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男友不會因為喜歡我,而去他不喜歡的城市,他是自由的

男友不會因為喜歡我,而去他不喜歡的城市,他是自由的

我曾有一段時間,特別熱衷吃燒烤。每到一個城市,都要光顧一次那裡的燒烤攤。

後來,每次跟朋友在吃燒烤的時候,我總會說,C城的燒烤,是我吃過所有燒烤里,最好吃的。

熟悉的朋友會問:「C城?是Y待的那座城市嗎?」

我點點頭:「是啊。」

朋友取笑我:「有聽說因為愛上一個人喜歡上一座城的,倒沒聽過愛上一個人喜歡上那裡的燒烤的。」

是啊,那時候,因為在Y身邊,他總是控制我的飲食,不讓我吃這些所謂的「不健康的食物」,所以約定好的一周一次的燒烤日,總顯得那麼可貴。

當然,終其原因,除了燒烤本身的美味之外,還有就是,Y陪在身邊。

那些時光,大概是我最快樂的一段生活

在C城的那段日子,每天Y下班後帶我去吃晚飯,吃完飯,我們會散一會兒步,或者去逛會兒超市,買生活必需品,稍晚一些,他會帶我出來吃宵夜。

印象最深的是有連續一個月的時間,Y工作都非常忙,每天加班到晚上十點,下班回來後依舊按照約定帶我出去吃東西。

有時候看見他眉宇間顯盡疲憊,我會問:「為什麼要這麼累?」

「累?」他說,「我並不這樣認為,這份工作是我喜歡的,即使每天加班我都很快樂。」

我不太能理解地看著他,正要思考他話中的意思。

他看著我,目光灼灼,繼續道:「而帶你出來吃東西,看你像只小豬一樣吭哧吭哧地吃,也是我喜歡做的事。」

在這之前,Y很少跟我談及他個人的事以及未來。

那天恰巧Y的媽媽跟他打電話,他接完電話回來後,我正一個人很開心地吃燒烤。

Y的臉色看起來不大好,他忽然問我:「苗苗,你跟我在一起快樂嗎?」

我連連點頭:「當然快樂。」不然我喜歡你這麼多年幹嗎?

Y說:「說起來,可能我比較自私,我從來不會為了身邊的人去改變什麼,即使我喜歡你,我也不會為了你選擇離開C城去你的北京。」

我愣了愣,不明白為什麼Y突然提這個。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Y選擇離家遙遠的C城,他父母並不同意,一是因為城市太遠,二是因為父母就他一個寶貝兒子,希望他回去繼承家業,有父母的支持,這比他一個人在外打拼要更容易成功許多。

可是Y卻固執地選擇C城。

他說:「這裡的所有都是我喜歡的,工作、生活、朋友,對我而言,只有一種能稱之為成功的事,就是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過一生。如果不是這樣,即使讓我長命百歲,我這輩子也不會開心。」

所以,Y不會因為喜歡我而去不喜歡的B市,也不會為了父母的不捨得而留在家鄉,這就是他。

我並沒有因為Y的話而生氣,我告訴他:「每個人喜歡的生活方式不同,而我喜歡的生活方式,一直都是父母身體健康,有花不完的錢,以及身邊有Y。」

很長一段時間,總有讀者微博私信我,羨慕我有一個如此愛過我的Y。

每當那時候,我都很想回答,其實我並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幸福,我跟Y相處之間,吵架、冷戰的時間比好的時間多得多,我只不過是將那些美好的事情記錄下來,這樣,當我以後回憶時,也只能記得他的好吧。

