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8:30故事—這麼多年我算是明白了,這貨就是個大尾巴狼。但架不住他長得好看,招人喜歡

8:30故事—這麼多年我算是明白了,這貨就是個大尾巴狼。但架不住他長得好看,招人喜歡

我重生了。

這話說來倒也不長,那日我加班回家,恰好接到我媽的催婚電話,在我隨便敷衍了幾句掛斷後,發現面前站著個戴著黑色鴨舌帽的男人。

我直覺有危險,尤其是在我想到最近一系列的連環殺人案之後,我轉身就跑。

那人個高腿長,就像抓小雞一樣輕鬆抓住了我,我條件反射閉上了眼睛,他卻湊到我耳邊,聲音詭異輕柔:

「你好啊,唐欣。」

我猛地睜眼,看了面前的人好久,才恍然大明白:

「你你你——」

遺憾的是我沒說完就被殺了。

唉。

這個事情告訴我們:珍愛生命,遠離加班。

此刻我坐在客廳里,電視上播放著蠟筆小新,隔壁傳來了男人的打罵聲。

我媽拖著地,經過我面前踢了一下我的腳,嘆了口氣。

我抬起腳,津津有味地看著動畫片,也跟著嘆了口氣。

隔壁,就是那個連環殺人犯的家。

沒錯,那傢伙我認識,而且還是我小學時的同桌。

他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孟辰。

時間真是太久了,我都快忘了。

孟辰跟我一般年紀,不過他遠遠沒有我幸運。他父親性情暴躁,每日酗酒家暴,大概是去年,他母親不堪忍受,上吊死了。據說是孟辰第一個發現的屍體。

他的身上臉上常常掛彩,同學們也因此孤立他,我那時隨大眾,雖說和他如此之近,但也基本不說話。

可能是因為這個,他才記恨上我。

想了想若干年後即將發生的事情,我覺得腦殼疼。

蠟筆小新這一集播完了,我握住正在擦桌子的我媽的手,認真地說:「媽,咱們搬家吧。」

我媽乾脆利落:

「滾。」

看吧,小孩子在大人面前是沒有任何話語權的。

這招行不通,我就只能與孟辰保持距離了。

不過上輩子我已經離他足夠遠了,從來不主動欺負他,但還是落了個這樣下場,所以這條路也 pass。

最後一個,也是最難的一個,那就是不要讓他記恨我,換言之,就是與他做朋友。

不過變態會有這個意識嗎?

我皺著眉,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恰巧我媽喊我出去打醬油,我穿上著我的小黃雞外套,乖乖走了出去。

我小時候可是我們小區聞名的小可愛。此盛名雖然對我來說有點負擔,但也畢竟是人們口口相傳的,我也只能受著。

唉。

我去超市打完醬油,胖阿姨慣常捏了一把我的臉,我看到門口的奶油蛋糕,起了歹心。於是我就拿著我媽給地找下的錢,買了蛋糕。

果然,就算是重生了我也本性難移。

我拿著我的小蛋糕開心地往家走,卻在一樓被人截住。

是小變態。

他臉上青青紫紫,嘴角甚至有血跡,瞥見我手中的奶油蛋糕,嘴角突然勾起,像極了我臨死前看到的那個笑容。

他說:

「給我。」

招架不住啊我的媽!

被曾經的恐懼支配,我牙齒戰慄,想直接殺死他,但一想這樣我也是殺人兇手了,最終還是冷靜了下來。

我顫巍巍地把小蛋糕給他,他臉上笑容更加明媚,等他接過後我拔腿就跑。

然後我又跑回來了。

他在樓梯口狼吞虎咽,嘴角都是奶油,我看著剩下的最後一塊完好的,咽了咽口水,還是說出了心裡真實的想法。

「我能……嘗一小口嗎?」

不能連打都挨了還沒吃上一口蛋糕。

吃貨本性難移害人啊!

小變態還是把最後一塊給了我。

上面還有一個草莓,我珍而重之地吃下去,他在旁邊看著我。

等我吃完後,他隨我一起上樓,到我家門口的時候,他惡狠狠地威脅我:

「不許告訴家長!」

我點頭如搗蒜。

尷尬的是這時我家的門開了。

我媽探出頭,看那架勢可能是正打算罵我,卻看到了小變態。

她看著我倆表面友好的樣子,彎下腰慈愛地對小變態說:

「今晚來阿姨家吃飯好不好?阿姨給你做好吃的!」

這人是誰?是我媽嗎?

進屋後我媽見我把找的錢花了,臉色逐漸猙獰,在千鈞一髮之際我拉過來一臉懵逼的小變態,大喊:

「我是給辰辰買蛋糕了!」

小變態轉過頭,震驚地看著我,顯然他沒想到我會讓他背黑鍋。

我悄悄掐了他一把,小變態被我掐得險些叫出來,我媽這時又恢復了溫柔似水的樣子,說:

「呵呵呵沒關係,辰辰別怕。」

他是變態他怕啥?怕的是你女兒!媽你看看你親生女兒好不好?!

其實我媽是個很善良的人。

我一直都記得,上輩子她看著隔壁常常打罵孩子,還偷偷找了居委會,後來她想帶小變態來我家,因為我發瘋般地抗拒,她就再也不敢這樣。

怪不得孟辰會記恨我。

我那時很不喜歡他,雖然從不主動欺負他,但對他的厭惡也寫在了臉上,是赤裸裸的冷暴力。

我現在才想起來這些細節。

我一直覺得自己跟他無冤無仇,可是我一直是那個冷漠的旁觀者。

是我做錯了。

孟辰津津有味地吃我媽做的紅燒肉,嗆住了,我媽連忙給他拍拍。

他跟我同歲,今年七歲。

也許沒人生下來就是變態。眼前這個七歲就受盡磨難的小孩子也不是。

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我要改變他的人生。這也算是救贖我自己。

想到此,我瞬間覺得聖母瑪利亞附體,給小變態夾了一塊排骨。

沒想到胳膊短夠不著,我爸媽都愣愣地看著我,小變態也看了看,默默地挪了下碗。

我如願將紅燒肉扔到他碗裡。

「辰辰,多吃點哦!」

我媽看著我們的樣子,露出一個笑容:

