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失憶後,我把死對頭當劈腿渣男了!

失憶後,我把死對頭當劈腿渣男了!

老公……」

我撲進眼前這個男人懷裡,使勁揉。

嗚嗚,我失憶了,還特麼是一部分。

例如,我只記得去捉姦,卻不記得渣男的臉。

總之眼前這個送我來的男人是渣男准沒錯了。

呵,不是想和小三雙宿雙飛嘛,我偏不讓你如願。

1

疼!

我一臉委屈地摸著後腦勺,正在隔壁床忙活的護士小姐姐連忙過來攔住了我。

「別亂摸,剛包紮好。」

「……」

真倒霉呀,眼睛一睜就躺在了醫院裡,一呼吸鼻翼間全是那股難聞的消毒水的味兒。

「護士,誰送我來的?」

「一個男的,還挺帥。」

「……」

哇哦。

掌心下的床單都被我抓皺了。

我記得今天上午,我正坐在辦公室里校對稿子呢,突然收到了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消息,內容簡潔明了通俗易懂。

【東來酒店,2208,捉姦。】

我腦中最後的記憶就是男人的斥責聲以及女人捂著臉哭著左躲右閃的畫面,然後……就沒印象了,再睜眼就是在醫院了。

我擰著眉,怎麼都想不起來捉姦的那一段,甚至就連那個狗渣男的臉我都對不上了。

「嘶。」

用力過猛,頭更疼了。

護士小姐姐很是同情地看了我一眼,「別難過了,不過就是一個劈腿的渣男,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多的是。」

「……」

小姐姐,你很懂!

其實我一點也不難過,真的,就是有些鬱悶為啥我想不起來了。

沒等我開口問一問什麼情況,護士小姐姐話鋒一轉,直勾勾地望著我,「不過你那兩條腿的男人帥得不止億點點。」

我???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人推開了,我抬頭望去,就心跳明顯比剛才要快上很多,我詞窮,混混沌沌的腦子裡只能蹦出一句「臥槽,是真特麼帥」。

男人往那一站,頎長高大,渾身一股子矜貴氣息,在這三人間的病房裡很是突兀。

「醒了?」

他認識我?!

男人走了過來,雙手抱肩,語氣清冽,深邃的眼眸里隱隱透著幾分的不悅。

「蘇小沐,挺有出息呀,都會捉姦了,還……」

男人話還沒說完,被我一聲尖叫打斷了。

「蘇小沐,你怎麼了?」

我腦子嗡的一聲,零零亂亂的房間裡,一個男人護著身後的女人呵斥著,他說,蘇小沐,挺有出息呀,都會捉姦了……

嚯。

他就是送我來醫院不止億點點帥的兩條腿的狗渣男了。

我特麼……

你劈腿還這麼理直氣壯地教訓我?!

給你臉了。

「蘇小沐,說話。」

語氣聽著還挺急。

「老公……」

我撲進眼前這個男人懷裡,使勁揉。

我哭了。

激動得。

是的,我失憶了,但是並不影響我報復渣男。

呵。

外面小三是不是還等著上位呢,我偏不讓你如願。

男人明顯僵住了,任由我撲在他的懷裡,隔著一層薄薄的襯衣,我都能感覺到他此刻肌肉的緊繃。

喲。

心虛了。

這才到哪,想和狐狸精雙宿雙飛,呵,做夢。

「老公我怕怕,我要跟你回家,再也不要分開了,我們說好的要做彼此的小甜甜。」

我的聲音又嗲又柔,摟著男人的那雙小手也更用力了,整個人都埋進了男人的胸膛里。

媽的。

狗渣男身上還怪好聞的,抱著手感也好。

再好又怎麼樣,還不是出軌了。

呸!

啥也不是。

許是反應過來了,男人的大掌落在我的肩膀上,將我從他的懷裡扯了出來。

「蘇小沐,你確定知道我是誰?」

當然確定,渣男。

我繼續裝可憐裝柔弱,「老公,你怎麼了,你不記得你最愛的小寶貝了嗎?」

男人眼底流露著我看不懂的情緒,一字一句認真緩慢,「我是沈修。」

「……」

嗯。

還是沒想起來。

「好的,老公,我記住了,你是沈修,我的親親老公。」

沈修:「……」

2

沈修從主任辦公室出來的時候,直接一把將坐在長椅上的我摟進了懷裡,仿佛什麼失而復得的珍寶似的。

嚯。

比我還會演。

那我可不能輸。

「老公,怎麼了,醫生和你說什麼了?」

沈修嘴角一勾,「醫生讓你好好休息,老婆,老公這就帶你回家。」

「……」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

回去的路上,我接到了閨蜜的電話,就很神奇,我記得閨蜜,卻獨獨不記得狗渣男了。

我看了一眼沈修,按下了接聽。

「寶兒,現在什麼情況,那個人渣和狐狸精呢?」

人渣在我旁邊,至於狐狸精,應該是回她窩了。

我擰著眉,「你知道了?」

「我看到那個人渣和狐狸精去開房的,本來打算和你一起的,結果特麼我包被人偷了,只能和別人借了手機發了條信息給你,我剛從警察局出來,就給你打電話了。」

「……」

原來如此。

「你放心,我沒事,我已經和沈修回家了。」

「……」

閨蜜愣住了,半天沒聲音。

「你特麼和誰回家了?!」

這猛然拔高了幾個調的聲音,在靜謐的車內聽得格外的清楚。

餘光里沈修的眉頭皺了。

我知道閨蜜現在肯定很生氣,連忙在她發火之前開口,「回頭再和你說,掛了呀。」

「喬夏對我有意見。」

沈修幽幽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放心了,他連喬夏都認識,是狗渣男沒跑了。

有沒有意見你心裡沒點數嗎?!