自我從C城回來之後,便進入了非常忙碌的工作階段。

一方面是因為我任性去C城待了一周積壓下來的工作,另一方面是,只有這樣才可以不那麼想念Y。

比起之前兩人沒有見面,和他相處了一周之後突然離開,我更加想念了。

該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就像明明站在人山人海的地方,還是覺得孤獨一人。

在這個時候,群里的閨蜜拉拉忽然發了一個發怒的表情,她說:「我要報復我男友,你們快幫我想辦法!」

群里其他人都炸開了,紛紛問她怎麼回事。

她告訴我們,她和男友是異地戀,今天她忽然發現男友居然跟別的女生在一起了。

其他人問她原因,她說不知道,她猜測她男友耐不住寂寞。

拉拉跟她的男朋友是從大學一直交往到大學畢業,本來順理成章地結婚卻遭到了拉拉父母家人的反對,因為男方家太遠,拉拉家只有她這一個女兒,拉拉的父母不捨得。

當時群里的人紛紛勸拉拉別激動,拉拉的情緒卻十分暴躁,她說她恨透了他,寧願從來沒有認識過他。

有個妹子打出了一句話:就算是真的劈腿,也不用報復,每段感情都有它開始和結束的原因,我覺得,你是不是應該先問問原因,不要自己胡思亂想?

群里其他人紛紛覺得這個妹子說的很有道理,拉拉在我們的勸說下,也冷靜下來,去找男友問原因。

最後我們得知,她的男友「劈腿」的原因,是被家裡的父母催著急,才不得不跟那女孩子出去吃飯,偏偏這時候拉拉打電話過來被女方趁拉拉男友去洗手間的時候接了,於是拉拉便以為男友劈腿,不管不顧地大罵了他一頓。

最後,有人在群里說:「衝動真是魔鬼!人最怕的就是遇事不問清楚,把自己亂想的結果當成真正的原因。」

其他人紛紛點讚。

我也發了一個點讚的表情。

其實那時,我正跟Y在鬧彆扭。

我從C城回來之後,Y除了跟我打過確認我安全到達北京的電話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的聯繫都十分少。我總想,他在C城做什麼?會不會跟其他女孩子在一起?也許是受拉拉的影響,突然覺得彼此分隔兩地,劈腿這種事那麼容易。

而Y這個人,在感情里總是那麼涼薄,我不找他,他便不找我。

那天,在冷戰了一周之後,我主動給他打了一個電話。

Y很快就接起,我還沒說話,他就在電話那頭說:「苗苗,抱歉,最近工作太忙了,沒怎麼跟你聯繫,你還好嗎?」

那時候我鼻子竟然莫名一酸,我委屈地說:「我還以為你一點都不關心我了……」

他的聲音聽起來十分詫異:「怎麼可能?」

「誰知道呢,你曾經說過沒有誰一輩子會喜歡一個人,而且喜歡你的女生又那麼多,我不在你身邊,誰知道你會不會關心其他女生……」

他無奈地說:「我的確說過前面那句話,但是苗苗,沒有人可以做到一輩子只喜歡一個人,但我可以做到喜歡一個人時一心一意。」

「就像現在這樣嗎?」我問。

「嗯。」

那時剛好下班,北京的大馬路上一輛輛汽車堵得水泄不通,我站在天橋上看著一排排閃爍著的車尾燈,突然就覺得格外漂亮。

在忙碌的三周工作完,周六我睡了整整一天。

由於之前租的房子過於潮濕,我和冒冒搬了一次家,這一回租的是兩室兩廳,還有一個冒冒的同事一起合租,我和冒冒依舊住同一間。

那段時間冒冒和同事一起出差了,我獨自在家。

周六睡了一整天后,周日早上我醒得很早,打算在家裡宅一天。

清晨起來給自己做一頓美味的早餐。

上午打掃房間,下午在陽光下靜靜地聽音樂或是逗貓,歲月靜好,時光安寧大概就是這樣子。

午後,我吃完飯後,趴在窗台曬著的被子上曬太陽,順便看著樓下偶爾路過的鄰居。

住在我後一棟有一對小情侶,女孩性格開朗,男孩有點沉悶。

往往兩人待在一起時,都是女孩哈哈大笑,滔滔不絕地說話,男孩偶爾「嗯」兩聲顯得興致缺缺。

我趴在窗台上時,隔著很遠便聽見女孩的聲音,我眯眼看過去,女孩拉著男孩往前走:「好不容易有個周末,陪我出來逛逛嘛!」

男孩懶洋洋地問:「這周圍的商場公園都逛了無數遍了,不嫌煩嗎?」

「不啊,有你在身邊,就算每天逛的都是寸草不生的大沙漠,我都不嫌煩!」女孩說,「你不覺得這樣很好嗎?在外面逛逛晃晃,沒什麼目的,逛累了之後就回家,宅在沙發上,你看你的NBA,我追我的韓劇,這樣的宅才是一種勞逸結合呀!」

