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腦洞大開 建興元年,一夢醒來的諸葛亮發現,自己和劉禪交換了身體

建興元年,一夢醒來的諸葛亮發現,自己和劉禪交換了身體

五丈原上,功虧一簣的諸葛亮並不知道,就在燈盞被魏延打翻的那一刻,七星燈……不完全地成功了。

建興元年,一夢醒來的諸葛亮發現,自己和劉禪交換了身體。

「我說陛下啊……」

「現在您才是陛下。」頂著諸葛亮臉的劉禪誠惶誠恐。

「我說你是你就是!」諸葛亮下意識地撫須,摸了個空才想起,自己已經變成了劉禪,想到這裡,諸葛亮更惆悵了。

「我說陛下啊,你去青樓我不反對,但你頂著我的臉去青樓這就很不對了。」

「互相體諒啊丞相,你現在還住在皇宮呢,你看我有一絲絲的擔心嗎?」

「說到這個,老臣已經躲著皇后好幾天了。」

聽到這句,劉禪當時就蹦起來了。

「當年你和我爹一起逼我娶她的時候考慮過今天嗎!她長的和她爹一樣啊,你們知道這些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嗎?你知道一覺醒來身邊躺著翼德叔是多驚悚的一件事嗎?」

(一)

那是章武三年的夏天,昭烈帝劉備白帝城託孤之後,劉禪在朝臣的擁護下登上帝位,改元建興。

群臣發現,向來憊懶的天子突然勤政了起來。

傳說是一向操勞的諸葛丞相因勞成疾,只得在家休養,剛剛繼位的天子不忍丞相憂勞,每日奮發,力求朝中雜事不擾丞相修養,看到勤於政事的劉禪,趙雲馬岱等一眾老臣無比欣慰。

當年的丞相已然是三更眠五更起地日夜憂勞,據說如今更是達到了三更眠三更起的地步,白帝城後,諸葛丞相心力交瘁,也該休憩幾日了。

就在此時,天子卻忽然找到趙雲,相約一同去探望丞相。

「今日請將軍與我同去勸勸丞相,合理安排時間,聽聞丞相最近已經從三更眠五更起變成了三更眠三更起。」

「三更眠三更起?這是又提前了兩個時辰?」

趙雲皺緊眉頭,「確實該勸勸丞相,不要過分操勞了。」

天子,或者說真正的諸葛亮咬牙切齒。

「操勞?他是一天睡十二個時辰!今天三更眠!第二天三更起!」

趙雲駕車來到相府門前,下馬叩門,相府門僮出迎詢問。

「大漢中護軍征南將軍永昌亭侯趙雲,特來拜見丞相。」

門僮猶豫了一會,回道:「我記不得許多名字。」

趙雲無奈:「你只說趙雲來訪。」

門僮轉身離去,趙雲苦笑:「丞相的門僮還沒換人啊。」

趙雲身後的天子面色尷尬。

老僕通報後,管家恭敬出迎,笑言丞相在小池觀魚,不便出迎,將軍可以自己過去。

趙雲走進,只見林苑淡雅,翠色青青,池苑交融天然靜氣,清泉拂岸自然仙風。正感慨著丞相雅趣,卻見到池邊已點好了一堆火,火上架著一根竹杖,竹杖上穿著魚,黃皓在撒調料。

丞相拿著烤好的在吃。

吃的滿臉都是。

天子不易察覺地嘆氣。

(二)

送走趙雲,君臣池邊對坐。

相對無言。

最後還是劉禪打破沉默,拿起一條烤好的錦鯉,剛想入口,在諸葛亮的注視中又訕訕地放下。

「你是天子。」

「現在您才是天子。」

劉禪的目光清澈而又坦然。

「我清楚自己做不到。丞相你也知道,我從小的夢想就是做個安樂王爺,娶個小家小戶的女兒,稀里糊塗地過完這輩子。」

「可我不能,我是父皇唯一的嫡子,要對的起江山和漢室。」

「我是天子,要對父皇留下的江山負責,要對留守漢中的將士負責,要對追隨父皇從徐州遷到荊州的百姓負責。我要讓趙雲馬岱安度晚年,要讓費禕蔣琬才華施展,要讓十幾年不見刀兵的西南百姓,繼續安享太平。」

