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虛構 我被拉進一個紅包群,群里成員全是大佬

我被拉進一個紅包群,群里成員全是大佬

我被拉進一個紅包群。

群里成員的暱稱全是大佬的名字——

IT 總裁,頂流愛豆,國際名模,奧運冠軍。

我樂了。

敢情這群都以自己偶像的名字起暱稱啊?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們用的不是暱稱,是真名。

1

我奶奶拉我進這個微信群的時候我其實挺無奈的。

畢竟我這人社恐,最怕和陌生人來往,可偏偏奶奶可憐巴巴的看著我。

「落落,這群里都是你奶奶最喜歡的學生。

「每次逢年過節奶奶都想給他們發發紅包,可奶奶不會用這什麼微信,你就幫幫奶奶吧。」

我奶奶是個退休的高中老師。

因為爺爺工作調動緣故,奶奶在各個地方的高中都任過職,是標準的「桃李滿天下」。

我不忍心看她老人家難過,只能答應下來,掃碼進群。

讓我鬆了口氣的是,群並不大,除了我就四個人。

但我一看群里成員的暱稱就樂了。

只見那四個名字全都是如雷貫耳的名字。

比如有一個叫高敬遠,那是人工智慧方面的大佬,開創了公司圖之靈,是福布斯榜上最年輕的富豪。

又比如一個叫蘇雅晴,那是國際一線名模,全球超模收入榜前三,創造了亞洲模特的奇蹟。

還有一個叫齊鶴之,那是剛結束的奧運會男子游泳冠軍,八塊腹肌更是讓他成為無數女生的新晉老公

最有意思的那個叫池卻,那可是如今最紅的頂流小鮮肉,也是我最近的牆頭。

我忍不住覺得好笑。

所以,這個群的傳統是要以自己的偶像為暱稱麼?

此時群里的人看見我進群,紛紛發出歡迎。

高敬遠:「是吳老師的孫女麼?歡迎歡迎!」

蘇雅晴:「歡迎.jpg!」

大家那麼熱情,我也只好配合。

我:「沒想到群里竟然也有和池卻的粉絲!池卻,我也是麻雀哦~」

麻雀是池卻粉絲的名字,我原本是想套個近乎,可沒想到消息一發出去,群里突然陷入一陣詭異的沉默。

緊接著我看見那個叫池卻的發了一個「?」過來。

氣氛一時之間更微妙了。

我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了什麼,可也不好意思問,只能趕緊發了幾個紅包。

嗯,我奶奶讓我進群的初衷不就是給她的學生發紅包麼。

於是我發了好幾個「中秋快樂」的紅包後就放下了手機。

可不想一抬起頭,我就看見坐在我旁邊的室友方小琴正在一邊敷面膜,一邊偷偷看我的手機屏幕。

我的臉色頓時垮了。

「方小琴,你看什麼呢!」

2

方小琴臉色頓時閃過一絲尷尬,但很快她冷笑一聲。

「你以為誰想看你的手機啊!本小姐才對你們這種平民的生活不感興趣呢!」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我這室友方小琴是個奇葩。