男孩還是倦倦的臉,毫不放在心上的樣子。

女孩也不生氣,興高采烈地拉著男孩走了。

我繼續趴在被子上假寐,腦海里卻想起我的曾經。

很多時候,我們總能從別人的故事裡,看見自己的影子。

在C城偶爾呆一兩周,每逢周末,我都要用各種招式哄Y出門。

時間久了,他會不耐煩地問我:「苗苗你怎麼總愛亂跑,待在家裡不好嗎?」

我狂搖頭:「當然不好了,世界這麼大,我跟你看過的地方連一個拇指甲的大小都沒有。」

有一次,他被我磨得不行,朝我大發脾氣:「一個女孩子總愛往外面跑,沒人教過你女孩要矜持嗎?」

我一愣,沒想到他會這樣說我,隨即鼻頭一酸,轉身跑開了。

我想告訴他,其實我不愛往外跑,我只希望能跟你多製造一些回憶,不讓生活太單調。

我想告訴他,其實我以前也很宅啊,家人趕我出去玩我都不去,可因為是你,即使和你出去只是看一場電影,都會讓我覺得很幸福。

其實哪有那麼複雜啊,不過是你,只因為是你。

所以想拉著你的手走過這個城市的每條街道,然後再一起尋找隱秘在大街小巷裡的美食,用相機和你拍一個合照,最後,一起回到家裡懶懶地趴在沙發上做著各自喜歡的事。即使有天我們老了的時候,也有時光替我們記錄下曾經快樂的每一分每一秒。

我吸了吸鼻子,想著男孩總有一天會明白女孩的小心思。

周日一個人的時間過得非常快,轉眼之間便是周一,又開始忙碌的時期。

關於北京,我提及最多的不是它的霧霾、擁堵,而是秋天。

北方的秋天來得太早,給我的印象太深,總覺得每次落筆時,外面的天氣都是深秋。

也是這個季節的某一個下班後,一向不愛高峰期擠地鐵而願意待在辦公室加班的我忽然想早點回家。

也許是這個季節標誌性的孤淒太過明顯,一個人多呆一會兒都是寂涼,我收拾好辦公桌出了公司大廈。

不過六點,外面的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耳朵里戴著耳機,手機裡放著喜歡聽的歌,拐彎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倚靠在牆角,我感覺心臟猛然緊縮了一下,那人朝我走了過來,然後擦身,仔細看去,只是身影相似的陌生人。

我看著他與我擦肩,背影越走越遠,有些失落,但隨即笑笑,這裡是帝都呀,怎麼會遇見Y呢?

那天在微博上寫下一句話:今天看見一個人,背影像你,側臉像你,連倚靠在牆邊的姿勢都像你,可是怎麼不是你?

剛發完微博,左邊肩膀被人輕拍了一下,我轉過頭,沒人。隨即感受到右邊有抹熟悉的氣息,我看過去,頓時嚇傻了。

此時站在我左邊與我並肩,嘴帶輕笑的人,是遠在C城的Y!

