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生日會後的一場兩人約會

生日會後的一場兩人約會

5月9日一大早,我滿面春風地走進學校。誰知剛拐進樓道,就被張冉父母扭拽到水房。

「你們這是幹嘛?」我一個趔趄險些跌倒,有些生氣。

「我閨女懷孕了,她才15歲啊!你們這是學校,還是流氓基地啊?!」 張冉媽氣呼呼地質問。

我叫喬小橋,今年42歲,是北方小城一所寄宿制中學的語文教師,擔任畢業班班主任工作多年,期間優秀教師、優秀班主任證書拿了不少。

可沒想到2022年我卻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兩個多月前,因疫情突發,我和184名同事、900多名學生「禁足」校內。

期間,學生們連宿舍都出不了:飯是老師們分好送到門口,上課是廣播形式,作業也是老師到門口收,做核酸、上廁所出宿舍時間都不長,且有人監督。

也就最後兩星期,才到教室上課,還排著間隔一米的隊錯峰入班。

解封後第一天開學,怎會出現這種意外?

張冉爸爸還算冷靜,講了事情原委——

解封回家後,張冉媽做了好多女兒愛吃的菜,可張冉沒吃多少,還聞著就吐。臉色也不好看,一次如廁時,竟差點暈倒。

怕孩子身體出問題,他們帶她去醫院檢查,醫生卻告知:張冉懷孕了!

看著孕單上的「孕周7周+」,我簡直要驚掉下巴。豈不是封校不到一周,張冉就……

他們反覆追問女兒誰幹的,可張冉除了承認是在學校發生的,其他什麼也不肯講。還說自己的事自己負責,不要他們插手。

他們要報警,張冉丟出一句「那就等著收屍吧」,之後把自己關進臥室,再也不肯開門。

從昨天檢查到現在,一直滴水未進、滴米未沾。

他們覺得張冉要麼受了誘騙,要麼遭了脅迫。

女兒還小,得為她討個公道,在學校出的事,學校是第一責任人,必須找出流氓,給個說法!

校長責問我:「按說封校期管理很嚴,你也是老班主任,不該出這事啊?不過青春期早戀像洪水猛獸,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也是有的,你和學生朝夕相處,就沒發現張冉和誰有戀愛傾向?」

張冉安靜好學,頗有文學才氣,是我心裡穩重內秀的好學生,我是真沒發現她和誰有早戀傾向啊!

安撫了張冉父母,校長要我立即啟動調查。

我和宿管老師查遍了學校所有攝像頭,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我有意無意和學生或群聊或單調,也沒刺探到一點情報。

學校怪我們管理疏漏,對我和班片宿管老師做出警告處分,取消我倆22年評優評先資格。

可「案子」還得接著破。

作為班主任,你得上課,還得是個心理輔導員、破案警官、婚姻家庭調解員……沒個十八般武藝,當不好這孩子王!

我決定主動出擊——家訪,用溫情打開張冉的心。

可張冉顯然不歡迎我,她媽媽叫了幾次,她才木著臉開門。

我以她房間布置的好為話題也罷,拿起她床頭的書做談話突破口也罷,知道她好學上進給她帶去學委筆記關心學習也罷,她都冷麵以待。

迂迴戰失敗了,我只好柔聲問她身體怎麼樣,「受了委屈,老師會為你做主。」

「沒有!」她倆字又把我噎住了。

「啥沒有?!誰欺負了你?老師,還是同學?喬老師不是也說為你做主嗎?非得讓他付出代價!」張冉媽突然闖進來。

「不要怕,你要不敢說,咱就報警,讓警察把那流氓抓起來,讓他坐牢!」張冉爸也加入進來。

「誰是流氓?我和你們說了,這只是意外!求你們讓我把手術做了,就當這事沒發生。我保證好好學習,絕不影響中考!」

「可你們肯聽嗎?總說我小我傻,要替我討公道,找出人負責,我自己不能對自己負責嗎?」

「還捅到學校,拿報警逼我!既然你們嫌事兒不夠大,我就死給你們看!」張冉邊哭邊推開窗子, 「騰」地一衝,半個身子探到了窗外。

我一把抱住她拽了下來,邊勸她冷靜,邊死死摟著她。

「讓她去死!出了這種事,還拿死威脅父母,我也沒臉了!」張冉的舉動,惹得她爸也過激起來。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脾氣!啥事都不和咱說,逼急眼了出事咋整?」 這時,反倒是媽媽冷靜下來,拽走了丈夫。

