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是四海八荒唯一的女上神。」我在警察局如是說道。「好的,上神同志,這邊麻煩報一下你監護人的電話號碼。」

「我是四海八荒唯一的女上神。」我在警察局如是說道。「好的,上神同志,這邊麻煩報一下你監護人的電話號碼。」

二十分鐘後,我和一身西裝革履、才從會議室趕過來的秦時面面相覷。

看得出來秦時是有點生氣的,但是沒有辦法,他打不過我,所以只能耐心地哄道:「小祖宗,你又怎麼了?」

「哦,沒什麼。」我理直氣壯地說道,「就是吃了個人而已。」

1.

雖然有點麻煩,但是最後我還是被秦時贖了出來。

上了車,秦時又開始日常說教。

「小祖宗,咱商量個事兒唄,下次別再隨便吃人了行不行?」頓了頓,他接著說道,「哪怕你看出來了那人是個妖怪。」

是的,那個被我吃掉的人,和我一樣是妖。

只不過我是好妖,他是壞妖。

我是修煉千年的上古神獸朱雀,他是才幻化人形百年,還在公共場合偷拍小姑娘裙底的黃鼠狼。

「不行,他是壞妖,要吃。」我認真地看著他,「你別勸我,你打不過我。」

「……」他似乎是被噎到了,只好又換了個話題,「那你答應我,以後不要在大庭廣眾下吃人了行不行?」

「這次是和人家解釋了是魔術效果,下次我可就說不清楚了。」

「還有,刪監控也是很麻煩的,要是剛好有人拍下來發到網上就更麻煩了……」

「嗯?小祖宗你在聽嗎?」

「沒有啊。」我一邊說一邊興致勃勃地扯了扯身上的裙擺,好讓他看清楚上面的蝴蝶結和花邊,「秦時,你看我今天刷你的卡新買的裙子,好看嗎?」

「……好看。」他憋著口氣說道。

「噗嗤。」前排傳來司機小白的笑聲。

「曲霄白你笑什麼呢?就你會笑是吧?」

「沒有,我就是覺得,大少爺你和朱雀大人關係真好,怪讓人羨慕的。」

「……」秦時再次被噎住了,雖然沒說話,但是臉上卻寫滿了「這福氣給你要不要」。

「要我說,也是咱們大少爺命好。」見秦時礙於身旁的我不敢說話,小白更加得寸進尺。

「第一次進祠堂就碰上了咱們朱雀大人涅槃重生,一眼就被咱們剛醒來的朱雀大人選中了當侍從,這福氣,咱們想都不敢想。」

「就是就是。」我連聲附和,覺得小白這個人真是個可塑之才。

「秦時,本上神選你可是因為信任你。」

絕對不是看你長得好看。

「希望你不要不識抬舉。」

更加不要再對我說教。

秦時不說話。

秦時滿臉的嫌棄。

但是沒辦法,還是那句話,他打不過我,他只好認命。

「是,朱雀大人,那咱們晚上吃什麼?」

「你不開會了?」我驚訝地問道。

「不開了。」他滿臉的不情願,嘴上卻依舊生硬地念著台詞,「畢竟有什麼事情是比陪著朱雀大人更加重要的呢。」

「說得好!」我還沒回答,前排開車的小白就已經對秦時這番話給予了十足的肯定。

「大少爺能有這等覺悟,咱可真是倍感欣慰。」

「曲霄白你能不能閉嘴?」

2.

我是上古神獸朱雀,一個月前我剛進行了我的第一百零一次涅槃重生,醒來的時候就發現有個人類正站在我跟前。

我看了一下周圍,傳承里的記憶告訴我,這是世代供奉我的秦氏一族的祠堂。

那眼前的人類,應該就是秦家的人了。

根據傳承里的記憶,秦家的人=我的人。

於是我看著眼前的男人,語氣深沉地說道:「人類,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走狗了。」

男人:「?」

3.

男人告訴我,他是秦家的長孫,今天是他長這麼大以來頭一次進祠堂,然後就看到有個沒穿衣服的小姑娘坐在他祖先的靈位上。

「放肆!吾可是上古神獸朱雀!」

「好的,神獸大人,胳膊麻煩抬一下。」

「哦。」我乖乖地抬起胳膊,讓他把裙子套在了我身上。

周圍是一圈秦家人,為首的老頭顫顫巍巍地拄著拐杖,看向我的眼神里閃著淚光。

「神獸降臨,此乃秦氏一族的大幸啊!」

然後他轉過頭看著我身旁的男人。

「秦時,既然神獸大人選中了你,那麼從今日起就由你來侍奉大人了。」

秦時:「???爺爺你認真的嗎?」

老頭不管他,扭頭看向我。

「不知神獸大人您是否滿意?」

「吾很滿意。」我點點頭,覺得這老頭還算上道。

「我不滿意!」秦時抗議道。

「爺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正在事業上升期,哪兒有時間照顧一個小姑娘?」

「你很厲害嗎?」我好奇地問他。

「是啊。」他很自信,「毫不誇張地說,分分鐘幾百萬上下的那種。」

「可是我也很厲害啊。」我也很自信,「毫不誇張地說,分分鐘幾百萬條人命上下的那種。」

說罷,我隨手一個彈指,旁邊的一把木頭椅子瞬間化為灰燼。

「……」秦時不說話了。

一旁的老頭在這時問他還有沒有什麼意見,他憋了半天,說了一句「沒有」。

對此,我表示很滿意。

「人類,你很識時務,吾很喜歡你。」

再看秦時,他一臉的「情願」。

「感謝大人的賞識,我可真是倍感榮幸。」

4.