「荊益二十萬百姓,劉禪不能對不起他們。」

「丞相你不知道,當我發現和你交換身體時有多高興。你才是真正能匡復漢室的人,才華,能力,忠心,驕傲……你擁有匡正天下應該擁有的一切!可惜你不姓劉。」

「可現在你姓了。」

「白帝城中,父皇對你我說過。」

劉禪盯緊諸葛亮的眼睛,聲音平靜而又坦然。

「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

「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三)

結東吳,抗曹魏,揮師北進,克復長安。建安十二年諸葛亮走出南陽,投身劉備,隆中對出,二十年三分天下。建安二十四年,關羽水淹七軍,興復漢室的可能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展現在君臣面前,可惜江東孫氏無能無志,背盟棄約,昭烈皇帝傾國之兵敗於夷陵。

劉備知道,出兵必亡,即便戰術上取得勝利,蜀漢在戰略上一樣是敗。關羽死後,炎漢最好的選擇是收縮兵力。報仇,就意味著親手放棄了爭天下的可能。

但他依然選擇出兵。

有些東西比天下更重要。

這就是劉玄德。

這才是劉玄德。

所以白帝城中劉備給出諸葛亮那個選擇的時候,諸葛亮心甘情願選擇了阿斗。

這是所有朝臣共同的選擇,五十年間,那些在劉備庇護下成長的年輕人一個一個成熟,直至成為炎漢可托生死的肱骨。他們不會放棄劉禪,正如當年的劉備沒有放棄他們一樣。

所有人都在等劉禪成長起來,就像劉備當年等他們成長起來。

這一天,劉禪發現了回應期待的可能。

建興六年,諸葛亮上疏伐魏,懇陳討賊興復之效。

天子親征。

(四)

出兵之前,眾將匯聚,令將校們沒想到的是,宣講北伐大計的並非眾人以為的諸葛丞相,而是被諸葛丞相扶上首位的天子。

趙雲第一次覺得面前的天子有些陌生。

雍州涼州的山川地理;曹魏每支部隊的駐地,將領的名稱,性格與用兵習慣;北方大族可能的反應;招撫流民的方法;益州的糧食儲備;春夏之間的生產預期;成都到前線的後勤供應……天子對這一切都爛熟於心。

簡直就像諸葛丞相變成了天子一樣。

趙雲眼中,天子和丞相的身影緩緩重合。

會議之後,群臣散去,獨留天子與趙雲兩人。

天子對坐在趙雲面前,平和沉靜,娓娓道來。

「此次出征,還要辛苦叔叔,若曹軍城堅池利,一時難克,還請叔叔不必過於勉強。一城得失只在一時,叔叔平安回來,才最重要。」

「天下必須屬於我們,也必然屬於我們。」

趙雲俯首下拜,而後緩緩抬頭,看向當年自己從長坂坡帶回來的孩子。

自己期待了二十年的孩子。

那正是趙子龍白馬出冀時所期待的,可以託付天下的身影。

如果先皇能聽到這些,不知道該有多高興。

白髮老將俯首再拜,而後脊背升起,挺直如龍。

「陛下放心,關雲長不在,我趙子龍在!」

七十歲的老將提槍遠去,恍惚之間,依稀可見當年銀槍白馬的少年身影。

建興六年,趙子龍連下三城。

(五)

王朗做足了準備,無論曹丕出行前的叮囑,陳群或有或無的暗示,王氏已然枝繁葉茂,身為三朝老臣,王朗見過了太多謀算與榮辱,此次主動出征,既是對曹真的輔助,也是為世族爭取未來。

他看到了陳群的構想,只要陳群的九品官人法得以實現,從今以後,高官重臣將只從世家大族選拔,天下將永遠成為世族的天下。

琅玡王,天水趙,弘農楊,陳郡謝,趙郡李……自光武興漢以來,世家掌權,已成定局,陳群此舉,不過是將約定俗成的慣例變成法令而已。

你琅琊諸葛又如何不是世家?為什麼要回到那個泥腿子也能高居廟堂的時代?降我曹魏,累世公卿,郡治朝堂,無人違逆,一個無論誰當皇帝士族都高枕無憂的時代不好嗎?只要九品中正得以實現,關羽張飛這些貧賤出身的粗人永遠都不會到廟堂上來了。

強勢如曹操任人唯才,最後曹丕還不是向我士族妥協,你諸葛亮又何必強撐著那扇為泥腿子打開的大門?