張冉撲到床上大哭。

等她聲音放緩,我摸著她的頭:「在老師心中,你永遠是那個文采斐然、樂觀豁達的優秀孩子。這幾天語文課上沒你,都少了光華呢。」

「老師,我不是壞女孩,也不存在什麼流氓,這事真的只是意外。」 她止住哭聲,抽噎著說。

「我信!」我握住她的手。

「你們大人能讓我自己解決嗎?」

「能,需要幫助我們也義不容辭,但你要答應我,別做傻事!」

我囑咐她照顧好身體,好好和父母溝通,便結束了家訪。

張冉明顯是想保護對方啊!至少說明不是誘騙、脅迫,大概率是早戀。我把班裡男生挨個「過電影」,可依然沒有線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決定再次住進學生宿舍。

「老師,又有疫情了?」第二天,我搬著行李住到學校,學生嚇得跑過來問。

「沒……」「那肯定是和老公鬧彆扭,離家出走了,嘿嘿。」我正準備找理由搪塞出去,班裡的「調皮鬼+接話大王」李奇搶先說。

「快中考了,我要揚起小鞭子,催你們『噠噠噠』往前跑!」

「老師饒命,可不要變滅絕師太啊。」說完,李奇溜之大吉,其他幾人鬨笑幾聲,也趕緊撤了。

打入內部後,我更能真正「親近」學生們。

「胡月、陳曉靜,你倆恨不得成連體嬰吧!」看著早讀、晚自習都要挎胳膊結伴的倆女生,我開玩笑說。

「韓征,你吃個尖椒炒土豆,都得把尖椒全挑出來,想不到脾氣還挺爆啊?」兩男生在路上評論老師吵起來,我從後面來了句,把他倆嚇一跳。

陳小怡因父親再婚總在宿舍發呆,我囑咐舍友給她帶點零食……

誰和誰是閨蜜,誰喜歡哪個老師……我很快了解了。為了挖出更多線索,我偶爾爆點無關緊要的「料」,學生們背後都叫我「八卦老班」,卻和我更親近了。

我排隊打飯,他們會給我「占座」。有學生主動和我爆料:李猛綽號「摳腳大漢」;張軒暗戀隔壁班女生;快嘴的李奇還和我抱怨父母太專制,他連選喜歡手辦的權利都沒有……

我有意無意提起張冉,卻半點她的料都沒收到。

「張冉要在這兒,《長恨歌》全文都背得下來,何況接個下句呢!」 「《長恨歌》都背得下來,張冉不簡單嘛!」聽到有同學提起張冉,我趕緊湊過去。

「可不嘛,張冉會背好多古典詩歌呢!尤其喜歡愛情詩!」陳小怡還故意搞怪的把「愛情」兩字拉長了。

「老師你喜歡愛情詩嗎?」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我當然也喜歡啦!」「哎,喜歡愛情詩的張冉愛上誰啦!」我一副八婆相湊到陳小怡跟前。

「她愛上白居易啦!」「哈哈哈!」少女們笑作一團。

「你微博怎麼取關我了?就因你和陳強鬥嘴我沒站你?太小氣了吧!」

「道不同不相為謀!」食堂里,兩學生爭論。

我一拍腦門兒:現在的孩子,從小泡在網絡里,為何不去查一下微博、微信呢?

我以陌生人身份添加張冉微信。

她的暱稱是「葳蕤」,一個寓意美好的詞,我投其所好改名「幽蘭」,發了「蘭逢春而葳蕤,桂遇秋而皎潔」的詩做驗證,通過了。

遺憾的是,張冉朋友圈是一條橫線,除了個性簽名 「自己做人生的主人」,什麼都沒有。

為了拉近距離,我以文學為引,和她聊了半小時。她喜歡白居易的詩,我便在朋友圈分享了白居易和湘靈的愛情故事。

我在微博上查找張冉手機號,一個叫「慢慢」的用戶跳了出來,頭像正是張冉照片。

讓我失望的是,張冉微博動態還停留在1月底呢!曬美食、寵物小貓、街景……沒啥特別的。下面一些點讚、評論也看不出什麼來。

「求解!」翻到12月18日動態時,她貼出一道數形結合大題。

解數學難題的微博會有人看嗎?

