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虐心 我後媽被賣到了鄉下,我爸被送進了監獄。他們的兒子,也一輩子被毀了

我後媽被賣到了鄉下,我爸被送進了監獄。他們的兒子,也一輩子被毀了

這一切,都是我推波助瀾的。

因為他們害死了我媽。

……

8 歲到 11 歲這三年,村里人都愛問我一個問題。

「李勝男,你媽怎麼死的。」

「我害死的」

對,我媽是我害死的。

如果我是個男娃娃,我媽就不會死了。

1

我叫李勝男,八歲生日那年我第一次穿裙子,但是我一點都不開心。

「媽,男娃娃都不穿裙子,我也不穿。」

從我懂事起,我媽就說男娃娃能做到的事情,我也得做到。

因為這世上女人活的最苦。

我媽一聽這話,淚不住的流。

她一隻眼還是烏青的,前幾天被我爸喝醉酒打的。

「勝男,媽媽累了,以後的路你自己走。」

她說完這句話,用一把水果刀割腕自殺了。

後來我反覆夢到那一晚,都覺得是一場噩夢。

噩夢醒過來,我媽還在。

真正醒過來的時候,我又慶幸她不在了。

因為她不在了,就不用被我爸打了。

2

我媽自殺那晚,大概是她這輩子最有存在感的一天。

我奶奶,爸爸,舅舅,七大姑八大姨齊聚一堂。

「賤女人,不就是沒給她閨女過生日,居然死了。留善村兒哪家時興給女娃娃過生日,真是拎不清。」

我爸一臉不耐煩,仿佛死的不是他老婆,只是一條看門狗。

我奶更是朝地上吐了一口痰:「生不出男娃的賠錢貨,一輩子連累我老李家。我看她是知道以後不能生了,沒臉活著了!」

說完,她轉頭看著我:「你要是個男娃娃,你媽就不會死了,都是你害死了你媽,你這個殺人犯!」

我不明白。

失去媽媽的我,怎麼就成了殺人犯?

3

「葬禮?還搞什麼葬禮,髒了老李家的祖墳。」我奶說。

「我妹清清白白嫁過來的,讓你們老李家逼死了,連個墳都不提供?行,那給點賠償吧!」我舅張口就要錢。

倆人因為這事,在我媽屍體面前,差點就掐起來。

最後還是我爸一腳踹翻了桌子。

他指著我:「等她 18 就找個人嫁了,彩禮錢給你們,你滾吧。」

我舅仔仔細細看了我兩眼,嘟囔:「我妹妹不能這麼白死……」

我奶掐著我的臉,陰陽怪氣:「你外甥女這張臉,跟她那個喪門星的媽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你那個賠錢貨妹妹不就訛了我們老李家六萬六的彩禮?她生的小賤種起碼值 4 萬!」

「錢旺,你要是再死抓著不放,李勝男就歸你養了。」

我舅當場轉身,「李家的種,該你養大,別想賴著我們錢家!」

最後,我爹用一張床單把我媽包起來,丟到東山上埋了。

凌晨三點,人走光了。

我看著敞開的門,才意識到,我是個沒媽的娃了。

4

自從我記事起,就沒見過我媽身上有一塊好肉。

每次我爸打我媽的時候,我奶奶總是說:「都怪你不是個男娃娃,讓我們老李家臉上沒光。」

我媽被打完跟沒事兒人一樣,摟著我笑:「等你長大了,考上大學了,帶媽出去享福。」

她總說不疼,但是我知道疼。

半夜我總能聽到她躲在被子裡哭,眼淚打濕了半個枕頭。

那個時候唯一的盼頭就是好好學習,考上大學。

可惜,我媽死了,我奶只想等我 18 歲,把我賣了。

我沒有出路了,還活的像個雜草。

我奶每天對我非打即罵,因為我是個賠錢貨。

一天只能吃一頓剩飯,因為我是個賠錢貨。

日子過得太苦了,好幾次我都想去找我媽。

我有時候想,媽你為啥不能再熬一熬,熬到我長大考上大學。

一直到 11 歲的時候,我才知道她不是不想熬了。

是她活活被人逼死的。

那個人叫杜春娟。

我 8 歲那年,杜春娟在城裡給我爸生了個男娃娃。

5

我上初一的那個夏天,我奶奶讓我跟著別人去城裡打工。

我爸帶著杜春娟回來了,杜春娟懷裡抱著一個娃娃。

那是我奶奶盼著的男娃娃,3 歲了,叫李家寶。

6

他們倆是怎麼勾搭在一起的呢?

我爸這些年一直跟著一個包工頭倒騰建材,有點家底。

杜春娟也是我們村的,在洗腳城見到我爸陪客戶,當時就動了心思。

他倆就是那會兒勾搭上的。

我為什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因為這些都是杜春娟一個字一個字告訴我的。

包括她特意帶我媽去體檢,告訴我媽不能再生育這件事情。

難怪那天我媽說要給我去城裡買衣服,回來就自殺了。

原來是杜春娟帶她做了體檢,見了剛出生幾個月的李家寶。

當然,也見到了想要買我的山溝老漢,給他痴傻兒子做童養媳。

「我媽是你給害死的,是你!」

「是我逼死的,你又能怎樣呢?你也只能在我手下討生活。」

她一腳把我踹在地上「李勝男,別以為真是來享福的。你要記住,你是來給家寶當牛做馬的。」

「把我跟家寶伺候好了,才有你一口飯吃!」

我看著她那囂張的嘴臉,恨不得撲上去掐死她。

可是我不行。

因為我爸和我奶,就在客廳坐著,他們隨時都能進來。

7

杜春娟說我是來給李家寶當牛做馬的,也的的確確過了這麼多年。

李家寶 7 歲了,出門前鞋都是我跪著給他穿的。

李家寶不開心就用他的積木砸我,看見我疼了他就高興。

杜春娟喜歡打牌,打贏了就讓我給她洗腳,打輸了就不給我飯吃。

在李家,在杜春娟跟李家寶的眼裡,我就是給他們使喚的畜生。

有一次李家寶蹲在陽台上鏟土,不知道怎麼不順心了。

他揮舞著玩具鏟子就朝著我打,一邊打一邊哈哈大笑。

我胳膊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

那一瞬間,憤怒沖昏了我的頭腦。

我抓起李家寶就往窗戶外面推。

這一幕正好被我爸跟杜春娟看到

我爸衝過來把我踹到地上,抽出皮帶就是一頓打。

我抱著頭躺在地上不敢反抗。

疼痛讓我漸漸清醒過來。

一陣後怕,我要是殺了李家寶,這一輩子就完了!

