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重生第一天,我重複了上輩子的命運。替嫁庶女,或許兩輩子我也逃不過這樣的命運

重生第一天,我重複了上輩子的命運。替嫁庶女,或許兩輩子我也逃不過這樣的命運

上輩子也是這樣一個艷陽天,幾年不曾記得我的父親來了我的院裡通知我下月替嫡姐進宮。

我應下了,我反抗不了,上輩子是,這輩子也是。

1

我父親是權傾朝野的丞相,我是府里最不得寵的庶女沒有之一。

我母親是鏢局鏢頭的女兒,一朝看錯良人,落得投井而亡的下場。

我是奶娘帶大的,從出生到出嫁前,都是奶娘帶著我、陪著我。

上輩子我替嫡姐進宮侍奉君側,父親才給了我一個侍女,她卻是父親安插在我身邊的細作,我的蠢笨讓父親助力祁王篡位登基。

祁王登基後冊封王妃也就是我的嫡姐為皇后,我作為先帝唯一的妃子被軟禁冷宮,祁王逼宮那日看了我一眼,對我生了不該有的想法。

那日他駕臨冷宮欲行不軌,嫡姐趕到「救了」我,讓我不至於被毀了清白,卻也讓我斷了最後的念想,我毫不猶豫撞向了宮內的柱子,一睜眼又回到了出閣前的閨房。

2

重生一次,我改變不了替嫁的命運。

珠兒像上輩子一樣被父親送到了我面前,我像上輩子一樣收下了她。

上輩子珠兒與父親裡應外合,這輩子我想做些什麼。

「父親有何需要女兒去辦的事儘管讓珠兒告知女兒。」

我平靜而冷漠,父親只愣了一下便反應過來,交代我將宮內事告知他。

很好,至少這樣我可以幫幫宮內那位纏綿病榻據說不久於人世的皇帝。

3

二月十五,喜轎將我抬入宮的時候我依舊疑惑不已,上輩子我只被封了個小小的婕妤,這輩子聖旨下來時我竟是惠妃,只在皇后之下的惠妃。

轉念一想,或許是重生的緣故,其他事情也在發生著細微的變化。

上輩子的洞房花燭夜只我一人,皇帝纏綿病榻多時,根本無法與我圓房。

這次他倒不至於無法起身行走,在太監的攙扶下來了我的寢宮。

4

宮人盡退,我的蓋頭被挑起,看見了那張熟悉的臉,一時間眼睛有些酸脹,我與他仿佛隔了兩輩子那麼遠。

上輩子因我身邊的侍女讓他落得被謀害英年早逝的下場,被軟禁冷宮的那段日子,我沒日沒夜地抄寫佛經,妄圖減輕我的負罪感。

今日見到他,我沒有忍住落下了淚,有想念,有內疚,有欣喜。

「見到朕有這麼驚恐嗎,竟流淚了?」他溫熱的手為我拂去臉頰上的淚珠。

沒等我請罪,他便卸去我的釵環,俯身上來吻了我的額頭。

上輩子我的額頭光潔無任何疤痕,這輩子額頭上卻有一個淡到快要發現不了的疤痕,那是我上輩子觸柱留下的。

溫柔又纏綿,我與他成了真的夫妻,床笫間他喚了我的乳名「芊芊」。

5

入宮第一個月父親便與我通信,問起我皇帝的病情。

上輩子這些消息都是珠兒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告訴父親的,這輩子珠兒只是傳話筒。

