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喜歡你,卻不敢在一起

喜歡你,卻不敢在一起

1994年夏天,特別炎熱。

17歲的江素坐在院子裡的梨樹下乘涼,3歲的妹妹鬧著要去街上買冰棍,爸爸只好把她馱在肩上出門了。

沒想到,他們再也沒能回來。

是他們買完冰棍回程時,從橋上路過,妹妹手裡的氣球飛走了,她跑去抓氣球,結果掉進了河裡,爸爸毫不猶豫跳下去救女兒,可他根本不會游泳。

正值夏季,水庫泄洪,河水湍急,他們很快就被水衝到了下游,正在河邊刷鞋子的林嘉明看見溺水的人,下意識去抓,結果也被帶進了河裡。

最終,爸爸和妹妹都沒救回來,救人的林嘉明倒幸運地活了下來,只不過卻因此磕傷了腿。

這對於江素和母親來說,簡直是晴天劈靂,兩人在河邊抱頭痛哭。

江素的人生也從此被改寫了。

 
父親和妹妹被安葬後,母親帶著江素去醫院看望林嘉明。

在此之前,江素就認識林嘉明,但是他比她大3歲,所以不太熟悉,而且那時林嘉明正在讀大學,只是暑假剛好在家。

雖然林嘉明並沒有救到父親和妹妹,但他卻被連累了,還有被河水感染傷口的小腿,需要截肢。

所以,母親買了水果,還拿上了家裡僅有的餘款,打算補償給林嘉明的父母。

江素跟母親走進病房後,像兩個受審的犯人低著頭,等待審判,但是林嘉明的父母紅著眼眶,沒有一句指責。

林母怎麼也不肯收錢,只是哽咽著說:「不怪你們,你們更不好過,至少我家孩子還在。哎,這可能就是命吧。」

林嘉明始終躺在床上沒有說話,眼神呆呆的,江素打量他,也不由惋惜。

她不知道,他有沒有後悔過,人沒救上來,自己卻落得這樣的下場。

江素想起他每次從她家院門外經過,走路步步生風的樣子,他個子很高,戴著眼鏡,長得斯斯文文的,如果不出這意外,他將來必定前途無量。

江素心裡升騰起強烈的愧疚感。

 
 
經此事件後,大概是感同身受。

江素一家跟林嘉明一家人,反而走動頻繁起來,經常互相幫襯。

江素原本成績不好,現在也開始用功,因為她知道,她要承擔起家庭的責任了。

可她並不聰明,只得硬著頭皮讀死書。

秋天時,母親讓她摘了梨送到林家去。林嘉明大概也是認了命,在門廊下坐在輪椅上看書,眼神不似之前那樣呆滯了。

江素終於忍不住問他,「你有沒有後悔過?」

林嘉明愣了下,抬起頭看遠處的山,「沒後悔是假的,只是可惜,沒能救到你爸和妹妹,哪怕救一個,我也不會後悔。」

江素想起父親和妹妹,眼裡含了淚。

林嘉明安慰她:「別哭了,都會過去的。」

接下來,兩人沉默著坐在院子裡,秋日的餘暉從院牆上傾斜下來,兩人周身縈繞著籃子裡的梨香。

這之後,江素常來找林嘉明輔導作業,或者借一些資料,江素的成績突飛猛進,跟林嘉明也熟悉起來,有時江素還會留在林嘉明家裡吃飯。

有一天晚上,江素在林嘉明房間裡,兩人一起研究一個難題,解完題才發現天已經黑了。

她要趕回家給母親做飯,剛走到客廳想跟林嘉明父母打聲招呼,卻聽見他們在廚房聊天,說到了自己的名字。

「江素還要考大學,也實在困難,我們可以供她讀大學。」

江素感動得心裡一暖,結果下一秒,就如墜冰窟。

因為她聽見林嘉明的母親說:「那你說,她會願意嫁給我們嘉明嗎?」

江素的心猛然一緊,原來他們對她這麼好,是有目的的,她雖然不討厭林嘉明,甚至有點欣賞他,但遠還沒有到願意嫁給他的程度。畢竟她才18歲,他比她年長,還失去了一條腿,她只覺得有些怕。

