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懸疑 對面的女人把自己吊了起來。「她怎麼上吊了?」胖子一下子慌了。

對面的女人把自己吊了起來。「她怎麼上吊了?」胖子一下子慌了。

她將脖頸從容穿過綁好的繩套,像一隻優雅的白天鵝。

「又在上吊了。」胖子低聲道。

「讓我看看。」我聽聞搶過望遠鏡。

雖然只能看到映在窗簾上的人影,但因為已是夜晚,在燈光的烘托下女人的身影格外清晰,她的脖子被懸掛在天花板上的繩子死死拽著,一雙又長又直的腿繃緊懸空,但身體卻沒有過激的抖動,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瀕臨死亡的感覺。

「能撐多久?」我問道。

「人體極限是三十秒左右,超過就會昏厥。」胖子抬手看了眼手錶:「已經二十秒了。」

話音未落,繩子突然鬆開,女人應聲摔下,好在屋子層高並不高,她只是因為脫力癱軟在地上並沒有摔傷。

「從咱倆搬來開始……第三次了。」胖子掰指頭算道。

「這是在幹嘛?」我疑惑道。

「勒緊頸部會導致迷走神經受阻。」胖子解釋道:「她在上面時根本使不上力,只有靠外力才能脫出。」

「不是問這個。」我看向胖子:「我是說,她為什麼一直假裝上吊?」

01

第一次遇到這個短髮女人是在幾天前的地鐵上。

那天我和胖子為了能重新租到便宜房子,從白天跑到晚上,癱在地鐵里累得眼皮都抬不起來。

中介都下班了,為了早點有房子住,我倆決定自行前往一個叫作【黃樓家園】的小區,看看那裡的環境。

女人就是那時候出現的,身材遠看上去和我差不多高。只看了一眼,我和胖子便像是魔怔一般一路尾隨她進了小區。

我倆在樓下花園裡默默看著女人走進小區單元樓,直到七樓三戶的燈亮起。

「狐狸精。」胖子仰頭看著樓上,咂舌道。

「你是公狐狸?」我瞟了一眼胖子。

「捕到獵物就是好狐狸。」胖子嘴硬道。

「這小區環境還行。」我環顧四周,小區花園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只剩下我和胖子。

原本打算過來看看環境,但沒想到弄到這麼晚,趕緊找個地方住下才是正事。

「再看會……」胖子意猶未盡。

我正想伸手拉他走,卻聽見胖子大呼一聲:「我操!」

「怎麼了?」我下意識地抬頭看去。

隔著窗簾,女人家客廳的位置,一個人不知什麼時候筆挺地吊在了空中。

「她怎麼上吊了?」胖子一下子慌了。

「救人!」我腦子一片空白,本能地轉身就要向樓里衝去。

「等一下!」胖子突然又發神經似的拉住了我。

「你……」我剛想說話,卻看到胖子手指樓上。

我抬頭看去,上吊的女人不見了。

我以為是自己出現了錯覺,但下個瞬間人影從地上站了起來。

「搞 xx。」胖子罵了一句髒話。

「什麼情況?」我問道。

「繩子斷了。」胖子回答道。

「斷了?」我有些詫異:「那咱還上去嗎,我怕她接著自殺。」

「她可能不是在自殺。」胖子伸手擋住我道:「我感覺繩子是被設計過的,吊一會就會自己斷掉。」

「什麼意思?」我問道。

胖子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若有所思地看著上面。

「孫浩。」他突然開口:「咱的公眾號多久沒有出過爆款了?」

我和胖子共同經營著一個粉絲數還可以的獵奇類公眾號,我剛想罵他哪壺不開提哪壺,要是運營得好還至於在房租到期後費勁找便宜房子嗎。

但我沒有這麼說,因為我似乎明白了胖子的意思。

「我們就租這怎麼樣?」胖子盯著窗戶,低聲問我。

「地方有點偏,但環境還行,租金也便宜。」我鬼迷心竅地應道。

第二天我倆便搬了過來。

02

【黃樓家園】小區是位於郊區的回遷房,所有的樓只蓋到七層,而且不知為什麼被刷成了難看的土黃色,分散排布著像四根詭異的老廟承重柱。

更加奇怪的是,所有樓層都沒有編號,像是被人刻意抹去了區分的辦法,方向感弱一些的人絕對分不出哪個樓是幾號。

中介是個爽快的山東小伙,他直截了當地告訴我們之所以黃樓小區空房多租金便宜,除了是老小區以外,最大的原因是因為這裡風水不好。

「如果介意的話咱們再看看別的。」中介笑著說:「當然價格相對也高一些。」

「不用。」胖子看著對面樓正對我們房子的 703 戶,頭搖得像撥浪鼓。

我和胖子的公眾號已經很久沒有出爆款了。

那晚之後,胖子立刻就認定——這個上吊的女人,就是我們要找的絕佳素材。

「結合前幾次的觀察,這娘們鐵定不是在自殺。」胖子篤定地說道:「她上吊用的繩子提前割過,撐一會就會斷,而且應該還有機關設計,隔一段時間就會自己掉下來。」

「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要上吊玩,但這不重要。」胖子摟著我的肩膀:「標題我都想好了,就叫《上吊的女人》,絕對爆炸火!」

我雖然隱約覺得有些不道德,但胖子拍著胸脯向我保證只是用女人做素材參考,絕對不會泄露隱私給她帶來麻煩,又加上我倆確實已經快吃不上飯了。

在道德和肚子之間,我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眼。

03

「我還是覺得這樣偷窺有些不好。」

我看著對面樓,窗簾上的影子顯示她正捂著脖子大口地喘著粗氣,顯然上吊這種行為給她的身體帶來很大的負荷。

胖子無所謂地聳聳肩,將望遠鏡遞給我走回客廳,坐在沙發上開始抽菸。

我看了一眼對面,突然發現窗簾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拉開了但女人不見了,我告訴了胖子然後將望遠鏡遞給他示意他收進行李箱。

「就會指揮我。」胖子叼著煙嘟囔道,不情願地接過望遠鏡。

接著他順手舉起望遠鏡看向對面,似乎還想瞅最後一眼。

我沒理他準備回客廳去,走了幾步一回頭,胖子還在那看著什麼。

「孫浩。」胖子突然輕聲叫我的名字。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這傢伙從小到大向來都是叫我外號,每次只要這麼一叫我的大名,准沒好事。

「你來看。」胖子語氣里透著焦急。

04

胖子表情古怪地將望遠鏡遞給我。

對面一直緊拉著的窗簾突然被拉開了,客廳開著燈但卻不見人影。

「人呢?」我放下望遠鏡問胖子。

那窗簾從我倆尾隨她過來那晚起就一直是拉上的,我們這幾天根本沒機會看到她家裡的樣子。

現在一看,就是很普通的裝修,在天花板的中央有一個突出來的吊環,看來是上吊用的。

「誰讓你看人了。」胖子沉吟道:「你仔細看客廳牆上,有兩張照片。」

隨著鏡頭移向照片,倍數增大,我的心臟瞬間漏了一拍。

那與其說是兩張照片,不如說是一張照片被分成了兩份。

照片中男人的頭和身子被人從脖子處硬生生地裁斷,一張只有頭,一張只有脖子以下,十分詭異。

更加驚悚的是——男人的臉和胖子一模一樣。

「她拍你照片幹什麼?」我的大腦像是宕機了,愣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

「把我裁成兩半……這是想殺了我?」胖子也愣了。

「我那天晚上就覺你不對勁,你跟我說實話。」我看向胖子:「你們認識?」

胖子搖頭又舉起右手發誓:「絕對不可能!」

「那會不會看錯了。」我想想仍覺得不可思議:「可能只是和你長得像罷了。」

胖子又舉起望遠鏡:「不太可能。」

他說:「照片的背景是咱家。」

05

我聽聞搶過望遠鏡,幾乎是下意識地我又回頭看了眼客廳,果然和照片裡的裝修布置一模一樣!

鑑於我和胖子才搬來這裡沒幾天,照片應該就是這兩天拍的。

「奇怪……」胖子像是想到了什麼:「你看那照片上我穿的衣服。」

我看過去——照片上胖子穿了一件純白色短袖,短袖下擺有一個小小的星球大戰的電影標誌。

「你什麼時候買的這衣服?」我也反應過來,印象中胖子好像沒有這件衣服。

「短袖是聯名款,半個月前我只在商場試過,沒買。」胖子肯定地說道。

「那照片是怎麼回事?」我也懵了。

「真邪乎……先不說衣服,你說這算不算是一種警告?」

「什麼警告?」我問道。

「咱倆偷窺了她,所以她把我的照片分屍警告咱倆?」胖子抿著嘴:「不對啊,那為什麼她光拍我不拍你呢?」

「可能你看上去更像變態吧。」我說道:「但是咱倆才搬來兩天,又整天待在一起,想照片上沒我單拍你,這難度有點大啊。」

「什麼意思?」

「兩種可能。」我看向胖子:「第一種是她暗戀你。」

「去你的吧……不過這種情況也不能完全排除,嘿嘿。」胖子撓撓頭:「另一種情況呢?」

「陷阱。」我下意識地掃了一眼對面:「和你猜的一樣,如果那女人知道我們在偷窺她,那麼我們用望遠鏡發現照片顯然是早晚的事……這說明什麼?」

「說明什麼?說明她藝高人膽大,暗殺改明殺?」

「你是豬嗎?」我給了胖子的腦袋一下:「很明顯,她是為了勾起你的好奇心讓你自己送上門去。」

「你是說她拍我照片是為了勾引我過去?」胖子被我拍蒙了,瞪著眼睛說道。

「窗簾拉了這麼多天,為什麼現在打開你不覺得奇怪嗎?」我反問他。

「那現在怎麼辦?」胖子被我說懵了。

天完全黑了,對面客廳昏黃色的燈光在漆黑的夜裡看起來格外刺眼,那女人應該是出去了,客廳里一個人都沒有。

「我想起來,我昨天給中介打過電話,原本是想旁敲側擊搜集一下那女人信息的,現在想來中介說的話也奇怪……」

「他說什麼?」我問。

「他先是一愣。」胖子道:「然後說對面好像沒人住。」

06

「什麼?」我身上的雞皮疙瘩瞬間起來了。

「他也不確定,他說他新來的不熟悉,我當時想著他可能是不願意泄露顧客隱私也就沒多想。」

「你怎麼不早說?」我責怪胖子。

「我怎麼能想到會有這種事?」胖子一臉委屈。

我的心裡不知怎的一陣煩躁,走過去將窗簾拉上。

「等明天那女人在家了,我過去問問。」胖子看我一臉不快連忙說道。

「咱倆一起去。這事有些古怪,兩個人安全些。」

胖子點點頭:「我洗個澡,這鬼天氣能把人熱死。」

「我先洗吧。」說不清是熱的還是嚇的,我身上全都是汗,黏糊糊的。

「那你洗,我抽根煙。」胖子說完叼著煙躺倒在沙發上。

洗澡讓人冷靜,我閉上眼感受著水流沖刷身體的快感。

「胖子。」我在浴室喊道。

胖子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看樣子是睡著了。

我心安不少,在不清楚對方底細的情況下單槍匹馬過去,顯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其實相比於那張只有胖子一個人的照片,我更在意的是照片裡胖子穿的短袖。

如果按胖子說的,他根本沒有買過那件短袖,對面女人怎麼可能有他穿著短袖的照片?

