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娛樂 我的哥哥都是萬人迷

我的哥哥都是萬人迷

媽媽臨終前告訴我,我有三個親生哥哥。

於是我背著蛇皮袋進城找哥哥。

可進城才發現,原來我的哥哥們竟是金融新貴、頂流明星、電競天才……

1

媽媽臨終前才告訴我,原來我有三個哥哥。

「芸芸,當初媽媽懷你的時候你爸出軌,我本想帶你們兄妹四人一起走,可我那時候沒工作,撫養權搶不過他們。

「幸好他們家重男輕女,我才能帶著你離開。」

「芸芸,如今媽媽快不行了,你去找你的哥哥們吧。」

安頓好媽媽的後事,我就背上了我的蛇皮袋進城。

可大城市車水馬龍,人比我們山裡的螞蟻還多,我根本不知道去哪找我那三個素未謀面的哥哥。

最後我只能遵循從小老師的教導——

有事找警察叔叔。

於是我拿著戶口本去了警察局。

我把媽媽給我的三個哥哥的名字告訴了警察叔叔,可不想警察叔叔卻是用一種微妙的眼神看我。

但他們還是很快把事兒辦妥了。

「我們已經聯繫上你大哥,他馬上就來接你。」

我乖乖地在警局門口等我哥。

和我一起等的還有另外一個男生。

那男生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但平頭刺青,看著就是個混混。

他主動跟我搭話。

「妹子,你在等你家裡人來接你?巧了,我也是。

「我犯了點事兒,把人給打進醫院了。

「對方要賠償,可我家有錢啊,三下兩下就搞定了!」

我不明白他跟我說這個幹嘛,只能禮貌微笑。

直到一輛黑色轎車停到他面前。

平頭對我吹口哨。

「瞧見沒,我家的車,路虎,上百萬呢。

「對了,妹子,你家開什麼車?」

我如實回答:「我不知道。」

我連我大哥是圓是扁都不知道,咋知道他開的啥車。

那平頭看了眼我的蛇皮袋,會心一笑。

「沒車是吧?沒事妹妹,過會兒等你家裡人來了,哥送你們回家。

「放心,我不是壞人,就是想認識你一下,掃個微信唄。」

說著他摸出手機。

我恍然大悟。

他原來是想泡我!

我剛想開口,可不想這時,又一輛轎車開過來。

那平頭瞬間被吸引了注意。

「我去!勞斯萊斯!」他兩眼冒光,「還是限量款!」

我不恥下問:「這車更貴麼?」

「當然!上千萬呢!也不知道是誰那麼有錢,竟然——」

平頭話還沒說完,那車就停在我面前。

副駕駛位打開,一個人年輕英俊的男人走下來。

「請問是宋芸芸小姐麼?」

2

我看著眼前的男人,回過神來。

難道這是我大哥?

「大哥!」

我滿眼含淚地想撲進眼前的男人懷裡,來一場感人的兄妹相認。

可不想那男人卻是驚慌地後退一步。

「不不不,芸芸小姐,我不是你大哥,我是他助理。」

我的淚水瞬間卡殼,這才看見後面跟著下車的男人。

更高,更帥,更冷。

他走到我面前,低聲開口。

「宋芸芸麼?我是你大哥,陸辭野。」

因為剛才弄錯了人,我的情緒一下子接不上來了。

只能結結巴巴道:「大、大哥好。」

氣氛有點尷尬。

但幸好大哥並不介意,直接讓我上了車。

我想跟那平頭告別,卻發現他不知道為什麼在發抖。

城裡人真奇怪。

在車上,我那位看起來就很有錢的大哥才告訴我。

原來我那個渣男老爹,在好多年前就病死了。

不過我大哥說這事的時候似乎並不難過。

「當初父親騙我們媽媽生你的時候難產死了,所以我們都不知道你和媽媽這些年吃的苦。

「芸芸,對不起,大哥以後會照顧好你。」

我看著大哥,心裡滿意。

不錯,這大哥能處,靠譜。

不知道我另外兩個哥哥怎麼樣呢?

我心裡浮起期待。

可當我回到家裡看見二哥的瞬間,期待就破滅了。

只見我那二哥頂著一頭亂髮,滿臉胡楂,打著哈欠從別墅樓梯上走下來。

「這就是我們的妹妹呀?」

他饒有興趣地湊過來,對我咧嘴一笑。

「你好,我是你二哥。」

他露出一個自以為迷人的笑容,可大哥卻是嫌棄地將他撥開。

「你在家躺了一天,洗臉了麼?滾去洗臉。」

二哥滿臉委屈:「我這不是剛醒來就趕著來看妹妹麼。」

我聽得心裡絕望。

躺了一天?

