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本是個風流肆意的女強人,我和他本來只是一夜相識,誰知第二天他竟成了我的秘書,就在我準備把他踹了的時候他卻說要給我一個億娶我。

我本是個風流肆意的女強人,我和他本來只是一夜相識,誰知第二天他竟成了我的秘書,就在我準備把他踹了的時候他卻說要給我一個億娶我。

1.

昨天在酒吧給閨蜜蔣嘉慶完生後,我就和男人去開房了。

這個小奶狗從剛才在吧檯的時候就一直在勾搭我,這種澀果子,我本是不想理會的。

奈何他的手上功夫屬實有兩把刷子,弄得我有點頂不住,我便把他拽走了。

剛進房,我倆就乾柴烈火地燒了起來。

「舒服嗎?姐姐?」

我正在興頭,哪裡還說得出來話。

想我一個情場高手竟然會栽在一個小奶狗的手裡,也不知道這小孩從哪裡學來這般多的花樣,多來幾次我倒是也不介意。

事後,我拿起一根煙,在陽台外抽了起來。

他洗完澡過來抱住我。

「姐姐,你很久沒有過了吧?」

「呵,這你都知道?」我吐了口氣,把菸蒂扔了。

「我有感覺。」

我轉頭仔細看著這個男孩,眉目清秀,眼神澄澈,一看就是個涉世不深的大學生。

「你多大了?」

「22。」

想想我都 27 了,今天也算老牛吃嫩草了一次。

不過這滋味著實不錯。

「你還是學生?」

「大四。」

「哪個學校?」

「崇明。」

好傢夥,還是我的學弟?

我有點蒙,我這算不算玷污了祖國的小草。

怪不得男人永遠喜歡 18 歲的小姑娘,武則天老了,還喜歡養男寵。

他低頭想吻我,我避開了。

一晌歡愉不適合有這個行為,我雖不古板,但還是覺得相愛的人才能親吻。

我穿上衣服拿起包,準備走。

他過來拉住我的手問:「還能再見面嗎?」

我回頭對上他期待的眼神,拿出一張名片給他。

「實習的話,可以來找我。」

我開門,頭也不回地走了,以前約完,我從不留尾巴,生怕惹上麻煩。

但不知道為何,對他,我好像有點留戀。

他眼巴巴地看著我時,我竟有種想保護他的欲望,真是失瘋心了。

沒過幾天,方秘書跟我說。

「趙總,有個學生拿著您的名片,說來實習。」

我愣了一下,停住了正在敲擊鍵盤的手,扶了一下眼鏡。

「你讓他先到我辦公室來。」

說真的,此刻,我內心有點慌,我沒想到這孩子真的來了。

2.

他進來後,我把座椅轉了過來。

打量了一下今天的他,清爽的短髮,帥氣的臉,白 T 恤,緊身牛仔褲,高挺的身材顯露無遺。

我咽了下口水,裝作若無其事道。

「你竟然真的來了?」

他那雙好看的狐狸眼,笑了笑:「我想姐姐,所以來了。」

我尷尬地咳了咳,連忙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我想我的臉現在一定紅了,真是該死,我怎麼會被一個比我小這麼多的男人撩得面紅耳赤?

「在公司要叫我趙總!」

他又是一笑:「好,趙總。」

我問他:「你是學什麼的?簡歷帶了嗎?」

他拿出一個文件夾,遞給我,手還蹭過了我的皮膚。

這男人也太會了,小姑娘能招架得住?

想到那晚他那麼熟練,指不定禍害過多少女孩了!

我打開他的簡歷驚了。

國際金融專業優秀畢業生,從大一到大四都是一等獎學金獲得者。

各類證書齊全,數學競賽獲獎無數,鋼琴八級,小提琴八級。

還去史丹福大學做過交換生!

這確定不是哪裡來的富家少爺嗎?

