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虛構 小公主偷偷翻開封印之書,舉行了一場召喚惡魔的儀式

小公主偷偷翻開封印之書,舉行了一場召喚惡魔的儀式

很久很久以前,在童話大陸上的某個王國里,誕生了一位小公主。

小公主擁有潔白的皮膚,透藍的雙眼,以及一頭漂亮的金色頭髮,本該是個非常可愛的孩子。

遺憾的是,她的臉上有一枚巨大而醜陋的胎記。

國王與王后仍然很愛他們的寶貝女兒,但他們無法阻止無知民眾的流言蜚語。

為了保護女兒不受傷害,他們決定在遠離人煙的郊野中修一座孤單的城堡,在城堡外築起高高的城牆,將那些惡毒的流言都擋在外面。

小公主從來沒有看到過外面的世界長什麼樣子,她只能從書本和畫冊中去探究外面的秘密,並無意間發現了那本藏在城堡最高塔樓里的封印之書。

書上的禁忌標誌擋不住一個孩子最強烈的好奇心,小公主翻開封印之書,按照書中所說方法,舉行了一場召喚惡魔的儀式。

大概是小姑娘的召喚儀式搞得實在不怎么正經,召喚出來的惡魔,只是個和她年紀差不多大的小男孩。

小惡魔已經在惡魔學校里學到,身為惡魔一族,與人類交易是他們的使命。

但學校老師還沒來得及教會他,精明的惡魔該如何與貪婪的人類討價還價,為惡魔全族賺取豐厚收益。

小公主可不管惡魔界的規矩是什麼,一見到小惡魔出現便急切地請求道:「請讓我知道城牆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小惡魔撓了撓頭,告訴小公主,城牆外面有許多美麗的風景,像是潔白的雪山,透藍的湖泊。

「還有金色的麥田。」作為一個有著調皮天性的小男孩,小惡魔忍不住伸手輕輕拽了一下小公主的髮辮,「就像你的頭髮顏色一樣。」

這番回答並不能讓小公主滿意,反而讓她對外界的好奇心更加強烈。

「要是我能親眼看看你說的這些風景就好了。」小公主說這話時,雙眸里閃動著些許期許,以及更多的失落。

這打動了小惡魔。

作為一個成天盼著惡魔學校放假的小男孩,他太明白那種被關著不能出去玩的難受心情了。

他決定幫幫可憐的小公主。

此時小惡魔的法力還不夠將小公主帶出城牆,每次只能趁著惡魔學校放假的時間,自己偷溜進城堡,為小公主帶來一些外面世界才有的東西。

比如一片火紅的楓葉,一顆閃爍的流星。

作為回報,小公主每次會送給小惡魔一根自己的金色髮絲。

這種來往,與其說是惡魔與人類在做交易,倒不如說是在做兩個小孩子都喜歡的遊戲。

這讓他們都很高興。


漸漸的,小公主長成了少女,小惡魔也長成了少年,時光的流逝從來沒有傷害過他們之間的友情,反而令兩人的情誼更加牢固。

公主生日那天,小惡魔為她帶來了一束金色的麥穗:「我說過的,成熟的麥田就像你的頭髮那麼好看。」

公主原本開心的笑容瞬間褪了色。

即使身處城牆之內,這些年來,她也多多少少聽到過女傭和守衛的竊竊私語,知道自己臉上那塊胎記帶有什麼糟糕的含義。

「我一點兒也不好看。」公主低下頭小聲道。「我長得很醜。」

看著公主憂傷的表情,惡魔少年沒來由的一陣心疼,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令他有些冒失地牽起公主的手,施展魔法,來到了城牆之外。

連惡魔少年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他本來以為自己還沒這個本事,這種法術在惡魔學校是要明年才要傳授的課程。

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公主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她被深深吸引了。

