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這春藥後勁真足。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床很軟,燈很亮,除了屋子裡點了讓人渾身燥熱無處排解的薰香外毫無缺點。

這春藥後勁真足。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床很軟,燈很亮,除了屋子裡點了讓人渾身燥熱無處排解的薰香外毫無缺點。

-1-

我不甘心地使了使力,手軟綿綿的,幾乎撐不起自己,但所幸還是勉強起來了,踉踉蹌蹌地跑到茶几邊把那殺千刀的薰香給拿到洗手間沖滅了,關上衛生間的門,打開一旁的窗,我憋著那一口氣終於把這些事做完,然後脫力地坐在地上。

思索人生。

地真涼。為什麼這酒店不鋪地毯。

…不對,為什麼我會在酒店,還被人下了藥?

我尋思著我活了小半輩子也沒得罪誰,尋思著尋思著,門突然開了。

我當機立斷往牆角挪了挪,把窗簾往身上一罩,從最旁邊的縫往外看去。

是個男的。

是個長挺帥的男的。

他一進屋就急躁地拽開了領帶,皮鞋被隨意地甩到一旁,三步並兩步躺上了床。

我開始慶幸自己沒躺在床上,慶幸著慶幸著,突然覺得哪裡不對。

…這春藥後勁真足。

那股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被刻意忽視的燥熱愈發猛烈,冰冷的地板也因久坐也被我捂熱,我突然意識到——這樣下去不行。

這樣坐以待斃,要麼在地上被春藥憋死,要麼會被那個看起來同樣下了藥的男人發現,被他強上。

哪種結局都不讓人好過。

我把窗簾往一旁撥了撥,露出自己的身影,然後敲了敲牆試圖引起那個人的注意。

他比我想像中要敏銳,我才輕輕敲了一下他就猛然回過頭看我,他看了我,似乎愣了一下,然後嘴角揚起一抹笑,我看不大出來這笑是什麼意思,他開口了:「林笙,你賤不賤?就這麼想跟我上床?」

這下我懂了,那是總裁文男主必備的譏誚的笑。

我也懂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了——我穿書了,穿到了剛看完的究極狗血總裁文里,成為了前期一直被男主虐女配陷害的可悲女主林笙身上。

面前這位就是看小說時一直在屏幕前大罵的屑男主陸霽澄。

當時自己怎麼罵來著?

「垃圾男主是不是有病,叫你媽的霽澄嗎?多好的倆字,你配嗎你?」

我輕舒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憋住一系列問候他家長輩的話語,儘可能和善地道:「陸霽澄,我們之間可能有些誤會,當然一時半會應該也解不開,你看啊我們倆現在都被下了藥,要不你打個電話喊你助理啊司機啊什麼的把我們送去醫院吧…當然你要不想送我也行,我自己喊朋友來幫忙…你看行嗎?」

陸霽澄聽了我的話,似乎愣了一下,然後用一種極為複雜的,看神經病似的眼神看著我,「你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我能是什麼意思???

我在心裡無能狂怒,渾身上下摸了摸,頓住了。

女主身上沒有手機。

我思索了一下,也釋然了,女主畢竟是下了藥被人綁到了房間,怎麼可能留下求救工具嘛。

酒店的座機打不了外線。

所以…

我小心翼翼打量著面前那個男人的神色,春藥似乎對他的影響不大,至少他除了不住地拽襯衫領口之外並沒有什麼進一步的舉動。

不像倒霉女主,我定了定神,時間耗得越久,身上的燥熱就越猛烈,那股饑渴和空虛幾乎讓人控制不住自己,我只能再用力掐自己的掌心,試圖保持最後的清醒。

我長了長口,嗓子已經有點啞了,我想自己大概堅持不了多久了,急忙清清嗓子,對陸霽澄說:「陸總,求您快點打個電話喊人吧,這麼耗下去大家都難受是不是,我身上也沒手機,打不了電話,您要實在不行就紆尊降貴把手機接我打一下電話,我保證一分鐘內用完不耽誤您…」

這麼大一通話講完,我感覺腦袋都有點暈乎乎的,手上的疼痛也變得並不明顯,終於眼前的視線慢慢模糊。

女主體質真弱,隨隨便便就能暈倒。

男主別不是個自閉症,我說十句他說半句,怎麼一點不懂得尊重人呢?

我臨暈倒前,在心裡犯嘀咕。

我醒來的時候,旁邊坐著一個女孩子,很漂亮的女孩子。

她坐在椅子上,頭靠著牆,很安靜的睡著。

我思索了一下,她應該是女主的好友——蘇晚。

蘇晚頭一點一點往下滑著,終於猛地低了下頭,驚醒,下意識看向了我。

我就只好回望著她,她見我醒來,驚喜地起身跑到我床邊。

「阿笙你終於醒了!」她邊說著邊按了鈴,「我喊醫生幫你檢查一下。」

我試探地開口:「晚晚?」

「怎麼了?」她憂心地歪頭看我,眼裡是藏不住的擔心,「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操,蘇晚好漂亮,真的好漂亮,歪頭殺太絕了!她還好溫柔!

…我可不可以泡她?