秦時就這樣成了我的侍從。

但是他總是不在家,每天加班到很晚,還經常要開會。

所以我只能自己出去找找樂子。

最近我迷上了逛街,每天的日常就是拿著秦時的卡去到處刷,致力於讓秦時每一分鐘賺的錢都不被辜負。

秦時一開始還鬆了口氣,說我只是花錢的話還算聽話。

結果當天我就因為在公共場合用手點著了一個人的頭髮被人報警抓進了警察局。

「他頭髮里有吸人精血的妖怪!」第一次進警察局,我理直氣壯。

秦時接受了我的解釋,花錢把我贖了出來,並給痛失秀髮的禿頭小伙打了一筆補償款。

然後第二天我就又在公園散步的時候吃了一隻寵物狗。

「那才不是寵物狗,是個成了精的妖怪!」第二次進警察局,我依舊理直氣壯。

秦時沒辦法,只能又花錢把我贖了出來,並給痛失愛犬的寵物狗主人又打了一筆補償款。

再然後就是今天,我第三次進了警察局,因為吃了個人。

幸好,這次不用賠錢了,因為當事人已經被我吃了。

我覺得我還算是有進步。

至於秦時生不生氣?那不是我要在意的。

晚上吃飯的時候,秦時盯著我看了半天,有些疑惑地問道:「朱雀大人,你是不是長大了一點啊?」

「是嗎?」我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小身板,好像是長大了一點。

「可能是因為今天吃了個人?要不我明天再……」

「別!打住!」秦時及時往我嘴裡餵了一塊牛排。

「咱們正常發育,切勿拔苗助長。」

「可我不是人啊。」我咀嚼著口裡的牛排,「你放心,這樣的小妖怪我還看不上呢,今天那是沒辦法才吃的。」

「那你以前吃的都是什麼樣的妖怪?」秦時好奇地問道。

「像青龍,白虎和玄武那樣的吧。」我隨口回答道。

結果秦時一臉震驚地看著我。

「為什麼?你們不是好朋友嗎?」

我聞言也一臉震驚地看著他。

「誰跟他們是好朋友了?」

5.

「可是這沒道理啊,你們不是四神獸嗎?你幹嗎要吃他們?」

「是他們先想吃掉我的。」我撇撇嘴,「你當現在神獸這麼好混啊?混到最後還不是只有自相殘殺的份兒。」

「我也忘了是誰先開始的了,總之在我的傳承記憶里,四大神獸的爭鬥很早就開始了,反正我們是神獸,就算死了也會重生,誰要是運氣好能吞下另外三個,就能多快活個幾百年吧。」

「這就是你為什麼涅槃重生的原因?在上一屆的爭鬥中你被其他神獸吃了嗎?」得知真相的秦時一臉震驚,看向我的眼神仿佛是在看塑料姐妹撕逼。

「是啊。」我一臉鬱悶,「上一屆的獲勝者是白虎,我是最後一個被他吞掉的。

「氣死我了,我當時還和你太太太爺爺打賭,說獲勝的會是我自己呢,也幸好你太太太爺爺早就死了,不然我還要被他笑話。」

秦時:「……你還真是挺有自信啊。」

「我可是四海八荒唯一的女上神。」我高傲地仰起脖子,「女人,就是要有自信。」

秦時:果真是高傲的鳥類。

「那你現在是要怎麼辦,等你羽翼豐滿了再去找另外三個神獸嗎?」

「不用,他們會找上門來的。」我將最後一塊牛排送進嘴裡,滿足地眯起眼睛,「我能感覺到,我是最後一個甦醒的。」

「可是你現在打得過他們嗎?」秦時聞言有點擔憂。

「哼,你可不要小瞧我。」我得意地說道,「這可是我第一百零一次重生。」

「哦?有什麼說法嗎?集齊一百零一次可以召喚神龍?」秦時來了興致。

「我召喚青龍幹嗎?」我莫名其妙。

「額,沒啥。」秦時噎了一下,倒是沒想到這茬,神龍和青龍,不都是龍嗎?

