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虐心 8:30故事——我的媽媽超愛罵人

8:30故事——我的媽媽超愛罵人

我媽,超愛罵人。

最凶的一次,是因為我出車禍,她罵肇事司機,噴了半個多小時。

你有病吧,你傻 X 吧,你咋不死啊。

可罵來罵去,只有這三句。

肇事司機跪在地上,說大姐,賠多少錢都行,就,別再鬼畜了。

之後的日子裡,我媽開始罵我。

因為她需要幫我翻身體,幫我按摩,幫我洗澡,幫我換尿片。

哪一樣她都學不會。

尤其按摩,按到一半就滿頭大汗。

堅持不住的時候,想罵人了。病房裡沒別人,就只能罵我。

「兒子你有病吧,你騎個共享單車飈什麼車啊。」

「傻 X。」

「飆就飆,還飆不好,還出車禍,還癱瘓,還他媽得我來照顧!你咋不死呢!」

罵完一輪,這大姐,有勁了!

掄膀子就開始按摩,按得巨爽,舒經活絡,藿香正氣。

按完全身,她癱坐在椅子上,忽然笑起來。

那是從我出車禍以來,她第一次笑。

「不好意思啊兒子,媽嘴損,但心裡是不想你死的。」

「暫時不想。」

「擦,我跟你解釋啥,你都植物人了你。」

對,我已經是個植物人了。

可我什麼都知道。

在車禍之後,我離開了自己的身體。

成了醫院裡的一隻幽靈。

1

每天看著自己的軀殼生活不能自理,被人照顧,很丟臉。

但更丟臉得是,我的主治醫生,還是我分手很久的前女友小琪。

鬼知道她怎麼來這家醫院了。

我媽不認識她,她似乎也不準備把這事告訴我媽。

只是每天病患交流時,氣氛都很詭異。

小琪說阿姨你放心吧,這貨醒不過來,近幾個月,都需要住在病房裡觀察。

我媽說幾個月啊,那讓他住這吧,我先回老家了。

小琪說,真棒,都不想留下來照顧一下的嗎?

我媽說,那我老家的狗咋辦?

小琪說,那肯定是狗重要。

每每聽她倆對話,我都覺得自己命不久矣。

好在我媽猶豫良久,還是給小姨打了電話,「妹子你去我家把我狗接走吧,照顧倆月。希望你看在幾十年親姐妹的份上,別給燉了。」

掛斷電話,她指著病床上的我的鼻子罵。

「我妹最愛吃狗肉,咱家狗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弄死你個大傻 X。」

2

為了照顧我,我媽不得不在醫院附近租房。

可是這大姐年過半百,退休兩年了,手機里根本沒有租房 app。

她在我邊上折騰手機,折騰了一上午。

終於撂下一句,「蘋果是真傻 X。」

然後,她按了病房裡的緊急呼叫按鈕。

半分鐘後,小琪火急火燎地闖進了病房。

就看見我媽舉著個手機,「小美女醫生,你幫我在附近租個房子吧。」

「就這事?」

「是啊……」

小琪炸了,「阿姨,你再耍我,我手動讓你兒子斷氣!我早就想這麼幹了!」

我媽,立刻滿眼期待,「什麼時候動手?」

3

小琪以為幫我媽安頓好住處,就萬事大吉了。

但她很快迎來了第二次炸毛。

原因是,我媽在租的房子裡,給我做了一頓酸菜餡餃子。

小琪死都不讓我吃,攪成泥輸胃管都不行,何況我媽要用筷子餵我。

我媽說,「你傻 X 吧,這是我兒子最愛吃的東西!」

小琪說,「你傻 X 吧,你看你兒子能張嘴嗎?」

我媽愣了。

然後,大概花了整整二十秒來整理思路。

我媽:「咱捋一捋啊。」

小琪:「捋!你使勁捋!」

我媽:「我兒子能翻身麼?不能,但我能替他翻身。」

小琪,「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我媽:「我兒子能上廁所麼?不能,但我能替他上啊。」

