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8:30故事—我媽四十歲改嫁豪門,我做了富二代。三天後,我媽出了車禍

8:30故事—我媽四十歲改嫁豪門,我做了富二代。三天後,我媽出了車禍

我媽四十歲改嫁豪門,我做了富二代。

三天後,我媽和新婚老公出了車禍。

我想要回我媽的骨灰,結果被打了出來。

他們家不想承認我,我知道。

「她根本就不是我們家的人,把這個非法闖入者帶走。」

「王麒麟,我只是拿走我媽的東西。你憑什麼抓我?」我氣得衝上去,被王麒麟推倒在地。

1

「你媽的東西?你媽的東西哪一樣不是我爸出錢買的?」這話是事實。

我媽就是個酒店服務員,她把錢都用來養我了。

我咬牙瞪著王麒麟,明明半年前我們還是對象。我是大一新生,他是即將畢業的學長。穩定交往的一個月後,王麒麟他媽死了不到半年,他爸不知道怎麼認識我媽的,我就成了他妹。

狗血的「願天下有情人終成兄妹」。

「那些……那些是我媽留給我的。王麒麟,你把我媽的東西給我。我不會再到你家來……」我說完這話的時候,臉上就挨了王麒麟一巴掌。

那巴掌把我的腦袋都打暈了,嘴裡面瞬間爆發血腥味。

以前我看電視劇都覺得,嘴角流血太假了。

可現在我才知道,只要力氣夠大,打過來的時候牙齒下意識就會咬住肉,鐵鏽的味道讓我想吐。

「你也配提家這個字。」王麒麟咬牙切齒,如果不是旁邊他舅舅拉著他,我懷疑他想上來踢死我。

我慌張的捂著臉,看向民警,然後我就被帶到派出所關了起來。

因為王麒麟的舅媽,在我媽給我準備的屋子裡面發現一個行李箱,裡面都是王麒麟爸爸自己名下的私人收藏品,價值三千萬。

屬於王家的東西,這也是我堅持要拿回來的東西。我媽明明告訴我,那是一箱……她給我準備的小禮物。

王麒麟把我給告了,說我是入室盜竊。

我被判了一年半,還是學校出面幫我跟法院求情,從輕判處的。

我還沒大學畢業,就坐了牢。

我知道我這輩子完了,都毀在王麒麟的手上。

2

我不知道,出了獄,我還會在遇到王麒麟。

他開著法拉利在監獄門口,我穿著進監獄之前穿的襯衫牛仔褲出來。

他變高變帥氣了,跟窮酸落魄的我形成鮮明對比,開口跟我說:「對不起,當年我不知道,那些都是我爸給你媽的東西。你能原諒我嗎?茜茜。」

我問王麒麟:「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你判刑以後,我才發現我爸留下了遺書。除了那些股東之外,他把剩下的東西和股份都給了我。」王麒麟說這話的時候,我發誓我看到他眼裡面是真的愧疚。

可我在牢裡面拼命減刑,都坐了一年牢啊。

他一年前就知道,為什麼不能放我出來。

3

我衝上去對他拳打腳踢,他那張臉都被我撓花了,沒還手,只是看著我說對不起,說會娶我,對我負責任。

我吼他:「你做夢吧,我就算是去死,也不會嫁給你的。」

王麒麟很認真的跟我說:「可你沒大學畢業,你沒一個家人,還坐過牢。除了我,你還能找到其他男人結婚嗎?沒有男人會再要你的。」

沒有人會再要我?怎麼可能。

我不相信,甩了王麒麟好幾個巴掌之後,就回去我媽原本在本市買的小公寓。

沒錢我就用走的,王麒麟就開車跟在我旁邊。

我走到市裡面的時候已經半夜兩點多,要上樓的時候,王麒麟開車下來:「你看看那屋子的燈。」

我抬頭一看,才發現我家的燈亮著。

沒人在家,我家的燈怎麼會亮著?

「你媽當初為了結婚給自己辦嫁妝,把房子抵押出去。現在房子被人買走了。」

我跑上樓,然後被一個老女人打下來。

我頂著被扯成雞窩的頭髮,瞪著王麒麟:「你是故意的?你明明可以在監獄門口告訴我,你為什麼不說。」

王麒麟走到我身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語氣認真:「不讓你親眼看一看,你是怎麼無家可歸的,你怎麼會嫁給我?不嫁給我,你會很慘。」

「跟你結婚,我才會很慘。王麒麟,你是怎麼做到親手把我陷害送進去坐牢,現在還不要臉的說要娶我?當初的案子,我一定會翻案的。我回去找律師,你把我送進去,我也一定會以牙還牙。」我怒吼著,可心底卻一陣陣發涼。

沒了家人,沒了學校,沒了房子,我得靠著自己,在這個城市站穩腳跟,我憑什麼?