剛入學的時候她就到處跟人說自己家裡很有錢。

加上她有很多名牌包,大家也就相信了她是個白富美,班裡不少女生都把她當做女神。

我原本也那麼以為,直到我無意間看見她在一家二手奢侈品店打工。

我這才知道,她的白富美人設是裝的,平時背的名牌包也是偷拿打工店裡的。

但這畢竟是別人的事,我也沒打算告訴別人。

可方小琴自己做賊心虛,從那以後處處針對我防備我。

比如剛才,她肯定也是擔心我把她的事跟別人說,這才偷看我手機。

可我才懶得理她,直接起身去洗漱了。

中秋節很快到來。

隨著小長假結束,我剛回到學校,就看見我奶奶那個學生紅包群里有人我。

高敬遠:「落落,叔叔最近剛出差回來,順便給你買了點土特產,我已經寄到你奶奶給我的你的宿舍地址去了。」

因為我奶奶當了幾十年的人民教師,所以她有些學生年紀比較大,都可以當我叔叔阿姨了。

我有些受寵若驚。

我:「不用了吧叔叔,這怎麼好意思。」

高敬遠:「哈哈,我這不是收了你的紅包麼,做長輩的送你點東西應該的,估計快到了,你和室友們分一分吧。」

果不其然,我立刻就收到了快遞的電話。

到宿舍樓下拿了快遞迴來,我就看見其他幾個室友,包括方小琴也已經回宿舍了。

只見方小琴正在給大家分什麼東西。

看我回來,室友們激動的拉住我。

「落落,小琴給我們帶了面膜當禮物呢!」

「沒錯!還是海藍之謎的!我記得這一瓶要一千多塊呢!小琴真是太大方了!」

我立刻皺起眉來。

別人不知道,我卻是知道方小琴是絕不可能買得起那麼貴的面膜送人。

於是我看了一眼,果然發現那面膜盒子上的字都是糊的。

八成是假貨。

於是我出言提醒:「咦,這個面膜的字怎麼好像不太清楚啊?」

方小琴臉色一僵,但隨即她沉下臉,冷冷開口。

「夏落落,你什麼意思?你難道覺得我會買假貨?你如果不想要就還給我!」

說著她一把搶過我手裡的面膜。

其他的室友被方小琴這態度嚇了一跳,趕緊打圓場。

「哎呀小琴你別生氣,落落她就是沒用過海藍之謎,才不知道嘛。」

「對對對,誒,落落,你手裡拿著的是什麼呀?」

室友們為了轉移話題,這才把目光落在我手裡的快遞盒上。

我如實回答:「是我奶奶學生給我的土特產,不知道是什麼,我們過會分了吃吧。」

其他室友都興高采烈的說「好啊」,只有方小琴陰陽怪氣的開口。

「土特產?該不會是什麼農村的小作坊做出來的吧,也不知道吃了會不會拉肚子,我才不要。」

我冷冷看了一眼方小琴,「你不要就算了。」

說完我就自顧自打開了快遞盒。

方小琴還在旁邊冷嘲熱諷。

「有些人啊真的就是命賤,送她海藍之謎不要,就喜歡這種便宜貨,果然窮習慣了,狗改不了——」

方小琴嘲諷的話還沒說完,旁邊的室友就發出一聲驚呼。

「等等,這……這是什麼!」

3

只見快遞盒拆開,裡面並不是我以為的什麼土特產小吃。

而是無數個大牌禮盒。

等那些盒子打開,裡面的東西更是震撼了我們——

寶格麗的蛇頭包,梵迪的四葉草項鍊,蒂凡尼的 T 型鑽石手鍊和香奈兒的方胖子。

全是各大品牌的當家熱門款。

齊齊整整的躺在我們面前。

整個宿舍都沉默了,最後還是一個室友結結巴巴的開口。

「落落,你……你剛說著是什麼來著?土特產?」

我瞬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匆匆離開宿舍,我到走廊才趕緊給那個「高敬遠」發消息。

我:「叔叔,你是不是送錯了?我收到的不是土特產,都是大牌的珠寶包包啊。」

高敬遠:「沒送錯啊,我是去杜拜出差,杜拜的土特產可不就是這些麼。」

我看這回復,大為震撼,卻又好像沒法反駁。

我趕緊繼續回覆:「這東西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對方卻是渾然不在意的樣子。

「落落你不用跟我客氣,我當年就是個混小子,如果沒你奶奶悉心教導,現在早就長歪了,這些東西不算什麼。

「你就挑著喜歡的收下,不喜歡的就給室友吧。」

我再三推辭,可對方卻十分堅持,我最後只能給奶奶打了個電話。

沒想到奶奶也是淡淡道:「這些對他來說的確不算什麼,你就收下吧。」

我這才只好收下。

回到宿舍,我告訴室友們可以選自己喜歡的拿走,她們都樂瘋了。

方小琴也是眼底冒出光,正忍不住伸出手,可我卻是淡淡看了她一眼。

「你剛才不是說看不上我的『土特產』麼?」

方小琴的臉瞬間綠了。

「誰稀罕啊!」她嘴硬道,「這種東西我多了去了!」

話雖那麼說著,但她的目光卻是沒法從這些東西上挪開。

自從這「土特產」事件後,我也不好意思成天在那個紅包群里裝死了。

我和這些群里的人慢慢互動的多了起來,我發現他們都是很有意思的人。

特別是那個叫「池卻」的,我們倆年紀相仿,共同話題也最多。

她的個性也很有意思,看著冷冷的,但其實是標準的外冷內熱。

比如我感冒了發朋友圈說想吃市中心的芋圓,她竟然就叫跑腿的給我送了過來。

嗚嗚嗚,果然我們麻雀都是人美心善的小仙女!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跨年。

跨年這天,我的牆頭池卻要在我們市舉辦演唱會。

我們寢室都是麻雀,約好一起去看。

我也忍不住問紅包群里的那個「池卻」。

我:「親愛的,這次池卻的演唱會你去麼?」

對方回的很快:「我怎麼可能不去?」

我:「那不如我們面基吧!」

對方安靜了一會兒,我以為她是不願意,不想她就回復了。

「好。」

4

我原本想的面基就是買個靠近的座位或者結束後一起吃頓飯。

但沒想到群里的「池卻」卻是直接給了我演唱會的後台通行證。

知道我是和室友一起,還一口氣給了四張。

室友們都驚了。

「落落,你這網友什麼背景啊,竟然能弄到那麼多後台通行證?」

別說她們了,我也給搞震撼了。

「她說是工作上拿的,可能是做這方面的工作吧。」

室友們一個個都興高采烈,畢竟有了後台通行證,可就代表著能看見池卻本人了呀!

只有方小琴依舊在那陰陽怪氣。

「什麼網友,是人是鬼都不知道,小心到時候是個當黃牛的變態老男人!」

我皺眉,「你胡說什麼!人家是女孩子!」

「你又知道了?你是跟她通過語音還是視頻過啊?」

我瞬間被問住了。

因為我意識到我好像的確不知道「池卻」的任何背景。

甚至她是女孩子,也是因為她是麻雀,我自己猜測的。

但既然對方是奶奶的學生,人品什麼的,肯定也沒問題吧?