小琪,「我說阿姨……」

我媽,「我兒子也長不開嘴,但是我能替他張嘴,你看,就這麼著……」

我媽開始捏著我下巴,瘋狂蹂躪我的下頜……

「夠了!」小琪爆喝,「你能個蛋!你咋不替他死呢!?」

我媽笑起來,「小美女,你以為,我不想嗎?」

小琪沉默了好半天。

「阿姨,對不起。」

「沒事,誒呀,那我就這麼餵了……」

「你他媽想都不要想!」

4

我媽年輕的時候很漂亮的。

10 歲以前吧,我一直都認為,我媽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可惜後來,她被電視上一個唱歌的女明星超過了。

發現有人比我媽更漂亮的那天,我崩潰了。

我去找老媽,說媽你看,這個女的,不是人。

她在包餃子,看了一眼電視。

「怎麼不是人了?」

「因為人是不會比你好看的。」

我媽笑了起來,但很快發現不對勁。她盯著電視問我,「你覺得,她比我漂亮?」

我很認真地重新審視了她倆,「是啊。」

我媽把擀麵杖一摔,「不他媽包了,誰愛包誰包!」

不過我不擔心晚上沒餃子吃的。

她總是這樣的,自從老爸離開這個家,她開始跟我耍脾氣,使性子。

所以我連九九乘法表都不會背的時候,就已經會哄女孩子了,一個三十多歲,結過婚,聽過山盟海誓的女孩子。

這導致我在校園裡,僅憑本能就能收穫許多女孩的好感。

後來,我漸漸長大,也終於發現,這世上比我媽好看的女孩子,真的很多。

尤其是,在我媽不斷老去的時候。

「那你也沒給我找個兒媳婦啊。」

我媽給我擦身的時候總是埋怨這件事。

「有個兒媳婦,至少還能幫幫忙。」

她擦身的技術已經純熟,毛巾弄得微潤,不濕也不燥,帶著溫度,一遍過後,每一寸肌膚都會被撫摸一遍。

小琪說我這種病人,一絲褥瘡不長的,還是頭一個。

「不過沒找兒媳婦也好,找了也不會像我這麼會照顧人。」

「碰見現實點的,沒倆月就得把你踹了。」

「然後你一醒,本來挺開心,突然發現,誒呀,老婆沒了,一激動,又植物了……」

她被自己逗笑了。

那是午後,陽光在她身上灑下了柔光。

她有和年輕時一樣漂亮的側臉。

鼻尖有汗滴,嘴角有酒窩。

以及,這短短幾天裡,新長出來的白髮和細紋。

「對了兒子,你什麼時候醒啊?」

她溫柔地問著。

很小聲,好像,怕催急了,我會生氣。

「什麼時候醒啊?」

我突然發現,我媽已經很久都沒罵人了。

她現在說話都輕聲細氣的,不是那種刻意的溫和。

她好像,只是太累了。

每次幫我按摩全身,都會累得在我床邊睡上一覺。

所以,現在的她,連說髒話都沒力氣了吧。

那一刻,我有了「復活」以來的第一個念頭:

我不想守著自己病床上的身體了。

我想陪陪她。

5

那天晚上,「我」跟著老媽,第一次走出了病房。

沒人看得見我,沒人聽到我說話,也沒人碰得到我。

我和她一起去了她租的房子。

那是個很破舊的小區,牆皮斑駁,樓道昏暗,房門發出咯吱的響動。

屋子裡空間侷促,雖然我媽並沒置辦什麼東西,但這裡仍然很擠。

我看見她從那不斷散發噪音的冰箱裡拿了一袋餃子。那大概是為我包的,小琪不讓我吃,她就又拿了回來。

然後她進廚房,點火,燒水。

只拿了六隻,放在鍋里。

站在灶台邊,靜靜等著。

「就吃這麼點麼?」我問她,可是她沒回答我。

幾分鐘後,餃子出鍋。她端到客廳里,一個人吃起來。

她嘴巴不大,一次只能咬半個。

於是吃得很慢。

「我手藝是真的好。」她邊吃邊感嘆著,「我兒子吃不到真是虧了呀。」

她又被自己逗笑了。

可是吃到第三顆的時候,她忽然停下來。

她嘴巴開始微微顫動,再也沒法咽下食物。

眼淚從臉頰上滑落,一滴,兩滴,全都滴在盤子裡。

「我兒子真是虧了。」

她念叨著。

「這麼好的餃子吃不到。」

「哎……」

「以前多給他包幾頓就好了。」

許久許久之後,她嘆了口氣。

擦乾了眼淚,剩下的幾顆餃子,也吃不下了。

6

我一直以為我媽,從不會哭。

她是那種很颯的女人。

我爸提出離婚的時候,她笑話我爸。

她說你趕緊滾啊,傻 X 才不要我這麼好的女人。

當時我很小,很害怕,一直抱著我媽。

我媽摸我的腦袋,說兒子你別擔心啊,他走了咱娘倆也窮不了,咱等會就去吃牛排。

還有一次。

是我外婆去世。

我媽是兄弟姐妹里最出息的,獨自從鄉下闖進了市里,所以葬禮,全是她操持。

她在鄉下忙了三晝夜,再回到家時,眼睛腫腫的。

我問,媽你哭啦?

她說,屁,好幾天沒合眼了。

我當時覺得這說法合理。

畢竟她面對我的時候,表情鎮定,語氣平和。

只不過,她當天晚上,忽然央求我。

「兒子,今天陪媽媽睡行麼?」

所以現在,北京狹小的出租屋裡,是我第一次看見她流眼淚。

原來她不是不會哭。

只是在我面前不會。

7

可是,我媽媽的所有堅持,都在我被搶救時土崩瓦解。

她闖進去,看見被電擊著的我,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而小琪顧不上我媽。

她正拿著電擊器,指揮著幾個急救醫生,「一,二,三」

砰!

「一,二,三」

砰!

我的身子隨著電擊劇烈地震動。

可是,心電圖仍然是一條平直的線,沒有半點起伏。

終於,一個急救醫生低聲,「小琪,已經半小時了,他不可能再……」

「閉嘴啊!」小琪吼著,「一!二!三!」

砰!

「你振作點小凡!」小琪怒吼。

忽然,她回過頭,看向我……

看向靈魂狀態的我。

「你他媽振作點啊楊小凡!」

我這才猛然意識到,成為靈魂的兩個月,只有小琪,每次走路都會主動繞開我。

她能看見我!

一定能!