我用懷疑的眼神看著他,「你家境不錯吧?不出國留學嗎?」

他眼神一閃,認真地看著我,「沒意思,我喜歡的人在這裡。」

不知為何,聽到這句,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父親身體不好,所以我早早接過了趙氏集團總經理的位置,打理家族生意。

像他這麼優秀的人才,如果我留在身邊自然有利,畢竟二叔時不時就會找我麻煩。

但我總覺得他身份不簡單,像是別有所圖,不太安全。

況且兩人還發生過那種關係,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難免尷尬。

他似是看出我猶豫,委屈道:「趙總,難道你要出爾反爾?」

我瞪了他一眼,「我有這麼說?」

我將方秘書叫了進來,交代道:「帶這個叫……」

「林深。」他補充道。

「林深的,去市場部做實習生。」

「好的,趙總。」方秘書收到吩咐後,就帶著他出去了。

臨走前,我看到他嘴角勾起了一抹笑,眼帶媚意地看了我一眼。

這一眼看得我身上竟然起了些許燥意,莫非真是到了年紀,需求旺盛?

深夜,我仍然在加班,最近公司有個項目比較著急,我經常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

這時,門開了。

我抬頭看了一眼,見是林深,眉頭微皺。

「你怎麼還沒走?」

「我給你帶了宵夜。」說著他將一個保溫袋放在了我的桌子上。

別說,我的肚子確實餓了,但……

「拿走,以後沒我的允許,不能進我的辦公室。」

「我是聽方秘書說你沒吃飯……才…….」他似乎有點緊張,說話都有點磕巴了。

好啊,才一個下午,他竟然都能從我那嚴謹的方秘書嘴裡套話了,委實不簡單。

我雙手環胸,眼神犀利,嚴肅道:「我希望你清楚,不要以為我們有過什麼,我就會對你不一樣。

「也別妄想我們的關係會有什麼改變!

「如果你是帶著什麼目的來的,我勸你趁早離職……」

我的話還沒說完,他便俯身堵住了我的嘴,雙手撫上我的後背,緊緊地摟住我。

3.

「我只是喜歡姐姐,想見姐姐也不可以嗎?」

他青澀中略帶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撩撥,我感覺自己被他放倒在桌面上。

他從我的額頭一直吻到我的腳,還褪下了我的絲襪。

渾渾噩噩,我似乎又沉淪起來。

他一直都在努力讓我享受到,就好像我是他的公主一樣被他珍視。

事畢,他為我擦拭完,輕聲說「吃飯?」

「嗯……」我暈暈乎乎地穿上衣服,吃了他餵過來的飯。

我感覺自己有點不對勁,可是又很想享受他對我的好。

下了電梯,我問他:「你住哪裡?我送你。」

他流露出難過的神情:「我爸媽在鬧離婚,天天在家打得不可開交,我不想回去。」

我聽完竟有點心疼,鬼使神差地說。

「那到我家住一晚吧。」

他眼神有點興奮,立刻同意了。

而我則是暗自懊惱,我莫不是被這小奶狗餵了迷魂藥?

