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妻子的假想敵

妻子的假想敵

婆家專屬鈴聲響起時,周倩忍不住豎起耳朵細聽。

林海濤聽了電話後說:「彤彤考上了市重點中學,大姐後天要在聚仙樓請吃飯,自家人樂呵樂呵。」

彤彤是周倩大姑姐的女兒,想到大姑姐那副總是端著莫名優越感的臉,周倩條件反射地拒絕:「不去。這會兒月底兼年底,我們財務科有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海濤短促地冷笑一聲:「就你忙?那下個月你表妹結婚辦酒,你也別喊我,我也很忙。」

說完林海濤起身去了書房,留下周倩一個人被山呼海嘯一般的憤怒淹沒——他竟然用這事來威脅她?!

大姑姐請吃飯為了什麼?顯擺!跟她表妹結婚辦酒能一樣嗎?

為了避免單獨出席表妹的婚禮惹人笑話,周倩到底還是妥協了,跟著林海濤去赴大姑姐的約。

席間,大姑姐果然笑逐顏開地頻頻炫耀她的寶貝女兒,就連彤彤抓周時抓了毛筆的事,都被她扯成算命佬認為彤彤是文曲星下凡的佐證。

周倩一貫跟婆婆和大姑姐不對付,也就不去討人嫌。

她無視林海濤讓她去向婆婆和大姑姐敬酒的眼色,獨自坐在角落裡安靜地吃菜。

林海濤有些不滿,瞥向她的目光冷颼颼的。

飯後,大姑姐招呼服務員拿一次性餐盒打包,還嚷嚷著說:「周倩你等會兒,這菜打包回去吃。」

周倩氣悶,每次都是這樣,別人吃剩的菜就塞給她,她是泔水桶嗎?家裡缺那點子菜嗎?

看周倩站著不動,大姑姐也不高興了:「咋的?看不上這些菜?都是自家人吃的,還用了公筷,乾淨著呢!聚仙樓的飯菜什麼價位你也知道,要不是我平日吃素,也不會便宜了你們。」

這話說的,周倩心裡的火苗竄得更高了。

回程路上,周倩一路都在數落林海濤不該將那些菜拎回來。

那麼多人來吃飯,就他們拎菜,別人會怎麼想?指不定會認為他們家窮得揭不開鍋,專門撿剩菜吃呢!

林海濤也不耐煩了:「你管別人怎麼想?不就是吃不完打包嗎?不浪費糧食很丟人嗎?」

周倩冷不丁被他呵斥一頓,壓抑了一個晚上的火氣也爆發了:

「那是一點剩菜的事嗎?是她瞧不起我!是她覺得我就配吃剩菜!那麼多親戚朋友來吃飯,怎麼就非得把剩菜塞給我?我跟她說過多少遍不要剩菜了,她根本就聽不進去!