「纏綿病榻」我寫下這四個字,上輩子因為抄寫佛經的緣故,我的字練得很好,蒼勁有力。

珠兒出去送信了,我在寢宮裡繼續抄寫佛經。

6

中秋宮宴,皇帝只與群臣宴飲了半盞茶的工夫便支撐不住回了承乾宮。

祁王代表天子繼續與群臣宴飲,嫡姐作為祁王的新婚妻子自然也是風光無限的。

上輩子我傻傻地宴飲到宮宴結束,這輩子我只覺得吵鬧,扶著皇帝回了承乾宮。

我尋了個由頭打發珠兒去找我父親,想必今日她會帶著話回來找我。

回了承乾宮,皇帝似乎沒那麼虛弱了,拉著我陪他逛承乾宮的小花園。

上輩子承乾宮花園裡並無桂花樹,這輩子我卻發現了滿園的桂花樹。我最愛桂花,喜歡極了這滿園金桂飄香。

7

十月初三,珠兒被發落出宮了。

珠兒被皇帝身邊的嬤嬤發現偷了宮中物件拿出宮變賣,皇帝念在她是我陪嫁侍女,只發落她出宮。

一時間宮內宮外閒言碎語不斷,一開始是「惠妃果然是個庶出的,小家子氣」,後來就變成了「丞相教女無方」,再後來就是「丞相私德不修」。

十月初十,嫡姐與父親一同進宮見了我。

「你這蠢材,我生你養你一番,到頭來竟一點用處沒有。」父親怒極給了我一巴掌。

我差點站不住身,嫡姐款款走向我,又伸手給了我一巴掌。

「小妹,你可真是個蠢的,闔宮上下就你一個妃嬪,如今卻是子嗣沒有、恩寵沒有,連個侍女都留不住。」

嫡姐言畢,父親怒氣更甚,揚手又要掌摑。

「父親,女兒一會兒還要侍奉湯藥,皇上近來雖無法起身,眼睛卻也不是瞎的。」

皇帝自入冬以來便罷了早朝,纏綿病榻無法起身,朝政要事皆由秦大人到承乾宮匯報。

我也由開始的每日到承乾宮侍奉湯藥,到現在宿在皇帝寢宮內軟榻上,沒日沒夜侍奉湯藥,湯藥隔兩個時辰便要吃一次。

送走父親、嫡姐,照兒看見我的雙頰有些驚訝,珠兒出宮後,照兒被皇帝指派到我身邊伺候。

我擺擺手讓照兒拿出準備好的冰塊敷臉,再過一刻鐘皇帝就該吃藥了。

8

十一月十六,都說十五的月亮十六圓,此刻皇帝與我在窗邊賞月。

在承乾宮住了這些許日子,我仿佛知道了些什麼。

皇帝的病情與上輩子不同,這回他仿佛是在裝病,看他面色紅潤,說話也中氣十足,哪像是在祁王面前那副油盡燈枯的樣子。

只是我一直想不通,為何皇帝讓我知道這些。

「芊芊這幾日在看《列國遊記》?」

「臣妾有些好奇外面的世界罷了。」

那晚我與他聊了許多,聊到了我生母曾隨外祖父押鏢遊歷各地,從漠北到江南,從平川到深山。

那晚我不知怎麼聊著聊著就睡著了,醒來時我躺在他的懷裡,龍涎香混合淡淡的藥香讓我心安。

這輩子我懷著愧疚的心進了宮,到現在,我的整顆心都落在了他身上,我愛上了他。

9

十二月初一,雪已經下了半個月。

父親輾轉傳話,讓我將京城城防暗線布控圖偷出。

我知道,父親與祁王將要發起最後的攻擊了,畢竟皇帝已經「病危」了。

布防圖此時就在寢宮內書桌上。

這是我平時抄佛經的地方,這輩子我好像改不了這個習慣,皇帝便命人在寢宮內放了一張書桌,他裝病的時候,時常看著我端坐桌前抄寫佛經。

此時寢宮只有我與熟睡的皇帝,我打開了布防圖,提筆將圖臨摹了一遍,輾轉交給了父親。

10

十二月初十,是上輩子皇帝駕崩的日子。

連日陰沉的天,今日終於放了晴,皇帝突然昏迷不醒,太醫說是中毒。

此時殿外已有刀劍碰撞的聲音。

我跪坐在床榻邊,失聲痛哭,為何重來一次還是改變不了既定的命運?

那日我明明將布防圖改得面目全非,為何叛軍還是殺了進來?為何皇帝的湯藥每一碗我都親口喝過,他還是中了毒?

