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娛樂 8:30故事—我在後宮為女友組CP

8:30故事—我在後宮為女友組CP

1

我,努力建設社會主義的一米八六壯漢,穿越了。

穿就穿吧,可穿的居然是昨晚把我女朋友搞哭紅眼的一本虐文言情小說里。

這就罷了,重點是我穿成了裡面的頭號惡毒女配,就被我女朋友罵得狗血淋頭的、冒充女主救皇帝的柔妃——

陰險狡詐,作惡多端,無所不用其極把皇帝身旁的女人一個個弄死——可謂是白雪公主後母的跨國姐妹。

我醒來時便是我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看著一群在玩 cosplay 似的人喊我娘娘娘娘娘娘。

爺傻了。

看到自己身上粉紅得快要冒泡的紗裙更傻了。

然後令我要傻絕的事來了——皇帝男主飛奔跑進來攬住我的肩,一臉痛心地問我:「柔兒!快告訴朕,是誰把你推下的水!朕絕不姑息!」

我傻絕是為什麼呢?

這男主皇帝——

長得是我的臉!我的臉!?我的臉!!

我照鏡子照了 20 年這怎麼可能認錯!

我震驚地看著他,啊不,我的臉——

真帥,不愧是我。是男主該有的顏值。

「柔兒?柔兒?」皇帝把我攬得更緊了,如果不是知道這皇帝從小就喜歡柔妃,我會以為他想要盤死我。

「你給……」我喉嚨里發出女子嬌媚的嗓音。

我虎軀一震,皇帝很自然。

「朕在,朕在。」他寬大的手掌覆住我纖細的手,我渾身挺起的雞皮疙瘩就要刺穿紗裙。

*&…¥%#%^&(需消音的內心獨白。)

「柔兒莫慌,有朕為你撐腰!大膽說!」

我想說:拿開大豬蹄子給爺爬。

「你!說!」皇帝橫眉一豎看向床旁邊的一個婢女,婢女看了我一眼最終堅定道:「婢子去拿披風時,只有嘉美人在娘娘旁邊,其餘的……婢子也不知了。」

嘉美人!?

喔!我知道!就是女主!我女朋友就是為嘉美人和這皇帝的虐戀哭得稀里嘩啦,從中作梗的就是我這粉不拉幾的柔妃!

這麼小兒科的陷害戲碼?這長著我的臉的皇帝能信??

「放肆!」皇帝手往大腿一拍,「叫她滾過來!」

……一種植物。

2

就在我悄咪咪吐槽我女朋友看的啥降智小說時,我覺得我再次被雷劈了——

嘉美人。

我女朋友。

膚白貌美大長腿,朱唇皓齒柳葉眉。

這話是寫給她看的。

當她和我目光相對時那冷漠疏離的目光——

我心扒拉一下就涼了,嚶,難道剛剛我吐槽她她就知道了?

「嘉美人!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推柔兒下水!」皇帝猛地站起身,我弱風扶柳般的身子一歪差點撞到床板。

我邊捂著腦袋邊想這朝代遲早要完。

「臣妾冤枉。」嘉美人聲音婉轉動聽——

真是我女朋友!

我拼命睜大眼睛看她,她卻一眼都不看我,那水汪汪的眼睛就含情脈脈地盯著那傻皇帝。

「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何申辯!來人!」皇帝怒氣沖沖一揮衣袖,「把她打入——」

「慢著!」我大喊出聲,嬌媚的嗓子險些破音。

我女朋友終於看向我了。

我一本正經地在床榻上坐直身子再清了清嗓子:「天太熱,是我自己跳下去想洗個澡,和嘉嘉——嘉美人無關。」

全員靜默。

過了一會兒突然聽見一婢子小聲朝我道:「娘娘,現下是大臘月……」

嗯?臘月我穿成這樣?

面前的炭爐冒著紅光。

「嗯……」我掩面咳嗽幾聲,皇帝果然被豬油蒙了心:「柔兒真心如此?」

我點頭。

皇帝動情地看了我一眼,旋即朝嘉美人揮了揮手:「沒你的事了,下去吧。」

我捨不得我女朋友就這麼走,連忙坐起身,只見她抿了抿唇,委屈又氣憤地剜了我一眼而後毅然轉身離去。

……啊這!

3

我以身體不適要一個人靜靜很快就把那傻皇帝打發走了。

除了我的臉,這皇帝,一無是處!我女朋友居然那麼含情脈脈盯著他!?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我要去找嘉美人。」我把腳塞進那逼仄的鞋裡,一旁的婢子連忙便給我帶路,還小聲稱讚我:「娘娘果然智慧過人,這下陛下必然更喜歡娘娘了!」

喜歡個頭!我要他喜歡!?我要的是我女朋友!