不過原著她最後好像是跟男配顧俞在一起了。

我胡思亂想著,搖搖頭對她說:「我沒事。」頓了一下,「昨天…他送我來的?」

蘇晚猶豫片刻,點點頭,「昨天確實是他喊我過來的,不過…」她把椅子往我這裡拖了拖,坐下去,一副要和我長談的模樣,「昨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能怎麼回事兒呢?林家落難快要破產,女主繼母就出了主意給女主下了藥綁去了酒店,男主被好友騙著灌了酒下了藥,半醉著被拉來了酒店,本該春宵一夜男主負責林家轉危為安,不過好像因為自己完全被打亂。

我理通了思路,清清嗓子正要跟蘇晚說道說道,突然門外想起敲門聲,一個穿著西裝的斯斯文文的男人探身進來,沖我歉意一笑,「不好意思,林小姐,打擾您了。陸總想和您見面談談,您看…?」

男主要見女主,女主不得不去。

我好煩,我剛組織好語言要跟蘇晚講一講這慘無人道慘絕人寰的故事就被男主派人打斷了。

我只好點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後邊起身邊對蘇晚說:「晚些再跟你說,我先過去一趟。」

蘇晚立刻按住我的手,「等等你先別動!」

我困惑地看著她,「啊?怎麼了?」

蘇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方才忘了提醒你,你手上還吊著水呢。」

我愣了一下,看了看管子,啊,果然…回血了。

蘇晚見我愣住,連忙按住我讓我坐好,「我剛剛按了鈴了,醫生也快來了,你先等等吧。」說完又看向那個男人,「於秘書,可以吧?」

於秘書笑了笑,「當然可以。」說完邊自顧自坐到了對面的沙發上。

三個人沉默地坐在病房裡,等著醫生。

…竟然有點尷尬。

我轉眼去看自己手上連著的針管,裡面的血一點一點往回流著。

血流完那一刻,我終於聽到了腳步聲,從門口慢悠悠傳來。

我抬頭扭了扭僵硬的脖子,看到一個男人穿著白大褂,吊兒郎當地朝我笑,「呀這不是我們小笙嗎?怎麼樣好點沒有?」

我愣住了。

這他媽誰啊?

可能是我臉上迷茫的表情太過明顯,男人的笑容也一點點凝固了,他也迷茫地看向我。

蘇晚奇怪地看了我們倆一眼,對男人說:「你快點給阿笙看看,話怎麼這麼多呢?」

晚晚!你可長點心吧!你不應該貼心地不著痕跡地提醒我面前這個人是誰嗎???

你這樣做不了合格的閨蜜的呀!!!

我眨眨眼,努力想了想,嗯…男的,醫生,長的挺帥,認識女主…

好像是那個最後和蘇晚在一起的男配…叫…叫…?

「顧俞,好久不見了。」我終於想起,擺對表情沖他一笑。

顧俞挑了挑眉,哼了一聲,「是好久不見啊,剛剛見你那表情跟不認識我一樣。」

…可不就是不認識你嗎!

顧俞在小說里真的是個很沒排面的男配,小說寫了一半他就沒什麼出場機會了,而且這本總裁文還巨長,跟裹腳布似的,我怎麼可能還記得嘛!

顧俞哼了兩聲解了解氣,終於走過來給我檢查。

沒看一會兒呢,他就一聲不吭把針給拔了,順手拿棉花壓住,瞟瞟我示意讓我自己按著。

「阿笙沒事了?」蘇晚將信將疑看著顧俞,「你這院長可真負責啊。」

我眨眨眼也看向顧俞,突然發現顧俞生了一雙桃花眼,眉梢眼角含情。

果然總裁文男配只配桃花眼,那種霸氣側漏的風格只能由男主專享。

可是…這雙眼可真好看。

顧俞直勾勾跟我對視,撇撇嘴,「她能有什麼事兒?林小姐可忙得很,這不就急著去見那陸大少爺嗎?」

啊?

「於秘書來的那時候你就到了?」我疑惑地看著他。

他嘁了一聲,還是盯著我,「你才知道?」一頓,不給我回答的機會,又繼續,「也是,林小姐眼裡除了陸大少還能有別人兒嗎?」

啊??

搞什麼啊?為什麼在門口偷聽偏不進來啊?

我求助地看向蘇晚,蘇晚搖搖頭嘆嘆氣,終於開了口:「你知道還不讓一讓,阿笙有事呢,別擱著跟她耍嘴皮子了。」

顧俞不滿地對蘇晚翻了個白眼,讓開條道,嘴上還不歇:「林小姐您請,走好,不送了啊。」

啊???我怎麼惹著他了嘛???

一口一個林小姐的???

我隨於秘書走出了病房,隱隱約約聽到蘇晚的聲音:「顧俞你犯什麼病啊?講話陰陽怪氣的?」

顧俞也不甘示弱地回她:「我犯病你管著嗎?」

…嘖,以後就管著了。

我在心裡想。

誰叫以後蘇晚會是顧俞媳婦兒呢。

-2-

在路上的時候,我仔細回想了一下原著劇情。

終於發現了結症所在。

顧俞前期的設定是喜歡女主的啊!!!我就說嘛,男配怎麼可能不喜歡女主!!!

所以剛剛根本就不是犯病故意給我擺臉子看啊!!!人是吃醋了啊!!!