他有自信,縱不能讓諸葛亮倒戈卸甲,以禮來降,也能在兩軍陣前說明大義,讓諸葛亮明白這天下大勢。

王朗縱馬而出,遙遙施禮,而後信心滿滿地撫須微笑。

「來者可是諸葛孔明?」

「不是。」

只見蜀軍陣型變換,人群中鑽出一個胖子。

不待王朗說話,胖子便搶先開口,頃刻之間,吐出無數粗鄙之語。

「皓首匹夫!蒼髯老賊!二臣賊子,圖謀篡位!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狼心狗行,奴顏婢膝;社稷丘墟,蒼生塗炭;斷脊之犬,搖唇鼓舌;狼心狗行,諂諛之臣!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王朗噴出一口鮮血,當場昏闕過去。

(六)

城關之上,天子極目遠眺,身側是新近投漢的降將姜維。

「微臣聽說了陛下和王司徒的論戰,陛下雄辯無雙,令人佩服,不過姜維有一事不明,還請陛下為我解惑。」

漫步城關,姜維含笑發問。

「九品中正之法,足以收盡世族之心,陛下當真不心動?」

姜維不希望自己的主君狡詐而偽善,可姜維同樣不希望追隨著一個單純無知的主君,諸葛丞相英明決斷,昭烈皇帝慈厚寬仁,四十年君臣相宜,朝堂人心垂拱,只要諸葛亮趙雲這些老臣還在,炎漢就出不了大亂子。

可丞相離去之後呢?

既然來到蜀漢,姜維便願意盡忠。但忠誠同樣有不同的方式,姜維所問,既是天子的觀點,也是天下未來的走向。

曹魏選擇了陳群的九品中正,皇族向世族妥協,為獲取世族對登基的支持,不惜截斷寒門上升之路,許諾世族事實上的裂土封疆。

至於孫吳,當孫吳選擇截殺關羽而非攻取合肥的時候,便已經在事實上選擇了偏安,沒有了北進的心氣,也就放棄了爭天下的可能。

若論大義,曹魏挾天子威,蜀漢奉衣帶詔,唯有孫吳,大義最弱。曹丕登基時,孫權遣使修好,本欲平等相交,結果被封大魏吳王,為天下笑。

對於天下的未來走向,只有炎漢還沒有給出答案。

不是所有君主都有資格一統天下。

姜維所問,不止天子一人的心性看法,也是未來五百年的世道人心。

姜維將可能的回答分為上中下三策。

若為下策,姜維依然會盡心盡力,但對蜀漢的未來,姜維不再抱有期待。

若為中策,姜維會建議丞相退守以待時事。既然君非庸君,那便時間在我,選擇九品中正的曹魏雖得一時之盛,亦藏百代之衰。

若為上策,姜維相信,自己能活著見到興復漢室的那天。

這是一場臣子對君王的大考。

那一天,姜維聽到了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最好的答案。

「子曰有教無類,朕願選賢舉能。」

「所有人都應當有希望。」

老到成熟,又帶著年輕人獨有的朝氣。

姜維望向西北。

天高地闊。

萬類霜天競自由。

姜維俯首下拜。

「姜維有願,與陛下同。」

「願江山富足,天下無凍餓貧賤之民!」

「願良醫遍布,天下無疫疾困厄之民!」

「願刀兵止息,天下無骨肉離散之民!」

「願教化廣博,天下無愚昧無知之民!」

「願天下一統,黎庶康樂,刀兵斧斤不加其身,富足繁華不奪其志。黃髮垂髫,皆得其樂;稻苜粟麥,各得其時;四夷臣服,八方奏表;人間充正氣,天地皆浩然!」

(七)

