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凌晨兩點。今天我睡得正熟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到有人往我脖子處吹氣。

凌晨兩點。今天我睡得正熟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到有人往我脖子處吹氣。

01

凌晨兩點。

今天我睡得正熟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到有人往我脖子處吹氣。

我一下子被驚醒了。

房間內很安靜,床頭的香薰加濕器發出微弱的黃色光芒。

「天貓精靈,開燈。」

房間內頓時變得明亮了起來。

一切都非常的正常,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但這已經是連續兩天,我感覺到有人朝我吹氣了。

我很肯定那不是風。

因為我有一個習慣,睡覺前會關好所有窗戶,拉上窗簾。

而且那氣流的感覺溫溫熱熱的,很像是人趴在我床邊朝我吹氣的感覺。

我並沒有往鬼神這方面去想,只因我是個標準的無神論者。

我寧願把這個推斷為我的幻覺。

突然,我的眼睛餘光瞥見了窗簾處,頓時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本來我拉得嚴嚴實實的窗簾,此時竟然被拉開了。

陽台上的小搖椅被風吹得搖搖晃晃的,上面放了一束黑色的玫瑰花。

我的每一個毛孔都在往外冒著寒氣,我分明記得搖椅上根本沒有任何東西。

我鼓起勇氣,打開陽台門,走了出去。

冬夜寒冷的風吹得我渾身一涼,我拿起那一束玫瑰花。

花中間插著一張黑色的卡片,上面用紅色的墨水筆寫了一句話。

「獻給我親愛的妍妍。」

黑色的玫瑰花有一個寓意——

魔鬼的低語。

我的心臟跳得飛快,我像是捧著一個燙手的山芋一般,將玫瑰花扔進了垃圾桶。

冷靜下來之後,我給小區的保安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幫忙查看一下走廊的監控,我要確定是不是有人進來了。

保安很快告訴我,並沒有人出現在我的家門口。

難道那人是從陽台進來的?

但我家住在三十層,從陽台進來的可能性基本為零。

我要求保安上來一趟。

保安很快就上來了,他禮貌地朝我問好之後,跟我一起檢查了一遍家裡。

沒有人,所有可以藏人的地方都檢查了。

保安離開之後,我是無論如何都睡不著了,我準備去我工作的醫院度過一夜,明早就讓人在家裡裝上監控。

突然,我聽到了廁所裡頭傳來滴水的聲音。

滴答滴答——

我皺著眉頭走進廁所,水龍頭沒有關嚴實,不斷地有水珠從水龍頭上滴落。

我有嚴重的強迫症,按理來說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我剛關上水龍頭,突然渾身僵硬地站在那裡。

浴室的扶手上,懸掛著一條我從未見過的男士深藍色浴巾。

我顫抖著伸手一摸,還是濕潤的。

這顯然像是剛剛還有人在這裡洗過澡的樣子。

我呼吸急促起來,這個時候,一抹黑色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洗手池櫃門的縫隙里,卡著一朵黑色的玫瑰。

旁邊依舊有一張卡片,上面用血紅色的墨水寫著:

和妍妍用了情侶浴巾,很開心。

我恐懼得喘著氣,立刻拿起手機就衝出了門。

我隨便找了一個賓館,住了下來,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但我還沒睡多久,就被前台的電話吵醒了。