我知道你姐和你媽心裡瞧不上我,當初我就不該傻乎乎地堅持嫁進你們家!」

林海濤冷笑:「對!當初我就不該不聽我媽和我姐的話,非得娶你,現在攪得家裡雞犬不寧!」

周倩被沉沉的憤怒和恥辱感包圍,她一邊扒車門一邊尖叫「停車」。

林海濤緊急剎車,大吼道:「你是不是瘋了?」

周倩摔車門而去,林海濤跟了她一段路。後頭的車子不停摁喇叭催促,他乾脆一腳踩下油門跑了。

周倩更加憤怒,眼淚滾了一臉。

當初她跟林海濤談婚論嫁時,婆婆和大姑姐極力反對。

她們認為單親家庭的孩子多少都有些性格上的缺陷,而且林海濤的家境比周倩好很多。

林海濤不惜跟家人鬧翻也堅持要娶周倩,最終婆婆和大姑姐讓步了,周倩嫁給林海濤。

周倩也想過好好跟婆家相處,可結婚後她才知道,得不到家人祝福的婚姻有多難。

婆婆對她很冷淡,壓根沒有半點婆婆看媳婦的親熱勁兒。

大姑姐比林海濤大十歲,她在周倩面前總端著一副長姐如母的姿態,處處指手畫腳、顯擺嘚瑟。

她還跟婆婆一個鼻孔出氣,常常數落周倩沒有眼力勁兒,不孝順老人,話里話外都暗諷周倩高攀了她家。

幾次交鋒下來,周倩漸漸就淡了討好林海濤家人的心思,她做不來拿熱臉貼別人冷屁股的事。

剛結婚那會兒,林海濤還會幫著周倩說話,周倩抱怨得多了,他便會不耐煩,說那是他親媽他親姐,她就不能讓著點兒?被說幾句又不會少塊肉。

周倩又氣又恨,感覺自己在這個家就是外人,他們一家子聯合起來欺負她一個。

那些暗搓搓的嘲諷和鄙薄不是什麼大事,可日復一日,小事累積多了也很膈應人。

周倩跟婆家人也就維持著表面虛假的和諧,那些隔房的親戚就更不用說了,能不聯繫就不聯繫,。

林海濤是個家庭觀念很重的人,非常不滿周倩對他親人的冷淡,兩人常常因此而爭執。

周倩覺得萬分委屈,對這段婚姻漸漸失去了信心。

她嫁給林海濤,本是指望他護她愛她,未曾料到他會跟他的家人一起擠兌她。

她瞞著林海濤悄悄服用避孕藥,不想那麼快生孩子,誰知道這段婚姻能維持多久呢?

 
那天周倩被林海濤半路拋下,氣呼呼地打車回了娘家。她媽看她這麼晚一個人回來,問道:「又跟海濤吵架了?」

周倩將剛才在宴席上的事說了,她媽嘆氣道:「多大點事兒,姑姐讓你拎菜就拎著唄。你年紀不小了,怎麼總跟婆家鬧?」

周倩不高興了:「媽,你這意思是我做錯了?」

周媽就著燈光縫被子,頭也不抬地說:「我也不知道你們誰對誰錯,我就是覺得跟一個兩個處不好,可能是別人的問題。要是跟他家所有人都處不好,很可能是你的責任。」

周倩自嘲地笑笑,母親是不知道她的婆婆和大姑姐有多過份。

過年時大姑姐拎了一箱進口水果給她,讓她帶回去給娘家媽嘗嘗。她打開箱子時發現裡頭的水果爛了大半,壓根沒法吃。

婆婆過生日時,周倩給婆婆送了個金手鐲,婆婆瞅了一眼就丟到一邊去。

大姑姐給婆婆送了個水頭很足的翡翠手鐲,婆婆那一天都笑得見牙不見眼,洗澡都捨不得把鐲子摘下來,擺明了重價值輕心意。

周倩在娘家呆了幾天,林海濤都沒來接她。倒是娘家媽三番四次催她回去,別耍小脾氣。

剛好那陣子降溫,周倩冷得受不了,就跑回家去穿外套。

沒想到她剛進門,就聽到婆婆不滿的聲音:「當初我就不讓你娶她,你偏不聽,這會兒受罪了吧?」

大姑姐在一旁幸災樂禍地幫腔:「你就是圖她好看,中看不中用。你看她嫁進咱家後天天作妖,恨不得讓你跟咱家所有人斷絕關係。這樣的女人,嫁給哪家都得翻天。」

林海濤沒有吭聲,那無聲的沉默徹底冷了周倩的心,他竟然任由他家人這樣埋汰她!

明明是他們帶著偏見看待她,嫌棄她,卻把她說得像製造家庭矛盾的攪屎棍一樣。

因為冷淡,倒也相安無事了幾個月。

幾個月後,林海濤的孿生弟弟林晟帶對象馬曉雲回來見家長,同樣遭到家人的強烈反對。

周倩看到馬曉雲時樂了,這姑娘跟她差不多,都來自小城,家境一般,學歷一般。

但歷史驚人的相似,周倩的婆婆和大姑姐再怎麼反對,也阻止不了馬曉雲進門。

也許是同病相憐,周倩對這個妯娌莫名多了一些親近之意。

可周倩預想中的情況沒有出現,馬曉雲每天都是一副樂呵呵的樣子,半點不見鬱悶。

婆婆和大姑姐的態度更是奇怪,先前她們也瞧不上馬曉雲,現在經常說她的好話。

馬曉雲夫妻之間也和樂融融,小叔子平日裡處處維護她,兩人一點都不像是裝出來的幸福。

周倩納悶,有次回娘家吃飯時,忍不住跟自己媽嘀咕這事。

周媽邊給她夾菜邊說:「你那個弟媳肯定是有過人之處,才能收服婆家人的心。女人嫁人不就是為了夫妻同心過得好?跟婆家人處不好,夫妻關係肯定受影響。你啊你,得多跟人家學習學習。」

周倩不服氣。馬曉雲過得滋潤,是因為林晟處處維護她。男人重視,旁人看菜下碟,自然也會對她客氣幾分。

再想到不願意在家人面前維護她的林海濤,周倩心裡充滿了沮喪。

都是女人,怎麼就同人不同命呢?