諸葛亮以天子面容坐鎮前線,而成為諸葛亮的阿斗正在前往東吳的路上。

為了防止假扮自己的阿斗穿幫,諸葛亮不惜放棄馬謖這個自己認為最好的街亭守將,讓馬謖和鄧芝隨行,共同保證聯盟的建立。

阿斗此行的任務就是頂著諸葛亮的面容出現在東吳,然後什麼也不用干,真正的談判任務只需交給鄧芝。

此番東行,鄧芝要送給東吳一份真正的厚禮。

一份東吳無法拒絕的厚禮。

攻下合肥的可能。

東吳建康城內,諸葛瑾帶著複雜的心情迎接了諸葛亮。

諸葛瑾這一代,家族最為出彩的便是諸葛亮,諸葛瑾,諸葛誕三人。三人之中,最求功名的諸葛誕入仕曹魏;諸葛瑾南下建康,選擇了江東孫氏;唯有家族中最為散淡也公認才華最高的諸葛亮,躬耕南陽,始終不願出仕。

建安十三年,諸葛亮終於出山,卻選擇了當時惶惶如喪家之犬的劉玄德。

對於諸葛亮的選擇,諸葛瑾雖不贊同,但同樣表示尊重。

就連諸葛瑾這個親兄弟都沒想到,就在一年之內,諸葛亮出南陽,燒新野,連結孫劉,最終促成了那場決定天下走向的赤壁之戰。

建安十三年,諸葛亮名動天下。

那年劉備四十七歲,郭嘉三十八歲,賈詡六十一歲,荀彧四十五歲,曹操五十三歲。

諸葛亮,二十七歲。

諸葛亮功業無暇,私德無缺,才學無雙,辯才無敵,可這一切都不是諸葛瑾心情複雜的理由。

諸葛瑾迷茫的看著自己面前紅光滿面的胖子。

眼前這貨是誰?

我那風采無雙的兄弟去哪了?

劉備夷陵敗後,聽聞諸葛亮殫精竭慮,每日只進一餐,每餐不過一碗小米,當時無論孫吳還是曹魏都認為孔明命不久矣,當時諸葛瑾還真誠地傷心了一陣,計劃等到諸葛亮去世,就向朝廷請命,以使節身份前往垂吊。

現在一看,孔明壯地能扛自己走。

猶記得當年琅琊一別,諸葛亮形貌風雅,數十年後,如何變成了這個樣子?

孔明在蜀地經歷了什麼?

東吳朝堂,群臣再現出建安十三年的雄壯景象。

依然是舌戰群儒,依然是風采無雙,只不過這次的主角從孔明換成了鄧芝。

蜀漢此行帶著巨大的誠意。

曹魏傾力攻蜀,東南缺少兵力。只要諸葛亮出使東吳的消息傳出,曹魏必然會放鬆警惕,沒人相信蜀軍會在沒有諸葛亮的時候發起行動,而諸葛亮不在的這段時間,就會被魏軍視為千載難逢的時機。

天下之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曹魏傾兵攻蜀,只要東吳有勇氣兵出赤壁,就會真正擁有占據合肥的可能。

江東大族安土重遷,守土有心而開疆無力,孫權幾次銳意北進,卻幾乎次次折戟合肥,建安十八年,張遼的八百破十萬更是打擊了整個東吳的信心。

難道我東吳當真無望爭奪天下?

群臣爭辯,孫權高居上首,目光沉鬱而凜然。

東吳雖小,也有萬里江山,人口雖稀,亦能提兵十萬。

關中之地,蜀可往,吳亦可往。

若是相信所謂天定人力,建安十三年就該降了曹操!長嫂還在,公瑾孀妻尚在,江東子弟皆在,孔明一州對六州尚且不落下風,東南江山萬里,才俊無雙,難道就眼睜睜看著別人爭奪天下?

