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我嫁了個24孝好老公,可他卻養了個人盡皆知的小三。

我嫁了個24孝好老公,可他卻養了個人盡皆知的小三。

說實話,故事中男主的所作所為真的挺毀三觀的,選擇給大家看,也是想把不同角色,不同性別的心理呈現給大家了解。

 

02

郭是我的同事。

他有多妻奴孩奴呢?

我們單位經常加班,但每到飯點,他一定飛車回家把晚飯做好。

說妻子不會做飯,也擔心她被油燙著,被燃氣熏到。

偶爾實在脫不開身,他一定會在百忙之中,變著花樣給妻兒點外賣。

疫情沒來之前,我們經常世界各地出差。

每一次,郭都帶兩個大箱子,一個箱子裝隨身衣物日常用品,一個箱子用來給妻子、兒子買衣服、包包、玩具。

這麼說吧,他自己穿的用的,都是一般水平。

可是,給老婆孩子買起東西來,那真的是一擲千金。

 

03

 

印象中,我們這個城市房價才一萬左右的時候,他就給妻子在最好的商場買四五千一件的衣服。

我們常常笑他,每年給妻子買衣服的錢,都夠我們買個洗手間了。

我們公司年會時,家屬都要來參加,郭的妻子兒子不但年年來參加,還自帶節目。

兒子多才多藝,陽光可愛,一看就是在飽滿健康的愛里長大的那種孩子。

而郭的妻子呢,相由心生的溫婉和善,舉手投足都透著知性優雅。

一家三口站在一起,秒殺四方,簡直就是人間歲月靜好的圖鑑。

 

04

可是,你能相信這樣的郭也有外遇嗎?

有一次,我們幾個超級要好的同事聚餐。

我們幾個本就屬於那種在公司相互支援的同事,出了辦公室更是無話不談的死黨。

那天,我們吃飯時,郭接了一個電話。

放下電話後,他說一會兒有一個朋友要來。

我們當時也沒在意,朋友的朋友也就是我們的朋友。

結果,來的是一個大概二十五六歲左右的女孩。

她叫若茗,是那種乍一看很普通,但一開口你就覺得這姑娘太好玩了。

她的加入,讓整個飯局熱鬧了許多。

但我們很快發現,若茗與郭的關係並不單純。

喝酒時,兩人的手是牽在一起的。

彼此舉手投足間的親昵看上去就像相熟多年的情侶。

那天飯局結束時,他們是一起打車走的……

 

05

為此,第二天中午午休時,我們幾個人把郭約出來三堂會審。

本以為誰有外遇他也不會有。

本以為他肯定矢口否認,說昨晚就是喝多了酒。

可是,郭一點沒拿我們當外人地承認了。

若茗是他三年前在飛機上認識的,相談甚歡後,約了幾次飯,他還幫若茗找過房子,搬過家。

一來二去,若茗就跟他表白了。

當時,郭跟她說了自己有家,而且這輩子絕對不可能丟下妻子和孩子的。

誰知,若茗當時把他一頓笑話:「我只喜歡你這個人,都什麼年代了,跟誰好就得嫁給誰。」

 

06

可以吃糖,又不用擔心副作用的變胖,這樣的誘惑,郭經過短暫的思想掙扎後,還是沒能拒絕。

用他的話說「小姑娘比咱們看得開,還怕我糾纏她跟她提結婚呢。」

而且,若茗的確是一個超級「懂事」的女朋友。

她有自己的工作和朋友圈,不會在他該回家時吃醋耍賴,從來都是等他主動召喚她。

而且從來沒有要求跟她去見她的朋友,自然也不會主動混進他的朋友圈。

她說,人多嘴雜,萬一有誰走漏了風聲,搞得你家雞犬不寧,你麻煩,我也麻煩,就不能安安靜靜單純地談戀愛了。

只談戀愛,不求結果,不問未來,如此省心且開心的事情,郭剛開始還有一點對妻兒的內疚。

可是,一日日交往下來,當看不到麻煩成本時,他慢慢開始享受這樣的關係。

家庭是責任,而外室是一份放鬆調劑,這樣的人生配置,他樂在其中。

 

07

說實話,恕我見識短淺,真的難以想像,在兩個女人之間周旋,郭是如何分配自己情感的。

面對「每天回家面對妻子孩子,你內心不分裂嗎」這樣的提問,郭的回答就很燒腦。

「在我的人生里,老婆孩子就是我的命。我不止一次想過,真的要是遇上什麼天災人禍,你比如說像地震那樣的情況,我一定是拿命去保護他們娘倆,任何時候,我都把他們娘倆的需求放在第一位。所以,儘管我跟若茗在交往,可是,我人在家,錢在家,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生重心也都在他們娘倆身上,只給自己百分之一的放縱,人活一世,不過分吧?」

郭還說了一句:「因為有若茗的存在,所以,我對他們娘倆更加無微不至了。一定意義上來說,若茗的存在,讓我出於愧疚也好,補償心理也好,對家更負責任了。」

郭的邏輯閉環,讓我們這一圈朋友,無言以對。

事實上,我的觀念是,人這一生中,需要為對方拼命的機會不多,能夠在日常瑣碎平庸里,守身如玉,保持清白忠誠,比拼命更需要智慧勇氣與堅持,也更實用,更剛需。

而且在我看來,郭的這些說辭,其實就是一份關於背叛的自我催眠與強行洗白。

可是,成年人的選擇都是權衡利弊之後的結果,別人的看法對當事人,其實並不重要。

08

那天,面對郭對我們幾個朋友的毫無保留,我們選擇了適當的沉默。

而且,看得出來,除了我和另外一個女同事,其他兩個男同事還開著玩笑說郭這就是傳說中的齊人之福等等。

話是玩笑,可是,誰都能聽出來其中有點羨慕和嫉妒,又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

男人啊!都是大豬蹄子!

