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褻瀆了至高無上的財神,只是為了他的錢,和八塊腹肌。

我褻瀆了至高無上的財神,只是為了他的錢,和八塊腹肌。

1.

我是土地神,年年業績墊底。

臨近春節,必須讓天庭高富帥財神給我走後門。

2.

「哥哥,我想告訴你一個藏在心裡很久的秘密。」

「是秘密就保守住。」

「…」

「今天我被騙了五千萬.」

「上錯墳了?」

「…已經抓到騙子,哥哥要不去我家聽我說一說復仇大計?」

他終於將目光放在我身上,沉默片刻,「你卡粉了。」

「…」

3.

眼前是各路仙家仰慕對象—財神,因為這張嘴,真是白長這副好臉了。

「御謙!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他看向我,邪魅一笑,就像這樣。

「土地神想讓我吃什麼罰酒?」

我換上笑臉,「當然是愛情這杯酒啦~」

說完眸光微動,一屁股坐到他腿上,「哥哥,有蟲,你要保護人家~」

此時,善財童子推門而進,愣在原地。

御謙靠著椅背,看我表演,「先下來,你差點把哥哥送走。」

「…」

4.

我極不情願,趁亂,摸了兩下他的腹肌,慢吞吞起身。

御謙理了理衣袖,「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

我折騰半天,你這個掌握全球經濟命脈的男人不知道嗎!?

不急,等他成了我土地神的男朋友,一切都好辦。

「天色不早,哥哥能不能送我回家?」

「不能。」

「可我是女生耶。」

「你是畜牲都不行。」

「…」

5.

回到家,我直接將臉懟鏡子上。

哪裡卡粉了?

哪裡胖到能將他送走的地步了!?

閨蜜emo仙子湊過來,「怎麼愁眉苦臉?你對他強制愛了?」

「…」

「emo,你的消息到底準不準確?」

「當然,財神在人界走到哪裡,哪裡必定好運連連,升官發財。」

那就好。

我的子民賺不到錢,導致我這個土地神業績都墊底,迫不得已採取這個法子。

想到這,我拿出我的iphone13pro max 1TB遠峰藍,給御謙發消息。

【我到家啦。】

隔了會,他回,【ok】

【哥哥,你還會英文呢,好棒。】

【嗯,sb。】

我剛要懟回去。

瑪麗蘇上神來了,「發展順利嗎?」

提到我就來氣,「你支的那些招,對御謙根本沒用。」

瑪麗蘇眉頭一皺,「這樣吧,你直接灌醉吻他睡他,網文開頭都是這麼寫的。」

我緩緩打了個問號。

「過程還要我教你嗎?先騎上去,然後扒開…再然後…」

我:

6.

瑪麗蘇一臉瞧不起我的樣子,嘆氣,「我還有一招,男人都喜歡搔首弄姿的女人。」

我再次打了個問號,「跳舞?」

瑪麗蘇點頭,很自覺地開始示範。

他交叉腿,伴隨口哨聲,打著響指。

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one,two,three,你牛奶泡麵,吶Trouble Maker。」

「你懶得素描,吶Trouble Maker。」

「…」

我忍住打神的衝動,「滾。」

7.

瑪麗蘇走後,我有些無聊,站在鏡子前。

想到剛剛瑪麗蘇的舞姿,其實回味無窮。

我不由自主模仿起他的動作,屁股翹起。

扭腰,甩頭髮。

我還融入了創新,猛地抬腿,金雞獨立。

再張開雙臂,使出一招雄鷹展翅。

8.

太美了。

我要單獨整一段來誇誇我的舞姿。

9.

就在這時。

「南縣土地神,蘇婉禾,你在作法嗎。」

門口站著財神和善財童子,兩人冷冷看著我的雄鷹展翅。

臥!槽!

氛圍尷尬到想跳誅仙台。

10.

我放下腿,臉色通紅,「哥哥來啦~小仙有失遠迎,快請進。」

善財童子:

御謙臉色沒什麼變化,側頭咳嗽了下。

「你感冒了啊?」

做核酸沒?是綠碼嗎?