所以,我這二哥是個家裡蹲?

罷了罷了。

有個有出息的大哥就行了,人心不能太貪。

3

第二天,大哥安排我去上學。

「你三哥和你在一個學校,但他最近出國了,等他回來了你們就一起上學。」

我乖巧地點頭,背上書包去學校。

可沒想到來到教室,我就看見一張熟面孔。

「小雪?」

眼前的人竟然是小時候住我家隔壁的王雪。

五年前她跟著爸媽來了城裡,沒想到我們竟會在這裡碰見。

「宋芸芸?」

不同於我的驚喜,王雪看見我卻是滿臉驚慌。

旁邊的同學問她。

「誒,王雪,你認識轉學生?」

「不認識!」王雪驚慌開口,「她可是從鄉下轉過來的,我怎麼會認識她!」

我皺眉,而王雪卻已經不理我,只是和那幾個女生熱聊。

「行了,我們別理她了,快來看看我新買的哥哥的雜誌,帥不帥!」

我這才看向王雪手裡的那雜誌。

我瞬間傻眼了。

只見這雜誌封面上穿著白襯衫的濕身男,怎麼那麼像我那個家裡蹲二哥?

只不過,整個打扮氣質截然不同,所以我有些不確定。

於是我忍不住指了指那雜誌:「這個是……」

女同學得意地開口:「你在鄉下不追星呀?陸遠之都不認識,他可是如今的頂流!」

好傢夥。

名字也對上號了,還真是我那家裡蹲二哥。

王雪卻很顯然不想讓我加入討論。

「哎呀,你們跟她說這些幹什麼,她怎麼可能認識遠之哥哥呢。」

聽到這話我才有些不樂意了。

「我認識他啊。」我反駁,「他是我哥。」

教室里都安靜下來。

然後那幾個女生笑出來。

「宋芸芸,沒想到你也追星啊。」

「是啊是啊,遠之哥哥也是我哥哥,既然咱們都是知了,那就是一家人啦!」

那些女生的話莫名其妙,我有些聽不懂。

但我也能意識到此哥非彼哥,因此我糾正。

「他是我親哥。」

於是大家又微妙地安靜了。

然後大家爆發出大笑。

王雪更是浮誇地在拍桌子。

「陸遠之是你親哥?宋芸芸你可真敢說!

「你怎麼不說我們市新晉首富陸辭野是你哥啊!」

我頓時驚了。

「你怎麼知道陸辭野也是我哥?」

4

我沒想到王雪竟然那麼厲害,連我大哥的身份都知道。

同學們又一次安靜了。

這一次她們沒再笑。相反地,她們只是有些嫌棄地湊在一起。

「這個轉學生是不是有幻想症啊,成天幻想所有男神是她哥?」

「她不是說自己是山里來的麼,要我說就是山里待久了腦子有毛病!」

我聽著她們的議論,再一次感到了城裡人的奇怪——

為什麼說實話,都沒人信呢?

放學的時候,王雪喊住了我。

「宋芸芸!」她警告地看著我,「你絕對不許告訴別人我跟你一樣是鄉下來的,不然信不信我對你不客氣!」

我終於知道王雪為什麼看見我那麼慌。

我好笑地看她。

「可這就是事實,難道我不說,就會改變事實麼?」

「你!」

王雪急了。

「我告訴你,我男朋友可是我們全年級最會打架的,你如果得罪了我,小心我讓他揍你!」

說著她看見我身後的身影,眼睛一亮。

「我男朋友來了!」

說著她立刻跑到我身後,挽住一個男生,嬌滴滴地開口。

「親愛的!這個轉學生總是纏著我,好討厭啊,你幫我警告她一下好不好?」

我抬頭一看她男朋友。

喲。

竟然又是一熟人。

是昨晚我在警局門口碰見的那平頭。

只聽見那平頭爽快應下。

「沒問題!」

說著他轉頭看我。

但下一秒,他原本囂張的臉色就綠了。

王雪卻是沒注意到,還在那催促。

「給她點顏色看看,讓她不許——」

王雪話還沒說完,平頭就慌亂走到我面前,點頭哈腰。

「姐,沒想到您竟然也在我們學校!」

5

姐?