「嘭」的一聲,叛軍破門而入。

我看著滿身鎧甲的祁王,握緊了手中的珠釵。

「姨妹快讓開吧,明日朕登基,你還是惠妃娘娘可好?」

我微微側身,祁王大喜,揮退殿內兵士,獨自上前了結皇帝。

沒等他靠近皇帝,我用盡了兩輩子的氣力將珠釵插入他的脖頸。

祁王瞪圓了雙目,我拔出珠釵,血噴涌而出濺在了我額前的疤痕上。

祁王提起刀向我揮來,我閉上眼接受命運的安排,迎來的卻是身後人起身將我護在懷裡。

祁王逼宮失敗,叛軍盡數抓獲,我父親也自裁了。

11

我在寢宮內久久無法平靜,直到皇帝處理完事情來到我身邊。

他攬我入懷,溫熱的拇指撫上我額前的疤痕,眼底是化不開的柔情,他問我:「還疼嗎?」

原來,原來他也回來了。

番外.男主視角

我是嫡子也是太子,祁王是我最得寵的弟弟。

欽天監算到丞相之女沖喜可保我一命。

鍾漓替她嫡姐進了宮,她的嫡姐是祁王未來的王妃。

洞房花燭夜我因病重缺席了,之後見到鍾漓她似乎很怕我。

鍾漓很會照顧人,她說她生母病重都是她在側照料。

只是這個傻姑娘似乎不太聰明。

我沒有碰她,我將不久於人世,走後我會傳位祁王,到時她清白之身也不必被困住一輩子,她嚮往她生母口中漠北到江南、平川到深山的日子。

我沒有想到我的體弱是祁王的手筆,才知曉我便咽下了最後一口氣,不知道鍾漓知曉被父親利用之後會不會接受不了。

再睜眼,我回到了繼位那年,我病重前的那一年。

重來一次,我會護住那個傻姑娘。

我培植心腹還要裝病,疲憊不堪時,總會想起鍾漓。我親手在承乾宮小花園裡種了不少桂花樹,她最愛桂花了。

這日我與秦燊微服出宮路過丞相府,鬼使神差我繞到了後門,福至心靈後門開了,鍾漓一身侍女打扮出了府。

原來她在閨閣中過的竟是這樣的日子,堂堂丞相女兒竟要靠賣繡品過活。

那晚我做了個夢,夢裡鍾漓知道了真相,祁王妃笑她不過是顆棋子,她痛哭流涕不敢置信,畫面一轉是她在冷宮裡沒日沒夜為我抄寫佛經,這個傻姑娘。

畫面又是一轉,我看見她誓死不從祁王觸柱而亡,光潔的額上冒出了鮮血,醒來時我已是滿臉淚痕,原來我的傻姑娘是如此情深義重。

我終於等到了鍾漓進宮,挑起她的蓋頭,這個傻姑娘竟哭了。她好像不似上輩子那麼單純無知,她的眼裡有太多情緒。我撫上她的額間,竟有夢裡觸柱的疤痕,我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這輩子我信我能護住她,我與她成了真夫妻。