我在心裡默默地翻了一個白眼,然後趁著前面紅燈,我湊了過去,挽住了沈修的手臂,「怎麼會呢,我老公這麼優秀。」

顯然這句話取悅了沈修,他轉頭看了過來,那張清俊的面龐在車窗外照進來的燈光下反射著柔柔的光亮,沈修的眼睛可真會勾人呀,我連忙移開視線,下巴卻被沈修伸過來的大掌鉗住了。

「我的小寶貝嘴可真甜。」

「……」

沈修的那張臉漸漸地在我眼前放大,灼熱的氣息一陣一陣地撲在我臉上。

呵。

這腳踏兩條船可被你整明白了。

白天還和狐狸精纏纏綿綿,現在還想占我便宜。

車內的氣氛逐漸曖昧,眼看著那張好看的薄唇就要落下來了,我故作害羞地往後一躲,「老公,綠燈了。」

「……」

我看到沈修的眼角跳了好幾下,呵,男人。

一路上,我又是撒嬌又是撩撥的,沈修眼睛一紅,我就很知趣地裝無辜,然後等他心裡的那把火漸漸熄滅了之後,我又繼續作戰。

溫水煮青蛙,我就是要慢慢地把狗渣男給煮死。

……

3

車子駛進了一個小區,光看地段和門面,就知道住在這裡的非富即貴。

狗渣男挺有錢?!

我擰著眉,算了,還是想不起來。

再有錢他也是個渣渣。

沈修牽著我進去的時候,掌心都是濕的。

嘖。

這一路,應該憋得挺難受的吧。

戲弄了狗渣男的我,心情頗好,老老實實地任他牽著上了樓。

門口,沈修輸密碼的時候特地讓我看著,0823,我生日。

「……」

房子很大,就是少了幾分的人味兒,冷冷的基調,入目更是非黑即白。

我怎麼感覺我是第一次過來呢。

嗐。

明白。

狡兔三窟嘛。

「老婆,這就是我們的家了。」

不知何時,沈修走到了我的身後,隔著衣服我都能感覺到他身上的熱氣。

我嘴角一勾,轉過身摟著沈修的脖子,「嗚嗚,老公你真好。老公,折騰一天了,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沈修的眼底閃過一絲深意,語氣玩味,「你做?」

我用力地點點頭。

是的。

我作。

我馬上作!!!

就在這時,沈修的電話響了,他看了一眼,對我說:「老婆,我去書房,你,別累著。」

「……」

沈修去書房時看我的那一眼,很意味深長呀。

不管。

開放式的廚房一塵不染,乾淨得地面都能清晰地照出我的影子來。

冰箱裡的食材擺放得整整齊齊的。

嚯。

這倒是在我的意料之外。

隨意地拿出了幾樣食材放在了料理台上,做飯不是重點,如何將這個又大又乾淨的廚房嚯嚯得不成樣子才是我的最終目的。

我的手藝,狗渣男不配。

擼起袖子說干就干。

半小時後,我站在一片狼藉的地上,兩隻腳都得踮著。

旁邊的一個鍋裡面黑乎乎的一片,一鏟子下去黑屑都能飄起來。

而正在被我糟蹋的這個鍋裡面,熱油已經燒得差不多了,就等著我放食材進去然後油星四濺了。

我太難了。

如何嚯嚯得猶如廚房殺手一般絕對是個技術活。

嗚嗚。

就在我準備將盤子裡的食材放進鍋里然後迅速轉身的時候,身後突然響起一道低沉且玩味的聲音:「老婆,要我幫忙嗎?」

「……」

手一滑,手裡盤子整個掉進了油鍋里。

嚯。

芭比 q 了。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都忘了閃躲,整個人像個木墩子似的,直到我被一股力道扯進了懷裡,才避免了被濺出來的熱油燙到。

4

嗚嗚。

噼里啪啦的熱油聲響了好一陣才停。

沈修鬆開我去關火的時候,我看到了他後背上濺了一片,白色的襯衫觸目驚心。

我咬著唇,一個勁地告訴自己不能心軟,渣男就該天打雷劈下油鍋。

此刻的廚房,慘不忍睹。

拿出來的鍋碗瓢盆東一個西一個地放著,灶台上的兩個鍋里都裝著不明物體,白色的瓷磚上都是油點,還有幾滴匯聚成了一道細細的油線正蜿蜒著往下流。

蓄滿了水的水池裡漂著各種果蔬的外皮,很壯觀。

至於本來潔淨的料理台上更是看一眼都忍不住嘶吼的那種狼藉。

我低著頭,生怕沈修看到我因為滿意自己的傑作而忍不住上揚的嘴角。

我坐等渣男忍無可忍地跟我提分手。

結果並沒有。

沈修將我帶離了廚房安置在了客廳的沙發上,「休息一會兒,我去收拾。」

我???