我江東孫氏,不弱於人。

孫權起身,眸中精光四射。

白髮帝王再現當年拔劍斬案的豪氣。

第一次聯盟,保證了江東不失。

那第二次?

「告祭周瑜,今天我江東孫氏,再為這天下賭一次!」

(八)

一場小規模的朝會之後,天子與姜維對坐。

「伯約,對於剛剛的議論,你有什麼看法?」

姜維起身抱拳。

「炎漢人才濟濟,各位將軍非姜維可以臧否,但如此寬和的朝堂,姜維還是第一次見到。」

「看到東吳出兵,姜維確定了天時在我。」

「看到群山萬壑,姜維確定了地利在我。」

「看到炎漢眾將,姜維確定了人和在我。」

「不敢妄言大略成敗,但僅趙廣將軍對荊州的分析就能如此詳盡,姜維相信,此戰必勝。」

天子含笑北望。

「伯約,趙廣看到荊州就足夠了,他是將才,但你不同,你是真正的帥才,要看到比荊州更遠的地方。」

「我要讓所有人重新記住。」

滄桑老臣抑或少年皇帝意氣風發地揮刀前指。

「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終南險道,萬壑擁關。

蜀軍尚未發起大的攻勢,司馬懿在軍中默默心算。

此次出征,曹魏中樞已經達成共識——所謂北伐,不過是蜀漢的迴光返照而已,關羽已死,張飛已死,趙雲年事已高,蜀漢的人才已經逐漸凋零,就連諸葛亮本人都已經年近半百,蜀軍的精氣銳氣即將開始下滑,中樞也缺乏足以接替諸葛亮的人選。雖然曹真王朗在戰場遭遇大敗,可司馬懿依然不認為蜀漢會贏。

聽聞諸葛亮每日不過一餐,睡眠不足三刻的時候,司馬懿已經確定,諸葛亮命不久矣。

司馬懿……本來是這麼以為的。

就在剛剛,來自東吳的細作傳來了消息。

聽到諸葛亮在東吳每日肉三斤飯五斗還要夜御十女的時候,司馬懿沉默了。

(九)

聯盟功成,東吳提兵北上,鄧芝和馬謖回到成都,卻唯獨不見劉禪的身影。

頂著諸葛亮的面貌,整個益州沒人可以攔他。

諸葛亮手中拿著一封信,一封劉禪的親筆信。

劉禪去了前線。

諸葛亮沒有想到,劉禪比所有人預想的更加絕決。

「丞相,我從密報中看到,如果孫吳的進軍不能調動足夠多的曹軍前往合肥,那丞相的包圍網可能不能如期組成。為保證曹魏將足夠的軍力調往江東,魏軍需要足夠大的戰功,而我能給他這個戰功——陣斬諸葛亮,尋遍整個益州也沒有比這更大的功勳了吧。只要曹魏認為丞相身死,那炎漢在曹魏眼中的危險性就會大減,而曹魏也會把足夠多的西北精銳調往江東——丞相離世,炎漢需要最少一年的休整,這是正常情況下最少的估計。

無論是出於實際需要,還是為了打消曹丕對自己擁兵自重的疑慮,司馬懿一定會同意將部分精銳調離邊境。司馬懿驟得大功,司馬氏必然會在長安遭到猜忌,曹魏不和,司馬懿就會尋找機會自保,從而放慢進攻的整個節奏——這會是炎漢最大的機會,我拉著馬謖計算過,這段時間足夠完成丞相對涼州的布局。」

「只有諸葛亮死在面前,曹軍才會真正放鬆警惕,丞相的計劃才能真正萬無一失。」

「二十七年縱情聲色,且讓劉禪真正對得起父輩一次。」

「阿斗無能,無奇偉雄壯之貌,亦無雄辯無雙之才。臨行之前,無言壯己,唯借父言以托丞相。」

「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

「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劉禪去矣。」

成都,費禕收到了陛下的親筆信。

「吾死劉諶繼之」。

(十)