哦忘了,我們是神仙。

「凡間寒冷,現在又是老闆最忙的時候,就得了風寒。」

御謙沒讓他繼續說,遞出手裡東西,「寫好給我。」

是天庭發放的許願貼,除夕之夜被選中的話就可以實現上面願望。

但規定,各路神仙只能擁有一張許願貼,我手裡卻是三張。

「為什麼給我三張?你最近總看到我不煩嗎?」

御謙笑了笑,「不煩。」

不煩不就是喜歡,喜歡不就是愛,愛不就是愛的死去活來?

我飄了。

隨後。

「只是為了,讓你消停會。」

「…」

不等我反應過來。

善財童子催促著離開,「老闆,我們先回去吃藥吧。」

11.

我越琢磨越不對勁。

五百年了,都沒聽說過御謙談戀愛,再看善財童子剛剛那一臉關心。

難道…

他,是一個危險的Alpha。

而他,是一個漂亮的Omega。

孤A寡O,共處一室。

漏!

我絕對不能允許這樣的ABO文學發生。

12.

火急火燎趕到,卻不見善財童子。

御謙臉色有些蒼白。

完…完事了…?

這…這麼快…?

我趕忙上去扶他,卻感覺他的體溫很高。

不放過任何表現的機會,「你發燒了,吃過藥嗎?」

御謙嗯了聲,黑眸垂下看我,似乎在詢問我來這的原因。

「當然…當然是關心你呀。」

他感冒挺嚴重,沒再說話,我扶著他躺到床上。

不一會,男人呼吸均勻。

我卻看的心癢。

他真的好帥啊。

男人因為生病毫無防備,比冷嘲熱諷的樣子順眼多了。

我忍不住附身,心跳加速,離他的唇越來越近。

13.

終於當我的唇印在那抹柔軟上時,我猛然回神。

我幹了什麼。

我這個小小土地神褻瀆了至高無上的財神?!

要是被玉帝知道,會不會罰我去凡間歷劫,端高壓鍋上公交?

想到這,直接慌亂而逃。

14.

我也感冒了。

心虛的躲在家裡不敢出門。

這一天,2021天庭年終會。

避無可避。

太上老君站在ppt前面,「花神月月全勤獎,各位都要向她學習,按時上班。」

我看向對面眼睛都快黏在御謙身上的花神。

很不爽,心裡還有點堵。

「那按時下班是什麼獎。」

「領導有話跟你獎。」

我:

15.

我沉默不說話了。

太上老君,「蘇婉禾!今年就你們土地部門表現最差!也不反省反省,整天就顧著談戀愛。」

?你怎麼知道。

我的好兄弟焰火神在旁邊安撫我,「別聽他們瞎說,火哥給你剝火龍果吃。」說著遞到我嘴邊。

我下意識張口。

不知怎地,與不遠處御謙對視。

心頭一驚。

他這什麼眼神?

不會是,吃醋了吧。

年終會講了什麼,我沒聽進去,都在琢磨他吃醋這件事。

16.

直到最後,太上老君宣布,「為了迎接春節,玉帝想搞一個舞台劇,劇本還沒寫好,哪位願意參演男女主。」

我還沒多想。

眾仙都報了我和財神的名字。

17.

百思不得其解。

閨蜜扯了扯我的衣袖,「你追御謙,三天兩頭往財神殿跑,被嘯天狗仔拍下來,現在大家都在磕你倆cp。」

18.

那天乘人之危強吻他,如今這舞台劇肯定有感情戲。

可能還有吻戲。

不行,不能演,萬一cp塌房,我就會淪為全網黑。

我:

太上老君,「等下發言,你們都決定讓土地神和財神來演嗎?」

眾仙一致同意。

我:

太上老君:你可以說話了。

我:

太上老君:

19.

眾仙:別不好意思呀,土地姐姐,你配得上財神。

眾仙+1:我們可想看你倆撒糖了!