我傻眼了,聽著廚房裡的動靜,我忍不住地看了過去。

沈修的袖子卷了上去露出了一截結實的小臂,此刻正低著頭收拾著我作的殘局,那身清冷的氣質在那片狼藉里很是違和。

不過二十分鐘,廚房再次乾乾淨淨。

只有那滿滿的都快溢出來的垃圾桶證明了剛才的髒亂不堪。

「……」

等沈修將垃圾扔出去再回來的時候,手上多了一個精緻的打包袋。

上面的 logo 我認識,是一家頗有名氣卻又很貴的百年老店。

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沈修為什麼沒有向我提分手,我都把他家作成這樣了。

記憶中的狗渣男脾氣好像沒這麼好的吧?!

我很鬱悶。

「老婆,來吃飯。」

餐桌旁,沈修正將打包袋裡的菜品一樣一樣地往外拿。

我看了一會兒,腦子裡靈光一現。

我懂了。

狗渣男怕落人口舌。

所以才擱這和我裝虐戀情深。

呸!

打包盒一掀開,那止不住的香氣一陣一陣地往我鼻子裡鑽。

吃飽了才有力氣繼續作。

對。

就是這個理。

我吃了,吃的還很多。

最後垃圾都是沈修收拾的,那副好男人的模樣還真的一點也看不出就在幾個小時之前他劈腿了。

嗤。

真會演。

吃飽了,我又有力氣作了。

「老公,我想洗澡。」

「……」

沈修瞳孔一縮。

嗐。

見狀我立馬湊了過去,挽著沈修的手臂,夾子音都擠出來了:「老公,人家沒有衣服換怎麼辦,小仙女怎麼能光著身子呢?」

沈修的氣息都亂了。

5

「我去給你買。」

眼看著沈修就要站起來,我連忙撲了上去攔住了他。

「都這麼晚了,明天再買吧,老公,今晚我穿你的……襯衫。」

意料之中,我看到沈修的喉頭滾了好幾下。

呵。

見他遲遲沒有說話,我擠出了幾滴淚,「老公,你為什麼不說話,是不是不願意我穿你的衣服,還是你想讓別的女……」

我話還沒說完呢,骨節分明的大掌就伸了過來捂住了我的嘴。

「蘇小沐。」

又是咬牙切齒的聲音,只不過沒了之前在醫院的穩重,倒是夾雜了幾分的隱忍。

被捂著嘴,我只能咿咿呀呀的,半晌,沈修猩紅著眼去了臥室,出來的時候他的手上多了一件黑色襯衫。

沈修將襯衫扔到了我身上,從牙縫裡擠出了「去洗」兩個字,然後再次轉身去了書房。

下一秒,我聽到了啪嗒一聲。

嚯。

狗渣男落了鎖。

這麼害羞的嘛?!

那我可要得寸進尺了。

站在書房門口,我敲了幾下,「老公,我頭上還包著紗布呢,應該不能沾水吧。」

「……」

沒反應。

我翻了一個白眼,繼續,「老公,你不心疼你的小寶貝了嗎,嗚嗚,老公,你為什麼不理我。」

門驀地被拉開,我還說著話呢,一股力道直接將我扯了過去,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人已經被抵在了牆上。

「蘇小沐,別再惹我。」

「……」

他急了。

呵。

幾句話就被撩撥成這樣,能不劈腿嗎。

「老公。」

我嬌滴滴地喊了一聲。

沈修眼眸一沉,俯身壓了過來。

我當然不能讓他得逞,就在我準備蹲下去從他的手臂下繞出去的時候,沈修察覺到了我的意圖,雙腿擠了進來,掐住了我的腰。

「……」

我兩眼一抹黑,這時,沈修嘴角一勾,眼看著就要印了上來的薄唇微微一偏,貼在了我的耳畔。

他說:「老婆,今晚開心嗎?」

「……」

「廚房不夠你施展,我還有一個收藏室,裡面的東西沒有一件低於六位數。」

「……」

這一刻,我丟盔棄甲落荒而逃,一直跑到浴室里將門反鎖了,我才撐在洗臉池的組合柜上面,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狗渣男這麼聰明的嗎?!

6

鑑於這一回合的慘敗,我洗完澡出來的時候老實了許多,寬大的襯衫下面我還圍上了一條浴巾。

書房的門還開著,我悄悄地探出一個頭扒在門上往裡看了一眼,沒人?!

我低頭看了一眼,確定浴巾不會掉,這才開始在屋內找人,直至走到另外一間房門敞開的臥室。

沈修正在裡面鋪床呢。

看著那張大床,我沒敢上去撩撥,太危險,要是沈修一個沒忍住,直接將我撲倒在床上,那我絕對叫天不應了。

許是聽到動靜,沈修抬頭,四目相視,我偷偷地鬆了一口氣,幸虧沒過去,沈修那雙深邃的眼眸里熱浪滾滾。

他朝我走過來的時候,我有些慫地往後退了幾步。

沈修步伐一頓,只是伸手將我額前落下來的碎發別到了耳後。

「很晚了,早點休息。」

只說了這麼一句,沈修就離開了,出去的時候還不忘幫我將門關上。

幾秒過後,確定外面的腳步聲遠去,我這才走過去將門反鎖上。

長夜漫漫,安全第一。

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算計了大半天的腦子終於可以鬆懈了,剛才打量了一圈,這個房間應該是主臥吧,除了一個超大的陽台,還有一個獨立的衛生間。

尤其是屋子裡,都是沈修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真的很好聞呀。

……

天一亮我就醒了,多年養成的生物鐘並沒有隨著我缺失的那部分記憶一起消失。

我以為一覺睡醒我能想起些,結果,也沒有。

起身去了客廳,偌大的房子裡除了我還是我。

「老公?」

無人應答。

「沈修?」

我又叫了一聲,還是沒回應。

艹。

這個渣男,肯定是趁我睡著了出去夜會狐狸精了。

我特麼……

沒防住?!