時間很快到了演唱會。

本是高高興興的一天,可我卻是從早上開始就肚子有點隱隱作疼。

等我們來到後台,我正打算聯繫群里的「池卻」,不想我的室友突然驚呼一聲。

「落落你的裙子!」

我低頭才發現我的裙子竟然紅了。

我來大姨媽了!

我萬萬沒想到這次姨媽竟然提前了一禮拜,我緊張的看向室友們。

「你們有帶衛生巾麼?」

她們紛紛搖頭,方小琴更是幸災樂禍。

「天哪夏落落,你這樣還怎麼看演唱會,趕緊回家吧!」

我懶得理她。

我用外套系在腰上,拿出手機正想查附近哪裡可以買衛生巾。

不想劃開手機就看見「池卻」給我發信息。

「你到哪裡了?」

我肚子越來越疼,乾脆直接給她發語音消息:「我在後台,那個……你有沒有衛生巾啊?」

對方立刻回了個:「?」

我更尷尬了:「我來那個了,身上沒衛生巾,能麻煩借一下你的麼?」

對方沉默了片刻,才回:「我怎麼可能會有,我幫你問問吧。」

看來她也沒帶,不過既然她在這裡工作,肯定能找到人借吧。

我鬆了口氣靠在牆上,剛想跟室友她們幾個說她們可以先去給池卻探班,不用等我。

沒想到她們突然尖叫起來。

「是池卻!」

我一愣,抬起頭,就看見一道修長的身影從走廊盡頭走來。

白色的絲質襯衫,清冷的舞台妝容,俊美的好像畫報。

竟然真的是池卻!

我的室友們興奮的尖叫連連,甚至方小琴也忘了維持平日裡高冷白富美的形象,激動的拿出手機想拍照。

只有我緊張的在拉屁股上的外套。

開玩笑。

這可是我第一次見我愛豆。

我可不想被他看見一屁股血!

想到這我更努力的扯著外套,可沒想到這時候,一雙修長的腿落入我眼帘。

我愣住,抬起頭,才發現池卻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我面前。

四周尖叫的室友也都安靜下來,不可置信的看著我們。

我也是滿臉懵逼,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見眼前的池卻伸出手,把一個袋子遞到我面前。

我頓時更懵逼了。

我迷茫的看著池卻,就看見他不自然的別開眼,耳根微紅的開口。

「你要的東西。」

5

我要的東西?

我疑惑的低頭,這才看清袋子裡的東西。

粉粉的一包,衛生巾!?

「這這這是……」

我難以置信的抬頭看向池卻,就看見他皺了皺好看的眉頭。

「不是你要我幫你借的麼?」

我讓他借的?

我整個人大腦還沒來得及反應,旁邊的室友們就終於忍不住開口。

「落落,池卻到底給你什麼東西啊?」

說著她們竟然也都湊過來想看。

我一個激靈,這才回過神來。

身體的動作快於大腦,我根本就沒經過思考就一把拽著池卻到了旁邊一間空蕩蕩的化妝間裡。

砰的關上門,我才猛地轉頭看向池卻,脫口道:「你是池卻!?」

說完這話我才意識到我問的是句廢話。

我趕緊改口:「你是我奶奶紅包群里的那個池卻?」

池卻點點頭。

我頓時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

蒼了天啊!

夏落落你這是幹了什麼!

把堂堂偶像正主認成了粉絲,還跟人家當小姐妹,成天一口一個親愛的?

不僅如此,你還叫人家給你送衛生巾!?

此刻的我只想一頭原地撞死。

池卻卻是低頭看向我的身後。

他的耳根瞬間又紅了。

「那個。」他別開眼,把袋子又舉到我面前,尷尬道,「你要不要先去一趟衛生間?」

我一低頭,才發現隨著我剛才一波迅猛的動作,系在腰上的外套已經鬆了。

露出我白裙子的一片鮮紅。

我瞬間覺得我不僅應該原地撞死,還應該魂飛魄散。

幸好這化妝間是自帶衛生間的,我趕緊一把抓過池卻手裡的袋子衝進去。

等十分鐘後我出來的時候,我只覺得我的耳朵還在冒煙。

池卻就在外面等我,看我出來,指了指桌上的一次性杯子。

「喝點熱水吧。」

原來他等我的時候,還用化妝間內飲水機給我倒了熱水。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我是應該感動「我的愛豆在關心我」,還是應該社死「我的愛豆在關心我的大姨媽」。

但眼下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那個……」我喝著熱水,小聲開口,「你在群里給自己的暱稱寫的是真名,那其他人呢?」

「當然也都是真名。」

池卻回答的漫不經心,可我卻是差點直接把熱水給倒鼻孔里。

「所以。」我倒抽冷氣,「群里的高敬遠是真的高敬遠?群里的蘇雅晴是真的蘇雅晴?群里的齊鶴之也是真的齊鶴之?」

池卻莫名的看著我,「不然你以為呢?」

我當然是以為大家都是隨便用自己喜歡的名人在起暱稱啊!