最大可能是胖子在說謊,但胖子似乎沒有說謊的理由。

思前想後還是沒有頭緒,當我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已經在花灑下站了太久。

「胖子洗澡。」我沖門外喊了一聲。

沒人回應,我以為他睡著了,便擦乾身子走了出去。

客廳里空蕩蕩的,房門虛掩著。

窗簾不知什麼時候被拉開了,露出墨一樣的夜色。

胖子不見了。

07

有那麼幾秒我處於恍惚的狀態,回過神後我幾乎是顫抖著給胖子打電話,可手機里冰冷的女聲提醒我呼叫的用戶不在服務區。

桌子上新買的雲煙還有半包多,菸灰缸上擱著點了一半的香菸。

對面的房子依舊是漆黑一團,不確定有沒有人在裡面。

我徹底懵了。

胖子這傢伙平時雖然嬉皮笑臉的,但絕對不會開這麼無聊的玩笑。退一萬步講,作為一個老菸鬼,即便是他藏了起來,也一定不會忘記帶上煙。

這說明事發緊急而且突然,他甚至來不及和我說一聲。

我看向窗戶,剛才被我拉上的窗簾不知道被誰拉開了。

我把自己代入胖子,儘可能地還原他的動作:胖子原本是坐在沙發上抽菸的,突然他發現對面有異常,於是放下煙來到窗邊拉開窗簾,想要看看。

我邊想邊來到陽台,果然,窗戶被打開了一些。胖子應該是看到了什麼,為了看得更清楚一點,他打開了窗戶。

我看向角落,望遠鏡沒有被動過的痕跡,可如果不用望遠鏡,這樣黑漆漆的夜晚僅憑雙眼又能看到什麼呢?

而且大門虛掩,胖子最後是出去了。

我又來到門邊,樓道燈壞了,黑暗蔓延至門口,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別搞我啊胖哥。」我回身癱坐在沙發上。

胖子的手機依然是沒有信號的狀態。

一個手機沒有信號的地方?難道是地下車庫?但這個老小區沒有地下車庫啊。

胖子那一百九十斤的橫肉不是白長的,總不至於被人綁架了吧。

我突然心裡一緊,有預感似的轉頭看向對面那棟樓。

一整棟樓都黑漆漆的,好像沒有人住一樣。

可能是我多想了,我死命揉著腦袋,隱約覺得有什麼東西被我忽視了。

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細節。

正當我坐立不安時,對面的燈亮了起來。

08

我迅速起身衝到陽台,對面房間裡泛起昏黃色的燈。

做賊心虛似的,我關掉了自己房裡的燈。

對面的窗簾是拉著的,只能看到一個模糊身影在客廳里,人影繞著客廳走了一圈之後坐下,我趴在陽台上觀察著,人影坐了一會之後,彎腰從地上撿了根繩子,接著把它拋向空中。然後輕車熟路地把頭套進繩索里,最後雙腳離地。

「胖子!」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我禁不住大聲喊道。

那影子是胖子,我絕對不會看錯。

顧不得多想,我衝出家門一路跌撞著摸黑跑下七樓。

時間太晚,路燈都關掉了,整個小區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我著急對面樓的情況,腦子好像被塞進了一團糨糊,在只聽得見自己急促喘息聲的黑暗中一路跑向對面樓。

國家規定七樓以上必須加裝電梯,所以這種有點年代的小區在蓋樓時都很雞賊地只蓋到七樓,這樣就可以省下裝電梯的費用。

我顧不上休息,沿著扶手向七樓奔去。

胖子為什麼會出現在短髮女人的家裡,他又是怎麼進去的?難道他倆真有什麼關係不成?我一邊跑一邊胡思亂想著。

703 的門掩著,門縫裡透出了昏黃色的光。

我伸手握住門把手,然後猛地拉開門。

09

房間是空的。

沒有短髮女人也沒有胖子。

我將牆上胖子的照片裝進口袋。

房間裡整潔到像是沒有人住,昏黃色的燈光灑在我的皮膚上。

我看著沙發邊疊放好的麻繩,腦袋突然一陣眩暈。

難道是幻覺?

不對,別人我或許會認錯,胖子是我發小,那影子舉手投足之間的熟悉感我絕對不會看錯。

從下樓到上來最多五分鐘,我坐在沙發上望著被推開的大門,幻想下一秒胖子和那個女人就突然從門背後跳出來齊聲說道:

「愚人節快樂!」

但今天是八月七號,我呆望著黑漆的門外,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房子結構與我和胖子住的一樣,簡單的兩居室。

靠近大門的那間臥室敞開,裡面亮著燈,臥室里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應該是客房。

桌子上放著一本紅色封皮的日記本。

最好的選擇是當作沒看見,然後馬上離開這裡,但想了想失蹤的胖子,猶豫再三,我還是打開了日記本。

10

「小區有鬼?」

日記本第一頁用馬克筆寫道。

第一句話就讓我後悔翻開它了,「有鬼」是什麼意思?我現在遇到的這些怪事都是鬼干的嗎?

來不及多想,我趕忙翻到第二頁:

「不要相信張力。」

張力是胖子的名字。我看著紙上的字,冷汗一下子浸濕了後背。

沒有這麼巧的事,寫下這句話的人難道覺得胖子有問題?看著紙上熟悉的筆跡,我神經質地突然望向門口,整棟樓仿佛連空氣都停滯了一般,透著死寂。

字的旁邊還有一句話被塗抹掉了,我強忍著莫名的眩暈感翻到後面將紙對準燈光:

「不要相信任何人。」被塗抹掉的話透過紙背印出來。

「不要打開隔壁臥室的門!!!」第三頁上,這句話後面打了三個感嘆號。

我又向後翻去,隨著抖動的日記本,一張紙條掉了出來。

紙條上寫著最後一句話:「午夜過後房子的主人得到永生」。

字體歪扭著像骷髏,和前幾頁的字對此,不像是同一個人寫的。

第一頁紙與封皮的夾頁之間有被撕過的痕跡,說明我看到或許並不是真正的第一頁,除了這些,接下來每一頁的交接處,幾乎都可以看到紙張被撕扯的痕跡。

信息大概率不止這五句,有一些話被人撕掉了。這些話像是幾個人輪流寫下的一樣。

那麼這些人是誰?

那歪扭字所寫的「午夜過後房子的主人得到永生。」又是什麼意思?

【房子的主人】 應該指的是那個女人,結合第一句【小區有鬼】,難道是說那個女人是鬼不成?

11

我咬著指甲思索著,寫下這段話的人到底遇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讓 ta 覺得這一切的背後是鬼神在操控?

「永生」,是字面上的意思嗎?

我看向四周,除了光禿禿的牆壁再也找不出任何有用的線索。

一股毫無來由的恐懼在腦子裡發酵,我走出臥室,環顧空無一人的陌生房間,用力掐了掐胳膊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

從胖子看到照片開始,到目前為止,發生的事情顯然已經超出了我的理解範疇。

也許是受到日記本的影響,我選擇性忽略掉了另一間臥室,走到陽台上,凌晨的涼風讓腦子冷靜了不少。

不管怎麼樣,待在別人家裡總歸不是個辦法,萬一女人回來了說都說不清楚,我猛地吸了口涼氣,關上窗戶。

就在我關上窗戶的同時,一個念頭突然像過電般閃過腦海,緊接著我後背的汗毛都炸了起來——家裡的燈是什麼時候打開的?

我清楚地記得剛才因為怕對面女人看到自己,所以在拉開窗簾的同時我關掉了燈,看到胖子以後,我也是直接就衝出了家門。

但現在,窗簾是拉上的,而燈,卻被打開了。

我的腳有些發軟,我看到一個人影從客廳走到陽台,一邊伸著懶腰一邊拉開了窗簾。

胖子!他什麼時候又回去了?