我竟然沒有感覺出來。

我錯了,我是傻子,我對不起男配。

我今天晚上就好好溫習原著再手畫一個人物關係圖和劇情走向。

我悶聲不吭低頭想著,前面的於秘書突然開口了:「林小姐。」他沒有轉身,只是往前走著,「陸總他心裡有人了,您應該清楚,那個人不是您。」

他似乎又斟酌了一下,繼續道:「希望您等會兒在裡面的時候不要說一些惹陸總生氣的話…或許您也可以收一收心,我看剛剛在您病房裡的顧院長就是不錯的選擇。」

瞧瞧!瞧瞧!不愧是男主的秘書,火眼金睛!一眼就看透了玄機。

只可惜顧俞未來是蘇晚老公,我也不能昧著良心挖人牆角啊。

尤其是蘇晚這麼好看的女孩子的牆角。

我回回神,對於秘書一點頭,「謝謝提醒,我會的。」

我又不是女主那個傻子,我又不喜歡男主。

我只會祝男主和女配長長久久。

但林家怎麼辦,這是個問題。

按理說,我現在是女主,我姓林,應該護著林家,而且女主雖然有個過分的後媽,但父親對女主還是很好的,這公司是他和前妻畢生心血,就這樣付之東流肯定是受不住的。

況且林家榮我榮,林家損我損。

林家要是破產了我就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了。

怎麼辦呢?

如果說直接跟男主挑明了您跟女配過去吧,那往後生計我需要自己想辦法——這倒不是大問題,可是林家一家子上上下下幾口人,我怎麼養的活?由奢入儉難,女主那後媽肯定要鬧。

不知道林家有沒有什麼其他辦法。

看來還得商量,話不能說絕了。

我暗自思忖著,再抬頭,發現自己已經到男主的病房門口了。

於秘書敲了敲門,裡面穿來冷冷的一聲「進來」。

於秘書替我開了門,我深吸一口氣,進了病房。

我邊慢慢往裡走邊給自己做心理建設。

不要慫!!!他不就有幾個臭錢嗎?誰看過小說誰知道,這人除了有錢一無是處,還天天擺一張臭臉跟全世界都欠他錢一樣,怕這種渣男太丟臉了!!!淦!!!

我於是揚起笑容,走到男主面前,一鞠躬,「陸總好。」

…等等!好像不太對!

我為什麼要給他鞠躬,為什麼要像一個低他一頭的卑微員工一樣給他鞠躬!!!

我是傻子!!!我在幹什麼!!!

我在內心瘋狂吐槽,面上儘量不顯分毫,甚至很有禮貌地指著沙發又問了一句:「請問我可以坐這裡嗎?」

我眼睜睜看著陸霽澄從面無表情慢慢又變成昨天那副看神經病似的表情,過了幾秒,他扯了扯嘴角,看上去心情十分好地點了點頭,「林小姐不用客氣。」

我太難了。

男主的光環太強,我不由自主低頭了。

想想也是,男主不僅有光環壓制還有年齡優勢,他對女主做的一簍子帶著血腥味的破事我再清楚不過,我當然怕他。

畢竟我只是個卑微女大學生。

我抬眼看他,他半坐在病床上,饒有興味地看我,問:「你真是林笙?」

不愧是男主!牛逼!

被你識破了!

我當然不是那個抖m女主!

「還能是誰?」我沖他笑,「我能是夏攸之不成?」

傻子才承認。

陸霽澄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冷了下來。

差點忘了,我還有女配這個王牌。

男主現在已經對我起了疑心,雖然他查不出什麼,但總歸會惹上些麻煩。

要是因為這點疑心讓他對我起了興趣,那簡直就是人間悲劇。

所以我要好好扮演女主的性格。

女主什麼性格?

剛他!男主說東她說西,就要給男主找不痛快!

女主為什麼要剛男主?

說來話長,鬼才知道。

「林笙,你怎麼配提她的名字?」陸霽澄冷冷地盯著我,用眼神凌遲著我脆弱的神經。

我這才發覺女主有多牛逼。

男主這種可怕的性格也就女主扛得住還能剛他了。

「我怎麼配提她?」我朝他勾起一笑,「我怎麼不配提她。」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擱這玩繞口令,就這樣聽起來感覺傻啦吧唧的。

但是沒關係!只要配上女主加成就會變得酷炫狂霸拽了!

「我們不說繞…咳這些了,你叫我來也不是說這個的吧?」我險些把「繞口令」三個字說出來,急忙偏頭咳嗽一聲掩飾尷尬。

可男主就是男主,不僅腦子好,耳朵也好。

「…你剛剛說繞什麼?」他的臉色又緩和了些許,我終於可以不用鼓起勇氣就能輕易直視他的臉了。

「沒什麼。」我頓了一下,點點頭,又重複一遍,「真的沒什麼。」

「你剛剛是不是想說…繞口令?」他嘴角帶笑,挑了挑眉看我。

操,這麼容易就被男主猜中了?

所以果然你心裡也覺得剛才的對話很像繞口令吧?對吧?

「我不是我沒有,我們講正事吧。」我趕緊拿出否認三連,強行轉移話題,「昨天的事,陸總應該也查過了。」

「我是被我後媽下的藥,你是被齊煒下的藥。照理來說,我們都是受害者。」

陸霽澄盯著我看,盯得我身上直起雞皮疙瘩,他低低地嗯了一聲,算是回答。

看來剛才的繞口令莫名讓他的心情好轉了?