我決不能讓這爛泥一樣的生活把我拖入深淵!

我拼了命的開始學習。

可惜,我奶和杜春娟,又出么蛾子了。

8

她們不想讓我繼續上學。

甚至還準備直接去學校給我辦退學手續。

好在,最後我爸發現了一封信。

是我媽自殺前留了一封遺書。

她威脅我爸我奶奶,要是不讓我是讀書,還把我賣了,就化作厲鬼報復老李家。

我爸做工程的,最信這些。

所以這些年我奶奶再怎麼嫌棄我,也不敢為了那幾萬塊賣了我。

她用自己的命,保住了我,也保住了我唯一的出路——上大學。

為此,我奶變本加厲的打我,有時候我爸和杜春娟也一起打。

杜春娟打開窗戶,「李勝男,你要是從這兒跳下去,一了百了,不用受苦了。」

我不能死,我怎麼能死!

我奶奶還戴著金鐲子炫耀有個好兒子,好兒媳,好金孫!

杜春娟這個小三還作威作福,從洗腳城的妓女成了老李家的媳婦。

我爸這個酗酒出軌打老婆的男人,竟然成了城裡有房有娃的工頭。

我要是就這麼死了,這人間,真成了他們的天堂!

即使我身在地獄,我也要掙扎著活著!

更要活出個人樣,讓我媽知道。

就算我是個女娃娃,也能掙出一個前程!

就在我初三那年,我終於抓住了一個機會。

也終於體會到,學習帶給我的力量和好處。

那天,我爸心情不好,杜春娟趁機污衊我,說我推了李家寶一下。

我爸毫不猶豫就相信了。

「媽的!一天天就會給老子找事兒!再鬧,就滾回鄉下去!老子供你吃供你穿,不是讓你給老子添堵的。」

我爸打累了甩下皮帶,坐在沙發上罵罵咧咧。

我躺在地上,疼的動彈不了。

剛剛被我爸踢到了腰,只能蜷縮著。

還好我已經習慣了這種疼痛,這些年的抗打能力也練出來了。

本來這個時候,他應該再罵我幾句,就出門找人喝酒聊天。

但今天不同。

他突然盯著我身上的校服看了看,又問我:「你也在一中?上幾年級了?哪個班?」

「初三 201 班。」

我諷刺的想,三年了,這還是頭一次聽他關心我在哪個班。

我爸噌的一下子就站起來了。

「你成績咋樣,認識周楊不?跟你一個班的!」

周楊,我們班大名鼎鼎的關係戶,聽說學校那棟科技樓就是他爸蓋得。

我爸這麼一問,我立馬就反應過來了,肯定是有求於人。

我看到杜春娟表情一變,就知道我的機會來了。

「我是我們班第一名,跟周楊挺熟的。」

「李勝男你要是能帶著周楊考到省實驗,你想要什麼我給你什麼!」

「我要你給我媽立個墳。」

我媽在東山上那塊荒地躺了整整八年了。

杜春娟為了刺激我,特意給我看過照片。

孤零零的一個墳包,荒草滿地,連個牌位都沒有。

「生個女兒就是賠錢,連個給她上墳的人都沒有。不像我,有家寶。」

我永遠忘不了杜春娟說這話那個得意洋洋的表情。

如今我的機會來了,杜春娟急了。

「省實驗是最好的學校,李勝男你別做夢了。」杜春娟咬著牙罵我:「賠錢貨就是賠錢貨,你媽死了,你連個墳都給不了她。還是生兒子好,將來家寶孝敬我。」

「杜春娟,外面大把女人給我爸生兒子,兒子多了就不值錢了」我笑笑「你不是說在老李家,不能生的女人豬都不如,你還能生嗎?」

9

再囂張的小三也有老的時候。

我媽在東山的荒地躺了八年,杜春娟也老了。

我爸生意越做越大,女人也越來越多,杜春娟慌了。

杜春娟別的本事沒有,唯有一樣,能忍。

洗衣服從我爸褲兜里掏出一條蕾絲內褲,她都能不動聲色的丟掉。

我爸也就滿意杜春娟這一點,覺得她「識大體」。

其實我跟周楊一共就說過三句話,根本不熟。

我本來想著周一到學校跟周楊熟絡一下。

但是萬萬沒想到,我爸當晚就給周楊他爸打電話,說約明天吃飯。

我特怕周楊拆穿我,緊張的掐手指。

杜春娟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李勝男,你是不是撒謊!我可從沒聽說過你跟周楊熟悉。」

「我也不好意思跟同學說,我有個妓女後媽!」我反唇相譏。

杜春娟想打我,又礙於我爸瞪著她不敢動手。

「周總,對對對,是我,李德才呀。」

「我今天才知道我家丫頭跟周少爺一個班的。」

「可不是巧了,這丫頭學習成績全班第一,跟周少爺關係不錯。」

「對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的,那我讓我家丫頭跟周少爺講兩句?」

我爸立馬把手機塞給我,殷切的盯著我。

杜春娟也緊緊的盯著我。

我知道,如果這個時候周楊拆穿了我。

我爸肯定會毒打我一頓,把我丟回鄉下。

我緊張的拿過手機。

「李勝男,聽說咱們很熟?」周楊一如既往的說話帶笑。

我沒敢開免提,只能大聲說。

「行,咱們明晚一起吃飯。好,我掛了。」

我怕我爸看出端倪,立馬掛斷了電話。

如果今晚被周楊拆穿,我絕對沒機會了。

明天吃完飯我爸再知道真相,我還有緩和的機會。

我爸高興的差點沒跳起來,打量我幾眼「一天到晚就穿個校服,你這個當媽的,也不知道給她打扮打扮。」

旁邊的李家寶被忽視了,抬腿就踢我。

我爸把李家寶扒拉開,頭一次凶他「幾點了還不去睡覺!」

杜春娟怕我爸動手,趕緊抱著李家寶走了。

「勝男,周楊他爸是我的衣食父母,明天好好表現。」

我爸拍了拍我的肩膀。

這麼多年,他頭一次正視我。

把我當一個人一樣對話,而不是像一個只會張嘴吃飯的物件。

我也明白過來,在我爸眼裡。

女人,兒子,都沒有錢重要。

如果失去了周楊他爸這個衣食父母,他會不會氣死?