三天後,我當洗碗工的工作都被王麒麟找人搞砸之後,我答應了王麒麟的求婚。

4

只有唯一的要求,我不簽任何婚前協議。

等到離婚的時候,我才能分走王麒麟的錢和股份。

「既然你不想要我走,那我就禍害你,留在你的身邊禍害你。」我把橡膠手套摘下來,摔在王麒麟身上。

王麒麟說好,只是我必須一年內懷孕,要不然的話,就離婚走人。

而且,不會分到任何東西。

代孕?

借腹生子?

如果不是和王麒麟之前交往過,我都要懷疑王麒麟就是個 GAY,想要生個繼承人而已。

可我知道王麒麟不是,因為這傢伙和我領證的第一天,就把我丟在床上,讓我三天都下不了床。

做王太太的第一件事,我就在王麒麟的水杯裡面丟了花生粉。

他對花生過敏。

我被他做到腰肌勞損住到醫院。

他過敏休克住到醫院。

「茜茜,麒麟對你夠好的了。你明明知道他花生過敏,還買花生粉,你是要殺了他嗎?」王麒麟的舅舅衝到急診室裡面問我。

我笑著點頭:「沒錯啊,我就是要他死。」

他不死,他就不會放過我。

他自己把我送去坐牢,滿懷愧疚想要和我結婚,想要補償我。

那就把他的財產全部變成遺產給我,這不就是最好的補償嗎?