「這樣才對嘛!你和辰辰是好朋友,不許再像以前那樣了。」

我重重點頭,看著孟辰,他看著我的笑容,卻低下了頭。

不急,慢慢來。

吃完飯孟辰就得回去了,回去肯定要被他那個酒鬼父親打。

於是我撒潑耍賴,說要和孟辰一起睡。

他聽我這樣說,眼睛裡迸出了亮光。

我媽無奈去敲隔壁的門想要跟他父親說一聲,卻很久都沒人來開門。

最後她找了套我的睡衣給他孟辰,讓他先去洗個澡。

孟辰和我同歲,但因為長期營養不良,個子比我還小,穿著我的睡衣看起來寬寬大大的。

我看著自己緊繃繃的睡衣和鼓起的小肚子陷入了沉思。

我媽給他的傷處上了藥,讓我們玩一會兒就睡,我對著剛進來有些不知所措的孟辰說:「坐這兒。」

我問他:「你困不困?」

孟辰搖頭。

很好。

於是我們玩起了飛行棋。

我們玩了好幾局,我完全不能接受我這個二十多歲的大姑娘竟然比不過一個七八歲的小鬼。

最終,我帶著我的慘敗,氣鼓鼓地上了床。

孟辰慢慢地走過來,搖了搖我,我不理。

他沒轍了,說:「我睡哪兒?」

我還是不理他,然後向里挪了挪。

他好久沒動作,我睜開眼睛,發現他臉頰紅紅的。

「你不上來幹嗎?」

孟辰結結巴巴地說:

「男孩子和女孩子,不能、不能一起睡的。」

哦豁,這小變態還挺有原則的。

看來這個時候的他還是蠻正常的嘛。

他的這些小原則在我眼裡不值一提,畢竟我是個二十多歲的大姑娘,瞅他跟瞅兒子一樣。於是我用蠻力把他拉在了床上,為了防止他下去,我又緊緊地抱住了他。

孟辰不知所措:「放、放開!」

我置之不理,心想這是樹立他正確人生觀的好機會,於是我說:「我給你講個故事。」

孟辰不語。

我自顧自說:「從前有一個人,他有十二個孩子,分別叫富強,民主,文明……」

孟辰懵懵懂懂地聽著。

「好了,講完了,你現在把這十二個孩子的名字重複一下,錯一個屁股上一巴掌!」

孟辰:「……」

我踢了踢他的腳:「快點!」

孟辰臉紅紅的,慢慢重複我說的:

「富強,民主,文明……」

我認認真真地聽著,已經準備好要打他巴掌了,沒想到這小鬼竟然一句不落地說完了!

過耳不忘啊!

可惜可惜。這樣的天才怎麼就被生活糟蹋了呢?

我聽他說完,然後煞有其事地告訴他:

「這部分內容很重要,咱們明天還要複習,不能忘啊!」

孟辰:「……」

我打算繼續給他講故事,講雷鋒的故事,可是講到一半我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朦朧中感到有人把我的腿挪開,將我的身體擺舒服,我連睜眼的力氣都沒,又陷入了更深的沉睡中。

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頭長大後的孟辰滿臉血跡,對我笑著說:

「你為什麼不救我?!」

我被驚醒了。

一醒來就看見孟辰在我床頭,他看著我,說:

「阿姨說你再不起床就打你。」

乖乖,這簡直比噩夢還可怕。

我起床收拾好之後,和孟辰一起吃了我媽準備的早餐,然後匆匆忙忙地上學。

我倆一起走,過紅綠燈的時候我下意識把自己當成了大人,拉住了孟辰的手。

身後有道視線,我轉過頭時發現孟辰也沒看我,可能是錯覺吧。

我一直牽著他到學校的。

孟辰是我的同桌,我們剛到座位就上課了。

看著老師繪聲繪色地講解一年級的課程,我不知不覺就陷入了沉睡中。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人叫醒,抬眼一看,是前座的小光頭。

小光頭是我從小到大的好朋友,我迷濛著眼問:

「幹嗎呀你?」

小光頭偷偷覷了眼我旁邊的孟辰,明顯是有些膽怯,然後說:

「你要吃我媽做的綠豆糕嗎?很好吃的!」

我眼睛一亮,剛想說好,旁邊的孟辰鼓著包子臉,對小光頭說:

「她不吃。」

說誰呢這是?

我不樂意地瞪他,發現他臉上明顯的不悅後,立馬慫了,給小光頭使了個眼色,他連忙轉了過去。

我不甘心地咽了咽口水,這小變態搞啥呢?

中午我們在食堂吃飯,我用我的飯卡替他打好了飯,小光頭趁著孟辰不注意把我拉到一邊問:

「你跟……怎麼突然這麼好了?」

我一臉嚴肅,看著小光頭,義正詞嚴:

「老師說了同學之間要相互幫助,難道你不聽老師的話?」

小光頭被我嚇得夠嗆,結結巴巴:「我……才沒有!」

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他急急地跑過去,伸出手對孟辰說:「你好,我們以後做好朋友好嗎?」

孟辰掀起眼皮子看他,不說話。

我自覺有人願意跟小變態做朋友絕對是件好事,為了不打擊小光頭的熱情,我非常欣喜地抓住了孟辰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上,孟辰一臉嫌棄地看著我,卻也沒有拒絕。

我打小是個挑食精,很多東西都不碰,待我吃完我碗裡我愛吃的後,看了看孟辰碗裡地咽了咽口水。

「辰辰,咱倆換著吃吧。」

孟辰沒回答,我十分自覺地認為他已經同意了,於是就把我不愛吃的放在了他面前。

孟辰還是一臉嫌棄,卻也無可奈何,拿起筷子就吃完了。

小光頭看著我倆,眼睛都快掉下來。

正是六七月份,天氣悶熱,我坐在窗邊將窗子打開透氣,窗外是熱熱鬧鬧的操場,我聽著這些聲音,覺得內心一片寧靜。

孟辰聽課很認真,學習成績也很好,次次第一,可是後來不知道被什麼影響了,沒考上大學

我看著小變態漂亮的側臉輪廓,下定決心要改變他的人生軌跡。

晚上放學回家時我拉著他的手直奔我家。我媽今晚有急診加班,我爸也不在,只留了一點錢。

我看著我媽第一次如此大方的五十塊錢,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我對孟辰說:「走!去吃好東西!」