我有點迷茫。

這城裡人稱呼都那麼隨意的麼。

昨天喊我妹子,今天就喊我姐了。

王雪卻是比我還震驚。

「你在幹什麼!你幹嘛對宋芸芸點頭哈腰!」

平頭卻是緊張地跟她一直做閉嘴的手勢。

王雪直接給氣哭了。

「你這個沒出息的!我再也不理你了!」

說著她跑走了。

平頭還在緊張地跟我道歉。

「姐,她不懂事,不知道您是陸辭野的妹妹,您別放心上。」

我挑眉:「你認識我大哥?」

「開玩笑,我們市首富,金融新貴陸辭野,怎麼會不認識呢?」

說著那平頭意識到什麼,趕緊壓低聲音道。

「說起來姐你怎麼不告訴別人你是陸辭野妹妹?

「啊!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低調?你放心,我肯定不多嘴!」

這平頭的嘴仿佛機關槍,我根本沒來得及開口,他就已經完成了自問自答。

我:「……」

好吧,那就隨你吧。

幾天後。

這天王雪她們幾個特別興奮,我從他們的談話中得知,原來是我那二哥要開演唱會了。

其中一個女生跑過來問我。

「芸芸,你不是也喜歡陸遠之麼,要不要一起去演唱會?」

我沒想到她們會約我。

想著和大家交朋友也不錯,我點點頭。

「好啊,但門票……」

「哎呀,這個你就不用擔心啦。」

我本來還想著要跟我二哥要票,但對方既然那麼說了,我也就不多嘴了。

晚上,司機把我送到了演唱會的體育館。

我和王雪她們會合,可不想她們一見到我就問我。

「宋芸芸,你的票呢?」

我奇怪地看那女生:「你不是說我不用擔心麼?」

那女生一臉無辜。

「哎呀,我的意思是,你不是說自己是陸遠之妹妹麼,那你要張票不是輕而易舉?所以不用擔心啊。」

我看見王雪他們笑作一團。

原來她們是在故意整我。

王雪大笑著檢票進去了。

而我則是站在門口,拿出手機給我二哥打了個電話。

「二哥,我在你演唱會門口,你方便來接我一下麼?」

6

二哥很快就派經紀人來接我,把我安置在他的化妝間。

別說,二哥今天還真帥。

和我第一天見到的邋遢模樣截然不同。

他摸摸我的頭。

「乖,二哥先工作,過會兒帶你去酒店吃好吃的。」

二哥很快上台了,我就待在化妝間做作業。

中間休息的時候,約我的那個女生還給我打了個電話,假惺惺地問。

「芸芸,你拿到票了麼?」

我沒來得及回答,電話里就響起王雪嘲諷的聲音。

「她怎麼可能拿得到票,我估計她就是在門口哭吧。」

她們笑作一團。

我覺得和這種人聊天好像有點浪費我寶貴的時間,於是我掛斷了電話,繼續寫作業。

半夜的時候,二哥的演唱會終於結束了。

「芸芸,今天我不回家,住酒店,你就跟我一起回酒店吧,我已經讓人給你訂了房間。」

我跟著二哥一起上了保姆車。

車子很快停到了酒店,二哥剛幫我拉開車門準備下車,不想經紀人就突然緊張地喊起來。

「等等,我們酒店信息不是保密的麼,怎麼會有粉絲守在這?」

我一愣,抬起頭,才發現酒店門口竟然圍了一大群女生。

其中有幾個還有點眼熟。

這時候那幾個女生也看見我二哥的車了。

她們頓時尖叫著撲過來。

「啊啊啊!遠之哥哥!」

她們撲近了,我才發現王雪她們竟然在裡面。

只見她們滿臉欣喜地舉著燈牌過來。

可下一秒,她們就看見了被二哥扶著下車的我。

我看見她們的臉色瞬間凝固了。

7

看著王雪她們幾個人宛若石化的表情。

說實話,我有點爽。

可我還沒來得及爽太久,其他粉絲也看見了我。

她們瞬間炸開鍋了。

「哥哥!她是誰!」

「哥哥!你車裡為什麼會有女人!」

她們鬼哭狼嚎,那質問的架勢,仿佛她們不是我二哥的粉絲,而是我的親生二嫂。

二哥剛想開口,但沒想到旁邊的經紀人更快。

「這位是我表妹。」他搶先道,「也是遠之的粉絲。她爸媽有事今天把她託付給我,我就帶她來見見遠之。」

粉絲們很快接受了這個說法。

但她們還是不高興地咕噥。

「經紀人大哥你假公濟私!竟然幫著自己表妹追星!」

「是啊是啊,不過我好羨慕,我怎麼就沒有個經紀人表哥呢!」

王雪她們看我的表情更是嫉妒得要噴出火來。

不過除了她們,其他的粉絲更多的關注點還是在我二哥身上。

