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我辛苦幫再婚老公帶大女兒,他前妻回來,一頓鴻門宴就把婆家人都收買了

我辛苦幫再婚老公帶大女兒,他前妻回來,一頓鴻門宴就把婆家人都收買了

1

王梅躺在床上刷手機,看到家人群里的信息,她一個激靈就坐了起來。
女兒周瑤在群里發圖片,她穿著病號服躺在醫院裡,左小腿被白紗布包紮著,滲出了斑斑血跡,觸目驚心。
周瑤參加完高考,就約了同學,跟團去山東看海。周瑤這一走,王梅的心就吊得老高,生怕她有什麼閃失。
沒想到還真的出了意外。
周瑤在群里說,她坐的大巴車經過一個隧道的下坡拐彎處,被一輛失控的大貨車撞上了,車禍現場很慘烈。她只是左小腿受傷,已經算是幸運了。
王梅只覺得腦袋「嗡」地一聲,直接撥通了周瑤的電話:傷口疼不疼?有沒有傷到骨頭……你在哪個醫院,我這就趕過去!
「沒有傷到骨頭,我不知道你也在家人群……傷口拆了線我就回去了,旅行團把一切都安排得挺好,你千萬不要過來!」周瑤急急地說著,拒絕的語氣很堅決。
王梅的心「突」地抽了一下,她慢半拍地才回過神來,周瑤出車禍這事兒,為啥瞞著自己?
王梅是二婚,周瑤是老公周斌的女兒。雖說是繼女,王梅掏心掏肺,一直把周瑤當親生的疼。
王梅覺得「周家群」人多嘴雜,就一直沒進群。前兩天,周斌的嫂子在群里賣娘家地里產的核桃,為了擴大客戶群,就把王梅拉進群了。
王梅進群後沒說過話,周瑤不知道她在群里,才發了車禍的消息。
王梅顧不上和周瑤計較,就要收拾行李趕過去,說她一個人出門自己本來就不放心,這會受著傷,身邊沒人照顧咋行?
周瑤「吭哧」了半天才說:媽,你真不用過來!我……親媽在這裡!
「你們一起旅行的?她什麼時候回來的?」王梅掛了電話,像被兜頭澆了一盆涼水,心裡卻燃起了一團悶火。
這火氣,是奔著周瑤親媽楊麗麗來的!
王梅嫁過來時,周瑤才上小學,楊麗麗為了賺大錢過好日子,離了婚,跟著新歡打工去了。那時候,周瑤黑黑瘦瘦,走路佝僂著腰,像個發育不良的小豆芽。
現在,王梅把周瑤拉扯成大姑娘了,楊麗麗卻回來了。她勾勾手指頭就把周瑤帶走了,憑啥啊?
2

王梅想給周斌打電話發說說這事兒,拿起手機,想了想,還是不忍心打擾他。
周斌被公司外派在西藏工作,那裡空氣稀薄,生活環境不太好,但是工資高。周斌也是為了多賺點錢,主動申請外派的。
周斌把工資卡給了王梅,他賣命賺的錢,都由著王梅支配。人心換人心,這也是王梅死心塌地對周瑤好的原因。
當年,王梅前夫常年在外面打工,她在家裡帶孩子,前夫每個月給她一千塊的生活費。那年年底,前夫回來過年,他前腳進門,就有個女人找上門來了。
王梅這才知道,前夫打工期間一直和那個女人同居。那女人離異單身,她一路悄悄跟著男人回來,就是想把他的婚姻拆散自己補上來。
前夫外面的女人找上門,這事兒四鄰八鄉都傳遍了。王梅的臉沒地方擱,死活要離婚。前夫不想離,他知道孩子是王梅的心頭肉,就威脅說:想離婚,以後就別想見兒子!
王梅咬咬牙,狠心把孩子留在了婆家。她想著,等自己在外面站穩腳跟了,就把孩子接出來。
那時候兒子剛懂事,婆婆整天跟孩子說王梅的壞話。王梅想方設法見兒子一面,孩子不跟她親,哭喊著不願意見她。
婆婆知道王梅看孩子,就跑到王梅娘家門上叫罵,說王梅離婚,都是娘家媽教唆的。王梅媽氣得血壓升高腦梗,在醫院住了大半個月。
從那以後,王梅想兒子把心都想爛了,也沒再去婆家看過兒子。
王梅後來在城裡的私立小學找了份阿姨的活兒,主要負責孩子們吃飯和午休。
那時候,周斌上班忙,總顧不上接周瑤。別的小朋友都歡歡喜喜跟著家長回家了,周瑤眼巴巴地趴在窗戶上,坐大門外等爸爸。
王梅看著心疼,就把周瑤帶在身邊,陪著她看圖畫書,買些零食塞給她……後來,周瑤就特別粘王梅,有時候玩開心了,周斌來接她都不願意回家。
漸漸地,周斌對王梅就上了心,覺得她長得好看,說話溫言軟語的,最重要的是她對周瑤好。
3