孟辰站著不動。

我將他書包一扔,就拉著他的手跑了出去。

我倆去了我們小區最出名的一家店——XX 炸醬麵。

店裡頭的阿姨認識我,看我拉著孟辰的手跑進來,打趣道:「欣欣帶的這是誰呀?你的小未婚夫嗎?」

畢竟我身體裡住著的是個二十多歲的老姑娘,對這種程度的玩笑內心毫無波動,我對阿姨露出了個漂亮的笑容,說:「阿姨,兩碗炸醬麵。」

阿姨笑著走進去了,我正要拉著孟辰的手過去,他卻突然掙開了我。

他臉色通紅,吞吞吐吐道:「別這樣了……他們都會說……」

呵,小屁孩。

看他這個模樣,反倒讓我起了逗他的心思,於是我緊拉著他的手,任憑他怎麼也掙不脫,然後一本正經道:「為什麼不行?反正你是我的小未婚夫。」

孟辰猛地抬眼,似乎是極為震驚的樣子。

恰巧這時阿姨端著飯出來了,我聞著味,屁顛屁顛地跑去吃了。

吃完喜歡的,我又眼巴巴地盯著孟辰的碗。

察覺到我的視線,他似乎是嘆了一口氣,非常自覺地把碗換了過來。

真乖。

果然人人都喜歡聰明的孩子。

等我吃飽了,對孟辰的愧疚之情也油然而生,於是便帶他去了小區超市買東西。

回到家後我媽還沒回來,我打開電視,躺在沙發上摸著肚子看蠟筆小新,孟辰拿著書包走過來,說:「電視關了,你作業沒寫。」

哎,我又忘了我還是一名一年級小學生了。

我悲催地拿出書本,邊看電視邊寫,孟辰要關,我還大鬧,最終他無奈罷手了。

一年級的作業對我這個成年人來說當然容易,但架不住我這身體太小寫得慢,再加上我還是看電視邊笑邊寫,所以孟辰寫完後我還連一半都沒寫完。

我不幹了。

想想我還剩那麼多寫起來那麼吃力的作業,而他卻寫完了,我索性把筆一扔,氣鼓鼓地瞪著孟辰。

孟辰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堅定地說:「作業一定要自己完成。」

我委屈得不行,淚珠子一顆顆地落下來。

我萬萬沒想到我這個成年人竟然有一天會因為作業寫不完而哭。

難道是身體影響了智商?

孟辰見狀果然急了,走過來想要擦我的臉又馬上把手縮了回去,想了好久他終於想了個辦法:

「這樣,我陪著你寫,可以嗎?」

我向來會把握分寸,只要他不在我寫作業的時候自己玩讓我羨慕嫉妒恨就可以了。

於是我就雨過天晴了。

成功把作業寫完的我十分開心,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激動之下親了孟辰一口。

孟辰有些愣愣地擦了擦臉上的口水,我說:「快快快,咱們去房裡玩飛行棋!」

然後我就跑遠了。

我媽回來的時候我倆正在玩。

今晚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怎麼了,我一直贏,有時候做弊孟辰也發現不了,這極大地滿足了我的虛榮心。

我滿臉笑容地把買來的零食分了一大半給孟辰,摸了摸他的頭,安慰道:「辰辰別傷心,誰讓我太厲害了呢,嘻嘻嘻。」

孟辰斜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我媽這時候在客廳里喊:「唐欣,找來的錢呢?」

我覺得事情不妙,把孟辰推了出去,讓他去解釋,孟辰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臉的不可思議。

哥們,對不起,以後彌補你。

意外之中的是我媽見到孟辰立馬溫柔了下來,我躲在小衣櫃裡,深深地懷疑孟辰才是她的親生兒子。

我靠著衣櫃發呆,迷迷糊糊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有人打開了衣櫃門,慢慢地將我抱了出來。

他似乎抱得很吃力,但還是走得很穩。

我被放在了床上,看見的是那張漂亮的臉。

「辰辰。」

他爬上床,說:「怎麼了?」

我努力地睜大眼睛,掙扎著說:「十二個兒子……」

他關了檯燈,抱著我在我耳邊說:「好,給你說完你就睡覺,富強,民主……」

聽著他說完,我拼著最後的意識問:「昨晚給你講的那個喜歡做好事的人叫什麼名字?」

他說:「雷鋒。」

我這才安心地睡去。

次日是孟辰叫我起床的。

我閉著眼賴床,感覺到他在吃力地替我穿衣服。

罪過啊,我竟然在剝削一個七歲的小孩子。

我媽今日做了早餐,我和孟辰一起出來,她熱情地拉著孟辰的手,完全忽視了作為親生女兒的我。

沒事,我習慣了。

為了在我媽面前表現一下,我一直給孟辰夾菜,孟辰一臉鄙夷地看著我,我無動於衷。

我仍舊是睡著度過了一天。

晚上我和孟辰出來得比較晚,碰上了幾個二年級學生。

那幾個學生以一個小胖墩為首,常常欺負一年級的小孩子,一見孟辰,小胖墩就冷嘲熱諷:「喂,小雜種。」

孟辰嘴抿成一條直線,一言不發,不過拉著我的那隻手卻越發地緊。

小胖墩他們朝我們走過來,一隻手就拎住了孟辰的領子,將他推倒在地,其他人哈哈大笑。

這群祖國的花朵咋就這麼壞呢?

我分明看見孟辰的拳頭攥緊,然後對我說:「欣欣,你先回家。」

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我突然有些難過。

看著那個小胖墩,我爆發了洪荒之力,一下子就衝過去壓在了他身上,惡狠狠地打他。

我邊哭邊罵:

「叫你再欺負辰辰,辰辰不是你們能動的!以後再欺負他我就打死你!」

那小胖墩被我打哭了。其餘的小孩子也被我嚇傻了。估計他們沒想到我的戰鬥力這麼強。

孟辰忙過來拉起我,檢查我有沒有受傷。

小胖墩趁機哭著跑遠了,其他孩子也一鬨而散。

我淚珠子還掛在臉上,孟辰用髒髒的小手給我擦乾,不知怎的我更加難過了。

我剛剛,竟然打倒了那樣壯實的小胖墩,是不是意味著,我比他還壯實?

我眼淚掉得愈發厲害,孟辰急了,問我:「怎麼了?受傷了?」

我抓住他的手,哽咽著說:「我跟……他,到底誰……更胖?」

孟辰:「……」

我的悲傷在我看到我媽做的大盤雞後戛然而止。

肚子咕咕叫,我連手都不洗,就坐在桌子旁開吃。

然後就挨揍了。

「去洗手,不然就別吃了,你看看人家辰辰……」

說實話,這世上帶這個老字的人都不好惹。比如老媽,老師,老婆,老闆……。

我在我爸同情的眼神中走向洗手間,孟辰剛好洗完出來。

我把他拉到洗手間,悄悄囑咐他:「記得把雞翅膀給我留下!」

孟辰:「……」

我如願吃到了我的雞翅膀。

我和孟辰一起寫作業,寫完後在沙發上看蠟筆小新,我嘴有點饞,就跑去超市買冰激凌。

就短短五分鐘,我回來的時候孟辰已經不在了。

我媽看著我,蹲下身來,拉著我的手,說:「欣欣乖,辰辰被他爸爸帶走了。」

我的冰激凌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我不是真的七歲的小孩,我知道孟辰不是被帶走那麼簡單,而是繼續遭受毒打,忍受虐待。

沒一會兒隔壁就傳來了打罵聲,我父母都沉默著一言不發,我如坐針氈,最終忍不住偷偷報了警。

我眼淚鼻涕一連串地求著警察趕緊來,然後偷偷跑出家門等著他們,大概十分鐘左右,警察叔叔就趕到了,我吸了吸鼻涕,向他們指了指孟辰家。

警察叔叔在敲門,好半天裡頭才有人開門,我看都不看就一把推開面前的人,終於在房裡看到了倒在角落的孟辰。

「辰辰!辰辰!」

他嘴角淤青,鼻血直流,看著這麼大點孩子,我難過得要死,眼淚不停地往下落。

「欣欣,不哭……」

孟辰看見是我竟然笑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他抬起滿是血污的小手替我擦眼淚,聞訊而來的警察看到這種場面,立馬叫了救護車。