我捂住胸口,大口喘氣。

所以,我奶奶的學生們,竟然全是大佬!?

6

這一個跨年絕對是我過過最印象深刻的一個跨年。

不僅是因為我在我偶像面前糊了一屁股血,更是因為我得知自己在無意之間,已經和諸多大佬在微信上談笑風生。

不僅如此,我還天天給大佬們發紅包。

我如今重新回去看群里的聊天記錄,當我看見四位大佬在為我不到 100 塊的紅包搶的頭破血流的時候。

我只覺得自己的人生提高了一個逼度。

演唱會結束後,我的室友們自然也是質問了我和池卻的關係。

我不想暴露太多,於是只是含糊的說,我的那個網友是池卻的工作人員,池卻是幫工作人員給我送東西的。

我們的室友對這個說法將信將疑,但她們做夢也想不到池卻竟然會是我奶奶帶過的學生。

所以最後也只能接受了這個說法,順便嚶嚶嚶的感慨:「池卻哥哥果然人美心善!對助理都那麼好!」

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期末。

期末考結束,寒假之前,學校突然提出要搞一個舞會。

就是學國外大學那一套,而學校里的女生卻是全沸騰了。

畢竟難得有這麼一個機會可以盛裝打扮,哪個女孩不想美美的呢?

我也求著我媽去給我買了一條適合舞會的裙子,我當做寶貝一樣放在宿舍里。

可沒想到到了舞會當天,我剛換上裙子,就被方小琴手裡的果汁灑了。

一大團污漬,洗都洗不掉。

我氣得幾乎要哭出來,方小琴卻還是不肯認錯。

「不就是一條破爛裙子麼!」她滿臉不以為然,「這種一千多塊的裙子給我當抹布我都不要!」

我氣得想罵她,可不想這時候手機響了。

我低頭一看,是蘇雅晴給我打的語音電話。

我這才顧不得理會方小琴,到走廊里接通語音。

「落落麼!」蘇雅晴歡快的聲音從手機裡響起,「我聽你奶奶說,你們學校要舉辦一個舞會?你衣服準備的怎麼樣了?」

說到舞會的衣服,我就止不住委屈,「我的衣服髒了。」

「髒了?」蘇雅晴一愣,立刻開口,「沒事,我剛好在你們學校附近拍廣告,我現在就帶我的團隊來找你。」

團隊?

我還來不及反應,蘇雅晴就已經急吼吼的掛了電話。

半小時後,蘇雅晴給我發了一個我們學校的教室號。

「我們借了個空教室,落落你趕緊過來。」

我來到那教室,就被眼前的排場給震撼了。

只見這教室已經被收拾成了一個臨時的化妝間,見我進來,蘇雅晴快步走過來。

「落落!」她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滿臉激動,「我看算見到你真人了!」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蘇雅晴真人。

她真人比電視裡看著還要高還要瘦,身材完美的挑不出一絲缺陷。

她也不廢話,迅速的對身後的一群人開口。

「這是我高中老師的孫女,對我來說跟親妹妹一樣,你們今天一定要讓她美美的!」

7

蘇雅晴話音落下,那群人就迅速將我圍住了。

其中一個拿著剪子 Tony 模樣的人摸著我頭髮開口:「嗯,發質有點毛躁,但發量足夠,可以整一個清純點的髮型。」

另一個濃妝艷抹的男人打量著我的身材開口:「嗯,雖然身高不太夠,但比例還可以,選個短款禮服吧。」

另一個小姐姐直接上手摸我的臉,感慨,「到底是年輕,皮膚可真好啊,妝容咱們也走自然一點的風格吧。」

眼前這些人七嘴八舌,我整個人頭暈目眩的還來不及反應,就被他們給抓到了凳子上。

緊接著是一陣狂風暴雨一般的忙碌。

等一切結束的時候,蘇雅晴拉著我走到全身鏡面前,笑眯眯的看著我。

「怎麼樣?落落,還滿意麼?」

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震驚的徹底說不出話。

這個小美女,真的是我麼!