還沒等我吐槽我差點因為這鞋摔一跤——哎喲,做妃子真不容易!

也不知道嘉嘉能穿好這鞋嗎。

走到嘉寧宮時,那兒的婢子看了我跟躲瘟疫似的連忙往裡走。

我下意識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不一會兒嘉美人便氣質高冷地走了出來:「見過柔娘娘。」

有一說一,我女朋友穿古裝真好看,回去就要買給她穿。

「嗯嗯。」我笑著點點頭,卻發現她身旁的婢子都抖了三抖。

雙手攥衣角是她緊張時的小動作,但她面上依舊清冷平靜——她參加演講比賽時我曾看過這樣的她。

我笑意愈濃:「嘉嘉,借一步說話?」

她眉毛一蹙,我才意識到自己下意識就叫了她小名,但她最終讓開一條路:「嘉寧宮沒有什麼好茶招待,娘娘莫怪。」

「不會不會!」我連忙就跟著她進去,看著眼前熟悉的她抿唇攥衣角的動作,我習慣性地就握住了她的雙手:「嘉嘉,別緊張,有我——」

她猛地一驚,我也猛地一驚,旋即她退了幾步惶恐地看著我:「是……」

我手僵在原處,旋即看到自己粉紅的袖口——淦!

嘉嘉不要誤會我嗚嗚嗚嗚!我,一米八六,直男!

4

在我的絕對權威下所有婢子只能退出房間。

我滔滔不絕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說罷將她遞給我的茶水一飲而盡,而後看向她:「嘉嘉,你說,現在怎麼辦?按你經驗,怎樣才能回去?」

她看了我一會兒,柳葉眉輕輕一挑:「所以……你是男子?」

我點頭。

「你……喜歡我?」

我猛點頭。

「噼里啪啦——」她手裡的瓷杯摔到地上碎了一地,旋即她撐著桌子用含淚的眼眸看著我:「柔妃……我不知道你眼下又要做什麼……我……」

……

???

她哭成這樣我心都要揪到一塊窒息了。

我女朋友也曾因為有一門專業課沒上 90 分曾在我懷裡哭成這樣,一模一樣。

我站起身就想再把她抱入懷裡拍拍她,可她卻幾步退到了門口:「柔妃,還是你落水……未能痊癒?」

她給我的感覺就和我女朋友嘉嘉一模一樣,那種熟悉的感覺絕對不會錯。可是,她好像獨獨——不記得我。

此刻就像是,我遇見了一個——尚未認識我的她。

「是。」良久我低頭應道,「大夫說我腦子裡還有水,要等它們蒸乾便好。」

「……」她盯了我半晌,我旋即抬頭朝她一笑,「嘉嘉,百合嗎?」

5

嘉美人暈倒在了嘉寧宮。

皇帝趕過來時便看見我——也就是他最愛的柔妃正緊緊抱著嘉美人慌忙喊道:「嘉嘉!嘉嘉!」

看見那傻愣愣的皇帝我猛地一聲吼:「站那幹嗎!叫太醫啊!」

「啊,」他愣了一下,旋即狠狠地朝一旁婢女道,「愣著幹嗎!傳太醫!」

嘉嘉低血糖我是知道的,所以當我看見那些太醫寫了一張長長的藥單時我冷笑一聲:「這是要拿嘉嘉煉丹嗎,寫那麼多藥!你們怎麼不上天去當老太君啊!?」

一眾太醫撲通就跪了下來。

我這柔妃真是絕對權威。

「那,柔兒的意思……」皇帝看向我。

我:「拿糖來。」

6

當我說今晚我要留在嘉寧宮時皇帝眼睛都要掉出來。

所幸有我那張臉他這表情才得以見人。

「柔兒你……」皇帝含情脈脈。

「滾,爺不侍寢。」我已經知道我要做什麼了。

「柔兒你居然……」

「你怎麼還磨磨唧唧!」別打擾我和嘉嘉培養感情。

「你是不是……」

「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啊?」一米八六壯漢在線暴躁。

「啊!朕的心好痛!」

「……」爺吐了,好想把他的臉扒下來。

7

傻皇帝終於捂著他的心口走了。

我轉頭看向一臉震驚的嘉美人。

她這表情讓我不禁就想去捏她臉。

手還沒伸出去就看她朝床內縮了縮:「你……到底想做什麼?」

「你喜歡那人?」我朝皇帝離開的門努了努嘴。

她看向門口又忙低下頭,睫毛微顫,輕輕抿唇——少女嬌羞盡在不言中。

我記得她看她男神的海報就是這表情。

再次呼喚一種植物。

我是該慶幸她至少是對擁有我的臉的人露出了這表情?!