只見她們每個人都帶了信件和禮物,爭先恐後地想塞給我二哥。

而我二哥拒絕了所有禮物,只是收了信、簽了名,又合了照,就走進了酒店。

到酒店房間,經紀人忙不迭地跟我道歉。

「抱歉啊芸芸小姐,剛才撒謊說你是我表妹。

「不過我這也是為你擔心,你知道遠之不僅粉絲多,黑粉也多,如果讓人知道你是他妹妹,我怕給你生活帶來不便。」

比起經紀人的謹慎,我那二哥倒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

「哪兒那麼誇張,芸芸,你別聽他的,別人問起來,你實話實說是我妹妹就好了。」

我心想。

我倒是實話實說了。

但沒人信啊。

第二天,我照常去上學。

一到教室里,王雪她們就熱情地圍上來。

「哎呀芸芸,搞了老半天,你哥是遠之哥哥經紀人啊。怪不得你說陸遠之是你親哥,四捨五入是吧?哈哈我們懂。」

「沒錯,雖然你這牛皮吹得大了點,但我們也不怪你,既然大家都是知了,我們還是可以做朋友的。」

「是的是的,但前提是你要幫我們謀福利哦!比如讓你表哥安排一下,讓我們見遠之哥哥一面。」

我看著眼前王雪她們一臉高高在上的表情,仿佛要我幫忙是對我的施捨。

於是我忍不住問出心裡的疑問:「請問你們家裡是做人臉批發的麼?」

王雪她們一個沒反應過來:「什麼?」

「不然誰給你們的那麼大的臉呢?」

昨天耍了我,今天就想要我幫忙。

還做朋友?

做個屁的朋友。

王雪她們的臉瞬間綠了。

「宋芸芸!」王雪先叫起來,「我們肯跟你這種土包子是給你面子!你別給你臉不要臉!」

我卻依舊很淡定:「你們那麼厚的臉,我還真不要。」

「你!」

王雪徹底氣急了,竟然想伸手來推我。

但我可是從小在山裡幹活的,比王雪這個早就搬進城裡的不知道靈巧多少,立刻躲過了。

但人算不如天算,我身後竟然有人。

我這一躲,直接就撞到了對方。

「抱歉。」

我轉過頭趕緊道歉,不想就發現站在我身後的人竟然拿著一杯奶茶。

奶茶直接被撞翻了。

倒了對方一身。

整個教室瞬間安靜了。

8

我這也才看清站在我面前的人。

是個男生。

還是個很好看的男生。

有點子不羈的感覺,絕對是這年齡小姑娘最喜歡的類型。

只見他低頭看了眼自己胸口的奶茶,臉色一沉。

我聽見我身後的王雪她們壓低聲音激動地議論起來。

「宋芸芸竟然得罪了陸斯寧,她完蛋了!」

「要知道上一個撞到陸斯寧的人可是直接被嚇得轉學了呢哈哈!」

王雪她們的聲音里是濃濃的幸災樂禍,可我卻是愣住了。

她們說這男生叫什麼來著?

陸斯寧?

那不是我那個還沒見過的三哥的名字麼!

我整個人大傻眼,而陸斯寧卻是已經俯身靠近我。

緊接著,我看見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沒見過啊,轉學生?」他饒有興趣,「長得還不錯嘛,你叫什麼名字?」

我:「???」

我震驚地看著眼前的男生,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我這是被撩了?

還是被我親哥?

我直愣愣地如實回答:「我叫宋芸芸。」

「宋芸芸?」陸斯寧皺了皺眉,「我怎麼覺得這名字有些熟悉?」

很顯然,陸斯寧雖然沒見過我,但大哥已經跟他說過我的名字。

於是我好心提醒:「或許你是在家裡聽過?」

陸斯寧一愣,但隨即他反應過來什麼,臉色逐漸驚恐。

我生怕他想不起來,正準備繼續提醒:「我其實是你親……」

可我的話還來不及說完,陸斯寧就猛地一把抓住我離開了教室。

來到四下無人的走廊,陸斯寧才鬆開我,緊張地質問。

「宋芸芸,學校里有人知道我是你哥麼?」

我搖搖頭。

陸斯寧這才如釋重負。

緊接著他又問我:「那他們知道你大哥和二哥是誰麼?」

「我跟他們說過,不過——」

不過沒人信我。

我話還沒來得及說完,陸斯寧就緊張地開口。

「那你絕不能讓人知道我是你哥!」

我迷茫地看著陸斯寧:「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讓人知道我是陸辭野和陸遠之的弟弟!」