「有錢,年輕,死老公。這就是我現在的夢想和目標,我會為此不斷努力奮鬥。」我笑著跟王麒麟的舅舅說,把老頭氣得高血壓都犯了。

整個急診室的人都在看我,我知道,我想要「克夫」的願望一定會清楚轉達到王麒麟那。

結果第二天,王麒麟才出了重症監護室,就把我安排到和他同一個病房裡面。

在護士出去的時候,他個不要臉的就跑過來扒拉我的衣服。

「救命啊,強姦啊……」我扯開嗓子喊。

護士跑進來的時候,王麒麟急忙把褲子穿上,那張斯文儒雅的臉,漲得通紅。

我開心的大笑起來。

5

可出了院,我就沒大喊大叫的機會了。

王麒麟把家裡的阿姨給辭退了,三層大別墅,我怎麼喊都沒有用。

「你有那點力氣,還不如想辦法怎麼懷孕。」王麒麟把手放在我肚子上,摸著我的肚皮說:「只要你懷孕了,我就不碰你。」

「生個跟你一樣,再把我送進去坐牢的嗎?」我拍開王麒麟的手,沒好氣的翻白眼。

王麒麟沒說話,只是把被子往我身上蓋,我不耐煩的甩開,不肯接受他的照顧。

可早上起來的時候,我發現我自己是被王麒麟緊緊抱在懷裡。

他抱得很緊,我打他,他才醒過來。

一醒過來,就非要親到我,不然的話就會黑著臉。

我噁心王麒麟對我的親近,可每天早上睜開眼,都會發現自己睡在他懷裡面。

牛奶裡面丟玻璃,燉湯裡面加衝突的藥材,鞋子裡面藏圖釘。

我只能使勁搞動作,希望讓王麒麟早點死。

王麒麟偶爾會中招,那時候我就會高興的靠在樓梯,看他痛苦的臉,點頭笑著說:「沒一招斃命啊?太可惜了。」

王麒麟每次都會瞪著我,然後打電話給助力求助。

他舅舅好幾次在別墅院子裡面跟王麒麟罵我,我都聽見了。

可我聽不見王麒麟是怎麼回答的。

反正每次我都會在二樓丟花瓶下去,只有一次砸到王麒麟的肩膀。

好可惜,為什麼不能一下砸到他的腦袋,讓他死個徹底呢。

這個月的月信又到了。

「來了嗎?」王麒麟站在洗手間門口等我,剛才我忽然感覺不對勁,醒過來踢開他就從床上爬起來,拿起柜子裡面的衛生巾就跑進來。

看著他那張臉,那眼底的失望,我笑眯眯的點頭:「對啊。沒懷上。我說王麒麟,你是不是壞事做太多了,得絕後了?」

王麒麟沒說話,轉身就走。

我以為他這是生氣了,也不在意。

反正一年的時間剩下三個月了,沒懷上,沒分到錢,可我也收買了他身邊的司機,知道王家的集團在他手上,好像一直在虧損。

我把書房裡面的東西拿出去賣了,把錢給司機,讓司機找會計,給我看一下公司的帳本。

只是一眼,我學會計出生的,就知道王麒麟在做假帳。

這事情捅出來,王麒麟絕對要坐牢。

我高興的做了一桌子好吃的,王麒麟提前下班回來撞見了。

他額頭上有一個傷口,沒包紮,就那麼暴露著,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砸的。

我從司機那提前收到消息,他這是被公司的股東砸的。

「什麼事情這麼高興?」王麒麟看到我和一桌子菜,黑沉鍋底的臉,還想努力笑一笑裝沒事。

我夾起一大塊東坡肉,咬了一口,含糊不清說:「我說了你肯定不高興的事情唄。」

王麒麟過來把我筷子上的肉吃了,又在我臉上強勢的親了一口:「這不就是你努力的方向嗎?說吧。」

「我舉報你了,哈哈,你要坐牢了。」

6

王麒麟笑笑,好像根本不相信我說的話。

估計在他的眼裡面,我還是那個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的傻姑娘。

可三天之後,王麒麟就知道我不是傻姑娘了。

傻的是他王麒麟。

是他還對愛情報著幻想,以為我的愛情,可以在他沒了父母之後,還能給他一絲慰藉。

他怎麼不想一想,他都把我的人生給毀了,讓我去坐牢了。

我憑什麼還成為他的慰藉?

在王麒麟被抓進去坐牢的第二天,他那死老頭舅舅又吵過來。

可這次死老頭沒有虛張聲勢的要打我,也沒有罵我,而是給我丟出來了一份股份協議書說。

「簽了這個協議,這房子是你的,再多給你 3000 萬。」

我看了一眼協議,是賣掉王麒麟的公司,同意讓他舅舅做公司董事。

這樣一來,等到王麒麟從監獄裡面出來了,他就什麼都沒有了。

如果我還留著這個公司的話。每個月雞生蛋,蛋生雞。

不用五年,都不止三千萬。

可我需要錢嗎?

我嫁給王麒麟,是因為他把我逼得走頭無路了。

我又不是真的稀罕錢。

我要的是王麒麟,這個狗東西這輩子都沒有翻身的餘地。

所以我非常痛快的就把名字給簽了。

簽的時候。我看著王麒麟的舅舅,這個也不是東西的老東西問。

「你確保王麒麟不會再被放出來了?」

「放心吧。你都把證據收的那麼齊全了。他怎麼被放出來,除非他從監獄裡面逃出來。那樣的話,你就該小心你自己這條賤命。到時候,他第一個殺的人就是你。」

王麒麟的舅舅一張嘴就是噴糞,不過現在我可不介意,這老東西說什麼。

我隔天就找中介,把王麒麟這套房子給掛了上去。

不到第二天,就有一大堆的人想要過來看房子。

王家這房子好啊,死了父母關了兒子不打緊,可位置好,地段好,這樣的房子不愁賣。

第三天我就把這房子低價給賣出去了,拿上錢我出了國。

可出了國外之後,我就發現國外還是不如國內方便,所以第三個月我就回來了。

一下飛機,我就被綁架了。

7

沒有任何的提示,也沒有任何的徵兆,我打了輛滴滴,一上車就昏過去了。

等到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壓在大床上。

熟悉的情慾感覺,讓我直接叫出聲,卻被一隻大手捂住嘴巴。

我看不見罪犯是誰?

可莫名的聞到他身上的味道,我覺得熟悉。

可絕對不可能。

王麒麟已經坐牢了,我怎麼還可能落到王麒麟的手上?

雙手一直被捆綁。

我被綁架了,半個月內不見天日。

對方像是把眼罩給我焊死在臉上一樣,我生無可戀。

趁著一次去衛生間的時候,我直接腿一彎,朝著地上就摔下去。

我甚至聽到了,自己的肩胛骨像是發出了咔嚓聲音。

淅淅索索,我聽到對方靠近我。

趁著對方要把我拉上來的時候,我用我剩下的另外一隻,還有反應的手很朝著對方的臉上抓過。

然後趁著對方捂臉的動作,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撤掉眼罩。

在看到王麒麟那張臉的時候,我幾乎是尖叫的。

「王麒麟?你憑什麼把我抓起來?你給我滾開,你不是去坐牢了嗎?你為什麼還會出現在這裡啊?」

王麒麟被我發現以後,也是不裝了,打算跟我攤牌了。

「你還上不上洗手間,不上的話,我帶你回床上了。」

聽到床上兩個字,我頭皮都都在發麻、

這半個月,我快被他剝皮拆骨,他還沒吃夠?