「這跟次數沒關係,只是最後一個甦醒的會最厲害而已。」我看著秦時,語氣認真,「因為最後一個甦醒,就代表上一屆的爭鬥中我死得最晚,也最不甘心。

「越是不甘心,重生後的能力就越強,這也是一種傳承。」

秦時聞言,頓時就用懷疑的眼神看向我的小身板。

「瞧不起誰呢?」我挺了挺胸,「等我吞了他們其中一個,自然就會長大了。」

話才剛說完,客廳的落地窗突然碎裂,屋內莫名其妙地颳起一陣妖風,一股陰森的氣息在空氣中迅速瀰漫開來。

「你看你看,這不就來了嗎。」我反應過來,飛快地伸手拽著秦時的衣領子騰空飛出了屋子,懸在半空中朝下面看去。

「可以啊秦時,你說召喚他,他還真就來了,你倆怕不是約好的吧?」

「什麼?」秦時被突如其來的這一出整得嚇了一跳,手上還緊緊地拽著我的胳膊,生怕掉下去,聞言他順著我的視線往下看,就看到原本下方的半山別墅已經被一團黑漆漆的東西圍罩住,一股冰涼陰森的氣息從下方撲面而來。

喏,你要的神龍啊。」我朝下努了努嘴。

「這玩意兒是青龍?」秦時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團黑漆漆的黑霧,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這哪裡像條龍了。

「你這地兒太小,他不好施展。」我看著青龍目前還沒有進一步動作,先耐心地解答了一下秦時的疑惑。

「青龍主木,與我相剋,所以他對上我還暫時不敢輕舉妄動,除非……」我話還沒說完,又是一陣強烈的威壓從地面下方傳來,隱隱含著一絲熟悉的氣息,連帶著周圍的空氣都變得潮濕了。

「……除非他和他的好兄弟玄武是一起來的。」

這就尷尬了,剛剛牛皮吹大了,現在一下子來了倆,有點難以收場了。

更尷尬的是秦時這個沒眼力見的還非要在這時候展現他有多博學:「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玄武主水,好像克你?」

「……」我默不作聲,扛著秦時就是一個千米衝刺。

秦時一邊跟著我體驗雲霄飛車一般的快感,一邊還不忘了他的好司機:「哎哎哎,曲霄白還在下面呢。」

秦時的這個別墅位置太偏,傭人們每天做完晚飯就回去了,但是身為司機的曲霄白卻是住在這兒的。

「放心,咱們神獸有神獸操守,從不濫殺無辜人類。」

「???那你一開始還拿分分鐘幾百萬條人命上下來威脅我?」

「我不一樣啊,我比較善變嘛。」

秦時:好個四海八荒唯一的女上神。

6.

打架是打不起來的,我是瘋了才會在這個時候去以一挑二。

我帶著秦時一路飛到了城東才停下來鬆了口氣。

「還好,那兩個傢伙今天估計只是來打個招呼,沒有追上來。」

秦時不太高興:「那我的半山別墅怎麼辦?」

「那你現在回去接著住?」

「……搬家吧,就現在。」

於是乎第二天我們就正式搬到了秦時在市中心的一套公寓。

「哼哼,這次咱搬到市中心來,周圍人這麼多,他們兩個應該就不敢再輕易下手了吧!」身旁是秦時自信滿滿的聲音。

「少爺,您說昨天青龍和玄武來了是真的嗎?我昨天睡得早,什麼感覺都沒有啊。」一旁跟著搬家過來的小白好奇地問道。

「你放心,朱雀大人說他們不會傷害普通人,所以你才沒有感覺。」秦時耐心地解釋道。

而我則是抱著懷裡的抱枕不滿地抗議:「你幹嗎一直叫我朱雀大人啊,我沒有名字嗎?」

「你有名字嗎?」秦時驚訝地看著我。

「你這是什麼話?我當然有啊!」我一邊說一邊得意地晃了晃腿,「我叫桃灼灼,好聽吧?」

「好聽。」秦時點了點頭,然後就轉過頭去繼續和小白說話,「所以說,半山別墅最近還是別回去了,畢竟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就會找過來。」

「好的,少爺。」小白小雞啄米地點頭。

「???秦時,這就是你對救命恩人的態度?」

「你才不是我的救命恩人。」秦時面無表情地轉過身來看著我,「確切地說,我能有今天,還不是因為你嗎?」

「……」沒話講,他說得好有道理。

等秦時收拾好東西之後,見我還趴在沙發上埋著頭半天不說話,他這才反思自己剛剛的語氣是否有點太重了,想了想,他溫聲勸道:「既然都搬過來了,你最近就聽話一點,咱們目前還沒有能力和他們硬碰硬,就暫時先養精蓄銳吧。」

「……」我不說話。

秦時見狀,只好語氣越發溫柔地哄道:「我這麼說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啊,爺爺既然把你交給我了,我就得對你的安全負責啊。」

「……」我還是不說話。

「嗯?怎麼不說話?」

他蹲下身子看著我。

「朱雀大人?小祖宗?」

「……」

他無奈地嘆了口氣。

「好吧,灼灼,你聽話一點好不好?」

我抬頭嘟著嘴看著他:「那我還能刷你的卡網購嗎?」

「……可以。」

「哦,好吧,那我就沒事了,你去上班吧。」說罷,我坐直了身子,歡快地拿起手機點開了某寶。

秦時見狀,只能無奈地扶額。

「罷了,你開心就好。」

7.