眾仙+2:說不定還能官宣。

焰火神:我反對!

眾仙:

20.

我向御謙求助,猜測他也不想演。

只見男人輕笑了瞬,懶懶的靠著椅背,帥的讓我心動。

「少說幾句,別嚇到我的女主角。「

20.

今日起,cp粉大樓開工!

21.

我收到劇本已經是兩天之後。

果然有吻戲!

再看劇名,我陷入無語。

《霸愛蜜寵:總裁的7日索情》

22.

「這劇本誰寫的。」

「玉帝。」

「…」

23.

再次見到御謙是在舞台劇排練。

他遞了瓶水給我。

果然西裝一穿,知道人情世故了。

「許願貼什麼時候寫好?」

「明天我送給你,那個,吻戲是真親還是借位?」

他垂下眼,目光意味不明,「你想哪種?」

我被他看的臉頰發熱,心跳都快了幾分。

不知怎的,我感覺御謙的眼神變了。

變的有點,溫柔。

「當然是…借位啊,誰敢…誰敢親財神啊…」

「你不敢?」

「我雖然對你有非分之想,但這事…真不敢。」

御謙笑了,附身湊近我。

就像劇本里霸總壁咚

來吧,蹂躪我!

24.

但我表面很害羞。

他問,「嗓子啞了?」

「感冒,對,我感冒,我就是被你傳染的。」

「怎麼傳染的?」

「…「

我感覺他知道了些什麼。

25.

我不裝了。

抬手勾了勾他的領帶。

「哥哥~」

如果沒有旁人,這一幕很可能演變成『性財の土地神誘惑』

他眉頭微皺,「好好說話。」

「我這人性格不錯,平時愛好召喚神龍,沒事刷刷短視頻,就喜歡看修馬蹄或者美國女人收納,生活很簡單,哥哥要不要試著和我…」

我還沒說完。

花神和她的小花仙們,大張旗鼓過來。

像是捉姦。

「南縣土地神!你憑什麼買熱搜!?」

我:?

要是有錢買熱搜,我還會在這勾引財神?

26.

花神繼續道,」一個搞笑女,天天黏在御謙身邊,不看看自己什麼樣,搞笑女也配擁有愛情?」

天庭自孫悟空之後,就沒人敢開這麼大的團。

現在不止我一個人生氣,旁邊眾多搞笑女都不開心了。

但沒人敢懟囂張跋扈的花神。

27.

我憋了一口氣,可憐巴巴的垂頭,「我不知道哪裡做錯了,姐姐要這樣說我。」

「對不起,是我的錯。」

「…」

花神一臉不可置信,「你繼續演吧,御謙不可能…」

說話被男人打斷。

御謙面上沒什麼情緒,「你不搞笑?」

花神被他這樣問,瞬間嬌羞,「當然了,我是個濯清漣而不妖的白蓮花呀。」

御謙點頭,「可惜,本來就不好看,還不搞笑,真成笑話了。」

28.

我被護了?

御謙給我撐腰了?

我沉浸在興奮之中。

御謙攥住我的手腕,「該排練了。」

眾仙看著我倆並排離開,發出拖長的起鬨。

29.

cp粉大樓,今日蓋好第二層。

30.

當看到熱搜榜前三時,心裡說不上什麼滋味。

沒生氣,反而有點竊喜。

合上我的iphone13 pro max 1TB 遠峰藍,問他,「哥哥,你剛剛是說我長的好看還搞笑嗎?」

「沒有。」

我不信。

「御謙,你是不是有點喜歡我呀?」

男人腳步未停,「你想多了。」

我有些失落,抬眸,卻看到他微微發紅的耳尖。

31.

距離春節越來越近,行程緊湊。

我摸著三張許願符,其中兩張寫了,先賺一個億。

最後一張,我猶豫了。

想到什麼,再次提筆。

同時也收到焰火神貪玩,在凡間誤放一場火災的醜聞。

32.