成年後,我一直住在父親送我的公寓。

一個人慣了,多個人我有點彆扭,但想想只有一晚,忍忍也就過去了。

進門後,我給他拿了雙拖鞋,送他到房間,便去洗澡了。

我洗完澡,剛躺下有點睡意時。

突然感覺被子裡熱了起來。

我睜眼一看,那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摸到了我床上。

我正要發怒,就聽見他抱住我,在我耳邊低喃。

「姐姐,我冷。」

冷?空調至少有 28 度,怎麼會冷。

不等我說話,我就感覺他的手伸進了我的衣服。

我的腦子又開始變成一團糨糊。

一番胡鬧後,我沉沉地睡去了,自是看不到他滿足地笑了,輕輕吻了我的額頭。

第二天早上。

我起床後發現,他人不在了,竟有點失落,不禁在心底咒罵,男人吃干抹淨後都一個樣。

我洗漱後,來到客廳。

看見桌子上的早餐驚呆了,中式西式應有盡有。

林深從廚房裡走出來,笑了下,「早,我不知道姐姐喜歡吃什麼,就多做了一些。」

已經很多年沒有人給我做過早餐了。

「你不需要……」

我話沒說完,他便把我按在了椅子上。

「不吃早餐對胃不好。」

說著,他給我的手上塞了一個三明治。

我吃了兩口,別說,味道還真不錯。

我一口氣吃完了,還喝了一杯牛奶。

他見我喜歡,似是很高興,一直溫柔地看著我。

吃過早餐,我和他出了門。

他搶過我的車鑰匙說:「我開車,你休息。」

我眉頭一皺:「你不能和我一起出現。」

他表情有點失落:「放心,我停在公司附近就下車。」

一路上,我閉眼裝睡。

我想,我必須狠下心斬斷他的心思,不能再這麼沉淪下去。

車停穩後,我正要開口「你今天不能再……」

「姐姐,我身子乾淨、體力好,還能做飯,代駕、暖床、打掃衛生,留下我……求你。」他抱住我吻了吻我的脖子,可憐巴巴地看著我,我的心頓時就軟了。

他確實能滿足我,但我害怕……

「如果有一天,我讓你離開,你就必須走!沒的商量!」

「好。」他抱了抱我,然後下了車。

4.

我剛進辦公室,方秘書就過來了。

「趙總,晚上的宴會您是否出席?」

「讓設計師送件禮服過來,我晚上去露個面。」

「是。」

「對了,美邦的史蒂芬是不是也會去?」

「是的,但……我們好像沒有西班牙語的翻譯。」

「那就去找一個。」

方秘書出去後,我打開電腦繼續搞昨天的標書,但腦子裡總是回憶昨晚的事,心有點亂了。

傍晚時,我換上了 C 家最新款的禮服,剛要走出辦公室時,方秘書領著林深過來了。

我見他眼裡閃過一抹驚艷,舌頭舔了下嘴唇。

這個動作,讓我身上泛起熱意。

我問:「帶他過來做什麼?」

「抱歉,趙總,全公司上下,好像就只有他會西班牙語。」

我在心裡口吐芬芳了一番,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真是邪門得很。

我說了句「跟上」。便直直地上了電梯。

到了車庫後,我把鑰匙扔給他:「開車。」

他既然說讓我把他當司機用,我自然不會客氣。

到了酒店門口,我逕自下了車。

林深停好車,走到我身邊,牽住了我的手。

我瞪了他一眼,想掙脫開。

他竟不為所動地拉著我進去了。

我沒有辦法,只好跟上他的腳步。

剛進門,我就碰見了史蒂芬,我端了杯酒過去跟他打招呼。

交談中,林深流利自如地翻譯了我的話。

史蒂芬同意過幾天來公司簽合同,我十分高興,多喝了兩杯。

「不愧是學霸?確實挺厲害的。」這時候我有點慶幸留住了他。

他用深邃的眼神看著我,欲言又止,他扶著我的腰道:「我去給你拿些吃的,你在陽台等我。」

我迷迷糊糊地說:「好。」

我走到陽台吹著風,散了散臉上的熱氣。

這時從我背後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沐雪?」

我身子一僵,不想回頭。

他走到我身邊,將我的身子轉過來。

「真的是你,沐雪!」

我抬頭冷冷地說了句:「好久不見,陳鴻鳴。」

陳鴻鳴,當年崇明的校草,金融系的才子,我的初戀男友,我第一個男人。

他打量了一下我的穿著,疑惑道:「你怎麼會在這?」

我笑了,估計他至今還以為我是什麼鄉下來的村姑吧?

「來談生意。」

他嘴角流露出一抹輕蔑,言語輕佻起來:「你是傍上哪個大款了嗎?」

「關你什麼事?」現在想想,我當年可能真的是眼瞎吧,怎麼會看上這種垃圾?

「我現在是浩信的 CEO 了。」

「恭喜。」當年他為了攀上浩信的千金,畢業前把我踹了,那天我流產了。

5.

自那起,男人在我這兒沒有任何意義,成了消遣的工具。

動情太苦,想想我當初似乎也沒多喜歡他,不過是看他帥,才和他交往的。

沒想到他是個睜眼瞎,竟然以為我是什麼窮人家的孩子。

不過這樣也好,當年要是結了婚,誰知道他會不會圖謀我們趙家什麼?