這件事,比什麼都重要。

太平間裡的鬼告訴過我,只有找到能看見你的人,才能被你附身。

「那個,只能看見你的人。」

「而附身,你才能再擁抱一次媽媽,和她好好道別。」

擁抱一次,說幾句話,好好道別。

這是我死前最後的願望了。

想到此處,我的心電圖,終于震動了一下。

8

「你就是能看見我,別裝了。」

搶救成功後的一整天,我一直跟在小琪身後。

跟她解釋,自己被撞了有多慘,躺在床上多可憐,媽媽照顧我多辛苦。

不過她一直對我視而不見。

直到我說,「以前的事是我不對,我錯了。」

她可能是出於本能,立馬回了一句,「錯哪了?」

「我……不應該跟你分手。」

「還有,再想。」她說。

「錯在不應該不聯繫你」

「你還拉黑我了呢!還有!」

「還有什麼啊?」

「還有你植物人了都不告訴我一聲,還是你朋友告訴我的!要不是人家,我怎麼申請調到這兒,怎麼接手你的治療!」

我愣了半天。

「小琪,你想過沒有,我不告訴你,可能正是因為,我植物人了。」

她眼神閃爍,顯然是認同了我的話。

「我不管!你就是錯了!」

「好的,我錯了!」

小琪瞪著我。

少女的嗔怒,很好看。

半晌,她說,「行吧,要我做什麼你說。」

我說,「被我附身。」

小琪:「什麼鬼???」

10

我帶小琪到了醫院的太平間,那裡是醫院裡所有鬼魂的據點。

群鬼的老大是個小女孩,看起來只有十五六,但據她說,今年九十二了。

我說你是天山童姥啊。

然後我就被那群鬼揍了一頓。

小女孩說,附身很簡單,小琪要讓自己放空,而我要有強烈的占有欲。

「然後,你倆親親。」

小琪只能感知我,聽不見小女孩的話,於是我翻譯。

我:「她讓咱倆親親。」

小琪:「啊?」

小女孩:「親親啊,很難麼?」

我:「小琪咱倆得聽童姥的。」

小女孩:「誰他媽是你童姥!」

我:「親才能附身啊,幫我一回。」

小琪:「你他媽想都不要想!」

然後,我真的碰到了小琪的嘴唇。

那是很久違的感覺。

然後,全太平間的鬼都鼓起掌來。

小琪:「這也沒附身啊?」

小女孩:「騙你倆的,其實手指尖碰一下就行。」

我:「她又說,碰指尖就行。」

小琪:「你耍我!?」

小女孩:「我就是想看年輕人親親咋的了?」

那天,我附在了小琪的身上,重新讓老媽看見了我。

11

推開病房門的時候,老媽正在摸著病床上的我的臉頰,就那麼靜靜地看著。

看見小琪(我)進門,她趕忙縮回手,笑著說,「小美女,查房的時間到了麼?」

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只是,特別特別,想要叫一聲媽。

可是,那小女孩嚴厲警告過,不能這樣做。

附身的鬼不能和陽間的人相認,不然,會立刻魂飛魄散,這是附身最重要的一條規矩。

我媽看我愣了半天,笑起來,「就是想來看看小凡是麼?」

「嗯……是。」

我媽抿嘴笑,「其實,你是他女朋友吧。」

我沒給她看過小琪的照片啊。

我懵了,「你怎麼知道!?」

她笑著打量「我」,也就是小琪的容貌,「你長得,真像他十歲那年喜歡的女明星呢。」

「這你都記得?」我說。

「兒子的事嘛,我什麼都記得。」

她的目光又落回病床上,笑容很溫柔。

「想知道他尿床的事麼?」

那笑容不溫柔了……

小琪在我的身體裡歡呼:「好呀好呀,讓她說!」

我:「不想,別說!」

我媽/小琪:「切!」

12

童姥問我,你到極限了吧。

我問,什麼極限?

她說,快消失了。

她指了指我不斷變淡的魂魄。

童姥說,魂淡了就是徵兆。

我問童姥,我就不能回到自己那身子裡去麼?

童姥說,你見過幾個植物人醒來過?你,還有我們,終歸是要消失的。

小琪作為主治大夫,當然更明白。

她早就知道,即使那次搶救成功了,也沒有扭轉我身體狀況下滑的趨勢。

「最多還有一個月。」她悄悄告訴我。

那之後,她每天下班之後,都會來我的病房,讓我趕緊附身別廢話。

小琪囑咐我,趁「活著」,多陪陪老媽。

「畢竟,你走了,我也就不會來找你老媽了。」

於是,我就和我媽一起照顧我……

這個邏輯其實有點繞,但確實就是這麼個事情。

我用小琪的身子,和我媽,一起為病床上的自己翻身、擦身、按摩。

「換尿布你還是算了吧。」我媽說。

「我想讓你記得我兒子乾乾淨淨的樣子。」

13

那之後,我每天借小琪的身體,陪著我媽媽。

任憑日子就這樣,淡淡地流淌。

我陪老媽買菜,看她每天和小販討價還價,在那個小出租屋子裡省吃儉用。

其實她可以把我接回老家去的。

只不過,她仍然認為首都的醫療手段能治好我,更重要的是,她現在只相信小琪。

可是,不間斷的住院費用,以及三番四次的專家會診,讓保險、賠償都成了杯水車薪,後來,我媽媽的積蓄一點點耗盡。

她開始找身邊的所有人借錢。

再後來,沒人再接她的電話。

可她卻拒絕小琪為她墊付一分錢,她說小琪已經做了太多了,再多,就還不上了。

醫院是個很絕望的地方,即使對於我這樣一個鬼魂。

太平間裡的鬼,有幾個就這麼默默的消失了,當然,又新來了幾個。

後來,那個小女孩也走了。

臨行前,她出現在了我的病房。

「楊小凡,我來和你道別啦。」

「有件事騙了你,我確實只有十五歲。」

「但是那些附身的方法啊什麼的,我沒騙你的,那都是這個太平間裡歷代的鬼總結出來的。」

「還有,我確實是那個太平間的老大。」

「從來都是,年齡最小的死者當老大的。」

「現在,新來了個十歲的小男孩,他是老大啦,你們要對他好哦。」

我說,童姥,你會投胎轉世嗎?