我突然想起來,我是被陸霽澄叫來的,也就是說是他給了我這個機會。

所以林家的事兒其實有商量的餘地?

趁熱打鐵,我繼續往下說:「這事我們就當沒發生過,昨天也謝謝你能順道把我送來醫院。

陸總應該也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林家快要破產了,所以,請陸總看在世交的情分上出手相助。」

「哦?」他還是盯著我,明明他躺著我坐著,可就這樣他的氣勢還是比我高了一大截,「世交的情分?」

他笑了,「那林小姐可不應該求我,該讓你父親求求我父親。」他身子微微前傾,眼裡譏諷的笑意愈發明顯,「我們倆的情分——不值得我出手相助吧?」

…這人怎麼回事?怎麼一言不合就諷刺人呢?

難道我會錯了意,其實他沒想談這事就單純想羞辱羞辱我?

那就只好使出王牌了,嘖。

「那不如這樣吧。」我挺直了腰杆,試圖在氣勢上不輸他這麼多,「你救林家,我從此不再糾纏你,而且我會讓夏攸之嫁給你。」

原著里女主之所以能順利嫁給男主,全靠的是陸家夫人——也就是男主母親。

男主父親意外地是個妻管嚴,陸家大事小事全是男主母親拿主意,而女配各個方面跟女主比起來都差了一大截,男主母親又本來就偏愛從小看著長大的女主,一直不肯同意男主和女配的婚事。

能說服男主他媽的是誰?

只有女主啊。

我氣定神閒地坐在沙發上,沒心沒肺地朝他笑。

陸霽澄冷哼一聲,露出了我昨天就見過的譏諷的笑,「我憑什麼相信你?從小纏著我到大的不是你是誰?你就這一天突然看開了?你自己不覺得好笑嗎?」

還真就是這一天就看開了。

我懶得和他爭辯太多,揮揮手沖他道:「那你大可以等我解決完你的事再救林家。」伸手,比了個二,「兩天,最多兩天我就能解決,到時候你再履行承諾也不遲。」

兩天,林家這麼大的公司還是能撐住的。

他似乎有些意外地看著我,然後挑眉,點了頭,「行,兩天時間。希望你不會食言。」

難得的好說話,果然遇事搬出女配就完事了。

我輕快地起身,揮揮手向他道別。

這麼輕易地解決了目前最重要的事,我很快樂,真的,我甚至想高歌一曲。

要不是在醫院裡唱歌太丟人的話。

-3-

我快樂地走回了病房,快樂地向蘇晚打了個招呼,快樂地準備回家,然後在門口愣住。

我,不知道女主家在哪。

我冷靜地回頭,沖蘇晚一笑,「晚晚,你等會兒有事兒嗎?」

蘇晚愣愣地看著我,下意識搖搖頭,「沒事啊。」

「送我回林家吧。」我維持著臉上友善的笑,「順便我跟你講講怎麼回事兒。」

蘇晚順了兩下頭髮,皺皺鼻子看我,「阿笙。」她一頓,「我怎麼覺得你今天不太對勁呢?」

「啊?不對勁嗎?」我也不由自主地學她,順了兩下頭髮,「可能解決了件大事,太開心了吧。」

蘇晚沒說話,又把手往後一伸,順頭髮。

我又沒忍住,也把手往後一伸,順頭髮。

「你們倆…在幹嘛?」顧俞拎著兩杯奶茶出現在了病房門口,邊說著邊倚著門框,奇異地看著我們倆面對面順頭髮。

…迷惑行為大賞。

蘇晚聽了話,竟然雙順了頭髮。

我死死抓住自己的右手,終於忍住了。

連忙轉頭看向顧俞,笑著對他說:「沒幹什麼,你手上拿的…?」說著就要伸手接過來,蓋過剛剛順頭髮那一茬。

顧俞卻猛地收回手,把手背到後邊,警惕地看著我,「你幹什麼,沒有你的份兒啊!」

…小不小氣啊!多大人了還喝奶茶!

…還不給我買!

過分!太過分了!

我深吸一口氣,心裡默念不氣不氣我不氣,終於能平靜地面對面前這兩個人。

「晚晚。」我擠出一個笑,「送我回去吧。」

「啊?」蘇晚似乎又想順頭髮,但看了我的表情,生生忍住了,然後眨眨眼,「哦好。」

我拉著她的手,抿著嘴就往外走。

其實顧俞不給我買很正常,畢竟他也不知道我會這麼快回來,而且之前我還惹他生氣了,可是…可是我就很生氣。

他剛剛那樣防我跟防賊一樣!我是那種人嗎?

好啦…我承認,我以為喜歡女主的男配會對我很好的。

可是顧俞只是喜歡女主而已,又不是喜歡我。

「好啦。」經過門口的時候,顧俞拉住了我的手,終於止住了我酸溜溜的想法,「這杯給你,行了吧。」

「不是沒有我的份兒嗎?」我哼哼,重複他之前的話。

顧俞揉了揉自己的頭髮,把頭髮揉得亂糟糟的,「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喝這東西,拿走拿走趕緊滾吧。」

我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接過遞來的奶茶,顧俞撇撇嘴,嘟囔著「麻煩死了」,轉身就走了。

…是哦,我怎麼變得這麼矯情了。

我一臉凝重,思考著。

可能…可能是我比較吃顧俞的顏。

所以…更喜歡顧俞一點…?