我突然覺得我可以和那傻皇帝感同身受了,我也想捂著胸口說一句「爺心好痛」。

8

那晚我頂著滿頭白月光回到了我的傾柔宮。

只因為嘉嘉因為我在一直不敢閉眼。

嗐,從前還要我哄著睡覺呢。

所幸傾柔宮和嘉寧宮離得很近——也難怪女主嘉美人沒和皇帝男主終成眷屬,這惡毒女配想欺負女主不分分鐘的事嗎!

那晚我撐著木桌看著地上白霜思前想後。

最終下定決心——

我要給我女朋友,也就是現在的嘉美人,和那張頂了我的臉的傻皇帝,組 CP。

原因無它——為了我的嘉嘉。

9

皇帝果然下朝就來我這兒。

「柔兒這衣裳真好看。」

「嘉美人給挑的。」

「……柔兒這雲髻真不錯。」

「嘉美人給盤的。」

「……柔兒這茶泡得真好。」

「嘉美人給教的。」

「……」皇帝嚼了嚼茶葉看向我,「柔兒,嘉美人哪位?」

「出門左轉,嘉寧宮裡長得最好看的那個。」我含情脈脈地看向門外。

10

皇帝到底還是有點硬氣。

在我這幾番碰壁後沉默地離開了傾柔宮。

一旁的婢女欲言又止,我實在看不下去她那快要憋死的表情沉聲道:「說。」

她如獲大赦:「娘娘這樣欲擒故縱會不會太冒險了……」

欲擒故縱???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想擒他?

我尚未張口便聽到門外太監高昂的聲音:「賞——傾柔宮柔妃——點翠珠釵一副、玉淨寶瓶一對、鳳凰錦袍一張、西域胭脂一盒……」

我:……

婢女:娘娘高明!

11

當看到我派人大包小包把傾柔宮的各種珠玉寶石、文玩字畫都搬到嘉寧宮時,嘉嘉再次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我脫口而出:「彩禮!」

她差點再次暈過去。

看來嘉嘉這個時候心理承受能力還不太行,果然需要我的陪伴。

「嘉嘉,都是你的!」我一揮手,粉色的寬口大袖飄揚起來。

「從此以後,我的,都是你的。」我目光灼灼,真情日月可鑑。

想當初我對她說這話時她臉都紅了。

可她臉「刷」一下就白了。

我連忙從袖口裡拿出一盒糖餵給她:「別慌別慌!」

她含著糖雙頰微鼓地看著我:「柔妃……你到底……」

「我說了,」我一本正經地看向她,「無論古代還是現代,無論書里還是書外,無論正常還是性轉,我都與你不離不棄不分開。」

她哭了。

我以為她是感動地哭了。

可下一刻她噗一下把水果糖吐了出來:「阿娘救我!」

12

她以前和我去鬼屋時也喜歡喊:「媽媽救我!」

但我牽著她的手告訴她:「以後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我會在。」

她那時羞澀又乖巧地點頭了。

看來,現下的她真的還不認識我。

她是真的很喜歡那長著我的臉的傻皇帝。

我站在城牆上吹了很久的冷風,最終握拳咬了咬牙,堅定了,幫她得償所願的決心。

13

中秋晚宴上我居然有能耐坐在皇帝旁邊倒酒——皇后真是個佛系玩家。

我端起酒壺就把酒往自己身上潑。

「啊——」我一驚,「臣妾去換件衣裳!嘉美人過來幫忙倒下酒!」

「咳咳。」皇后輕咳一聲。

我看了她一眼——原來還有刷存在感的意識。

但對不住了,嘉嘉為先。

我置若罔聞把嘉美人拉到了我座位上,旋即溫柔地問她:「會倒酒吧?」

她嬌羞地看了半醉的皇帝一眼,輕輕點頭。

啊,爺心好痛。

我捂著心臟逃出了大殿,看著一輪圓月幾欲落淚。

「柔妃最近是怎麼了?」身後傳來皇后的聲音。

「男兒有淚不輕彈。」我沉聲道。

皇后:?