我的芊芊好像真的與上輩子不同了,她聰穎果敢,竟然能讓珠兒這個奸細栽個大跟頭,還順勢污了丞相苦心經營多年的清譽。

秦燊看我在寢宮內笑出聲,繼續匯報探子在宮外各處得到的消息。

芊芊果然還是那個傻姑娘,被丞相和那毒婦掌摑竟不還手,我捧在手心裡的人豈容這兩人造次。

芊芊似乎還是很嚮往遊歷山川異域,可這次我有些自私想留她在身邊。

「你可想出宮去體驗一番從漠北到江南?」我的聲音有些顫抖。

「漠北到江南的遊歷是人生,為一個人守一座城也是人生,遊歷天下不是臣妾的人生,臣妾自然是不想體驗的。」

我鬆了一口氣,將懷中熟睡的人吻了一遍又一遍。

丞相與祁王準備最後一擊,我將布防圖放在了書桌上,芊芊盯著圖思考了良久,看著她提筆臨摹,我心裡竟不是生氣,而是好奇。

秦燊將芊芊送出假布防圖的消息告知我時,我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測。

佯裝中毒是這局最後一場戲,沒想到我的傻姑娘竟如此自責,她跪坐在我身邊痛哭訴衷腸時,我快要忍不住抱她入懷的衝動。

就在殿外傳來暗號時,祁王提起了刀,我起身護住我的傻姑娘,從今往後便由我來護你餘生。

封后大典那晚,我與芊芊飲下合卺酒,嬤嬤將我們的髮絲綁在一起,結髮長生,生同衾死同穴。

番外.皇室日記

皇長子篇

我登基了,我才十七就登基了。

父皇正值壯年,撂下挑子就帶著母后雲遊天下去了,說什麼要帶母后「從漠北到江南,從平川到深山」。

這就是你們不管五個「嗷嗷待哺」兒子的理由嗎?

從我記事起,父皇就同我說,我是長子,要肩挑社稷重擔,要照顧好幾個弟弟。

弟弟們在御花園裡抓魚玩泥巴仗之時我在寒窗苦讀,弟弟們開了蒙上學後我被父皇送到了邊關歷練,十二歲上戰場,十四歲打了勝仗班師回朝。

十四歲那年回宮不過五日,父皇帶著我上朝,於是我成了太子,開始的半年父皇還日日上朝,到後來美其名曰「太子需歷練」,堂而皇之三天兩頭留我一人面對群臣。

別以為我不知道父皇是帶著母后偷溜出宮逛長安城去了。

一開始我覺得我是大哥,自然是該挑下重擔的,可後來又覺得這擔子也太重了,回宮那日母后似乎看出了我的煩惱,母后柔柔地對我講:「你父皇繼位時既無外家幫襯,又有逆王虎視眈眈,他殫心竭智才為咱們母子幾人搏下了這太平的日子,大哥兒是最得你父皇看重的,不要負了你父皇的期望,也不要負了這天下蒼生。」

說起母后,她是這世上最溫柔又最果敢剛強的女子了。

她教會我們人生道理,為我們描繪天下之景。

父皇說母后在閨閣中受了不少委屈,吃了不少苦,所以父皇這就是你把妻子當女兒寵的理由嗎?

每日晨起為母后穿衣,除了上朝公務以外一刻不離母后,母后有點小病小痛,巴不得將整個太醫院綁在承乾宮外待命,我可是親眼見過父皇盯著母后習字時痴痴的笑。

噫,寫著寫著我雞皮疙瘩又起來了。

直到我遇上了秦家姑娘,我好似理解了父皇,心中有了摯愛之人,哪裡能忍受一刻的分離呢?

成婚兩年,我與皇后有了第一個兒子,兒子越來越大,我好像更理解父皇了。吾兒快快長大,父皇有重擔交於你。

嘉樂郡主篇

我父王是皇伯父的二弟弟閒王,據說閒王這個封號還是我父王與三個皇叔父爭了許久才爭得的。

皇伯父十七便即了位,皇祖父帶著皇祖母四處雲遊,連幾位皇子的封號都是由我皇伯父定的。

說來我皇伯父這個長子當得也著實不易,自幼接受的便是最嚴厲的儲君教育,偏偏五兄弟里只對他一人如此嚴格,其餘四兄弟皆奉行快樂教育。

排行老二的我父王,吃喝玩樂樣樣精通,詩書律法雖也精通,可他偏要過閒王的日子。

排行老三老四的兩位皇叔父是雙生子,三皇叔文采絕然,是天下文人追捧的學究。

四皇叔繼承了皇祖母的字,天下文人皆嘆王爺書法了得。

五皇叔十歲時皇祖父退了位,聽母親說五皇叔被皇祖父託付給皇伯父教導時哭得差點背過氣去。

五皇叔的童年也著實不易,大哥嚴厲,三哥抓著他陪著讀詩文,四哥盯著他練字,每每我父王帶他出宮遊玩放鬆,回了宮還要聽皇伯父「念經」,五皇叔十七那年去了邊關,數年曆練他也尋到了他的天地。