醫生說孟辰鼻子的血管斷裂,肋骨骨折,身上多處淤青,我媽在旁邊聽著,一直掉眼淚。

我對我媽說:「媽,咱們能把辰辰爸爸送到監獄嗎?他這不是犯法了嗎?」

我媽臉上的神情堅韌,看著病床上的孟辰,說:「放心,媽媽去找你的律師阿姨。」

孟辰住院了。

他是在第二天我下午放學來找他的時候醒來的。

我來的時候他正好躺在病床上,我媽給他熬了雞湯,正一勺一勺地餵他。

他見我來,想說什麼又停下了,最後彆扭地轉過了頭。

我媽這時給他餵完飯,囑咐我看著孟辰,就去忙了。

我掏出課本,想著今天孟辰沒去上課,打算給他補課,孟辰看著我的動作,問:「作業寫完了沒?」

我驕傲地挺起胸膛,理直氣壯:「為了你的學習,我放學前就寫完了。」

孟辰:「……」

我一臉正經給他講課,體驗了一把當老師的樂趣,孟辰也看似認真聽著,最後講完後我檢測了一下他,而孟辰在意料之中的,全都會。

我對著上輩子平庸至極的自己說,承認吧,有的人天生就是與眾不同的。

任務完成後我開始給孟辰講故事。當然在此之前我讓他複習了一下十二個兒子。

完了後我一臉正經,給他做了個正能量測試:「如果路上的小孩子向你求助,你幫不幫他?」

孟辰:「……我也是小孩子。」

哦,對,差點忘了。

於是我又說:「如果老奶奶讓你扶她過馬路,扶不扶?」

孟辰的表情一言難盡,看著我執著的眼睛,好似嘆了口氣,說:「……扶。」

嗯,不錯。

我滿意地點點頭。

最後我進行了今日的課堂總結:「在我們人生的道路上,只有擁有良好的品質才能實現自己的價值,今天的主要內容是樂於助人,同學們……哦,不對……辰辰掌握得非常好,但是下節課我們還要複習……」

孟辰瞧著我,欲言又止。

我繼續道:「最後,請辰辰同學把樂於助人四個字默寫一遍,以達到完全的掌握……」

孟辰:「……」

晚上我打算在醫院陪孟辰,媽媽卻說讓我回去,由她照看辰辰,我想了想,覺得也對,畢竟現在我只是個七歲的小孩子。

臨走的時候我看著孟辰滿臉傷痕的小臉,心疼地親了一下他的臉頰,孟辰臉色頓時通紅,結結巴巴:「快快快……回去。」

我拎著我的書包跟著外面的爸爸回家了。

在孟辰住院的這段時間,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上學下學,然後去醫院給孟辰補課,在這期間,辰辰不僅僅學會了書本的內容,還學會了剛正不阿,凜然正氣,以身作則,樂善好施,愛國守法等詞語。

我對此十分驕傲。

班主任聽說孟辰住院,就號召班裡的同學選幾個代表來看他。

再怎麼說都是小孩子,雖然以前他們都不喜歡孟辰,但是在我這個成年人這麼長時間的努力遊說和一些小小的渲染下,他們對孟辰既崇拜又欣賞。

我作為代表,帶著幾位班幹部來到了病房,小光頭也來了,孟辰看到這場景顯然有些錯愕,班長率先開口:「孟辰同學,我們來看你了。」

孟辰點了點頭。

小光頭湊上前,認認真真地看著孟辰,問:「你怎麼樣了?好了沒?」

孟辰不說話,我忙在旁邊乾咳兩聲,孟辰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有些無奈,才開口道:「好了。」

體育委員是個很活潑的小胖子,他眼睛亮閃閃的,聲音清脆響亮,好奇地問孟辰:「唐欣說你媽媽是仙女,說你是小神仙,還說她看見過你用法力飛在很高很高的天上,是真的嗎?」

孟辰一臉的不可思議,我瘋狂向他使眼色,孟辰看到只得轉過去,悶悶地說:「嗯。」

孩子們一聽這話果然跟打了雞血一般,紛紛纏著孟辰問問題,我看著這場面,不禁感到了濃濃的後悔之情。

「孟辰,唐欣說你家有變形金剛,還說你叔叔是綠巨人……」

「唐欣還說你姐姐是白雪公主,七個小矮人都在你家花園裡工作……」

「蠟筆小新是你的弟弟對不對……」

我溜了。

鬼知道小孩子話這麼多。

等我從外面吸溜著一根雪糕進來時,同學們都已經走了,孟辰躺在病床上,一臉的生無可戀。

我有些不好意思,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胳膊:「你……沒事吧?」

孟辰一把捏住我肉乎乎的臉,沒好氣地說:「我怎麼不知道你是個撒謊精?」

我這都是為了誰啊?哼!

我媽告訴我孟辰的爸爸因為家暴,而且程度嚴重,被判了 5 年。

聽到這話,孟辰的小臉突然舒展了很多,仿佛現在才輕鬆了。

孟辰再沒有別的親戚,我爸媽爭取到了孟辰的撫養權,以後孟辰就能光明正大地住在我家了。

撫養一個孩子是很吃力的,他們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我由衷地覺得他們真是世上最偉大的人。

一個月後孟辰出院了。

我爸媽幫他準備了新房間,孟辰看著裝飾好的房子,轉過身深深地對著我爸媽鞠了一躬。

我媽的眼睛紅了,爸爸拍了拍他的肩。

我們又開始了一起上下學的日子。

我跟孟辰的相處十分愉快,我抓住一切機會感化他,教育他的三觀,而他也變得更愛笑了。

小光頭常常跟著我們來我們家玩,不知為何我覺得孟辰好像一直都不喜歡他。

轉眼就到了過年。

今年過了我就不再是七歲的小孩子,而是一個八歲的小孩子了。

這天是大年三十,我家卻冷冷清清,我在孟辰屋子裡玩一個人玩飛行棋,孟辰在看書。

外面傳來了女人的打罵聲。

是我媽。

起因是我爹藏私房錢被發現了。

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二次了。

剛開始的時候孟辰還會勸勸他們,久而久之就變得跟我一樣淡定了。

我打開了個門縫,看著外面的慘烈局面。

這次的事件跟以往不同,以前還是藏兩三百被抓,這次是整整兩千被我媽抓了。

在最後的一剎那,我看著我爹絕望無助的眼神,下了個艱難的決定。

我媽今年給我和孟辰買了電話手錶,我的是粉色,孟辰的是藍色。

我打通了報警電話。

孟辰想要阻止我已經來不及了,我對著那端的警察叔叔說:「叔叔,我家要發生命案了,快來救我!」

說完把地址給了他。

孟辰看著我,一言難盡:「阿姨會打死你的。」

我理直氣壯:「這次是兩千塊錢,我爸爸肯定會被打死的!」

我看著孟辰一臉成熟的小模樣,壞笑著說:「再說,我媽要是生氣了,我就說是你報的警!」

孟辰:「……」

果然不一會兒警察就上門了,看著我家裡的情況一臉懵。

我媽幾乎瞬間反應了過來,大喊:「唐欣!」

我故技重施,把孟辰推了出去。

不過再怎麼說都是過年,我媽也沒把我怎麼著,她天性熱情,非得留那兩個警察吃年夜飯。那兩個叔叔拗不過我媽只得答應。

吃完後警察叔叔走了,我們在看春晚。我看著電視上主持人完美的身材,陷入了憂傷。

孟辰很快就察覺到了我的情緒,他看著我,問:「怎麼了?」

我難過地說:「我沒有脖子,也沒有腰,我就是一個,煤氣罐罐。」

我爸聽了哈哈大笑,說:「煤氣罐罐也沒有你壯!」

這還是親爹嗎?