他大概也是喝了幾杯,手腳不安分起來,拉住我的手,攬住我的腰,在我耳邊道:「他出多少包你?我出雙倍!我再在嶺南區給你買套別墅,怎麼樣?」

說著他就要親過來,我立刻推開了他,雙手環胸故意問:「你這樣,喬楚嵐不管你?」

喬楚嵐就是浩信的千金,也是我的學妹。

他嘲諷一笑:「她每天都在帶孩子,怎麼有時間管我?況且,她現在敢管嗎?整個浩信盡在我手裡掌控。」

我的眼神瞬間冰冷,浩信的事我有所耳聞,喬楚嵐的爸爸去世後,喬家人都被陳鴻鳴踢出了公司,他可謂隻手遮天,一個成功的鳳凰男。

他又開始對我動手動腳,我正要給他點教訓時。

只見一隻纖細白淨手擎住了陳鴻鳴的手,將他甩到了一邊。

林深將我摟到懷裡問:「你沒事吧?」

「沒事。」

陳鴻鳴踉蹌了兩下,直起身子生氣地問:「小子,你是誰?也敢動我?」

他的眼神在我倆之間游離了一番,輕蔑道:「小雪,這不會就是你新找的男人吧?你的眼光怎麼越來越差了?

「這種小白臉能有什麼本事?供得起你的花銷嗎?不會還要你倒貼吧?

「還有他這小身板,能滿足你嗎?」

他這最後一句侮辱性極強,我皺了皺眉,正要打斷時,只聽林深說:「再不行,也比你這個三分鐘男強吧?」

我錯愕了,他,他怎麼會知道?

陳鴻鳴的臉也瞬間黑了,他指著我氣憤道:「這是你告訴他的?你這個賤人,連這種事也有臉往外說?」

林深上前打了他一拳:「給她道歉!」

陳鴻鳴不甘示弱,兩人廝打了起來,圍過來的人越來越多。

我見林深沒吃虧,也不想管。

沒一會兒,一個看上去是經理的人帶著保安過來了。

「怎麼回事!在安悅你們也敢打架?」

他把兩人分開後,剛想說什麼,似是愣住了。

「少……」

只見林深瞪了他一眼,他就閉嘴了。

我有點好奇,他們認識嗎?這經理似乎有點怕林深。

陳鴻鳴開始嚷嚷起來:「我要報警!把他給我抓起來!他竟敢打我!」

我看見林深充耳不聞,只是用深邃的眼神看著我,我走上前道:「陳鴻鳴,你如果還敢再鬧,我們趙家的律師團隊也不是吃素的!」

他愣住了,磕磕巴巴地說「趙,趙家?」

我甩給他一張名片:「隨時奉陪。」

「你,你是趙家的大小姐?」他看完名片,有點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雙眼。

6.

「從以前到現在一直是。」是你眼瞎。

我不敢說我家多有錢,但十個浩信,還是有的。

我不想再看這個男人噁心油膩的樣子,只牽過林深的手說:「走了。」

回到家,我把醫藥箱拿出來,給這隻小狼狗上藥。

「看不出,你還挺能打的。」

「我是跆拳道黑帶。」他語氣沒什麼起伏。

「你怎麼會知道他三分鐘?」我的手頓了下問。

他笑了笑,「你和你閨蜜抱怨時,我聽到了。」

我驚呆了,「你,你在學校見過我。」

「嗯。」

「但我沒印象。」我真的不記得有見過這個男孩。

「你們分手那天,大雨里,我送你去的醫院。」

那個好心人,是他?