當晚,我的 QQ 上收到一條消息。

周楊:第一名,其實咱倆也算熟悉,畢竟只有我知道你的秘密。

10

我跟周楊只說過三句話,他卻不止跟我說過三句話。

我們初一就同班,但是真正接觸是在初二夏天的運動會上。

那年我們八百米體能測試,很多同學都不及格。

學校為了鼓勵同學訓練體能,搞了兩個八百米項目。

女生單獨一個八百米,女男混合八百米接力賽。

獲得比賽第一名的人有五百塊錢獎金。

我一聽有獎金,立馬就報名了。

八百米大家都不愛跑,我一個人報了兩個項目。

大家都以為我瘋了。

老師猶豫了一下,還是讓我上了。

因為我是我們班八百米跑得最快的,比男生還要快。

我媽死以後我就一直在鍛鍊身體。

沒有別的,就是跑,一直跑。

因為我怕哪天被賣到山溝里,我連逃跑的能力都沒有。

出乎意料的是,男女混合接力竟然是周楊。

我當時就覺得泄氣,周楊這人對什麼都不上心。

獎金怕是拿不到了。

我猶豫了一下就想跟老師申請退出。

不巧,正好碰上周楊,當場把他得罪了。

「第一名,看不起我?」

周楊臉色不好,我心裡也咯噔一下。

周楊性格爽朗,雖然學習墊底,但是在班裡一呼百應。

要是得罪他,日子不好過。

我不想橫生枝節,因為這些事兒耽誤學習。

只能撒謊。

「沒,我怕拖累你。」

周楊笑了一下,表情怪怪的。

到了運動會那天,周楊的表現讓我很驚訝。

我先跑的八百米,穩穩的拿了第一。

半個小時後開始混合接力。

當時定好的我先跑,周楊後跑。

我想提前拉開距離,給周楊製造優勢。

結果到了比賽的時候,周楊竟然要跑第一棒!

周楊只說了一句話。

「第一名,我真怕你猝死。」

我只記得那天全場山呼海嘯,全場都在喊周楊的名字。

他像風一樣衝到我面前,把接力棒塞給我。

汗水浸透了他的頭髮,他的目光炙熱的像太陽。

「第一名,我不會拖累你」

周楊跑得太快了,很容易就拿到了第一。

我原以為這就是我們最後的交集。

沒想到尷尬的還在後面。

11

跑完以後我躲在一邊休息,精神一陣恍惚居然暈過去了!

再醒過來的時候,是在校醫務室。

校醫說我營養不良,要給我輸葡萄糖。

我身上一毛錢都沒有,根本不敢待著。

匆匆跑出去的時候,正好撞上周楊。

他一把抓住我,發了狠勁把我按到一個角落坐下。

我不想大庭廣眾之下跟他拉扯,引起別人的注意力。

我戒備的看著他,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因為周楊的臉色非常難看,活像吞了一隻屎殼郎。

他一言不發的拿出一瓶水,一塊巧克力硬塞到我手裡。

我當然不敢拿。

也不想跟他多糾纏,就要走。

「你要是敢走,我就把你被家暴的事情告訴所有人!」

周楊的聲音蘊含著憤怒,平日裡張揚的眉眼竟有些戾氣。

我一時間愣住了,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退後幾步。

周楊又說「我以為你熱暈過去的,把你校服外套脫了。」

我一年四季都穿得嚴嚴實實,就是為了遮擋身上的痕跡。

如果我被家暴的事情鬧大了,我爸只會更嚴厲的收拾我。

如果影響到他的事業,他甚至會到鄉下找個人把我賣了。

周楊看我不再跑,按著我坐下,讓我吃那些東西。

這一次我沒拒絕,「謝謝。」

我始終記得那個夏天的午後。

在小花園,燥熱的風吹過,帶著花香。

我跟周楊坐在花池邊上,沉默著各有心事。

我吃完一塊巧克力,小肚子一陣絞痛。

可能當時臉色太難看了,把周楊嚇了一跳。

周楊嗓音都在顫「喂,第一名你別嚇我,我帶你去醫院。」

後來我才知道周楊之所以怕成這樣。

是因為他媽第一次發病的時候就是我這樣。

我感覺到褲子有陌生的潮濕,這才意識到是怎麼了。

一時間,我更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周楊看我捂著小腹,也漸漸反應過來。

他的臉一下子就漲紅了。

「你……你等著」

周楊給我買了一杯熱飲,還有一包衛生巾。

我低著頭去洗手間換好,腰上還繫著他的校服外套。

周楊一路陪我走出校門。

我沒跟他說話,因為不知道說什麼。

初中兩年,我沒有任何朋友。

杜春娟沒有給我一分零花錢,甚至心情不好的時候還不讓我吃飯。

我爸這幾年越發的喜怒無常,喝醉酒的時候必定要動手打我。

應付他們已經讓我精疲力盡,還要百分百投入學習。

我沒有精力,也沒有資本去交朋友。

面對周楊的接近,我只覺得疲憊跟不安。

「謝謝,別再跟著我了。」

「你的事情我不會說的。」

「謝謝。」

我朝著走,夏天的光曬的我有些暈。

走了一會兒,我忍不住扭頭看了看。

周楊竟然還在原地站著,他就那麼看著我。

「第一名!我叫周楊!楊樹的楊!」

他朝著我用力的揮手,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我看著他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想哭。