「您好,您的外賣到了。」前台的小姑娘說話溫溫柔柔的。

「什麼外賣?」我迷迷糊糊地說道。

「一束很漂亮的黑色玫瑰花。」

02

前台的小姑娘不斷地催促我趕緊下來拿花。

猶豫再三之後,我還是選擇下來了。

前台果然放著一束漂亮的黑色玫瑰花。

小姑娘非常羨慕地看著我,說這個玫瑰花應該不便宜,男朋友對我真好之類的話。

但我心裡愈發地恐懼。

因為我根本沒有男朋友。

我捧著玫瑰花,走到了垃圾桶旁,直接扔到了垃圾桶裡頭。

一張卡片緩緩地滑落出來。

我撿起來一看——

我親愛的,你穿著黑色毛衣的樣子真美,你的脖子好像天鵝一般漂亮,真想切下來收藏。

我顫抖著捂住嘴巴,將卡片扔進了垃圾桶。

之後,我快步走向前台。

「我想問一下,送這束花過來的人,你見著了嗎?」

「見到了啊,美團閃送騎手。」小姑娘疑惑地看著我。

我心裡很失望,那個人分明就是躲在了附近,他甚至一路跟著我來到了酒店。

「我要退房。」我對前台小姑娘說道。

小姑娘驚訝地看著我,但她沒有過多詢問,還是給我辦理了退房手續。

我匆忙拿了行李,衝出了酒店。

晚上十點的大街上還是人來人往,這裡是京市最熱鬧的地段。

我神經質地左右張望著,確定沒人看著我之後,立刻攔了一輛計程車。

司機戴著鴨舌帽和口罩,只露出一段蒼白的下巴。

「去哪裡?」他的聲音非常年輕。

「北路酒店。」我輕喘著氣說道。

十五分鐘後,我到了酒店,辦理了入住手續。

我躺在空蕩蕩的酒店房間,心情一直十分不安。

猶豫再三後,我打電話給了醫院一直追求我的下屬。

一個今年剛大學畢業的年輕男生。

我沒有過多說什麼,但男生表示自己立刻就過來,這讓我安心了不少。

當我正準備休息一會的時候,我聽到了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誰?」我緊張地喊了一聲。

門外靜悄悄的,什麼聲音都沒有。

突然,一張卡片從門縫下塞了進來。

我的身體因為恐懼而發抖,死死地看著那張卡片,半天都不敢去撿。

十分鐘後,我才下床撿起了那張卡片。

「親愛的,你餓了吧,我給你做了一份你最愛吃的豬髒粉。」

我的手不住地顫抖,卡片掉在了地上。

他到底是怎麼找到我的?

我趴在門上,小心地聽著門口的動靜。

確定門外沒人之後,我打開了門。

地上果然放著一份包裝精緻的外賣。

思慮再三之後,我還是拿了進來。

打開包裝盒,一股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

包裝盒上還寫著一句話。

「你猜猜人的心臟和豬的心臟有什麼差別,我親愛的。」

一瞬間,我跪在了地上,吐得撕心裂肺。

吐完之後,我擦了擦嘴角,看著鏡子內狼狽的自己。

我下定了決心,我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

我要抓出這個一直跟蹤我的人。

既然他能給我送外賣,就一定會出現在酒店的監控內。

這個豬髒粉是證據,所以我不能扔掉。

我忍著噁心將豬髒粉的袋子整理好,放在了地上。

緊接著,我便下樓,找到了酒店的前台,說明了自己的意圖。

酒店前台很配合地帶我來到了保安室,保安給我調出了當時的監控。

當看到監控里的那個男人的時候,我瞳孔劇烈收縮了一下。

03

跟蹤我的人,竟然就是剛剛計程車的司機。

那一模一樣的黑色大衣,以及鴨舌帽。

難怪他能知道我去了哪裡。

我用力地咬住下嘴唇,疼痛能讓我冷靜下來。

我撥打了報警電話,和警察詳細地說明了我這兩天的遭遇。

電話里的警察是一名年輕女警察,她非常同情我的遭遇,並問我記下了車牌號碼沒有。

好在我這人記性向來不錯,我立刻把車牌號報給了警察。

警察告訴我保護好自己的安全,不要隨便開門,等查到結果之後就會告訴我。

掛斷電話後,我心裡依舊十分不安。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我趴在貓眼上往外看,看到了一張熟悉清秀的臉。

是我醫院裡剛來的實習生,顧北淮。

顧北淮其實性格能力以及模樣都非常符合我的擇偶標準,只是年齡比我小個四歲。

我這人不太能接受姐弟戀,所以一直遲遲沒有答應顧北淮的追求。

但是此刻看見顧北淮,我心裡踏實了不少。

我打開門,讓顧北淮進來。

顧北淮似乎被我憔悴的臉色嚇了一跳:「妍妍姐,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人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明明剛剛我還十分堅強,可現在我的眼淚卻忍不住地往下掉。

顧北淮手足無措地看著我,他輕輕拍打我的後背:「妍妍姐,有我在呢。」

我冷靜下來之後,才緩緩地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顧北淮。

顧北淮顯然很氣憤:「妍妍姐,要是被我看見那個男的,我馬上揍他一頓。你放心好了,有我在。」

我悄悄打量了一眼顧北淮的身體,挽起的袖子處露出的胳膊格外結實有力。

「妍妍姐,我看你已經很累了,你快點睡吧,我就在沙發上坐著。」顧北淮輕聲說道。

我說了一聲謝謝,我的確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本以為有顧北淮在我會睡不著,但沒想到我一沾床不久,就睡著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我是被手機震動的聲音吵醒的。