趕到派出所,焰火神在鐵窗的另一頭可憐巴巴。

「我該說你什麼。」

「我很後悔,這裡面呆的太難受了,但伙食不錯。」

「誰讓你貪玩?活該。」

只見他拿出個東西,「這是我在人間買的紋身貼,你貼上,算是對我的安慰了。」

「…」

我仔細一看,紋身貼上是他的名字首字母,YHS。

算了,焰火神平時對我不薄,滿足他吧。

33.

我探完監,直接去了財神殿。

御謙一眼就看到了我手背上的YHS。

他正批文件,語氣隨意,「挺浪漫。」

我怎麼忘了這一茬。

瞬間緊張了,靈機一動,「哥哥,你誤會了,因為我喜歡搖花手,所以把它貼在我手背上。」

御謙:

我見他不信,「我現在就擦掉。」

中國製造果然牛逼,怎麼都擦不掉。

手背都紅了一塊。

我可憐兮兮看他。御謙終於從文件中抬頭。

沒說話。

臉色很臭,扯過我的手,拿紙巾沾水,細細的幫我擦。

動作相當溫柔。

34.

我完蛋了。

我墜入愛河了。

35.

目光隨意瞥到桌上文件。

他竟然也給了太上老君三張許願貼!

我不服。

「天庭規定一人一張許願貼。」

「為什麼太上老君也是三張?」

「如果你給我的是別人一樣的。」

「那我就不要了。」

「除非你給我五張!」

御謙扔掉面紙,像是被我氣笑了,「蘇婉禾,你就不會放長線釣大魚嗎?」

36.

長線?大魚?

我瞬間懂了。

忍不住湊近他,「你這嘴還挺會說的。」

「你嘗過?」

「當然,當然沒有。」

周圍沉默一瞬。

御謙突然笑了,「我發現,你還挺可愛的。」

???

我朝他眨眨眼,「那你心動沒?」

「心不動,會死。」

我,「…」

37.

第三次排練。

導演順風耳跟我對詞。

終於御謙來了。

導演功成身退,只是離開前順勢一推。

我就這樣被推到御謙的懷裡。

一瞬間分不清誰的心跳聲。

但我的表情是這樣的。

38.

「抱夠了嗎?」

我下意識搖頭。

御謙沒料到我是這個反應,笑道,「帶身份證了?」

39.

連忙逃出他的懷抱,

接下來,我聽著風度翩翩溫潤如玉的御謙,嘴裡說出:

「女人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女人你在玩火。」

「這一千萬花不完,不准回家。」

「該死,我好像愛上你了。」

「女人你自己挑起來的火,自己來滅。」

「三分鐘,我要這個女人的全部資料。」

「天涼王破。」

等等霸道總裁經典語錄時。

我完全融入不了自己角色。

他一說,我就想笑。

40.

終於,霸道財神爺不耐煩了。

「既然台詞說不下去,不如我們排練下動作戲?」

我笑容一僵,「上半身還是下半身?」

「你覺得呢?」

「我覺得,知乎不讓寫。」

御謙:

41.

轉眼到了舞台劇演出那天。

玉帝一身花枝招展。

確實像個編劇媒體人。

演出一切順利。

女配花神本色出演,為了奪走我的腎,看我眼神都咬牙切齒。

42.

終於只剩最後一幕。

吻戲!

我突然緊張了。

攥著男人的衣袖,「我可是初吻啊。」

御謙唇角微勾,「巧了。」

「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

我不說話了。

也不敢看他。

台下一片起鬨。

御謙被我忸怩的樣子弄的沒耐心了。

抬手覆上我的臉頰。

「害羞什麼,又不是沒親過。」

43.

他靠的越來越近。

我害羞又帶著幾分期待。

唇瓣距離只剩兩厘米時。

他頓了下,大拇指微動,按在我的唇上。

最後親在自己的手指上。

??

???

是不是玩不起?