 

09

因為跟我們攤了牌,打那兒之後,郭也就不避諱把若茗帶到我們這個小圈子裡來。

拋開小三兒的身份,她的確是一個讓人很放鬆的開心果。

有時候,看著她跟所有人打成一片的樣子,我心裡會想:這樣的女孩,身邊一定不缺少追求的人,為什麼偏偏要跟一個已婚的准大叔糾纏在一起呢?

更何況,郭也算不上真正的有錢人,在公司,他是技術骨幹,拿年薪那種,雖說財務算是自由,但還有老婆孩子要養啊。

而且,接觸得越久,我也越發現,郭對若茗和對自己妻子是多麼的差別對待。

每次妻子過生日,對於郭來說,都得提前一個月開始策劃。

他每年都會預定不同風格的餐館,提前踩點布置現場,後備箱花禮,甚至無人機秀等等這些儀式,他都用過。

最是他每年的生日禮物,那真是既花心思,也花真金白銀的。

有一年,就因為他妻子喜歡某個品牌的口紅,他在深圳出差,硬是趕在打烊前,跑了三家商場,集齊了他妻子喜歡的所有顏色。

用他自己的話說:「老婆就是我們家的里子,也是我們家的面子。日子就過在女人身上,她幸福開心,這個家就是和諧美滿的,孩子就是陽光快樂的。」

 

10

而再反觀郭對若茗的出手,就知道在男人心中什麼叫內外有別。

有好幾次我們中午出去吃飯,路過街邊的小店時,郭都會進去逛逛。

讓我和另外一個女同事幫他參考,給若茗買個小禮物。

如果不是知道他對自己老婆是如何一擲千金,我們或許會覺得郭對若茗是很用心的。

可是,他選的都是路邊的小店,最貴的禮物都不超過200元。

金錢不是衡量感情的標準,可是,這份對比強烈的出手,還是能夠看出一個男人真實的內心,也基本可以看出女人在他心中的身價。

給妻子花錢,東西必須要好,出手必須要重,反正肥水怎麼都是流在自己田裡。

給別的女人花錢,東西基本廉價,但出手很勤,看上去特別用心思。

說實話,有時看他幫若茗買一個不到五十塊的髮夾,還在那兒討價還價的樣子,我心裡其實很想問問年輕而深陷其中的若茗:到底圖啥呢?

 

11

有好幾次,若茗過生日,七夕情人節或是520這種節日,郭都是讓我和另外一個女同事幫忙選的禮物。

他轉給我500元,讓我看著買。

還不忘加上一句:「你看著辦,如果有剩,就當請你喝杯咖啡了。」

500元的預算,居然還希望有剩!

這份感情,其實,沒有明碼標價,但,就是很廉價啊!

有時看著甘之如飴,拿郭當寶的若茗,我真想把她叫醒:青春大好,找一個清白的男孩,談一場陽光下的戀愛,成為一個名正言順的妻子,不好嗎?

至於若茗喜歡郭什麼,我沒有問過,畢竟和她也談不上熟。

但每次一起吃飯時,可以看出,若茗對郭是充滿了崇拜的,看他的眼神如同仰視星辰。

只能說,還是太年輕了吧!

 

12

或許,這世間真的是萬物守恆吧。

在老婆孩子面前,郭是心甘情願地當舔狗,生怕他們受一點點委屈。

而在若茗面前,他是大她9歲的霸總大叔,有閱歷,有見識。

所以,她逗他開心,吃飯時對他各種投喂,對他言聽計從,一臉崇拜……

在這條感情的食物鏈上,他們仨,維持著一份不可思議的生態平衡,各安其位,各取所需。

 

13

我們曾問郭:萬一被妻子發現怎麼辦?

他說,輕易不會。但如果真的知道,她還能怎麼樣?孩子那麼大了不說,這世界上,她還找得到第二個像我這樣對她這麼好的男人嗎?還能找出第二個像我這樣的孩子親爹嗎?

果然,有些男人的好,也是一場溫柔的PUA。

我們還問他:「那若茗呢?總不能一輩子給你當小三兒吧?」

郭說:「我幫她交房租,時不時地貼補她一下,她自己還有一份工作,這相當於打兩份工了。現在的小姑娘,想得特別開。事實上,誰沒有自己的人生打算呢?等她把根扎得再穩一些,肯定會找一個各方面都適合的人結婚,到時,我倆當然就一別兩寬了。在大街上偶遇,都彼此裝作根本不認識的那種。」

 

14

你看,每一個款款深情背後,都有滿滿的求生欲和精打細算。

成年人的世界,真的是「五十度灰」。

所以,聊聊身邊的故事,不做任何個人評價。

只給大家提供一個視角,去打量部分的人間、人性真實。

同時煩請小念隱去任何會透露我身份的痕跡。

畢竟,如此「出賣朋友」,是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

不管怎樣,是非對錯都是當事人自己的選擇。

我也無意站在什麼道德至高點。

只是想讓大家看到人世間的繽紛,過三思而後行的人生。

相关推荐: 誰是外人,誰是一家人?

六月的朝陽火氣旺,孫玉在水果攤前堪堪站了一小會,額間已染上一層細汗。 猶豫再三,她還是選擇了紅殼飽滿的白糖罌,放棄了價格便宜一半的妃子笑。 張惠愛吃荔枝,對此比她懂,既是有心討好,便不能給對方留下挑刺的機會。 付完錢,孫玉拎着沉甸甸的一袋水果,心裡很不是滋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1条评论

  1. 自動引用通知: 朋友妻不可欺 - 頭條故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