惡魔少年也不再糾結其他,而是繼續牽著公主的手,帶她去見識潔白的雪山,透藍的湖泊。

「你的皮膚像雪山一樣好看,眼睛像湖泊一樣好看。」惡魔少年說這話時,內心既誠懇又忐忑。「我第一次見到你時,就是這樣想的。」

這就是當初那個小男孩最單純的想法,無論世人如何在意那個醜陋的胎記,他卻是第一眼便注意到了那些閃閃發光的美好所在。

時隔數年,仍未改變。

此時兩人正好站在廣袤的麥田間,有風颯颯吹過,麥浪翻湧,金色的波紋從兩人身邊一層層漾開,傳得很遠很遠。

公主釋然地笑了起來:「是啊,你沒騙我,我的頭髮也有麥田的顏色呢。」

說完,她伸手解了開自己的髮辮,金色長髮被風肆意揚起,與身後那片耀眼的金色光芒融在一起,難分難離。

惡魔少年呆呆望著,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擊中了自己的心臟。

然後變成了藏在他心裡的一句話。

我親愛的公主,即是這個世界所有的景色加起來,也比不上你的美麗。


之後惡魔少年還帶公主偷溜出去過許多次。

兩個充滿活力的少年少女,有時會在開滿鮮花的山坡上追逐,有時會在溪流潺潺的森林中打鬧,還有的時候,會一起躺平在嫩綠清香的草地上,看夏日夜空群星閃耀。

惡魔少年常常忍不住偏過頭去偷瞄公主。

卻總在公主也轉頭看向自己時,倉促地別開目光。


時間過得很快,馬上就要到公主成年的生日了。

按照童話世界的規矩,每個王國的公主都會舉行盛大的成年典禮,邀請許多年輕英俊的王子參加,從中挑選未來的夫婿。

但這位臉上長有醜陋胎記的公主,成年典禮卻是冷冷清清。

一位王子也沒有來。

即使公主本身並沒有期待與哪位陌生的王子相親,面對前來觀禮的王公貴族們或虛偽或直白的嘲諷,心情依然複雜得笑不太出來。

等到深夜,國王與王后帶著賓客們離去,已經是青年的惡魔出現在公主面前。

這回他沒再帶麥穗來,而是告訴公主,自己為她準備了一份特別的禮物。

說完,他伸手在公主臉頰旁輕輕一拂。

胎記消失了。

無論任何人看見,都會忍不住稱讚,公主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姑娘。

獲得美貌,這在惡魔與人類的交易中並不罕見,但按照惡魔界的規定,這種交易的代價也是出奇的高。

曾經有許多無知的姑娘,在這場交易中得到了美貌,卻失去了更多。

例如孩子,戀人,或者幸福的生活

但惡魔青年什麼也沒有向公主要,他淡然地微笑著:「我已經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報了。」

這話還有下半句,惡魔青年沒有說出口,而是默默藏在了心裡。

親愛的公主啊,我最想要的,只是你快樂的笑容而已。


公主擁有驚人美貌這個消息很快傳開了,前來求婚的王子絡繹不絕。

可她誰也沒答應,刻意躲在城堡里,等著惡魔青年來。

但是惡魔青年一直沒有來。

他送給公主絕世的美貌,卻沒有收取相應的代價,這嚴重違反了惡魔界的規矩,所以他被關了起來,等待接受最嚴厲的責罰。

他將被處死。

行刑前一天晚上,惡魔族的大首領按照慣例前來,問他還有什麼心願未了,惡魔青年說,自己別無所求,只想去再見公主一面。

這種要求其實不太合規矩,但向來嚴肅的惡魔大首領,在這一刻卻忍不住產生了罕見的同情心。

他嘆了口氣:「唉,你們這些衝動的年輕人啊,真拿你們沒辦法。」


惡魔青年被允許再去見公主一面。

此時距離他上一次見公主過去已經過去了很久,在這段時間裡,眼看公主年紀越來越大,再不出嫁就會淪為王國間的笑柄。焦急的國王與王后慌了神,自以為妥當地挑選了一位鄰國王子,哄騙公主與之締結了婚約。