她說,不知道,總覺得那都是哄騙活人的話。

我說,大概是吧。

她笑,說,但是如果真的有輪迴,以後等你轉世了,我接著罩你!

14

童姥消失了。

這讓我更加明確了,我自己也會消失的。

那天,我用小琪的身子,問老媽,「酸菜餃子怎麼包啊?」

我媽說,很簡單啊。

我說,「楊小凡一直說,你包的餃子,全世界最好吃。」

那天晚上,我被老媽邀請,去出租屋,和她一起包餃子。

我手笨,擀麵薄厚不一,捏得餃子巨丑無比。

但好在老媽在一旁不斷補救,最後仍然夠好吃。

車禍的三個月,我終於重新吃到了老媽的餃子。

狼吞虎咽。

我媽在邊上,看著小琪一個纖瘦的小姑娘,跟餓死鬼一樣吃餃子,都看愣了。

她說,我知道我兒子為什麼喜歡你啦。

我說,因為我像那個女明星唄。

我媽搖頭,說,你和我兒子太像了,連吃餃子的樣子都一樣。

我說,你做得好吃嘛。

我媽:「怎麼會好吃?其實,我每次都沒菜譜的。」

我:「啊?亂做?」

我媽:「亂做。有時候肉多點,有時候鹽多點,有時候薑末放早了,有時候直接忘了放。」

我:「這也行?」

我媽:「我也覺得不行,但我兒子愛吃啊。全世界,只有他覺得我的餃子好吃……後來他不是來北京了嘛,他說自己總點外賣,APP 統計,一年點了五十回餃子。我說你在外面吃得肯定好吃,以後就不愛吃老媽包的了。」