秦時去上班了。

然後轉頭我就丟了手機,換了身衣服準備出去干架。

開玩笑,我是會那麼乖乖聽話的人嗎?

結果我這邊才剛剛收拾好了準備出門呢,秦時電話就打過來了。

「灼灼,你有乖乖在家嗎?」

「有啊。」我一邊說一邊系好了鞋帶。

「那你現在抬頭看看你的右上方。」

「什麼?」我順著他說的望過去。

然後就看到右上方的鞋柜上坐著一個小機器人。

見我看向他,小機器人揮了揮自己的機械手臂,胸口的攝像頭也配合地一閃一閃。

「灼灼,我能看到哦。」

「……」見了鬼的秦時,什麼時候裝的這玩意兒。

我於是默默地解開鞋帶,脫掉鞋子,又換上了拖鞋。

「真乖。」

「呵呵。」

我正準備掛斷電話,結果秦時那邊突然傳來一陣雜音,接著就是司機小白的驚叫聲。

「這,這是什麼啊?少爺!」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我緊張地問道。

回應我的是電話那頭的風聲,又過了一會兒,我聽到某個熟悉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這怎麼是個男的啊?」聲音的主人粗狂又豪放,「虧得老子費這麼大勁把人搞出來,原來不是桃灼灼那丫頭啊。」

8.

等我一路順著秦時遺留下來的氣息匆忙趕到一棟郊區爛尾樓的時候,青龍那個傢伙正拽著秦時的衣領子想要逼問我的下落。

我看著秦時那張俊俏的臉上被人扇了一個碩大的巴掌印,一陣心疼。

媽的,打哪兒不好,非得打臉?

「朱雀大人!」原本被綁在柱子上準備等死的曲霄白看到我來了,眼神里迸發出了一絲希望。

「喲,灼灼來了?」青龍幻化成人形是個滿身肌肉的壯漢,看著我來了笑得很開心,「我就說你昨天怎麼跑那麼快呢,果然是還沒長大啊。」

「少羅嗦。」我直接上去就是一個火球飛彈。

「哎哎哎,都是老朋友了,怎麼就不能好好說話呢。」青龍一個側身躲過了火球,隨手就把已經昏迷的秦時朝我這邊丟過來,「喏,接好了。」

「你小心點行不行啊!」我一邊心疼地接住秦時,一邊又不滿地朝青龍甩了兩個火球。

「我這還不夠小心?又沒給你玩死。」青龍滿不在乎地躲過兩個火球,趁我懷裡抱著秦時無法反擊的空當,右手化爪上來就是一道猛擊。

後背上頓時傳來一陣劇痛,不用看我也知道肯定見血了,我一邊飛快地扇動翅膀躲開了他的下一擊,衝到曲霄白身邊將秦時放下,一個彈指燒掉了綁在曲霄白身上的繩子,然後便又扇動翅膀往上飛,將戰場轉移到了空中。

「唉!朱雀大人,您打得過他嗎?」地面上的小白一邊扶起秦時一邊還在替我擔心。

而我則看著跟著我飛到半空中的青龍,試探地問道:「你一個人來的?玄武呢?」

「他睡覺呢。」青龍擺擺手,「都和他說了你昨天跑那麼快可能是實力還沒恢復,可他硬是不信,我等不及,就自己來了。」

「哦,這樣啊。」我點點頭,表示明白了,隨後再看向他時的眼神里都帶著一絲憐憫。

「咱就是說,青仔啊,有時候好朋友的話,你要不還是聽一聽吧?」

說完,我猛地一個翅膀扇動,身形也在瞬間從八九歲小姑娘的樣子變成了十八九歲的成年人模樣。

「???桃灼灼你耍我?」反應過來的青龍一副受了老大欺騙的樣子。

而我則是優雅地翻了個白眼:「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我們女人都是善變的,你自己不長記性能怪誰?」

你當我最近吃的那些東西都是白吃的,那三次警察局都是白進的嗎?

9.

再次回到地面上的時候我沒忍住打了個飽嗝。

然後就對上了秦時和小白二人驚訝的眼神。

「看什麼看?沒見過我這麼美的女上神啊?」我看到秦時平安醒來,心裡偷偷鬆了口氣,嘴上卻依舊傲嬌。

「沒,是真沒見過。」秦時老實地點頭,走上前伸手摸了摸我的臉。

「灼灼,這是你本來的樣子?」

「是,是啊。」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躲開他的視線,卻沒躲開他的手。

「好看,很好看。」秦時認真地說道,然後又抬起手揉了揉我的腦袋,柔聲夸道,「辛苦了,灼灼。」

小白也在一旁跟著附和道:「朱雀大人真厲害!」

「哼,也還好啦。」我高傲地抬起頭,覺得翅膀上的傷似乎也沒有那麼痛了……

等等!翅膀上的傷?