我被自己危險的想法嚇得一激靈,然後就看到一旁蘇晚同樣凝重的臉。

「阿笙。」她皺著眉開口,「你真的不對勁。」

對…我也知道不對勁…我竟然對女主閨蜜的未來老公動了心思…

而且這個男人我只認識了幾分鐘…

錯覺,都是錯覺。

我深吸一口氣,準備回她。

蘇晚打開車門,疑惑地問我:「你剛剛乾嘛學我?」

我一口氣吸著吸著給吸斷了,彎腰停不下來地咳,緩了好一會兒,淚眼朦朧地回了她一個字:「啊?」

蘇晚在意的點是不是不太對???她不應該在乎我和顧俞嗎???

她揮揮手示意我先上車,發動了車子,補充:「我剛剛順頭髮你幹嘛學我?」

「啊?哦順頭髮啊。」我又咳了兩下,總算緩了過來,「你太好看了,我不由自主就想學你。」

「我就說嘛。」她認認真真地開車,嘴角揚起燦爛的笑,「我也猜是這樣。」

…這就是女主和她閨蜜的相處方式…?

互相尬吹的相處方式…?

真好啊。

所以蘇晚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歡顧俞啊???

我坐在座位上吹著空調喝奶茶,緩緩開始講從昨天起發生的事情。

蘇晚是個很合格的聽眾,附和聲「嗯嗯啊啊真的假的哇塞」輪著來沒重複過,搞得我興致高昂,恨不得給她再往後劇透點小說情節。

幸好,幸好忍住了。

我輕呼一口氣。

「所以…」蘇晚拉了手剎停了車,轉頭看向我,「你不喜歡陸霽澄了?」

「是啊。」我瘋狂點頭表示贊同,把最後一口奶茶嘬完,「你說他喜歡夏攸之又不喜歡我,我非趕上去讓他罵,賤不賤啊?」

蘇晚一拍大腿,「說得好!不愧是我姐妹!」又換了口氣,「可是…當年救他的人…明明是你啊…」

停停停!不要來這種老套情節!

什麼男主被綁架女主上去救最後男主傻逼一樣還以為是女配救的。

哥哥我都看膩歪了好嗎…

好吧雖然這本小說是有這個情節沒錯,女主這麼一想很委屈也沒錯。

但!是!想想男主連分辨女主女配的能力都沒有,這麼菜的男主誰稀罕嘛!

我只好穩住情緒,豎起一根手指,「往事莫要再提,我們人要向前看,你看陸霽澄和夏攸之不挺好的嗎?我何必上去給他們找不痛快呢?」

「可是這樣你也太委屈了啊!」蘇晚堅持不懈地為女主打抱不平。

我突然也覺得女主實在是太委屈了,我看小說的時候竟然喪心病狂地覺得虐女主妙啊。

我真不是個東西。

哎。

我在心裡感嘆了一會,對蘇晚道:「什麼委屈不委屈的,都過去了,誰還沒犯過傻了。」拿了奶茶正準備和她揮揮手道別,看見這杯奶茶突然就頓住了。

所以蘇晚到底喜不喜歡顧俞嘛!!!

我深吸一口氣,問道:「晚晚,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啊?」

蘇晚愣住了。

…我是不是問得太突兀了?

她躊躇了一會,朝我眨眨眼,「阿笙,我向來是個很專一的人。」

啊?

「你忘記我們高中那會兒我追的誰了?」她趴在方向盤上臉朝著我笑,「可不還是喜歡他。」

…這原著里沒提啊?

我呆滯的表情似乎訴說了我的內心,蘇晚不可置信地看著我,「你忘了?我那時候沒跟你說嗎?」

我下意識點頭。

她嘆了口氣,盯著我,「你那發小。」她垂下眼瞼,聲音低低的,帶著點眷戀,「齊煒。」

啊???這不對頭啊???

我記錯了嗎???蘇晚是和齊煒在一起了???

我愣愣地下了車,開始質疑自己的記憶。

…好像還真是記錯了。一開始暗戀女主最後和蘇晚在一起的是齊煒…

是齊煒啊!!!我怎麼這都能記錯!!!

顧俞是那個從頭到尾都喜歡女主的痴情男配啊!!!

我嘆息一聲,回回神。

蘇晚已經開車走了。

我看向面前的林家,心裡油然而生一股悲壯之感。

向我開炮!!!