12

胖子在陽台上站了一會又轉身回到客廳。

我掏出手機想給胖子打電話卻發現信號是空的。

腦子逐漸冷靜下來,心裡的疑惑卻越來越多。我是看到胖子上吊,才從家裡跑到這裡來的,但此刻胖子仿佛分身一般又出現在了對面家裡。

這些老樓顯然不存在暗道或後門,換句話說,如果胖子要從這離開回我們自己家,我倆剛才一定會碰面。

但事實是胖子在我毫無發覺的情況下又回到了家裡。

「小區有鬼。」日記上的話盤旋在我的腦海中。

除了「鬼」,我一時間想不出更合理的解釋。

日記本上還有第二句話:「不要相信張力。」

腦袋一團糟,我坐在沙發上呆望著雪白的牆壁。

這小區的確有問題。

從我下樓到現在,不單是人,聲音都沒聽見一聲。整個小區似乎都死寂了。

就在我左右為難的時候,隔壁那間上鎖的房間突然「砰」的一聲發出巨大的聲響。

13

我被嚇得差點窒息,接著一陣類似電磁干擾的嘈雜聲從門背後傳來,聲音越來越大,就像是在我耳邊循環播放一樣。

「不要打開隔壁臥室的門!!!」

日記上的第三句話像驚雷一般在我腦子裡炸開,我慌忙轉身逃出屋子,樓道暗得看不清前面的路,我抓著扶手狂奔下樓。

這種六神無主的感覺直到跑出樓梯口才得以緩解。

我在兩棟樓之間來回徘徊,最後還是決定先去問問胖子的情況。

打開門的時候胖子正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進來啊,站那幹嘛?」胖子乾笑了一下。

我盯著胖子,決定如果發現他有異樣就頭也不回地逃走。

「你幹嘛去了?我找你半天。」我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靜。

「買煙去了。」他晃了晃手上剛拆開的雲煙:「樓下便利店沒有菸灰缸,你啥時候出去了給咱家買個回來。」

「現在哪他媽有開門的店!」我的情緒已經到了頂點,崩潰地吼道。

「吃錯藥了吧?」胖子站起身:「晚上七點關什麼門?」

「七點?」我顫抖道。

「對啊。」胖子掏出手機:「操,破房子又沒信號。」

「你看。」胖子指著屏幕一字一句道:「北京時間,八月六日,晚上七點二十三分。」

我下意識掏出自己的手機,上面的時間停在八月七日的凌晨。

14

「你要是累了就趕緊睡,別給老子在這神經兮兮的。」胖子說道:「對了,我剛走了之後對面女人上吊沒有?」

「你去睡吧,換我來盯著,放心,只要好好研究,這次的文章絕對爆炸火。」見我沒反應,胖子繼續說道。

這話他昨天已經說過一次了。

「胖子。」我看著他道:「我們可能中邪了。」

我將在對面七樓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胖子。

胖子聽後只是笑笑:「你抬頭看對面現在是什麼樣子的?」

我猛地轉頭看向陽台,對面大樓一片漆黑。

「我剛在陽台抽菸時對面就是這樣的,沒有一戶燈亮。」胖子道。

「現在真的是八月六號?」我的腦袋暈暈乎乎的,有氣無力地問胖子。

「累死了,我去洗個澡。」胖子顯然不想跟我多說。

我也猶豫了,難道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

我呆坐在陽台上,我逃出來的時候並沒有關燈,現在燈卻是滅的,甚至連窗簾都被拉上了。

就像昨天下午剛開始一樣。

我想起那件上鎖的臥室和裡面傳來的嘈雜電音,心亂如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對面的燈又亮了起來。

「那女人回來了?」洗完澡的胖子從客廳跑到陽台,興奮地撥開我,順手關掉了房間裡的燈。

「你關燈幹嘛!」我的神經本就緊繃著,被他嚇了一跳。

「廢話,被發現了怎麼辦?」胖子邊說邊拿起望遠鏡。

對面的人影將繩子拋向空中,看樣子又要開始上吊了。

「真的是有病。」胖子一邊看一邊咋舌。

我極力讓自己不受日記本上那些話的暗示。

但看著胖子剛換上的白短袖的背影,越看越覺得心裡發虛,眼前的胖子就好像是陌生人一般。

「胖子。」我叫他。

胖子黑暗中轉身,身上的短袖是那件不存在的「星球大戰」聯名款。

15

「怎麼了?」黑暗中的胖子皮笑肉不笑。

「我想下樓走走。」我強迫自己以最冷靜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看完了我陪你去。」黑暗中胖子歪嘴笑道,轉身又看向對面。

「不用了。」我說道,背過身一點點向門口走去。

「用的。」胖子背對著我,以一種低沉的不容反駁的聲音說道。

不對勁,真的很不對勁,無論是那個女人還是胖子。

受日記本上那句話的暗示,我並不相信這個在屋子裡的胖子,或者說那個長得和胖子一模一樣的「東西」。

萬幸下樓時胖子並沒有追上來,但樓下也一個人都沒有。

如果這就是樓上「胖子」所說的盛夏七點,未免太過冷清。

我這次沒有猶豫,快步向小區門外跑去,可無論跑多久,眼前的霓虹始終是那麼遠,汽鳴聲也沒有變得更近。

一切都沒有變化。

我被困在這了小區里。

是鬼打牆嗎?

如果那個一直上吊的女人就是日記本里所以說的「鬼」,那麼她的意圖是什麼?

難道是想讓我餓到吃草最後餓死在這小區里?

我在花園裡撿了半截鐵棍。鬼能不能物理超度我不知道,反正握著棍子心裡踏實一些。

一層,兩層,三層……整棟樓就像死了一樣靜。

來到七樓門前,門依舊虛掩,仿佛在等著我一般。

我抹掉手心的汗,攥緊鐵棍,小心翼翼地用棍子前端撥開防盜門。

我打開燈環顧四周,和剛才來時沒有什麼變化。

對面的家裡黑乎乎的,我突然有種空間上的錯亂感,仿佛剛才的一切又重來了一遍,我似乎從未離開過這間房子,也從未遇到過胖子。

那堆繩子仍整齊地堆在地上,我將棍子放在一旁,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看著繩子,試圖為發生的事情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但所有的思考都是徒勞。

思考很快帶來疲憊,我彎腰用手撐著臉頰強忍著困意,意識漸漸模糊,恍惚間我感覺自己仿佛漂浮了起來,脖子上的壓迫感越來越重……我勉強睜開眼,發現自己正吊在半空中,對面的房子又亮起了燈。

就在我感覺眼珠子就快要被擠爆出來的時候,伴著一陣劇痛,身體一頓,我從空中跌了下來。

16

再次醒來是在家裡的沙發上,我艱難地爬起身,脖子間傳來劇烈的痛感,我伸手摸向脖子,痛感更加強烈。

穿星球大戰短袖的胖子站在我旁邊,神色複雜地盯著我:「你到底怎麼回事?真的中邪了?」

我試著張嘴,喉嚨仿佛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胖子見狀趕忙遞給我一杯水。

水順著喉嚨下去還是痛的,但感覺好了很多。

「脖子都勒青了。」胖子心疼道。

「我怎麼了?」我揉著腦袋問道,記憶里只有最後從空中跌下的那一幕。

「你是不是中邪了。」胖子接過水杯放在桌子上:「我就看了一會那個女人,回過頭就看到你躺在沙發上玩命掐自己的脖子。」

「什麼意思?」左臉突然一陣劇痛,我用手去摸,才發現已經腫了 。

「你想掐死自己,怎麼都弄不醒,我只能給你一巴掌叫醒你。」胖子不滿道:「我再晚一分鐘回頭,你就真把自己掐死了知道不?」

「所以我剛才是在做夢?」我有些迷糊。

「你昨天說的那話是真的?」胖子想起什麼似的猶豫道:「你……真見鬼了?」

「胖子。」我顧不得胡思亂想,看著胖子:「你身上這件短袖哪來的?」

「買來的啊。」胖子一副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的樣子:「這不就是半個月前和你一塊在商場買的那件聯名款嗎?」

「我沒跟你買過。」一聽到他說半個月前,我的心臟猛地跳了一下:「你老實告訴我,你和那個女人到底有沒有關係?」

「沒有。」胖子立刻答道:「我和她能有什麼關係?」

我仔細看著胖子的臉:「冤有頭債有主,我們不可能平白無故被這些東西纏上。」

「我看是你被下降頭了。要講因果那也是因為咱倆偷窺人家,咱倆都有份。」

「那她為什麼只放你一個人的照片?」我反問道。

胖子一愣道:「什麼照片?」

「客廳的……」我剛想開口卻猛地想起來:「對面客廳的照片被我拿走了。」

「你說什麼照片?」胖子追問。

「之前對面客廳牆上有張你的照片。」我有氣無力地說道:「身首分離的那種。」

「真的假的?我剛才怎麼沒注意到。」胖子震驚道,起身就往陽台走去。

我扭頭看向陽台,對面的燈還亮著,但我已經不想再去看那個地方,於是躺在沙發上看天花板。

「孫浩,你快來看看。」片刻後,陽台上傳來胖子顫抖的聲音:

「對面怎麼貼著你的照片?」

17

我起身沖向陽台,一把奪過胖子手中的望遠鏡。

鏡頭裡,我的照片釘在對面牆上,頭和身子被人刻意地裁開了。

一瞬間我以為自己眼花了,不甘心似的又看了一遍才確定。

空無一人的客廳里,照片突兀地釘在牆的中央。

「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照片上是我嗎?」

我來不及回答他,胃裡突然一陣翻湧,忍不住吐在了陽台上。

胖子也沒多說什麼,默默走進屋拿起紙巾遞給我。

「孫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胖子輕聲問道。

「不知道。我他媽的不知道!該說的我都說了……」我喉嚨一陣辛辣,聲音嘶啞。我虛弱地站起身,也顧不得陽台上的那一堆穢物,徑直走向沙發。

「我對這些事沒啥研究,但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胖子緩緩說道:「你是從八月七號的凌晨穿越回八月六號。」

「不是猜測。」我看著鏡子裡自己被繩子勒得烏青的脖子:「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那這個世界的你呢?那個原本在家裡洗澡的你呢?」

「不知道。」我一邊搖頭一邊指向對面:「唯一知道的是,原本在我的世界裡,你沒有這件星球大戰聯名款,而牆那邊貼的是你的照片。」

「所以我現在不是『我』,你也不是我這個世界的『你』?」胖子指著自己不可思議道:「你快給我繞暈了。」

「我只能想到這個答案了。」我將口袋裡胖子的照片遞給他。

胖子身體明顯一震,隨後將張照片還給我。

「我還有一個問題:鬼會拍照嗎?」胖子道:「用的幽靈牌相機?」

我啞口無言。

「咱倆總得瘋一個。」胖子嘆了口氣。

「也有可能是倆人都瘋了。」我苦笑道。

「那你說咱跟她無冤無仇的,只是偷窺了一下而已,不至於這樣報復吧?」胖子道。

「目前看來只有我被報復了。」我說道。

「未必。你說你是因為我的失蹤才出去的對吧。說不定另一個我和現在的你一樣呢?」胖子說道。

「不管怎麼樣。」我望向陽台那一灘穢物:「我只想趕快離開這裡。」

「怎麼離開?」胖子問道。

18

我和胖子站在空曠的小區花園中央,四棟土黃色的大樓靜靜聳立將我倆包裹其中。

和之前一樣,無論怎麼走,眼前的霓虹始終是那麼遠,汽鳴聲也沒有變得更近。

一切都沒有變化。

「鬼打牆?」胖子小聲道:「早知道聽那個中介的話不租這裡了。」

我抬頭看去,四棟大樓里只有我們對面那一戶亮著黃燈。

是那個女人的房間。

「你怎麼看?」胖子看著我。

「如果那女人真的是『鬼』。」我看向胖子:「她為什麼不一次性結果了咱倆,偏偏讓咱倆在這裡一直打轉?」

「她想讓咱倆餓到吃草最後餓死在這花園裡?」胖子環顧四周撓頭道:「東邊那堆高一點的草坪歸我。」

「結合我前幾次的經歷。」我無心玩笑,直接說結論:「我覺得她將人吊死的能力只對進入那個房子裡的人有用,而出了房子,最多只能做到現在這種程度。」

「而且一次只對一個人有用,所以你去救我的時候才沒有著道。」我說道。

「所以呢?」胖子說道:「我們真的要吃草?」

「我們再去一次她家。」我對胖子說道:「我有一個辦法。」

19

「你確定這辦法能行?」在 703 門口,胖子沉默道:「要不還是一塊進去?」

「這房子可能會讓人產生幻覺,咱倆在裡面一塊著道下場就是一起死。」我看著手裡的漁線說道:「反正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那我進去。」胖子說道。