我立馬回過頭展開翅膀,然後就看到我那原本羽毛豐滿又華麗的翅膀在經過這場架後已經快被青龍的那對爪子給薅禿了,心中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

可惡,我剛剛就應該在打架之前先剁了他那雙狗爪子的!

所以我就說我和這群直男神獸永遠成為不了朋友嘛!

「很痛嗎?要不要去醫院看看?」秦時原本還在擔心我,頓了頓,突然又補了一句,「是不是還得去獸醫院啊?」

「……你是不是以為你很幽默?」我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心中那份看到他平安醒來的開心已經沒了,甚至開始尋思著這玩意兒我是救回來有什麼用。

氣得我當天晚上連飯都沒吃,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抱著翅膀心疼了大半天。

秦時見狀,只好又認命地過來哄我。

「哼,就不吃。」我傲嬌地別過頭。

「只是掉了幾根羽毛而已,之後還會長出來的呀。」秦羽放慢聲音安慰道,「飯還是要吃的嘛,不然下次打架可打不贏了。」

「哼,你別管我。」我吸了吸鼻子,「我已經長大了,我可以不吃飯了。」

「我可沒說長大了就可以不吃飯了。」秦羽輕輕拍了拍我的腦袋,使出殺手鐧,「過來吃飯,我給你清空購物車。」

「哼,不夠。」我哼哼唧唧的,不肯就這麼輕易放過他。

「那你還想要什麼呢?」秦時耐心地看著我。

「我要你親親我。」我抬頭一臉認真地看著他。

然後我就看到秦時的臉肉眼可見地紅了。

「不行!你現在已經長大了,是大姑娘了,不能隨便親!」

「那我變小了就可以親了嗎?」我一邊說一邊興致勃勃地扯著他的袖子。

「那也不行!」秦時義正詞嚴地拒絕了我。

「哼,那我還是不吃飯!」我氣呼呼地別過頭不看他,「還說問我要什麼呢,要個親親都不肯,秦時小氣鬼!」

「這和我小氣不小氣有什麼關係啊?你不要不講道理好吧!」

「那你親不親?不親我下次就不去救你了!」我懶得反駁,直接閉上眼開始耍無賴。

這下秦時也是徹底沒了辦法,過了許久,我只覺得腦門上突然一熱,接著便是微涼的唇瓣附上額頭的觸感。

「好了,親了,你也別再耍小脾氣了。」耳邊是秦時無奈的聲音,「知道這次讓你擔心了,下次不會了,也謝謝我們的灼灼啊,肯在第一時間過來救我。」

「哼,你知道就好。」我這才覺得心裡好受了一點,一邊乖乖地站起來跟著他去吃飯,一邊嘴裡還在碎碎念:「你知不知道今天青龍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有多囂張啊?我差點以為你要沒命了。」

「是是是,讓我們灼灼擔心了,我下次出門一定小心。」

「但是你放心,下次我還是會去救你的,誰讓你是我的人嘛。」

「哎呀呀,那可真的倍感榮幸呢,我們灼灼可真是人美心善。」

……

10.

解決了一個青龍,我功力大增,養好傷後,我又開始尋思著怎麼對付玄武。

這天趁著秦時去臨市出差的工夫,我換了身衣服準備悄悄從臥室的陽台翻出去溜達一下。

結果剛翻下樓,就在小區的花園裡碰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好久不見,灼灼。」幻化成人形的玄武是個身形消瘦的俊秀青年,因為屬性主水的緣故,身上常年都帶著一股潮濕陰暗的氣息,看向我時的眼神也宛如一攤平靜的湖水。

「好久不見啊小武,我還沒去找你呢,你倒是自己找上門來了。」我笑盈盈地看著他。

上一屆的爭鬥里最先被白虎吞掉的就是玄武,所以這一屆重生之後他也是最弱的,如果是之前青龍還在的話,他倆聯起手來我可能還真有些棘手,但是現在青龍不在了,他一個人自然是不足為懼。

「青龍太過莽撞了,我早就和他說你肯定還留了一手,他就是不信我。」玄武說到這裡,無奈地嘆了口氣,「罷了,事到如今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走吧,咱們也去走個過場打一架。」

說是走個過場,也真就是走個過場,最後被我掐著脖子摁倒在地上的時候,玄武乾咳了兩聲,突然又莫名其妙地笑了。

「不過灼灼,你可要小心了。

「知道這一次是你最晚醒來,我和青龍原本也是沒想過來找你的。

「但是有人卻找到我們告了密,說你暫時還沒有恢復實力。

「至於這個有人是誰,就不用我說了吧?」

「……」

他喵的白虎不耍點小心機你是會死是吧?

