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8:30故事—親愛的斐先生

8:30故事—親愛的斐先生

洗完澡,我裹著浴巾走進閨蜜房間。

拿出一排內搭問她,哪件配我新買的紅裙子更好看。

閨蜜半天沒有反應。

這時,手機里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

「黑色的好看。」

1

明天我要去興恆科技面試,為了這場面試,我特地拉著閨蜜去商場挑了一條紅裙子。

紅色旺我。

那年高考,論文答辯、踹掉渣男,我穿的都是紅裙子。

吃飯的時候,閨蜜接了一個電話,然後臉就垮下來了,連剛買的限量版包包都無法治癒的那種。

「晚晚,我二叔回來了,今晚我要去你那兒睡。」

「……」

我碗裡的脆皮腸頓時不香了,腦海里立馬閃過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閨蜜沒發現我的走神,泄憤似的咬了一口脆筍,含混不清地埋怨著,「晚晚,真羨慕你沒有二叔。」

呃……

這話沒法接。

我有些心虛地看了一眼閨蜜,立馬將鍋里的鴨掌全部夾給了她。

「嗚嗚,晚晚,你對我真好,要不是我二叔不近女色,我怕誤你終身,早就攛掇你當我二嬸了。」

「……」

不近女色?!

姐妹,你怕是對你二叔有什麼誤解。

我腦子裡一堆的馬賽克。

在閨蜜面前,我只能佯裝鎮定,「小語,你二叔太老了,我可啃不動,我還是比較喜歡小鮮肉。」

閨蜜很認真地點點頭,「也是。」

我鬆了一口氣,這個話題總算是過去了。

我租的房子,兩室一廳,一間我住,一間閨蜜住。

主要是我睡覺很不老實,閨蜜和我睡了幾次被踹下床之後就再也不願意和我一起睡了,在她的強烈要求下,我還是向金錢低頭了,然後我倆就一起租了這套房。

大多數時間,房子裡都只有我一個人。

一進屋,閨蜜直奔房間,撲在了她那張大床上。

「小語,我先去洗澡了,對了,我總覺得那條紅裙子有點透,等會兒我再試試,你幫我看看穿哪件比較合適。」

「知道啦。」

……

半小時後,我裹著一條浴巾然後回房間拿了一排的內搭去找閨蜜。

「小語,你看,哪件穿裡面比較好看?」

閨蜜半天沒反應。

我抬頭的同時,一道低沉的男聲傳了過來,「黑色的好看。」

「……」

閨蜜的那張大床中間放著一個手機,手機對準的方向正好能看到我現在這副模樣。

啊啊啊!

「怎麼了,怎麼了?」

閨蜜手裡還拿著一袋啃了一半的泡椒鳳爪,她看看我,又看看被蓋上的手機,一拍腦袋,一句「臥槽」脫口而出,隨即飛奔過去將視頻掛斷了。

「晚晚,我剛才肚子餓了,正好我二叔給我開視頻我就接了,沒想到……幸好,你沒有在家裸奔的習慣。」

「……」

這頭豬,蠢死算了。

2

想到男人剛才那炙熱的眼神和低沉的腔調,我臉唰的一下就紅了。

閨蜜看著我手上拿著的東西,然後將床上的那件挑起來遞到了我的眼前,「黑色的好看。」

「……」

這一晚,閨蜜因為沒有享受到平時我給她做夜宵的待遇悶悶不樂。

呵。

該!

回到房間,手機上一條未讀消息飄在屏幕上。

【好不好看直接問我。】

「……」

呸!

不要臉。

又不是穿給他看的。

捂著又紅又燙的臉,我鑽進被窩,腦子裡的畫面一幀接著一幀的,連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

清晨,鬧鐘響第一聲我就醒了。

簡單地擼了一個妝,又給還在酣睡的閨蜜做了早餐就出門了。

興恆科技是雲市電子科技領域的領頭羊,作為計算機系畢業的學生,自然以進興恆為傲,我也不例外。

到的時候,休息室里已經坐了不少等待面試的人,就……嗯,競爭很激烈。

我拿著簡歷,找了一個角落,剛坐下,就聽到旁邊的人在小聲交流著。

「我聽說,今天大老闆也來了,說是要從我們這群面試的裡面挑一個帶回總部培養。」

「這有什麼新奇的,往年不都會挑幾個拔尖的帶回總部的嗎。」

「哦,原來是這樣呀。」

「……」

我也就隨便聽聽,我投的簡歷是興恆的研發部門,來之前自然是對這一塊重點關注了,至於什麼大老闆、總部我還真沒注意。

半個小時後,面試正式開始了,一個助理模樣的男人開始叫人往外帶了。

我莫名地有些緊張,這還是我踏入社會的第一次如此正式的面試。

到我了。

我拿著簡歷跟著助理去了會議室。

看著坐在中間渾身散發著上位者氣息的男人,我愣住了。

「蘇晚!」

男人的聲音低沉磁厚,我的心跳也跟著加快。

在其他面試官的提醒下,我坐在了男人對面,開始了一段事先準備好的自我介紹。

我說話的時候,視線是落在其他人身上的,卻依舊能感覺到那道深邃又玩味的眼神追著我。

狗男人。

難怪昨晚發那條消息給我。

介紹結束後,其他面試官問了我幾個和專業相關的問題。

我一一對答入流。

從我進來到現在,男人只開口叫了我一聲,就再也沒有說話,只是坐在寬大的座椅上,嘴角漫不經心地勾著,微微曲彎的手指一下一下地叩擊著桌面,他的掌心下正好是我貼在簡歷上的照片。