蘇雅晴很快讓人把我送到了舞會的大禮堂。

我已經遲到了,所以進場的時候大家已經熱熱鬧鬧。

我看到好多人都圍著方小琴在誇她。

「天哪!小琴你好美啊今天!跟仙女一樣!」

「你這裙子是香奈兒去年的款式吧?看起來就好貴氣哦!」

方小琴被奉承的嘴角怎麼都壓不住,但偏偏還要故作不在意的謙虛。

「哎呀,沒有啦,我就是隨便在衣櫃裡選了一件,妝容也是隨便畫畫,沒有你麼說的那麼……」

方小琴做作的話語還沒說完,就突然戛然而止。

因為她看見了剛走進門的我。

她的眼底瞬間閃過不可置信的震驚。

這時候,不只是方小琴,四周的其他同學也看見了我。

剎那間,整個禮堂都安靜下來。

太多目光都落在我身上,我正有些不好意思,我的室友們就先回過神來,衝上來將我圍住。

「我的天!你是落落麼?我的媽!你好美啊今天!我差點沒認出來!」

「你的髮型怎麼變了?還有妝容也好精緻!太美了!」

這讚美,比剛才對方小琴的不知道熱情真誠多少倍。

方小琴自然也是意識到了,眼底的妒忌幾乎要噴出火來。

只聽見她冷笑嘲諷:「不就換了個髮型重新化妝了麼?還是一樣寒磣!身上穿的也不知道是什麼野雞牌——」

方小琴這雞蛋裡挑骨頭的刻薄還沒來得及說完,就突然聽見我們的一個學姐脫口驚呼。

「等等,落落!你這衣服,是華倫天奴的高定麼?」

8

方小琴的聲音戛然而止,不可置信的看向我。

我害羞的微微一笑,「嗯。」

剛才雅晴姐姐的確是那麼介紹這件衣服來著。

這下子更多的學姐和同學圍過來,一個個驚呼。

「我的天!高定?是那種明星才能穿的那種高定麼?是不是要好幾萬啊?」

「好幾萬?你在開什麼玩笑,幾十萬吧!」

「最重要的是,這種裙子你有錢也不一定穿得了,還得和品牌有關係啊!」

大家一個個艷羨的看著我,方小琴則是臉色都白了。

「不可能!」她半天才回過神來,尖叫,「夏落落怎麼可能會穿得起華倫天奴的高定!肯定是假的!」

剛才認出這條裙子的學姐毫不客氣的回懟,「這個材質和手工,絕對是真的!你在懷疑我的眼光麼?」

這學姐家裡就是做時尚生意的,很有錢,是貨真價實的白富美。

方小琴這才不敢說話了。

其他人也懶得理會她,只是拉著我繼續問起我臉上的妝容來。

一場舞會,我成了全場最矚目的焦點。

還有好多男生來跟我要微信號。

舞會結束的時候,方小琴整個人的情緒差到了極點。

甚至後來的一個多月里,她在宿舍里也沒給我好臉色。

我卻是懶得理她。

時間很快到了寒假。

過年的時候,我在群里繼續給大家發紅包。

只是這一次我發的無比心虛。

畢竟如今我已經知道對面的全是大佬,我發的那點紅包可真不夠看。

但他們似乎並不覺得,依舊搶紅包搶的興致勃勃。

新學期很快到來。

新的一年為了減肥也為了強身健體,我被室友一起拉著去參加了學校的游泳社。

游泳社的學長學姐們都很好,不嫌棄我們幾個沒什麼基礎,認真的教我們游泳,我們相處得非常愉快。

這個周末,我和室友照常去參加社團活動,但沒想到剛到泳池門口,就聽見裡面傳來爭執聲。

我們進去,才看見泳池旁的幾個學長正在和另外幾個眼生的男生爭吵。

更神奇的是,方小琴也和那群眼生的男生在一起。

我室友忍不住喊她,「小琴,你怎麼在這?」

方小琴看了我們一眼,立刻挽住身邊那個高個兒男生,懶洋洋開口。

「今天我男朋友和他朋友來我們學校找我玩,本來他們是想游個泳,但沒想到場地被人占了。」

這話一出,我們游泳社的幾個學長簡直要氣炸了。

「什麼叫做我們占了泳池?這本來就是我們學校的泳池!」

「就是!而且今天是我們游泳社的社團活動!難道我們還要給外校的人讓位?」

方小琴的男朋友聽見這話嗤笑一聲。

「外校的又怎麼樣?」

只見他高昂著下巴開口。

「泳池裡靠速度說話,我們比你們有實力,就有臉用這泳池。

「這就好像世界比賽,難道本國的選手比賽的時候還能喊著,這是我們國家的泳池,你們都給我滾麼?」

我這才想起來,方小琴在宿舍里炫耀過,她的男朋友是隔壁體校游泳隊的。

體校的水平肯定比我們這種重點大學的游泳隊強,怪不得那麼囂張,歪理邪說都說的那麼理直氣壯。

我們游泳社的學長氣得聲音都在發抖了。

「你這什麼鬼邏輯!反正今天是我們訓練!你們趕緊出去!」

可那群體校的哪裡肯走。

不僅不走,他們還直接扯開了身上的運動外套,笑嘻嘻開口。

「別啊,你們要訓練是不?那行,我們指點指點你們,來個混合接力比賽怎麼樣?

「你們如果贏了我們就走,如果我們贏了,你們就自己滾出去?」

9

只見那幾個體校的竟然是穿著泳褲來的。

這很顯然就是有備而來,故意來找茬的。

再看旁邊方小琴得意洋洋的樣子,我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方小琴這是看不慣我,也知道我最近在游泳社玩得好,所以故意讓自己男朋友來砸場子了。

我們游泳隊的幾個學長臉都綠了。

畢竟要知道,我們學校游泳隊的成績雖然不錯,但也沒法和體校的比啊!