乾脆利落地解決完了玄武,我立馬掏出手機給秦時打了個語音,果不其然,接通的人是曲霄白。

「呀,灼灼,這麼快就發現了?」電話那頭的曲霄白一改常態,語氣和聲音也逐漸變得像是我記憶里熟悉的那個人。

心中的猜測得到證實,我忍不住破口大罵:「你有病吧白虎?至於嗎?還潛伏在秦時身邊演了這麼多年的戲?」

我早該想到的,為什麼我才重生沒多久青龍和玄武就找上門來了,又為什麼恰好那天晚上別墅里的傭人們都不在,唯一住在別墅里的曲霄白還說自己早早就睡下了什麼都沒聽到,是真的什麼都沒聽到嗎?

還有上次,青龍又是為什麼可以那麼快找到秦時坐的那輛車,並且還把坐在車裡的秦時當成是我抓了回去,只是因為開車的司機就是曲霄白啊。

有些人表面上是個司機,背地裡其實是個大貓咪!

「秦時呢?你沒把他怎麼樣吧?」

「放心吧,好著呢。」曲霄白的聲音帶著一絲漫不經心,「怎麼說他也是我看著長大的,要不是為了拿他來威脅你,我還真不忍心朝他下手。」

說著他在微信上給我發來了一段視頻,是秦時正在會議室里開會的畫面,注意到站在會議室外面的曲霄白在偷拍他,秦時還朝鏡頭的方向笑了一下。

「你看,他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曲霄白笑得有些惡劣,「所以啊,灼灼,你自己決定吧,要不要讓他知道?還是就這麼順勢裝作被玄武打敗吞掉的樣子,直接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你放心,只要你肯乖乖就範,我自然不會對他怎麼樣。」

「你威脅我?」在他看不見的地方,我咬了咬唇,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你憑什麼以為我會聽你的?秦家一整個家族都是我的附屬家族,像秦時這樣的侍從我可以要多少有多少,我才不會傻到為了他去犧牲自己。」

「哦?真的嗎?」曲霄白的聲音絲毫不慌,「我還以為你喜歡他呢,畢竟你不就是喜歡他這樣的嗎?上一屆那個秦家的小子,你不也是頗為喜愛。」

「閉嘴!」聽見他提起上一屆,我不知為何突然心頭一慌,只覺得腦海中有什麼塵封的記憶仿佛在緩緩甦醒。

「白虎,有本事你就別動他,咱們單挑,你是上一屆的獲勝者,我是這一屆最晚醒來的,論能力咱們半斤八兩,最後不論輸贏都算是各憑本事!」

白虎那邊沉默了一會兒,接著話筒里突然傳來了秦時的聲音:「怎麼了?誰打過來的電話?」

「哦,沒什麼啊少爺,就是騷然電話而已。」那頭的曲霄白語氣如常,甚至還順手摁了靜音,我本想出聲提醒秦時,一開口卻發現那邊根本沒聽見一點聲音。

「少爺,你待會兒不是還有酒局嗎,手機我就先幫你拿著吧。」見秦時伸手想接過手機,曲霄白笑著說道。

別啊!你倒是看看是誰的電話啊!

電話這頭的我心急如焚,恨不得順著網絡衝過去摁著秦時的腦袋讓他看看手機屏幕上還沒掛斷的語音通話。

「好。」秦時不疑有他,直接答應了,隨後又開口問道,「灼灼那邊怎麼樣,你下午看監控了嗎,她有乖乖在家嗎?」

「放心吧少爺,朱雀大人好著呢。」

呸!我好個鬼!曲霄白你個心機大貓咪!

「不行,我還是有點不放心,還是早點把合同簽了回去吧。」頓了頓,他又有些無奈地說道:「對了,還得給灼灼帶禮物,不然她又該生氣了。

「你說我給她帶點什麼禮物好?上次清空購物車好像把她想買的都買了。」

秦時你個大傻子可別想著什麼禮物不禮物了,你要是回不來我得更生氣!

「少爺你怕不是真把她當作女兒一樣疼了。」曲霄白說到這兒,語氣突然變得有些耐人尋味,「你可別忘了,她是神獸,不是人。」

聽到曲霄白這麼說,我的垂在一側的左手下意識地攥緊了,一時間心中竟然莫名地升起一絲害怕。

人妖殊途,這是我和秦時之間永遠邁不過去的坎,曲霄白這番話完全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

時間仿佛過去了很久,又仿佛只是過去了一兩秒,我聽到秦時語氣認真地說道:「她是桃灼灼。

「霄白,在我心裡,她和你是一樣的。」

「可是少爺你之前不是還嫌她煩嗎?」曲霄白不知為何在這一點上莫名地非要刨根問底,「還有最開始,你也不是自願想照顧她的啊。」

「霄白,你今天是怎麼了?」這下就是秦時也察覺到了不對勁,「我之前是有點不情願,但那都是之前了,我現在喜歡上灼灼這不是很正常嗎?」

心跳猛地漏了一拍,然後我就聽到曲霄白語氣古怪地問道:「你喜歡她?」

「是啊,我喜歡她。」秦時語氣坦然,甚至還很理所當然,「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問題。」曲霄白拖長了尾音,我甚至能想像出他說這話時臉上一定又掛上了像往常一樣人畜無害的笑容。

「那我就祝少爺,心想事成。」

下一秒,電話被人掛斷了。

11.