不能因為我是女生,就這麼含蓄吧。

看我眉頭緊鎖,御謙笑道,「不滿意?」

我還沒說話。

他再次附身。

這一次是實打實的。

吻住。

眾仙:

44.

想問他當時為什麼真親我。

但這個多財多金,並且擁有八塊腹肌的男人,肯定會說,是演戲。

我感覺被占了便宜。

半夜,委屈的躲到被窩裡。

笑出了聲。

45.

次日我決定登門道歉。

「那天感冒,我不是故意親你的。」

他點頭,「我沒怪你。」

我大膽道,「但你既然沒睡,當時怎麼不推開我呀。」

「你在跟我講道理?」

「…」

我放棄掙扎,「我接受懲罰,現在可以讓你親回來,來吧,千萬別因為我柔弱,就憐惜我。」

御謙:

46.

御謙沒有接受我的《嘴對嘴盛情邀請》。

只是讓我陪他去了凡間一趟。

我以為是遊山玩水,體驗大好風光。

沒想到是陪他全國各地跑,甚至去了趟鴻星爾克直播間。

47.

而此時,水了這麼多字,我終於想起來我的正事。

我是要勾引財神,去我的管轄區走走,幫助百姓賺大錢的!

磨蹭了半天。

終於,御謙停下腳步,「西縣地勢特殊,本就影響農作物生長,你業務上不來,天庭也從未因此怪過你。」

「如果一夜之間,突然變得不同,怪罪下來,你的責任還是我的責任?」

「總有第一名和最後一名,最後一名不是錯,如果你投機取巧變成倒數第二,那就是錯了。」

我感覺這個男人講道理的樣子身上在發光。

御謙見我不說話,語氣柔了下來。

「嚇到你了?」

我搖頭,被他溫柔的目光看的臉發燙,隨便找個理由落荒而逃。

48.

不可否認因為御謙的話,我受益匪淺。

此刻,看著西縣萬家燈火。

開始深思。

這麼久以來,子民從未向土地廟抱怨過貧窮。

相反,西縣還當選了幸福指數最高的縣城。

說到底,我搞這麼多么蛾子。

只是為了我自己,我不想年年墊底,我想要地位。

49.

我頓悟了。

以前,我沒得選。

現在,我只想做個好人。

歐耶。

專心談戀愛去咯。

50.

當晚,我又去了財神殿。

是這個男人給我了光明,我要以身相許。

到門口,聽見花神的哽咽聲。

我剛要推門進去。

耳邊響起花神的聲音,「網上都在傳你喜歡蘇婉禾,是真的嗎?」

「沒必要告訴你。」

花神笑了,「蘇婉禾就是為了自己的業務才接近你!」

我衝動的直接推門,「白蓮花,你不要血口噴人!」

我準備了一套優美的國粹來讚美她。

沒想到花神只是紅著眼,淡淡道,「我先走了。」

我:???

51.

我感覺跟打了敗仗似的。

房間只剩兩個人。

「哥哥,你相信她還是相信我?」

御謙笑了,「相信你什麼。」

我被目光閃躲,要是放以前,我肯定當下來個真情告白。

但現在不一樣了。

我該死的動心了。

見我又沉默,御謙目光垂下來,嗓音很冷,「我這裡可能沒有土地神想要的東西,回去吧。」

我想要的就是簡簡單單,帥氣逼人,擁有八塊腹肌的你呀。

52.

現在已經是深夜。

臉上的海藍之謎鎏光煥變粉底液,再貴也脫妝了。

明天我要畫個全妝,再來告白。

我看到男人冷漠的樣子。「那,晚安。」

御謙點頭,「等下。」

我大喜,難道這就是雙向奔赴?

他將許願帖拿出來,「這是什麼意思。」

我笑容僵在嘴角。

上面赫然幾個大字,【我想和財神哥哥穿情侶內褲】

沒想到許願帖還要經過人工審核。

大意了,下輩子注意。

御謙拿了個新的給我,「重寫,正能量點。」

53.