王梅覺得能嫁給周斌,簡直是撞大運了。這個男人話不多,心思卻細膩。王梅不吃香菜,她只說了一次,周斌就記在了心上。
王梅能感覺到,周斌是真心對自己好。
更何況,周斌在城裡有房子,有體面的工作,自己一個農村的二婚女人,要是再挑剔他比自己大幾歲,那就是矯情了。
很快,兩人就結了婚。周瑤很自然地改口叫媽媽,王梅答應了一聲,就紅了眼圈。
周斌讓王梅辭了阿姨的工作,做了全職主婦。王梅除了照顧周斌的吃喝拉撒,把心思都撲在了周瑤身上。
王梅騎著電動車,接周瑤上下學,每天奔赴不同的興趣班。很快,周瑤的學習成績很快就穩居年級前5名。
周瑤習慣佝僂腰,王梅就想讓她學舞蹈。王梅打聽到,有個頗有名氣的舞蹈家,收學員很是挑剔。
王梅輾轉找上門,舔著臉在工作室打掃了半個月的衛生,連廁所的馬桶都擦得雪白髮亮,對方這才答應收下周瑤。
有一次,舞蹈班學員要參加演出,周瑤需要一件鑲水鑽的演出服,買一件要兩千多塊。
王梅從網上買了衣服和水鑽,她把幾千顆水鑽,一個一個黏在衣服上,為了趕上演出穿,她熬了一個通宵才把衣服黏好,省了一千多塊錢。
周瑤上中學的時候,得了一場急性腦炎住進醫院。周瑤躺在床上喊頭疼,醫生說,用藥不能過量,治療也需要有個過程。
因為炎症顱壓大,周瑤的眼珠都有些突出,王梅瘋了一樣,不停地喊醫生。
那時候,周瑤的個頭已經快趕上王梅了,她還是把周瑤抱在懷裡。平時跟陌生人說話都臉紅的王梅,在醫生的辦公室鬧了起來:你是醫生,怎麼眼睜睜看著病人疼?我女兒要是有個好歹,我也不活了!
周瑤讀高中,王梅沒睡過一個囫圇覺。早上起來鼓搗營養餐,中午下午要去學校送飯,晚上把周瑤接回來,還要加一餐宵夜。
高三那年,聽老師說周瑤和一個男生走得近,王梅不敢勸周瑤,擔心影響她情緒。她提著禮物找男生的家長,求人家管住自己的兒子,別耽誤了周瑤高考。
多年來,王梅眼裡心裡都是周瑤。她甚至計劃著,周瑤大學畢業嫁人了,她要幫她帶孩子。
如今,想到自己帶了多年的女兒,她親媽膩歪在一起,王梅的心都碎成了餃子餡兒。
4

王梅思來想去,還是給楊麗麗打了電話。她不是個會吵架的人,電話接通後,緊張得渾身發抖。
但是,渾身亂竄的怒氣滋長了她的勇氣,指責的話脫口而出:我說瑤瑤非要出去旅行,八成是你的主意吧?要是不出門,瑤瑤就不會傷到腿。她一個女孩子,腿上留下疤,以後怎麼穿裙子……
「瑤瑤是大姑娘了,她頭上有腦子,腿在她自己身上,她要是不同意出來,我怎麼說也不管用啊!」楊麗麗反唇相譏。
王梅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心裡一委屈,眼淚就下來了。
楊麗麗說話的口氣也軟了下來:不管怎麼說……謝謝你,把瑤瑤帶得這麼好!
王梅心裡憋的氣,算是順了一些。
王梅天天給周瑤打電話,問她疼不疼?還叮囑她不要吃醬油,不要吃辛辣……大熱的天,王梅四處跑,打聽治療傷疤的偏方,打聽哪裡能做醫美除疤痕?
過了幾天,周瑤回來了。王梅捧著她的腿,撫摸著暗褐色的疤痕,眼淚「吧嗒吧嗒」就掉了下來。
「媽,我不疼!我就怕你生氣!我也不知道咋了,見了我親媽,就想跟她在一起!」周瑤撒嬌地往王梅懷裡一拱,王梅也不好說什麼了。
然而,楊麗麗接下來的做法,簡直是捅王梅的肺管子。
楊麗麗要請王梅吃飯,王梅一口就回絕了,她可不想和楊麗麗有什麼瓜葛。
楊麗麗也沒有堅持。
但是,王梅很快就在家人群里發現,楊麗麗請了周家人吃飯。
周瑤和爺爺奶奶、姑姑叔叔嬸嬸,一大家人都去了。酒席定在市里最高檔的酒店,滿滿當當坐了兩大桌。
王梅聽說過,楊麗麗之前和周家人相處得都不錯。可是,她都離婚了,大張旗鼓地請周家人,這不是打王梅的臉嗎?
周斌見了群里的圖片,趕緊給王梅打來了電話:她跟我說要請你吃飯,我想著你不願意跟她有來往,就替你拒絕了。她請全家人吃飯,我倒是不知道……回頭我說說他們,搞不清親疏遠近了!
王梅悶悶地問:她這次回來是探親嗎?啥時候走?
「梅梅啊,我說了你別生氣!她在鄭州買了套小房子,她說想讓瑤瑤報考鄭州的大學……聽說她離婚了,估計不走了!我說了,瑤瑤高考分數出來了,報考哪裡的大學,肯定得經過你同意,由不得她!」周斌急急地解釋。
「咕咚」一聲,王梅覺得的自己心,一下子沉到了冰冷的湖底,楊麗麗這是明晃晃地搶女兒來了。
5