我:「不可能,還是你這好吃。」

我媽:「對,他說,外面的餃子,跟他媽……」

我:「跟他媽豬飼料一樣。」

我媽:「對就是這句,豬飼料,他奪筍啊。」

我媽又被自己逗笑了。

她最近很少這樣了。

我說,阿姨,別光說了,趕緊吃吧。

她說,阿姨看著你吃就好了。

「你像我兒子,阿姨多看會。」

15

一個月,很快過去了。

小琪的預判很對,我的器官開始衰竭,頻繁地心臟驟停,一直住著 ICU。

病危通知單,一張接著一張地發。

一張一張地,讓我媽媽簽字。

一次搶救成功後,小琪對我媽說,可能不出幾天……

話沒說完,被我媽抬手止住了。

其實我和小琪早做好了所有的心理準備,只是我媽,做不好。

最近,連附身的能耐都沒了。

但小琪仍然守著我媽,幫她做一切事情,比被我附身時,還勤快。

有次午後陽光好的時候,我媽拄著下巴問她,「對我兒子那麼好幹嘛?」

小琪說,「喜歡唄。」

「他一個窮小子,你喜歡他什麼?」

「不知道,大概是賺五千的時候,花信用卡請我吃飯。」

「我兒子這麼傻 X?」

「嗯,那時候我還沒畢業,有天下大雨,他騎車騎八公里到我學校,結果忘帶傘了。」

「傻 X 啊這是。」

「還有,鼓勵我去留學,結果我拿到全獎的通知書,他轉頭就跟我分手了。」

「為啥?」

「他說他就是個小策劃,而我會成為知名醫生,他會拖我後腿。」

「哇,我兒子好狗 X 啊。」

「阿姨,我可沒這麼說……」

我媽對著床上的我啐了一口,然後又問小琪,「對了,阿姨好奇一件事。」

「什麼事啊?」

「你……能看見我兒子,是麼?」

16

「阿姨,你在說什麼啊?」

「你一定能看見他,或者,你就是他,對不對?」

「阿姨,我是小琪啊。」

「那你為什麼那麼像他?就連小動作,就連笑起來的樣子,都一樣。」

「可能……是我們在一起太久了吧。」

「你騙不了我的,你騙不了我的!沒有兒子能騙媽媽的!」

「阿姨……」

老媽突然拽住小琪的肩膀,死死盯著小琪的眼睛,「你看著我!我什麼都能看出來的!」

「阿姨,你……弄疼我了。」小琪掙扎著。

許久。

老媽忽然嘟囔了一句,「怎麼……又不是了啊。」

她鬆開小琪的肩膀,頹然坐在椅子上。

「對不起啊小琪,對不起。」

「阿姨……」

「我沒事,我可能……我就是有點想他。」

17

我媽紅著眼睛逃出病房之後,我對小琪說,「讓我再附身一次吧。」

「你還能附身?」

「大概是最後一次了吧。」

「你想和她相認是不是?」

「對。」

「你知道後果的,會魂飛魄散的。」

「小琪,我本來就要魂飛破散了啊。」

「可是你還能投胎轉世的不是麼?」

「那都是哄活人的說法。」

「可是我相信。」

「相信什麼啊?」

「我相信你還有下一世,下很多世……」

「那又怎樣啊?有下一世,下一世我不認識你了,也……不認識我媽了。那他媽,我要下一世幹什麼?」

她沉默了很久,終於低聲說「不需要再見的,只要知道你還能回到這世上,不需要再見的。」

她伸出手指,「你媽媽,也一定這麼想。」

18

附身,讓我的精力劇烈地損耗。

而病床上的我也馬上有了感應。

心電圖在迅速衰退,每一次跳動的間隙都在拉長。

自動警報響了。

我的媽媽瘋一樣地叫人,卻被衝進來的急救醫師推出了門外。

而這一次,我(小琪)也沒有跟進病房。

在走廊里,我媽癱軟在地上,可是和第一次進 ICU 不同,她沒力氣再嚎啕大哭了。

她只是雙手捂著眼睛,悄悄哭著。

那哭聲無助而虛弱。

那是一種,真真實實地,心死一般的絕望。

我借著小琪的身子,走過去,蹲在她身前。

我說,阿姨,你還沒準備好分別麼?