我睡眼惺忪地接起電話,是之前那個女警察。

她告訴我,已經查到計程車的司機的信息了。

我的睡意頓時全無。

只是女警察接下來的話,卻讓我的心跳迅速加快起來。

這位計程車司機已經死了。

就在兩個小時之前,這個計程車司機被人活活勒死,丟棄在了一個荒地上。

他身上的衣服被人扒光,車也被人開走。

跟蹤我的那個人,換上了司機的衣服,開走了他的車。

女警察的語氣非常凝重:「白小姐,根據我們調查酒店附近的監控顯示,這個嫌疑人並沒有離開酒店。」

「我們已經派警察過去了,我們會包圍酒店,十分鐘後我們便到。」

雖然一想到這個變態還在酒店內,我有些不安,但一想到警察在十分鐘後就會到,我便安心了。

我下定決心不出去,不管誰來也不會開門。

我把警察的話告訴了顧北淮。

顧北淮:「你就安心吧,妍妍姐,我可是練過拳擊的,要是看見那個變態,我揍得他求饒叫媽媽!」

我被顧北淮的話逗笑了。

但轉念一想,這個人似乎對我很了解。

連我愛吃豬髒粉的事情都知道。

我身邊幾乎沒有異性朋友,唯一一個是最近在網上認識的男作者。

我工作之餘,非常喜歡看靈異小說,正巧這個作者寫了一篇不錯的靈異文,我留下了一個寫得不錯的評論。

結果他很快就私信我,我們便開始聊起天來。

神奇的是,我們在很多方面上喜好非常相似,因此那段時間,我經常和他在社交軟體上聊天。

但是最近,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聊過了。

難道會是他?

04

我把網友的事情告訴了顧北淮。

顧北淮狹長的雙眼看著我,突然情緒十分低落。

他修長的手指蜷了一下:「妍妍姐,你寧願跟男網友聊天,都不願意下班找我聊聊嗎?」

我尷尬地笑了笑。

顧北淮經常會在下班時間找我聊天,但我為了避免醫院同事的閒言碎語,一般選擇視而不見。

「我開玩笑的。」顧北淮彎了彎好看的雙眼。

他告訴我不要害怕,他今晚會一直在。

我去上了個廁所,期間還是選擇了給男網友發送了一個信息。

沒想到男網友很快就回復了。

「喜歡我送你的玫瑰嗎,妍妍。」

沒想到真的是他!

恐懼頓時蔓延至我的心臟處,我害怕得瑟瑟發抖。

我從未告訴過他我的真實姓名,他卻能準確地說出我的名字。

一個令人可怕的念頭在我心底浮現。

他很可能就是我身邊認識的人。

「你到底是誰?」我輸入這行話的時候,手指都在顫抖。

手機那頭卻遲遲沒有回覆。

咚咚。

廁所外傳來了敲門聲。

「妍妍姐,你沒事吧?你已經在裡面待了很久了。」顧北淮擔憂地問道。

「我沒事。」

我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

突然我的心裡一閃而過一個恐怖的想法。

跟蹤我的人,會不會是顧北淮。

但這個想法只是出現一瞬間,就被我壓了下來。

顧北淮在醫院裡,是標準的陽光青年。

按理來說,我不應該懷疑顧北淮。

但我心中還是埋下了一顆懷疑的種子,我將那人的社交軟體帳號發送給了女警察。

出來之後,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顧北淮,順便試探一下顧北淮的反應。

顧北淮的反應很憤怒,他捏緊了拳頭:「這個王八蛋,就是一個變態。」

「妍妍姐,我懷疑他很可能是醫院裡的人,你有沒有懷疑的對象?」顧北淮說道。

他的反應沒有絲毫漏洞,我暫時打消了對他的懷疑。

但我思來想去,還是沒有想到可疑的對象。

「我有些睡不著,你去休息一會兒吧,有什麼事我會喊你的。」

我見顧北淮的眼睛下面浮現著淡淡的青色,便提議讓他去休息一會。

顧北淮也沒有逞強,點了點頭,靠在沙發上閉上了眼睛。

「北淮?」我輕輕喊了一聲。

顧北淮沒有任何反應,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他的手機就毫無防備地放在了桌子上。

我緊張地拿起他的手機,上面有解鎖密碼。

我試了幾個,都不對,很快手機就要被鎖住了。

無奈之下,我試了我自己的生日。

解鎖成功。

我的心跳得飛快,舔了舔嘴唇,打開了社交軟體。

當我看到上面陌生的名字時,鬆了一口氣。

顧北淮不是那個男網友。

突然,我看到顧北淮的口袋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閃。

我仔細一看,竟然是一部手機。

正常人有兩部手機其實並不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情,但是我此刻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驗證一件事。