「……」

我的耳根悄悄地紅了。

啊。

這種感覺太煎熬了。

和他在一起小半年了,每次他那樣笑的時候,我的下場都挺慘。

3

會議室的氣氛有些靜默。

裴衡不開口,其他面試官自然不敢輕下結論,一個個的看看他看看我的。

我知道,裴衡故意的。

這個小氣的男人,該生氣的人應該是我吧。

我來興恆面試,他是知道的,可是我卻不知道他就是興恆的大老闆。

呵。

想到這兒,我腰挺得更直了,原本閃躲的眼神也直直地和他對視著。

裴衡嘴角微勾,突然起身,其他面試官見狀紛紛站了起來,裴衡在眾人的簇擁下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留下了一句,「就她了,明天讓她去總部報到。」

「是,裴總。」

「……」

我走後門了?!

包里的手裡振動了一下,這種時候,不用看也知道是哪條狗。

出了興恆的大門,我就看到了那輛熟悉的黑色商務車停在對面。

真的是……很不低調。

我想裝作沒看見,可兜里一直振動的手機不允許。

我左左右右看了一圈,確定沒有認識的人,這才跟做賊似的跑到了那輛商務車旁邊,急吼吼地拉開車門往裡鑽,然後,一張冷冰冰的俊臉就在眼前。

我???

失策了。

現在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的,弓著腰彎在那的姿勢太難受。

「你往裡面坐一下呀。」

男人紋絲不動。

「……」

你是大爺,我抿著唇想要退下去走另外一邊,心裡更是暗暗腹誹,當初自己怎麼就鬼迷了心竅招惹上他了。

淦!

色字頭上一把刀,我現在就被刀得很慘。

我的腳剛往下挪,裴衡大掌倏地一伸,啪的一下,車門被關上了。

「……」

我沒防備,直接坐在了車座底下,整個後背都貼在了車窗上。

「裴衡,你幹什麼?!」

情急之下的語氣直接暴露了我的脾性。

裴衡笑了,笑得勾人,「晚晚,我在幫你關門呀。」

要不是他頂著那麼一張帥氣的面龐,我早就一拳揮過去了。

「謝謝!」

我從牙縫裡擠出了這兩個字,然後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繼續爬起來彎著腰擦過他的腿想往裡面的那個位子上去。

結果,裴衡長腿一伸,我跨過去的同時整個上半身幾乎都是貼著他的。

隔著一層薄薄的紅色布料,我都能感覺到那陣灼熱的氣息。

「裙子不錯,可惜裡面選錯了。」

「……」

「裴衡,你往哪兒看呢?」

裴衡眼眸深邃地盯著我,眸底流轉的微光都是染著幾分輕佻的,我心一跳,見那張好看的薄唇即將張開,我一急直接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閉嘴,別說話。」

這個裴衡,怎麼回事,怎麼每次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一點也沒有成熟男人的穩重厚實。

騷里騷氣的。

譬如現在,我望著自己疊在男人嘴上的手,他、他竟然……舔我掌心。

哪怕就一口,也足夠我瞳孔地震了。

媽的!

他就是仗著我怕他亂說騷話不敢鬆手。

前面還有司機,我用眼神威脅他,裴衡總算老實了些收了腿,我這才得空坐了下來,只是那雙手卻被裴衡死死地禁錮在他的掌心之中。

我沒再掙扎,一雙手而已,想握就握吧。

車開了一半,我看著外面越漸繁華的景象,微微一愣,「我們去哪?」

「陪你逛街。」

「……」

嗚嗚。

你還我那個初見時清冷仿佛不食人間煙火的裴衡!

……

4

胳膊擰不過大腿,我自然也是擰不過裴衡的。

就這樣,我被他拉著一路步伐不停、目標明確地往裡走。直到在一家店鋪門口,裴衡停了下來。

我抬頭,腦子嗡的一聲,秒懂了裴衡的那句「陪我逛街」。

呵。

男人。

尤其是像裴衡這樣的男人,正經穩重的皮囊下的那顆心絕對是騷的。

望著裴衡那張下頜線堪稱完美的側顏,我想起了和裴衡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

那年我大二,經過大一一年的相處,我和裴小語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成為了好閨蜜。

某一天,裴小語讓我陪她回家一趟,看著回家跟做賊似的閨蜜,我不解。

閨蜜說,今天她二叔在家,在家裡她最怕的就是這個二叔了。

不苟言笑、正經威嚴,隨隨便便的一個眼神都能讓你抖一抖。

這是閨蜜對她二叔的描述,聽完之後,我的腦子裡立馬有了一個中年大叔的模樣。

我和閨蜜在玄關口剛換好鞋,迎面就出來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就……我為自己的無知道個歉。

閨蜜的二叔有點東西呀,雖然看著年紀比我們大了些,但身上散發的那種矜貴成熟的氣質,卻是我們現在望塵莫及的。

優秀!