她明明跟馬曉雲差不多,怎麼就沒她命好,遇不上一個在乎她感受、維護她體面的男人?

都是同一個娘胎里出來的,林晟捨不得老婆受委屈,海濤怎麼就處處逼著她忍氣吞聲?

 
周倩對馬曉雲的態度漸漸變得微妙起來,既有好奇,也有羨慕和妒忌。

過年時,大姑姐又宴請親朋吃飯,免不了又顯擺她男人前途大好,閨女有多優秀。

馬曉雲像個狗腿子一樣湊在大姑姐身旁,吹捧的話好像不要錢似的往外冒:「大姐這輩子圓滿了,姐夫有能力又顧家,彤彤也出色,我要是能有大姐這命,做夢都能笑醒。」

周倩被她的馬屁膩出一身雞皮疙瘩,心想原來她是用這招來討好大姑姐的,太虛偽了吧?

吃過飯後,大姑姐照例招呼服務員打包讓馬曉雲帶走,周倩在一瞬間捕捉到馬曉雲愣了愣。

看馬曉雲吃癟,周倩心裡有些幸災樂禍。

她一直注意著馬曉雲,跟著她出了酒店,結果就看到馬曉雲到了僻靜的地方,尋個垃圾桶把打包的飯菜扔了。

然後抬頭看到周倩,她有些尷尬,笑著解釋說:「這麼多人吃過的飯菜,我是不敢收回去吃。聽林晟說媽以前窮怕了,即使現在條件好了還是很儉省,估計打包是媽的主意,再說也不能當眾拂了大姐的面子。」

周倩沉默了,她從來沒想過這茬。

過了元宵節,大姑姐又往兩個弟弟家搬各種禮盒,水果、糕點、農產品什麼都有。

大姐夫在某單位任職,求他辦事的人多,逢年過節孝敬的禮盒也多。

周倩看著那些禮盒心裡冷笑,大姑姐又把她家吃不完或者快要爛掉的東西送過來,打發叫花子呢?

馬曉雲則歡歡喜喜地收了那些東西,對著大姑姐連連道謝。

待到沒人時,周倩提醒她看看那些禮盒。

馬曉雲剛打開第一個水果盒,就發現裡頭的車厘子有些發霉起毛了。周倩心想果然如此,大姑姐做事真真不地道!

她本以為這下馬曉雲也得炸了,沒想到她立即摸出手機打電話:「大姐,是我啊曉雲,我剛剛看到禮盒裡的水果有些發霉了。我尋思著水果不耐放,估計是這幾天升溫熱壞了……

哎喲,大姐說的什麼話?我自然知道你有什麼好東西都惦記著我們,咋可能故意送壞水果給我們?我就是擔心你也誤送給別人,趕緊給你提個醒…….」

周倩在一旁聽得臉紅耳赤,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從大姑姐第一次給她送了爛水果,她就在心裡認定了大姑姐是看不起她,故意埋汰她。後面大姑姐再給水果禮盒,她直接生硬地拒絕了。

如今想來,大姑姐即使要埋汰她也不會用這麼明顯的方式。看來,她自己也有想法不對的時候。

不久,馬曉雲的弟弟要進一家本地企業,雖然他能力不錯,但學歷還欠缺點兒。

馬曉雲求到大姑姐面前,姐夫托人把這事辦妥了。馬曉雲找周倩出來幫她參謀,要買點什麼禮物答謝人家才好?

周倩莫名其妙:「大姐不是說她已經謝過人家了?」

馬曉雲笑道:「她是她,我是我。畢竟是消耗了姐夫的人情才辦成這事,總得有所表示。甭管人收不收禮,咱心意得到。

咱會做事,姐夫臉上有光,大姐在婆家也得臉,省得她婆家那頭人以為咱們這些娘家人得了好處覺得是理所當然的。」

周倩臉上火辣辣的。去年她媽生病住院要不到床位,也是姐夫出面托人弄到了床位。

當時她想著請大姑姐吃飯答謝,可大姑姐一口一個「這事擱別人還真辦不了,全靠我家老周才弄到床位」的話讓她膩歪了,請吃飯的事就不了了之。

周倩終於反思自己,剛結婚時婆家對她有偏見,認為她高攀了林海濤。是不是她心裡也對婆家有偏見,認為婆家人都瞧不上自己,認為別人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她面前秀優越感?