哦不是。

孤軍奮戰,四面楚歌,女主真慘。

唉,我嘆口氣,上去按了門鈴。

問當代女大學生為何慘遭如此毒手。

老管家來幫我開了門順道把我領了進去。

「小姐,您沒事兒吧?」在進屋之前,老管家憂心地問了我一句。

女主總是這樣,跟家裡人處不好關係但各個傭人都喜歡她。

我笑了笑,笑得端莊優雅,「我沒事,您費心了。」當好女主,首先就要學會端架子。

我已經想好等會兒見到女主後媽該怎麼應付了。

我只要擺著一副優雅矜持端莊的嘴臉再適時地譏諷她兩句就完事了。

這樣就非常符合女主愛剛的人設,還帶了點驕傲。

妙啊。

「小姐言重了。」老管家在我耳邊又輕輕補了一句,「夫人在屋裡等著您呢,老爺出門了,您自己小心。」

「好,謝謝。」我向他點點頭,挺直腰板走進屋子裡。

這個後媽在原著里可沒在女主這兒討到什麼便宜,我只要臉色夠冷語氣夠狠把自己渲染成像男主那樣的狠人,應該就能沾沾女主的光順利過關。

沈之心坐在沙發上擺弄著她那個綠瑪瑙戒指,意外地讓我產生了一種錯覺——林家還很有錢。

錯覺只能是錯覺。

女主後媽大名便是沈之心,女主作為女中一剛,從來叫她都是連名帶姓叫的。

我暗自清清嗓子,斂了臉上的表情,走到沈之心面前,冷冷地看著她。

只要臉色足夠冷,就能從氣勢上壓倒對方。這是我兩次和男主對峙總結出的真理。

「喲,林大小姐回來了?昨個晚上怎麼樣啊?」沈之心翹起了二郎腿,說話比之前的顧俞還陰陽怪氣,每個字都要往後拖長一點。

…像在唱戲。

噗。我差點沒憋住笑出聲,腦海里自動開始了bgm——「樹上的鳥兒~成雙對誒~」。

別說,這語氣真的一模一樣。

可是作為驕傲中帶點倔強的女主,我不能笑。

「呵,昨天晚上怎麼樣,你不應該最清楚嗎?」我勾勾唇角,露出像男主一樣的譏諷的笑。

「我真沒想到林大小姐這麼沒用。」沈之心還是看著那個戒指,冷哼一聲,「都下了藥了還爬不上陸霽澄的床。」

「只有妓女才會只想著爬上男人的床。」我挑眉,走上前坐到她旁邊,趴在她耳邊道,「我說的對嗎?」

「你敢罵我是妓女?」沈之心氣得臉都紅了,險些把手上的戒指扔出去。

終於,終於快能結束這段浪費時間的談話了。

我輕笑一聲站起來,俯視著她,「這件事我會解決,你最好不要再動什麼歪心思。」徑直走向樓梯,瞟都沒瞟她一眼。

我太酷了。

「林笙你這個賤人!」沈之心聽起來氣得不輕,惡狠狠在我身後罵。

嘖嘖嘖,果然還是富家小姐出身,罵不出什麼有技術含量的話來,怪不得剛不過女主。

我沒有回頭,走上樓梯,留給她一個冷酷瀟灑的背影。

我真太酷了。

上了二樓,我才意識到——我不知道哪個是女主房間。

我覺得女主這麼酷的人,房間應該也是性冷淡風黑白灰。

我繞了一圈二樓,發現一共就三個房間住人。

我又挨個瞧了一遍,好傢夥,沒有一個是我想像中的風格。

一個是藍色牆紙,柜子里放了一堆高達模型,我看了一眼就默默把門關上了,打擾了,這是女主出國在外的同父異母的弟弟的房間。

一個裡面放著歐式風格的家具,顯得非常奢華,牆壁上還掛著結婚照。

最後一個…只能是這個了。

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一片粉粉嫩嫩,牆紙是粉的,床是公主床,就連窗簾都是粉色的,上邊還有蕾絲。

我驚了。

誰能想到在外高傲倔強的女主內心竟然是個粉粉嫩嫩的美少女呢。

哦不對,這個房間是林家的,也就是說是女主從小就開始住的。

粉粉嫩嫩…嗯…也很正常。

我進了房間,把門關上鎖好,躺到了床上。

手機在床頭櫃充著電,我順手把它拔了,打開通訊錄。

果然有女配電話。

我掙扎著半坐起來,清清喉嚨,撥了電話。

一定要接一定要接……

接了。

「林笙?你找我幹什麼?」電話那頭穿來柔柔的聲音。

是女配本人沒錯。

「我有事找你,等會有空嗎?」我開了免提,看了眼時間——15:10,不算晚。

「我…」

「先別急著拒絕我。」我打斷她,「我知道,當年救陸霽澄的不是你。」

電話那頭靜默了一會,夏攸之終於答應:「下午四點,市中心那家咖啡館見面。」

電話掛了。

我慶幸女配自己定了地方,打開導航找了找。

嗯,找得到。

我打起精神,準備洗個澡換個衣服就出去赴約。

把這兩天忙完我就能解放了!