我往下一拉,還真有一條評論。一個叫「離弦」的網友手寫了解題過程,拍照回復在下面。

字漂亮且眼熟,我點開離弦微博,發現「離弦」是我們班魏群!

2月27日,他分享了九宮格圖片,中間一張是他和八名同學的合影,裡面有張冉。其餘圖片曬的都是禮物。

「有生以來最特別的生日,謝謝兄弟姐妹們的祝福!」魏群配文。

我翻了張冉的關注列表,從頭像上認出有些是我們班同學,又翻了翻他們的動態,沒什麼新發現。

「封校前的周末你給魏群過生日去了?玩得嗨不嗨?」午飯時我湊李奇那兒問。

「你怎麼知道的?」

「我八卦老班的綽號不是白得的。」

「那次可真玩嗨了!」李奇說,「幾瓶銳歐把他們都弄暈乎了,就我沒事。他還是我送回家的呢!」李奇指著張軒笑。

「女生也醉了,怎麼回的家?」

「都是我打車送的,四點前全到家了。老師,再打聽您可是八卦本尊了。」

我原想細細盤問,看能不能找出點有用線索來,可李奇做個鬼臉跑了。我回翻張冉和照片裡所有男生的微博,他們彼此互動正常,沒啥新發現。

我只好有一搭沒一搭,繼續跟張冉閒聊,期望獲得有用的,哪怕一絲線索。

「我想做一隻鳳尾鵑,永遠不會向一切庸俗低頭!」

聊到想成為什麼時,她說,從「動物世界」里認識這種鳥後,就奉若圖騰了。

我趕緊查閱資料——

鳳尾綠咬鵑,瓜地馬拉國鳥。成年鳥若被抓,將不斷用頭撞擊鳥籠而死;幼鳥被抓,鳥媽媽會銜一顆有毒果實悄悄放入籠中,幼鳥吞食後便中毒而死。

「不自由,毋寧死」,難怪她的個性簽名是「自己做人生的主人」!

小鳥的尾巴長長的,那麼有特色。我突然腦光一閃:近幾天好像見過!

 
張冉微博!她的關注列表里!

我趕緊翻閱,果然有個叫「鳳尾鵑」的,頭像正是一隻展翅飛翔的長尾巴小鳥。

此前我重點翻看她關注的男生微博,忽略了這個「鳳尾鵑」。

通過這幾天和張冉的「閒聊」,我推斷:這個「鳳尾鵑」很有可能是她的小號!

一方面因為,她把自己比喻成「鳳尾鵑」。另一方面,這個小號上分享了《糖半甜》的歌曲。

而此前我和張冉聊天時,她多次提到 「糖半甜」這個詞。她說這是她喜歡的一種生命狀態,不迴避失意與苦難,給自己的日子只加半勺糖。

原來《糖半甜》是首歌,而且是寫青澀愛情的!我為自己的「匱乏」和「老土」羞愧,看來以後要涉獵更多孩子們喜歡的事物,才能更好地和他們做朋友!

我對自己說:喬老師,加油!你離成為「百科全書」還有很大距離,這個「孩子王」的加冕也有些勉強。

我繼續翻看。2月27日18:50,她發了一條:「陌上誰家年少?」配圖是走在林間小道上的白衣少年背影。

因為圖片用了漫畫「二次元」的美顏效果,根本看不出來男孩是誰。

意外的是,這條分享下面有一個定位,是市郊的森林公園。

我疑惑了:當天下午4點半前,李奇不是把所有同學都送回家了嗎?醉酒的張冉怎麼又出來了,和誰呢?

為了疫情防控,家長都要上傳學生的具體家庭住址。我趕緊查了一下,發現這八個孩子中,張冉家離魏群家最遠,如果李奇打車將他們一個個送回家,最後一個送的,可能是張冉。

我心裡咯噔一下:該不會張冉沒下車,又跟李奇一起去森林公園玩了吧?不過我很快便淡定下來:沒有實錘,不能亂猜測!

