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為救前夫我賣了一套房,他堅持要打借條,復婚的前一天我把他告上了法庭

為救前夫我賣了一套房,他堅持要打借條,復婚的前一天我把他告上了法庭

人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我和連成海相戀五年,婚姻兩年,感情是不是應該比天還高比海還深?

而現實,遠比電視劇狗血。一切,都是因為我太傻了。

1

那天,我意外接到前夫連成海表姐的電話。

「秦朵,我實在沒辦法了才給你打電話,連成海出事了。」

表姐告訴我,連成海上個月載他爸媽回老家,路上出了車禍,他爸媽搶救數天最後還是撒手人寰,他自己也傷得不輕,手術後正在康復治療。

我震驚無比。

我和連成海是同學眼中的神仙眷侶。

我倆高三悄悄相戀後,又考入同一所大學,大學畢業後就結了婚,感情甜得齁死人。

可命運弄人,我倆的感情被婆媳關係撕得粉碎。想起前婆婆對我做的種種噁心事,我就不寒而慄。

離婚那天,連成海抱著我失聲痛哭,說對不起我,求我不要恨他。

我怎麼可能不恨他呢,他總是無原則偏袒父母。

我刪掉了他所有的聯繫方式。

誰知道,前婆婆不饒,說離婚財產分配不均,無數次登門大鬧要奪回房子。

那房子是我和連成海一起買的,按理說離婚後應該平分,但我把汽車留給了他,再加上當初裝修的錢是我拿的,連成海就放棄了房子。

不堪前婆婆騷擾,我換了新工作,並在新公司附近租了房子。

自此,我和連家再無瓜葛。

誰會想到只是一年,竟物是人非了呢。

雖然他父母留給我的記憶都是悲傷,但如今聽到這個慘烈的消息,我還是很傷感。

表姐說,連成海腦外傷不是很嚴重,手術後只是右半身身體稍微不利索,關鍵是查出了心臟病,需要做一個大手術。

可他堅決不做手術,想要自生自滅。

表姐央我去勸勸連成海。

和連成海甜蜜的時光在腦海里浮現,我心中百感交集,答應表姐會儘快勸說他。

2

饒是提前做了心理建設,當看到連成海的樣子,我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之前那麼健康的一個人,如今卻了無生氣躺在病床上,看著讓人心酸。

看見我,他蒼白一笑說:「幸虧咱倆離婚了,否則就拖累你了。」

我只能無奈笑了笑。父母雙雙離世,自己如今又悽慘如此,誰能受得了這個打擊呢?

我儘量和他說一些輕鬆的話題,鼓勵他重新燃起對生活的熱愛。只要活著,一切就有希望。

「秦朵,你以為我不想活下去嗎,我是沒錢治病了。」連成海突然自嘲地說。

沒錢可以借,實在不行就賣房子。什麼也沒有生命重要啊!

連成海苦笑搖頭,借親戚的錢到現在都沒有還上,哪還能舔臉再借?

老房子是堅決不能賣的,那是父母留給他唯一的念想,再說,即使賣了也不值錢。

空氣中瀰漫著尷尬和憂傷。

「秦朵,你能不能把你那房子賣了?」連成海突然可憐兮兮地對我說。

我當時還沒反應過來,我的房子?

「就是離婚時我留給你那房子。哦你別誤會,我沒有要回房子的意思。那房子現在至少能賣80萬,我只借你三十萬,行嗎?」

「你放心,我給你寫借條。」見我沒回應,連成海急切地說。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連成海會讓我賣房子。

那是我的棲身之所啊。他媽人不在了,我也不用再擔心被騷擾,還打算搬回去呢。

連成海突然撲通一聲跪在我面前,老淚縱橫:「秦朵,我實在沒有辦法了呀,現在能救我的只有你!要不我只能等死了!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就行行好救救我吧!」

我陷入了痛苦的糾結里。

理智告訴我,我已經和連成海離婚了,幫他是情分,不幫是本分。

可情感卻告訴我,那是曾和我甜蜜相戀,同床共枕的人哪,我無論如何也不能見死不救。

最終,感情占了上風,我同意賣房救他。

3

連成海的病不等人,房子只能降價銷售,最終以70萬成交。

房款到帳後,我立刻給連成海轉去30萬。

連成海非要給我寫借條,說一碼歸一碼,我能把錢借給他,他已經萬分感激了,必須給我一個定心丸。

拗不過他,我收了借條。

我賣房給連成海治病的事,很快被連家幾個親戚知道,大家都紛紛給我打來電話,讚美我心地善良,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表姐甚至還意味深長問我,是不是還愛著連成海?