我一臉挫敗地站在客廳里,突然,滴的一聲,大門開了。

「蘇小沐,你怎麼起這麼早?」

「……」

看著站在門口的沈修,我下意識地撲了過去。

沈修手裡拎著的兩個大袋子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嗚嗚,老公,我起來就看不到你人,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我哭了,真假參半。

眼淚鼻涕一股腦地全部往沈修那件看著就不便宜的襯衫上擦。

沈修慌了,一個勁地哄著我:「這裡沒有你的生活用品,我出去買了些。」

我這才看到散落一地的毛巾牙刷還有……內衣。

我一愣,抽泣聲立馬停了,然後就是如浪潮般的尷尬。

就在這時,沈修突然彎腰蹲了下去,我的視線順著他的動作望下去……

啊啊啊!

我死了。

我身上還穿著沈修昨晚給我的那件黑色襯衫,我那兩條筆直修長白花花的大腿還露在外面呢。

臉唰的一下紅了。

顯然,沈修的注意力並不在我的腿上,他從袋子裡拿出了一雙粉嫩嫩的拖鞋,然後動作輕柔地抬起了我的腳替我穿鞋。

我???

「蘇小沐,我不會不要你,永遠不會。」

「……」

腳上的暖意有些上頭。

嗚嗚。

狗渣男的道行太深了!

……

7

一轉眼,我已經搬到沈修家三天了,這三天,沈修幾乎都在家陪著我。

每天一日三餐伺候得我舒舒服服的。

我過上了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生活:跟豬一樣吃吃喝喝睡睡,卻又像大熊貓一樣被人捧在掌心不用擔心被宰。

就很神奇,除了愛情這部分的缺失,其他我都記得清清楚楚,比如我的工作,是的,在老大的聲嘶力竭中,我只有三天的病假可以請。

三天裡,沈修很乖很老實,就連打電話都在我旁邊。當然,這也跟我故意黏著他有關係。

已經三天了,沈修愣是沒有和那個狐狸精打過一個電話,發過一條消息。

呵。

我就不信,那個狐狸精能忍住。

我每天都在等著小三上門撕逼。

可偏偏,風平浪靜,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

我???

「還想吃什麼?」

突然俯身湊過來的沈修,嚇得我一激靈,立馬回過了神。

這是我三天病假的最後一晚了,明天我就要滾回去上班了,所以,沈修特地帶我出來逛超市,準備將家裡空了的冰箱填滿。

精品超市裡,價格貴得令人髮指,更別提沈修推著的那一個購物車裡已經一堆東西了。

渣男要花錢,我應該狠狠地助力一把,可從小養成的勤儉節約的優良品德又不允許我這麼做。

嗚嗚。

好糾結。

似是看出了我的猶豫,沈修笑了,伸手捏了捏我的臉頰,「老婆隨便買,老公養得起。」

「……」

我正要開口,啪的一聲,一陣清脆的玻璃墜地的聲音在我們的前方響起。

抬頭看去,我閨蜜正一臉震驚地看著我和沈修,在她的腳下,是一瓶打碎的紅酒,鮮紅的酒漬順著地面的細縫已經流到了我們這邊。

超市負責人聽到聲音立馬過來處理。

好在此刻的精品超市裡人並不是很多,閨蜜沒耐心和負責人廢話,直接扔了一張卡過去,超市負責人顛顛地去結帳了。

閨蜜將我拉到了她的身後,就像老母雞護崽子似的擋在我的面前。

「沈修,你什麼意思?」

剛才還一臉溫柔的沈修立馬變了臉,身上的寒意都重了幾分,一副想說話卻又顧忌我在的樣子。

我連忙拉了拉閨蜜的衣角,「夏夏。」

「……」

「這幾天,沈修對我很好,真的,你別生氣嘛,我會處理好的。」

「……」

閨蜜一口氣噎住了,驚天動地地咳了起來。

沈修聽了我的話嘴角一勾,眉眼之間的那絲不悅頓時煙消雲散。

「蘇小沐,你、你是不是傻了?」

嗚嗚。

怎麼揭人傷疤,我就只是傻了一點點而已。

8

我睜著濕漉漉的眼睛直勾勾地望著閨蜜,最終,閨蜜敗下陣來。

「好啦,只要你開心就好,我還有事,媽的,狗東西非要喝這家超市的紅酒。」

閨蜜罵罵咧咧地轉身又去櫃檯上拿了一瓶紅酒。

我知道閨蜜最近在跑一個項目,她說過,只要拿下這個項目,那她這一年的 kpi 就不要愁了。而她口中的「狗東西」就是那個項目的甲方爸爸。

似是想到了什麼,閨蜜準備去結帳的時候突然回頭,「他要是再敢欺負你的話,你告訴我,管他是誰,我都敢擼起袖子和你一起揍,別怕,姐在呢。」

真好!

我目送著閨蜜離開,自然沒有看到沈修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等我回頭,正好撞進了沈修那雙深邃的深眸里。

「老婆,你真的覺得我對你很好嘛?」

「……」

這是一道送命題嗎?!