我只看了一眼,就移開了視線,男人再好看那也是旁人,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二叔。」閨蜜乖乖巧巧地打了聲招呼。

男人面色清冷地看了我一眼,嗯了一聲,就離開了。

經過我身邊的時候,我感覺到一道視線落了過來,等我擰著眉去看的時候,發現閨蜜二叔已經走遠了。

嗐!

果然和閨蜜說的一樣,讓人怕怕的。

那是我和裴衡的第一次見面,就如同在一片平靜的湖裡投擲了一塊小石子,水面上盪了幾層波紋之後就立馬平復了。

只是那時候我怎麼也沒想到,我和裴衡的第二次見面會來得這麼快,而且還是在我那麼狼狽的時候。

我和男朋友是在大二的時候確定關係的,他追了我整整一年。據他說,他是在大一新生晚會上看到了穿著紅裙子的我,然後對我一見鍾情了。

打那以後,他幾乎不上課就跟在我身後,就二十四孝好男友該做的事情他一樣不落地都做了,可能是習慣了,也有可能我真的在某一刻覺得這個男孩子對我真的很好值得在一起,然後我就同意了。

我爸和我媽相親相愛了一輩子,我以為的愛情就像他們那樣相守一生必定白頭的,結果,二十四孝好男友狠狠地給我上了一課。

我和他大二剛確定關係還不足三個月,他就劈腿了。

被我撞破的那天,他正摟著一個穿著清涼的女孩親得忘我,最後還是那個女孩發現了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背。

他怎麼說來著,哦,他說:「蘇晚,我和你談了三個月,你連手都沒給我牽一下,在你眼裡,我是你男朋友嗎,我就是個幫你和你閨蜜帶飯搶座位的工具人。」

「……」

5

我愣了,我從來沒有想過他是這麼定義我和他的這段關係的。

看著他懷裡摟著的女孩,我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抱歉,我不想給。

我看了他一眼,扭頭就走。

結果他仿佛不甘心似的,衝著我喊了一句,「蘇晚,就你這迂腐封建的樣兒,除了我看上你追你玩玩,還有誰會要你。」

我沒理他,被狗咬了一口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一條更狠的狗咬死他。

當然,我沒有說裴衡是狗的意思。

畢竟這個想法,也是我後來才有的。

雖然知道為了渣男不值得,但是我的心裡還是有些難受的。

天地良心,我真的沒有把他當成工具人,我還打算這個學期考完試之後就帶他回去見見我爸媽的,我是認真對待這份感情的。

轟隆一聲。

打雷了?!

我傻眼了,抬頭望著天,一道道閃電在天邊肆囂著,緊隨其後的就是一聲更比一聲大的雷鳴。

偏偏這個時候閨蜜還發了消息過來,說是要下雨了,讓我給她買一份螺螄粉送到宿舍樓下。

「……」

好吧。

等我買完閨蜜指定的那家螺螄粉走在回校的路上時,嘩嘩嘩的大雨說下就下。

拎著螺螄粉的我連一個躲雨的地方都找不到,就驗證了人倒霉走路都能摔一跤。

我想著趕緊跑回去,結果沒注意看腳下,直接踩在了一個被雨水填滿的坑裡。

螺螄粉灑了,我也摔了。

周圍又沒人再加上又是下雨又是打雷的,我索性哇的一聲,直接哭出了聲。

就在我哭得正起興的時候,頭頂上的雨好像停了,低垂著的視線里躍入了一雙男式皮鞋,鋥亮的鞋面上倒是落下了不少的水珠。

我抬頭一片朦朧的視線里出現了一張有點熟悉的面龐,我連忙擦乾眼淚,這下看清了,閨蜜的二叔?!

我和閨蜜的關係這麼好,看見人二叔了不得打聲招呼嗎,我爸從小就教導我要懂禮貌的。

於是,我聲音微哽地叫了一聲「叔叔」。

下一秒,頭頂上的雨水再次傾落,一股腦地全部淋在了我仰起的臉上。

我???

這個叔叔有點壞呀!

僵持了片刻,裴衡手裡拿著的那把傘又傾斜到了我的頭上,嗓音低緩,「哭夠了嗎?」

「……」

好神奇,那一瞬間,我心底的那些難過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我還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竟然如此狗血地趴在馬路上失聲痛苦還被閨蜜二叔撞見了。

我連忙想從地上爬起來,許是坐得有點久了,腿麻了,剛站了一半結果一個踉蹌眼看著又要坐回去,倏地一隻大掌伸過來扶住了我。

那是我第一次抓著除了我爸爸之外的男人的手,真的是男人不是男孩,那隻大掌傳遞給我的溫度讓我一下子有了安全感。

「謝謝叔叔。」

話音剛落,我感覺到裴衡的身子一僵,他看了我一眼,沒等我細究他眸底那份難懂的情緒時,透著幾分冷意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上車,送你回學校,話那麼多。」

「……」

怪不得閨蜜怕她這個二叔,果然陰晴不定。

我訕訕地跟著裴衡上了車,車上的溫度激得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下一秒,一件帶著一股淡淡的菸草味的西裝外套搭在了我的身上。

「叔叔,不用。」

阿嚏!