江素不知道他們之後怎麼說的,她飛快地跑出了林家,夜風呼嘯,吹的她眼睛發酸。

這以後,江素很少再去林嘉明家裡了。

雖然母親供她讀大學很艱難,但她想,總有辦法的,比如打暑期工,或者借錢都行。

第二年夏天,江素順利地考上了大學。

 
然而就在江素去上大學之前,發生了一件大事。

林嘉明自殺了。

江素接到母親的電話後,就從城裡打工的店裡趕回去,林嘉明在醫院搶救,原來他吃了安眠藥,但還好家裡人發現及時,被救了回來。

江素看見林嘉明躺在床上昏迷的樣子,臉色慘白,就像去年父親和妹妹去世的樣子,不禁酸了鼻子。

她聽見了醫生在門外跟林嘉明的父母說,他這是心病,等出院後要把他看好,好好陪伴,跟他多聊聊天,以防他再自殺。

江素對林嘉明的情愫,在這一刻仿佛上升到了另一個層次。

她希望他平安無事,好好活下去,哪怕需要她付出什麼,她也願意。

傍晚,林嘉明醒來,但是一言不發,呆呆地望著所有人,目光在江素身上停留了片刻,又轉移了目光。

「救我幹什麼,我已經沒用了。」

話音剛落,林嘉明的母親就哽咽了,「人家兩條腿都沒了的人還活著,你有什麼想不開,再說,媽媽願意照顧你一輩子。」

林嘉明有所動容,眼眶紅紅的,只是不說話,一副做錯事的樣子。江素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想她能做的只有陪伴了吧。

江素沒去城裡打工了,在醫院陪了林嘉明兩個星期。

起先,他不願意,後來江素堅持來,他也不說什麼了,畢竟他父母還要開店,除了江素也沒人能一直這樣陪他了。

江素去圖書館給他借了很多書,自己也看心理輔導的書來開導他。

每天下午,太陽照進病房裡,照在江素的裙子上,看著她認真讀書的樣子,林嘉明臉上終於有了淺淺的笑容。

新住院的大媽是東北人,特別活潑,說話爽朗有趣,經常逗得林嘉明跟江素哈哈大笑。

大媽還有個很恩愛的丈夫,每天中午都從單位趕來送飯,每晚下班都來陪床,兩個大人縮在小小的病床上聊天。

有天,看江素倚靠在床邊午休,大媽問林嘉明:「小伙子,你怎麼不讓你對象在床上擠一擠,這樣睡很累。」

江素還沒睡著,被大媽的話嚇了一跳,但她假裝睡著,聽見林嘉明說:「您誤會了,她不是我對象,是我妹妹。」

大媽疑惑地看了他們一眼,抱歉地說:「我還以為你倆在談對象呢。」

江素沒再說話,心裡倏爾有些失落,亂亂的。

 
 
林嘉明出院的時候,江素也要開學了。

但是學費還差一點,母親到處去借都湊不齊,江素說,不能跟林嘉明家裡借錢,他們也不容易,林嘉明又剛住了院,花了不少錢。

母親說,「我知道。」

母女倆坐在院子裡,一籌莫展。

江素忽然說,「要不算了,不上大學了,在城裡打工也挺好的,大不了我存夠錢明天再讀。」

媽媽嘆了一口氣。

這時有人來敲門,是林嘉明的媽媽,拿了一籃雞蛋過來,來謝謝江素在醫院陪了林嘉明這麼多天,還說他已經想通了,不會再做傻事了,這多虧了江素。

江素臉上熱熱的,媽媽不肯收雞蛋,林嘉明的媽媽堅持把雞蛋放在院子裡,匆忙走了。

江媽媽只好把雞蛋收進柜子里,第二天在雞蛋籃子底下發現了一疊碎鈔,剛好夠江素的學費。

江素立刻拿著錢跑去林家,林家大人都去開店了,只有林嘉明在院子裡讀書,見她進來,下意識坐直了身體。

看見江素手裡的錢時,搶先說道:「收下吧,你上大學重要,大不了當借的,到時再還。」

江素眼裡沁出眼淚,攥緊了手裡的錢,結結巴巴地說:「那,那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不能再想不開了,想想叔叔阿姨,想想我爸和妹妹走後,我和我媽多傷心……」