「你睜開狗眼看一看,你看看我現在被你折騰的,還有人的樣子嗎?」

我氣得快吐血。

希望王麒麟好好睜開那雙狗眼,看一下我這半個月的時間被他摧殘的從一個如花少女,都快變成一個落魄少婦了。

這段時間吃的苦,比我前半輩子吃的都多。

而且王麒麟是真的狗。

他不是在嚇唬我,他是真的在虐待我的意志。

可我看到他真的從牢裡面跑出來,眼眶又忍不住發熱,我轉身把臉埋到膝蓋,不想讓其他人看到我哭。

哪怕王麒麟,我也不希望他看到。

王麒麟看了一眼我,然後開始蹲下來,語氣溫柔的摸著我的肚子。

我從脊梁骨竄起一陣涼意,看著他不斷搖頭:「你沒那麼卑鄙,對不對?你……別想,別做夢。我之前我吃了那麼長時間的藥,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

8

王麒麟笑著低頭,然後狠狠在我的舌頭上咬了一口。

像是惡魔一樣低笑著說:「寶,這麼長時間了。你覺得還能沒懷孕嗎?」

我腦袋嗡的一聲響。

半個月的時間,不可能懷孕。

可王麒麟打算吧這個時間拉長,我怎麼確保自己,在沒有任何避孕措施下,不懷孕?

除非我不行,或者王麒麟不行。

可再過一個半月以後,就知道了,王麒麟很行。

我懷孕了。

兩個月的時間,我沒辦法吃藥,我中招了。

我懷了仇人的孩子。

王麒麟把我送進去坐牢,我送王麒麟去判刑。

現在我們還打算生孩子?

孩子造了什麼孽?

我得打了!

我不能讓孩子到這個世界上受苦受難。

所以我抱著肚子一頓發火,王麒麟還一臉溫柔的說我,這麼滿嘴負能量,對胎加不好的時候。

我內心毫無波瀾,甚至還有點想笑。

去你的對胎教好!對胎教好,誰對我好了嗎?

「我是欠了王家的還是挖了王家的祖墳?要被你當成這樣的代孕工具?」

王麒麟看我一邊孕吐一邊罵他,他不著急,就這麼等著我發完了脾氣之後再把我抱回去床上。

我看著他拿出了那份,我和他那個狗舅舅簽下的合作協議,裡面清楚的寫了,我把王麒麟的股份給賣了。

然後我看著汪麒麟牽著我的手,嗯,在另外一份文件上跟我說。

「寶,乖,簽字。」

我看了一眼,眼白差點翻到天靈蓋。

王麒麟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所有的資產都託管了基金。

9

除非是他本人出面同意賣掉股份,要不然其他人在收購掉我的股份之後,都會有監委會自動進入監聽。

包括對我那份額的安全保障,都是有效的。

所以,王麒麟的舅舅買了那些股份,就是等於自動報警,讓整個公司被整頓查實。

我在王麒麟最不安全,最麻煩纏身的時候給他設下的圈套。

居然被他反套路,用在了他舅舅身上。

所以王麒麟不是逃獄了,他是正大光明的抓內鬼。

我只是王麒麟肅清公司的一步棋,一步讓那些內鬼相信,我才是要害死王麒麟的人。

結果現在,我被碟中諜了。

現在所有被抓的內鬼,肯定再也不會相信,我跟他們是一夥的。

哪怕早告訴我自己,王麒麟不是真的愛我。

可知道自己從頭到尾,都被王麒麟利用,我的心還是忍不住揪起來的疼。

我哭得鼻涕眼淚一直流,他摸著我的頭說:「寶,你的你的舉報信寫的很好,下次別寫了。還有,你是不是忘記了。我也是跟著你讀了兩個學期會計系的。你想要的證據,我早就已經留下來了。我也如你所願,去坐牢了。現在我欠你的,還給你了嗎?咱們能正正緊緊的當場戀愛。好不好。寶寶?」

我聽著他喊寶寶心裡,非常平靜得吐了他一臉酸水。

如果現在王麒麟喊我爹的話,我可能還會原諒他這個不孝子,讓他從此以後遠離我的視線就好。

可王麒麟還打算和我糾纏,還敢叫我寶?