我是皇祖父孫輩里唯一的女兒,我滿月那日,父王在眾兄弟中可是抖了一回威風,皇伯皇叔們便灌了他不少酒,於是乎父王直至我百天那日才得以從書房搬回主屋。

我八歲那年便被皇伯父指了婚,是皇伯母母家的侄子,年幼時我不懂,十五歲那年夷人前來求娶我朝公主時我才理解了皇伯父的良苦用心。

母親說我們林家人都是深情摯誠之人,皇祖父當年力排眾議冊封我皇祖母為皇后,從此後宮只我皇祖母一人。

皇祖父常說他與皇祖母是跨越了生死才得以相守的,此生定不能辜負,是啊,直到皇祖父閉上眼的那一刻,皇祖母也還是他眼底唯一的顏色。

婺王篇

十歲那年父皇退位了,父皇母后出宮前把我託付給大哥管教,我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誰說家中小兒子得寵一些的?

父皇笑盈盈對我說:「小五,你是想大哥管教呢還是翰林院大學士和護國公世子一同照看你?」

這下我的眼淚更止不住了,父皇和大哥相視一笑,靜靜品茗,待我哭累了不哭了。

我抽噎著選了大哥管教我,翰林院大學士和護國公世子的地獄組合,連我大哥才堪堪應付過去,我要是選了這個,恐世上再無林小五了。

提起我的封號,我依然是一肚子委屈。

父皇甩手掌柜把定封號的事甩給了大哥,原以為大哥會體恤我這個幼弟把閒王的封號給我,誰知二哥三哥四哥都在爭這個封號,罷了罷了,我不過是哥哥們的陪練罷了。

二哥如願得了閒王的封號,三哥是文王,四哥是逸王,到了我這兒,二哥打趣說排行老五不如就吳王吧,三哥四哥表示妙啊。

這麼敷衍真的可以嗎?

自然是不行了,大哥笑說,封號我為吳王顯得他這個大哥不是很上心,於是乎我得了個婺王的封號。

請問有啥差別嗎?諧音梗扣錢好嗎大哥?

我十歲以後的生活可謂是「豐富多彩」,除去該學的文武功課,陪三哥推敲詩文,被四哥拽著一道練字,大哥這個牢頭得了空就來查我的功課,不得空的時候就把我帶在身邊看摺子、見大臣。

直到我十二歲那年秦家姑娘出現了,牢頭迎來了他的春天,我也可以光明正大跟著二哥出門踏青了,嫂嫂是我的救星!

十三歲那年父皇母后從江南回宮主持大哥的大婚典禮,新婚第一個月,大哥帶著新嫂嫂下江南去了,父皇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半年後大哥帶著皇后嫂嫂回了宮,那時嫂嫂已有了身孕,我的大侄兒落地時我第一次見威武剛強的大哥落淚,嘴裡還念叨著「不生了不生了,生孩子也太遭罪了」,不知道的以為大哥才是生孩子的那個呢。

大侄兒越長越大,我看著大哥盯著我大侄兒的眼神,突然就想到了父皇,大侄兒你可得保重咯。

之後幾年二哥三哥四哥都陸續成了親,十七歲那年我也娶到了我的王妃。

婚後三個月我啟程去了邊關,我願為大哥、為天下蒼生守好這大好河山。

只是父皇母后,說好了是送我們夫婦去邊關,怎得出了京就改道去了漠北?