我發現這個小號,只關注了一個叫「William」的好友。

點開「William」的微博。同樣的,他2月27日也發了一條林間小道圖片,只不過上面是一個穿紅裙子的二次元少女的背影。

從裙子的款式看,是張冉無疑了!因為那天,她在魏群生日合影里穿的,也是這個款式的紅裙。

這個「William」到底是誰呢?他的微博號,只關注了「鳳尾鵑」,而關注他的好友,也只有「鳳尾鵑」。

也就是說,從好友互關里,根本看不出號主是誰。但可以推斷出,生日會張冉回家後又出來,跟他有一場約會。

2月27日19點08分,他發過一條動態:兩隻拉在一起的手,各露出半截袖角,背景里路邊白玉蘭開得正盛。

我放大這張圖片,發現半截紅袖角是張冉,另半截袖角上有一個「小熊」金屬鈕扣。

這條動態雖沒有定位,但確定是張冉家小區外的一條馬路。因為我上次家訪下車時,留意到了這棵白玉蘭樹和它旁邊的建築物,和照片裡一模一樣。

為了驗證事實,第二天一大早,我打車去了張冉小號里的定位地點,確定是森林公園。我找到了他們拍照的林間小路,也拍了一張照片。

之後,我從森林公園打車到張冉家,發現車程15分鐘。當然,下車時,我再次確認了那棵白玉蘭樹。

也就是說,去除來回車程,2月27日這天,下午4點半回家後,張冉又和「白襯衣」男孩約會倆小時左右。

之後幾天,我留意了班上每一個穿白襯衣的男孩袖口,沒有發現有小熊紐扣的那位。我只好以中考動員大會需要穿白襯衣為由,要求班裡所有男生穿白襯衣參加。

挨個為他們整理「儀表」時,我赫然發現:魏群的白襯衣袖口上,有一枚小熊紐扣!

原來,張冉的早戀對象是魏群!而「意外」是不是魏群生日那天發生的呢?

為了進一步確定,又不引起學生和家長的敏感神經,我以關心學生考前狀態為由,對合影里的學生都做了「家訪」。

我了解到:

學校封控之前一周,幾個孩子複習都很緊張,不是在家裡,就是在培訓班,都有家人陪伴。只有27日中午後,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參加了同學生日會。

但除了魏群和張冉,其他都在4點半左右回家了。

魏群媽媽告訴我,在學習上,他們一直對魏群要求很嚴,孩子成績不錯。

生日那天想讓他玩盡興些,就給了一天假。她和魏爸則去了市里,晚上九點才到家。沒想到幾個孩子喝醉了,得虧沒出什麼事!

張冉父母生意忙,一般周末讓張冉自己在家複習,鑰匙也是張冉拿著。那天她和張爸晚上八點才到家。回去後,張冉已自覺在房間複習了,並無異常。

東顛西跑家訪完,我又從張冉家打車到魏群家,才用了十二分二十秒,她家很好打車,不會出現等太久現象。

而森林公園離魏群家很近,步行五六分鐘即可到達。

從2月27日張冉、魏群小號動態看,他們至少獨處了一個半小時。

我諮詢了一位醫生朋友,她說B超推斷受孕時間有7-10天誤差。

從各家長處了解的時間來看,張冉和魏群很可能就是這個時間段發生關係的!

 
反覆確認後,我找了魏群。

我把在森林公園拍的照片給他看。

魏群承認了和張冉的男女朋友關係, 他說一直喜歡張冉,但不敢表白。

生日那天,有人見他家裡有兩件銳歐,就搬上了桌。沒想到,大家都有些醉了。

散會後,張冉忘了拿鑰匙,回來找。一看到只有她送的禮物單獨放著,便問他是否喜歡。他說這是自己最喜歡的禮物,接著就表白了。

發現了紙巾盒後的鑰匙,兩人同時伸了手,觸碰在一起,不知怎的就握住了……

但他說不知張冉懷孕。解封後拿到手機,他們聊過天,可張冉隻字未提。

他問她為何還不來上學,張冉和我在班裡說的一樣:老人生病,她和父母在老家陪伴。

我告訴他,張冉不肯講出對方是誰,為此和父母發生過很多摩擦,還絕食過。

魏群眼裡泛了淚花,低下了頭。

半晌,他看著我,眼神堅定地說:「老師,我會像男子漢一樣擔當,儘量把對張冉的傷害降到最低。」

他說,會回家跟爸媽溝通好,找時間兩家一起商量下,怎麼解決。

魏群比我想像得穩重、成熟。

看著他走出辦公室的修長背影,我心裡有些悵然:我們的教育,是否過於在意成績,而忽視了孩子其他方面的學習?