「我進去。」我將線的一頭交給對胖子說道:「你在門口守著,萬一發生和昨晚夢裡一樣的情況,你還能再救我一次。」

「得了吧。」胖子活動著肩膀:「你留在外面,我可背不動你。」

「我更背不動你。」我回道。

「怎麼你和這個世界的你一樣麻煩。」胖子上下打量著我道:「我是不是永遠也說不過你。」

「沒事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她上一次沒能在夢裡殺死我,這次也一定殺不死。」

「那是因為上次有你胖爹罩著你。」胖子拍了我一下:「要去快去,有事拉繩,我在門口抽支煙。」

「好。」我點頭,看著面前這個雖然一模一樣,但又有說不清陌生感的胖子,推開了門。

20

門關上的一瞬間,我仿佛聽見胖子按動打火機的聲音,接著世界便是一片安靜。

「胖子?」我沖門外說道。

門外胖子「嗯」了一聲算是回應,我摸了摸剛裝進口袋裡的小刀,心安了不少。

門到沙發大概有三米的距離,我和胖子剛才回了一次家,取了三米多一點的漁線,一頭綁在我的胳膊上,一頭綁在胖子手上,這樣等那女人出現將我吊起來的時候漁線就自然會繃緊,胖子會第一時間衝進來。

兩個大男人打不打得過一個女鬼我不知道,不過總比困死在小區里強。

我坐在沙發上,胳膊上的漁線經過計算剛剛好到達一個平衡,這樣我的身體只要稍微騰空,胖子就會收到提醒。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對面牆上打著紅叉的照片,照片上的我站在陽台上抽著煙,和胖子的那張照片如出一轍,我的腦子裡突然閃過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但是卻怎麼也想不出兩者之間的關係。

我以前聽說過所謂的平行空間理論:我們的世界並不是一條筆直向前的直線,你的每一個決定,即使是早上出門向左還是向右走的簡單選擇,都會分散出無數的平行宇宙,如果這個世界不是我原來的世界,那麼出現這種差異是完全有可能。

但這是否也說明,最初那張照片並不是針對胖子拍的,只是當時胖子恰好站在了陽台上。

其實對胖子的想法我也感到疑惑,鬼難道也會拍照片嗎?

胳膊上的繩子不緊不松的耷拉著,胖子應該已經抽完煙了,從我進來到現在不過一兩分鐘,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卻越來越焦躁。

「胖子?」我試探性地問道,門外突然安靜起來。

我的心裡一緊,趕忙站起身拉動魚線,魚線瞬間崩成一條直線。

「胖子?」我大聲喊道,跑到門口打開門。

門外黑漆漆的,魚線被綁到了門把手的位置。

胖子跑了!

「不要相信張力」我突然想到日記本上的話,剛解開胳膊上的漁線,身後突然一陣惡寒。

我轉身,是樓對面的女人,她以幾乎貼著我的距離站在我的身後。

女人笑盈盈地盯著我,我想要說話但怎麼也開不了口。

她就這樣死死地盯著我,突然,她的臉開始腐爛,連著皮膚也像軟泥一樣耷拉在地上,散發出熱氣和濃厚的腥臭味。

我一下子炸了,想往外跑卻被女人從後面掐住了脖子。

21

慌亂中我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索性轉身掐住她的脖子同她扭打在了一起。

伴著客廳昏黃的燈光,在一陣又一陣的暈眩中我意外感覺自己在這場搏鬥中占了上風。

當腦子重新恢復控制身體時,女屍也已經沒有了動靜。

我躺在地板上大口地喘著粗氣,搏鬥中增長的腎上腺素極速褪去,才意識到自己做了多大的一件事:哪有什么女鬼,分明是那天我和胖子在地鐵上看到的短髮女人,她的臉上也並無恐怖之處,至少在警方眼裡這會是一具貨真價實的女性人類屍體。

我想起身逃離這個噩夢般的地方,卻聽到了有人上樓的聲音。

我慌忙關上門和房子的燈,透過貓眼,對面的鄰居一家有說有笑地走進了門裡。

或許是因為女人死掉,我終於逃出那個該死的詭異時空了。

但來不及高興,我該如何處理這具屍體?

如果報警的話,我一定會被當作殺人犯處理。

分屍是很蠢的行為,老房子的封閉性又不好,噪音、血液都不好處理,稍有不慎勢必引來他人的懷疑。

房子的燈被我關掉了,夜晚的月光透了進來將房間照得很亮。

我又看向女人,雖然脖子被我掐的烏青,但依舊掩蓋不了她的美麗。

不能放著不管,氣溫太高了。放著不管的話,不出三天,屍體就會開始分解發臭,那時同樣會被人注意到。

殺了女人之後我真的就可以逃出這個小區了嗎?

樓下的人並不多,但對於經歷無人空間的我來說已經是難得的景象,對面我和胖子的家一直是暗著的,不知道胖子去了哪裡。

我趴在陽台上小心翼翼地看著,突然我的身體像過電一樣,全身麻痹。

樓下站著兩個熟悉的身影,正是我和胖子。

即使經歷了這麼多荒唐事,我的腦子在一瞬間還是卡殼,但很快的我便反應過來。

現在是八月五號,我們「租房」前夜,樓下的兩人望著樓上不知道在說著什麼。

在看到另一個「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經決定了:現在這個時空肯定是不能待了,不只因為另一個「我」的存在,就單說客廳里的那具屍體,我也應該逃得越遠越好。

但是怎麼逃?

我看著樓下的兩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樓下的我和胖子現在應該是在等那個女人上樓,但是這個時空的女人已經被我殺了,所以他們肯定是等不到了。

望著黑漆的客廳,我下意識地將扎著的頭髮披散開來。

窗簾拉著,用刀子將繩子割到一個恰到好處的程度,我打開燈,將自己吊了起來。

22

我和那個女人體型很像隔著窗簾根本分不出來,這是我從一開始便注意到的事情。

果然,樓下倆人一步三回頭的離開小區,他們明天一定會搬來這裡。

我說不清自己這樣做的理由,揉著發痛的脖子,一股若有若無的煩悶始終圍繞在心頭。

腦子嗡嗡作響 ,房屋中介說的話耐人尋味。

他說「風水不好」,何止風水不好,整個小區就像是在地獄十八層。

其實從一開始胖子的消失我心裡就隱約覺得哪裡不對勁,現在仔細想想,在這些事情中確實存在一個反常的地方,就是這個細節導致我一直不舒服。

我用手指按著沙發,整件事情似乎清楚了但又好像迷霧重重:如果「我」就是我和胖子看到的那個女人,那就等於是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但這也說不通,因為女人的屍體現在就在我的旁邊,而我之前看到的那些又很明顯不是幻覺。

我神經質地看向那間關著門的臥室。

我還是決定不去打開那扇門,既然現在已經可以出去了,哪怕是殺了人,也總比困死在這些無盡的空間裡強點。

無盡的空間?

我突然好像抓住了什麼,日記本上第三句話:「午夜過後房子的主人得到永生」。

換個角度,這個永生指的難道不是將我們困住的女人不會死,而是每一個成為【房子的主人】的人在午夜過後都能獲得永生?

那麼現在誰是房子的主人?我看了看手錶,已經是八月六日的凌晨,我的四周不知什麼時候又變的一邊死寂。

我心中忐忑任由女人的屍體大大方方的擺在客廳,打開門向樓下衝去。

果然,小區一個人都沒有,我嘗試著一次又一次地向小區門口跑去,卻像是鬼打牆一般回到了遠點。

我又一次被困在了小區里。

在嘗試了十三次後,我的精神已然接近崩潰,終於受不了用小刀刺穿了自己的脖子。

23

醒來是在下午。

我錯愕地從沙發上站起來,脖子上一點傷口都沒有。

我呆呆地望著對面,現在是八月六日的下午,對面七樓亮著光,「我」和「胖子」已經住了進去。

一些事情突然被我想通:【房子的主人得到永生】,永生的代價就是永遠的被困在這座小區里。

逃走的那個胖子,應該已經知道解開這個死結的方法,那就是找一個替死鬼自願進入這個房間。

至少自己可以得到解脫。

所以,我要找的替死鬼在哪裡?我看向對面樓,將胖子的照片貼在了牆上。

其實我早就想到了,只是不願意承認,胖子消失時,門時虛掩著的。

什麼時候門會虛掩?如果門外發生了什麼事,胖子至少會對我說一聲,如果門外是陌生人,胖子肯定會叫我出來。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胖子是被人叫出去的。

被誰叫出去?