也罷也罷,現在我有了妻子,可一點也不羨慕你們了,哼~

太上皇篇

景和元年,我與芊芊的大兒子登基了,我終於能卸下重擔陪芊芊從漠北到江南,從平川到深山了,芊芊為我一人在這四方天地守了數十年,該是我陪她遊歷天下了。

蘇杭之景實是秀美,我與芊芊看湖光山色,觀雷峰夕照,賞漁舟唱晚。

後來我們在蘇州落了腳,住在一處依山傍水的園子裡。

芊芊最愛在湖心亭習字,我的傻姑娘還是改不了抄佛經的習慣。

良辰美景,心愛之人在側,這樣的日子真是好不悠閒暢快。

城中常有我們夫婦的傳聞,無非是說我寵妻無度罷了,我的芊芊從不是恃寵而驕之人,這樣好的妻子自然是要放在手心裡呵疼的。

景和三年,大哥兒與秦燊的女兒要成婚了,我與芊芊一路遊玩回京。

大哥兒這三年果真是長大了,學會先斬後奏撂挑子給他親爹我了,也罷也罷,原是我這個做父親的不太厚道。(嘆氣)

只是小五笑得是不是太開心了?為父決定親自與你切磋切磋武藝。

景和四年,我與芊芊成了祖父祖母。

天爺喲!我的芊芊看起來哪像是做祖母的人,還是那麼美麗動人一如初見。

景和五年,老三老四先後娶了妻,老二也有了心愛之人,只待來年成婚。

景和七年,小五娶了妻,幾個孩子們都有了著落,我們也該動身走一遭漠北了,只是小五這孩子,爹娘改道去遊玩也要跟哥哥們告狀嗎。(嘆氣)

景和十二年,我與芊芊從漠北行至江南,沿途走過平川登過高山,回到了京郊的行宮,含飴弄孫,賞花觀景,共度晚年。

吾妻芊芊,實是這世上最好的妻子、最好的母親。

天家父子兄弟親緣淺薄,芊芊卻將我們五個孩子教得很好。

大哥兒文能治天下武能平邊塞,治國理政之才能更甚我當年,將天下交給他我是再放心不過的。

二哥兒雖是兄弟中最不羈的,卻也是頂天立地重情重義的,天下人皆以為閒王是吃喝玩樂的好手,誰又知這小子替他哥哥管著我朝最精銳的探子呢。我與芊芊的兒子,就算是吃喝玩樂也能成一番大事。

三哥兒的書院培育了無數經世之才為我朝所用。

四哥兒入了翰林院,是大哥兒的得力臂膀。

小五在邊疆為我朝守一方安寧。

兄弟和睦,這曾是我從不敢奢望的,芊芊讓我的孩子們擁有了這一切,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太后篇

景和元年,大哥兒登基,我與夫君成了太后與太上皇。

回首這輩子與他相伴的二十年,我實是這世上最幸福的女子。

逆王伏誅,我母家敗落,夫君力排眾議立我為皇后,那些時日群臣每日在朝前爭論不休,每每看到夫君一臉疲憊的樣子,我都勸他不如就算了吧,夫君不以為然笑說:「我的傻姑娘,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妻子。」