我不自覺地噘嘴,孟辰摸了摸我的頭,似乎是努力組織語言,最後說了句:「胖一點好。」

我:「……」

春晚看到一半我就困了,感覺我媽抱著我回房,她在我耳邊溫柔地說:「我們家欣欣要永遠快樂哦。」

不知過了多久,朦朧中我感覺到有人又來了,他輕手輕腳地走到我床邊,小心翼翼地親了一下我的臉。

他說:「欣欣,新年快樂。」

夏日陽光熱烈,充滿朝氣的笑聲溢滿了操場。

我坐在樹蔭下跟小光頭下五子棋。

這些年小光頭不光棋技沒長過我,連個子也沒長過我,榮幸成了我們班最瘦小的男生。

我摸了摸他十幾年如一日的光頭,看他收拾慘敗的殘局。

「下次我一定能下得過你!」小光頭還是如此愛放狠話。

這話我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隨便敷衍地點了點頭。

地上爬著一條小蟲子,我正饒有興趣地觀賞時,旁邊傳來了專屬於青春期男孩的獨特嗓音。

「你在做什麼?」

是孟辰。

他蹲下身,身上是清爽的汗味,皮膚白皙到近乎蒼白,嘴唇殷紅,輪廓俊朗分明,像是中世紀的吸血鬼伯爵。

說來話長,這些年孟辰的長相愈發出色,尤其是身高,在營養跟上了後,飛速般超過了我,成為我們學校當之無愧的校草。

我不該嘲笑小光頭的,因為我也不咋高。

人比人,氣死人。

我沒有回答他,看著遠處偷偷看他的一幫小迷妹,心裡感嘆藍顏禍水啊。

孟辰坐在了我的旁邊,與我十分貼近,我也習慣了這樣的距離,索性靠在了他的肩上。

孟辰身體一僵,我卻沒有在意。

說來也是,這貨這兩年越發奇怪,但我又說不出來。

看了看他放在旁邊的籃球,我忽然想到原來他是不碰籃球的。

去年的某一日我在體育課上看我們班長打球,隨口說了一句真帥,這句話不知道怎麼觸碰到了孟辰脆弱的神經,他整整三天沒理我。

再後來我就發現他開始打籃球了。

不說了,畢竟青春期的孩子們,都是迷。

放學後我和孟辰騎著單車回家。當然是他騎著,我後面坐著就行。

我拿著一包零食正要拆開,孟辰突然一個急剎車,我雙手下意識地環在了他的腰上。

「腳滑了。」

呸,我信你才怪。

我不敢再撒手,緊緊抱著他,隱約看到他嘴角好似揚了起來。

到家後我回房從書包里拿出一堆情書遞給他,孟辰隨手接過就扔到了垃圾桶里。

那些是學校的女生托我給他的,因為孟辰在學校十分冷淡,她們只能讓我當個傳信使,只是他們不知道,我這個傳信使可從來沒有完成任務過。

「以後不准再往家裡帶這些垃圾了。」孟辰看著我,聲音平靜而低沉,我有些納悶,但還是點了點頭。

大不了不當這個傳信使了,反正也沒啥好處。

我媽不在,孟辰熟練地替我們做飯,我在電視機前津津有味地看最新的肥皂劇,這麼好看上輩子竟然沒看過,可惜了。

孟辰沒過多久就做好了,我一看,全是我愛吃的。

我嘗了一口,他的廚藝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很快我就吃了兩碗,孟辰眼睛裡都是笑意,說:「慢點吃。」

我邊吃邊難過,問他:「我胖了嗎?」

孟辰:「……」

晚上我在孟辰的指導下寫完了作業。

慚愧慚愧,我上輩子就是個普通學生,現在重生了,初中的題我有的都不會,每次考試頂多能穩定在前二十。

與我相比,次次年紀第一的孟辰簡直就是天才。

他教完我,輪到我教他了。

這些年我的大業從未荒廢過,我眉頭稍皺,一臉嚴肅:「十二個兒子。」

孟辰滿眼都是笑意,從善如流地說完了答案。

我點點頭。接下來就是問答題:「有個小孩子掉在水裡了,如果你會游泳,你救不救他?」

孟辰說:「男孩還是女孩?」

問這個幹嗎?

於是我就隨便編了個:「女孩。」

孟辰笑意盈盈:「長得胖不胖?可愛不可愛?」

這是咋了?和題目有關係嗎?

我繼續隨便敷衍:「不胖,可愛。」

孟辰佯裝不開心,皺眉,說:「那我就不救,我喜歡胖的。」

我:「……」

這個失敗,我繼續問:「請回答,咱們一生都應該崇拜的偶像是誰?」

孟辰看著我,說:「雷鋒。」

我繼續問:「昨天咱們講的是什麼?」

孟辰:「誠信友善。」

這個情況大致還可以,我在一張特製的表上打了四星,然後對他說:「那個掉水裡的問題再看一下,答得不對,明晚還要問。」

孟辰點頭,然後突然問:「我今天看到了一個成語,不能理解意思,欣欣能給我講嗎?」

奇了,還有天才孟辰不會的東西?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膨脹,點頭矜持地問:「是什麼?」

孟辰看著我的眼睛,眼裡笑意瀰漫,說:「琴瑟之好。」

什麼鬼?這成語看著很難的亞子,不在我的知識庫里啊!