陸斯寧一臉暴躁。

「讓人知道我是大哥弟弟也就算了,可二哥那麼多粉絲,我會被人煩死的!」

說著陸斯寧警告地看著我。

「反正在學校里不許說你是我妹!聽見沒!」

我看著他兇巴巴的樣子只能點頭。

心裡卻是有點委屈。

嗚嗚嗚。

我這個三哥,好兇啊。

9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敏銳地發現王雪對我的敵意更重了。

我問了問其他同學,才總算搞清楚了一些事——

原來陸斯寧其實除了學生的身份外,同時還是某熱門遊戲的一線電競選手。

他前陣子出國,也是為了參加比賽。

因為比賽的緣故,他休學過一年,所以雖然他大我一歲,但還是跟我同班。

陸斯寧長得好,加上會打遊戲,在學校里人氣很高,好多女生都喜歡他。

包括王雪在內。

這也是為什麼王雪更討厭我了的原因。

我還順便打聽了一下我三名哥哥之間的關係——

我這才發現,雖然大家都認識我的這三名哥哥,但大家都不知道他們彼此是兄弟。

於是我決定繼承哥哥們的優良傳統,低調一些。

日子很快過去了一個多月。

我對新生活適應得不錯。

除了王雪她們幾個之外的其他同學都很好相處,我適應了和大家一起上課,一起去買奶茶,一起討論明星和電視劇。

我的同桌還開始教我打一種叫吃雞的手機遊戲。

據說這款遊戲也有電腦版,而陸斯寧就是這款電腦遊戲的電競選手。

我是第一次玩遊戲,因此有些上頭。

只可惜我的技術跟不上我的熱情,十分拉垮。

這天晚上,我在客廳里打遊戲。

我同桌是在班級群里喊人的,沒想到王雪和她那閨蜜竟然應了。

於是我們四個人一起四排,王雪找准了這個機會,拼命地在隊伍語音里嘲諷我。

「宋芸芸,你是白痴麼?拿著步槍都打不過人家拿手槍的。」

「宋芸芸,你能不能不要拖我們後腿,真的很蠢誒!」

我沒戴耳機,所以這些嘲諷聲就在客廳里響起。

我本來只想當她是狗吠,麥都懶得開,可沒想到有人卻是先聽不下去了。

「宋芸芸,你就讓人這麼說你?」

一道恨鐵不成鋼的聲音從身後響起,我轉過頭才看見是陸斯寧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我身後。

我無辜眨眼:「可我打得的確很差啊。」

陸斯寧看起來更氣了。

「讓開!」

他一屁股在我旁邊坐下。

「等這局結束,我和你們一起四排!」

我驚呆了:「你不是怕讓人知道你是我哥麼?」

「我用小號,不讓她們知道我的身份不就行了?」陸斯寧一臉不耐煩,「少廢話,你們這局結束了,趕緊拉我!」

我拗不過陸斯寧,只能跟我同桌說我哥想一起玩。

當然,我沒說我的哥就是陸斯寧。

班長很快下線,我拉了陸斯寧小號,又一次開四排。

王雪並不知道自己在和自己的暗戀對象四排,還在那無差別攻擊的嘲諷。

「喲,宋芸芸的哥哥啊,那該不會也是個遊戲白痴吧?我們可帶不動兩個廢——」

砰!

王雪話還沒說完就被槍聲打斷。

是陸斯寧直接殺了個人。

王雪瞬間卡殼,還來不及反應。

砰!

砰!

砰砰砰!

陸斯寧已經幹掉了一隊人。

隔著手機,我都能從沉默中感到那一頭王雪的震驚。

陸斯寧雖然是電腦遊戲選手,但從電腦到手機很顯然是降維打擊。

再加上他的小號和我們的號都水平不咋地,於是更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二十分鐘後,戰鬥結束,我們吃雞。