我用手輕輕地拿出了顧北淮口袋裡的手機。

顧北淮依舊沒有醒來。

這部手機並沒有設置密碼,當我打開社交軟體帳號,看到那個熟悉的帳號名後,全身血液都冷了下來。

顧北淮竟然就是那個男網友!

05

此刻我覺得顧北淮熟睡的臉是那麼的瘮人。

一想到他裝作無辜的樣子,我心裡就一陣陣地噁心。

之前坐車的時候,我全程沒有聽見計程車司機的聲音,原來那就是顧北淮偽裝的司機。

他跟著我來到了酒店,然後又換了一身衣服,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出現在我面前。

顧北淮並沒有醒。

我迅速走到門口。

那一瞬間,我心跳得很厲害。

我快速地轉動門把手,跑了出去。

直到安全地跑進電梯,我的心跳才平復了一點。

我粗喘著氣,一邊按下了一樓,一邊立刻打電話報警。

女警察告訴我,警察已經在樓下了。

果然,我聽到了警笛的聲音。

我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此時,電梯突然停在了四樓。

電梯門開了。

走廊上很安靜,空蕩蕩的沒有人。

酒店獨有的暖黃色燈光照在光潔的地板上,卻讓我的身體冷到了極致。

我看到四樓的電梯口放著一個漂亮的外賣包裝盒。

裡面放著四根人類的手指。

手指關節粗大,像是男人的手指。

手指被切得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外賣盒裡。

上面蓋著一張卡片。

我顫抖著撿起了卡片。

「親愛的妍妍,喜歡這份禮物嗎?他是一個計程車司機,我觀察了他很久。」

「他每天早上六點出來開出租,晚上兩點鐘才會回家,為的就是給他懷孕的妻子和即將誕生的孩子足夠的生活費。」

「這樣一個人,他的手是至關重要的,手便是他賴以生存的器官,所以我選擇剝奪掉他最重要的東西,來獻給妍妍。」

「我的妍妍,值得最好的。」

「不過我不是顧北淮那個廢物,妍妍認錯人,我會很不高興的。」

我拿著卡片的手不斷地在顫抖。

難道顧北淮並不是這個跟蹤我的人?

我拼命按著電梯關門的按鈕,突然,一隻手猛地伸了進來。

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走了進來,看到那身衣服的時候,我瞳孔劇烈收縮了一下。

這是計程車司機的衣服。

男人摘下了鴨舌帽,露出了那張憨厚的臉。

這張臉我非常熟悉,正是小區的保安。

他對我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我剛要尖叫,脖子處傳來了一陣劇痛。

緊接著我眼前一黑,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06

我睜開雙眼,發現我竟然就在自己家中。

不過我的手腳都被繩子綁得嚴嚴實實。

我恐懼地抬頭,小區的保安蹲在我的面前,那張憨厚的臉上卻浮現出古怪的笑意。

「妍妍,還記得我嗎?」他眼神十分複雜地看著我。

「你到底是誰?」我喘息急促地問道。

他笑了一聲,然後挽起了袖子。

他的手臂上,有一個我非常熟悉的胎記。

我猛地睜大眼睛。

「你是李東!」

他的面容猙獰了起來,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白妍,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我們才分開一年,你就勾搭上了新的男人!」

「怎麼,他比我厲害是不?就那種小白臉可以滿足你嗎?」

「怎麼樣,很意外對吧?我進行了全身整容,目的就是為了接近你。」

「你為什麼要對我做這種事情,我恨你,我恨你!」

李東雙眼布滿猩紅的血絲,掐住我脖子的力道也越來越大。

我臉漲得通紅,感覺肺快要爆炸。

就在我以為快要死的那一刻,警察破門而入。

「不許動!」

數名警察舉起槍,對準了李東。

「妍妍!」

我聽到了顧北淮的聲音,撕心裂肺。

最終李東還是鬆開了我。

警察衝上前,將李東壓倒在地上,銬上了手銬。

驚魂未定的我被擁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顧北淮非常用力地抱著我:「妍妍,沒事了,沒事了。」