我默默給自己打氣,當女主真的不是人能幹的事。

-4-

我開著女主低調奢華的邁巴赫到咖啡店時,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五分鐘。

我興致勃勃地要了甜點和飲料,準備在和女配剛之前養精蓄銳。

夏攸之是踩著點來的。

其實我一直覺得她的名字很耳熟,見到她真人那刻我突然就想起來了——

「若無興德之言,則責攸之、禕、允等之慢。」

…噗,出師表。

我一下子沒繃住,笑了出來,夏攸之一副見了鬼的模樣看著我,坐在了我對面。

「那個,攸之啊…」我斂了斂笑,清清嗓子,「我們開門見山,好吧?」

「你怎麼知道當年救他的不是我?」她卻急不可耐地打斷了我的話。

唉。

我喝了口面前的果汁,對她笑了笑,「因為當年救他的是我。」

她的臉一下子就白了。

然後又笑了,「救他的是你?林笙你可笑不可笑,救他的要是你他能這樣對你?」她似乎想通了什麼,輕蔑地看了我一眼,嗤笑,「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你和他說過當年救他的是你,他卻不信?」

猜對了。

我心平氣和地沖她笑笑,「你也不用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我已經不喜歡他了。」一頓,「今天找你過來,就是告訴你一聲,你就放心大膽地和陸霽澄好好談戀愛,我絕對不會在你們中間瞎攪和了,我也會說服他媽讓你過門。」

夏攸之給我說愣了,用懷疑的目光上上下下掃視了我一遍,「你有什麼目的?」

「沒什麼。」我笑得和藹可親,「就是突然想通了想讓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你們順利在一起了,陸霽澄就會救林家,於你而言有利無害。」

「所以呢,你也不要天天擔心真正的救命恩人出現會頂替你的位子,不用害怕陸霽澄他媽天天刁難你讓你們不能在一起,我和陸霽澄之間也從來什麼都沒有,你就開開心心地跟陸霽澄在一起,好吧?」

她又被我說愣了,緩過神來後臉漲得通紅,「誰說我有擔心這些了!」她瞪我,「救霽澄的本來就是我!」

…其實前期的女配還真沒有那麼招人嫌。

相反,還有點點可愛。

…我在想什麼???

「是是是,本來就是你。」我哄著她給她順毛,「那就說定了?你不要天天跟他鬧了,啊?」

「用不著你提醒。」她兇巴巴地瞪了我一眼,拿起包哼哼了一聲,「我知道了。」說完,看也不看我一眼就轉身走了。

搞定了!這樣就有效防止了就算女主沒有跟男主上床女配還是會因為設定離開男主了。

萬一男主跟女配在不了一起,我就玩完了。

我就會踏上原著女主的老路,每天被男主虐來虐去。

絕對不行!

今天這個談話非常成功,這樣只要我說服了男主他媽,男主跟女配結婚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我設想了一下未來遠離危險屑男主自己過上的有錢有房吃穿不愁的富婆生活,快樂得又想高歌一曲。

可惜在咖啡館裡唱歌還是很丟臉。

我出了咖啡館,想起來自己午飯還沒吃,回林家還要面對沈之心那張臉,太煩了。

於是決定在這裡隨便找一家湊活吃吃。

還不到飯點,開張的飯店人都很少,我進了一家麵館…

真巧…

我看到了顧俞。

你敢信?我隨便進了一家麵館就遇見了男配。

這是什麼?緣分啊!

我點了餐取了號,躊躇著要不要跟他打招呼,他卻先抬頭了,正巧和我對視。

我又看到了那雙眼,漂亮的桃花眼,裡面含著笑意。

他朝我招招手,我自然而然地坐在了他對面。

「好巧。」我率先開口。

他沒有應我,把嘴裡那口面咽下才問:「奶茶好喝嗎?」

啊?

什麼意思?

我迷惑地眨眨眼,「啊?挺好喝的。」

他似乎鬆了一口氣,輕聲道:「那就好。」

?什麼意思

還沒等我問出口,門口突然穿來熟悉的聲音,「霽澄,我們在這家吃好不好?他們家面很好吃的!」

雅蠛蝶!!!

橋豆麻袋!!!

我埋下頭僵硬地吃麵,思慮著是跑還是裝作沒看見繼續吃。

陸霽澄在點餐,夏攸之先來找了位置。

…狹路相逢。

夏攸之愣了一下,瞪我一眼,小聲問:「你怎麼在這兒?」

我們剛剛就在旁邊的咖啡館聊天,你還敢問我怎麼在這兒???

顧俞冷哼一聲,在我之前開口:「她跟我一起吃飯,不行嗎?」

陸霽澄這時已經點完了餐,朝著夏攸之走過來,隨口問:「怎麼站在這,坐啊。」然後順手拉開了我旁邊的位置。

…冤家路窄。

陸霽澄拉開座位的手一頓,皺著眉看向我,「你怎麼在這兒?」

這倆人不愧是一對!問的話都一模一樣!

他又看向我對面的顧俞,眉頭皺得更深了,「你要我給你兩天時間,你就在幹這種事?」

…您有事兒嗎???我吃頓飯怎麼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行不行???

我幹什麼事兒了???

男主真的有病。

我開口就想剛他,顧俞又先我一步:「什麼叫這種事?小笙跟我吃飯是她的自由。」

說得好!!!

雖然叫小笙很肉麻,但是說得好啊!!!

夏攸之趕忙出來打圓場:「霽澄,別生氣,都怪我不好,都是我要吃這家才鬧出這種事。」

啊?啥嗎?誰先給我解釋一下男主為什麼生氣啊?鬧出了個什麼事兒嘛?

陸霽澄看了眼夏攸之,這才緩和了臉色,顧俞突然拉住我的手,輕飄飄道:「小笙,這裡有人太礙眼,走,爺帶你換一家吃。」說完,還挑釁似的瞟了陸霽澄一眼,牽著我的手就往外走。

顧俞真是個妙人,幹得漂亮!!!