我們是否以保護的名義,桎梏了他們自身的成長?或許他們遠比我們認為的更有能量。

經張冉父母同意,我將她約了出來。

事實面前,她承認了。她先和我道歉,說不是故意撒謊的。父母根據B超結果說她是在學校被侵犯的,她就順勢默認了。

她說父母太強勢,從不聽她把話說完,還愛遷怒他人。怕說出實情,連找她同去給魏群過生日的同學,都會被怪罪,何況魏群。

她說意外早孕,不能只怪魏群,自己也沒把持好。要不是封校被發現,就自己偷偷做掉,不想把結局搞得太狗血。

我告訴她沒家長簽字,未滿18歲女孩,正規醫院是不會給做人流的。我把提前在婦產科醫生朋友那裡搜羅來的資料給她看。

看著那些在小診所墮胎造成大出血、月經消失、子宮摘除、終生不孕、險些喪命等一個個案例,張冉慢慢低下了頭,說她沒想到後果可能會這麼嚴重……

「父母反應過激,是因為太愛你。如果你覺得他們的方式過了,可以寫信跟他們溝通。」

我告訴她,在合適的年齡做適合的事,才是真正的對自己負責;任何時候,任何年齡,沒做好安全措施前,即使喜歡對方也要勇於說「NO」;更不能有為取悅對方而「獻身」的想法。

「隨學識增長,看到父母因成長背景、文化程度的局限,摸索出與他們相處的合適方式,得到父母的信賴、尊重,才是真正的獨立呢。老師知道,經過這件事,你會變得更加成熟、強大!」

張冉淚眼婆娑,一個勁點頭,說她一定好好和父母溝通。

和張冉談完,我約了她的父母。

我給他們放了段作家王朔的訪談視頻,王朔說起對待青春期女兒的教育觀講到:「你啊,懷孕你也別跑,在我這不叫錯誤。」「家裡要不給女孩安全信任的地方,讓她去哪啊?」

我問道:「如果沒封校,你們知道張冉偷偷墮胎的後果嗎?」

張冉媽哭了。

「我也是有女兒的人。早戀、意外懷孕、猥褻、性騷擾、家庭暴力、PUA……女孩的人生還真指不定遇上什麼,生下她的那一刻,當媽的心就沒放鬆過,要是閨女有啥事都和咱說,咱才能引導她、幫她啊!」

我建議他們聽聽張冉的想法,也建議他們上一些親子課,改變與女兒的溝通方式。

兩天後,張冉媽給我打電話,說這兩天他們網上、線下聽了不少課。怕自己控制不住脾氣,借鑑專家意見,讓女兒給他們寫了小紙條。誰知女兒寫了七頁紙的信。

女兒第一次和他們說那麼多話,她哭濕了兩包紙巾。

她同意女兒的想法,不追究魏群,但做手術魏群及家長必須到場,醫藥費、營養費魏家必須承擔。

她說不是想要這點錢,是要讓男孩看到他一時衝動,對女孩的傷害了。

她還告訴我,她和張爸也都給女兒寫了信,張冉看後主動到他們房間擁抱他們!

「我都不記得上次,張冉和我親熱是啥時候的事了!」她激動地在電話那頭啜泣。

當天我聯繫兩家一起協商。

23日,離中考還有一個月,張冉做了手術。魏群及父母到場,負擔醫藥費、營養費,魏群媽還拿了燉湯和補品。

中考成績出來,張冉、魏群都考取了重點高中。我第一時間給張冉媽打了電話。

她哭得稀里嘩啦:「沒想到,女兒不是我想像中,經不起事的小孩子了。」

相关推荐: 男主發現老婆最近變得越來越奇怪,直到那天,發現老婆和男同學的噁心交易……

  01. 包玉軍發現馬倩有點不對勁。 她手機的開鎖密碼換了,來電提醒還設置了靜音,接電話也避開他,他問她是誰打的電話,她總遮遮掩掩,說是廣告推銷,就連他在外面手機沒電,讓她把手機給他用下,她都特別警惕地拒絕了。 但真正讓他起疑心的是,幾個月前還滿心歡喜地在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