魏軍帳中,司馬懿怔怔無言。

就在昨天,魏軍斥候發現蜀軍的小股部隊,發兵攻滅之後,居然在死者中發現了蜀丞相諸葛亮的面容。於此同時,與他在五丈原對峙的蜀軍緊急對峙,加強守備同時灑出大量斥候,無疑證明了戰果的真實性。

襲殺諸葛亮,這是真正的潑天戰功。

雖然取得了驚人的戰果。可出於私心,司馬懿其實並不希望諸葛亮死在這裡。

兔死狗烹,鳥盡弓藏。

天下九州,曹魏占據最為繁華的北方六州,而蜀漢不過益州一州之地,若非劍閣險峻,諸葛才高,益州區區十萬戶,如何能對坐擁整個北方的曹魏保持攻勢?如何能保證他司馬懿獨掌兵權?

天下有諸葛亮,對曹魏是大不幸,對他司馬懿卻是大幸。若非諸葛亮的壓力,翻手無情的曹丕如何能容忍他手握重兵?

平心而論,司馬懿不願滅蜀。

司馬懿清楚,滅蜀這樣的潑天之功絕不是他一個外臣能拿穩的。嬴稷容不下白起,劉邦容不下韓信,曹丕又如何能容下他司馬懿?

曹操離世時,司馬懿是曹操留給曹丕的班底;輔助曹丕登基後,司馬懿更加飛黃騰達,轉撫軍,假節鉞,封向鄉侯,雖無宰相之名,已有宰相之實,待到曹丕離世,司馬懿只要活著,就註定手握天大權柄。

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那我司馬懿呢?

曹氏廢漢帝而登大寶,那我司馬氏呢?

司馬懿已經看到陳群的建議,只要九品中正製得以實施,司馬家在朝廷內外的權勢將進一步擴大,司馬氏已經和包括王朗在內的朝廷重臣緊密連結,形成一張遍布整個朝廷的門生故吏組成的大網。

若真的天數有變,神器更易,司馬懿相信,自己家未必沒有爭一爭的可能。

司馬懿知道東吳對合肥的攻勢,但司馬懿並不在乎,無論合肥在不在曹魏手中,對不影響司馬家的大局。

何況那只是孫權啊。

面對諸葛亮,司馬懿哪怕收到女裝這樣的天大侮辱也不願意出戰,可面對孫權,司馬懿真不覺得自己就差了什麼。

除了投身蜀漢的諸葛村夫,司馬懿堅信,尋遍在世英傑,自己不在任何人之下。

如今諸葛村夫已死。司馬懿心中沒有什麼惺惺相惜的感傷,只有按捺不住的興奮和狂喜。

郭嘉已死,荀彧已死,荀攸已死,魯肅已死,周瑜已死,龐統已死,如今諸葛孔明也已經死在陣前,建安時代的薈萃群英風流掃盡,活到最後的只剩他司馬懿一人。

他司馬懿才是笑到最後的那個。

諸葛亮死,朝廷的調令很快就會到來。東吳方向大概率會由天子曹丕親自主持,抽調西北主力,說明朝廷準備在保住合肥的同時,在江東方向施加更大的壓力。

關羽已死,孫吳蜀漢再成唇亡齒寒之格局。而今諸葛亮身隕關中,互為藩屏的吳蜀出現了巨大缺口。

諸葛亮死,起碼一年之內,蜀漢無力再戰。

曹魏獲得了長達一年以上的單獨攻略東吳的時機。

曹丕亦為雄主,不會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司馬懿嘆了口氣,命令一半精銳兵馬前往江東,同時做好自己親自帶兵返回洛陽的準備。

既然曹丕準備親自主持江東方向的戰事,那他司馬懿一定會被命令留守洛陽,不論未來如何,起碼到目前為止,司馬氏還是皇家眼中忠實的盟友。

可司馬懿還是隱隱感到不安,沒來由地想起自己進攻西城的那一幕。

那是不久之前的春天,司馬懿進兵街亭,直抵蜀漢西城之下。

他看到了門戶大開的西城,一個胖子在城頭彈琴,除了身側焚香的兩個童子,全城見不到一個人。

而細作居然指認那人是蜀主劉禪。

一生不信神鬼的司馬懿,莫名感覺身在迷霧之中。

(十一)