我覺得周楊有點傻,同學兩年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

這是我媽自殺以後,頭一次有人靠近我對我好。

但是正因為這點好,我差點被杜春娟打死。

12

那次,我拿著周楊給我買的熱奶茶,一直也沒捨得喝。

回家一路走回去要半個多小時,我沒錢坐公交。

這半個小時,我似乎想了很多,又覺得腦子空蕩蕩的。

回家以後,杜春娟跟李家寶兩個人都在。

空氣中散發著炸雞的香味,我的胃餓的絞痛。

我沉默的進去,正想回房間,卻被叫住了。

「媽!你快看!她手裡有奶茶,你的錢肯定是李勝男這個賤人偷的!」

李家寶興奮的喊起來,嗓子又粗又難聽。

還沒等我反應,杜春娟已經衝過來了。

她一把揪住我的頭髮,抬手就打了我兩個耳光。

我耳朵轟鳴著,只覺得天旋地轉。

過去的幾年,我每次被毒打都想死。

死了,一了百了,可我還是活下來了。

我每次想起的時候,都覺得我媽在跟我說話。

她一邊哭一邊說:勝男啊,要活下去,要好好活下去啊。

「好你個小婊子!居然還學會了偷錢!」

杜春娟搶過我的書包,把裡面的東西嘩啦啦的倒出來。

我靠在牆邊用力的喘著氣,咬著牙不讓自己倒下去。

「我沒偷錢,奶茶是同學給我買的。」

我看向滿嘴油光的李家寶,李家寶給我一個得意洋洋的表情。

可能杜春娟做夢都想不到,她心裡的乖兒子早就學會了偷錢撒謊。

李家寶有個手機,整天抱著玩遊戲看直播。

呵,才七八歲,能懂得都懂了。

杜春娟看著書包里掉出來的衛生巾,嗓子一下子就拔高了。

「同學?男同學還是男姘頭!什麼同學會給你買衛生巾?」

她仔仔細細的打量著我:「來那事兒,是個女人了。李勝男,我可告訴你。你要是被人白白睡了,你爸要打死你的。」

「我知道,畢竟你被人睡了這麼多年,都是收費的。」

我呵呵一聲,低頭去撿東西。

杜春娟的遮羞布被我扯開,惱羞成怒,抓起邊上的鞋拔子對我一頓猛抽。

我實在疼的受不了,但是又不敢反抗。

杜春娟懷孕了,三個月,據說是個男孩。

我要是敢反抗她,動了胎氣,我就徹底沒活路了。

她打了十分鐘才鬆手。

「去,給我洗點水果。」杜春娟扶著腰去沙發上坐下。

我麻木的去了廚房。

李家寶在我身後喊「你可別偷吃!」

我在廚房用冷水洗了把臉,才從疼痛中緩過神。

洗好水果,我出去站在牆角,聽到杜春娟打電話。

「對呀,來那事兒了。應該沒跟男人睡過,她沒那個膽子。」

「也不小了,14 還是 15 了,再過兩年就能嫁人了。」

「嫂子, 過兩年把她嫁給咱們大飛吧,都省了彩禮錢。這死丫頭跟她那個娘長的像,還是有幾分姿色的。大飛不是去年見過她一次,打電話跟我問過好幾次了。」

「啥?給錢家?那都是幾年前的老黃曆了。我浪費米糧把她養大的,憑啥便宜了錢家人。」

「她不願意有個屁用,還真想考上大學飛出我的掌心,做夢!」

「就這麼說定了,年底讓大飛來一趟。關上門,生米煮成熟飯她也跑不了。」

杜春娟的聲音清晰的傳到我耳朵里,一字一句讓我渾身冰冷。

大飛是杜春娟的侄子,今年 19,在一家汽車修理廠工作。

去年杜大飛來拜年住了一晚,半夜竟然去敲我的門。

還好我睡覺一向把門鎖死,不然……

想起往事,我忍不住一個哆嗦。

杜春娟掛了電話,摸著肚子:「我的小兒子哦,你可得給媽爭氣。等你出生了,你爸外面的那些小妖精就都沒盼頭了。」

她三個月的肚子已經微微隆起,仿佛承載著杜春娟無限的期盼。

我轉頭看著李家寶。

他也看了看杜春娟的肚子。

自從杜春娟懷孕以後,她給李家寶的關注越來越少了。

「媽媽,抱抱!」李家寶撲到杜春娟的懷裡。

杜春娟嚇了一跳,趕緊把他推開「家寶,媽媽懷著弟弟,不能抱你。你以後得離媽媽遠一點,不然會傷害到弟弟的。」

李家寶似懂非懂,不吭聲了。

我無聲的注視著這一幕,背上的傷痕疼痛的幾乎燃燒起來。

我想起上次杜春娟帶著我跟李家寶去商場,李家寶去女廁所偷看被逮住。

杜春娟振振有詞「他還是個孩子,跟他計較什麼。」

是啊,李家寶還是個孩子,如果他做錯了什麼事情。

杜春娟也不能計較吧。

畢竟,他還是個孩子啊。

我開始實行了我第一步計劃。

14

杜春娟曾經說過,不能生的女人在老李家豬都不如。

而如今,她也成了那個不能生的女人。

她在病房裡嚎啕大哭,臉色枯黃,眼睛通紅。

她神經質的念叨「一定是李勝男!一定是李勝男這小賤人害得我。」

我餘光掃到我爸走進來,端了杯熱水湊過去。

「孩子跟你沒有緣分,你誰也別怨。」

「誰能想到,你半夜上個廁所都能把孩子摔了。」

杜春娟一巴掌揮舞過來,帶著吃人的神情。

我一個沒端穩,杯子就朝後面砸過去。

一杯熱水穩穩地砸到了我爸身上,燙的他吱哇亂叫。

他好不容易回來一趟,睡個覺就遇上這種事兒。

「你他娘的亂叫什麼!」

我爸暴脾氣上來,三步並作兩步上去給了杜春娟一個耳光。

「還嫌不夠丟人,整個醫院都聽見你的驢叫聲了。」

杜春娟被打的愣住了,撲上去。

「你還有沒有良心!我懷的是你老李家的兒子!」

我爸不耐煩的推開她。

「什麼兒子,醫生說了是個丫頭。」

杜春娟一聽是個丫頭,那股子勁兒一下子就泄了。

她喃喃自語「咋能是丫頭呢,我爹說這是生兒子的秘方。」

我站在一旁靜靜的想,這個妹妹還好沒有來到這個世上。

妹妹,你是不是知道人間太苦,提前走了。

杜春娟又很快回過神來,咬著牙說「德才,肯定是李勝男害得我流產。她今天能狠下心害我,明天就能害你,害家寶,這件事情一定要查清楚!」

我爸一聽這話,一雙眼睛若有所思的打量著我。

我裝出害怕的樣子「我怎麼敢做這樣的事情,我爸供我吃供我穿,還讓我上這麼好的學校,我怎麼可能害我爸。沒有他,哪有我!」

果然,我爸的神情慢慢舒緩開。

呵,我甚至能猜到他的想法。

是啊,他李德才給了我一條命,不缺我吃不缺我穿的,我一個丫頭片子憑啥恨他。

杜春娟居然撲通一下子跪在地上,抱著我爸的腿「我可是跟了你十幾年!老公,這件事情查不清楚,我心裡不安生,我害怕啊!要是身邊時時刻刻有這麼個想害咱們的人,這日子往後怎麼過呢。」