好吧,我還是需要的。

6

車裡的溫暖漸漸地喚回了我被雨水沖洗開的清明,我開始意外裴衡怎麼會到這裡來,還是這條通往學校的小道,裴衡說他是來找閨蜜的,看我眼熟想起來我是閨蜜的朋友,就下車看了一眼。

聽聽,多麼適當的理由,反正我信了。

然後裴衡問我怎麼了,怎麼一個人坐在地上哭得那麼傷心。

許是車裡的溫度太高,許是裴衡的那張臉長得太有誘惑力,又或許是裴衡給我的那種類似於父親的安全感,我告訴了他。

我永遠忘不了一個大雨傾盆的下午,我坐在一輛車裡,身旁有一個男人溫柔地開導我、安慰我,告訴我人生很長,除了戀愛之外,我還有更多值得去做的事情。

我想我可能知道為什麼很多小姑娘都喜歡帥氣成熟的男人了。

裴衡將我一直送到學校門口,然後將後座的一個打包袋交給了我讓我帶給閨蜜。

回到宿舍,閨蜜見我這副模樣立即緊張得圍了過來,我簡單地應付了幾句,然後就聽到閨蜜憤恨激動地罵了渣男一下午。

至於我和她二叔在車裡說的那些話,聊的天,我一字未提。

自那天之後,我和裴衡見面的概率好像越來越多了,我是不是得把西裝外套洗乾淨燙好了還給他,為了感謝他我又請他吃了一頓路邊攤……一來二去的,我和他漸漸地熟悉了起來。

至於我和裴衡正式成為男女朋友並且發現裴衡是個正兒八經的悶騷腹黑的時候,是在我大學畢業前夕,閨蜜說為了慶祝我論文成功通過,非得拉著我去見世面。

好傢夥,都是唇紅齒白的小哥哥小弟弟。

「裴小語,我要回去了。」

閨蜜哪肯放人,呵,那副模樣,哪裡是來帶我來見世面的,明明是她自己想來。

沒辦法,在閨蜜的軟磨硬泡下,我留下了和他們一起玩。

好在還算正經,中途有一個小哥哥把肩膀搭在了我的肩上,我一陣雞皮疙瘩,兜里的手機就是在這個時候響起來的。

我看了眼備註,心裡竟然莫名地有些心虛,立馬拍開了肩膀上的那隻爪子,跑到外面去接電話了。

剛接通,低沉的聲音里似乎透著隱隱的不悅。

「出來。」

「……」

我一愣,脫口而出,「小語還在裡面。」

男人一聲冷笑,「回頭再收拾她。」

我???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人已經坐在了裴衡的車裡了。

今天沒有司機,是裴衡親自開車的,我坐在副駕上餘光時不時地偷看一眼,哦嚯,裴衡今天不高興了,一張臉又冷又沉。

唉!

成熟男人的生活沒有「容易」二字。

我剛想著如何開口安慰裴衡,結果,他卻先開口了。

他問我,好玩嗎?!

那語氣,那神情,就像是在……吃醋?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我瞳孔微縮地搖了搖頭,蘇晚,你清醒點,想什麼呢。

可下一秒,裴衡不由分說地握住了我摳著安全帶的手。

他說:「晚晚,你這麼笨,究竟是怎麼考上京大的?」

「……」

腦子裡一道驚雷瞬間炸開。

裴衡將我拉得往他那邊靠近了些,那雙我對視了無數次的眼眸,此刻熠熠生輝、流光溢彩。

他說:「晚晚,我等不及了,我怕我的循序漸進、克制守禮會讓我錯過心儀的姑娘。」

「……」

完了,我暈乎乎的腦子裡開始放煙花了。

他又說:「晚晚,別害怕我,也別抗拒我的靠近,我是認真的。」

7

那天,裴衡說了很多很多,我也終於意識到,這麼久的相處,裴衡在我心裡早就不一樣了。

我和裴衡確定關係了。

裴衡第一時間就要去收拾裴小語被我攔下了,我說,我倆的關係暫時不要公開,想等我畢業之後再和閨蜜說。

結果這一等,就等到了現在,這期間,裴衡一次次地控訴我不給他名分甚至還強迫他成了一個不敢把女朋友公之於世的渣男。

我???

好吧,渣的是我。

尤其是正式畢業的那晚,我們班的謝師晚宴上,我又被閨蜜拉著喝多了。

我記得最後一個畫面,是裴衡將我壓在牆上劈頭蓋臉的一頓親。

……

「晚晚,想什麼呢,臉紅成這樣。」耳畔的溫熱氣息拉回了我飄散的思緒。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

裴衡已經幫我選好了。

「很搭你的裙子。」

「……」

呼!

半年多的相處,裴衡在我面前那穩重成熟的皮一層一層快要掉完了。

「乖,去試試。」

試你奶奶!