他在這個城市裡認識的人就只有我。

九點的時候,我關掉了房子的燈,來到對面的「家」。

我打開門,正在沙發上睡得迷迷糊糊的胖子被我叫醒。

「胖子。」我站在門口沖他招手,儘量讓自己顯得無比的焦急:

「快點出來,對面出事了!」

24

就是這樣,我看著跟在我後面的胖子,只要將他鎖在門裡,我就可以得到解脫了。

「出什麼事了,我感覺剛浴室的水龍頭好像沒關。」胖子一邊跟著我一邊說道。

「你聽錯了。」我沒有接話,將胖子引到 703 門前。

「胖子,你先進……」我回頭準備按計劃好的那樣讓胖子先進去,卻發現一直跟著我的胖子不見了。

我推開門,地上的女人屍體也不見了。

正當我準備關門出去的時候,突然被人從身後推了一把,接著門鎖上了。

我爬起來衝到門前卻怎麼也打不開門,就在我砸門的時候,背後那件上鎖的房子突然咯噔一聲,臥室的門應聲打開。

無法形容那一瞬間我的心情。

房間裡層層堆疊著無數屍體:我,胖子,女人組成的屍堆向我倒塌而來。

那些「我」和「胖子」的手裡,捏著衣著各異的對方的照片。

  • 完 –

對面的女人把自己吊了起來。

她將脖頸從容穿過綁好的繩套,像一隻優雅的白天鵝。

「又在上吊了。」胖子低聲道。

「讓我看看。」我聽聞搶過望遠鏡。

雖然只能看到映在窗簾上的人影,但因為已是夜晚,在燈光的烘托下女人的身影格外清晰,她的脖子被懸掛在天花板上的繩子死死拽著,一雙又長又直的腿繃緊懸空,但身體卻沒有過激的抖動,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瀕臨死亡的感覺。

「能撐多久?」我問道。

「人體極限是三十秒左右,超過就會昏厥。」胖子抬手看了眼手錶:「已經二十秒了。」

話音未落,繩子突然鬆開,女人應聲摔下,好在屋子層高並不高,她只是因為脫力癱軟在地上並沒有摔傷。

「從咱倆搬來開始……第三次了。」胖子掰指頭算道。

「這是在幹嘛?」我疑惑道。

「勒緊頸部會導致迷走神經受阻。」胖子解釋道:「她在上面時根本使不上力,只有靠外力才能脫出。」

「不是問這個。」我看向胖子:「我是說,她為什麼一直假裝上吊?」

01

第一次遇到這個短髮女人是在幾天前的地鐵上。

那天我和胖子為了能重新租到便宜房子,從白天跑到晚上,癱在地鐵里累得眼皮都抬不起來。

中介都下班了,為了早點有房子住,我倆決定自行前往一個叫作【黃樓家園】的小區,看看那裡的環境。

女人就是那時候出現的,身材遠看上去和我差不多高。只看了一眼,我和胖子便像是魔怔一般一路尾隨她進了小區。

我倆在樓下花園裡默默看著女人走進小區單元樓,直到七樓三戶的燈亮起。

「狐狸精。」胖子仰頭看著樓上,咂舌道。

「你是公狐狸?」我瞟了一眼胖子。

「捕到獵物就是好狐狸。」胖子嘴硬道。

「這小區環境還行。」我環顧四周,小區花園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只剩下我和胖子。

原本打算過來看看環境,但沒想到弄到這麼晚,趕緊找個地方住下才是正事。

「再看會……」胖子意猶未盡。

我正想伸手拉他走,卻聽見胖子大呼一聲:「我操!」

「怎麼了?」我下意識地抬頭看去。

隔著窗簾,女人家客廳的位置,一個人不知什麼時候筆挺地吊在了空中。

「她怎麼上吊了?」胖子一下子慌了。

「救人!」我腦子一片空白,本能地轉身就要向樓里衝去。

「等一下!」胖子突然又發神經似的拉住了我。

「你……」我剛想說話,卻看到胖子手指樓上。

我抬頭看去,上吊的女人不見了。

我以為是自己出現了錯覺,但下個瞬間人影從地上站了起來。

「搞 xx。」胖子罵了一句髒話。

「什麼情況?」我問道。

「繩子斷了。」胖子回答道。

「斷了?」我有些詫異:「那咱還上去嗎,我怕她接著自殺。」

「她可能不是在自殺。」胖子伸手擋住我道:「我感覺繩子是被設計過的,吊一會就會自己斷掉。」

「什麼意思?」我問道。

胖子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若有所思地看著上面。

「孫浩。」他突然開口:「咱的公眾號多久沒有出過爆款了?」

我和胖子共同經營著一個粉絲數還可以的獵奇類公眾號,我剛想罵他哪壺不開提哪壺,要是運營得好還至於在房租到期後費勁找便宜房子嗎。

但我沒有這麼說,因為我似乎明白了胖子的意思。

「我們就租這怎麼樣?」胖子盯著窗戶,低聲問我。

「地方有點偏,但環境還行,租金也便宜。」我鬼迷心竅地應道。

第二天我倆便搬了過來。

02

【黃樓家園】小區是位於郊區的回遷房,所有的樓只蓋到七層,而且不知為什麼被刷成了難看的土黃色,分散排布著像四根詭異的老廟承重柱。

更加奇怪的是,所有樓層都沒有編號,像是被人刻意抹去了區分的辦法,方向感弱一些的人絕對分不出哪個樓是幾號。

中介是個爽快的山東小伙,他直截了當地告訴我們之所以黃樓小區空房多租金便宜,除了是老小區以外,最大的原因是因為這裡風水不好。

「如果介意的話咱們再看看別的。」中介笑著說:「當然價格相對也高一些。」

「不用。」胖子看著對面樓正對我們房子的 703 戶,頭搖得像撥浪鼓。

我和胖子的公眾號已經很久沒有出爆款了。

那晚之後,胖子立刻就認定——這個上吊的女人,就是我們要找的絕佳素材。

「結合前幾次的觀察,這娘們鐵定不是在自殺。」胖子篤定地說道:「她上吊用的繩子提前割過,撐一會就會斷,而且應該還有機關設計,隔一段時間就會自己掉下來。」

「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要上吊玩,但這不重要。」胖子摟著我的肩膀:「標題我都想好了,就叫《上吊的女人》,絕對爆炸火!」

我雖然隱約覺得有些不道德,但胖子拍著胸脯向我保證只是用女人做素材參考,絕對不會泄露隱私給她帶來麻煩,又加上我倆確實已經快吃不上飯了。

在道德和肚子之間,我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眼。

03

「我還是覺得這樣偷窺有些不好。」

我看著對面樓,窗簾上的影子顯示她正捂著脖子大口地喘著粗氣,顯然上吊這種行為給她的身體帶來很大的負荷。

胖子無所謂地聳聳肩,將望遠鏡遞給我走回客廳,坐在沙發上開始抽菸。

我看了一眼對面,突然發現窗簾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拉開了但女人不見了,我告訴了胖子然後將望遠鏡遞給他示意他收進行李箱。

「就會指揮我。」胖子叼著煙嘟囔道,不情願地接過望遠鏡。

接著他順手舉起望遠鏡看向對面,似乎還想瞅最後一眼。

我沒理他準備回客廳去,走了幾步一回頭,胖子還在那看著什麼。

「孫浩。」胖子突然輕聲叫我的名字。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這傢伙從小到大向來都是叫我外號,每次只要這麼一叫我的大名,准沒好事。

「你來看。」胖子語氣里透著焦急。

04

胖子表情古怪地將望遠鏡遞給我。

對面一直緊拉著的窗簾突然被拉開了,客廳開著燈但卻不見人影。

「人呢?」我放下望遠鏡問胖子。

那窗簾從我倆尾隨她過來那晚起就一直是拉上的,我們這幾天根本沒機會看到她家裡的樣子。

現在一看,就是很普通的裝修,在天花板的中央有一個突出來的吊環,看來是上吊用的。

「誰讓你看人了。」胖子沉吟道:「你仔細看客廳牆上,有兩張照片。」

隨著鏡頭移向照片,倍數增大,我的心臟瞬間漏了一拍。

那與其說是兩張照片,不如說是一張照片被分成了兩份。

照片中男人的頭和身子被人從脖子處硬生生地裁斷,一張只有頭,一張只有脖子以下,十分詭異。

更加驚悚的是——男人的臉和胖子一模一樣。

「她拍你照片幹什麼?」我的大腦像是宕機了,愣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

「把我裁成兩半……這是想殺了我?」胖子也愣了。

「我那天晚上就覺你不對勁,你跟我說實話。」我看向胖子:「你們認識?」

胖子搖頭又舉起右手發誓:「絕對不可能!」

「那會不會看錯了。」我想想仍覺得不可思議:「可能只是和你長得像罷了。」

胖子又舉起望遠鏡:「不太可能。」

他說:「照片的背景是咱家。」

05

我聽聞搶過望遠鏡,幾乎是下意識地我又回頭看了眼客廳,果然和照片裡的裝修布置一模一樣!

鑑於我和胖子才搬來這裡沒幾天,照片應該就是這兩天拍的。

「奇怪……」胖子像是想到了什麼:「你看那照片上我穿的衣服。」

我看過去——照片上胖子穿了一件純白色短袖,短袖下擺有一個小小的星球大戰的電影標誌。

「你什麼時候買的這衣服?」我也反應過來,印象中胖子好像沒有這件衣服。

「短袖是聯名款,半個月前我只在商場試過,沒買。」胖子肯定地說道。

「那照片是怎麼回事?」我也懵了。

「真邪乎……先不說衣服,你說這算不算是一種警告?」

「什麼警告?」我問道。

「咱倆偷窺了她,所以她把我的照片分屍警告咱倆?」胖子抿著嘴:「不對啊,那為什麼她光拍我不拍你呢?」

「可能你看上去更像變態吧。」我說道:「但是咱倆才搬來兩天,又整天待在一起,想照片上沒我單拍你,這難度有點大啊。」

「什麼意思?」

「兩種可能。」我看向胖子:「第一種是她暗戀你。」

「去你的吧……不過這種情況也不能完全排除,嘿嘿。」胖子撓撓頭:「另一種情況呢?」

「陷阱。」我下意識地掃了一眼對面:「和你猜的一樣,如果那女人知道我們在偷窺她,那麼我們用望遠鏡發現照片顯然是早晚的事……這說明什麼?」

「說明什麼?說明她藝高人膽大,暗殺改明殺?」

「你是豬嗎?」我給了胖子的腦袋一下:「很明顯,她是為了勾起你的好奇心讓你自己送上門去。」

「你是說她拍我照片是為了勾引我過去?」胖子被我拍蒙了,瞪著眼睛說道。

「窗簾拉了這麼多天,為什麼現在打開你不覺得奇怪嗎?」我反問他。

「那現在怎麼辦?」胖子被我說懵了。

天完全黑了,對面客廳昏黃色的燈光在漆黑的夜裡看起來格外刺眼,那女人應該是出去了,客廳里一個人都沒有。

「我想起來,我昨天給中介打過電話,原本是想旁敲側擊搜集一下那女人信息的,現在想來中介說的話也奇怪……」

「他說什麼?」我問。

「他先是一愣。」胖子道:「然後說對面好像沒人住。」

06

「什麼?」我身上的雞皮疙瘩瞬間起來了。

「他也不確定,他說他新來的不熟悉,我當時想著他可能是不願意泄露顧客隱私也就沒多想。」

「你怎麼不早說?」我責怪胖子。

「我怎麼能想到會有這種事?」胖子一臉委屈。

我的心裡不知怎的一陣煩躁,走過去將窗簾拉上。

「等明天那女人在家了,我過去問問。」胖子看我一臉不快連忙說道。

「咱倆一起去。這事有些古怪,兩個人安全些。」

胖子點點頭:「我洗個澡,這鬼天氣能把人熱死。」

「我先洗吧。」說不清是熱的還是嚇的,我身上全都是汗,黏糊糊的。

「那你洗,我抽根煙。」胖子說完叼著煙躺倒在沙發上。

洗澡讓人冷靜,我閉上眼感受著水流沖刷身體的快感。

「胖子。」我在浴室喊道。

胖子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看樣子是睡著了。

我心安不少,在不清楚對方底細的情況下單槍匹馬過去,顯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其實相比於那張只有胖子一個人的照片,我更在意的是照片裡胖子穿的短袖。

如果按胖子說的,他根本沒有買過那件短袖,對面女人怎麼可能有他穿著短袖的照片?