他們正不知道如何反駁,我就冷冷開口了。

「混合接力賽是麼?行啊,不過我們自由式的學長今天不在,我們能找個畢業的學長來幫忙麼?」

這話一出大家都愣住了。

我們游泳社的學長疑惑的看著我,很顯然不知道我說的畢業的學長是誰。

方小琴的男朋友倒是一臉不以為然,「隨便你們。」

我這才找了個安靜的角落,打電話給紅包群里的齊鶴之。

「齊哥,你今天有空來一趟我們學校麼?我們這有個游泳接力賽,想要你幫個忙。」

齊鶴之其實是我們學校畢業的。

他十八歲的時候就已經在世界比賽嶄露頭角,所以各大高校都對他拋出特招的橄欖枝。

他最後選了在自己家鄉的我們學校。

他去年已經畢業,但因為他身上奧運冠軍的光環太矚目,加上來上課的時間也的確不多。

所以很多人都會忘記他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但他名義上的確是我同校的學長。

我本來是不想去麻煩齊鶴之的,可偏偏今天的事歸根結底是因為方小琴針對我而起。

所以我不能坐視不理。

打完電話,我就回到泳池旁邊和大家一起等待。

大概等了半個多小時,方小琴的男朋友他們就不耐煩了。

「到底還要多久?老子都熱身好久了!」

我皺眉,剛想著要不要給齊鶴之再打一個電話,就聽見身後響起一道清冷的聲音。

「我來了。」

我轉過頭,眼睛頓時亮了。

「齊哥!」

此時其他人也都認出了齊鶴之。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傻眼了。

「齊、齊鶴之!?」

特別是我們游泳隊的幾個男生,都是以齊鶴之為偶像,此時聲音更是激動的在發抖。

「真的是齊鶴之!」

「是我。」齊鶴之微微一笑,走到方小琴的男朋友他們面前,扯下身上的運動外套,露出八塊腹肌,「我就是負責自由式的最後一棒。」

10

方小琴的男朋友他們看見齊鶴之的剎那也是全驚呆了,聽見這話才回過神。

「你?怎麼可以!」他們驚慌的大喊,「你……你可是奧運冠軍!你怎麼可以和我們比!」

「可你們也是體校的學生。」齊鶴之冷笑,「你們不是也和普通高校的學生比麼?」

一句靈魂拷問將他們給堵得死死的。

「而且我的確是這所學校畢業的。」齊鶴之拉伸著身體,淡淡開口,「我代表我的學校出戰也沒什麼問題吧?」

方小琴的男朋友這才徹底說不出話來了。

事到如今,他自然也是沒有退路。

更不要說,能和世界冠軍在一個泳池裡比賽,也是他們這些體校學生的夢想。

4×100 混合接力,很快開始。

我們學校雖然不是專業體校,但其實游泳隊的實力也是很不錯的。

因此前三棒雖然落後,但也沒落後太多。

到了最後一棒,齊鶴之。

他宛若飛魚一般落入水中,力挽狂瀾,將落後不斷縮短,最後,領先!

「贏了!」我和室友忍不住歡呼起來,「我們贏了!」

和我們成鮮明對比的,是旁邊方小琴幾乎要滴出墨來的臉色。

齊鶴之和方小琴的男朋友一起從水裡出來。

此時方小琴的男朋友哪裡還有方才的囂張,只是一臉欽佩。

「齊哥,能和你一起比賽是我的榮幸!」

看見自己男朋友一臉高興的傻笑,旁邊的方小琴瞬間更生氣了。

她忍不住罵道:「輸了還那麼高興!你有沒有出息!」

她男朋友這才皺眉看她,「小琴,本來今天就是你一定要來我砸場子的,不然我幹嘛來找人家麻煩?」

直男一句話,把方小琴賣了個乾乾淨淨。

方小琴臉色更綠了。

「你這個大白痴!」

她氣得哭出來,狠狠錘了一下自己的男朋友,就轉身跑走了。

11

齊鶴之人非常隨和,比完賽之後還特地留下來,指點了一下我們游泳社的學長們。

聊天中,大家這才知道我之所以認識齊鶴之,是因為我奶奶。

齊鶴之感慨:「高中的時候我受了傷,差點就放棄了游泳,多虧了吳老師我才走出那一段陰霾。」

游泳社的大家羨慕的看著我,「落落,你也太好命了!奶奶竟然教過奧運冠軍!」

我心想,我奶奶何止是只教過奧運冠軍。

把我奶奶的全明星學生群秀出來,只怕嚇死你們!

但我卻沒說,只是低調的笑笑。

游泳池事件之後,我和方小琴的關係更惡化了。

可我在意麼?

當然不!