我爸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竟然問「你想怎麼查。」

杜春娟抬頭看向我,眼神恨恨的「我是上廁所的時候滑倒了,肯定是有人在地板上滴了東西。平時廁所的燈都好好的,偏偏今晚忽然就滅了,肯定是有人趁著我上廁所滅了燈。」

我裝作驚慌的樣子辨別「不,不是我,我一直在屋裡睡覺,沒起身過。」

杜春娟瞬間露出個得意的表情「李勝男,我可是在家裡裝了監控。」

我嚇得聲音都在抖,一臉害怕「什麼……什麼監控,我咋不知道,自己家,為什麼裝監控。」

杜春娟一下子就來精神了「肯定是你個小賤人害得我,不然你心虛什麼。」

一想到能逮住我的把柄,杜春娟也不養身體了,連夜就要出院。

一路上,我爸的神情都陰沉沉的。

他這個男人,自私到了極點。

如果這個家有人想觸犯他的利益,那就是跟他過不去。

而杜春娟肚子裡未出世的孩子,也屬於我爸的利益。

畢竟,他跟杜春娟都信誓旦旦的以為那是個男娃。

但我這次,不怕。

15

終於,到了家。

杜春娟蠟黃的臉上卻充滿了不一樣的神采,她要借這一次徹徹底底的扳倒我。

只要我爸把我趕出去,她就能隨意處置我。

這些年,我跟我媽越長越像,就是在杜春娟心裡扎了根刺。

杜春娟拖著我進去,生怕我跑了一樣。

李家寶還在家等著,沒睡覺。

「家寶,去拿媽媽手機!」

她指使著李家寶把手機拿出來。

李家寶一看這就是要審判我的架勢,比誰都積極興奮。

手機拿出來,我爸親自查看監控視頻。

他抽著煙看著,眉頭越皺越深。

我撲通一下子坐下來,身子發軟,流著淚說「爸,我承認,半夜我是醒來過。」

16

我是半夜醒來過,可是比我先醒過來的是李家寶。

監控上看的一清二楚,李家寶先去了一趟廁所。

他出來沒多久,杜春娟又上廁所。

杜春娟一進廁所,李家寶就衝過來關掉了廁所的燈。

而我,只是碰巧也要上廁所。

誰也不知道,我的兜里揣著一袋洗髮水。

我怕李家寶太笨,成不了事兒。

我爸把監控反反覆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一根煙抽完了,他砰的一下把手機砸在地上。

巨大的聲音讓李家寶一個哆嗦,他嚇得縮在沙發角不敢動。

杜春娟徹徹底底的懵了「家寶,你是不是在廁所的地板上放東西了。」

她恐怕做夢也沒想到,她的好兒子李家寶會害她。

我爸抽出皮帶「李家寶,我問你,你都幹了什麼好事兒!」

李家寶迅速的看向我,習慣性的指著我「我沒有!是李勝男干的!」

我反問他「我幹嘛了?」

李家寶支支吾吾的說不清楚,又著急又害怕。

是啊,他當然說不清楚。

因為我什麼都沒幹。

我只是在李家寶洗完澡以後抱怨了一句。

「李家寶,你下次洗完澡把地板收拾乾淨,沐浴液太滑了。這一次是我摔倒了,要是你媽摔倒了,肚子裡的孩子都可能摔沒了。」

17

在我爸的逼問下,李家寶果然沉不住氣。

他破罐子破摔:「對!是我干的又能咋!誰讓我媽一天念叨給我生個弟弟!不是說李家的一切都是我的!要什么弟弟,有我一個還不夠嗎!」

我爸怒極反笑,「你可真是老子的好兒子!老子還沒死呢,輪得到你說話!」

他一把抓過李家寶,狠狠地朝著他抽過去。

李家寶滾在地上,嚎叫的像一隻被燙皮的豬。

「媽!我錯了,救我!我再也不敢了。」

杜春娟回過神來,撲過去護著李家寶。

「老公,家寶肯定不是故意的,他還小,還不懂事兒。」

「老子在外面賺錢,你就是這麼教我兒子的?」

「杜春娟,要是你教不好孩子,就換個人來教!」

我爸打上了頭,不管不顧的一皮帶一皮帶的抽過去。

我站在一旁,平靜的看著這一幕。

這是我第一次對杜春娟下手。

而往常,挨打的那個人是我。

李家寶有杜春娟護著,我只能抱緊自己。

杜春娟剛流產,被這麼一頓暴打,身體在出血。

李家寶這個孬種,只敢躲在他媽身後。

我看著我爸暴怒的樣子,猙獰又可怕。

這是我跟杜春娟的戰爭嗎?

是,也不是。

18

自那以後,杜春娟恨透了我。

我跟她的矛盾愈演愈烈。

她身子大不如前,我爸也很少回家。

她守著一個李家寶,就是她僅有的財產了。

現在我爸因為周楊的事情重視我,杜春娟能不慌嗎?

「小賤人,你別得意。要是讓周楊知道你害我流產,他肯定覺得噁心。」

「小小年紀就這麼狠毒,誰會願意接近你。」

臨近飯局,杜春娟威脅我。

可她卻不知道,我從不祈求別人伸手。

這世間太黑,別人的光亮從來照不亮我。

我只能守著心裡的這盞燈,小心翼翼前行。

19

去吃飯那晚,杜春娟給我買了一條白色連衣裙,外面有個防曬衫。

我胳膊上全是傷,他們不敢讓我露出來。

我爸開車帶我們去本地最好的大飯店,這是我第一次坐他的車。

路上他不斷的叮囑我等會要好好表現,千萬不能給他丟了面子。

周楊跟他爸到的晚,我爸第一時間就迎了上去。

這是我跟周楊第一次在校外見面。

原來動輒對我打罵的人,在比他強的人面前也就那樣。

如果哪一天我站到一定的高度,是不是也能俯視他?

