,放下第三碗魚湯,我煞有介事地問:「你們知道陸驍嗎?就是陸氏集團那個獨子。」

老范放下筷子,向後一躺:「那哪能不知道?我天天跟他老子在一塊。」

我眉頭一蹙,不解地問:「你跟他爸在一塊幹什麼?」

「喝酒啊!不光我,你媽天天跟他媽一起打麻將呢!」

30

「我們兩家有這麼熟嗎?」

「丫頭,你不記得了嗎?小時候咱家鄰居有個大你三歲的哥哥,你天天喊著驍驍哥哥,追著人家屁股跑。」老范說。

「陸家搬走的時候,小詩才 3 歲,她怎麼可能記得?」我媽反駁道。

「她那時候那麼纏著人家,我還以為能記得一點呢!」老范笑著說,「不過這次你們去 M 市見到了吧?你當時讓我買機票定房間,正好老陸說他兒子也要去,我就讓小陸一塊給辦了。」

怪不得這麼巧,我跟他一個航班,住在一家酒店,而他恰巧都知道,原來都是他定的。

「聽小陸說,你還犯了腸胃炎?現在好了嗎?」

我媽一聽,也緊張地望著我。

「早好了。」我揮揮手。

兩人鬆了口氣,老范接著說:「小陸這孩子打小就沉穩、懂事,這次也多虧了他照顧你,要不我跟你媽得多擔心。」

難道,陸驍那晚的溫柔照顧,只是因為我爸的囑託?

心裡,怎麼不太是滋味呢?

「對了,好久以前,那天我們跟陸驍爸媽正好在一塊吃飯,就提起讓陸驍去學校接你一塊過來。他好像有個採訪正好結束,就去你們學校了。」

是我第一次搔首弄姿,從他面前走過那次嗎?

「那他為什麼沒接到我啊?」我好奇地問。

「他說沒找到你,也沒打通你電話。」

那晚他明明見到我了啊!估計那時他就認出我鎖骨上的胎記了。可是他為什麼裝作不認識我呢?

是嫌我丟人嗎?

為什麼,感覺好委屈呢?

31

原來不是什麼雙向暗戀,是我一個人自我感覺良好罷了。他根本不喜歡我,只不過礙於父母的囑託才照顧我而已。

可是那晚,他為什麼說想看看我呢?幹嗎說得這麼曖昧,讓人忍不住多想?

回了房間,我點開微信。

「你早就知道我們兩家的關係,是嗎?」

「嗯,怎麼了?」

「那你怎麼不告訴我啊?」

「我也說不清,覺得這樣相處挺有意思的。生氣了?」

「嗯,有一點。你那晚,為什麼來我們宿舍樓下找我啊?」

「有時候一想到小時候帶尿布的小妹妹,已經長成大姑娘了,覺得好神奇、好親切,就想看看。」

就好像打小養大的一隻狗嗎?見證生命的奇蹟嗎?

「那你第一次見我時,怎麼不跟我打招呼?」

「咳,就,你的出場方式不在我預期里。我覺得那時候打招呼,你可能也會尷尬吧……」

那晚的我,果然是丟死人了,賣弄風騷,竟然賣弄到兄長面前了……

「我知道了,以後我們不要見面了吧!」

「為什麼????」陸驍打了一長串問號。

「那天你說,我讓你來的時候,你就來看我。可是從現在開始,我不想看到你了,所以我們不要見面了。」

陸驍的電話一個接一個地打過來,我煩得將他拉進黑名單。

如果我跟你一樣,只是單純地把你當作哥哥,我也可以坦然面對,談笑風生。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啊,我對你起了心思,你卻一無所知。

32

媽媽來敲房門:「詩詩,你睡了嗎?你不是說有事情要跟爸爸媽媽說嗎?」

我從床上爬起來:「媽,我想談戀愛了。」

「這是好事兒啊!怎麼看起來不開心呢?」

「可是沒有人喜歡我。」委屈得想哭。

「怎麼會?我的女兒這麼漂亮又善良,肯定有很多人喜歡的。」

「嗚嗚,媽媽,我明天後天都沒事兒,給我安排個帥一點兒的,行嗎?這次我一定認真對待。」

媽媽喜出望外:「你終於開竅了。」

周六上午,一家優雅的咖啡廳,我著一身粉紅色蕾絲連衣裙,早早地等待。

我閨蜜說,粉色,蕾絲,都顯得女孩乖巧、可愛。

「詩詩嗎?」一個身著正裝、面容白皙的青年站在了身前。

不死板、不油膩、不紈絝,雖說不至於很帥,但是看著還挺舒服。

我范詩詩是誰?妖艷賤貨是我,溫良賢淑也是我!