那天我和陳鴻鳴分手後,暈倒在路邊,我感覺有人把我抱了起來。

醒來時,我就在醫院了,醫生只告訴我孩子沒了,也沒提起是誰送我來的。

所以他見到過我最狼狽的樣子?他也知道我流過產……

我的腦子有點混亂,不知不覺流下了淚。

我從沒跟別人說起過這段過去,這是我的傷疤,連我的閨蜜都不知道。

我只感覺那天很痛,而我再也不想痛了。

他把我抱在了他的腿上,吻掉我的眼淚,「別哭,我疼你。」

「你,別……」

他開始服侍我,「剛才我就想這麼做了,你不知道自己有多美。」

「姐姐,以後不要讓別的男人碰你,好嗎?你是我的……」

「你……喜歡我?」我的呼吸亂了,他雖然年紀小,卻是我經歷過的男人里,功夫最厲害的那個。

「你說呢?」他不再說話,開始奮力耕耘。

事後,他把我抱回了房間,從背後摟著我道:「做我女朋友,好嗎?」

這一晚我太脆弱了,我也想有個依靠,便迷迷糊糊地應了句:「好。」

接下來的每一天,我好像享受到了一個女人應該享受的快樂。

無論是床上還是床下,他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把我當成了一個女王。

這般如魚得水的日子,若不是一則爆炸新聞砸下來,我都忘了我還有一個二世祖的未婚夫。

辦公室里,我看著熱搜冷笑。

「趙氏大小姐未婚夫劈腿女公關!」

「沈少深夜與女子同回酒店!」

沈斯陽這個廢物,除了和女人鬼混,也是沒什麼本事了。

我把方秘書叫進來,吩咐道:「發一則我已經和沈斯陽解除婚約的公告出去。」

「趙,趙總?」方秘書有些遲疑。

「照做。」

「是。」

公告剛發出去,沈斯陽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我接通後,聽見他一通亂吠:「趙沐雪!你竟然敢和我解除婚約?」

「你能亂玩女人,我不能解除婚約?」

「好,你給我等著!」

電話剛掛斷,方秘書急急忙忙地進來了。

「趙總,沈氏撤資了。」

「知道了。」我眉眼未抬,我能做這個決定,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晚上,林深問我:「你真的和沈家退婚了?」

我白了他一眼,「那還有假?」

他似乎有點高興,夜裡格外賣力,我的腰都有點直不起來了。

做完後,我準備去洗澡,他抱住我說:「明天招標會,我陪你去。」

我看了他一眼,「你又沒參與這個項目,聽得懂?」

「我想陪你。」他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撒嬌。

養只小奶狗著實黏人,我摸了摸他的頭,同意了。

7.

招標會上,我拿出的方案可謂盡善盡美,沒有意外必定中標。

卻沒想到,沈斯陽突然推門而入,甩出了一份和我一模一樣的方案,但報價卻比我低。

我自然是輸了。

「趙小姐,做生意,利為先,你說是不是?」

沈斯陽一副小人嘴臉,讓我噁心。

他貼近我的耳邊道:「趙沐雪,你以往裝什麼聖女呢?你睡過的男人可不比我睡的女人少,如果你肯讓我上一次,沈家再入股趙氏也不是不可以?」

我瞪著他,剛想一巴掌打過去。

此時,門再次推開了。

「等一等。」

只見林深帶著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這次中標的,我們還是決定給趙氏企業。」

「為什麼!?」沈斯陽大怒,張牙舞爪的,看上去要打人似的。

「沒有為什麼,這是董事會的決定。」

那個男人笑了笑,就同其他人離開了。

沈斯陽捶了捶桌子,狠狠地瞅了我一眼走了。

我讓同事們先離開了。

房間裡只剩下我和林深,我問:「你就是林家的大少爺吧?」

「是。」

我上次就該想到,安悅也是林家的產業,今天這家招標的企業也是。

華國首富,別說趙家,沈家在林家面前又算什麼?