但我和王雪和她閨蜜屁都沒幹,就在那聽槍聲了。

遊戲一結束,王雪就灰溜溜地立刻下線了。

而陸斯寧則是抬手在我腦袋上狠狠挼了一把。

「記住了。」他冷冷地開口,「我陸斯寧的妹妹,絕不允許在遊戲上被人欺負。」

10

經過遊戲這事兒,我對陸斯寧有所改觀。

我這才發現,他其實對我還是挺好的。

比如早上我起遲了他會幫我打包好早餐;又如下雨天他會記得幫我塞一把傘。

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

他後來經常帶我打遊戲,在他嫌棄的指點下,我的遊戲水平突飛猛進。

我享受著陸斯寧這個大神偷偷帶飛的快樂。

但沒想到陸斯寧的馬甲突然被爆了。

這事兒說來也是倒霉。

陸斯寧偶爾會用自己手機遊戲的大號帶帶班裡的同學。

可那天上線他忘了切號,就被人看見了帶我的那個小號。

全班都炸開了。

「我去!原來那個每天帶宋芸芸玩遊戲的神秘大神就是陸斯寧!」

「我的天,我沒記錯的話,宋芸芸幾乎是每天都和那個大神打遊戲吧?所以他們是在談戀愛?」

從那天起,我就成了學校的名人。

無數女生專門來我們班,就想看看我這個「勾引走了校草陸斯寧的小狐狸精」到底長什麼樣。

對此我只覺得好無辜。

我好想大聲告訴她們——

姐妹們,我可不是你們的敵人,而是你們夢裡的小姑子啊!

可在陸斯寧的威脅下,我卻不敢說。

在所有人中,對我的敵意最明顯的,很顯然就是王雪了。

她每天看我的那表情,仿佛恨不得吃了我。

不僅如此,她每天和她的幾個小跟班在那竊竊私語的,仿佛在密謀什麼。

三天後我終於知道了她在密謀什麼。

我上熱搜了。

當我同桌驚慌地告訴我,我和陸遠之一起上熱搜的時候,我整個人只覺得懵逼。

什麼情況?

難道我是陸遠之妹妹的事暴露了?

可打開熱搜我才發現不是那麼回事。

是演唱會那天,我坐二哥保姆車回酒店被拍到了。

照片被放到網上,二哥的粉絲全都炸了。

所有人都覺得陸遠之這是塌房了。

而我,就是讓她們塌房的嫂子。

當然,底下也有當天在場的粉絲妹子出來解釋,說我是二哥經紀人的表妹。

可尷尬的人,這年頭的網友都是福爾摩斯轉世。

她們對著二哥的經紀人一陣扒,得出一個結論——

經紀人爸媽都是獨生子女,哪來的表妹!

肯定是經紀人故意撒謊!

於是我「嫂子」的身份進一步坐實。

而我們學校的同學,顯然是比網友們吃瓜吃得更有層次感——

「什麼情況?所以宋芸芸是腳踏兩隻船,和陸斯寧談戀愛的同時,還和陸遠之約酒店?」

「嗚嗚嗚!我好恨!憑什麼!她就是個鄉下來的土包子,憑什麼能泡到陸斯寧和陸遠之!」

別說同學了。

我自己都震撼。

我真沒想到母胎單身的我竟然能一下子身陷兩段緋聞。

緋聞男主還都是我親哥!

我無力地看向我家三哥,想問他事到如今我是不是可以公開一下我們的親兄妹關係。

可沒想到教導主任先來了。

只見他衝進我們教室拍著桌子怒吼。

「誰是宋芸芸!」

我乖巧地舉手。

「是我。」

教導主任指著我的鼻子大吼。

「早戀!還和社會人士傳緋聞!叫家長!趕緊叫你家長過來!」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我後面的三哥就忍不住先皺眉了。