洛陽傳來消息,曹丕不出意料地親征東吳,司馬懿封大都督,假節鉞,坐鎮洛陽。趙雲在五丈原擺出咄咄逼人的攻擊態勢,而蜀軍後續的增援部隊卻已經緩緩後撤。

一切皆如司馬懿所料。

命令部分軍馬留守之後,司馬懿出發前往洛陽。

就在即將到達洛陽之時,司馬懿得到軍報,魏軍在五丈原和蜀軍發生衝突。

司馬懿驟緊眉頭。

五丈原?為什麼五丈原的趙雲還沒有撤軍?

司馬懿眼角狂跳,終於意識到最重要的問題。

蜀軍主力去哪了?

在他和趙雲對峙的時間裡,蜀軍主力去哪了?

趙雲麾下不過騎軍不過兩萬,算上後續部隊總兵力也不會超過四萬,益州雖小,蜀軍能調往前線的兵力也不會低於八萬,除了趙雲統領的部分,其他蜀軍去哪了?

益州出關中的路線,能讓大軍通行的應該只有一條斜谷道才對。

不對!還有一條!

楚漢相爭,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司馬懿全都明白了。

好一個劉禪,好一個趙雲!好一個諸葛亮!竟然不惜兩萬人作掩護,居然不惜讓自己親身送死!

司馬懿明白了此前一切反常的原因——鄧芝對東吳的出使,出現在西城的劉禪,主動送死的諸葛亮,蜀軍一系列詭異的軍事調動。

蜀軍居然在自己面前悄無聲息地完成了戰略欺騙!

真正的蜀軍主力,恐怕已經迫近長安了,駐守長安的夏侯楙根本不是蜀軍的對手。

以丞相換時間嗎?

好一個蜀漢。

他們居然真的敢賭。

誰制定的計策?諸葛亮還是那個姜維?

長安危矣,雍州危矣,關中危矣。

明白一切的司馬懿想要回師,可思慮良久後終究還是選擇放棄。且不說時間上已經不可能,即便自洛陽調禁軍北上,後勤也根本不可能完成供應,曹魏根本無力在兩線同時開啟兩場全面戰爭!

當今之計,士兵不但不能從江東回撤,還要加碼!必須以最快速度擊破孫權!

如果不能,曹魏就真的危險了。

司馬懿的面色陰晴不定。

當曹魏的利益和司馬家的利益綁在一起時,司馬家毫無疑問會是曹氏最為堅定的盟友,可若是曹氏和司馬氏的利益,有了衝突呢?

(十二)

五丈原一戰,趙雲全殲敵軍,可接下來的趙雲就要面對近乎瘋狂的六萬曹軍。死守五丈原,只為偷渡子午谷的騎軍得以配合魏延,一口吞下雍州曹軍主力。

世人皆以為蜀軍主力會出斜谷道北伐,斜谷道外的五丈原也是雙方爭奪的重點。雖然魏延提出過領五千騎兵從最為險峻的子午谷奇襲的計劃,但無論蜀漢還是曹魏都認為此舉過險,只要魏軍在谷外布防,蜀軍就有可能全軍覆沒。

諸葛亮用兵奇正相合,但根源依然在一個正字,何況面對占據整個北方的曹魏,蜀漢屬於國小力微的一方,奇兵一敗,便會滿盤皆輸。

諸葛亮確實是這樣的,他有信心對司馬懿為代表曹軍將領在正面作戰中保持優勢。

以少勝多,以弱勝強,這不是什麼空話,而是赤壁以來劉備帳下諸將自始至終都要面對的現實。諸葛亮在新野是如此,關羽在樊城是如此,張飛在當陽也是如此。

可劉禪死在了前線。

這是劉禪用性命爭取的時機,為了劉禪,諸葛亮也不能放棄。

出斜谷的趙雲只是疑兵,諸葛亮把全部主力都押在了子午谷!