我黑著一張臉:「除非我死,要不你別想我跟你好好過日子,肚子裡面的孩子我也絕對不會留下來了。他就是的那種見證了你霸凌我的全部過程。一個被強暴生下來的孩子,你跟我講幸福感?你腦子有坑吧?」

這些話,每一句都踩在男人的死穴上。

王欺凌被我的話,刺激得眼神都發沉發暗了。

我看到他的手舉起來,看到了他朝我喘著粗氣。

我脖子後面的雞皮疙瘩全站起來了,他呼出的熱氣,帶著一個身為男人對自己孩子,被侮辱的滔天憤怒。

打我啊。

把我肚子裡面的孩子打流產啊。

我心底叫囂著,看著王麒麟的眼神充滿挑釁。

可幾個呼吸的時間,我看到王麒麟平息了怒火。

那怒氣就好像,只是在他的臉上滾過,然後快速又離開了。

他抓起我的手,認真的在那份文件上簽字。

我被他又關了起來。

10

王麒麟的辦法非常簡單明了,就是關押我。

新房子的大門和窗戶,都是用的智能鎖,這裡還是在半山腰。

我喊破喉嚨,估計也只有人猿泰山能來救我。

沒有電子設備,沒有電話手機,而且王麒麟給我的警告非常有用。

那就是我媽的骨灰,還捏著他的手上。

現在如果我敢跑掉的話,他就把我媽的骨灰餵狗吃,而且是拌飯那一種。

我不敢賭這個王八,變態的程度是不是超乎了人類的想像?

我只知道,我媽挺怕狗的。

所以為了我那死了還給我帶來拖累的老母親,我大著肚子被關在王麒麟別墅裡面,每天吃了睡睡的吃。

從王麒麟拿回來的文件裡面,我知道他把他舅舅給送進去了監獄。

知道老戰友的下場,我含淚點了一根蠟燭。

這也算是為了王麒麟的舅舅,默默點蠟了。

王麒麟家那被我賣掉的別墅,不知道怎麼又回到了王麒麟的手裡面。

我氣得抱著肚子,氣成河豚。

當初買家跟我說,一買到房子就會改造,會吧這地方煥然一新,都是假話。

還說什麼多喜歡這破房子,很喜歡這破房子的話,難道不應該鼓起勇氣說多少錢都不賣嗎?

為什麼麼王麒麟一出高價,對方就把房子又賣給王麒麟。

我跟著王麒麟回去那破屋子的時候,就看到當初那個賣家一臉感動的抱著他老公說。

「王太太,你真的是好福氣啊。恭喜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

我直接翻白眼。

誰要跟變態在一起?

這種福氣,給你要不要?

11

王麒麟保持著一向的裝逼,哪怕我發飆,也堅持要和我睡在同一個房間裡面。

五個月的時候我肚子非常的大,大到我自己看到都會害怕的程度。

可王麒麟給我洗澡的時候,每次都虔誠的低頭,在我的肚皮上輕輕落下親吻,神聖的如同我的教徒。

而且我開始害怕睡覺,夢裡面我會夢見小孩一直哭,我嚇得醒過來。

我覺得,肚子裡面的孩子也不想要出生。

就好像,我一直希望,自己也不要出生,不要拖累我媽一樣。

我喊王麒麟。

他會馬上從地上爬起來,抱著我:寶做噩夢了對不對?別害怕,我在這裡。

王麒麟每天晚上和我睡在同一個房間裡面,可我不許他上床睡覺。

他就每天都是睡在床下打地鋪。

我腿抽筋的時候,也喊王麒麟。

他猛得坐起身來,眼睛都沒睜開幫我摁小腿。

我聽到新來的阿姨,跟王麒麟小聲的嘀咕著。說,孕婦都是這樣的時候。

王麒麟臉上冒出來的傻逼笑容,我的心因為那笑容,怦怦狂跳。

他是真的……因為即將出來的孩子,在開心。

可我和他在一起,怎麼可能有好結局?

我把抱枕丟到王麒麟頭上,不許他再笑了。

他笑得我整顆心,都亂了。

當我生產的時候,我感受到了羊水破了。

我正在看電視,沒有疼痛的感覺,我是感覺像是尿失禁了。

我挪了挪位置,換了個方向繼續坐著看電視。

等到王麒麟從樓上下來的時候,看到我旁邊的沙發都濕了,我看到王麒麟臉色都變了。

煞白煞白的臉,看起來跟要被嚇死了一眼。

「你瘋了嗎?不想孩子活了。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嗎?」他抱著我就跑。

我笑著拍來拍一點也不疼的肚子,說:「反正我現在這樣。活著跟死差不多,再給你生個孩子,造孽嗎?你又不肯放我走。」

「你非得這樣嗎?」我聽到王麒麟怒吼。

我撇嘴不說話。

好像把事情搞到這個地步都是我的錯一樣。

但凡王麒麟肯放過我,我們都不會走到這一步。

可王麒麟放過我了嗎?