我趕緊否認。幫助他,僅僅是因為我們曾經相愛過。

破碎的鏡子應該再無復原的可能。

表姐搖頭表示惋惜:「秦朵,如果沒有我姨媽,你和連成海肯定會白首偕老的。既然我姨媽已經不在世了,你現在又沒有再嫁,等連成海康復了,你們完全可以復婚。」

表姐給我講了許多連成海如何思念我的事。

說這些有什麼意義呢?時光不會倒流。

因表姐和我的這番談話,自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去醫院。

我不能讓別人以為,我想和連成海重敘舊情。

連成海重新加我好友,什麼時候動手術,身體康復到什麼地步了,都會在微信上告訴我。

看他一天比一天健康,我也為他高興。

轉眼,三個月過去了。

那天,是我的生日,我突然收到一大束玫瑰花,卡片上寫著:感謝你讓我重生。

正懵圈時,連成海給我發來微信,祝我生日快樂。

我和連成海從相戀到結婚,他從沒有給我送過花。他說有那錢,還不如買水果吃呢。

離婚了,倒浪漫起來了?

「秦朵,你放心,等我徹底康復了,我就出去找工作,錢很快就會還你的。」

我沒想到,晚上下班,連成海竟然出現在我家樓下,表姐在一旁陪著。

見到我,表姐無奈地說:「秦朵,你再不回來,我倆就變成雕像了。這傢伙賊犟,非要過來給你過生日。」

我這才看見,表姐手裡拎著一個生日蛋糕。

落日餘暉下,連成海的臉色沒有想像得那麼蒼白,倒顯得有幾分紅潤。

看來身體恢復得不錯。

4

連成海開始對我展開瘋狂的追求,一如當初。

他不知道在哪裡打聽到,我在科室受老員工排擠,便動用他親戚的關係網,把我調到了相對輕鬆的科室。

那些日子,我總會收到快遞,大到梳妝檯,小到拖鞋,都是連成海網購的。

我給他發微信,讓他不要再買了。

可他不為所動,只說:「我想讓你過得好。」

還說,這些都是他的心意,不會從借的錢里扣。我簡直無語。

對於連成海對我的追求,閨蜜讓我要足夠清醒。

且不說連成海現在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你如果再次接受他,就得像護工一樣照顧他;就說他當年愚孝幫他媽欺負你,你心裡那根刺能拔出來嗎?

我覺得我會足夠理智,我絕對不會在一個坑裡跌倒兩次。

那天晚上八點,連成海突然給我打視頻電話,一副我不接就誓不罷休的架勢。

擔心有什麼急事,我最後還是接了。

視頻里,連成海眼睛裡閃著淚花,手裡拿著一枚鑽戒。

「秦朵,你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我倆的結婚紀念日。這枚鑽戒是離婚那年我買的,最困難的時候我也沒捨得把它賣掉。」

連成海說得情真意切,淚珠吧嗒掉落,我被他的話共情,忍不住掉了眼淚。

他還有個好消息告訴我,他找到工作了。他的新生活都是我給的,他打算一輩子不再娶,默默守護我一輩子。

這時候的連成海,其實走路還有點跛。或許是被他的告白感動,我小聲說,欠我的錢不急,養好身體再說。

連成海突然捂著臉嗚嗚哭起來,說後悔當初沒有堅定自己的心意,被他媽攛掇離了婚。他一輩子都不能原諒自己。

就在我說再見的時候,連成海突然問:「秦朵,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我的心,呼啦一下就撕開一個口子。

5

我承認,起初連成海是站在我這邊的,但他媽性格強勢,天天作妖,還使計謀誣陷我,時間長了,連成海便信了他媽的胡編亂造。

加上我結婚兩年一直沒要孩子,他媽更是恨我入骨。

矛盾的激發是她媽身體過敏,嫌我做魚的鍋沒有洗淨,故意想害她。

一頓大吵後,他媽以自殺相威脅,我們離了婚。

這段婚姻確實帶給我傷痛。但連成海的懺悔和對我的愛,還是讓我動搖了。

他媽已經去世,再也不會存在令人痛苦的婆媳問題,加之現在他對我賣房救他很是感激,未來肯定會凡事依著我,這樣的婚姻會幸福的吧?

閨蜜極力阻攔我,說你腦子太不清醒了,連成海有什麼好,值得你奔赴兩次?他動過手術,還不知道有什麼後遺症呢。

就在我矛盾糾結的時候,連成海突然給我要身份證,說想把他家老房子過戶給我。

我震驚極了。

連成海說,他的一切都是我的。

雖然老房子現在不值錢,但聽說近幾年可能會拆遷,他想把它作為禮物送給我。

我拒絕了。但從他堅定的眼神里,看到了他對我強烈的愛。

表姐說的對,人這輩子誰不會犯錯呢,你和連成海曾經那麼相愛過,為什麼不讓愛情延續?