「主任,這事其實——」

可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教導主任大吼著打斷了。

「陸斯寧你也是!也把你家長給叫來!」

11

教導主任的殺傷力實在太強,我和陸斯寧只能乖乖打電話。

我們父母雙亡,能叫的家長很顯然只有我們大哥。

等待大哥的過程中,教導主任把我們倆叫到班級門口走廊訓斥。

「小小年紀學什麼不好,非要學人家談戀愛!這是你們這個年紀該做的事麼!」

「那個主任,我們沒在戀愛,我們其實——」

「還想狡辯!犯了錯誤不夠,還不承認自己的錯誤!這就是你們更大的問題了!」

教導主任的一張嘴宛若機關槍,根本不給我和陸斯寧任何開口解釋的機會。

而其他同學也都顧不得上課了,紛紛趴在窗口門邊看這齣好戲。

直到突然有個同學驚呼——

「我的天!勞斯萊斯限量!」

大家這才把目光落在樓下的馬路上。

只見一輛黑色轎車緩緩停下。

有眼尖的男生認出來。

「等等,我記得這輛限量款勞斯萊斯全國只有一輛,主人就是……」

男生的話還沒說完,車門已經打開,一道修長的身影走下來。

是我大哥。

大家也都認出他的身份,紛紛倒抽冷氣。

「陸辭野!他怎麼來了?」

說話的工夫,大哥已經上樓來到了我們教室門口,對著教導主任禮貌開口。

「王老師,你好。」

這一開口,大家才反應過來,紛紛炸開鍋。

「等等,難道陸辭野是作為家長被叫來的?他是誰家長?」

「你傻啊!他姓陸,陸斯寧也姓陸,他明顯是陸斯寧哥哥啊!」

「我的天!原來陸斯寧哥哥竟然是陸辭野!」

我轉頭看向三哥,就看見他滿臉絕望。

能不絕望麼,瞞了那麼久的身世就這樣暴露了。

教導主任此時也回過神來。

估計是大哥氣場太強,只見教導主任沒了剛才的氣焰,還有點結結巴巴。

「陸辭野先生,你……你是陸斯寧哥哥是吧,行,我們等一等,等宋芸芸家長來了我再一起說。」

說著教導主任看向我,瞬間又恢復了剛才的大嗓門。

「宋芸芸!你家長呢!怎麼還沒來!」

我十分無辜。

「主任,我家長已經到了啊。」

主任這才愣住:「到了?在哪?」

說著他探出頭想去找別的身影,可不想他身後的大哥就淡淡開口。

「主任,宋芸芸的家長,也是我。」

12

整個走廊都安靜了。

從教導主任,到旁邊的吃瓜同學們,所有人都呆住了。

沒辦法,主要是大哥這「也是我」三個字,短小精悍,卻信息量巨大。

著實需要人花點時間好好消化。

薑還是老的辣,最後還是教導主任先回過神,結結巴巴地開口。

「等等,陸先生,你是說,你是宋芸芸哥哥?也是陸斯寧哥哥?所以他倆是……」

「他們是親生兄妹。」

大哥體貼地替他把話說完。

「所以王老師,你擔心的他倆早戀是不可能的。」

教導主任瞬間沉默了。

我想,他肯定覺得此時的自己是個大冤種。

其他同學也都回過神來。

「原來陸斯寧是宋芸芸親哥!怪不得會帶她打遊戲!」

教導主任主要管的還是早戀這事兒。

所以在我和陸斯寧的早戀關係洗清白後,他就忙著去接待大哥了。

我和陸斯寧回到教室。

同學們如春風一般溫暖地迎上來。

「天哪,芸芸,沒想到陸斯寧竟然是你哥哥,你們家的人果然都長得好看!」

「還有你大哥竟然是陸辭野!嘻嘻嘻,你周末能讓我去你家玩麼?」

昨日還視我為眼中釘的女生們,此時一個個親熱地想和我做姐妹。

哦不,更確切地說,是想做我嫂子。

甚至王雪也是努力地對我擠出笑容。

「芸芸,你真是的,怎麼也不告訴我們你哥哥是陸辭野啊。」

我這才抬眼看她。

「我說了啊,是你們自己不信的。」

王雪笑容僵住。

而我則是繼續看著她。

「說起來,王雪,你是不是喜歡我三哥陸斯寧,想當我嫂子啊?」

王雪沒想到我竟然這樣直白地說出她的心思,臉色不由得一白,可不想我就笑眯眯地又開口了。

「那我告訴你,你完全沒戲哦。」

13

好歹在一個屋檐下朝夕相處了那麼多年,對於我家三哥的口味我大致還是摸頭了的。

他喜歡的是軟妹,絕不是王雪這一款。

所以我這是在實話實說。

可王雪卻是覺得我這話是在故意針對她。

她氣得臉色通紅。

「宋芸芸你得意什麼!」

她尖叫。

「你和陸斯寧的確是親兄妹,可陸遠之呢?

「陸遠之和你一起去酒店總是真的吧?你小小年紀那麼不檢點,看知了們怎麼撕碎你!」

王雪那麼一說,我才猛地想起來——

除了三哥,我跟二哥還有緋聞呢!