他沒放過我。憑什麼要要求我放過他?

我躺在床上,保持著不配合的狀態。

醫生進進出出的,我聽到醫生跟王麒麟說什麼很危險,保大還是保小?

沒過多久,我看到王麒麟雙眼發紅的走了進來,哭著眼睛像是爛桃子一樣,朝著我吼。

「行。你狠,算你贏了行了吧。你生完孩子之後,你愛哪去哪去。這孩子和你沒有一點關係,從今以後我再找你,我他媽就是畜生。」

我聽到王麒麟這話,眼神看向他,不說話。

我不相信他的話了。

他像是猜到我心裡想什麼一樣,逼到床邊說:「你要是還想著用你自己的命,來悶死著孩子。我告訴你,你兒子活不成。我讓你也活不成。我不但把你這輩子毀了,送你去坐牢,我還要讓你這條命,都毀在我手裡面,你信不信?」

我聽到王麒麟這話,眼淚忍不住的流、

想要好好活下去的念頭戰勝了我的怨恨。

「是不是只要我把這個孩子生下,你再也不會找我?」

「對。你把這個孩子生下,你愛去哪去哪,你這樣的女人,我再也不會要了。」

「王麒麟,記住你說的話。」

我拼了三天三夜,在我覺得自己真的快死的時候,我終於聽到醫生說看到孩子頭了。

12

我不知道王麒麟是怎麼混進去生產房裡面的。

反正我看到王麒麟趴在我旁邊的時候,我抬起頭時,朝他的臉上扇了一下。

一下不解氣,我又打了一下的喊著:「王麒麟,我不要生了,太疼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聽到王麒麟一直在道歉,他握住我的手,卻沒阻止我打他,他一邊邊的抹眼淚,幫我抹淚水,我們倆哭成狗。

我甚至懷疑,王麒麟蹲在床邊,也生了個孩子。

要不然他怎麼哭的比我還慘?

明明疼的是我,可他的臉看起來比我還慘。

等到我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在月子中心了。

我沒有再看到王麒麟。

除了生產以後,出現母乳充足的情況之外,我輕鬆的不像是生過一個孩子的人。

這月子中心說好聽是療養中心,可看在我眼裡面卻更像是一個富家少奶奶們 pk 的場。

比完男女比大小,比完家世比老公,比完老公比生意……

只要能比的,都被這些人給比了一波。

我打著哈欠,聽著周圍其他女人不斷的吹牛逼。

旁邊一個太太笑著問我說:「那你老公是幹什麼的?」

我想了想回過頭,認真的跟她說:「他應該是吹嗩吶的。」

屋子裡面安靜的很。

我哈哈大笑:「你們不會真的相信。他是個吹嗩那的吧?其實是騙你們的了。他是做棺材的,專門給自己量身訂造那一種。」

這麼一鬧之後,月子中心以後的是活動社交,我就都沒有在被群裡面艾特出去參加了。

不參加正好,我不用出去攀比。

可我空下來的時間,腦海裡面卻一直出現王麒麟在產房裡面,跟我說對不起的畫面。

我的心臟空空的,想丟掉了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

等到我做了 40 天的大月子出院的時候,我看到了律師。

是之前一直在幫王麒麟做事情的那個律師。

他看到我表情跟以前一樣,禮貌疏離的朝著我一點頭,然後認真交代說。

「小王總說了,您簽了協議之後,會有人來送您離開。您之前擔心坐牢的檔案會影響。小王總已經找人在翻案了。」

「呵呵。」我看都不看資料:「貓哭耗子假慈悲。」

律師板著臉說:「其實當年出事的時候,小王總的舅舅已經在做準備,讓您頂罪去坐牢。因為小王總發生的早。雖然最後您還是不可避免的去坐牢了,可很大部分的證據鏈,王先生都掌握了。這次只要你在這些文件上簽字,我們律師所會啟動上述的機制,所有的費用,小王總也一力承擔。」

我聽到渾渾噩噩,只覺得漏掉了什麼重要的信息。

「你說。送我坐牢的事情,不是王麒麟做的?是王麒麟的舅舅做的?」

13

律師點點頭道:「是的,當初的情況,其實我跟小王總就商議過了,您的親生母親的確挪用了一些屬於王家的東西。當時意外發生的太過突然,如果按照法律程序的話,之前王先生跟您母親是簽了協議的。您母親私自帶走那些東西,是會被定罪的。而且當時公司裡面的情況比較複雜,小王總也沒辦法保護好你。」

我捶桌子:「就因為他沒辦法保護我,就把我送去坐牢?」

這跟戒網癮用電擊,是一個腦子想出來的天才點子吧?