就在我和裴衡僵持不下的時候,餘光里突然瞥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裴小語!

她不是應該在家蒙頭大睡的嘛,怎麼跑商場來了?

看樣子,是要往這家店來了。

我慌了。

幾乎下意識地拉著裴衡進了試衣間。

裴衡一愣,立馬就想出去,然後被我死死地環著脖子按住了。

「晚晚?」

「小語進來了,噓。」

試衣間內的溫度倏地一下子降了下來,我抬頭一看,裴衡的臉又沉了下來,一臉「我見不得人」的神色直直地看著我。

我頭疼。

實在是我不知道要和閨蜜怎麼說自己和她二叔的這個事兒,畢竟我不止一次在閨蜜面前大放厥詞過,說裴衡年紀大是頭老牛。

可要是閨蜜一不小心說漏嘴了,以裴衡的性子,我這棵嫩草肯定連根都沒有了。

嗚嗚。

我的腦子裡已經有畫面了。

絕對不行!

8

外面很快就響起了店員和裴小語的聲音,這貨,竟然是來購物的。

得,溫度又降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試衣間的某人也漸漸地不老實了。

我瞪著裴衡,對方一臉無辜,那雙深邃的眼眸里似乎滾動著「你拉我進來」的這句話。

我???

「裴衡,你別。」

唇上的力道裹挾著幾分懲罰。

我害怕會有人突然進來聽到這試衣間裡的旖旎,不停地用手推著裴衡健碩的胸膛。

果然,怕什麼來什麼。

導購員的聲音響起,問我試好了沒。

我急得都快哭了,這時,裴衡在我耳邊說了一句什麼,我都沒聽清就直接點點頭,他這才滿意地放開了我。

結帳的時候,我看到導購員手裡多出來的那一件玩意兒,全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子全部涌到了臉上。

裴衡真的是狗呀!

從店裡出來之後,我怕閨蜜還沒走遠,直接拒絕了裴衡要在頂樓請我吃大餐的好意,上車之後,裴衡問我去哪裡吃,我看著他那一身西裝革履的模樣,嘴角一勾。

半小時後。

我拉著裴衡穿梭在學校后街的各種小吃攤前,裴衡周正的西裝上都濺上了好幾滴炸串的油點子,好幾次,我都看到裴衡微抽的嘴角。

我知道,這個年紀的裴衡很注重養生,平時帶我去吃的除了西餐廳就是一些精緻的中餐館。以前沒有這麼熟,我自然也不會帶他來這兒,至於熟了之後,我覺得裴衡的氣質和這兒實在不搭,更加不會帶他來這兒。

不過,誰讓他今天欺負我來著。

「裴衡,你吃一口嘛,真的很好吃的。」

我挖了一勺酸奶水果撈遞到了裴衡嘴邊,那廉價的缺了一個口的塑料勺子被一大塊的西瓜壓得彎彎曲曲的。

裴衡看了我一眼,然後猝不及防地俯身,直接吻在了我的嘴角邊。

「嗯,真的好吃。」

「……」

手一抖,勺子上的西瓜啪的一下掉在了酸奶了,濺起的奶漬全部落在了裴衡的襯衫上,裴衡卻笑得溫柔萬分。

啊啊啊!

我再也不吃酸奶水果撈了。

這個點,已經有不少的學生陸陸續續出來了,我看到有好幾個小姑娘偷偷地看著裴衡,甚至還悄悄地拿出手機拍照。

成熟男人的吸引力,無外乎金錢和外貌,偏偏,裴衡除了擁有這兩樣,舉手投足中更是透著上位者的氣質。

忽略私下又是一副模樣的裴衡,至少明面上的裴衡很難讓人不心動。

我突然有些後悔將裴衡帶到這裡來了,當著那些偷看他的小姑娘的面,我挽上了裴衡的手臂,換來的裴衡更加愉悅的笑容以及寵溺地摸頭。

「蘇晚?」

如果沒有遇到我前男友的話,一切都會更美好的。

剛才沉溺在裴衡的撩撥中,都沒注意到迎面走來的前男友和他女朋友。

真是晦氣。

9

我挽著裴衡就想走,實在不想讓裴衡知道我以前的眼睛有多瞎。

「蘇晚,就算你被我甩了,也不用這麼自暴自棄,找一個大叔吧。」

「……」

呵。

瞎的是他,他哪來的底氣貶低裴衡的。

「嚴凱,麻煩你好好管管你女朋友,讓她那倆眼珠子不要一直偷看我男朋友。」

渣男一愣,一低頭正好看到自己女友那副花痴的模樣,氣得直接推開了她,往前一步,眼神不屑、語氣鄙夷地對著我。

「蘇晚,平時看你裝得一本正經的,看來也是個放蕩的,大庭廣眾的就和這麼大年紀的男人摟摟抱抱的,看來,這個大叔平時沒少給你零花錢吧。嘖,早知道你是這種貨色,那時候我直接拿錢砸你不就好了。」

艹。

這個渣男。

我瞅准裴衡手裡的酸奶水果撈,準備拿過來砸過去,結果,裴衡牽住了我的手,安撫似的捏了捏,然後嘴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格外地森白。

下一秒,裴衡的另外一隻手拿出了手機,當著嚴凱的面撥出去了一個號碼,我看到嚴凱好像愣住了。

「嚴總,我遇見令公子了,只不過,嚴總的家教實在不怎麼樣,我覺得,和家風不嚴的人合作,會拉低我們裴氏的檔次,所以御名府這個項目,就此結束。明天我會讓秘書和嚴總談終止合作的相關事宜的。」

「……」

原來成熟男人解決問題的方法這麼簡單,直接用地位和權力碾軋對方。

啊,爽!