我思考了幾秒。

點了點頭。

然後,沈修就抽瘋了,伸手直接將我按在了懷裡,聲音溫柔得像是能擠出水來。

「以後我會對你更好,好到你一分一秒也捨不得和我分開。」

「……」

媽的。

渣男可真會!

我穩著那顆亂跳的小心臟,埋在沈修懷裡翻了一個白眼。

……

超市的小插曲我和沈修都沒有放在心上。

回到家,沈修就開始收拾著買回來的東西。

我坐在一旁的高腳椅上,心安理得地吃著沈修給我買的草莓千層。

「老公,蘋果洗好了嗎?」

「老公,把袋子裡的酸奶拿給我,我渴。」

「老公,晚上我們吃什麼呀?」

「……」

我使喚沈修使喚得很開心,被使喚的沈修好像也很開心,總是柔情四溢地看著我應一聲好。

我???

頓時失了興致。

渣男這是要浪子回頭、洗心革面?!

不。

一次渣一生渣。

假象罷了。

明天我們各自上班,到時候狗渣男就有大把的時間去找狐狸精了,肯定會原形畢露的。

呵。

走著瞧。

……

9

清晨,我洗漱出來的時候,桌上已經擺好了早餐。

金黃的小米粥還冒著熱氣,精緻的餐盤上擺著包子燒麥切好的三明治以及剝了蛋殼的水煮蛋。

「……」

我知道了。

沈修他想攻占我的胃,哼,陰險。

我惡狠狠地咬了一口雞蛋。

我是絕對不會屈服的!

吃完早餐,沈修將我送到了公司樓下。

「下班我來接你,有事給我打電話。」

我胡亂地點點頭,解開安全帶就跑了。

直到我刷卡進了公司,沈修的車才揚長而去。

「小沐,那就是你男朋友呀,好帥呀。」

平時玩的比較好的同事湊了上來挽著我的手臂一起進了辦公室。

男朋友?

很快就不是了。

……

積累了三天的工作量,差點沒把我送走。

看著老大那時不時飄過來的眼神,我真的很想告訴他,我特麼腦子上面的紗布剛拿下呀。

一直忙到中午休息,工作量才下去三分之一,看著那一堆需要校對的稿子,我一臉生無可戀地趴在工位上,連飯都不想去食堂吃了。

「小沐,你沒事吧,想吃什麼我幫你帶。」

我有氣無力地搖搖頭,「不用了,我不餓,你們去吃吧。」

同事們很是同情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就走了。

沈修的電話打過來的時候我又投入到了工作中,不知怎麼的,聽到沈修聲音的那一刻,我心裡那點滋生的委屈被放大了數倍。

「老公。」

幾乎不到十分鐘,沈修就已經在我公司樓下了。

我跑下去的時候,就看到他一身西裝手上還拎著一個精緻的餐盒倚在車旁。

嗚嗚。

怎麼就是個渣渣呢。

見我站在那,沈修笑著朝我走了過來,然後牽著我的手上了車。

車內溫度適宜,隨著餐盒打開,一陣香味撲面而來,瞬間治癒了我。

原來我不是不想吃飯,而是我想吃別的飯。

蘇小沐,你飄了!

沈修帶來的飯菜可真好吃呀。

我正吃著呢,沈修突然開口。

他說:「蘇小沐,我真的養得起你,工作要是太累了,就辭了休息一段時間。」

「……」

我嗆住了。

咳了好半天,沈修一個勁地幫我拍著後背。

終於不咳了。

養我?

可不就是笑話嗎。

狐狸精有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到時候他養的過來嗎。

許是我的譏諷太明顯,沈修有些不高興地扳過我的下巴,逼我看著他,「蘇小沐,我只養你一個人。」

「……」

沉默像一個屏障般隔在我和沈修之間。

我擰著眉,神色恢復了以往的偽裝,對著沈修就是一個甜甜的笑。

「老公真棒,我就知道,老公對我最好了,可是,我很喜歡這份工作,不想辭職。」

我一撒嬌,沈修就沒轍了。

眼看著就要到上班時間了,我著急開車門回去。

結果,沈修落了鎖。

我???

沈修眉頭一挑,「這麼棒的老公,小寶貝是不是該獎勵一下?」

「……」

我特麼……

看著近在眼前的那張俊朗的面龐,我微微前傾,準備敷衍地在他臉頰上碰一下,大不了上去好好洗洗。

沒想到,沈修突然抬頭迎了上來。

沈修的唇,好軟呀。

我想退回來的時候,後腦勺被一隻大掌給按住了。

「唔。」

交纏的氣息間是沈修一聲一聲低喃的「小沐沐」。

我腦子一暈,徹底軟了下去。

色令智昏啊啊啊!