我媽不說話。

我知道,她現在所有的心思,都在 ICU 里那個被急救的軀殼上。

這樣很好。

我不希望她太在意我接下來說的話。

因為我在說遺言。

可是,如果聽的人,也知道這是遺言的話……

很殘忍。

我靠牆坐在她身邊,依著她,感受著她溫暖的肩膀。

「阿姨,我媽,其實跟你挺像的。」

19

「我媽啊,超愛罵人的。」

「而且只會三句,你有病吧,你傻 X 吧,你咋不死呢。」

「買魚,人家往袋子裡灌水,她要罵人,打車,人家故意繞路,她要罵人,打麻將,人家胡了,她也要罵人。」

「後來,我媽開始罵我。」

「那段時間我住院了,大手術。」

「她需要幫我翻身,幫我按摩,幫我洗澡,幫我換尿片。」

「哪一樣她都學不會呀。」

「尤其按摩,按到一半就滿頭大汗。」

「堅持不住的時候,想罵人了。病房裡沒別人,就只能罵我。」

「結果罵完就有勁了。」

「於是以後,她一按摩,就罵我。」

此時,我看見,我媽正愣愣地看著我。

眼睛裡面,全是淚光。

好像要說很多話,好像有無數種情緒。

可是她就那樣,看著我。

「她現在還罵人麼?」

我搖頭,「她現在太辛苦了,沒力氣罵人了。」

我媽說,「罵你的時候,你一定很生氣吧。」

我說,「不會啊,她罵人的時候,像小女孩,挺可愛的。」

我媽點頭。

似乎有點欣慰,卻又無比哀傷。

「阿姨,我知道你會痛苦的,但是你要知道,楊小凡不希望你這樣。」

「他希望你和以前一樣,會砍價,會打麻將,會罵人。」

「他喜歡你灑脫的樣子。」

我媽沒回應我。

沉默了半晌之後,她問我,「能不走麼?」

她哭起來,「不走,什麼都好說啊。」

「你走了,我什麼都不答應你!」

「我知道你是誰了。」

「我知道。」

「媽媽……媽媽老了,和年輕時候不一樣了,沒法那麼灑脫了呀。」

「媽媽老了呀,照顧不好自己了啊。」

「你不走好不好!」

20

忽然,我聽見了一聲尖銳的長鳴。

我知道,自己的心電圖已經變成了直線。

醫院裡,長長的走道旋轉了起來,燈光畫出耀眼的環,一切景物都在扭曲。

接著,看是不斷破碎,拼接,變換。

似乎在重演著,我短暫生命里的,許多瞬間。

可變幻里,始終如一的,是媽媽的眼光。

我看見她在不斷地變得年輕,而我也在不斷地變得幼小,那些畫面也一點點染上昏黃。

我看見機場裡,她站在安檢口外,遠遠地向我招手。

我看見畢業典禮上,她坐在台下燈光照不到的地方,朝著我微笑。

我看見高考考場外面,她在人群里跳著喊我,準備接我去吃大餐。

我看見她送我上了校車,叮囑我儘量聽課,但一定要快樂。

我看見她牽著我的手,第一次走路,奔跑,第一次看繁星。

我看見仲夏的深夜,沒有空調的舊屋裡,她坐在涼蓆上,為六七歲的我扇扇子。

我說媽你快睡覺吧,別扇了。

她說,你睡著了,媽媽就睡。

我說,媽媽,我很快就要睡著了,你別太辛苦了。

她忽然說,明早什麼時候起來?

「可以賴床的,但一定要醒過來呀。」

「好呀。」

「一定要醒過來呀!」

「騙你是小狗。」

21

再醒來時,媽媽正趴在床邊。

而我,不再漂浮了。

雖然覺得虛弱,可我已經能感受到周遭的一切了。

窗外,天蒙蒙亮,依稀有鳥鳴,似乎又是一個仲夏了。

我沒敢坐起來,怕吵到媽媽。

這時,病房的門開了,是一臉憔悴帶著黑眼圈的小琪。

她看見我醒來,眼裡滿是驚喜。

我趕忙給她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她立刻點了點頭,在角落裡坐了下來。

我於是就靜靜躺在床上,輕輕握著我媽的手。

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陽光更濃。

暖意透了進來,很舒服。

老媽悠悠醒了過來,眼睛剛睜開一點,發現我在看她,整個人立刻坐了起來。

「兒子?」

她驚訝著。

「你醒了兒子!?」

「你什麼時候醒的怎麼不叫我!」

「怎麼樣,身上痛不痛,難不難受?」

她連珠炮似的問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慌張。

「渴不渴?餓不餓?要不要吃東西?」

「你說話啊,睡仨月不會說話了是不是!」

終於,我找了個空隙,插了句話。

我說,「媽。」

她愣住了。

不再說話,只是看著我,眼睛變得通紅。

她哽咽著,「什麼?」

我說,「媽。」

她笑起來,溫柔地央求著,「你……再叫一聲好不好?」

我點了點頭。

「媽。」

後記。

關於我為什麼會醒來。

小琪說,我腦子的活躍度很高,另外,跟個人強烈的求生意識有關。

可是有天晚上做夢,我又夢見了童姥,她說那些求生欲並不是來自我的,而是我老媽的。

她說,「死就像是一道門,你想過去,總要斬斷生前的執念吧。可是你老媽這份,斬了好幾次斬不斷,你還真沒法過去。」

後來,我的身體在逐步好轉。兩個月後,已經基本痊癒。

我媽搬回了老家,說捨不得狗。但是,和我電話的次數比以前多了七倍(原來一周一次),在我和小琪同居之後。

確切地說,她是給小琪打電話,只是在每個電話頭幾句都會問問我的狀況。

第三句就是,「行了把電話還小琪吧。」

然後兩個女人就開始討論起綜藝、化妝、護膚等各項話題。

並且時不時,還會有些虎狼話題。

我媽:「對了小琪,你知道小凡最後一次尿床是幾年級麼……」

小琪:「幾年級?上小學了!?」

我媽:「我說是小學了麼?」

相关推荐: 我住進小三的婚房,讓她伺候我,給我錢花,好刺激,直到一條聊天記錄曝光…

小三給女主發了結婚邀請函後,女主大怒,決定報復小三,嫁給她哥哥,並住進他們的婚房裡,婚後小三和女主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場面一度很精彩…… 01. 那天,我坐在電視前吃着水果,看着脫口秀哈哈大笑時,周民突然從房間出來。 他雙手背在身後,表情異常嚴肅,讓我頓時冒冷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