「這是公子哥的遊戲嗎?沒玩過年紀比你大的,所以在我身上找刺激?」

我走到他身邊靠近他的耳邊低聲道。

他眼神一沉,抓住我的手,似是想解釋。

我躲閃開,冷冷地說:「以後別再出現在我面前。」

我離開了會議室,他沒追上來。

我越想越氣,打電話約蔣嘉出來喝酒。

酒吧里,我喝了不少,眼神有點迷離。

蔣嘉摟著我的腰,頭靠在我的肩膀問:「所以你在氣什麼?小奶狗伺候了你好幾天,還不美?」

「他騙我,我不該生氣嗎?」說著我又喝了幾口。

「有嗎?人家沒說,你也沒問,這算騙嗎?」

我想了想,確實,不過身份有別也無需再見,一場風花雪月沒必要糾纏太多。

兩條腿的男人到處都是,我又不是什麼喜歡傷春悲秋的小女生。

「喂,隔壁那個男人一直在看你。」蔣嘉捅了捅我。

及時行樂是我的風格,若是合乎心意我不介意晚上去開心下。

我轉頭看了看,挺帥的,身材也不錯,男人味十足。

這時那男人端著酒走了過來,蔣嘉給我使了個眼色,離開了。

「一個人?」他明知故問地試探我。

「嗯哼。」

「要不要去休息下?」

他話音剛落,手就摟上了我的腰。

「樓上?」

我用食指捂住他的唇,腳踢了踢他的腿。

我倆糾纏著上了樓,停在一間房門前,正準備親熱時。

突然,一個人影將那男人摔倒在地,將我推進了房裡。

他不顧外面那男人的喊叫聲,把房門上了鎖。

我定睛一看是林深,他雙眼冒火,眼神充滿怒意,沒了之前裝出來的奶狗樣。

他把我壓在床上,狠狠地問:「是不是一天沒有,你就忍不住?」

「我不是讓你滾了?」

「我滾了誰來滿足你?」他開始蠻橫起來,我這才知道,他之前的溫潤都是裝的。

他不像一個 20 出頭的少年,他像一個霸主一樣主宰著我的身體。

這晚我好像體會到了什麼叫活了死,死了活的滋味。

不得不說,和他,上癮。

8.

快到時,他故意停住問我:「說,你是誰的女人?」

我哪有腦子思索,自是滿口應了:「你的,你的,你快點!」

他似是滿意地勾起了一抹邪笑,這才給我。「你乖點。」

次日早上,我氣得不行。

連踢帶踹,連抓帶撓地把他打跑了。

然後一個人在被子裡哭,我已經很多年沒哭過了。

這個混蛋憑什麼欺負我!

我冷靜了一會兒,梳洗一番去了公司。

我剛坐下不久,我的二叔就帶著幾個股東闖了進來。

「趙沐雪,你看看你幹的好事!沈家撤資讓我們的股票跌了十個百分點!」

「沐雪,我們當時是看好你才讓你當總經理的,結果?」

「我認為趙總已經不適合再帶領趙氏集團了,必須重選總經理!」

我靜靜地看著這幾個老傢伙表演。

待他們說完後,我把筆往桌子上一摔。

「那幾位覺得誰來當總經理合適?」

他們支支吾吾地都看著我二叔,我就知道,這背後鼓動之人肯定是他!

「當然……」

我二叔剛要說話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

是林深,他單手插兜,拿著一份文件走了進來。

我眉頭一皺正想把他趕出去時,只聽他說:「抱歉,打擾各位了,不過我想林氏應該不比沈氏差吧?」

我搞不懂他葫蘆里在賣什麼藥。

我二叔和幾個股東傻了眼,磕磕巴巴地說:「林,林氏?」

他嘴角一勾,將文件甩在了我的桌子上。

我二叔迫不及待地打開了文件,他看完後,文件掉在了桌子上,我拿起來也看了下。

我瞪大了眼睛,上面寫著:「林氏將給趙氏注資一個億,即刻到帳!」

我錯愕地看著他,很想把這份文件甩到他臉上大聲說:「不需要。」

但我不能,因為我心裡清楚,沒這筆錢,我可能真的要被趕下台了。

二叔帶著他的走狗灰溜溜地走了,臨走前還瞪了我一眼。

沒人後,我問:「你有什麼條件?」

他繞過辦公桌逼近我,雙腿圈住我的身子,在我耳邊道:「你知道的,不是嗎?」

隨後,他狠狠吻住了我。

9.