我想了一夜,終於寫了個滿意的,正能量的願望。

【我想給御謙生八個兒子。】

畫上妝,再次踏上財神殿送許願貼。

到了才得知御謙出差了。

剛要失落而歸,恰好鴛鴦神路過。

我看她臉欣喜的樣子。

難道是玉帝也磕cp,給我和御謙指婚了?

「誒,西縣土地神,幫我拿一下,我去趟衛生間。」

54.

我看著手裡的鴛鴦簿。

得來全不費功夫。

不看白不看。

小心翼翼打開。

找啊找啊。

突然目光狠狠頓住。

財神旁邊的名字是花神。

55.

我的心情從這樣。

變成這樣。

又變成這樣。

最後變成這樣。

56.

倒在閨蜜emo仙子懷裡,鬱鬱寡歡。

她罵,「豬腦就豬腦,還他媽戀愛腦。」

我無法反駁,委屈的嚎啕大哭。

並唱了首《阿拉斯加海灣》。

「上天啊,你難道看不出我很愛他。」

「上天啊,你千萬不要偷偷告訴他。」

「在無數夜深人靜的夜晚,有個人在想他。」

「以後的日子你要好好照顧他…」

emo仙子都被我唱的不emo了,「行了,明天大連體育學院跑操,三千個男人,你要不要去。」

「去。」

57.

夜深人靜。

閨蜜群里還在安慰我,怕我喝了點酒想不開。

我腦袋昏昏沉沉,又想睡覺。

直接在群里說了句,「我真喜歡財神哥哥的事,你們不准說出去。」

58.

明明睡得晚,第二天醒的卻很早。

我果然是個陷入愛情的大怨種。

整裝待發,終於拿出我的iphone pro max 1TB遠峰藍問emo仙子到哪了。

這才看到,我的iphone pro max 1TB遠峰藍被我調靜音了。

閨蜜群一言不發。

天庭大群炸開了鍋。

我以為是玉帝懷孕了。

連忙點開。

發現通通艾特我的。

59.

我懷著第一次當網紅的心情,繼續往上翻。

隨後,石化在原地。

為什麼明明發到閨蜜群的話,會出現在天庭大群里?!

60.

截止今日,cp粉大樓竣工。

我是工人頭子。

61.

999+的八卦信息,我根本不想再看。

那邊御謙和花神的姻緣都寫入鴛鴦簿了,我現在卻這麼丟臉。

直接關機,不敢面對。

62.

雖然丟人,但一點都不影響我看體育生的心情。

直到我偶遇了御謙。

63.

「好巧…」

御謙看了眼我旁邊的操場。

「來鍛鍊眼神?」

我要被他氣笑了。

不過我確實不知道該看哪個年輕肉體的八塊腹肌。

只能雨露均沾。

御謙發現我眼睛還不斷往操場瞟,神色煩躁,「昨晚告白,今天就來看其他男人了?」

這話怎麼聽著陰陽怪氣的?

我脾氣上來了,「都要和花神結婚了,這位男士還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幹嘛?」

「結婚?」他眉頭皺起,又冷笑,「我就出個差,從哥哥就變成這位男士了?」

「對啊,鴛鴦簿都寫好了,別告訴我財神是2G網。」我越說眼眶越紅,「反正都這樣了,我也不能違抗玉帝旨意,祝你幸福。」

說完我就走。

64.

但是他叫住我,「蘇婉禾。」

我沒有轉身,「愛過!」

「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

我捂住耳朵,「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御謙:

65.

我徹徹底底emo了。

這篇文直接be結局吧。

66.

晚上我剛準備入睡。

閨蜜轉發給我一條微博熱搜。

【花神擅自篡改鴛鴦簿,貶職為花痴。】

???

無語。

67.

我從床上一躍而起。

誤會了?

白作了?

68.

這時,御謙的電話傳來。

我咽了下嗓子,緩緩接起,「哥哥。」

他輕笑一瞬,「不是這位男士了?」

「誤會,都是誤會,你在哪?」

「下樓。」

「你怎麼在我家樓下。」

「想見你。」

69.