我的眼淚洶湧而出。

最終我和顧北淮都來到了警局,配合警方調查。

警察局內。

警察給我播放了一段視頻。

原來這兩天,李東一直利用保安的身份,蹲守在我家門口的安全通道內。

當我輸入密碼的時候,李東的臉就從黑暗中悄悄探了出來。

而我一無所知。

等我熟睡的時候,李東熟練地輸入密碼,鑽進我的家中。

「白女士,李東是你的前男友,對嗎?」警察沉聲問道。

我捏緊了手指。

隨後長出一口氣,緩緩說道:「他是我的前男友,準確來說,是我的初戀,三年前,我們在一起了一年,便分手了。」

「你們分手的理由是什麼?」

我渾身顫抖起來。

那些恐怖可怕的記憶,湧入我的心頭。

我是一名心理醫生,李東是我的一位患者。

我最大的錯誤,就是不該和自己的患者談戀愛。

我本以為我能治好李東的病,但沒想到他只是很好地將自己的偏執隱藏了起來。

等時間一長,我就開始發現不對勁了。

李東的病越來越嚴重,他開始限制我的自由,甚至不讓我和任何異性說話。

哪怕是工作上的同事關於工作的詢問,我都會遭到李東的一頓毒打。

久而久之,我實在受不了了。

李東的偏執和控制欲實在是太重,我根本沒法治好他。

我沒有提出分手,而是趁著李東熟睡的時候,直接搬到了另外一個城市,開了一家心理醫院,開始自己新的生活。

但我沒想到,李東還是以這種方式找到了我。

警察聽完我的話,對我投來同情的眼神。

他告訴我,我可以走了。

計程車司機是李東殺死的,但豬髒粉裡面並不是人類的心臟,只是普通的豬髒粉而已。

警察給我播放了兩段監控視頻。

第一段視頻里,顧北淮出現在電梯內。

但電梯到了四樓的時候,李東便跟了進來。

當時電梯內的人較多,李東將手機塞在了顧北淮的口袋裡。

顧北淮並未察覺。

第二段監控視頻里,李東換上了保潔的衣服,把我塞進了垃圾桶里,酒店有個專門的送貨通道。

警察還沒來得及到那裡的時候,李東就把我運走了。

我告訴警察,我想再見李東一面。

我的這個合情合理的要求,被允許了。

警察帶我來到了李東的面前。

他神經質地摳著自己的手臂,手臂已經被他抓得出現了血痕。

「李東。」我心情複雜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李東抬頭看我,他的眼裡慢慢溢出恐懼。

他想要撲到我面前,但是手銬束縛了他的行動。

警察控制了他:「李東,你想幹什麼!」

李東流出了眼淚,他顫抖著伸手指向我。

「我變成今天這樣,都是因為這個女人,你們去查查她啊!」

「李東,你對白妍造成的傷害還不夠嗎?」警察厲聲呵斥。

我無助地顫抖著。

「我想和李東說一句話。」我流著眼淚說道,「畢竟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也有責任。」

我的要求被允許了。

我走到李東旁邊,看到他眼裡對我露出的既複雜又抗拒的眼神。

我輕輕附在他的耳邊,用只有我們兩人可以聽到的聲音說道:「李東,如果有警察詢問你我的事情,你只需要對他們回答一句,你很愛我。」

李東瘋狂地顫抖了起來,他想要站起來,他的眼神像是要撕碎我。

顧北淮走了過來,攬住了我的肩膀:「妍妍不怕。」

李東撕心裂肺地吼道:「顧北淮,離開這個女人!否則你會變得跟我一個下場!」

顧北淮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我不會,我永遠不會,我不會像你這麼變態,試圖用控制來束縛自己心愛的女人。」