林嘉明沉默了一會兒,重重地點頭:「好。」

 
三天後,江素去念大學了。

江媽媽不太認字,江素就每周都會寫一封信給林嘉明,了解家裡以及他的近況。

江素從學校圖書館借了很多的書給他,鼓勵他學點別的東西,他的父母年紀將來年紀大了,也不會放心不下他。

江素的心,都牽掛在那封信上,每周都期盼著林嘉明的來信,而林嘉明也一樣,每周五都拄著拐杖去村口等郵遞員。

在一封封來信回信中,兩人的感情迅速拉近,因為有了距離,思念仿佛也更厚重了。

在學校追求江素的男生也不少,但她都不會多看一眼,除了跟林嘉明寫信,就是用功讀書,寒暑假就在校外打工賺錢。

有時候,江素也會故意在信里提起追他的男生,林嘉明都避而不提。

有時候放假回家,江素就找個藉口去看林嘉明,可見了面他們也像普通朋友一樣,林嘉明甚至有些逃避她的眼神,這讓江素挺失落的。

她還以為,他見到她會很高興。

在大三那年,出了一個意外。

江素的母親在田裡幹活時摔傷了腿,等她收到林嘉明的信已經是一個星期後了,他在信里說不嚴重,他和父母已經送她媽媽去醫院治療了,沒什麼大礙,讓她安心讀書。

江素一家人本就是外地搬來的,沒什麼親友,如果不是林嘉明一家人,她真不知道怎麼辦。

江素寫了回信,說了許多感謝的話,等她暑假回去才知道,其實根本就不是林嘉明說的那麼輕巧。

她媽媽摔斷了腿,又是手術又是住院,出院後回家也不能行走,全靠林嘉明一個人照顧。

因為林家父母要開門做生意,只有林嘉明閒著,他每天拄著拐杖到她家去,給她媽送飯,想想也知道有多不容易。

江素的心裡湧起千言萬語,卻只能化作一句感謝。

林嘉明笑笑,沒事,應該的。

一句應該的,讓江素心裡一陣感動,她喜歡林嘉明,也感激他的幫助,他們兩家的淵源從那個夏天就開始了。

註定了要牽扯一輩子。

 
 
畢業後,江素回去看母親,也看看林嘉明。

兩家人一起吃飯時,提到了林嘉明的婚姻,相了好幾個姑娘,都沒看上他,林母說到這裡,一籌莫展。

江素心裡一緊,看了一眼林嘉明,他說,「無所謂,反正我一個人一輩子也可以。」

他媽一聽就掉眼淚,「可我跟你爸會死會老的啊,那以後你怎麼辦?」

林嘉明沒說話。

江素只覺得心酸。

她悄悄想,就算讓她嫁給林嘉明也沒關係,但她一個女孩子,不知道如何說出口。

回去的路上,母親問她怎麼打算。

江素抬頭看滿眼星空,說:「嘉明建議我去網絡公司上班,現在網絡剛興起,很有發展前景。他說,我既然讀了大學就要努力干一番事業。」

母親打斷她,「我說的是,你跟嘉明。」

江素的腳步頓住,臉有些紅地說:「您都知道……」

母親說:「我可是你媽。」

「那,那您不反對嗎?」江素驚訝地問。

母親沉默了一會說:「我當然希望你嫁個更好的人,四肢健全的,但是你喜歡嘉明,他是個好孩子,我們也欠他們家許多,但是我不干涉你,你的人生,你自己決定。」

江素哀哀地說:「可是,嘉明好像不喜歡我。」

母親忽然笑了,「他喜不喜歡你,你不知道嗎?」

江素愣了愣。

母親繼續說:「就是因為喜歡,才不忍心吧。」

江素醍醐灌頂似的,愣在那,任夜風吹襲。

可是,她沒勇氣去找林嘉明問清楚。

 
江素回了城裡,成功被錄用了。

家裡已經裝了電話,她每天都會打電話回家,跟母親打聽一下林嘉明的事情,他家裡一直在忙著給他相親。

但是正常姑娘都看不上他,他好像也無動於衷。

過了一段時間,母親忽然給江素打電話,說林嘉明好像要訂婚了。

對方是個車禍失去左臂的女孩,跟嘉明年紀也相仿,兩家好像商量的差不多了。

江素緊緊攥著電話,只覺得心裡空蕩蕩的。

直到這一刻,她才意識到,她對林嘉明的喜歡,已經超出了她的預想。

她本想先努力工作,做出成績,再回家來找林嘉明表明心跡,沒想到他居然同意訂婚了。

江素連夜趕了回來,直接敲了林家的門。

江素鼓起所有的勇氣,當著林家所有人的面說,「我願意嫁給嘉明。」

林家父母都愣了,林嘉明也愣住了。

好一會兒,林母才說:「可是,我們嘉明這樣子……」

江素說:「您和叔叔不是本來就這樣打算的嗎?供我讀大學,然後讓我嫁給嘉明。」

林家父母再次愣住,原來她聽到了他們那天的談話。

林母說:「我是這麼想過,但是嘉明他爸不大同意,你一個大學生,我們不能耽誤你……」

「我不是報答,我是喜歡嘉明。」

許久,林嘉明才說:「你不必可憐我。」

江素說:「我不可憐你,我喜歡你,跟你是不是殘疾人沒關係,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這輩子,我還非你不嫁了!」