我心裡有些發虛,看著他求知的眼睛,吞吞吐吐,道:「可能是從前兩個人打架,後來和好了,就稱琴瑟之好。」

孟辰:「……」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是被孟辰從床上拖起來的。

這些年我倆都是這樣長大的,彼此都十分習慣對方的存在,就算今年都是初三的大孩子了,也還沒有避嫌的意識。

再過一個月就中考了,班裡同學學得熱火朝天的,只有我和小光頭,一個睡覺,一個研究五子棋。

我摸了摸他的光頭,心裡感嘆,多麼青春正好的孩子啊,就被我的五子棋給害了。

最近孟辰老是逼著我學習,因為以他的成績肯定能上一中,我就有點懸了。

事實上,上輩子我就上了個二中。

孟辰看著我做的卷子,皺了皺眉,說:「今晚開始我給你補課。」

這可真是本年度最大的噩耗。

課外活動在孟辰出去的間隙,我們班的幾個女生交給我了一封粉色的信,看著她們含羞帶怯的模樣,我心下瞭然。

昨晚我已經答應孟辰不做這事兒了,於是我便對她們道:「你自己去給他吧,我不去。」

為首的女生是我們班學習委員,長得漂亮還優秀,在我剛說完這話後,那女生惱羞成怒,恰巧此時孟辰進來了,她便瞪了我一眼,揚長而去。

孟辰問我怎麼了,我故作滄桑地嘆了一口氣,說:「你看我幫你擋了多少桃花啊。」

孟辰揉了揉我的頭,這就算了,他竟然還掐了我的臉。這些年我雖然身材算是瘦下來了,可是臉還是活活像個兩百斤的胖娃娃。

這就便宜了孟辰這個小王八蛋。

於是我不甘示弱,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

小光頭恰好這時轉過來,看見我們模樣起鬨了起來,我鬆開嘴,心裡納悶:「這小小年紀的腦子裡一天到晚想啥呢?」

孟辰冷冷地看了一眼小光頭,說:「閉嘴。」

放學後我和孟辰剛剛走出教室,就看到班長堵在門口,他看著我,臉頰緋紅,從書包里拿出一封信。

不是吧?

我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又看了看孟辰,說:「你不會也……讓我……轉交吧?」

我萬萬沒想到,孟辰這貨竟然男女通吃。

班長見狀慌忙解釋:「不是,這是、是給你的。」說完他就紅著臉跑走了。

我一臉懵逼,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有人給我送情書。

被人喜歡是很幸福的事,我有些得意,剛想對孟辰說就看見他雙手環胸靠在門邊,眼睛微微垂下,深色不明。

我欣賞了一下美少年的顏值,然後矜持地說:「回家吧。」

孟辰不為所動,我正想看看他怎麼了的時候,就聽見他問:「你喜歡他嗎?」

我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孟辰說:「那你為什麼那麼開心?」

我理直氣壯:「收到情書的人不都很開心嗎?」

孟辰看著我,雙眼平靜:「我為什麼不會?」

為什麼?

你要是長得醜還能收到情書,不高興了才怪。

我懶得跟他說,自顧自往前走,敷衍道:「你要是收到你喜歡的人的情書,肯定會高興的。」

孟辰若有所思,他又問:「那她會寫情書給我嗎?」

我隨口就答應了:「會。」

孟辰終於笑了,趁我不備他拿過了我手裡的情書,然後說:「我先替你保管,考完了再給你,不然我就跟阿姨說你早戀。」

陰險!

我氣鼓鼓地坐到了後座,他平穩地載著我,嘴角隱約有笑意,我氣不過,狠狠地擰了一把他的腰。

沒想到這貨笑得更燦爛了。

晚上輪到孟辰給我補課了。

我媽看見這樣的場景,十分開心,給我們送來了切好的水果,我一臉的生無可戀,在孟辰的監督下做完了兩套卷子。

像是完成了巨大的任務,我癱在孟辰的床上一下都不想動,孟辰過來叫我的時候我閉著眼睛裝死,他俯下身在我耳邊輕聲說:「欣欣,再不起來我就叫阿姨了。」

他今日實在是欺壓我欺壓得太過分了,我趁他不注意,一把將他拉在了床上,四肢緊急地禁錮住他,得逞地笑道:「嘿嘿嘿,你叫,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見。」

這台詞好像有些不太對?

孟辰顯然是有些錯愕,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偏過頭不看我的眼睛,說:「欣欣,起來。」

呸,我就不起!

我愈發過分,身體與他緊密相近,正當我要開口嘲笑他時,看到孟辰的耳根子紅了。

哇,孟辰竟然害羞了。

這可真是奇聞,我饒有興味地看他,卻猛然間天旋地轉,我就被孟辰壓在了身下。

孟辰的眼神好像和平日裡大相逕庭,我一臉懵逼,卻清晰地感受到好像有什麼東西硌著我了。

我不舒服地動了動,發現那東西好像、好像……是……

我的媽呀!

我的臉爆紅,一下子推開孟辰,頭也不回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掩上門後,我還驚魂未定,想起剛剛的尷尬簡直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倒了一杯水,一口氣喝了下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大概是前年吧,那日我給孟辰講完正能量故事,困得眼睛都睜不開,就索性在孟辰的床上睡了,半夜裡我朦朧中感到睡得十分不舒服,好像是被人緊緊抱住一般,但是我沒有醒來。