馬曉雲還在絮絮叨叨:「大姐這人就是嘴上要占點便宜,但她心眼不壞,有什麼好處都想著咱們這些娘家人。

別人送到她家的那些牛奶水果購物券啥的,她婆家多少親戚盯著呢,她都偷摸著往咱們這裡塞。咱們得了實實在在的實惠,讓她說幾句也沒啥,你說對不對?」

周倩羞得說不出話來,原來拐個彎兒想事情就完全不一樣了,之前她怎麼就想不到呢?

而她這種又羞又臊的情緒,在婆婆的生日來臨之時飈到了頂點。

 
 
那天馬曉雲照例喊她一起去逛街買禮物,周倩看她進了首飾店,好心提醒她婆婆不愛金首飾。

馬曉雲哈哈笑:「媽不是不愛金首飾,她是對金屬首飾過敏。」

周倩傻眼了:「你怎麼知道?」

「我要給媽買禮物,肯定得先找林晟問清楚媽的喜好和禁忌啊。」

周倩又一次呆住。她嫁給林海濤三年,婆婆過了三個生日,她從未問過婆婆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每次買禮物時,她都是按自己的喜好買了送出去,也不管婆婆喜不喜歡。

難怪她送出金手鐲時,婆婆的反應那麼冷淡。但凡她願意花點心思,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那天晚上回倒家,周倩問林海濤:「媽對金屬首飾過敏的事,你怎麼沒跟我提過?」

林海濤頭也沒抬:「你也沒問啊。」

對於林海濤懟自己的行為,周倩沒有像往常那樣炸毛。

她靜靜地坐在那裡,默默地思索著什麼。林海濤覺得不對勁,抬頭問她怎麼了?

周倩搖頭,又說:「你跟我說說媽喜歡什麼,明天咱倆去給她挑一份可心的生日禮物吧。」

林海濤驚訝地看了她一眼。

第二天,周倩在林海濤的陪同下,給愛喝茶的婆婆挑了一套精緻的紫砂茶具,還買了包裝紙親手打了包裝。

婆婆生日宴那天,周倩雙手捧著禮物送到婆婆面前時。林海濤說:「媽,這可是倩倩逛了一整天才給你挑來的禮物。」

婆婆拆開一看,眉開眼笑地對周倩說:「倩倩有心了,這禮物我喜歡。」

周倩鬆了一口氣,心裡突然覺得暖洋洋的。

這一夜,林海濤的心情很好, 不但哼著小曲拖地澆花,還破天荒地給周倩打水洗腳。

周倩突然明白了自己這三年過得鬱悶的原因,她一直斤斤計較著當初婆婆和大姑姐對她的挑剔,心裡認定了她們看不起她。

但從世俗條件來衡量,她確實是高攀了林海濤,這點人家也沒想錯。

她總覺得是林海濤結婚後慢慢變了,再也不願意維護她。

其實是她變了,她把婆家人當成假想敵,處處掐尖要強,從不願意退讓半分。

婆婆和大姑姐說了她什麼,她必定要頂回去,生怕別人覺得她是軟柿子,以後都來捏她。

只要跟婆家有關的事,她都會豎起一身刺,隨時進入備戰狀態,把自己跟婆家人放在對立面。

他們的一言一行在她眼裡都是別有用心的,是故意為之。

在這樣的心態下,她根本無法客觀地看待他們,無法心平氣和地跟他們相處,更別提用心去了解她們。

林海濤感覺得到她對他自己家人的態度,自然會不滿,會爭吵。感情就在爭執中被慢慢消耗掉。

而林海濤越維護他家人,她就越惱怒,理所當然地把婚姻不和諧的責任全都推到婆家人頭上。

這樣她就不用反省自己的過錯,不用去做出任何改變。她和林海濤之間,也陷入了爭吵不斷的惡性循環中。

夫妻之間就像一面鏡子,對方的言行大部分是自己行為的映射。

想明白這點後,周倩覺得幸好自己醒悟得早,婚姻還有救。

相关推荐: 這是我竹馬,前天我们大吵了一架,當時他氣得連訂婚戒指都扔了,黑著臉摔門而出,結果第二天就傳來了他出車禍的消息

我的血淚教訓,結婚前最好不要去玩劇本殺。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玩的劇本是不是以你為原型,或者你身邊的人,是不是在借題發揮。 1 我的竹馬重生了。 事實上前天我倆才大吵了一架,當時他氣得連訂婚戒指都扔了,黑著臉摔門而出,結果第二天就傳來了他出車禍的消息。 氣歸氣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