封后那日我接過皇后金寶金印,我要為夫君守好這四方天地。

我成為皇后的第一年還無所出,群臣一遍遍上摺子擴充後宮,夫君卻從未在我面前提起,只寬慰我不要太過在意子嗣,他從來不在乎那些。

大哥兒落地時夫君衝進產房,他哽咽地抱住我對我說謝謝,我又哭又笑,該說謝謝的是我呀,是夫君讓我有了一個家,是夫君的愛讓我荒蕪的人生長出綠茵。

後來我們有了二哥兒,再後來三哥兒四哥兒一同來了,生完小五我足足睡了兩日才醒來,床邊眼下烏青的人緊緊抱著我顫抖地跟我說再也不要生孩子了。

我的夫君實是有些膽小呢。

夫君與我從漠北到江南,從平川到深山,我們見識了這天下奇景,怪不得幼時母親與我說起時眼裡滿是希冀的光,是夫君讓我完成了母親的願想。

除了母親,我的夫君是世上最疼我愛我之人,我對他除了深深的愛,還有無盡的感謝,有夫如此,夫復何求。

番外.巧兒

我叫巧兒,四歲那年被父母賣給了人牙子,輾轉賣入了蘇州知府家。

十四歲那年府里來了貴客,我到前廳幫忙,見到了老爺的貴客。

那是一對貴氣十足的夫婦,林老爺丰神俊逸,雖有些年紀也掩蓋不了俊朗的樣貌,林夫人長得真是好看,端莊大氣溫柔嫻雅,濃纖合度的身姿一舉手一投足間皆是風情。

林老爺買下了城內一處依山傍水的園子,在蘇州住了下來。

那日出門採買,街頭巷尾俱是這對夫婦的傳聞。

林老爺用萬金之價買下這處首富想買也要掂量再三的園子,只因林夫人隨口說了句園子裡湖心亭還不錯。

林老爺陪夫人到寒山寺進香,不過幾步路,林老爺在一旁又是扇扇子又是遮陽,末了還遞帕子給夫人擦汗,實在是叫人瞠目。

林夫人愛吃城內玉筵樓的翡翠丸子,據說這林老爺硬是纏著玉筵樓的大師傅學了這道菜。

一時間林夫人成了城內閨閣女兒、婦人們艷羨的對象。

郎君們或苦不堪言,或依葫蘆畫瓢,還有些忿忿不平的甚至猜測這林老爺根本是贅婿。

林府還未修整好前我曾被夫人撥給林夫人一段時日。

林老爺與林夫人不盡然是城中傳聞那般。

林夫人喜靜,白日多在湖心亭習字,說是習字其實是抄寫佛經,林老爺或在旁撫琴,或看書,又或是端一杯香茗只靜靜看著林夫人。

林老爺每日晨起會在院中習武,林夫人目光里滿是小女兒家的崇拜,一結束便上前為林老爺擦汗更衣,不假他人手。

林老爺的衣物配飾皆出自林夫人之手,林夫人女紅了得,在我看來快比城內繡娘技法還要精湛,每每林老爺想讓林夫人停一停休息一會兒或是乾脆別繡之時,林夫人只柔柔喚一聲「夫君」,林老爺便束手無策只得靜靜在旁陪著。