我悄悄回頭看了眼陸霽澄,嗯,臉都黑了。

舒坦!!!

吃個飯男主都要針對我,女主到底怎麼著男主了嘛!

顧俞拉著我出了店,在商場裡晃啊晃,也不說話。我一時之間想不到好的話題,於是也沒吱聲。

就在我們沉默地牽著手走了三分鐘後,顧俞終於有了反應,那隻沒牽著我的手揉了揉自己頭髮,似乎有些懊惱。

「小笙。」他小心翼翼地瞟我,「你是不是生氣了?」

生什麼氣啊???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我立刻偏過頭看著他,然後瘋狂搖頭,「沒有!」品咂了一下,覺得不夠有說服力,又補充,「真的沒有!我還要謝謝你幫我解圍呢!」

他小心翼翼的眼神被收了起來,張揚地一挑眉,笑,「我就說嘛,陸霽澄那個瞎了眼的渣男有什麼好的。」他伸出右手,舉到了半空中才發現還牽著我的,整個人都愣住了,我瞧著好玩,晃了晃牽著他的手,故意問:「怎麼了?」

我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他一番。

他的耳根紅了。

太可愛了!!!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男孩子!!!比男主那個渣男好太多了啊!!!女主在嗎?你為什麼不愛他!!!

他回過神來,第一反應就是要鬆開牽著我的手,我卻還牽著,不隨了他的意鬆手。

「…你幹什麼?」他強裝鎮定地問我。

撩你啊!!!還能在幹什麼!!!

「顧俞。」我裝的一本正經地問他,「你是不是以為我喜歡陸霽澄?」

我要是顧俞肯定就在心裡罵我了,女主不可就是喜歡陸霽澄喜歡得死去活來的嗎?

「是啊。」顧俞毫不猶豫承認了,奇怪地問我,「難道不是嗎?」

「不是。」我沖他搖頭,「我不喜歡他了。」

他用一種很新奇地目光上上下下掃視了我一眼,然後笑了,「早該不喜歡他了。」

最後,我和他還是沒有一起吃飯,原因是院裡有個手術需要他操刀。

於是他又請我喝了一杯奶茶,雙拼的,大杯。

很甜。

以至於我回到房間的時候,滿腦子都是顧俞那雙漂亮的桃花眼和泛紅的耳根。

咳。

不過得打住。

我坐在書桌前,從一旁的書架上隨便拿出了本本子,翻到空白的一頁。

開始把原著里的情節捋一遍。

首先是我這具身子的主人——女主。

女主林笙,兒時喪母,父親迫於家族壓力娶了沈家小姐沈之心,於是有了小她五歲的弟弟林默。

陸林齊三家世交,於是林笙陸霽澄和齊煒是髮小,自懂事來林笙便喜歡陸霽澄,這也不算什麼秘密,他們仨小學初中高中大學都是一塊上的,而蘇晚和顧俞則是林笙的初高中同學。

林笙大學學的是金融,這才是最讓我頭大的——我學的是文。林笙學金融是為了以後接管林氏,但是…我吧是真沒這本事,公司的事我只能求陸霽澄幫幫忙,接管的話還是給女主那留學的弟弟吧。

陸霽澄十六歲那年在放學路上被人綁架,那天齊煒碰巧有事,沒跟他一起,林笙悄悄跟在他後邊,發現他被綁架便就跟上去。

…總之是一頓騷操作,我也搞不懂為什麼同樣十六歲女主就能救得了男主,唉,反正就女主救了男主,男主這個缺心眼的卻以為是女配救的。

再到我剛穿來的那天,沈之心出的餿主意給女主下了藥,又聯繫了齊煒給男主下藥,齊煒本來就喜歡女主,想著就成全男女主吧,女主也不會喜歡他,不如讓他們倆成了自己也好解脫,就答應了。

嘖,說實話齊煒這個人也挺缺心眼的。

原著的走向是男主和女主奉子成婚,女配傷心欲絕出了國,結果坐的那架飛機失事,男主便把女配的死歸咎到女主身上,後來才知道女配沒有上那架飛機,這些年一直在外練級(不是),回來後就變成了痛恨著女主的高段位白蓮花,在男主面前瘋狂陷害女主,女主被男主女配折磨得身心俱疲,最後和男主離婚。

再後來,男主才查明原來當年救他的是女主又發現自己已經愛上了女主,於是又開啟了追妻之路。

總之原著是個非常俗套的總裁虐文,幸好我穿來的是開頭,完美躲過了男主可怕的莫名其妙的報復。

把關係和前因後果理理清楚,我心滿意足地合上本子,把它放回書架。

嗯…明天要去趟陸家,再把男主他媽說服了。

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享受生活了。

呼,我舒了一口氣,看向窗外。

人閒下來就容易胡思亂想,尤其是一個人在夜裡。

我為什麼會穿到書里?現實生活里我的親人朋友都怎麼樣了?他們會以為我失蹤了,還是死了?

會不會這只是場過於真實的夢,過一會就會醒來?

我還能再回去嗎?

其實思考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挺蠢的,但人不就是這樣嗎?

就不應該讓自己閒下來。

我伸了個懶腰站起身來,不能再想這些了,太喪了,洗洗睡吧。

一覺到天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