07

顧北淮帶著我離開了。

他送我來到家中。

「妍妍姐,那我回去了?」顧北淮第一次來到我家,顯然有些緊張。

我沒有說話。

顧北淮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我拉住了他的手。

我抬頭看著他,目光泫然欲泣。

「北淮,我害怕,能留下來陪我嗎?」

我能看出顧北淮相當驚喜。

他點了點頭,目光溫柔至極。

「妍妍,我會一直在。」

我帶著顧北淮參觀我的家。

老實說,經過這一晚,我開始嘗試接受顧北淮了。

他雖然年紀小,但遠比我想像的要勇敢很多。

我們來到了書房。

顧北淮看著書架上的書,突然問道:「妍妍,你對催眠很感興趣?」

我笑了笑,挑起耳邊的一縷髮絲:「我們都是心理醫生呀,有時候適當的催眠,能更好地幫助病人。」

顧北淮也跟著笑了:「妍妍姐,我還有很多要跟你學習的地方。」

書房裡,一束黑色玫瑰悄然待放。

上面放著一張卡片。

「我親愛的妍妍,這是我自己獻給自己的玫瑰。」

番外一

周警官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自從白妍走後,他的左眼皮一直在隱隱跳動。

「小劉,你調出白妍的資料給我看看。」

白妍,二十八歲,心理學碩士,心理醫院的院長。

沒有任何案底,成功治癒了很多患者,在心理醫生的圈內口碑也非常好。

唯一不成功的一次,就是李東的這一次。

看上去沒有任何問題。

「小劉,你覺得白妍這個人給你感覺怎麼樣?」周警察問道。

「白醫生,長得漂亮,說話又溫柔,學歷又高,簡直是完美。」小劉紅著臉說道。

「而且我聽他小區裡的人說,白醫生品味非常的獨特,每周都喜歡給自己訂一束黑色玫瑰。」

「黑色玫瑰嗎?」周警察喃喃說道。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把李東帶出來,我要再審訊一次。」

李東面容憔悴地坐在那裡,他的手臂上傷痕累累,全是自己抓的血痕。

「李東,我要你告訴我,白妍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周警察沉聲問道。

「白妍……白妍就是一個瘋子,是她把我害成現在這個樣子……不對,她是個好人,我愛她,我不想讓她和別的男人接觸。」李東似哭似笑地說道。

周警察皺了皺眉,他知道,從李東這裡,已經問不出什麼來了。

番外二

我是白妍。

很小的時候,我因為身體瘦弱,又是外地轉學來的孩子,經常受到同學的欺負。

但我在班上,永遠是成績最好的,老師誇我是她見過的最聰明的學生。

我的父親是一位心理醫生,他身上藏著一個很大的秘密。

他殺死了我的母親,用的是催眠的方式。

他用催眠引導著我的母親從高樓跳下,母親當場死亡。

那時我還只有十歲。

我沒有覺得悲傷,母親的死對我來說,和窗前那盆突然枯死的玫瑰沒什麼區別。

但從那以後,我就對催眠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我發現無論是人類還是動物,都會在外界作用下受到很強烈的心理暗示。

李東是我遇到的第一位患者。

他靦腆,不自信,自卑,敏感。

是典型的討好型人格。

他想向我求助,如何去拒絕別人,並且想讓自己變得自信起來。

我心裡一直壓抑的那種欲望,在看到李東的時候,爆發了。

他將會是我的第一個試驗品。

一個對我充滿信任的患者,催眠的成功度將大大增加。

為了更好地實施我的計劃,我開始和李東談戀愛。

我要把李東變成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

戀愛期間,我每周都會給自己和李東訂一束黑色玫瑰,並在上面放了一張卡片。

我在無形之中暗示李東,要按照卡片上的話去做。

久而久之,李東開始認為,卡片上的話對他來說,就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李東,看著我,你偏執,嫉妒,你非常的愛我,愛我到想殺死一切接近我的男人。」

「之後我會離開你,然後你會不擇手段地去找到我,接近我。」

「明白了嗎,李東?」我溫柔地說道。

李東機械地點了點頭。

「明白了,妍妍。」

我的思緒從回憶中拉出,看了眼躺在旁邊的顧北淮。

我們已經戀愛半個月了。

我笑了笑,俯身,在顧北淮的嘴唇上留下了溫柔的一吻。

是時候,該嘗試新的試驗品了。

相关推荐: 當天晚上,皇上召我侍寢。「約法三章!」皇上剛進門,被我這一聲嚇得一愣。「我可以睡地上或者榻上,你睡你的,我不能真侍寢。」

「皇上,奇變偶不變?」 「臥槽?你也?」 「嗯嗯!」我激動地擠開安公公,向皇上伸出雙手。 「你記得《資治通鑑》第一百八十四卷的內容嗎?我想不起來,難受得兩天睡不著覺了。」皇上攥著我的手,眼含熱淚地望著我。 「呃…想不起來,就不想了吧。」 我把手收了回來。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