一個多月後,我奶奶來學校看我。

這是我奶奶第一次來我們學校,因此她特地煮了甜湯帶給我室友。

奶奶進宿舍的時候,其他室友都起來迎接,只有方小琴依舊坐在座位上化妝。

我奶奶把甜湯分給大家,就拿著一碗到方小琴面前,笑呵呵開口。

「這小姑娘長得可真俊,喝碗甜湯吧。」

說著奶奶把甜湯遞過去。

可方小琴卻是不耐煩的推開。

不僅如此,她動作太大,甜湯灑到了身上。

這完全是她自己的問題,可她卻是瞬間炸毛了,騰的站起來,朝著我奶奶大吼。

「你這老太婆幹什麼呢!知不知道我這衣服好幾千塊呢!你弄髒了賠得起麼!」

我立刻站起來,將被嚇了一跳的奶奶護在身後。

「方小琴,你自己弄灑的湯,吼我奶奶幹什麼!」

「我就吼她這個皺巴巴的老太婆了怎麼樣!」

方小琴很顯然是打算把一直以來對我的怨念全部發泄在我奶奶身上。

「我看了這種走不動路的老不死就噁心!還讓我喝她的甜湯?我呸!誰給她的臉!」

方小琴的話實在太難聽了,我看見我奶奶整個人都呆了,淚水在眼裡打轉。

我更是心疼和氣憤到了極點。

我小時候爸媽工作忙,都是奶奶帶大的。

她是我見過最溫柔善良的人,這也是為什麼她的學生都那麼愛戴她。

奶奶那麼好的人,憑什麼被方小琴這樣羞辱!

我神色冰冷,在心裡做了個決定。

我拉著奶奶離開宿舍,然後打開手機,在那個紅包群里發了個消息。

我:「我奶奶被人欺負了,大傢伙快來幫我奶奶出氣!」

12

在群里發完消息之後,我就送我奶奶離開了學校。

我奶奶整個人很低落,看的我更恨不得胖揍方小琴一頓。

送走奶奶後,我們去上課。

課間的時候,方小琴竟然還有臉跟別人提我奶奶的事。

「你們知不知道夏落落那個奶奶多討厭。」

只聽她跟那幾個特別崇拜她的女生抱怨。

「煮了個奇奇怪怪的東西一定要我喝,我不肯還把湯倒我身上!要知道那可是紀梵希的短袖呢!

「也就是我心善,看她一副老不死的可憐相,這才沒跟她計較要她賠償!」

我聽不下去了,氣得正想去抓方小琴的頭髮。

可不想這時候,四周的同學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等等,窗外那是什麼!」

我抬頭,才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無數無人機飛到了我們教室的窗外。

大家都好奇的湊到窗外,有男生認出來。

「是圖之靈的無人機!怎麼會有那麼多?這是幹什麼啊?」

大家的疑問很快有了回答。

只見一隻無人機直接飛到我們教室,投影在我們教室的白牆上。

是一段視頻。

是方小琴在二手奢侈品店打工,被店裡的監控錄下來的視頻。

班裡的同學立刻認了出來,瞬間炸開了。

「我去,這是小琴?等等,她怎麼好像一個銷售員一樣在賣東西?」

「啊!我認出來了,這不是那家連鎖的二手品奢侈品店麼?方小琴在那裡打工?」

「可她不是說自己是白富美麼,怎麼會去二手店裡打工?」

大家疑惑的看向方小琴。

此時的方小琴也是臉色一片慘白。

「是誰!是把這個視頻給弄出來的!」

她崩潰的失聲尖叫,不想身後就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

「是我。」

大家轉過頭,就看見一個英俊挺拔的中年男人走進教室。

四周不少人認出了這男人,激動的大喊起來。

「是高敬遠!」

「我的天,是圖之靈的那個總裁高敬遠麼?」

大家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大佬,紛紛拿出手機拍照。

而方小琴看見高敬遠的剎那也是傻眼了。

但她還是很快回過神,手緊緊握拳,帶著點敬畏,也帶了點惱火開口:「高先生,我和你無冤無仇,你幹嘛偷拍我的視頻!」

「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高敬遠面無表情的開口。

「這視頻是你店裡的監控,是公開的,只是需要點算法去網上搜索罷了。

「至於你說無冤無仇。」

高敬遠冷笑一聲。

「你敢辱罵吳老師,就相當於得罪了我!」

13

「吳老師?」

方小琴一愣,猛地反應過來,看向我。

「難道他說的吳老師是……」

「沒錯,是我奶奶。」我冷冷開口,「高叔叔是我奶奶以前的學生。」

方小琴臉上最後一絲血色瞬間退去。

我想她做夢都沒想到,她以為是個軟柿子的老奶奶,背後竟然藏著這樣的大佬。

但哪怕事到如今,她還是要嘴硬。

「我是在二手品店打工又怎麼樣!」

她故作高冷的開口。

「那是我爸媽想讓我歷練,又不是為了錢,是為了體驗你們這些平民的生活你們懂不懂!」

方小琴這藉口找的我聽的都想笑。

可估計是她平日裡白富美的人設的確太深入人心,竟然還真的有同學相信了。

「或許小琴說的是真的呢?畢竟包她可以用二手店裡的,衣服總不可能了吧?」

「是啊,她的衣服也都是名牌呀!」

大家正議論著,沒想到這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從門外響起。

「那如果說,她身上穿的這些名牌衣服,都是假貨呢?」

大家全都愣住,轉身就看見一道帶著墨鏡的高挑身影走過來。

而方小琴卻是沒看見那道身影。

她只是聽見了那道聲音說的話,頓時整個人跟被踩著了尾巴的耗子一樣尖叫起來。

「誰說我穿的是假貨!你到底識不識貨!」

她正大喊著,不想那道高挑的身影就已經走到她面前,摘下了墨鏡,露出那清冷漂亮的臉。

對方冷笑一聲開口。

「不識貨?你是在說我蘇雅晴,不識貨麼?」

14

此時大家也看見了那個高挑女人的臉。

不少人瞬間尖叫起來。

「是蘇雅晴!世界名模蘇雅晴!」

蘇雅晴的知名度顯然會比商業人物的高敬遠更高。

這下不止我們班的人,不少別的班的人也都過來看熱鬧了。

眾目睽睽之中,蘇雅晴走到我面前,笑眯眯的開口:「落落,這丫頭就是那個欺負了我們吳老師的人吧?