我想我認輸了,我沒辦法逃離他的手掌,哪怕他只是一個小我五歲的弟弟。

隨便吧,男歡女愛,各取所需,無所謂虧不虧。

如果有一天他瀟灑離去,我也沒什麼損失。

自這天后,我們重新開始同居了。

他仍然像以往那樣,床上把我當祖宗,床下把我當公主。

如果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林家大少爺,恐怕會以為他是我的奴僕。

我不得不承認,我享受這一切,不只是身體上的愉悅。

這晚做完,他吻過我的後背道:「明晚,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好嗎?」

我迷迷糊糊地應了。

第二天,他領我去試了一套晚禮服,還給我選了一套價值連城的珠寶。

把我帶到了一個晚宴上。

我進去才知道,今天是他媽的 50 大壽。

真是瘋了,我轉身想跑,他卻死死拽住我的手,眼神堅定地看著我。

他將我領到了一位風韻猶存、氣質出眾的女人面前。

女人愣了一下,淺笑,「怎麼這麼晚才到,這位是?」

「趙沐雪。」他的聲音有點冷。

我見林夫人眼中閃過一抹寒意,卻轉瞬溫柔地對我說:「原來是趙小姐,你既是阿塵的朋友,便隨意點。」

我向她問了聲好,尷尬得想鑽進地縫,這男人是不是腦子有病。

此時我聽見一個嚴肅的男聲喊道:「林深,跟我到書房來。」

我抬頭看見一個和林深長得很像的中年帥大叔,我估計這是他爸。

林深看了我一眼,跟他爸上了樓。

林夫人臉上的淺笑立刻消失了。

「趙小姐,你覺得你配得上我兒子嗎?」

聽見這話,我的內心並不意外,但我沒有作聲。

「你比他大五歲,風評還不好,我們林家是不會允許你這種女人進門的。」

我眉毛挑了下道:「我跟他的事,林夫人似乎不適合指手畫腳,就算您真的要插手也應該是找您的兒子,而不是來跟我說這些。」

「你!」她似是被我氣到了。

「冒昧掃了您的興,真是抱歉,我就先告辭了。」

我昂著頭,轉身走了,想我從小到大也算是個富家千金。何必受這個侮辱?

畢竟我也不缺錢,也沒什麼嫁進林家的心思。

10.

我出了門,剛想叫車,突然感覺腦袋被打了一下,就暈了過去。

我醒來時,周圍黑漆漆的,我似是被綁住了手腳,無法動彈。

這時,鐵門被推開的聲音傳來,我才意識到,我可能是在一個倉庫里。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好二叔。

「二叔,這是做什麼?」

「沐雪,你別怪二叔,要怪就怪你實在太不懂事了!想把二叔趕盡殺絕!」

「二叔什麼意思,我聽不懂。」我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不知道?你身邊那個小白臉請了一堆國外的會計來查我的帳,還警告我,讓我自己離開公司!否則就要起訴我!難道不是你指使的?」

我詫異了一番,沒想過林深會做這些事。

二叔掏出一份合同,甩在我面前。

「沐雪,你乖點,簽了這份股權轉讓書,二叔就立刻放了你。」

我冷笑一聲,「我不會簽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二叔表情猙獰的怒道:「不簽!?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他揮了下手,指示身邊的兩個保鏢:「給我教訓一下大小姐,讓她認清一下形勢!」

那兩個保鏢走向我,我內心有點緊張。

就在他們的手正要碰到我的胳膊時,鐵門突然被人踹開了!

是林深!

他先將我二叔拽開,兩腳踢開了保鏢。

此刻我有點想哭,他給我解開了繩子,我抱住了他。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他紅著眼睛,聲音似乎有點顫抖:「我在你的項鍊里放了定位器。」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他會……」

「不是的!」我用頭頂住他的額頭,雙手捧著他的臉頰,正要親一親時,

背後爬起一個保鏢,拿起一個榔頭,就要朝我們兩個人揮來,我大喊一聲小心。

林深往後看了一眼,護住了我的頭,把我壓在了身下。

榔頭重重砸在了他的腦袋上,血頓時涌了出來。

他一胳膊扭斷了那人的手,然後暈倒了。

我抱著他大喊:「林深,林深!你醒醒……」

……

我醒來眼前是一片白,護士推門走了進來。

「你醒了?」

「我,我這是在醫院?」

「你小心點,你懷孕了,有流產跡象。」

我錯愕地摸了摸肚子,感覺不可思議,這怎麼可能?我們一向都有做措施。

「是警察送你和你男朋友過來的。」

男朋友?林深,我抓住護士的胳膊問:「他,他怎麼樣了!」

「他在加護病房。」

我急急忙忙穿上鞋,推門找了過去。

他爸爸正摟著他媽媽低聲安慰著:「沒事的,醫生說他快醒了。」

他的媽媽抬頭看見了我,瞪著血紅的眼罵道:

「你就是個狐狸精,掃把精,勾得他沒了魂!連命也不要了,你快滾!」

我呆呆地聽著,沒有反應。

他爸爸把他媽媽拽了回去,低沉著聲音說:「你進去看看他吧。」

我僵硬著身子走了進去,坐在他床前,默默地流著淚。

我從未想過,有生之年,我還能感受到心痛的滋味,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11.