我連忙穿衣,離開前塗了層迪奧999,素顏也很美美噠。(不是廣告)

男人站在不遠處,身形修長,溫潤如玉。

我土地神的眼光真不差。

「你說想見我是什麼意思呀。」

就算燈光昏暗,我還是能看到他耳尖通紅。

「你不懂嗎?」

我搖頭,其實似懂非懂,換了個問法,「你這麼晚來這什麼事呀。」

御謙垂眸,沉默一瞬道,「討債。」

他的嗓音低沉,低音炮似的。

我有點心跳加速。

還沒反應過來。

他俯身,扣住我的後腦。

吻撲面而來。

70.

我倆到底怎麼親的,知乎不讓寫。

反正就是。

71.

空氣變得稀薄。

男人抬手覆上我的腰,拉近。

不給我任何喘息的機會。

你果然是個霸道財神爺。

但是。

霸道歸霸道。

你手往上摸是什麼意思?

72.

我下意識攥住他的手腕。

臉頰通紅,聲音又小又羞,「我沒穿。」

御謙動作一頓,哦了聲。

怎麼感覺他比我還害羞?

我忍不住問,「你現在是不是有點喜歡我了?」

他嗓音很啞,「起止有點。」

我嬌羞聽完,直接抱住他,「我也喜歡你,不止一點點。」突然想到什麼,「你是什麼精修煉成仙的?」

「白菜。」

「…」

御謙見我不說話,「你呢。」

我小聲道,「豬。」

「…」

73.

我和財神在一起的消息,第二天就被嘯天狗仔公布於眾,衝上熱搜榜第一。

花神理論上對我感恩戴德。

焰火神直接大鬧牢房。

我是男二!為什麼,連個鏡頭都沒有?

出場沒幾分鐘就是坐牢?

可能,作者把你給忘了。

74.

除夕這天。

不僅天庭其樂融融,凡間煙火也綿延不覺。

我吃著御謙給我剝的蝦,別提多愜意。

就是不遠處花神,哦不對,不遠處花痴嫉妒的目光叫我很不舒服。

我沒在意,抬眸看向御謙,「你為什麼喜歡我呀。」

他動作微頓,慢條斯理擦手,「現在才問,會不會太遲了?」

我撒嬌,「說嘛。」

御謙笑的溫柔,看得我心神蕩漾,想做些不讓寫的事。

他垂眸與我對視,語氣認真,「因為你很可愛,很特別,我很喜歡。」

「一輩子,不就是找個對自己而言特別的人在一起嗎。」

我被他突然告白搞的。

75.

好在期待已久的許願帖抽獎環節到了。

眾仙矚目。

玉帝手抽到的許願貼是我的。

我眼眶濕潤,激動的攥住御謙的手臂,內心更偏向於我後來重寫的願望。

沒想到,玉帝意味深長的笑了,「土地神的願望是,西縣先賺一個億。」

75.

我瘋了。

被錢砸暈了。

再看御謙意料之中的樣子。

難道這就是他口中所說的放長線釣大魚?

我忍不住直接栽到他懷裡。

御謙揉了揉我的後腦,嗓音很低,「還有一個願望,今晚回去幫你實現。」

我害羞了。

眾仙起鬨。

玉帝也龍顏大悅,下令在天空劃出999顆流星。

祝願所有凡間小仙女,新的一年,健康,被愛,好運常在。

相关推荐: 我順風順水的過了二十年。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我過去所擁有的一切美好,都是為了日後悽慘做鋪墊

我原以為自己是女主的,至少在金楚涵出現之前,我一直這麼覺得。 誰讓我從小膚白貌美,聰慧多學,家世顯赫,親人寵愛。 幾乎這世間所有的美好都聚集在我身上。 我順風順水的過了二十年。 直到這一天,我才知道,原來我過去所擁有的一切美好,都是為了日後悽慘做鋪墊。 畢竟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