我看著我爸點頭哈腰的樣子,竟然升騰起對抗他的勇氣!

「勝男,快給周總,周少爺敬一杯酒」我爸拉扯著我。

我心裡有些難堪,畢竟我不是酒場上的小妹。

我剛端起酒杯,周楊就把我拽了出去。

驕縱肆意的周少爺,有隨心所欲的資格。

「謝謝」

謝謝他沒拆穿我,畢竟我們兩個關係根本不熟。

也許這對他來說是舉手之勞,但是對我來說是命運的轉折。

周楊戳了一下我肩膀:「只會說這麼一句?」

我想了想看著他:「我一定會帶你考上省實驗的」

周楊愣了一下,繼而哈哈大笑起來。

我覺得他腦子不太好,忍不住踢了他一下。

周楊很鄭重的說:「李勝男,我相信你能做到」

我心想,我不是能做到,而是……

我一定要做到。

20

初三這一年,我每天放學都跟周楊補習。

周楊的成績飛速成長,我們的關係也越來越好。

省實驗錄取通知書下來的那一刻。

周楊摟著我的肩膀說「李勝男,你做到了!」

我笑笑不說話。

因為我知道,這不全是我的功勞,周楊本身就很聰明。

他消極學習,只是想氣他爸。

周楊說:「李勝男,你爸逼死了你媽,我媽為我爸累死了。」

「咱們倆都是可憐人。」

周楊他媽陪他爸白手起家,有半壁江山都是他媽打下的。

早年積勞成疾,得了癌,沒救過來。

他媽又堅強又聰明,臨死前為周楊籌劃了好一切。

就算周楊他媽不在了,他爸也不敢再生,否則會失去一切。

我媽比不上她媽那麼強大,但是她盡力了。

她只有這麼一條命值錢,都給了我。

……

一直到上高三,我都過得不錯。

有周楊這面免死金牌,我爸不敢再打我。

就連杜春娟,也不敢再暗地裡欺負我。

她比誰都清楚,我爸是個眼裡只有錢的人。

我跟周楊被 A 大提前錄取。

我實現了我媽的願望,考上了大學。

我爸的事業蒸蒸日上。

我奶奶在村里風光無限。

李家寶被杜春娟養的蠢笨蠻橫。

杜春娟穿金戴銀,養尊處優。

我媽有了一塊像樣的墓地。

如果我繼續往前走,過去會被徹底拋棄。

但是我甘心嗎?

我無數次問過自己。

我不甘心。

如果沒有我媽舍了一條命。

如果沒有周楊的出現。

那我這個時候在哪裡?

在某個不知名的山溝。

為一個痴傻的男人生孩子。

該償還的債,一個都跑不了。

放學後的一個晚上,我敲開了王小梅的門。

她年輕的面孔透著慌張。

她知道我是誰。

21

我再次回了家。

「呦,高材生回來了?」

「拽什麼拽,只知道讀書的呆子。」

這兩句話,杜春娟來來回回的說。

她沒能耐對我使用暴力。

腦子也就顯得十分貧瘠了。

李家寶惡狠狠的盯著我

「李家的一切都是我的,別想跟我爭搶。」

這是李家寶的口頭禪。

從他會說話,杜春娟就跟他念叨。

半夜十二點,我聽到開門的聲音。

緊接著是我爸罵罵咧咧的聲音。

他這幾年脾氣越來越大。

過了一會兒,我又聽到杜春娟的哀嚎。

我站在門口,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李德才!我給你們老李家當牛做馬這麼多年,你居然想跟我離婚!」

「你死了這條心!我就算死也不會離婚的!」

杜春娟已經徹底瘋了。

她劈頭蓋臉的就朝著我爸動手。

我爸扭著她的胳膊把她往牆上撞。

「少發瘋!小梅懷孕了,讓你照顧她幾天,還委屈你了!」

「杜春娟,這些年你花了老子多少錢,還敢跟老子撒潑!」

王小梅抱著肚子柔柔的落淚。

「哥,我今天就想來見你最後一面,沒想到讓嫂子看到了。」

「這個孩子,我會打掉的。」

杜春娟嘶吼著:「李德才你早就不能生了!這個賤人給你戴綠帽子了!」

「你他媽的怎麼知道老子不能生!」

我爸啪啪打了杜春娟兩個耳光,打的她嘴角都流血了。

李家寶那個孬種,躲在一邊大氣都不敢喘,看著他媽挨打。

這就是杜春娟生的好男娃,真是好大的福氣!

杜春娟也是被打昏了頭,竟然脫口而出。

「我給你下的藥!我怎麼不知道!」

王小梅跟嚇傻了一樣。

「哥!你信我,這孩子真是你的。」

我爸整個人都癲狂了,酒勁上來,幾乎把杜春娟打個半死。

我靜靜的看著這齣鬧劇。

不過籌劃了兩個月,就能讓這些人崩潰。

腦子是個好東西,可惜他們沒有。

22

我知道杜春娟為什麼會這樣。

自從她上次流產,身體就一直沒調理好,再也生不了了。

自那以後我爸就很少回家了。

我奶奶三番五次的進城罵她。

我爸這些年外面的女人就沒斷過。

經常十天半個月不回家。

李家寶上小學了,超過兩位數的加法都算不明白,豬都比他聰明三分。

「杜春娟,說實話,我真怕哪天我再多個弟弟妹妹。」

「家產本來就這麼點,可不夠幾個人分的。」

我坐在沙發上,跟杜春娟敞開了聊。

杜春娟罵罵咧咧:「少做夢了,你早晚都要嫁出去的。李家的東西,都是家寶的。」

「這話你可說錯了,我爸年輕力壯,還能給我再添個弟弟。」

「我爸要是不能生就好了,日子就清靜了。」

「可惜啊,看他那個精氣神,說不定六十了還能生。」

我捏著遙控器,看電視劇里的宮鬥劇。

再不受寵的妃子,懷了孕都能張揚起來。

杜春娟看著看著電視,神情一下子就猙獰起來。

她幾乎咬碎了一口牙,不知道下了什麼決心。

我丟下遙控器離開,聽到電視劇里傳出的聲音。

「妹妹啊,這是母貧子貴,咱們後宮的女人不就盼著這一天嗎?」

杜春娟盼著自己懷了李家寶逼死了我媽。

誰又知道她背後又有誰等著排隊呢,畢竟我爸越來越有錢。

自從那天杜春娟說給我爸找了個固本培元的方子。

我就知道有些事情開始發酵了。

我聽我奶奶說過,杜春娟爸爸是個赤腳醫生。

李家寶就是靠杜春娟爸爸給的方子,才懷上的。

能有讓人懷孕的藥方,是不是也有能讓人不育的方子?