嚴凱面色一白,震驚得嘴都張大了,還沒等他開口呢,他的手機響了。

不出意外,對方開罵的聲音就算不開免提都能聽到。

裴衡拉著我和他擦肩而過的時候,語氣冷冽,「年輕人,未來的路還很長,只可惜,你已經把自己作死了。」

直到上了車,我都還沒從裴衡剛才的那股帥勁兒里回過神。

半晌,一道黑影朝我壓了過來,裴衡與我貼著額頭,鼻尖親昵地蹭著我的。

「這麼開心?」

是呀,真的很開心,沒有人不喜歡被人維護。

我情不自禁地伸手環著裴衡的脖子,羞澀地親了親他的唇瓣,「裴衡,謝謝你,還有對不起,我以前瞎了眼,才讓你今天因為我受到牽累。」

話音剛落,一陣溫熱落在了我的眼睛上。

「晚晚的眼睛一點也不瞎,說起來,我還得謝謝他,要不是他不懂得珍惜,我都沒有這個機會找到我們晚晚這麼好的姑娘。」

嗚嗚。

我緊緊地抱著裴衡,將腦袋埋進了他的胸膛里。

車裡的氣氛恰到好處的溫馨。

「今晚去我那,我想看你穿上我為你挑選的衣服,嗯?」

啪!

我被打臉了,裴衡還是狗。

10

第二天,看著神清氣爽的狗男人,我氣急。

「裴衡,都怪你,我今天還要去公司報到,今天是我實習的第一天。」

我聲淚俱下地控訴裴衡的不人道。

裴衡正在扣襯衫衣扣,聽到我的話膝蓋一彎直接跪在了我的面前。

嗐,這老男人臉真不賴。

打住!

又饞裴衡的臉了。

「我是老闆,我說了算。」

「……」

呸!

公私不分。

裴衡一出門,閨蜜的電話就打來了,對著我一頓芬芳輸出,最後問了我一句人哪去了。

呵。

我正要找她呢,要不是她昨天去那家店裡買那玩意兒,我現在能渾身無力地躺這兒?

……

咖啡館裡,閨蜜已經盯著我脖子看了五分鐘了。

我臉紅地抿了一口咖啡來掩飾自己的心虛,裴衡這個王八蛋,昨晚也不知道抽什麼瘋,非要我把他男朋友的身份公之於眾,他說不想再當我背後的男人了,我???

當然是一口拒絕了。

然後就換來了裴衡狠狠的報復。

媽的,出門之前,我明明塗了一層厚厚的遮瑕,甚至還找了一條絲巾繫上,結果,還是被閨蜜一眼識破。

我剛到還沒坐下來呢,閨蜜直接手一伸,就把我脖子上的絲帶解開了。

然後,就開始用眼神對我施刑了。

我知道,她在等我坦白從寬。

「那個,我說我去刮痧了,你信嗎?」

閨蜜從鼻孔里哼了一聲。

我???

在線等,該怎麼矇混過關,挺急的?!

我差點就要坦白了,結果閨蜜說:「好了,看你那副甜蜜的樣子,對方一定對你很好。」

「……」

我看了一眼四周,生怕閨蜜的話被人聽了去,倒也不必這麼善解人意。

「晚晚,我好煩呀。」

「怎麼了?」

難怪約我出來,原來心情不好,那我可得好好地開導開導她了,又是我閨蜜又是我未來小侄女的。

「你說說,我爸媽幫我二叔介紹女朋友,跟我有什麼關係,非要我去陪著一起。說是有個女孩子在場,氣氛也好點。敢情在他們眼裡我就是個工具人,氣氛烘托機呀。」

「……」

「晚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討厭那些自以為是的大家閨秀了,整天端著一副我是富二代、我是大小姐的架子。」

閨蜜可能覺得她說的力度不大,於是索性直接拿出了手機,將她媽媽發給她的那些照片翻了出來,一一展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

怪不得閨蜜約我出來吐槽,照片上的那些女孩,光是看面相和身材就足夠優秀了,和裴衡還真搭。

我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閨蜜,對不起,開導不了你了,我現在可能比你還難受。

11

所以昨晚裴衡那麼反常是因為他要被家裡人逼著去相親了?

和這些好看的、優秀的家世又好的女孩?

我也不知道最後是怎麼和閨蜜分開的,就我一個人回到家的時候,天都黑了,我將自己埋進被子裡,悶了好一會兒,直到裴衡的電話打過來。

我沒接。

只是發了一個信息過去告訴他我好累想睡覺。

裴衡就沒有再說什麼,道了一聲好好休息就沒有再來找我。

看著黑了屏的手機,那些被我刻意忽略的我和裴衡之間的差距好像隱隱地有要出來的跡象。

淦!