大概我的模樣實在太搞笑,Y嘴角上揚的弧度更高,他輕彈彈我額頭,道:「傻了?」

我問:「你怎麼在這?」

「想給你個驚喜啊。」

「可是你都不事先打電話,萬一我今天沒提早下班或者請假沒來公司呢?」

「你不是說我們很有緣,怎麼會有萬一?」說完,他將腦袋擱在我肩膀上,道,「苗苗,我好累。」

那天真是措手不及啊,帶Y去訂房,一路上我都覺得自己在做夢。

酒店前台要出示身份證時,我拿出了銀行卡,要登記電話時,我報出了生日日期。

前台無語地看著我,Y有些好笑和無奈。

辦理好一系列流程後,坐電梯時,Y問我:「真的嚇到了?」

「沒有。」我忽然擁住了他,將臉埋在他的懷裡,這片刻,才確定他在我身邊的事實,「只是覺得很奇妙,剛剛我還看見一個跟你長得很像的人,發現他不是你之後很失落,心想現在的你應該在C城,和我一樣在剛下班回家的路上吧,怎麼會出現在帝都呢。可下一秒你就真的出現了。」

忽然想起很早之前,Y轉學去了另外一個城市。

彼此以為再也不會有聯繫了,可忽然有一天,去學校時經過我家到學校那條路線上必經的Y家門口時,想了幾百次不可能出現的Y就那樣出現在我的視線里,也如那天一般,拍拍我的肩膀,朝我笑:「好久不見。」

然後,我們重新有了聯繫。

也許,緣分真的是件很奇妙的事,正好在那一秒,不多不少,於千千萬萬人中,遇見了你。

「嘿!想什麼呢?」

正當我沉浸在幸福中時,一隻手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我回過神,才發現是冒冒。

冒冒已經出差回來了,晚上約好在我公司附近吃飯。

我才發現剛才我竟然在幻想Y突然來北京找我……

「我過去接電話的時間,你想什麼了?笑得一臉春心蕩漾。」冒冒開玩笑道。

我卻一點都不覺得好笑,滿臉失落地告訴她:「我剛剛在幻想。」

「幻想?」

「嗯,想Y來北京找我,把我驚喜壞了,我還帶他去訂酒店。」

「……」冒冒無語地看了我半晌,隨後問我,「你這樣一說,我忽然想起,怎麼每次都是你去C城看Y,他從來沒來過北京看你?」

冒冒這個想法在我心裡待了很久,我甚至不敢跟Y提出讓他有空也來北京看看我這個話題。

因為我深深明白,不管我何時提出這樣的要求,他都會拒絕。

不知該怪他太無情,還是只是他性格上的缺點。

他總說,他在感情方面很冷淡,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無法做到像其他女生的男友那般無微不至。

Y先生一直有個缺點,每當你想要徹底放棄他,重新過自己的生活時,他會忽然撩撥你一下,把你原本死水一樣的心弄得又起波瀾,這也是我最無奈的一點。

有時候他半夜給我發信息,我不回應他,他還會發個委屈的表情,說:「你又不理我。」

我的心頓時凌亂了。

記得大學還沒畢業時,有一次寒假,他約我出來玩,當時我買了一個新相機,打算帶過去拍照片。

那天我跟他兩人在一家西餐廳吃的。

那時我對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絕望,只覺得可能永遠只是朋友的關係,便沒怎麼假裝矜持,在他面前完全展現了一個作為吃貨的本質。

Y還是以前那個樣子,話不多。

印象里,那天他穿著淺色的外套,看起來很乾淨陽光,纖塵不染的樣子。

他拿著我的相機要給我拍照,說:「苗苗,看鏡頭!」

我連忙用手擋著說:「你別拍啊!別拍!」

他還是拍了幾張我巨難看的照片,被我搶過相機就給刪掉了。

我說:「我給你拍幾張吧。」

他果斷拒絕。

也許是彼此害怕自己丑的一面呈現在對方面前,後來兩人約好拍一張漂亮的合照,我們彼此才答應出現在鏡頭裡。

那是我跟Y的第一張合照吧,在大二寒假那年。

相关推荐: 男友不會因為喜歡我,而去他不喜歡的城市,他是自由的

我曾有一段時間,特別熱衷吃燒烤。每到一個城市,都要光顧一次那裡的燒烤攤。 後來,每次跟朋友在吃燒烤的時候,我總會說,C城的燒烤,是我吃過所有燒烤里,最好吃的。 熟悉的朋友會問:「C城?是Y待的那座城市嗎?」 我點點頭:「是啊。」 朋友取笑我:「有聽說因為愛上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