只要趙雲將司馬懿留下的曹軍主力釘死在五丈原,蜀軍將在整個關中如入無人之境。

司馬懿一旦反應過來,五丈原的趙雲無疑將面臨最大的壓力。

諸葛亮在賭,賭趙雲不僅能抗住魏軍的猛攻,還能在給魏軍造成巨大損失後,堅持到援軍的到來。

「我知道這很不可思議,我知道這很難做到,但是,你是趙子龍啊。」

斜谷道外,趙雲將青岡劍歸鞘,反身下馬,向將士重重抱拳。

「很高興認識各位。」

長安城外,魏延整理衣甲,身後的騎士沉默跟隨。

既然陛下答應了兵出子午谷的謀劃,魏延便不介意死在這裡。雖然曹魏的反抗出乎意料地強烈,但看到幾乎傾巢而出的曹魏虎豹騎,魏延知道自己賭對了。

趙雲已經將曹軍南征主力釘死在五丈原,自己也成功完成了吸引長安守軍的任務。在洛陽的曹魏中樞反應過來之前,整個雍州任由馳騁。

魏延知道馬岱去做了什麼,也相信陛下不會放棄這個機會——這本就是他和陛下做過的最後一次推演,現在,推演中所有的局勢都已經在現實中達到。

距離虎豹騎只有不到三十里了。

魏延深吸一口沁涼的空氣,緩緩提起戰矛。

「興復成敗,在此一舉。」

長安一戰,魏延拼至最後三十七卒。

一月之內,北伐突飛猛進。司馬懿留下的六萬大軍被分割在斜谷道,而魏延於子午谷出兵,奇襲長安,最終封鎖潼關,完成對雍州曹軍的戰略包圍。

這是一場以整個天下為棋子的對弈,司馬懿以為勝負手在漢中,孫權以為勝負手在合肥,而在真正的勝負手在涼州。

馬岱入涼之後,整個涼州悄然翻轉。伴隨著曹魏長安守軍的灰飛煙滅,炎漢的實控範圍已推到函谷關一帶,如今的炎漢除了益州,還坐擁包括長安在內的整個西北。

這正是滅六國之前大秦的疆域。

這是一場真正的豪賭,劉禪用自己的死為整個蜀漢爭取了時間,若非劉禪身死,諸葛亮也不會接受魏延的子午谷奇謀。

劉禪一生都懦弱反覆,唯獨死的時候像個帝王。

自成都入漢中出陳倉,而後兵開函谷關。這是漢高祖一統天下所走過的路線,如今炎漢再走了一次。

益州,荊州,雍州,涼州。

益州米糧,荊州將相,涼州軍馬,雍州稱皇。

雍州的治所是長安啊。

銀槍如林,戰旗獵獵而歌。

諸葛亮微微閉上眼睛。

那些屬於先帝,雲長和翼德的夢想,那些年少時匡正天下的志向,那些來自過去的豪氣,那些思辨無雙的英傑,龐統,徐庶,趙雲,馬超,曹操,于禁,周瑜,陸遜,孫權,呂蒙……或敵或友,無數故人的面容從孔明面前掃過。

前方就是雍州,是長安,是炎漢心心念念無數年的期許之地。

趙雲已經打馬遠去,防備東吳可能的偷襲,關羽的遺憾,不會再有第二次。

諸葛亮端起戰旗,迎風高高舉起。

(十三)

大漢景耀五年,太史令陳壽奉命修史,揮毫寫下本朝的開篇。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卒,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俱興……」

太學上下,書聲琅琅。

未央宮外,天子輕輕閉上眼睛。

天下長安。

相关推荐: 我穿越成了丫鬟,對小姐說人人平等後小姐把我打了一頓

她用纖細的手指擰我的肉,擰成她喜歡的青紫色。 她從來只擰我的大腿,我的肚子,一切不會被旁人看見的地方。 在人前,她是相府里端莊文靜的大小姐沈姝,跟陌生男子多講一句話都能紅了臉。 回到屋裡,她是我的噩夢。 旁人穿越都是公主王妃,偏我是個丫鬟。 丫鬟也就罷了,還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