初冬的夜晚,寒風冰冷刺骨,我一邊飛快地扇動翅膀穿梭在雲層間,一邊接收著腦海里因為白虎的一句話而突然紛紛湧出來的記憶。

「灼灼,你能不能別去?」眉眼與秦時有幾分相似的男人擔憂地看著我。

我聽到我滿不在乎的聲音:「怎麼?你擔心我會被他們吞掉啊?」

「是啊。」男人認真地點點頭,「灼灼,我希望你能好好的。

「好好地接受我們家族世代的供奉,我希望未來我的子孫後代們也能像我對你這樣對你好。」

「我死了他們也能啊。」我漫不經心地說道,「反正我也會重生,你們家族也還是會供奉下一任朱雀。」

「不一樣。」男人搖了搖頭,伸手輕輕揉了揉我的腦袋,語氣很是溫柔:「下一任的朱雀大人未必會像你一樣,下一個秦家人也未必會像我一樣,而我的朱雀大人永遠只有灼灼。

「所以,灼灼,別死。」

就衝著他這句話,我在後面的爭鬥中拼命反抗了幾十年,只為了不讓他活著的時候看到我被吃掉。

然而人類的生命真的很短,等到他臨死前我再去看他的時候,第一眼,我差點都沒認出來是他。

「是灼灼嗎?」聽到動靜,原本躺在床上已經行將就木的老人費力地朝我這邊看過來。

「是我。」我走過去,看著他臉上蒼老的皺紋,腦海里想到的卻是當初他眉眼溫和地看著我笑的模樣。

不知為何,我的心裡有些說不出的難受。

「你怎麼都這麼老了?你是不是要死了啊?」

「是啊,我可能要死了。」聽到我的這番話,男人也並沒有生氣,反而是用盡全力朝我扯出一抹微笑。

「幸好,灼灼,幸好你還活著。」

說完,他像是終於了卻了心願一樣,緩緩閉上了眼睛。

「要好好活著啊,灼灼……」

我則是站在床邊,眼睜睜地感受著床上那具身體裡的熱源逐漸消失,到後面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

抿了抿唇,我突然覺得他的要求有些無理。

你死了便死了,幹嗎還要讓我好好活著?

你知不知道白虎那個傢伙有多難纏?知不知道我這些年為了在他手下逃走花了多少工夫?

你知不知道就為了你一句好好活下去,我也是很累的啊。

腦海中那一瞬間閃過了許多諸如此類的想法,最後卻統統歸於平靜。

我走上前去,學著多年前他笑著伸手揉我的腦袋那樣,也輕輕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

「既然這麼不放心,那下輩子你就還要遇見我啊。」

12.

等我找到曲霄白的時候,他正站在酒店的樓頂愜意地吹著晚風。

看到我來,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瞭然的笑容。

我話不多說,直接衝上去就和他打了起來。

白虎不愧是上一屆的獲勝者,剛開始我還仗著吞掉的青龍和玄武的修為占了上風,結果打到一半我就漸漸覺得力不從心,一不留神沒能躲過他的一個障眼法,翅膀上狠狠地挨了一爪。

這下可好,我回頭一看,才好得差不多的翅膀又被他這一下給薅禿了一大塊,氣得當場就能量爆發,殺招一個接著一個,最後直接趁他不注意一個殺招狠狠地朝著他身上最柔軟的肚子攻了過去。

這頭我和白虎打得難捨難分,下一秒酒店天台的大門突然被人打開,一身西裝革履、臉頰微紅的秦時一臉懵逼地站在門口看著我們。

「???你們在幹嗎?」秦時的目光從我後背的翅膀落到我對面曲霄白的尾巴上,一時還有點沒反應過來。

「你沒事啊?」我也一臉懵逼地看著他,而曲霄白則是被我剛才那一擊傷到要害,直接捂住肚子上的傷口倒在了地上。

「我沒事啊,我就是在酒局上喝多了,上來透透氣。」秦時先是下意識地回答了我的話,反應過來後他用手指著曲霄白一臉震驚:「你……」

他又轉過頭看向我:「他……」

「額……就是像你想的那樣。」我看到一臉震驚的秦時,心中也是止不住地納悶。

怎麼回事?難道白虎真就這麼好心沒有傷害秦時?還是說他還有什麼別的陰謀?