許是這樣林老爺與夫人才能幾十年如一日甜蜜吧,郎君與娘子皆用心經營,夫婦才得以長長久久地甜蜜和美。

今日出門取回夫人修好的金釵,又聽聞街頭在討論林氏夫婦。

「做女子呀就得做林夫人,我實是沒有見過哪家夫人能像林夫人一樣得夫君喜愛疼寵。」

「三娘你可別再做夢了,林老爺可是不納妾不要通房的,再說了,世間又有幾個女子能有林夫人那般仙子面容。」

幾位大嬸又是一陣哂笑。

「哼,娶這樣一位娘子回家,究竟是娶她回來做媳婦還是當皇后啊,」那位大嬸頓了頓,「皇后都沒這樣,怕是當太后吧。」

眾人皆笑這位大嬸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

兩年後,京城皇上傳書太上皇太后回宮時,眾人皆嘆「大嬸一句玩笑話竟是真的」,林氏夫婦竟然真是京城那對鶼鰈情深的帝後。

番外.皇長孫

我是父皇的長子,是皇祖父的長孫。

我甫出生便被封了太子,群臣或勸父皇三思,或上書皇祖父規勸父皇,皇祖父自然是不再管朝中事的,自幼接受最嚴苛儲君教育的我父皇,力排眾議立了尚在襁褓的我為太子。

我三歲開蒙,父皇網羅天下英才做我的師父,群臣見我父皇如此,又知我著實勤學苦練,也就接受了太子之事。

打七歲起我就每日跟著父皇上朝,下了朝在御書房裡父皇手把手教我治國之術。

還記得第一日跟著父皇下了朝,御書房內我輕聲問父皇我這麼小真的要現在開始就上朝議政嗎。

父皇眼裡滿是自豪:「我兒子文韜武略絲毫不輸我當年,早早跟著父皇上朝,也能早早為父皇、為國分負重擔。」

父皇隨手拿起一本奏摺,指著上面的內容遞給我:「兒砸你看,以後遇上這樣的奏摺該怎麼辦呢?」

父皇只我一個孩子,那是勸父皇擴充後宮開枝散葉的奏摺。

「自然是讓他自己多生幾個再來勸朕開枝散葉。」父皇吹了吹茶,慢悠悠說道。

「這劉大人三十有七,光妻子就娶了三位,愣是半個孩子都沒有,就這還勸你父皇我?」

「若是上書的臣子已兒孫滿堂呢?」

「那就讓他管好自家的小崽子們再來操心朕的子嗣。」

「若是上書的臣子子孫個個人中龍鳳呢?」

父皇放下茶,開口道:「兒啊,人都是有弱點的,只一點,蛇掐七寸。」頓了頓,父皇又笑道:「應付群臣廣納後宮的奏摺,這可是從你皇祖父就積累下來了豐富的經驗,你可不能給咱們爺孫拉了垮。」

「母后還這麼年輕,父皇與母后為何不再生了呢?」

「你母后生你時足足嚇掉了父皇半條命,吾兒如此優秀可堪重任,父皇母后有你一個就足夠了。」

當時我與父皇並不知,我的大弟弟已在母后腹中。

母后有喜的消息傳到御書房時,父皇驚得摔碎了一盞皇祖父從江南帶回的茶盞。

看著在母后面前眉頭深鎖來回踱步,嘴裡念叨著「這可怎麼辦」的父皇,我從未見過運籌帷幄的父皇如此不安。

母后有孕的欣喜在父皇的驚恐中被攪亂,而後父皇被母后趕到御書房足足住了五個月。

母后生產那日我在產房外陪著父皇等候,我握住父皇的手寬慰他,父皇回握住我的手,嘴上說著不慌不慌。

半盞茶的工夫大弟弟便落了地,感謝大弟弟如此乖巧不折騰母后,否則我恐怕成了天下第一個因母親生產而被父親捏碎手掌的兒子了。

再後來我又有了兩個弟弟。

十歲那年,五皇叔舉家從邊關回了京,還帶回了兩個活蹦亂跳的堂弟。

兩個堂弟很是得我們這些堂兄弟的喜愛,二叔三叔四叔家的堂弟們整日纏著他們二人玩耍,只要他們進了宮,我的三個弟弟那便是一刻不離他們的。

五皇叔看著兩個兒子不由感嘆一句:「合著我和我的兒子們都是哥哥們的陪玩。」

父皇常對我說,我是家中長孫,今後是一國之君,要照顧好親弟堂弟堂妹,天家父子兄弟親緣淺薄,皇祖父一脈能有這般親緣實屬不易。

十七那年,父皇動了退位的心思。

皇祖父笑盈盈地看著滿堂兒孫:「大哥兒啊,你父皇我還在你就退位了,這不大妥啊。」

總之那日父皇沒有贏過皇祖父,我也不用早早挑下這天下重擔。

姜果真是老的辣,皇祖父與父皇幾番來回,父皇敗下陣來,母后更是被父子二人逗得笑出聲來,我見父皇略帶委屈看了一眼母后,九個月後我最小的弟弟呱呱墜地。

我成婚後父皇將朝中事多數交由我做主,父皇每日或陪著母后逗逗幼弟,或是乾脆到皇祖父皇祖母所在的行宮裡住上數日,美其名曰「侍奉父母為天下人做表率」,父皇您快帶著母后回宮讓兒子我也做做表率吧。(嘆氣)

皇祖父自知理虧從不多言,甫成婚的我每日案牘勞形,幸而吾妻是這世上最好的女子,多少辛勞難處,見到她便也煙消雲散了。

相关推荐: 我哥被綠以後天天深夜買醉、鬼哭狼嚎。我女扮男裝,勢必要狠狠渣回去,幫我哥報仇。

我哥被綠以後天天深夜買醉、鬼哭狼嚎。 作為妹妹,我實在看不下去。 偷偷從他錢包夾里拍下那個女人照片後,我托朋友幫忙去找。 一個星期後,人找著了。 我女扮男裝,勢必要狠狠渣回去,幫我哥報仇。 在寫了 99 封情書後,那人終於肯見我。 我被人帶過去。 但—— 這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