我打開手機,才發現就過去一小時,這事兒已經在網上爆了。

二哥的某些粉絲已經開始瘋狂的網暴我,各種髒字甚至遺照都 P 出來了。

王雪還在那跟我三哥嬌滴滴地開口。

「斯寧,不是我說芸芸啊,只是她年紀那麼小,就和別的男人去酒店,不太好吧?你和你大哥不管管麼?」

王雪這很顯然是在努力想要在陸斯寧面前抹黑我形象。

甚至都不惜搭上自己的愛豆陸遠之的名聲了。

果然對陸斯寧才是真愛。

可陸斯寧卻只是用一種看弱智的表情看著她。

緊接著,我們突然聽見一個同學驚呼——

「等等!陸遠之發聲明了!」

王雪滿臉不以為然:「就是沒什麼營養的廢話聲明吧?他們工作室就這樣,廢話連——」

「不!絕不是廢話聲明!」同學震驚地抬頭看我,「我的天!芸芸,陸遠之竟然也是你哥!?」

14

王雪僵住,隨即猛地抬頭。

「你說什麼!」

同學直接放出了視頻。

視頻里是我二哥陸遠之。

「各位粉絲和網友,大家好,首先很抱歉,因為我的私事侵占了公共資源。

「但這件事從頭到尾是個誤會,視頻里的那個女生並不是我的女友,更不是被我玩弄的粉絲,她是我的親生妹妹。

「我們失散了很多年,最近才重逢,希望大家不要打擾我家人平靜的生活……」

陸遠之還說了很多官腔廢話,可王雪很顯然已經聽不進去了。

她只是臉色慘白,顫抖著嘴唇看我。

「遠……遠之哥哥,也是你親哥?」

我對她甜美一笑。

「是啊,這事兒我不是也跟你說過了麼。」

王雪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

我從她眼底看見了深深的悔意。

她當然後悔了,畢竟她發現自己得罪的我,其實是——

大佬的妹妹、暗戀對象的妹妹、偶像的妹妹。

但我卻打算讓她更後悔。

我手機突然響了,我低頭一看,果然是我二哥。

我立刻接通,開門見山地問:「喂,二哥,你查清楚那張照片是哪裡來的了麼?」

這話一出,我果然看見王雪的臉色慌了。

「已經查清楚了。」二哥立刻開口,「你說得沒錯,這照片的確是那天我們碰見的一個粉絲拍的。

「粉絲群那邊的人也已經查到她的身份了,好像叫什麼王雪,粉絲群應該已經把她踢出去了。」

我微微一笑,並不意外。

或者更確切地說,我早就猜到把照片爆給狗仔的是王雪。

因為有一張照片不小心排到了拍照者自己的袖口。

那個蕾絲花紋,就是王雪那天穿的衣服。

所以我告訴了我二哥,讓他去粉絲群問一問。

這一問,當天和王雪一起的其他粉絲自然也都認出來了。

一傳十,十傳百,所有陸遠之的粉絲都立刻知道,是王雪把照片爆出去的。

要知道粉絲可是這世界上殺傷力最強的動物。

王雪竟然敢把自家愛豆的這種照片爆出去,接下來可有她受的了。

果然如我所預料的那樣,王雪很快受到了二哥粉絲的圍攻。

可別小看我二哥的魅力,不說網友,光是我們學校里就有無數二哥的粉絲。

大家不至於校園暴力王雪,可光是一些議論,就已經讓心理脆弱的王雪不堪承受。

一個禮拜後,王雪就崩潰了。

她哭著找到我。

「宋芸芸我求你了!你去跟他們說,讓她們放過我!

「你是陸遠之的親生妹妹,只要你幫我說話,她們一定會放過我的!」

可我卻是面無表情。

「王雪。」我突然問,「你知道你爺爺去世前一直喊你的名字麼?」

王雪的眼淚頓住,很顯然不知道我為什麼問這個。

我繼續說。

「你爺爺那時候病了很久,很痛苦,醫生都勸他放棄。但為了等見你最後一面,一直熬著。

「可你呢?無論他給你打了多少電話,你都不肯回鄉下來看他們一眼。

「你爺爺以為你是學業忙,可我現在知道了,你是嫌棄鄉下土,不願意回去。

「哪怕那是從小將你撫養的爺爺,哪怕他最後的心願就是見你一面,你都不願回去。」

王雪哭得說不出話來。

而我則是冷冷地看她。

「王雪,我還記得小時候的你很善良,可你進了城之後,卻忘了初心。

「我討厭這樣的你,所以,我不會幫你,你要為你犯下的錯誤承擔後果。」

說完我不再多看王雪一眼,轉身回了教室。

路過走廊的時候,我看見了窗戶玻璃上倒映的自己。

幾個月過去,我已經和當初在鄉下的我截然不同。

我有了漂亮的髮型,好看的衣服,甚至開始學著化妝。

我好像變了一個人,但我又很清楚,我還是我。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來自哪裡。

我也永遠不會跟王雪那樣否定自己的過去。

我,永遠都是宋芸芸。

(全文完)

相关推荐: 8:30故事—年會的時候,我當眾扒了我老闆的褲子。而他後來成了我的男朋友(此招數不建議模仿)

年會的時候,我當眾扒了我老闆的褲子。而他後來成了我的男朋友……(此招數不建議模仿)「挺疼的吧?對不起啊……」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阮小西,要不……我先幫你把褲子提上?」 「趁我沒發火,立刻消失。」 說話的男人姓姚,不到 30 歲,卻是我們公司的大老闆。 …

下一篇

已经没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