律師沒被我嚇到,反而認真的點點頭:「小王總是這麼想的。當時他也擔心……您被送去其他地方,就不再回來了。」

我心底咯噔一下。

當時王麒麟的確……好像就剩下我這麼一個被他認為是自己人的人了。

父母都沒了,親戚王八蛋。

他把我當成救命稻草,送監獄了?

我真的是謝謝他了。

「後來是小王總說,想先將您送到監獄裡面去保護起來。等到事情平息以後再接您出來的。現在小王總說,你已經不打算在和他繼續夫妻關係了,所以他把原本屬於王小姐您的財產,都劃分出來了,這是你以後名下的財產。還有,上述重申的案件一般不會處理的很快,希望您耐心等一下,有消息我們會通知您。」

我聽著律師嘰里呱啊的說著,我差點兒聽不懂的話,只感覺自己的三觀都要被震碎了?

王麒麟是為了保護我才把我送進去監獄的?這是什麼狗血腦子,才會想出來的辦法。

我後悔了。

我不應該為了讓他和我好好談戀愛,就逼他看言情小說的。

肯定是看了那麼多狗血小說以後,腦袋都壞掉的?

他什麼都沒學會,就學會了那些古早虐文裡面的霸道總裁的腦殘辦法?

我氣勢洶洶的找到別墅去,可別墅裡面已經人去。

空空蕩蕩的屋子裡面,安靜的讓我感覺難受。

我又去了之前王麒麟關我的那幾個住所。

可都沒有。

一個也沒有。

我想當這件事情結束了,可腦海裡面就是迴蕩著王麒麟陪我在產房裡面,我們抱頭痛哭的畫面。

我沒有辦法的打電話給律師,問王麒麟到底帶著孩子藏在哪裡。

我要當面問他話。

結果律師語重心長跟我說,因為孩子在肚子裡面呆的時間過長,出生之後就不太健康。

王麒麟已經帶著孩子出國治療了,現在他們父子兩個人根本不在國內。

我聽到這個消息,幾乎一瞬間感覺,天都黑了……

14

怎麼可能?

我懷孕一直有產檢,醫生一直跟我說寶寶各方面都非常正常。

我不相信我的寶寶會不健康。

我要求律師馬上給我王麒麟的聯繫方式。

律師卻非常為難的表示:「小王總已經說要和你劃清楚界限了,所以以後,你們的消息往來只能通過我來轉達。」

我覺得王麒麟說話就是在放屁,可是我沒有證據。

如果孩子好好的,我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想要主動去打擾他。

因為我知道我帶不了給這個孩子更多了。

寶寶是我被王麒麟逼迫生下來的決定,我不能帶給他幸福。

可寶寶真的出事了嗎?

這個問題會糾纏著我,每一個日夜夜都讓我難以安心。

在聽到孩子不好的一瞬間,我才發現我更受不了的是,孩子從出生到現在,我真的狠心到連見孩子一面都沒有見到。

什麼約定啊?我不認。

如果約定真的有用的話,那憑什麼王麒麟還能糾纏我?

可我現在卻連見自己孩子一面,都做不到。

我開始聯繫之前王麒麟帶我見過的任何一個人,我甚至回去月子中心裏面,找那些下巴長在額頭上的貴婦們打聽王麒麟在圈子內的消息。

結果我沒想到,我打聽出來王麒麟打算要結婚了。

15

「聽說孩子都幾個月大了,好像說是因為孩子才耽誤了結婚時間……」

「不是。聽說這次小王總一直是不肯結婚的,這次是因為好不容易生下來的孩子,身體不舒服,所以王總打算和那個女的結婚。當做沖喜……」

我覺得自己像回到了古代,清朝不是早就完了嗎?

還衝個屁的喜啊。

可這也算是一條關鍵的線索。

在聽到王麒麟要結婚的時候,我的心臟忍不住一陣陣的發酸。

可我。摸著眼淚告訴自己。

不能哭,敵人會笑,不能低頭,皇冠會掉。

王麒麟這個坑,只要我邁過去了,以後我這輩子還怕其他的困難嗎?