不想了,睡覺!

……

第二天,我去了裴氏集團報到。

在前台填表格的時候,看到了裴衡在一群人的前呼後擁下走了進來。

那樣耀眼的裴衡呀。

當裴衡的視線快要掃過來的時候,我立馬蹲了下去,剛好被一個大花瓶擋住了,直到裴衡進了電梯我才站起來。

對上前台小姐姐詫異的目光,我尷尬地笑了笑。

眨眼間,我在裴氏已經實習一個星期了。

這段時間,裴衡很忙,我知道。因為公司接了一個大項目,全程都需要裴衡親自坐鎮,就連我這個實習生有時候都會留下來加班。

這期間,我和裴衡自然也是見面的,但是每次都很急匆匆的。

有一次裴衡將我壓在車上,惡狠狠地說等忙完了再好好地補償我。

我笑笑。

這段時間,我從同事的口中聽到了太多的關於裴衡的消息了。

她們口中的裴衡與我接觸的裴衡簡直判若兩人。

我意識到,心裡有一道口子不可抑制地打開了,那道口子叫「我不配」。

因為自身的閱歷和經驗還不夠,其實說白了,就是我還不夠優秀,不足以繼續支撐我心安理得地享受著裴衡對我的好,對我的愛。

於是,我選擇了退縮,在裴衡從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時間只為了帶我去吃我最喜歡的烤串時,我向他提出了分手。

裴衡聽到之後愣了幾秒,然後就很平靜地問我理由,然後,我哭了,最後裴衡嘆了一口氣,一言不發地將我一路送到了小區樓下。

走的時候,裴衡抱了我,隨即開車揚長而去。

我回家之後就泡了一個澡,然後敷了一張面膜就睡覺了。

難受嗎?!

當然,可是這世界不就是這樣,離開誰都得活下去呀。

……

12

和裴衡分手之後,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自然得到了老大的賞識讓我提前轉正了。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一個多月過去了。

以我的身份,我在公司里根本是沒有機會看到裴衡的,可是關於裴衡的八卦我卻依舊能夠聽得到。

譬如,今天裴衡和杜氏實業的千金一起在餐廳吃飯被人拍了下來。

我一走神,咖啡都灑到了我的手背上,很燙,燙得我眼睛都紅了。

晚上回到家,閨蜜就給我發來了消息,說明天周六要約我出去玩。

最近閨蜜好像談了一個男朋友,已經很長時間沒來和我一起住了。

想到白天聽到的消息,我回了一個「好」。

……

只是我沒想到,閨蜜竟然提出來要和我在「拾光」見面。

很久沒有去過這裡的我恍惚了片刻。

「拾光」是一家很文藝的小店,面積不大,老闆佛系,店裡有一整面的牆,進店的客人都會買些自己喜歡的貼紙,寫下自己的心願然後貼在上面。

我和閨蜜在大一閒逛的時候發現這家店鋪,覺得有點意思就進去逛了一圈,然後我倆都選了一張貼紙寫了心願貼了上去。

這都過去這麼久了,閨蜜怎麼想起來去那的?!

……

我到的時候,閨蜜已經在門口等著了,見我過來了,笑眯眯地拉著我進去了。看到閨蜜那一臉甜蜜的樣子,我忍不住地多看了她幾眼。

我和她都有了自己說不得的秘密了。

「你幹嘛老盯著我看呀。」

「你怎麼突然想起來約我來這呀。」

閨蜜笑了,笑得甜蜜,說了一句來還願。

我???

這裡又不是寺廟。

閨蜜走到那扇貼滿了紙條密密麻麻的牆前扒拉著,我明白了,她今天是來找那張紙條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紙條更多了,她扒拉了好一會兒。

我想著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於是也開始憑著記憶扒拉著我當年貼這的貼紙。

沒過多久,我就找到了。

只是……

當年我好像只寫了一行呀。

媽的,誰這麼缺德,連張貼紙都捨不得買,竟然把自己的心願寫在了我的上面。

我怒了,連忙從貼紙堆里將我的那張撕了下來,想要看仔細些。

只一眼,我愣住了。

手裡的紙條都被我攥變形了。

那無比熟悉的字跡,怎麼會?!

13

此時,閨蜜似乎也找到了自己的。

「晚晚,你看,那時候我寫的是希望我暗戀的男神喜歡我,沒想到,竟然成真了。你說神不神奇?」

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根本沒有聽清楚閨蜜說的是什麼。

我這閨蜜,向來遲鈍,可能他們裴家的優良基因都被那人占去了。要不然,怎麼可能到現在都沒有發現我的不對勁,還一個勁地問我紙條上寫了什麼。

我回過神,衝著閨蜜笑得和藹慈祥,一副長輩模樣。

「小語,你很快就要有二嬸了。」

「哦,你說那個杜氏實業的千金嗎?別想了,我二叔就是和他們家談了一個項目而已。況且,那個杜小姐都已經有未婚夫了,明天就要和人家結婚了。」

「……」

「當然不是她。」

「……」

在閨蜜一臉懵逼中,我跑了出去。

裴衡呀,你真的是……狗呀!