說完,江素轉身跑了出去。

 
 
很快,江素回城裡工作了。

但是她跟林嘉明一直沒能在一起,因為林嘉明不答應,他平時還算溫和,但這件事上,倔得像頭牛。

他寧願孤獨終老,也不想害了江素。

江素一點兒也不生氣,這恰恰證明他在乎她,她也不怕,大不了就跟他耗著,反正她比他年輕。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更加明白自己是真的不在乎他的不完整,她願意跟他患難與共。

一晃就是兩年,在外人看來,江素已經是林家的兒媳婦了,林嘉明還是不說娶她的話,說娶她就是害她。

就連林嘉明的父母都開始勸他,急了就說:「要不,你就出家當和尚去,讓她斷了念想。」

林嘉明說:「當和尚也要四肢健全。」

林家父母,就不敢再說了。

其實,他當然喜歡江素,她這麼好,應該有更美好的人生,可是她越優秀,他越自卑,將來如果真的娶了她,走出門就是給她丟臉。

江素說:「沒事,我就跟他耗著。反正我不著急結婚。」

千禧年後,江素開始鼓勵林嘉明創業,把她在公司學到的東西,都教給林嘉明,有空回來就拉著他一起研究,一切都只是希望他重拾自信。

少了一條腿,也可以好好地活著。

林嘉明看著江素,只覺得她身上仿佛有光,閃閃發亮。

大概是被影響,林嘉明也終於肯努力了,江素說的對,他是村里少數讀過大學的人,如果因為失去一條腿,就放棄整個人生,那未免太傻了。

再說,世界上的殘疾人又不止他一個。

林嘉明本來就聰明,學的很快,2003年淘寶興起的時候,他抓住風口,開了一家農產品淘寶店,沒想到生意火爆,很快就賺到了錢。

江素也辭職回來,陪他一起運營。

2004年,27歲的江素,終於嫁給了31歲的林嘉明,距離林嘉明救她爸和妹妹,剛好十年。

因為江素在某天夜裡喝醉酒後,跑去找林嘉明,她不管不顧地抱住他說:你再不娶我,我就去做尼姑了。

林嘉明懷抱著她,只覺得全身一軟,再也無法推開她了。

這次,他終於動搖了,也許是有了錢更有底氣,他對自己說,她都不介意,我怕什麼呢?反正餘生用盡全力去愛她,補償她就對了。

不久後,他就跟江素求了婚,然後還花了一大筆錢,悄悄裝了假肢,因為他說,這樣就可以在婚禮上牽著江素的手了。

江素滿眼是淚,忍不住靠向林嘉明的肩頭,可他剛裝上假肢,還站不穩,兩人齊齊倒在了地上,他們擁抱著躺在地上笑出眼淚。

回想這十年,實在太不容易了。

 
婚禮辦的不算隆重。

林嘉明在婚禮上致辭時,幾度哽咽。

他說:「我一直自卑逃避,覺得自己配不上她,但是她一直沒有嫌棄我,鼓勵我重拾自信。江素,謝謝你,謝謝你等了我這麼多年。以後,換我來愛你,守著你了。」

身邊的江素,也一樣哽咽落淚,花了妝。

台下林嘉明的家人,江素的媽媽,也紛紛掉了眼淚。

他們能走到一起,既是緣分,是愛意,也是彼此付出的結果。

他們這輩子,都註定了要互相虧欠,互相糾纏。

相关推荐: 8:30故事—被我嫌棄的初戀變霸總回來了(曲曉悠封珉)

分手五年後。 被我嫌棄太窮的初戀,變成了霸總回來了。 看到我四歲的孩子。 他臉色驟變,咬牙切齒。 「真醜,一看就是你親生的。」 我突然想笑。 「沒辦法,他親爹太醜。」 他看到從我別墅里走出來的五十歲肥頭大耳的男人。 臉色更難看了。 「曲曉悠,你真行。為了住進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