次日一大早我就看到孟辰在洗手間裡洗床單,我問他是什麼時候換的,孟辰回過頭,臉上一片通紅。自那之後,孟辰再也沒有和我一起睡過。

愚鈍如我,竟然直到今天才反應過來。

作為一個母胎單身,上輩子基本就沒怎麼接觸過男的,經驗自然不怎麼足,但我沒想到,現在的青春期小少年精力竟然旺盛到這個程度。

我嘆了口氣,覺得以後得注意一下了,雖然孟辰在我眼裡是小孩子,但是我自己現在也是個小孩子啊。

正想著的時候,敲門聲響了起來。

我走過去打開房門,發現是孟辰。

這就有點尷尬了。

我這張老臉正沒處擱的時候,孟辰看著我笑得眼若繁星。

「欣欣,你的書本忘了。」他說完就遞了過來。

不知怎的我不敢直視他的眼睛,最後接過後說了句晚安,就立馬關上了門。

造孽啊。

日子就這麼過著,夏日槐樹飄香,中考的日子也逐漸到來。

在幾天渾渾噩噩地考試之後,我終於暫時解放了。我拿起擱置已久的手機,快樂地刷小視頻。

今天格外的熱,我站在空調前吹涼,孟辰出來瞧見後一把將我拉過去,皺著眉說:「你想感冒是不是?」

迫於他的淫威,我只得乖乖地回沙發上坐著,小光頭給我發信息約我出去玩,孟辰看到了,說:「今天別去了,太熱了,你受不了。」

我深有同感,打開電視看我最喜歡的《一起來看流星雨》,孟辰坐在我旁邊,我指了指電視上的女主角,八卦兮兮地問他:「你喜歡這樣的女孩子嗎?」

孟辰看都不看,喝了口水,說:「不喜歡。」

電視中的女孩子周旋於幾大帥哥之間,而我的身邊——只有一個。

夠了夠了。

我讓孟辰站起來,我背對著他,讓他叫我一聲喂。

孟辰無奈地搖搖頭,說:「喂。」

我回過頭,立馬女主角上體,神情帶著不屈與憤怒:「第一,我不叫喂,我叫楚倔強!」

孟辰:「……」

爸媽今晚不在,所以晚上是孟辰給我們做飯。他做了我最喜歡的炸醬麵,我吃了兩大碗。孟辰做的飯我從來沒有少吃過。

晚上我無聊至極,突發奇想和孟辰看鬼片,孟辰一臉無奈,說:「你會怕得睡不著覺的。」

我對此嗤之以鼻。

當然,在看到貞子從電視機里爬出來的時候,我還是被嚇瘋了。

「孟辰,它它它出來了!」

孟辰嘆了口氣,輕輕捂住了我的眼睛。

在一片漆黑中我不知為何忘記了動作,就那麼平靜地等著他的指令。直到最後他放開我,這時電影已經結束了。

恐怖片的後果當然就是一個人不敢睡,於是我又死皮賴臉地爬上了孟辰的床。

在黑暗中我像只八爪魚一樣緊扒著孟辰,孟辰身體僵硬,一動不動。

我問:「如果有人打你,你會怎麼辦?」

孟辰似乎是看了看我,然後漫不經心道:「打回去。」

咦?這個答案好像沒錯?

我又問:「如果有人要殺你,你要怎麼辦?」

孟辰的聲音隱隱有笑意,他說:「那我就得正當防衛了。」

這個答案,好像更沒錯?

我最後問:「如果有人要打我,你怎麼辦?」

孟辰很久不說話,我搖了搖他的胳膊,他撲哧一笑,像是開玩笑般,說:「那我就殺了他。」

切,肯定是騙我的。

我不以為然,恍惚間突然想到他上一世殺了我的場景。

不知為何,我鬼使神差地問:「你……會殺了我嗎?」

孟辰沉默著,很久之後才回答,他聲音低啞,語調中都是認真,他說:「不會。永遠不會。」

面前的這個少年才十幾歲,他有過可怕的遭遇,他長得好看,做事可靠,輕輕的一句話,就讓我解開了所有的心結。

我相信他。他總能給我說不清的安全感。

我認真地看著黑暗中他隱隱約約的輪廓,不由自主地親了他一下。

「晚安。」我說。

他身體緊繃,似乎是忍耐著什麼,突然猛地起來,將我壓在床上,在我錯愕之際開口,狠狠地道:

「我喜歡你。」

「是男人對女人的喜歡。」

……

我在房中已經悶了半日。

昨晚說了那話之後,他就強迫把我摟在他懷中睡覺,直到凌晨我才睡著。

這個小兔崽子。

我腦子裡一團亂麻,窩在床上渾渾噩噩地玩手機,外面傳來了敲門聲。

是孟辰,他來叫我吃飯了。

我悄咪咪地探出頭去,孟辰幫我拉開椅子,十分自然地說:「多吃點,都是你愛吃的。」

我低著頭看都不敢看他,乖乖地坐下吃飯。

孟辰說:「今天想不想去外面,天氣不熱。」

這個時候還去什麼哦。

我連連搖頭,孟辰卻笑著說:「不去也好。」

我將剩下的飯扒拉完,說了句我去睡覺了,就落荒而逃。

昨晚我沒有睡好,今日我一躺上床就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從睡夢中醒來。

下午四點了。

我走到客廳冰箱找了瓶飲料,一口氣喝了下去,轉過身的時候卻看到了孟辰。

孟辰低著頭,聲音平靜卻暗藏波濤駭浪,他問我:「你是不是在躲我?」

我慌亂地解釋:「沒沒沒有啊。」

孟辰突然過來一下子把我抱在懷裡,像是賭咒般道:「不准你躲我!不准你離開我!永遠都不准!」

他的身體單薄,似乎在發抖。

我好像做錯了。

我身體內是個成年人,遇到這種事就跟從小看到大的孩子說我喜歡你一樣,自然會很尷尬,而孟辰,他是在跟自己真心喜歡的女孩子告白,我這樣對他,太過殘忍。

我嘆了口氣,安撫地拍了拍他的背,說:「辰辰乖,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永遠。」

孟辰身體頓了一下,這才鬆開我。

他眼睛裡都是惶恐,說:「真的?」

我朝他笑了笑,說:「真的,還沒給你講完成語課呢。」

他這才笑了。

我像往常一般帶著他到沙發上看電視劇,然後一起笑著鬧,窗外陽光正好,這一刻的我仿佛真的是個 15 歲的孩子。

一切都美好得不像話。

中考成績出來了,我和孟辰一起考上了高中。小光頭倒是沒考上,但架不住他爹有錢,也把他弄到了我們班。

孟辰對此非常不悅。

開學第一天,孟辰就因為是全年級第一被選成了班長,小光頭仍然死皮賴臉地坐在我前面,每天鑽研著五子棋。

這貨就跟他的頭髮一樣,沒出息。

我曾經好奇過為什麼他一直留的是光頭,直到前幾天偶然遇見他爸爸,他那為數不多的秀髮,或許是一切的根源。

萬事皆有因果啊。

我就這樣渾渾噩噩地混著日子,一不留神就到了高三。

猶記得高二後半學期,我正在課桌上睡覺,班主任突然闖進來,認真嚴肅地道:「你們,現在已經高三了!以後自己要自覺!聽到了嗎?」

我在全班的附和聲中拉了拉孟辰的袖子,問他:「我這是不是睡了一覺給整穿越了?」

孟辰:「……」

高三的日子果然不太好過,我不但要應對老師的壓力,還要承受孟辰的壓迫。

他給我定的目標是 C 大,我覺得有點懸,孟辰對我笑笑,然後開始了我的補課生涯。

每天放學後,我必須要留在學校學習一小時,做完一套卷子,然後交給他批閱,最後進行總結。

我的生活被學習占據得滿滿的,這就讓小光頭有了可乘之機,終於在某一天,他在五子棋上成功打敗了我。

我不甘心,想要用另一種方式打敗他,於是我就說:「你考了多少分?」

小光頭果然淚奔了。

我爸媽請假去旅遊過二人世界,這段時間家裡就只有我和孟辰,他照常給我補課,我困得眼睛都睜不開,孟辰說:「欣欣,認真聽。」

我胡亂點著頭,就聽他帶著笑意道:「再不認真聽我就親你了。」

我果然被嚇得一秒恢復清醒。

看著孟辰愈發硬朗的輪廓,我不由得咬了咬牙。

這王八蛋,自從當年說開後,就越來越明目張胆,甚至我和其他男生稍微走得近一點就跟我鬧彆扭,哼!