23

王小梅這個女人,她跟我爸一年了。

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跟著我爸四十多肥頭大耳的男人。

是為了愛情?反正我不信。

所以我找上了她。

我明明白白的告訴王小梅。

在老李家,只有生娃的女人才值錢。

不然就算在我爸這兒耗死,她也拿不到幾毛錢。

當然,王小梅不知道我爸不能生。

我爸更不知道,他喝下去的那些補藥都帶了毒。

日積月累的,讓他喪失了生育能力!

靠男人活的女人,下場都不會太好。

杜春娟被趕了出去,連行李都沒拿。

她模樣淒涼,在雨中搖搖欲墜。

那又怎樣?

對我來說,這些不夠,遠遠不夠!

血債血償,早就註定的了!

24

杜春娟走的當晚,李家寶就被帶去做了親子鑑定。

他是我爸的種。

我爸鬆了一口氣,隨即轉頭準備迎娶王小梅了。

可惜,沒幾天他就發現,王小梅根本沒懷孕。

還帶著我爸給的錢,跟姘頭跑路了。

當然,裡面有我的手筆,不然她也不可能這麼順利拿錢跑掉。

我爸發現王小梅跑了後,高血壓直接犯了,差點沒直接背過去。

為此,我奶連夜進城來照顧李家寶。

……

李家寶不虧是李家的寶。

遺傳了杜春娟的蠢笨,我爸的暴力脾氣。

我奶奶來照顧他的第一天。

因為粥太燙,李家寶竟然直接把粥扣到了她臉上。

燙的我奶頭一次對她的金孫動手。

可她老態龍鍾,哪是李家寶的對手。

李家寶推了她一把,直接摔在了地上。

大晚上的,我奶奶坐在地上嗷嗷叫。

李家寶抱著手機躲到了房間裡。

「勝男,快,來扶奶奶一下。」

我奶奶眼裡頭一次能看見我。

她揮舞著手,讓我想起很多年前。

她就是這樣一巴掌一巴掌甩在我臉上。

只是因為我偷吃了一個雞蛋。

我爸晚上回來,正好看見我給我奶奶按摩。

我奶奶不放過任何一個告狀的機會,大罵李家寶不懂事兒。

我爸看著我,「還是勝男懂事,勝男,你就家寶這麼一個弟弟,一定要好好教教他。」

我爸露出了疲憊的姿態。

自從知道自己不能生育以後,他一下老了三分。

我奶奶立馬說「是啊是啊,勝男,你要多幫襯幫襯弟弟啊。」

我笑了笑「奶奶,想要管好家寶其實挺容易的,限制一下他的零花錢就行。家寶想要零花錢,自然就聽話了。」

我奶奶顯然把這話聽進去了。

25

別人家的孩子沒有零花錢,會撒嬌會聽話。

但是李家寶從小要什麼有什麼,他怎麼可能會乖乖聽話!

李家寶在學校朋友不少,全是因為他花錢。

錢沒了,朋友都沒了。

習慣前呼後擁的李家寶,怎麼可能受得了這樣的日子?

在我若有若無的暗示下,他開始偷家裡的錢了。

偷錢有一次就有二次,偷不到錢了就偷首飾。

等我奶奶發現的時候,家裡放著的十萬塊現金,全讓李家寶偷完了。

我爸自從知道自己不能生,整天在外面求醫問藥。

知道李家寶偷錢以後,第一時間趕回家,結結實實打了李家寶一頓。

李家寶被打的嗷嗷叫:「我不就是花了點錢嗎!等你死了,這些錢都是我的!」

「那也得等到老子死!」我爸氣的狠狠打了李家寶兩個耳光。

我奶奶心疼的不行:「哎呦呦,別打了,家寶知道錯了。」

「爸,家寶知道錯了。」

我趁機把李家寶拉走。

李家寶哭的一臉鼻涕,我看了就覺得噁心。

「肯定是你跟爸告狀的!」李家寶竟然想動手打我。

我奶和我爸都不在旁邊,我就直接揪著這個胖子的頭髮,把他按在牆上。

「李家寶,你媽走了你這日子過得不舒坦吧。」

「我要是你,就去找杜春娟。她是爸的合法妻子,就算要離婚,家產都有她一半。」

「再說了,你這親兒子在這杵著,爸不能真不要你們母子。」

李家寶的小眼睛閃爍著不怎麼精明的光,似懂非懂。

我知道,他會把這番話轉達給杜春娟的。

26

最好的報複方式,就是看他們狗咬狗。

杜春娟被趕走這麼些天都沒反應,不用猜我都知道,她肯定在謀劃。

她哥嫂都是吸血鬼,這些年就靠杜春娟活了,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杜春娟也是個行動派,第二天就帶著她哥嫂上門了。

一進門,杜春娟就給我奶奶跪下了。

「媽!我鑄成了大錯啊,我後悔。但是我跟德才這麼多年的夫妻,不能說散就散。還有家寶,他不能沒有媽媽啊!」

杜春娟聲淚俱下,人都憔悴了。

李家寶也跟著跪下:「奶奶!我會好好孝敬你跟爸爸的,求求你,別把我媽趕出去。」

母子兩個抱成一團,杜春娟的哥嫂也跟著勸。

我爸抽菸不說話,我奶奶顯得很為難。

他們在猶豫,我爸不能再生了,李家寶就是家裡唯一的根兒了。

如果李家寶不是老李家唯一的根兒,他們還會猶豫嗎?