……

10

那天車上的一個吻後,沈修的天性仿佛被放飛了一般,前幾日的克制和隱忍再也不見。

這段時間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就像現在。

我正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前和我媽打電話呢,不知何時從書房裡出來的沈修站在我身後,突然伸手抱住了我。

「啊。」

「小沐,怎麼了?」

我突然叫起來的聲音嚇了我媽一跳,我媽聲音都帶著幾分的試探。

偏偏,沈修故意地將頭埋進我的頸窩,灼熱的呼吸肆無忌憚地噴灑在我的肌膚上,又酥又癢的。

「沒事,就是我忘了關火。」

一聲輕笑。

「……」

「蘇小沐,你旁邊有人?」

「沒、沒有。」

我媽以前是學校的教導主任,多年的工作經驗造就了她如同福爾摩斯般的敏銳。

我媽沉默了。

我心裡一慌,剛要開口,沈修這個狗東西竟然咬了我一下。

「嘶。」

「……」

「蘇小沐,你敢和人同居,還學會撒謊了,你等著,我和你爸現在就訂車票過去。」

嗚嗚。

我皮要沒了。

就在這時,沈修接過了我手中的電話,「阿姨,我是沈修。」

「……」

「是的,我和小沐在一起了,阿姨,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小沐的,等中秋我就和小沐一起回去看你和叔叔。」

沈修把電話遞到我耳邊的時候,我還有些蒙。

記憶里,我爸媽好像並不知道我交男朋友了?!

「蘇小沐,我的好閨女,你可真是給媽一個大大的驚喜,不錯不錯,竟然把沈修騙到手了,真有你的。」

我???

我媽又說了很多,總之話里話外就是對沈修很喜歡。

掛斷電話,我看著沈修,「聽我媽的語氣,好像和你很熟呀。」

沈修嘴角一揚,「老婆,你忘了,我去過你家好幾次呢。」

「……」

我真忘了。

我開始覺得哪裡不對勁,就在這時,手機又響了。

我以為是我媽打過來的,結果是醫院打來的,護士小姐姐說已經過去半個月了,提醒我明天該去醫院複查了。

對。

上次我被沈修帶回來,都沒好好地問問醫生我這是什麼情況呢。

正好明天去問一問。

……

11

沈修本來要陪我一起來的,結果出門的時候接到了公司的電話,說有事情需要他趕回去處理。

於是,沈修將我送到了醫院門口,就開車去公司了,臨走的時候依舊是一番囑咐。

看著消失在視線里的車輛,我有些恍惚。

這都大半個月過去了,那個狐狸精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我這正宮的位置坐得太踏實,以至於我差點再次沉溺其中。

我決定了,等複查結束,我要主動出擊。

一番檢查下來,我拿著報告單去了主任辦公室。

原來,我這種情況屬於短暫性記憶缺失,那天受了刺激,加上腦部受到撞擊,就成這樣了。

我聽著主任的話,腦子裡空空的。

怪不得那天沈修那麼開心,原來他是吃准了我忘記了他渣我的事情。

呸!

我又問了一些關於我這個症狀什麼時候能完全恢復的事情,主任說不著急,好的時候自然就好了,還說看我的樣子,應該沒有影響到我的正常生活。

我???

也行吧。

……

從主任辦公室出來,就被一個小姑娘叫住了。

語氣很不善。

「蘇姐姐,這麼巧呀,你也來醫院呀,是來看心理科嗎。」

我擰眉,腦海中搜尋了好一番,確定不認識她,不過,看她眼睛裡藏不住的炫耀和得意,我立馬就猜到了。

艹。

那個狐狸精。

這不就巧了。

我冷哼一聲,「別亂叫,和你不熟。」

「蘇姐姐,對不起,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感情的事情真的不能勉強,哥哥已經不愛你了,他愛的是我。」

「……用不著和我道歉,要不是你,我也不知道身邊還有這麼一個沒扔的垃圾。倒是我該和你說聲謝謝,畢竟這年頭,願意做垃圾回收站的女人可不多。」

「你……」

呵。

看了那麼多稿子的我,還怕一個小綠茶的挑釁。

媽的。

好氣。

原來狗渣男喜歡這種叫哥哥的小綠茶。

「不好意思,忙著呢,沒時間和你在這廢話。」

我懶得搭理她,想走卻被她一把抓住了手臂。

「蘇姐姐,真的對不起,你要是覺得那天在酒店裡沒有打過癮的話,現在動手我也絕對不會還手的,求求你不要去找哥哥的麻煩,好不好。」

我???

有病吧。

我一伸手,直接將她抓著我的那隻手拍了下去,剛準備開口,一股力道直接將我撞到了旁邊。

「蘇小沐,你的心腸也太毒了吧,你知不知道顏顏她懷孕了,她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負得起責嗎!」

「……」

又來一個有病的。

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我眼眸一沉,「既然懷孕了,那就好好看著,別放出來到處咬人。」

等等。

懷孕?!

小綠茶懷孕了?

懷了狗渣男的孩子?

一道晴天霹靂劈得我頭猛地一疼,只覺得眼前一黑,一隻大掌扶住了我的腰身,將我抱在了懷裡。

鼻翼間那股熟悉的味道熏得我眼圈一紅。

我幾乎立即掙脫,可是被狗東西錮得緊緊的。

「我說過,不要再出現在她的面前,怎麼,真以為她蘇小沐是你們能隨意欺負的人。」

沈修語氣冷冽,哪怕沒抬頭,我也能感覺到他聲音里隱隱透著的肅殺和陰森。

12

小綠茶沒聲音了,倒是那個陌生男人像是鼓起勇氣般,顫顫微微的,「是、是她先對顏顏動手的,顏顏還有了我的孩子,我、我才……」

說到最後,那個陌生男人的聲音越來越低。

「滾。」

沈修一聲呵斥,一陣慌亂的腳步聲之後,世界都安靜了。

「……」

哇哦。

狗渣男被綠了。

原來小綠茶的孩子是那個陌生男人的。

嘖嘖。

綠人者終被綠。

這就是因果循環吧!