我從不覺得自己配不上他,但我風流肆意慣了,和他不是一路人……他有必要為了我搭上性命嗎?

這個世界上誰離了誰不能過了?像我父母不也是早早離了婚?

還有陳鴻鳴、沈斯陽,一個個都是垃圾,男人何曾靠得住?

為什麼偏偏出現了一個他?

就在我哭得沉浸其中之時,我感覺我的手被人握住了。

我抬頭驚訝道:「你醒了。」

他只是扯了扯嘴角,撫去我臉上的淚說:「別哭。」

我擦了擦眼角:「好,我不哭。」

「你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他沒回答我,只是說:「別離開我。」

我將他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輕聲說:「你要做爸爸了……」

也許我和他也是什麼命定姻緣?

……

三個月後,在他的威脅下,我和他去領了結婚證。

我不知道他怎麼說服他媽媽的,但林夫人不再攻擊我,只是沒什麼好臉色。

我和他走在崇明的楓樹林裡,我問:「你到底為什麼喜歡我?」

他輕笑:「你小時候救過我。」

我停下腳步震驚地看著他,「你,你在說什麼?」

「十五年前,在鄉下,你外婆家的村子……」

「你,你是那個被拐來的小男孩?!」我的回憶漸漸清晰起來。

爸媽離婚後,我被判給了媽媽,她急著去賺錢,怎麼顧得上我,於是把我扔去了鄉下的外婆家。

我在那裡住了很久,直到媽媽去世,爸爸來找我。

這也就是為什麼陳鴻鳴一直把我當成一個村姑的原因。

當時外婆隔壁家久婚未育的夫婦家裡突然多了一個男孩,我偶然見到了那個孩子。

他哭著偷偷跟我說:「姐姐,救救我,我想回去找我爸爸媽媽。」

我意識到不對勁,於是去問外婆。

外婆只是嘆了口氣,告訴我不要多管閒事。

但那個男孩每天的哭聲都能傳進我的耳朵里。

之後,我再次見到了他,我問他:「你還記得他們的電話嗎?」

他的眼中似乎閃過了光,磕磕巴巴地告訴了我一串號碼。

我暗暗記下,我告訴自己只能幫他這一次,我不能給外婆惹麻煩。

我跑到了很遠的小賣部,把電話撥了出去。

電話通了,我只說了一句:「你們的孩子在大東山李家村」便掛斷了。

我心驚膽戰,忐忑不安。

當幾天後的一個夜晚,隔壁吵吵嚷嚷燈火通明地來了很多人後。

我知道那個孩子得救了。

之後風平浪靜,我知道他沒有說出我的名字,這很好,否則我和外婆可能會被趕出村子。

從此,我沒有見過他,我沒想過有一天他會成為我的老公

「你,怎麼認出我的?」五六歲的孩子,怎麼會有記憶?

「你的項鍊,還有你的眼睛,我永遠不會忘。」

我摸了摸脖子上這條母親的遺物,原來是這樣。

他將額頭抵住我的頭髮,「進大學的第一天,我就認出你了,可你身邊有了陳鴻鳴,我只能默默地守護你。

「後來他傷害了你,我想去愛你,卻發現你開始遊戲人間,我一直在等,等你看見我。

「以後讓我照顧你和他好嗎?」他蹲下,將頭靠在我的肚子上。

我泣不成聲,只能說「好」。

相关推荐: 家有仙夫長那麼帥,一天天色誘我,搞得我神魂顛倒的,自然滿腦子都是他

過年相親失敗,回家路上小摩托還壞了,我一邊罵娘一邊推著回村。 半路上忽地跳出一隻黃鼠狼,雙手作揖地問我:「老鄉,老鄉,你看我像人還是像神?」 我大喜過望,興奮地喊道:「我看你像個帥氣多金、溫柔善良、富有責任心、家務全包、非我不娶、願意給我一千萬彩禮的大情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