何況,連成海的身體恢復得不錯,完全具備結婚的條件。

我不顧眾人的反對,決定和連成海試著重新交往。

與其與陌生男人重新開啟一段感情,倒不如重新接納連成海。至少我們是有感情基礎的。

連成海高興得像個孩子。

他是搞設計工作的,平時也極少加班,他承包了所有家務。怕他身體受不了,我讓他休息,他總是不肯。

我倆仿佛回到了初戀時。

連成海第一個月的工資,只給自己留了三百塊錢零花,剩下的都給了我,他說他要連本帶息還我。

我們的日子甜蜜而平靜。一切都向著美好的一面發展。

因我和連成海重新交往,之前關係冷下來的親戚也漸漸熱絡。

很快,有兩個親戚單獨找到我,神色無奈地讓我幫連成海還錢。

說本以為連成海工作以後會慢慢還錢,誰想到至今未見分文,誰家日子都不容易……

晚上回家,我提起這事。

連成海連忙對我說對不起,說都是為他爸媽治病欠下的債,還說不用我管,他會想辦法的。

那晚,連成海在陽台坐了一宿。

我心中五味雜陳。

第二天早上,看著一臉憔悴的連成海,我心疼不已。

我告訴他,我和他即將復婚,是一家人,我的錢他沒必要再還。

我拿出了10萬塊錢,讓他趕緊還債。

連成海感激不已,紅著眼眶對我說:「秦朵,等老房子拆遷,我把所有錢都給你。」

從此,連成海對我更好了,簡直把我寵上天。

我倆商量好七夕節那天去領證。

 

6

那天是表姐女兒生日,我和連成海買了禮物去慶祝。

席間,我去了一趟衛生間,出包廂不久發現沒戴口罩。回去拿口罩時,無意間聽到表姐和連成海的對話。

「表姐,我能有今天,真要好好感謝你。」

表姐咯咯一笑:「領教表姐的聰明了吧?人都有弱點,秦朵就是太重感情了,若是換了別的女人,誰能賣房給前夫治病?」

「你再趁機追求她,得到她的人,還愁什麼還錢哪。她的每一分錢都是你的。我這招高吧?」

「不過,你一直沒有工作這事到底想瞞多久?你每個月給我借錢充當工資,也不是長久之計吧?總不能讓親戚們動不動就去找秦朵要錢,早晚會露餡的。」表姐擔憂地說。

連成海不以為然:「秦朵挺好騙的,她還給了我10萬塊錢讓我還債,夠我糊弄一段時間的。唉,哪有稱心如意的工作,我一直在找呢……」

我聽得目瞪口呆。

我顧念舊情賣房救他,顧念舊情重新接納他,不捨得他為了還債而遭受壓力,我就差把心掏給他了,他竟然在算計我!

我一腳踢開包廂的門,疾步上前掀翻了桌子,又走到連成海面前,給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

「連成海,你不得好死!」

摔門而出的瞬間,我淚流滿面,我真是世界上最大的傻子呀。

連成海追了出來,拽住我的胳膊讓我聽他解釋。

我隨手又打了他一個耳光,我告訴他,他欠我的四十萬,必須在三天內連本帶息一分不少還回來!

連成海不相信地看著我:「秦朵,你至於這麼咄咄逼人嗎?你明知道我現在拿不出這麼多錢,我們多年的情分在你眼裡一文不值是嗎?」

我冷笑著:「你利用我的善良讓我賣房子的時候,你聯合你表姐算計我的時候,是否想到過我們的情分?」

連成海急了:「賣房子怎麼了?那房子本來就有我的一份。我追求你怎麼了,那是因為我對你還有感情,想和你過一輩子。」

「得到我的人,順便,還不用還債了,一舉兩得是吧?」我咆哮著。

表姐這時走了出來,虛偽地和稀泥:「哎呀別吵了,都是誤會。秦朵,你也彆氣了,表姐也沒惡意,就是希望你們幸福長久一輩子嘛。再說,借條不是都被你撕了嗎?你也沒辦法向我弟弟討債是吧?」

「夫妻之間,計較那麼多幹嘛,包容萬歲,理解萬歲嘛。」

我再次冷笑。借條確實被我撕了,我怕連成海有思想包袱。我真是傻透了。

萬幸的是,所有錢我都是採用銀行轉帳的方式,我有轉帳憑證!

在領證前一天我把連成海告了。撕下感情的偽裝,一切都血淋淋讓人膽寒。

連成海惱羞成怒,嫌我不顧及他的身體,怨我心腸歹毒。

我倒希望時間倒流,我就是那個心腸歹毒的女人,就不會任他擺布了。

一個坑,我竟然跳了兩次,傻得也是沒誰了。

愛,如果與錢掛了鉤,就變了味道。可惜,我的眼已經被感情蒙瞎。

女人,不能不顧情誼,那和冷血動物無異,但女人也不能盲目感性,那就成了沒有底線的聖母,結果只會讓壞人得逞,自己受傷。

希望,你是那個理智聰明的女人,而不是像我這樣傻得冒熱氣。

相关推荐: 妹妹拿著前夫4000的撫養費,孩子一直丟給我爸媽帶,每個月只給1000生活費

1 暑假的第一個周末,我爸打電話讓我有空回家一趟,有重要事情和我商量,我大概猜到是什麼事情,但既然他在電話里不說,我也就沒有挑明。 果然,到家不到半小時,我爸就直接開口,讓我和老公想辦法把我妹的女兒弄到我們這邊來讀書,理由是他們實在管不了。 我妹的女兒今年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