最大可能是胖子在說謊,但胖子似乎沒有說謊的理由。

思前想後還是沒有頭緒,當我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已經在花灑下站了太久。

「胖子洗澡。」我沖門外喊了一聲。

沒人回應,我以為他睡著了,便擦乾身子走了出去。

客廳里空蕩蕩的,房門虛掩著。

窗簾不知什麼時候被拉開了,露出墨一樣的夜色。

胖子不見了。

07

有那麼幾秒我處於恍惚的狀態,回過神後我幾乎是顫抖著給胖子打電話,可手機里冰冷的女聲提醒我呼叫的用戶不在服務區。

桌子上新買的雲煙還有半包多,菸灰缸上擱著點了一半的香菸。

對面的房子依舊是漆黑一團,不確定有沒有人在裡面。

我徹底懵了。

胖子這傢伙平時雖然嬉皮笑臉的,但絕對不會開這麼無聊的玩笑。退一萬步講,作為一個老菸鬼,即便是他藏了起來,也一定不會忘記帶上煙。

這說明事發緊急而且突然,他甚至來不及和我說一聲。

我看向窗戶,剛才被我拉上的窗簾不知道被誰拉開了。

我把自己代入胖子,儘可能地還原他的動作:胖子原本是坐在沙發上抽菸的,突然他發現對面有異常,於是放下煙來到窗邊拉開窗簾,想要看看。

我邊想邊來到陽台,果然,窗戶被打開了一些。胖子應該是看到了什麼,為了看得更清楚一點,他打開了窗戶。

我看向角落,望遠鏡沒有被動過的痕跡,可如果不用望遠鏡,這樣黑漆漆的夜晚僅憑雙眼又能看到什麼呢?

而且大門虛掩,胖子最後是出去了。

我又來到門邊,樓道燈壞了,黑暗蔓延至門口,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別搞我啊胖哥。」我回身癱坐在沙發上。

胖子的手機依然是沒有信號的狀態。

一個手機沒有信號的地方?難道是地下車庫?但這個老小區沒有地下車庫啊。

胖子那一百九十斤的橫肉不是白長的,總不至於被人綁架了吧。

我突然心裡一緊,有預感似的轉頭看向對面那棟樓。

一整棟樓都黑漆漆的,好像沒有人住一樣。

可能是我多想了,我死命揉著腦袋,隱約覺得有什麼東西被我忽視了。

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細節。

正當我坐立不安時,對面的燈亮了起來。

08

我迅速起身衝到陽台,對面房間裡泛起昏黃色的燈。

做賊心虛似的,我關掉了自己房裡的燈。

對面的窗簾是拉著的,只能看到一個模糊身影在客廳里,人影繞著客廳走了一圈之後坐下,我趴在陽台上觀察著,人影坐了一會之後,彎腰從地上撿了根繩子,接著把它拋向空中。然後輕車熟路地把頭套進繩索里,最後雙腳離地。

「胖子!」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我禁不住大聲喊道。

那影子是胖子,我絕對不會看錯。

顧不得多想,我衝出家門一路跌撞著摸黑跑下七樓。

時間太晚,路燈都關掉了,整個小區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我著急對面樓的情況,腦子好像被塞進了一團糨糊,在只聽得見自己急促喘息聲的黑暗中一路跑向對面樓。

國家規定七樓以上必須加裝電梯,所以這種有點年代的小區在蓋樓時都很雞賊地只蓋到七樓,這樣就可以省下裝電梯的費用。

我顧不上休息,沿著扶手向七樓奔去。

胖子為什麼會出現在短髮女人的家裡,他又是怎麼進去的?難道他倆真有什麼關係不成?我一邊跑一邊胡思亂想著。

703 的門掩著,門縫裡透出了昏黃色的光。

我伸手握住門把手,然後猛地拉開門。

09

房間是空的。

沒有短髮女人也沒有胖子。

我將牆上胖子的照片裝進口袋。

房間裡整潔到像是沒有人住,昏黃色的燈光灑在我的皮膚上。

我看著沙發邊疊放好的麻繩,腦袋突然一陣眩暈。

難道是幻覺?

不對,別人我或許會認錯,胖子是我發小,那影子舉手投足之間的熟悉感我絕對不會看錯。

從下樓到上來最多五分鐘,我坐在沙發上望著被推開的大門,幻想下一秒胖子和那個女人就突然從門背後跳出來齊聲說道:

「愚人節快樂!」

但今天是八月七號,我呆望著黑漆的門外,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房子結構與我和胖子住的一樣,簡單的兩居室。

靠近大門的那間臥室敞開,裡面亮著燈,臥室里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應該是客房。

桌子上放著一本紅色封皮的日記本。

最好的選擇是當作沒看見,然後馬上離開這裡,但想了想失蹤的胖子,猶豫再三,我還是打開了日記本。

10

「小區有鬼?」

日記本第一頁用馬克筆寫道。

第一句話就讓我後悔翻開它了,「有鬼」是什麼意思?我現在遇到的這些怪事都是鬼干的嗎?

來不及多想,我趕忙翻到第二頁:

「不要相信張力。」

張力是胖子的名字。我看著紙上的字,冷汗一下子浸濕了後背。

沒有這麼巧的事,寫下這句話的人難道覺得胖子有問題?看著紙上熟悉的筆跡,我神經質地突然望向門口,整棟樓仿佛連空氣都停滯了一般,透著死寂。

字的旁邊還有一句話被塗抹掉了,我強忍著莫名的眩暈感翻到後面將紙對準燈光:

「不要相信任何人。」被塗抹掉的話透過紙背印出來。

「不要打開隔壁臥室的門!!!」第三頁上,這句話後面打了三個感嘆號。

我又向後翻去,隨著抖動的日記本,一張紙條掉了出來。

紙條上寫著最後一句話:「午夜過後房子的主人得到永生」。

字體歪扭著像骷髏,和前幾頁的字對此,不像是同一個人寫的。

第一頁紙與封皮的夾頁之間有被撕過的痕跡,說明我看到或許並不是真正的第一頁,除了這些,接下來每一頁的交接處,幾乎都可以看到紙張被撕扯的痕跡。

信息大概率不止這五句,有一些話被人撕掉了。這些話像是幾個人輪流寫下的一樣。

那麼這些人是誰?

那歪扭字所寫的「午夜過後房子的主人得到永生。」又是什麼意思?

【房子的主人】 應該指的是那個女人,結合第一句【小區有鬼】,難道是說那個女人是鬼不成?

11

我咬著指甲思索著,寫下這段話的人到底遇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讓 ta 覺得這一切的背後是鬼神在操控?

「永生」,是字面上的意思嗎?

我看向四周,除了光禿禿的牆壁再也找不出任何有用的線索。

一股毫無來由的恐懼在腦子裡發酵,我走出臥室,環顧空無一人的陌生房間,用力掐了掐胳膊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

從胖子看到照片開始,到目前為止,發生的事情顯然已經超出了我的理解範疇。

也許是受到日記本的影響,我選擇性忽略掉了另一間臥室,走到陽台上,凌晨的涼風讓腦子冷靜了不少。

不管怎麼樣,待在別人家裡總歸不是個辦法,萬一女人回來了說都說不清楚,我猛地吸了口涼氣,關上窗戶。

就在我關上窗戶的同時,一個念頭突然像過電般閃過腦海,緊接著我後背的汗毛都炸了起來——家裡的燈是什麼時候打開的?

我清楚地記得剛才因為怕對面女人看到自己,所以在拉開窗簾的同時我關掉了燈,看到胖子以後,我也是直接就衝出了家門。

但現在,窗簾是拉上的,而燈,卻被打開了。

我的腳有些發軟,我看到一個人影從客廳走到陽台,一邊伸著懶腰一邊拉開了窗簾。

胖子!他什麼時候又回去了?

12

胖子在陽台上站了一會又轉身回到客廳。

我掏出手機想給胖子打電話卻發現信號是空的。

腦子逐漸冷靜下來,心裡的疑惑卻越來越多。我是看到胖子上吊,才從家裡跑到這裡來的,但此刻胖子仿佛分身一般又出現在了對面家裡。

這些老樓顯然不存在暗道或後門,換句話說,如果胖子要從這離開回我們自己家,我倆剛才一定會碰面。

但事實是胖子在我毫無發覺的情況下又回到了家裡。

「小區有鬼。」日記上的話盤旋在我的腦海中。

除了「鬼」,我一時間想不出更合理的解釋。

日記本上還有第二句話:「不要相信張力。」

腦袋一團糟,我坐在沙發上呆望著雪白的牆壁。

這小區的確有問題。

從我下樓到現在,不單是人,聲音都沒聽見一聲。整個小區似乎都死寂了。

就在我左右為難的時候,隔壁那間上鎖的房間突然「砰」的一聲發出巨大的聲響。

13

我被嚇得差點窒息,接著一陣類似電磁干擾的嘈雜聲從門背後傳來,聲音越來越大,就像是在我耳邊循環播放一樣。

「不要打開隔壁臥室的門!!!」

日記上的第三句話像驚雷一般在我腦子裡炸開,我慌忙轉身逃出屋子,樓道暗得看不清前面的路,我抓著扶手狂奔下樓。

這種六神無主的感覺直到跑出樓梯口才得以緩解。

我在兩棟樓之間來回徘徊,最後還是決定先去問問胖子的情況。

打開門的時候胖子正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進來啊,站那幹嘛?」胖子乾笑了一下。

我盯著胖子,決定如果發現他有異樣就頭也不回地逃走。

「你幹嘛去了?我找你半天。」我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靜。

「買煙去了。」他晃了晃手上剛拆開的雲煙:「樓下便利店沒有菸灰缸,你啥時候出去了給咱家買個回來。」

「現在哪他媽有開門的店!」我的情緒已經到了頂點,崩潰地吼道。

「吃錯藥了吧?」胖子站起身:「晚上七點關什麼門?」

「七點?」我顫抖道。

「對啊。」胖子掏出手機:「操,破房子又沒信號。」

「你看。」胖子指著屏幕一字一句道:「北京時間,八月六日,晚上七點二十三分。」

我下意識掏出自己的手機,上面的時間停在八月七日的凌晨。

14

「你要是累了就趕緊睡,別給老子在這神經兮兮的。」胖子說道:「對了,我剛走了之後對面女人上吊沒有?」

「你去睡吧,換我來盯著,放心,只要好好研究,這次的文章絕對爆炸火。」見我沒反應,胖子繼續說道。

這話他昨天已經說過一次了。

「胖子。」我看著他道:「我們可能中邪了。」

我將在對面七樓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胖子。

胖子聽後只是笑笑:「你抬頭看對面現在是什麼樣子的?」

我猛地轉頭看向陽台,對面大樓一片漆黑。

「我剛在陽台抽菸時對面就是這樣的,沒有一戶燈亮。」胖子道。

「現在真的是八月六號?」我的腦袋暈暈乎乎的,有氣無力地問胖子。

「累死了,我去洗個澡。」胖子顯然不想跟我多說。

我也猶豫了,難道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

我呆坐在陽台上,我逃出來的時候並沒有關燈,現在燈卻是滅的,甚至連窗簾都被拉上了。

就像昨天下午剛開始一樣。

我想起那件上鎖的臥室和裡面傳來的嘈雜電音,心亂如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對面的燈又亮了起來。