我在沈修的懷裡不厚道地笑出了聲。

沈修扶著我的肩膀直勾勾地看著我,小心翼翼地叫了我一聲:「老婆。」

我笑不出來了。

哪怕他被綠了,哪怕他剛才英雄救美維護我,也抹去不了他劈腿的事實。

回家的這一路,我都很沉默。

剛才被那個陌生男人推了一下,我現在腦子都暈乎乎的,總感覺我好像忘掉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一樣,那些零零碎碎的畫面怎麼也拼湊不起來。

沈修看出了我的異樣,吱的一聲,沈修將車停在了路邊的車位上,一臉焦急地握著我的手,「小沐,哪裡不舒服,我現在就送你去醫院?」

記憶中,似乎也有這麼一個人叫我小沐,只是,他的聲音是稚嫩的。

我抬頭,看著沈修,「哥哥。」

沈修滿眼的詫異。

「你、你想起來了?」

呵。

這麼緊張。

看來小綠茶沒少在他耳邊叫。

「哥哥,我們回家吧,我頭好痛痛呀。」

「……」

沈修怔愣了片刻,這才回過神。

「好,哥哥現在就帶你回家。」

艹!

叫不出口了。

……

從醫院回來之後,我和沈修的關係就陷入了一個怪圈。

就很矛盾。

好幾次我想打電話給閨蜜問問她該怎麼辦的時候,閨蜜的電話總是打不通,倒是每次在半夜的時候,閨蜜會發條消息給我問我怎麼了。

我???

只能說沒事。

唉!

閨蜜最近好像特別忙,忙得連接電話的時間都沒有了。

就這樣,我和沈修繼續以這種奇怪的關係相處著,沈修也沒對我做什麼很出格的事情,就是親親抱抱。

對此,我保持冷眼旁觀。

以至於沈修會貼在我耳邊說我是沒良心的小東西。

眨眼間又是一個月過去了,我尋思著是不是該從沈修的家裡搬出去了,畢竟驕奢使人墮落,沈修套路太深了,我快要被他一步一步地麻痹了。

況且,我的小公寓再不住,就要落灰了。

於是,趁著今天下班早,我就一個人去了小公寓,準備先打掃一番。

沒想到,在公寓樓下,我看到了那天在醫院裡推我的陌生男人。

真巧。

我低頭裝作不認識他,準備繞進去。

「小沐。」

「……」

這語氣,仿佛和我很熟。

媽的。

晦氣。

小綠茶來找我就算了,現在就連小綠茶劈腿的對象也來找我。

一個個的真特麼腦子有病。

13

「小沐,我知道都是我不好,鬼迷心竅上了那個狐狸精的當,她沒有懷孕,是騙我的,當初和我在一起也是看上了我媽給我買的那套房子。」

「……」

「直到現在,我才知道自己心裡真正愛的女人是誰,小沐,求求你,原諒我好不好,我們還和以前一樣,每天開開心心的,我知道你不喜歡我碰你,以後沒有你的允許,我絕對不碰你。好不好?」

「……你有病吧,我不認識你,你再纏著我就要叫保安了。」

我心裡一陣惶恐,想要上樓,卻被男人拉住了手臂。

「小沐,我真的愛你,我不能失去你。」

呵。

我笑了。

「一個管不住下半身的垃圾,有什麼資格說愛,這個字從你嘴裡說出來,真讓人噁心。」

「你……」

男人氣急敗壞,「蘇小沐,你還好意思說我?我和你在一起一年多了,你連手都不讓我牽,我又不是和尚。你這麼無趣的人,除了我,誰願意和你在一起。」

「……」

腦海里的畫面逐漸清晰,我缺失的那部分記憶在男人嘴巴一張一合吐出的話語裡逐漸地拼湊了起來。

我想起來了,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那個綠了我的狗渣男。

「蘇小沐,你以為你現在攀上了沈修這個靠山,就可以目中無人了嗎,別傻了,他就是玩玩你而已,沈修是你的死對頭,怎麼可能真的喜歡你呢。」

過往種種的畫面,一幀一幀地在我面前浮現。

沈修,我的死對頭?

我麻了。

眼看著渣男本來抓著我手臂的手就要移到我肩上將我摟進懷裡,我瞅準時機趁著不遠處保安過來巡邏的間隙,大叫一聲。

「救命呀,非禮了。」

「……」

渣男一愣,撒腿就要跑,結果被身手敏捷的保安逮住了。

然後,我倆一起進了警察局。

渣男罵罵咧咧的,我全程一言不發,受害人的樣子十足。

閨蜜趕來的時候,身後還跟著一個看著挺儒雅的男人。

「姐妹,怎麼回事,你怎麼又和這個人渣聯繫了呢,沈修呢,他是擺設嗎,竟然讓你一個人在這。」

「……」

好累。

不想說話。

閨蜜身後的那個男人眼眸一沉,然後出聲制止了閨蜜機關槍一般的吐槽。

接下來的事情,都是那個男人處理的。

我和閨蜜走出警察局的時候,那個狗渣男還在裡面蹲著呢。

「小沐,你怎麼了,從剛才到現在一句話都不說?臥槽,是不是沈修那個王八蛋又欺負你了?」

「……」

我鼻子一酸,伸手抱住了閨蜜。

「嗚嗚,夏夏,我全都想起來了,沈修那個混蛋,竟然趁虛而入,他肯定在報復我,嗚嗚。」

「……」

閨蜜一臉蒙。

我還沒哭夠呢,一股力道直接將我從閨蜜的懷裡扯了出來,那股熟悉的味道,嗚嗚,我眼淚流得更凶了。

閨蜜見狀,擼起袖子就要衝過來,被她身旁的男人攔住了。

「沈昱,把你女人帶走。」

「……」

我和閨蜜兩臉蒙。

沈修?