他們相信這是父母對孩子深切的愛,卻忘了問公主,究竟願不願意。

而今天,正是公主的婚禮。

惡魔青年有些狼狽地出現在了婚禮現場,在場的賓客面面相覷,對這個不合時宜的出場感到吃驚。

大廳中央,一襲純白婚紗的公主美麗無比,即將成為她丈夫的王子也是英俊帥氣。

他們看起來好般配。

惡魔青年沉默著,只覺得眼眶有些酸澀。

公主卻放下捧花,徑直朝他走來:「我等了你很久。」

惡魔青年剛要開口,又被公主打斷了:「我還想跟你做一次交易。」

圍觀群眾們緊張地屏住了呼吸。

公主開口道:「我想要一段美滿的婚姻。」

大家鬆了口氣,這樣的要求出現在婚禮上,倒像是討要一份祝福,並不過分。

鑑於惡魔和女巫的權責偶爾也會重疊,圍觀群眾紛紛表示能夠理解。

「好。」惡魔青年看著公主,決定答應她的要求。

至於回報,他不需要。

反正自己也不可能被處死兩次了。

「尊敬的公主殿下,祝你擁有美滿幸福的婚姻。」惡魔青年說完這句話,剛想要轉身離開,卻被公主搶先拉住了手腕——青年的手腕上,還套著用公主的金色髮絲編織的手鍊。

「我不能總是白拿你的禮物。」公主湖藍色的雙眸閃閃發亮。「我也要送你一個禮物。」

下一秒,她踮起腳尖,給了對方一個吻。

在場所有人都發出了驚呼。

惡魔青年連耳尖都紅的徹底:「你……」

「我相信你一定會來的。」公主卻笑得很坦然,「至始至終,我想要的結婚對象,就只有你。」


之後的混亂場面不必多說,但對公主和惡魔青年而言都沒有關係。

此時此刻,他們的眼中只有彼此,再無其他了。

惡魔大首領有點頭疼,他不得不當場撤銷對惡魔青年的處罰決定。

因為公主與惡魔青年之間有關幸福婚姻的契約已經生效,付出的代價也足以當得起。

沒有誰能否定一個真愛之吻的份量。

這是童話世界必須遵守的鐵律。


此時唯一能比惡魔大首領更尷尬的人,應該是被解除婚約的王子。

「沒關係,這種場面在我們童話世界裡很常見,根本不算事兒。」王子在帶著迎親隊伍離開前表現得很大度,還朝公主意味深長地眨了眨眼睛。「勇敢的有情人啊,祝你們幸福。」

所以,對於公主和惡魔青年而言,這是個美好的結局。

從此以後,他們會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你擁有我,我擁有你。

這是他們之間訂立的契約。

一生一世,永不背棄。

END

番外:

王子離開城堡後,沒有返回自己的王國,而是帶著迎親隊伍,直接去了附近一處小村莊。

那裡住著他心愛的姑娘。

沒錯,其實王子本來也不樂意跟公主結婚。兩人同為父母強迫締結婚約的犧牲品,曾以共同反抗婚約的盟友身份私下溝通過,試圖想出解除婚約的辦法。

公主告訴王子,或許他們可以通過跟惡魔做交易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然而不知何故,那段時間,公主無論舉行多少次召喚儀式,都沒法將熟識的惡魔青年找來,無奈之下,她只能把召喚惡魔的儀式教給王子,希望他能成功。

而王子不負所托,趕在婚禮前一天擺出了召喚惡魔的正確儀式,用以請求惡魔的幫助。

鑑於王子的召喚儀式置辦的非常嚴謹,所以他召喚出來的人,是惡魔界的大首領。

對方答應了王子的要求,保證會幫忙解除他與公主的婚約。

至於他要求的代價,王子也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無論需要付出什麼,自己也要和心愛的姑娘在一起。

可是惡魔大首領要求的代價卻是這樣:「你得一輩子對那姑娘好。」

王子一臉懵逼:「就這樣?」

惡魔大首領嚴肅地點點頭:「就這樣。」

臨走前他還非常嚴厲地告誡王子:「糊弄惡魔的代價很可怕的,小子,如果你膽敢違背約定,我絕對會好好教訓你,記住了嗎?」

王子茫然地點點頭。

他其實還沒搞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過不用著急,最晚等到他去拜會自己戀人父親的那一刻,就會明白。

那實在是一位非常嚴肅的父親。

可是面對寶貝女兒的撒嬌耍賴,他也只會心軟地嘆口氣:「唉,你們這些衝動的年輕人啊,真拿你們沒辦法。」

END

相关推荐: 老公要當爸爸了,而孩子的母親不是我。

半個月前的一天晚上,老公翻了個身,手搭在了我的小肚子上。 他這個下意識的動作,瞬間讓我清醒了。 ——他要當爸爸了,而孩子的母親不是我。 為了調查出那個女人,我不得不找一位綠茶妹妹。 那天是我跟閨蜜的固定聚會日,我喝了不少,最好的閨蜜大美卻以吃了頭孢為藉口滴酒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