不離不棄,默默守護。

我真笨,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的巧合,千千萬萬的人,怎麼就能和他每次都碰上呢。

迎著風奔跑著,我的眼圈漸漸地有些泛紅了,掌心裡的貼紙更是燙得很。

一路以來激動的心情,反而到了裴氏集團門口平復了下來。

我抬頭,看著眼前這幢高聳入雲的大樓,默默地拿出手機,毫不猶豫地給裴衡發了一條消息。

【晚上我在家等你!】

發完消息之後,我將掌心裡的貼紙又看了一遍,然後一遍一遍地撫平,將它放在了手機殼裡。轉身去了超市,準備今晚的愛心晚餐。

我想,成熟男人也是需要驚喜和浪漫的。

……

裴衡到得特別早,他回來的時候,我正在廚房煎著牛排呢。

「晚晚,我是不是忘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

語氣和平常一樣,仿佛我從未和他分開過。

我拿著鏟子的手一頓,心裡默默地回應他。

今天是我重新認識裴衡的日子!

「你休息一會兒,好了叫你。」

我話剛說完,裴衡已經脫了外套進了廚房,從背後擁著我,下巴直接擱在了我的肩膀上。

「怎麼辦,不想休息,都已經浪費了那麼久的時間了。」

「……」

言外之意,裴衡用手表達得清清楚楚。

我抿著唇,佯裝生氣地推開他,「裴衡,我準備了一下午,還沒吃飯呢。」

果然,裴衡停了下來,恨恨地捏了捏我的臉頰,聲音喑啞,「吃完收拾你。」

然後就開始幫我打下手。

仿佛,我和他像是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老夫老妻似的。

我笑了,煎牛排的動作更輕快了。

有了裴衡的幫忙,晚餐很快就好了。

我還特地讓裴衡開了一瓶紅酒,裴衡有些詫異地看著我,眉頭微挑,「晚晚,你確定你要喝酒?」

我點點頭。

面前的玻璃杯里瞬間注入了小半鮮紅的液體。

氣氛很好,裴衡只是看著我,並沒有再問什麼。

幾杯紅酒下肚,我也隱隱地有了些醉意,望著裴衡那張俊朗的面龐,緩緩開口:「裴衡,我有沒有和你說過,以前我幹過一件傻事。」

「嗯?」

「就是學著人家將心底的願望寫在紙上。」

我說完,就看到裴衡握著酒杯的手一緊。

我裝作沒看見,起身,朝著對面的裴衡走去,一直走到他的面前,然後俯身,繼續開口:「裴衡,你知道當年我的願望是什麼嗎?」

四目相視,我從裴衡眼裡看到了克制不了的情愫。

我伸手當著裴衡的面從手機殼裡拿出了那張紙條放在了桌上。

「晚晚,你……」

這一次是我主動吻住了他。

「裴衡,我愛你!」

一陣風吹來,將桌子上的那張紙條吹落在了地上,少女的心思躍然紙上。

「一生一世一雙人——蘇晚」

清秀字跡下多了一句回應。

「蘇晚,你要的一生一世一雙人,我給你!——裴衡」

嗚嗚,這也太甜了。

所以,這老男人我要定了。

14

番外:

成為裴太太那天,我被閨蜜拿著四十米長的大刀從民政局裡殺到了民政局外。

最後還是裴衡擋在了我的前面,冷冷地掃了閨蜜一眼,「叫二嬸。」

「……」

閨蜜慫了,老老實實地叫了我一聲「二嬸」。

「乖!」

得寸進尺可能說的就是我,後果就是我被閨蜜狠狠地宰了一頓,雖然刷的是我老公的卡,可是我心還是疼得厲害。

那一天,閨蜜滿載而歸,整個後備廂里都是她挑選的限量款。

呵。

女人。

果然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是一個限量款解決不了的,如果有,只能說你給她買的限量款不夠多。

……

結婚後,我一直致力於從裴衡的嘴裡套出來他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我的。

我總覺得,可能比那張紙條更早。

可是裴衡嘴巴嚴得很,不管是在床上還是床下,他都不肯說。

我使勁了渾身解數。

最後只換來一句,等我們五十周年紀念日自然就會告訴我的。

我愣了。

難怪最近裴先生一直注重身體方面的保養,我摸著他那張俊朗的面龐,「好呀,那裴先生可要好好地活著,這個答案,我會一直等著的。」

「好,我會陪著晚晚一起變老的。」

從此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問過裴衡究竟是從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這個問題。

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裴衡沒有錯過彼此。

我們攜手會一直走下去!

相关推荐: 我被大叔看上了

和他在一起,我感覺自己完全被拿捏了,從生活到夜生活。 他總是一副遊刃有餘的模樣,將我玩弄於股掌之間。 就連爭吵時,他都能面不改色,避重就輕不把我的質問當回事。 「我要工作,先出去,乖一點。」 我顫抖著拿起文件砸在他臉上,「現在,我就要解釋。」 梁序摘掉眼鏡,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