「真男人,不需要解釋。」我大步往前走,只留給她瀟灑的背影。

14

傻皇帝第二天支支吾吾地來了我傾柔宮。

我正在研究怎麼把鞋改造得舒服些好讓嘉嘉不摔跤。

「柔兒……」

「嗯?」

「你還記得……」

「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不是不是,」皇帝搓著手,「你上次說的出門左轉的那個……」

「嗯?!」我連忙放下毛筆盯著他。

他目光飄忽,「朕以為嘉美人性情溫雅,端莊嫻淑……」

「那是因為你和她不熟。」我瞥了他一眼。

旋即我猛地意識到什麼將硯台一拍:「對!性情溫雅、端莊賢淑,特此封為嘉妃!」

他驚喜地看向我:「柔兒果然深得朕心!」

「准!」我看著我的臉,一拍即合。

不愧是我的嘉嘉,一夜就可以收割長著我的臉的男主。

15

嘉嘉終於主動來找我了。

她低頭看著她的裙擺誠懇向我道謝:「娘娘設計的鞋十分舒適……」

我眉開眼笑:「你都是嘉妃了,就別叫我娘娘了,叫我——」

「柔姐姐?」她水汪汪的眸子看向我。

「……」我咽下一大口茶水,「嘉……妹妹喜歡就好。」

「嗯!」她雙眼一彎如天邊月牙,甜甜的笑意就這樣溢了出來。

我像是被擊中,瞬間回到了初見她時的校園,她便是這樣笑著坐在第一排聽課,無趣的 PPT 在她眼裡似乎都能開出五彩斑斕的花來。

值得,都值得。

我飲盡了杯中微苦的茶水——至少那皇帝長得是我的臉。

不過是腦子有待開化。

但腦子原始也好,好辦事。

16

可還沒輪到我自爆,皇后居然先出手了。

皇帝帶後宮妃子去御花園賞花時,皇后突然從袖口中抽出一把匕首直向皇帝胸口刺去!

嘉嘉奮不顧身地就撲了上去。

我也奮不顧身地就撲了上去。

嘉嘉推開了傻皇帝,我推開了嘉嘉,把握著匕首的皇后都給看傻了。

但是並不妨礙匕首刺中了最後的我。

皇后是敵國奸細,潛伏多年,本來打算直接等我這紅顏禍水魅惑君王亡國後坐收漁翁之利,可沒想到我卻給了她一句「真男人,不需要解釋」。

嘉美人賢良淑慧,眼看這皇帝就要在賢內助幫助下成大事做明君,皇后只能立即出手。

這是嘉嘉坐在床邊講給我聽的。

皇帝坐在一旁含情脈脈地看著她講話。

我很滿意。

只是我,命中要害,命不久矣。

17

皇帝稱讚我們姊妹情深。

我笑而不語。

皇帝說原來當初救他的人是嘉嘉。

我連忙點頭。

皇帝說他想封嘉嘉為後。

我差點「垂死病中驚坐起」。

傷口太深,我有些心絞痛,但我確實是開心地驚坐起——嘉嘉,得償所願。

皇帝說念在舊情,念在我救了嘉嘉,問我有何遺願。

我搖了搖頭,旋即又點了點頭。

「有何遺願?」

18

皇帝摟著嘉嘉站在高高的城牆之上,深情地轉眸看向嘉嘉:

「看,嘉嘉,這是朕為你打下的江山。」

嘉嘉低眉淺笑,抱緊了皇帝。

我奄奄一息地被太監攙扶著,看著那一身龍袍,長著我俊臉的皇帝和嘉嘉雙手相握、共看大好河山——也得償所願。

我想這是另一個時代,我倆的故事。

把嘉嘉哭紅眼的小說,也終於有了一個好的結局。

19

再醒來時伸手不見五指。

我摸到了自己的六塊腹肌,長吁一口氣。

一旁傳來軟糯的夢話:「辣雞柔妃!給爺死!!」

我看著揮舞手腳而把被子都踢到一邊的小女朋友不禁無奈一笑。

把被單蓋在她身上時我輕輕吻了下她的額頭:「皇帝和嘉美人在一起啦。」

「傻瓜。」

(完)

文/久顧

相关推荐: 8:30故事—明天就要領結婚證了,但我的未婚夫,似乎變得有點奇怪

結婚前一天,我有了讀心術。 打開冰箱,齊泊舟帶着哭腔的聲音傳來:「為什麼不喝我的奶?」 剛拿出一盒純牛奶的我:??? 轉頭看去,我的未婚夫平靜地坐在餐桌前,因為我的突然到來,他的早餐只吃了一半。我搖搖頭,應該是幻聽了。 但就在我撕下吸管的那一瞬間,奇怪的聲音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