「那女人回來了?」洗完澡的胖子從客廳跑到陽台,興奮地撥開我,順手關掉了房間裡的燈。

「你關燈幹嘛!」我的神經本就緊繃著,被他嚇了一跳。

「廢話,被發現了怎麼辦?」胖子邊說邊拿起望遠鏡。

對面的人影將繩子拋向空中,看樣子又要開始上吊了。

「真的是有病。」胖子一邊看一邊咋舌。

我極力讓自己不受日記本上那些話的暗示。

但看著胖子剛換上的白短袖的背影,越看越覺得心裡發虛,眼前的胖子就好像是陌生人一般。

「胖子。」我叫他。

胖子黑暗中轉身,身上的短袖是那件不存在的「星球大戰」聯名款。

15

「怎麼了?」黑暗中的胖子皮笑肉不笑。

「我想下樓走走。」我強迫自己以最冷靜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看完了我陪你去。」黑暗中胖子歪嘴笑道,轉身又看向對面。

「不用了。」我說道,背過身一點點向門口走去。

「用的。」胖子背對著我,以一種低沉的不容反駁的聲音說道。

不對勁,真的很不對勁,無論是那個女人還是胖子。

受日記本上那句話的暗示,我並不相信這個在屋子裡的胖子,或者說那個長得和胖子一模一樣的「東西」。

萬幸下樓時胖子並沒有追上來,但樓下也一個人都沒有。

如果這就是樓上「胖子」所說的盛夏七點,未免太過冷清。

我這次沒有猶豫,快步向小區門外跑去,可無論跑多久,眼前的霓虹始終是那麼遠,汽鳴聲也沒有變得更近。

一切都沒有變化。

我被困在這了小區里。

是鬼打牆嗎?

如果那個一直上吊的女人就是日記本里所以說的「鬼」,那麼她的意圖是什麼?

難道是想讓我餓到吃草最後餓死在這小區里?

我在花園裡撿了半截鐵棍。鬼能不能物理超度我不知道,反正握著棍子心裡踏實一些。

一層,兩層,三層……整棟樓就像死了一樣靜。

來到七樓門前,門依舊虛掩,仿佛在等著我一般。

我抹掉手心的汗,攥緊鐵棍,小心翼翼地用棍子前端撥開防盜門。

我打開燈環顧四周,和剛才來時沒有什麼變化。

對面的家裡黑乎乎的,我突然有種空間上的錯亂感,仿佛剛才的一切又重來了一遍,我似乎從未離開過這間房子,也從未遇到過胖子。

那堆繩子仍整齊地堆在地上,我將棍子放在一旁,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看著繩子,試圖為發生的事情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但所有的思考都是徒勞。

思考很快帶來疲憊,我彎腰用手撐著臉頰強忍著困意,意識漸漸模糊,恍惚間我感覺自己仿佛漂浮了起來,脖子上的壓迫感越來越重……我勉強睜開眼,發現自己正吊在半空中,對面的房子又亮起了燈。

就在我感覺眼珠子就快要被擠爆出來的時候,伴著一陣劇痛,身體一頓,我從空中跌了下來。

16

再次醒來是在家裡的沙發上,我艱難地爬起身,脖子間傳來劇烈的痛感,我伸手摸向脖子,痛感更加強烈。

穿星球大戰短袖的胖子站在我旁邊,神色複雜地盯著我:「你到底怎麼回事?真的中邪了?」

我試著張嘴,喉嚨仿佛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胖子見狀趕忙遞給我一杯水。

水順著喉嚨下去還是痛的,但感覺好了很多。

「脖子都勒青了。」胖子心疼道。

「我怎麼了?」我揉著腦袋問道,記憶里只有最後從空中跌下的那一幕。

「你是不是中邪了。」胖子接過水杯放在桌子上:「我就看了一會那個女人,回過頭就看到你躺在沙發上玩命掐自己的脖子。」

「什麼意思?」左臉突然一陣劇痛,我用手去摸,才發現已經腫了 。

「你想掐死自己,怎麼都弄不醒,我只能給你一巴掌叫醒你。」胖子不滿道:「我再晚一分鐘回頭,你就真把自己掐死了知道不?」

「所以我剛才是在做夢?」我有些迷糊。

「你昨天說的那話是真的?」胖子想起什麼似的猶豫道:「你……真見鬼了?」

「胖子。」我顧不得胡思亂想,看著胖子:「你身上這件短袖哪來的?」

「買來的啊。」胖子一副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的樣子:「這不就是半個月前和你一塊在商場買的那件聯名款嗎?」

「我沒跟你買過。」一聽到他說半個月前,我的心臟猛地跳了一下:「你老實告訴我,你和那個女人到底有沒有關係?」

「沒有。」胖子立刻答道:「我和她能有什麼關係?」

我仔細看著胖子的臉:「冤有頭債有主,我們不可能平白無故被這些東西纏上。」

「我看是你被下降頭了。要講因果那也是因為咱倆偷窺人家,咱倆都有份。」

「那她為什麼只放你一個人的照片?」我反問道。

胖子一愣道:「什麼照片?」

「客廳的……」我剛想開口卻猛地想起來:「對面客廳的照片被我拿走了。」

「你說什麼照片?」胖子追問。

「之前對面客廳牆上有張你的照片。」我有氣無力地說道:「身首分離的那種。」

「真的假的?我剛才怎麼沒注意到。」胖子震驚道,起身就往陽台走去。

我扭頭看向陽台,對面的燈還亮著,但我已經不想再去看那個地方,於是躺在沙發上看天花板。

「孫浩,你快來看看。」片刻後,陽台上傳來胖子顫抖的聲音:

「對面怎麼貼著你的照片?」

17

我起身沖向陽台,一把奪過胖子手中的望遠鏡。

鏡頭裡,我的照片釘在對面牆上,頭和身子被人刻意地裁開了。

一瞬間我以為自己眼花了,不甘心似的又看了一遍才確定。

空無一人的客廳里,照片突兀地釘在牆的中央。

「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照片上是我嗎?」

我來不及回答他,胃裡突然一陣翻湧,忍不住吐在了陽台上。

胖子也沒多說什麼,默默走進屋拿起紙巾遞給我。

「孫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胖子輕聲問道。

「不知道。我他媽的不知道!該說的我都說了……」我喉嚨一陣辛辣,聲音嘶啞。我虛弱地站起身,也顧不得陽台上的那一堆穢物,徑直走向沙發。

「我對這些事沒啥研究,但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胖子緩緩說道:「你是從八月七號的凌晨穿越回八月六號。」

「不是猜測。」我看著鏡子裡自己被繩子勒得烏青的脖子:「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那這個世界的你呢?那個原本在家裡洗澡的你呢?」

「不知道。」我一邊搖頭一邊指向對面:「唯一知道的是,原本在我的世界裡,你沒有這件星球大戰聯名款,而牆那邊貼的是你的照片。」

「所以我現在不是『我』,你也不是我這個世界的『你』?」胖子指著自己不可思議道:「你快給我繞暈了。」

「我只能想到這個答案了。」我將口袋裡胖子的照片遞給他。

胖子身體明顯一震,隨後將張照片還給我。

「我還有一個問題:鬼會拍照嗎?」胖子道:「用的幽靈牌相機?」

我啞口無言。

「咱倆總得瘋一個。」胖子嘆了口氣。

「也有可能是倆人都瘋了。」我苦笑道。

「那你說咱跟她無冤無仇的,只是偷窺了一下而已,不至於這樣報復吧?」胖子道。

「目前看來只有我被報復了。」我說道。

「未必。你說你是因為我的失蹤才出去的對吧。說不定另一個我和現在的你一樣呢?」胖子說道。

「不管怎麼樣。」我望向陽台那一灘穢物:「我只想趕快離開這裡。」

「怎麼離開?」胖子問道。

18

我和胖子站在空曠的小區花園中央,四棟土黃色的大樓靜靜聳立將我倆包裹其中。

和之前一樣,無論怎麼走,眼前的霓虹始終是那麼遠,汽鳴聲也沒有變得更近。

一切都沒有變化。

「鬼打牆?」胖子小聲道:「早知道聽那個中介的話不租這裡了。」

我抬頭看去,四棟大樓里只有我們對面那一戶亮著黃燈。

是那個女人的房間。

「你怎麼看?」胖子看著我。

「如果那女人真的是『鬼』。」我看向胖子:「她為什麼不一次性結果了咱倆,偏偏讓咱倆在這裡一直打轉?」

「她想讓咱倆餓到吃草最後餓死在這花園裡?」胖子環顧四周撓頭道:「東邊那堆高一點的草坪歸我。」

「結合我前幾次的經歷。」我無心玩笑,直接說結論:「我覺得她將人吊死的能力只對進入那個房子裡的人有用,而出了房子,最多只能做到現在這種程度。」

「而且一次只對一個人有用,所以你去救我的時候才沒有著道。」我說道。

「所以呢?」胖子說道:「我們真的要吃草?」

「我們再去一次她家。」我對胖子說道:「我有一個辦法。」

19

「你確定這辦法能行?」在 703 門口,胖子沉默道:「要不還是一塊進去?」

「這房子可能會讓人產生幻覺,咱倆在裡面一塊著道下場就是一起死。」我看著手裡的漁線說道:「反正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那我進去。」胖子說道。