「小小年紀就那麼虛榮穿假貨,果然品行不太行啊。」

四周的人聽見這話再一次驚呆了。

「我的天!蘇雅晴竟然也是落落奶奶的學生嗎?落落奶奶的學生都那麼牛掰的麼!」

「不止呢!我想起來了,之前游泳社的人說,奧運冠軍齊鶴之也是落落奶奶的學生!」

「媽呀!我怎麼沒有這麼一個奶奶!」

大家驚嘆的同時,也反應過來剛才蘇雅晴剛才說的話。

「等等,剛才蘇雅晴說,方小琴穿的是假貨?」

「既然蘇雅晴那麼說了,那肯定就是假貨了!畢竟人家是世界名模誒!怎麼可能會看走眼!」

不得不說,蘇雅晴在時尚圈這個地位太崇高了。

她一錘定音方小琴的衣服是假的,自然不會再有人質疑。

就連方小琴自己都沒法反駁了。

大家看向方小琴的表情頓時鄙夷起來。

「沒想到方小琴竟然是個假白富美!」

「好虛榮哦,拿店裡的二手包包也就算了,還穿假的大牌衣服!」

「是啊,之前她送我什麼海藍之謎的面膜,我用了就過敏了!現在想想,八成也是假貨!」

無數的嘲諷和嫌棄跟潮水一樣湧來,方小琴崩潰了。

可她也不敢跟高敬遠和蘇雅晴這些大佬發飆,最後只能把所有怒火發泄到我身上。

「夏落落!我殺了你!」

她尖叫著想拉抓我的頭髮。

而我也早就看不爽她,正想親自動手胖揍她一頓。

可沒想到有一道身影動作更快。

我迅速的被人護在了身後,方小琴直接撲了個空,重重的摔在地上,摔了個狗啃泥。

「誰!」

方小琴惱羞成怒的抬頭,可看見眼前的人的剎那,她瞬間傻眼了。

「池、池卻!?」

15

只見此時突然將我護在身後的,竟然是池卻。

教室里的其他人也都是目瞪口呆,然後徹底爆炸了!

「啊啊啊!池卻池卻!竟然真的是池卻!」

「好帥啊好帥啊!真人看起來也好高啊!」

「我想要簽名!我想要合照!你們別擋著我!」

頂流到底是頂流,池卻這一登場,比之前的高敬遠和蘇雅晴都要劇烈。

教室里女生都跟瘋了一樣,學校里其他班甚至其他系的女生也得到了消息不斷湧來。

眼看著我們的教室都要被擠爆了!

幸好池卻和高敬遠他們都有隨身保鏢,這才護住了我們四周。

池卻卻是早已習慣了自己帶來的轟動。

他只是低頭冷冷看著地上的方小琴,面無表情。

「吳老師對我來說,就跟我的親奶奶一樣。」

「所以落落相當於我的親妹妹。你欺負了她,就是欺負我。」

方小琴聽見這話,直接喘不上氣來。

「什、什麼?你……你也是夏落落奶奶的學生!?」

池卻冷冷回答:「沒錯。」

方小琴眼皮子一翻,徹底昏死過去。

我想,她應該做夢都沒想到,我奶奶竟然有那麼多大佬學生。

但現在她後悔也沒用了。

因為她的名聲已經徹底的毀了,但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一場鬧劇,終於隨著池卻的登場接近尾聲。

好不容易離開了人滿為患的學校,高敬遠、蘇雅晴和池卻就和我一起去看奶奶。

還有因為在國外比賽而不能到現場、但通過視頻熱絡參與了整個過程的齊鶴之。

看見自己最喜歡的學生們都來看自己,我奶奶非常高興。

她拉著我們的手,感慨道。

「當老師,真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我聽見這話不由笑了。

我鑽進奶奶的懷裡,跟小時候一樣撒嬌。

「奶奶,做你的孫女,才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全文完)

相关推荐: 我只想好好考研,我的導師卻讓我去她家做飯給她兒子補課

我的研究生導師讓我每周去她家裡幫忙做一次飯順帶打掃衛生,還有給她高三的兒子補課。 一周七天,我有六天是每天在實驗室待到十一點四十多,因為十二點實驗室關門。 剩一天去給她當家政、當保姆、當補課老師,二十四小時候命。 可即使我做成這樣,我連論文第二署名都拿不到,我…

下一篇

已经没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