沈昱?

媽的。

閨蜜罵罵咧咧地被那個叫沈昱的男人扛走了。

14

折騰了這麼久,天都黑了。

沈修一言不發地牽著我往車裡帶,好幾次我想掙開,可他力道太大,我特麼還沒吃晚飯,沒力氣……

站在門口,我不太想進去。

「蘇小沐,我不介意把你扛進來。」

「……」

看吧,原形畢露了。

進去之後,我才發現,沈修竟然一個人在家包餃子。

呸。

我被一路拉到了料理台的高腳椅上,然後被迫看著沈修又是包餃子又是煮餃子的,狗東西,還是手擀的。

嗚嗚。

真香。

這種香味,就和以前我媽每年在我生日的時候給我準備的餃子完全一樣。

我生日?!

我一愣,一碗冒著熱氣的餃子已經擺在我面前了。

「小沐沐,生日快樂!」

「……」

看著眼前的沈修,我有些恍惚。

我和沈修,說起來也算是青梅竹馬了,小時候我們兩家就在一個大院裡,本來,我倆的關係應該很好的,可偏偏,我有一個重男輕女的奶奶。

小時候的沈修,優秀得令人髮指,長得也比同齡人俊俏,院子裡的大人們都很喜歡,尤其是我奶奶。

她對沈修的疼愛遠遠超過了我這個親孫女,以至於在我心裡的這份偏差全部轉化成了對沈修的怨念。

可我卻忘了,每次被我氣得紅了臉的沈修哥哥,會將他最喜歡吃的玩的捧到我面前,說,小沐沐,給你。

……

「小沐沐,餃子要涼了。」

我隔著餃子升騰的那陣熱氣看著沈修,有些莫名的情愫在此刻不斷膨脹著。

我低頭,夾起一個餃子,咬了一口。

味道竟然和我媽包的一模一樣。

沈修伸手摸了摸我的額頭,然後轉身從冰箱裡拿出了一個精緻的小蛋糕,插上了蠟燭擺在了我的面前。

「祝我的小沐沐,永遠快樂。」

看著眉目深邃的沈修,我有些哽咽,「你……」

一堆想說的話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倒是沈修,俯身抵著我的額頭,眼神猶如星河璀璨,「過生日的小沐沐,可不可以借給我一個生日願望?」

美色誘惑下,我竟然點頭了。

沈修笑了,笑得柔情四溢。

「我希望小沐沐叫我的那聲親親老公能夠成真。」

「……」

過分了。

我抗議,結果,下一秒,沈修捧著我的臉,薄唇不由分說地壓了下來。

直到我快要喘不上氣來了,沈修才鬆了手,他的鼻尖蹭著我的,一聲聲地叫著我。

「小沐沐,我喜歡你很久了,我們在一起吧!」

沈修這廝會魔法吧。

要不然我怎麼會點頭答應說好呢。

……

15

本來沈修說的是中秋節和我一起回去見爸媽的,可是第二天,沈修像是怕我反悔似的,直接將我從被子裡撈了出來。

等我完全清醒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在我家門口了。

什麼情況?!

屋內不止我爸媽,就連沈修爸媽也在,看樣子,他們已經談了很久了。

甚至我爸媽看到我們回來了,直接就將戶口本塞到了沈修手上。

「以後,小沐就交給你了。」

我???

我爸和沈修,仿佛完成了什麼交接儀式一般。

沈修也沒含蓄,對著屋內就是一聲爸、一聲媽的。

結果,響起的應答聲卻是四道。

「……」

從民政局出來的時候,我都沒反應過來,只看到沈修小心翼翼地拿著兩本紅本子,又看又摸的,最後還揣進了口袋裡。

「給我看看。」

沈修不給。

「老婆,以後結婚證我來保管。」

「……」

「沈修。」

話音剛落,一個熱吻落了下來。

「叫錯了,該罰。」

「……」

「不過你是我老婆,給你一個改過的機會。」

我特麼……

沈修眼眸微眯,作勢又要低頭,旁邊已經有人看過來了。

我紅著臉叫了一聲,「老公。」

然後,又是一個熱吻,這次比上次還要久。

「又錯了。」

「……」

呼!

自己造的孽,只能自己咽下去了。

我吸了一口氣,「親親老公。」

「老婆真棒,來,獎勵一個。」

「……」

沈修你這個狗東西……

相关推荐: 我的死對頭最近十分不對勁。臨死之際,我終於知道他不對勁在哪裡——他找到了殺死我的辦法

1. 不過我在臨死前強吻了他一口,沒想到卻被他給救回來了。 因為他覺得剛才我死得太輕鬆了。 想要再殺我一次。 否則難解這位老處男初吻被奪的心頭之恨。 我似乎知道該怎麼辦了。 趕在他要殺我之前,我隨口道:「我愛你。」 他僵住。 要得就是這個效果,趁他怔愣之際,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