既然決定認真地找個男朋友,自然就拿出了認真的態度,與眼前的男人交流。

以前是我眼光太高,找個平凡的男人,挺好。

33

正當我笑著聽眼前的男人侃侃而談他大學的趣事時。

一聲冷冷的「范詩詩」在頭頂響起。

我驚愕地抬頭。

陸驍面色深沉,眼睛似是能將我戳出孔來。

我果然是個顏狗,這個時候第一反應竟然是:「高嶺之花」真不是蓋的,高冷的樣子美得驚心動魄。

「這是?」對面的男人問。

好不容易碰到個不討厭的,我慌忙笑著解釋:「這是我哥。哥哥,你怎麼來了?」

陸驍俊眉一蹙,冷冷地重複:「哥哥?」

我心虛得低下頭,不知道小時候的兄妹情誼,還能不能支撐到現在?

結果不等我反應,陸驍就抓起我的手腕,將我從座位上拉起。

我完全反應不過來,驚訝地問:「幹什麼呀?」

可是他根本沒有說話的打算,大力拉著我走出咖啡廳。

站在電梯前,陸驍一身生人勿近的冷肅,盯著遲遲不動的數字。

終於懊惱地說:「走樓梯。」

然後不由分說,拉著我打開消防通道的門。

他的步子太大,我穿著高跟鞋踉蹌著跟不上,而且手腕也被他拽得生疼。

「陸驍,你幹什麼!」我想要掙脫他。

他終於停下腳步,然後轉身,將我抵在牆上。

34

「你叫我哥哥?」他的聲音透出十足的危險。

「不讓叫就算了。」我偏過頭,真是小氣鬼。

「哥哥能對你做這個嗎?」尾音未落,陸驍的唇猝不及防地落下來。

我驚得瞪大眼睛,一時忘了反應。

陸驍的吻,生疏卻熱烈,沒輕沒重的,磕得我嘴唇疼。

我難受地哼出聲。

陸驍身體一僵,喑啞地說:「閉上眼睛。」

見我反應不過來,他伸出大手覆住我雙眼。

黑暗來臨前,我好像看到他的臉透著粉色,一副想要被人蹂躪的樣子。

而此時,他卻在狠狠地蹂躪我。

手撫上我的腰,我無助地抓著他的衣襟。

「不會?」他含著我的唇問。

「你不是也不會嗎?」我不滿地嘟囔。

他低沉地笑出聲,再吻時變得溫柔繾綣、小心翼翼。

許久,他抬起頭,拿開覆住我的手,轉而在我唇上摩挲。

眼睛裡有水光。

「詩詩,是你先勾引我的,為什麼又不要我了?」他的聲音有動情後的柔膩,也有脆弱的可憐兮兮。

「你又沒有被我勾引到……」我低聲地說。

「誰告訴你沒有?」

「有嗎?」我眼前一亮。

「第一次再見你時,我的魂兒就被你勾走了。」

「你說謊,你那時明明對我不屑一顧。」

「我不要面子的嗎?」陸驍的耳朵又透出粉色。

35

我范詩詩又活過來了!

什麼平凡的男人、平凡的愛情?

我不要!

我就要眼前這個英俊得一塌糊塗的男人!

蔥白的手指悄悄地探出,摸向他好看的喉結,細細地把玩。

陸驍喉結滾動,再出聲時有些變音:「你知不知道,有些地方不能摸?」

「這裡也不可以嗎?」我好奇地問。他的喉結很漂亮,我一直很好奇手感如何。

「……」

他咬著我的耳朵,低聲地說:「我一直好奇,當初的唇印真的是畫上去的嗎?」

呃~我收回手,準備逃離這個話題。

可是被他一把摁住,放進大手裡揉捏。

「小詩,再給我畫一次好不好?」

(完)

相关推荐: 少年穿着乾淨的藍襯衫加白大褂緩緩從我面前走過,臉龐精緻,宛如漫畫裡走出來的美少年,於是我對他的喜歡一發不可收拾

前男友温航揽住我的腰,我往他身边一靠:「怎么,温医生不喜欢你师妹了?」 耳畔的男人嗓音低沉:「你喜欢我喜欢她?」顺带警告了我一下。 我轻挑着眉:「是的。」 01 我在刚上大学时便认识了温航。 少年穿着干净的蓝衬衫加白大褂缓缓从我面前走过,脸庞精致,宛如漫画里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