我現在才二十四,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我沒有必要為了一個渣男,就把自己熬死。

他想和誰結婚就去跟誰結婚,只要把我的兒子還給我就好。

生病又怎麼樣?媽媽會陪在孩子的身邊。

等到孩子好起來,再給他這個世界上最滿最濃的愛。

王麒麟,他算個得兒。

想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我幾乎是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繼續用假名字跟月子中心裏面的闊太套近乎。

當我混到王麒麟婚禮現場的時候,我沒看到擺放的照片。

我心裡想著:估計是女的太醜了,王麒麟也覺得丟人,所以不敢放照片。

不過,既然那女的丑,我就更不能讓一個從醜八怪,當我孩子的媽了。

我得快點把我兒子,救出自水深火熱的生活裡面。

當裡面響起婚禮進行曲的時候,我殺進去了。

婚宴大廳裡面非常的安靜。

只有王麒麟一個人在上頭,像條落寞的狗一樣,站在那上面,看到我來了。

王麒麟捂著嘴,開始嚎啕大哭起來:「我以為,你真的這輩子……都不肯原諒我了,我差點以為,我真的要和你鬧掰。要親手送你去別的地方生活,不管我怎麼解釋你都不聽……你只相信你聽到的道聽途說的故事。你就不能長點心嗎?」

我看著王麒麟抱著孩子,我傻了,站在原地不敢往前一步。

直到身後的律師推了我一把,我才反應過來:「所以那些故事都是編的?」

「不是編得。」律師急忙開口解釋:「小王總怕你真的被算計進去坐牢,先把你送進去蹲著,這是不真的事實。雖然這個辦法很蠢,可這個辦法只要洗刷乾淨以後,你身上是沒有污點的。至於孩子生病的事情是假的,可小王總打算這麼傻逼的求婚,卻是真的。」

律師在旁邊無語道,搖著頭:「要是我一年內再接到你們這樣要全程跟單的單子。我估計命都得短一半。」

16

我衝上去,一把搶過王麒麟懷裡面的孩子。

看著臉色紅潤,可可愛愛的粉娃娃,我抬起拳頭對著王麒麟的眼睛就是一拳頭過去。

「王麒麟,你有毒啊,怎麼不去寫小說?整天在這裡跟我玩這些情情愛愛,有那個精神,你就不能再好好談兩單生意,給孩子賺奶粉錢嗎?」我吼著王麒麟,可手卻忍不住伸出去一把把瘦成一把骨頭的男人抱得緊緊的。

「你知不知道你快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差點以為你跟孩子真的出國了,我再見不到你們了。我說,讓你滾就滾了,我說你是狗。你還真是狗啊?」

「寶,對不起。」王麒麟捧起我的臉,細碎的吻落在我的臉上。

我聽到王麒麟哽咽的哭的,一直抽噎:「寶貝,我真的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嗯,嫁給我吧。咱們像個正常人一樣正常的戀愛,結婚。行不?我再也不看八種小說了。我再也不會對不起你了,這輩子要是再讓我對不起你。就讓我天打雷劈。」

我看著王麒麟認真的模樣,感覺懷裡面的孩子,動了兩下。

才幾個月的孩子,居然抬起揮手。

啪嗒。

打在王麒麟的下巴上,王麒麟可憐巴巴的捂著下巴:「你看,兒子也是你的陣營。給我個機會吧?求你了,嫁給我。」

「那這就算是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看在咱們這孩子上,我對你以前做過的腦殘舉動,暫緩處理。可王麒麟,這是我最後一次機會給你,以後你再干那些腦癱為愛犧牲的事情了,就給我滾,打車滾。還有,再也不許再給我腦補什麼虐戀情深了。你要是再給我戲精發作的話,就淨身出戶。聽到沒有?」

王麒麟哭成狗一樣的狂點頭:「我知道了,我保證。以後遇到事情都好好商量,再也不腦補了。媳婦,謝謝你……」

我再次會起拳頭:「還有,再也不許帶著孩子跑。要跑也是我跑,你不許跑。無論什麼時候,只能我躲起來,你來找我。你不可以讓我去找你,因為我會擔心……你。我真的很擔心你。」

這個世界上,我只剩下王麒麟。

王麒麟也只剩下我了。

相关推荐: 我用自己的性命,給情敵設下死局

阿娘曾說,我是這世上最幸福的女兒家。 霍家勢大,身為霍家女兒的我,有着比肩公主的優渥生活。朝政不穩,我父是手握大權、匡扶新帝的股肱之臣。 家世、美貌、才情,我唾手可得,卻終究是意難平。 長信宮的燈是徹夜不滅的。 那個女人怕黑。 在他不能到後宮的夜裡,滿殿的燭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