我爸遲遲不吭聲,是因為他在等。

等一個快遞。

27

「奶奶,現在真是什麼都能造假。這個孩子根本不是這個男人的孩子,親子鑑定結果是假的!他居然白白給別人養了這麼多年孩子,真是傻。」

我陪著我奶奶看電視,狗血電視劇她看的很認真。

我奶奶這個人,有時候精明的過頭了。

她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上次你爸不是給家寶做過這個什麼親自鑑定嗎?」

「是啊,還是杜春娟找的醫院,說她有熟人結果出來的快。」

我奶奶表情就有些不對勁了,問清楚親子鑑定怎麼做。

她給我找了幾根李家寶的頭髮,還有牙刷,讓我再送過去做。

這一次是我爸親自找省里的三甲大醫院,決不能有杜春娟找人作假。

一出結果,醫院就會把快遞寄過來。

而這個快遞他等到了。

我爸拆開快遞只看了一眼,狠狠洗了最後一口煙。

他直接打電話把手下的小弟喊過來。

杜春娟的哥嫂連哭喊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打的半死。

杜春娟被我爸打掉了兩顆牙,含著淚往肚子吞。

李家寶徹徹底底嚇傻了,靠在牆根直哆嗦。

我奶奶一口氣堵在喉嚨,當場暈過去。

李家寶跟杜春娟被趕了出去。

我奶奶氣的腦淤血住院了。

沒了李家寶這個根兒,李家的魂都掉了一半。

「杜春娟,這次我爸肯定要跟你離婚了。你跟了我爸這麼多年,竟然一點都沒拿捏住他。我要是你啊,都覺得虧得慌。」

我去找了杜春娟。

看她跟李家寶住在一個便宜旅店裡,日子過得實在不好。

杜春娟沒了李家做靠山,爹不認媽不親。哥嫂還被打斷了胳膊,徹底沒了依靠。

我沒想到的是,杜春娟最後居然會給我打電話求我接濟接濟她。

她說要跟我合作。

「李勝男,別裝了!我知道你一直恨著你爸!」

杜春娟臉上的傷還沒好,一說話就疼得抽氣。

「恨有什麼用,我不還得靠著他給錢念書。等我上了大學,我這日子也就有了盼頭。不過你呢,這輩子也算是過到頭了。」我微微笑了。

杜春娟看了我很久,最後下定決心。

「去年你爸工地死了個工人,後來花了六十萬平了事。你爸有一次喝多說漏了嘴,是他失手把人從高腳架推下去的。我錄了音,那個錄音筆就藏在主臥床底下,你去找找。」

杜春娟說要用這個錄音訛我爸一半身家,然後帶著李家寶遠走高飛。

當然,她也說了會分給我十萬。

我回去以後果然在床底下的側縫裡找到一個小錄音筆。

裡面是我爸的聲音,清清楚楚的。

我笑了,最後的報復計劃,也在腦海中成型。

等我爸回來以後,我吞吞吐吐的說「爸,杜春娟說給我十萬塊錢,讓我從主臥床底下找一個錄音筆給她,我沒敢要。」

我爸臉色一變,立馬衝到臥室去在床下翻找一圈,找到了那支錄音筆。

我看到他衝到衛生間去,過了一會兒臉色鐵青的出來了。

「勝男,這事兒你做的好!你是李家的娃,我的種!就該向著我!」

我爸誇了我幾句,竟然也沒避開我,立馬打電話。

「她憑啥分走我這麼多錢!」

「必須離婚!不離不行!」

「轉移財產?」

他這個電話一打就是一個小時,是跟他的律師打的。

這些年他生意做的大,也懂法,專門聘請了一個律師。

而這個律師,就是周楊他家公司的專用律師。

我爸打完電話,一連抽了三根煙。

「勝男,沒想到最後,還是你最向著我!明天你跟我去找律師,簽一份文件!」

我抹了把眼淚,「再怎麼樣你也是我爸。」

我哭了,我裝的。

我爸拍了拍的肩膀,嘆了口氣,「勝男,這些年是爸爸虧待了你。」

我在他看不到的時候,低頭笑了。

28

很快,我就到了律師事務所,迅速的簽了幾份文件。

短短幾分鐘,我就擁有了兩套房子,不菲的現金。

我爸這個人夠狠,幾乎沒給自己留多少錢。

我爸順順利利跟杜春娟離了婚,也不折騰治病了。

「勝男,你可是爸爸唯一的依靠了!」

我爸給了杜春娟她哥嫂一筆錢,讓他們把杜春娟嫁到了外地鄉下。

至於李家寶,也跟著杜春娟走了。

我奶奶還躺在病床上,靠護工伺候著。

房子的過戶手續辦完了,那些現金我轉移到了周楊國外的帳戶。

一轉眼,到了高考的時間。

「勝男,好好表現!咱們老李家就靠你爭光了。」

考試那天,我爸親自開車把我送到考場的。

他根本不知道我被提前錄取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參加高考。

就在前一個小時,一份備份錄音送到了警局。

我進考場的時候,扭頭看了眼我爸。

這個男人徹徹底底老了,臉上的皺紋跟褶子都藏不住。

我仿佛又看見了我媽,摟著我說。

「勝男,好好活。考上大學,媽就有好日子了。」

29

我大步朝著考場走進去。

周楊早就在等我了。

他問我「事情辦完了?」

「辦完了。」

「那我們走,機票已經買好了。」

我抬頭看了看天,揚起了 8 歲以後,第一個愉悅的笑容。

媽,我考上了大學,也會好好生活。

別惦記我,等我畢業再回來看您。

全文完結!

相关推荐: 葬禮上,段衍的窄劍架在我喉間,他的眸色同我頸邊血一般猩紅刺眼。他一字一頓,涼薄無情:「夏語冰,朕要你為阿禮陪葬。」

我的嫡姐被我毒死了。 她臨死時面目猙獰,唇鼻皆是一片血色,渾身抽搐著摔在地上。 我拂開她臉上的髮絲,笑著在她耳邊說:「阿姐,你死的樣子,可真醜。」 殺人誅心,我最拿手了呢。 她的眼睛死死瞪著我,悽厲又不甘,似乎不敢相信,我這個一貫蠢笨呆傻的庶出妹妹,是怎麼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