這樣想著,我朝著躺在地上落敗的曲霄白那邊望去。

而曲霄白的臉色在看到秦時出現的一瞬間就變了,眼下見我朝他那邊看去,他直接認命地閉上了眼睛:「好了,我認輸了,你吞掉我吧。」

「誰要吞掉你了?」我皺著眉看著他。

曲霄白聞言,抬起頭一臉諷刺地看著我:「別裝傻了桃灼灼,之前的那兩個,青龍和玄武,不都是被你吞掉了嗎?」

「才沒有呢,我只是吞掉了他們一半的修為。」我雙手叉腰,理直氣壯,「你當我像你一樣啊!」

秦時在這時候也像是反應過來了一般湊了過來,聽到我這麼說,站在我身後的他微微俯身在我耳邊小聲問道:「真的嗎?」

「沒,假的。」感受著耳邊隨著秦時說話噴灑出來的熱氣,我一邊控制不住地耳垂微微發燙,一邊壓低聲音悄咪咪地回道,「好不容易輪到這一屆我最厲害,我要是這麼快就把他們都吞了,他們立馬復活了來報復我怎麼辦?」

「……言之有理。」聽到身後的秦時一副「受教了」的語氣,我沒忍住,偷偷勾了勾唇角。

開玩笑,為了能夠繼續留在你身邊,我當然得耍點小心眼啦!

13.

這場神獸之戰開始得很突然,結局也同樣很突然。

回去的路上,我坐在後座上,身側是喝了酒後臉頰微紅的秦時,前面是秦家重新派過來的司機。

至於落敗後又被我吞掉了一半修為變成小孩子模樣的曲霄白?

直接就被我五花大綁地給扔後備箱了!

大概是今天晚上發生的事兒太多,回去的路上車廂內的氣氛也一時很安靜,而就是在這種氛圍下,我突然覺得越想越不對勁:

「秦時,你每天和曲霄白形影不離的,難道就真的對他毫無察覺嗎?」

秦時不說話,我側過頭望去,就見他不知何時已經閉上了眼睛。

「哼,你別裝睡。」見狀,我心中瞭然,撇了撇嘴,只覺得又氣又慶幸,「這次也是你運氣好,你難道就真的不怕他對你做什麼嗎?」

「……」秦時還是裝睡,不作聲。

「你別不把我的話當回事兒啊!我告訴你白虎以前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左邊的肩膀上突然一沉,是秦時的腦袋靠了過來。

「不怕。」

他的聲音壓得很低,還帶著一絲鼻音,顯得有些黏黏糊糊的。

「反正有灼灼會保護我的不是嗎?」

「哼,你是我的人,我當然會保護你啊。」嘴角微微上揚,但我還是故意和他唱反調地說道:「但是我也不可能一直保護你啊,總會有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吧?」

「那我就一直在你身邊唄。」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秦時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神一片清明,哪裡有半分醉意。

「所以啊,上神大人以後可得聽話一點了。」

「……哦。」

14.

回到家後,我帶曲霄白去見了同樣被我吞掉一半修為的青龍和玄武。

然後不出意外地,曲霄白被另外二人聯手胖揍了一頓。

我站在門外,看著被我吞掉一半修為後身材也嚴重縮水的三人小學雞掐架,忍不住笑得花枝亂顫。

「這麼開心啊?」身後傳來秦時的聲音,我回頭看過去,就見他正端著一盤菜從廚房走出來,定睛一看,是我最喜歡的糖醋排骨。

「過來吃飯了,灼灼。」他溫聲說道,頓了頓,又沖房間內喊道,「還有其他三個小朋友,也過來吃完了再打吧。」

「來了!」青龍和玄武率先沖了出來,剩下曲霄白最後一個出來,頂著兩個被揍得烏青的眼眶,滿臉的不情不願。

「知道疼了?以後還想不想著吞人了?」我站在門口,笑眯眯地看著他。

「哼,也就是因為我一時心軟。」曲霄白死鴨子嘴硬。

「行了吧,心軟就心軟,心軟有什麼不好的,我也心軟啊,要不怎麼能留住你們的小命的。」我直接上手捏了捏他氣鼓鼓的小臉。

「切,你才不是什麼心軟的人呢。」曲霄白試圖反抗,但是又扒拉不動,於是只好被迫享受。

「桃灼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從一開始挑中秦時就是有預謀的吧?秦時就是那個人的轉世是不是?」

「他不是。」我反駁道。

「他就是!」曲霄白堅定道。

「好吧好吧,那他就是吧。」我也沒有再否認,而是笑著看著他,「你知道就知道了,但是不要告訴秦時哦。」

曲霄白似乎沒想到我這麼快就承認了,驚訝之餘,也還是應下了。

「哼,知道了。」

「真乖。」

我拍了拍曲霄白額頭。

「灼灼,幹嗎呢?快來吃飯啊。」秦時見我一直沒動,好奇地朝我這邊看過來。

「來啦!」說罷,我笑著朝他那邊走去。

不要告訴秦時哦……

不要告訴秦時,我其實早就喜歡上他了。

(正文完)

番外篇•曲霄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