「我進去。」我將線的一頭交給對胖子說道:「你在門口守著,萬一發生和昨晚夢裡一樣的情況,你還能再救我一次。」

「得了吧。」胖子活動著肩膀:「你留在外面,我可背不動你。」

「我更背不動你。」我回道。

「怎麼你和這個世界的你一樣麻煩。」胖子上下打量著我道:「我是不是永遠也說不過你。」

「沒事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她上一次沒能在夢裡殺死我,這次也一定殺不死。」

「那是因為上次有你胖爹罩著你。」胖子拍了我一下:「要去快去,有事拉繩,我在門口抽支煙。」

「好。」我點頭,看著面前這個雖然一模一樣,但又有說不清陌生感的胖子,推開了門。

20

門關上的一瞬間,我仿佛聽見胖子按動打火機的聲音,接著世界便是一片安靜。

「胖子?」我沖門外說道。

門外胖子「嗯」了一聲算是回應,我摸了摸剛裝進口袋裡的小刀,心安了不少。

門到沙發大概有三米的距離,我和胖子剛才回了一次家,取了三米多一點的漁線,一頭綁在我的胳膊上,一頭綁在胖子手上,這樣等那女人出現將我吊起來的時候漁線就自然會繃緊,胖子會第一時間衝進來。

兩個大男人打不打得過一個女鬼我不知道,不過總比困死在小區里強。

我坐在沙發上,胳膊上的漁線經過計算剛剛好到達一個平衡,這樣我的身體只要稍微騰空,胖子就會收到提醒。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對面牆上打著紅叉的照片,照片上的我站在陽台上抽著煙,和胖子的那張照片如出一轍,我的腦子裡突然閃過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但是卻怎麼也想不出兩者之間的關係。

我以前聽說過所謂的平行空間理論:我們的世界並不是一條筆直向前的直線,你的每一個決定,即使是早上出門向左還是向右走的簡單選擇,都會分散出無數的平行宇宙,如果這個世界不是我原來的世界,那麼出現這種差異是完全有可能。

但這是否也說明,最初那張照片並不是針對胖子拍的,只是當時胖子恰好站在了陽台上。

其實對胖子的想法我也感到疑惑,鬼難道也會拍照片嗎?

胳膊上的繩子不緊不松的耷拉著,胖子應該已經抽完煙了,從我進來到現在不過一兩分鐘,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卻越來越焦躁。

「胖子?」我試探性地問道,門外突然安靜起來。

我的心裡一緊,趕忙站起身拉動魚線,魚線瞬間崩成一條直線。

「胖子?」我大聲喊道,跑到門口打開門。

門外黑漆漆的,魚線被綁到了門把手的位置。

胖子跑了!

「不要相信張力」我突然想到日記本上的話,剛解開胳膊上的漁線,身後突然一陣惡寒。

我轉身,是樓對面的女人,她以幾乎貼著我的距離站在我的身後。

女人笑盈盈地盯著我,我想要說話但怎麼也開不了口。

她就這樣死死地盯著我,突然,她的臉開始腐爛,連著皮膚也像軟泥一樣耷拉在地上,散發出熱氣和濃厚的腥臭味。

我一下子炸了,想往外跑卻被女人從後面掐住了脖子。

21

慌亂中我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索性轉身掐住她的脖子同她扭打在了一起。

伴著客廳昏黃的燈光,在一陣又一陣的暈眩中我意外感覺自己在這場搏鬥中占了上風。

當腦子重新恢復控制身體時,女屍也已經沒有了動靜。

我躺在地板上大口地喘著粗氣,搏鬥中增長的腎上腺素極速褪去,才意識到自己做了多大的一件事:哪有什么女鬼,分明是那天我和胖子在地鐵上看到的短髮女人,她的臉上也並無恐怖之處,至少在警方眼裡這會是一具貨真價實的女性人類屍體。

我想起身逃離這個噩夢般的地方,卻聽到了有人上樓的聲音。

我慌忙關上門和房子的燈,透過貓眼,對面的鄰居一家有說有笑地走進了門裡。

或許是因為女人死掉,我終於逃出那個該死的詭異時空了。

但來不及高興,我該如何處理這具屍體?

如果報警的話,我一定會被當作殺人犯處理。

分屍是很蠢的行為,老房子的封閉性又不好,噪音、血液都不好處理,稍有不慎勢必引來他人的懷疑。

房子的燈被我關掉了,夜晚的月光透了進來將房間照得很亮。

我又看向女人,雖然脖子被我掐的烏青,但依舊掩蓋不了她的美麗。

不能放著不管,氣溫太高了。放著不管的話,不出三天,屍體就會開始分解發臭,那時同樣會被人注意到。

殺了女人之後我真的就可以逃出這個小區了嗎?

樓下的人並不多,但對於經歷無人空間的我來說已經是難得的景象,對面我和胖子的家一直是暗著的,不知道胖子去了哪裡。

我趴在陽台上小心翼翼地看著,突然我的身體像過電一樣,全身麻痹。

樓下站著兩個熟悉的身影,正是我和胖子。

即使經歷了這麼多荒唐事,我的腦子在一瞬間還是卡殼,但很快的我便反應過來。

現在是八月五號,我們「租房」前夜,樓下的兩人望著樓上不知道在說著什麼。

在看到另一個「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經決定了:現在這個時空肯定是不能待了,不只因為另一個「我」的存在,就單說客廳里的那具屍體,我也應該逃得越遠越好。

但是怎麼逃?

我看著樓下的兩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樓下的我和胖子現在應該是在等那個女人上樓,但是這個時空的女人已經被我殺了,所以他們肯定是等不到了。

望著黑漆的客廳,我下意識地將扎著的頭髮披散開來。

窗簾拉著,用刀子將繩子割到一個恰到好處的程度,我打開燈,將自己吊了起來。

22

我和那個女人體型很像隔著窗簾根本分不出來,這是我從一開始便注意到的事情。

果然,樓下倆人一步三回頭的離開小區,他們明天一定會搬來這裡。

我說不清自己這樣做的理由,揉著發痛的脖子,一股若有若無的煩悶始終圍繞在心頭。

腦子嗡嗡作響 ,房屋中介說的話耐人尋味。

他說「風水不好」,何止風水不好,整個小區就像是在地獄十八層。

其實從一開始胖子的消失我心裡就隱約覺得哪裡不對勁,現在仔細想想,在這些事情中確實存在一個反常的地方,就是這個細節導致我一直不舒服。

我用手指按著沙發,整件事情似乎清楚了但又好像迷霧重重:如果「我」就是我和胖子看到的那個女人,那就等於是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但這也說不通,因為女人的屍體現在就在我的旁邊,而我之前看到的那些又很明顯不是幻覺。

我神經質地看向那間關著門的臥室。

我還是決定不去打開那扇門,既然現在已經可以出去了,哪怕是殺了人,也總比困死在這些無盡的空間裡強點。

無盡的空間?

我突然好像抓住了什麼,日記本上第三句話:「午夜過後房子的主人得到永生」。

換個角度,這個永生指的難道不是將我們困住的女人不會死,而是每一個成為【房子的主人】的人在午夜過後都能獲得永生?

那麼現在誰是房子的主人?我看了看手錶,已經是八月六日的凌晨,我的四周不知什麼時候又變的一邊死寂。

我心中忐忑任由女人的屍體大大方方的擺在客廳,打開門向樓下衝去。

果然,小區一個人都沒有,我嘗試著一次又一次地向小區門口跑去,卻像是鬼打牆一般回到了遠點。

我又一次被困在了小區里。

在嘗試了十三次後,我的精神已然接近崩潰,終於受不了用小刀刺穿了自己的脖子。

23

醒來是在下午。

我錯愕地從沙發上站起來,脖子上一點傷口都沒有。

我呆呆地望著對面,現在是八月六日的下午,對面七樓亮著光,「我」和「胖子」已經住了進去。

一些事情突然被我想通:【房子的主人得到永生】,永生的代價就是永遠的被困在這座小區里。

逃走的那個胖子,應該已經知道解開這個死結的方法,那就是找一個替死鬼自願進入這個房間。

至少自己可以得到解脫。

所以,我要找的替死鬼在哪裡?我看向對面樓,將胖子的照片貼在了牆上。

其實我早就想到了,只是不願意承認,胖子消失時,門時虛掩著的。

什麼時候門會虛掩?如果門外發生了什麼事,胖子至少會對我說一聲,如果門外是陌生人,胖子肯定會叫我出來。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胖子是被人叫出去的。

被誰叫出去?

他在這個城市裡認識的人就只有我。

九點的時候,我關掉了房子的燈,來到對面的「家」。

我打開門,正在沙發上睡得迷迷糊糊的胖子被我叫醒。

「胖子。」我站在門口沖他招手,儘量讓自己顯得無比的焦急:

「快點出來,對面出事了!」

24

就是這樣,我看著跟在我後面的胖子,只要將他鎖在門裡,我就可以得到解脫了。

「出什麼事了,我感覺剛浴室的水龍頭好像沒關。」胖子一邊跟著我一邊說道。

「你聽錯了。」我沒有接話,將胖子引到 703 門前。

「胖子,你先進……」我回頭準備按計劃好的那樣讓胖子先進去,卻發現一直跟著我的胖子不見了。

我推開門,地上的女人屍體也不見了。

正當我準備關門出去的時候,突然被人從身後推了一把,接著門鎖上了。

我爬起來衝到門前卻怎麼也打不開門,就在我砸門的時候,背後那件上鎖的房子突然咯噔一聲,臥室的門應聲打開。

無法形容那一瞬間我的心情。

房間裡層層堆疊著無數屍體:我,胖子,女人組成的屍堆向我倒塌而來。

那些「我」和「胖子」的手裡,捏著衣著各異的對方的照片。

  • 完 –
相关推荐: 有人開價二十萬,雇我收集他女神的體香

「請問,你能調肉香嗎?活人的肉體香味。」 我叫孫嗅,父母都是搞藝術的,本來他們是想讓我能如嬰兒一般用最基礎的感官去體會世界,卻沒想到我自己理解成了另一番意思。 從小我就對氣味很感興趣,十幾歲時仗著家裡有點小錢就買下很多有名的香水開始研究,從此走上了調香這條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