我繼續認真聽課,心想著明天周末,能睡個夠,終於熬到他講完,我拿起手機就往自己房間跑,卻被孟辰攔腰抱住。

「欣欣不給我點獎勵嗎?」

你給我補課還敢跟我談獎勵?我不打死你就不為過了。

事實是,我當然不敢這麼說。

造孽啊。

於是我斟酌了一下,問他:「你想要什麼?」

孟辰眼裡全是笑意,說:「想要你看著我。」

行吧。

於是我聽話地盯著他,不一會兒後我揉了揉眼睛,說:「不好意思,眼花了。」

孟辰:「……」

我回到房中打開了王者農藥,正打到酣暢淋漓時孟辰發來了信息:「你又在打遊戲吧?」

我顧不上回,不一會兒孟辰就進來了我的房間。

他看著我,笑意盈盈,聲音柔和,說:「欣欣,你要是在高考前再玩遊戲,我就親死你。」

我嚇得手機都掉了,他緩緩向我走進,說:「發現一次親你一次。」

說著他俯下身,扣住我的後腦勺,眼前一花,就堵上了我的唇。

這個吻格外小心翼翼,好像我是他的珍寶一般,他細細描摹我嘴唇的形狀,卻不敢深入,一看就知道是第一次接吻。

我為什麼會知道呢?因為我也是第一次。

這個王八蛋。

好久之後他才停了下來,抵著我的額頭,聲音低啞,說:「記住了嗎?欣欣。」

我臉紅得快要燒起來,眼睛也無處安放,心跳得飛快,胡亂地說:「嗯嗯嗯。」

最後他珍而重之地吻了一下我的額頭,說:「晚安。」

然後才步履款款地走出了我的房間。

我 XX……算了,我不敢罵。

我對他當年的告白從未表過態,覺得他還小,長大了估計就變了,沒想到這貨竟然已經自顧自地可以非禮我這個黃花大閨女了。

最悲劇的是我剛剛竟然沒想到拒絕。

氣人!

怕被那個人精再次發現,我關掉了遊戲,有個哥們發私信過來問我為什麼要坑,我如實對他說:「不好意思啊,抽了點時間接了個吻。」

那人發過來一串省略號,就再也沒有了聲響。

從此我過上了偷偷摸摸打遊戲的生活。

高三第一學期期末考試之後,我考到了全年級前十,孟辰十分開心,我爸媽也是,分別獎了我倆各五百塊錢。

在爸媽面前我是一個乖巧的女兒,在孟辰面前我卻是一個打劫的惡霸。

「錢呢?給我!」我惡狠狠地對孟辰說。

孟辰嘴角噙著笑意,說:「欣欣要是親我一下,我就給你。」

呵,我偏不!

於是我飛快地親了他兩下。

孟辰:「……」

我得逞地拿到了孟辰的錢,大方地說:「走!去玩,我請客!」

孟辰微笑,說:「好。」

那晚我們沒出去,因為下了大雪,最終留在了家裡看電影。

因為上次的事件,我對鬼片有了陰影,於是我們就看了部文藝片。

我把燈關了,營造了一種電影院的氛圍。

我抱著薯片,邊吃邊看,剛開始看著還挺好的,不過後面越看尺度越大。

電影中的男女主幾乎全裸出鏡,我正有些尷尬的時候,孟辰就捂住了眼睛。

他的聲音聽起來好像不太愉快,說:「別看。」

哦,好的,但是你為什麼能看?

過來不多久,孟辰起身換了個節目,我一看,是蠟筆小新。

哥們,你這真有點過分啊。

他看著我,笑著說:「你不是最喜歡這個嗎,欣欣?」

最終我看了兩小時的蠟筆小新。

你別說,還挺好看的。

好的動畫片不分年齡,能讓人十幾年如一日地喜歡。

今年的年過得不太熱鬧。

畢竟我爸媽都是大忙人,所以家裡只有我和孟辰。

孟辰做了年夜飯,我靠在沙發上看春晚,不知什麼時候睡著了,然後被孟辰叫醒了。

他看著我,似乎十分愉悅,說:「欣欣,十二點了,咱們十八歲了。」

哦,第二次成年。

我對此很平靜,孟辰卻好像十分開心,在窗外一陣陣的火光中,他俯下身溫柔地吻了我。

「新年快樂,欣欣。」他說。

很快我們就開學了。

高考前夕,整個班上都瀰漫著一種劍拔弩張的氣氛,小光頭也被這種氣氛感染,學得十分認真。

每次他向孟辰問題的時候,孟辰都會耐心地解答,我看著不由得感嘆,這麼多年我的素質教育果然有成就,孟辰也長成了一位樂於助人的好少年。

晚自習下得越發遲,路上黑,騎車比較危險,每天晚上孟辰都拉著我的手,陪我走完從學校到家的二十分鐘的路程,在無盡的黑暗和迷茫中,他給了我足夠的安全感。

在第三次模擬考之後,離高考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我的成績穩定在了全年級前二十,這可比上輩子好多了。

我這才意識到,原來不只是我改變孟辰的人生,他也改變了我的人生。

我們彼此救贖,相互溫暖。

這天是星期日,我想了想近日的認真,覺得應該獎勵一下自己,於是我就打開了王者農藥。

然後孟辰進來了。

我大驚失色,結結巴巴道:「孟辰,你、你聽我解釋!」

孟辰看著我的手機界面,挑了挑眉,蹲下身溫和地問我:「欣欣,你還記得咱們的約定嗎?」

我剛想回答,卻被迎面而來的吻亂了心神。

不像當初的蜻蜓點水,他這次長驅直入,纏綿悱惻,溫柔輾轉,我心跳如擂鼓,仿佛看見了滿天煙花。

在一片絢爛中,孟辰吻了吻我的指尖,說:「唐欣,我愛你。」

高考分數出來了,孟辰全年級第一,我二十四,考 C 大綽綽有餘。

孟辰填了 B 大,與 C 大相鄰,我嚴重懷疑這是他早就計劃好的陰謀。

可惜我沒有證據。

唉。

我在客廳吃著西瓜,光明正大地打遊戲,孟辰再也沒有正當的理由阻擋我了。

他十分不悅,最後貼在我耳邊,輕聲說:「欣欣,你再這樣……會讓我想把你綁起來哦。」

我打遊戲打得火熱,敷衍他:「行行行,等我把這把打完你再綁。」

孟辰:「……」

他對我似乎無奈了,像只委屈的哈巴狗,說:「我去做飯了。」

我拉下他的脖子吻了一下他,他立馬露出了笑容,開心地去廚房了。

呵,男人。

這麼多年我算是明白了,這貨就是個大尾巴狼。

但架不住他長得好看,招人喜歡。

比如我,還不是掉進了這個坑裡。

嘻嘻嘻,這麼多年了,咱索性也整個明白。

沒錯,我愛他。

我,愛,孟,辰。

相关推荐: 8:30故事—我喜歡顧行止七年,但最終選擇退婚的人也是我

我喜歡顧行止七年,但最終選擇退婚的人也是我。 那一年,渡雲寺大火,我從斷木中爬出,正巧看他瘋了似的往火場裡沖,卻在看到周黛的時候,靜了下來。 璧人遙遙相望,我擦了擦臉,獨自下了山。 從此也明白了,有的東西,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強扭過瓜來要嘗,也不過是滿嘴苦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