楊麗麗和周家人聚會完以後,送周瑤回來,王梅依著門框,沒打算請她進來!
「媽……我親媽說想跟你聊聊!」周瑤看了看王梅的臉色,溜進屋,鑽進了自己的房間。
「瑤瑤說你喜歡吃『南瓜盅八寶粥』,非要給你帶一份!」楊麗麗側身擠了進來,把包裝盒放在飯桌上,她環視了一下四周:家裡還是老樣子,不過你比我會收拾!
楊麗麗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王梅只好沉著臉,給她倒了杯水。
楊麗麗開門見山:聽瑤瑤說,她分數下來了,你要找個專業人士幫她報志願?她其實想做老師,沒敢跟你說,怕你不同意……她的分數,報考鄭州大學應該沒問題。我在鄭州買了套小房子,寫的是周瑤的名字!
「瑤瑤是我帶大的!」王梅把水杯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
楊麗麗的語氣軟了下來,她說這些年在國外的流水線上,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累得水都喝不下去的時候,她想著女兒才熬了下來。
她是個不安分的女人,總想著賺錢讓女兒過上更好的日子,周斌喜歡安穩的生活,他們不是一路人,所以才離了婚。
「我知道你帶大了瑤瑤,可我是她親媽!我今天請周家人吃飯不光是敘舊,我說了給瑤瑤買房子的事情,大家都支持瑤瑤去鄭州上大學!」楊麗麗扔下這句話,起身就走了。
「媽,我就是去鄭州上大學,放假了就回來了!」周瑤聽親媽走了,才從房間出來,小心翼翼把南瓜盅放在王梅面前,把勺子塞在她手裡:你是我媽,她是親媽,你們都是媽媽!
「親媽比媽多了個『親』字,你還是跟你親媽親!」王梅捂著臉,眼淚順著指縫流了出來。
周瑤到底還是個孩子,王梅捨不得怪她,她把帳都記在了楊麗麗的頭上,她狠狠地想著:我總不能白白給你帶閨女!
6

周瑤的高考分數出來了,比預估的分數還多出了十幾分,上個重點大學很輕鬆。
王梅提著的心,一下子放到了肚子裡。
周瑤小心翼翼跟王梅商量,說想去鄭州上大學,王梅冷著臉沒吐口。
回過頭,王梅就找楊麗麗:我把你閨女帶大了,你現在坐享其成要把瑤瑤留在身邊,我也沒意見。但是,我想把我兒子接過來讀書,咱們都是當媽的,你應該能理解我的心情!
楊麗麗怔了證,說考慮一下再回復王梅。
周斌早就跟王梅說過,他的房子有楊麗麗一半兒,這是當初離婚時說好的!房子是老破小,值不了多少錢,但好歹也是學區房。
王梅前夫再婚後生了孩子,再娶的女人不是省油的燈,兒子一直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前不久,奶奶患上了肺癌,怕是熬不了多久了,她托人給王梅服了軟,說把大孫子託付給親媽,她死了也就能閉上眼了。
王梅跟周斌說了,他也同意王梅把兒子帶到城裡讀書。他就是擔心,楊麗麗不同意,畢竟房子有她的份兒,遷戶口這事兒不能繞過她。
王梅原本也想著,把兒子戶口遷進來有些不合適,打算想想別的法子,讓兒子來城裡讀書。
現在,楊麗麗要把瑤瑤帶走,王梅借著這茬,提出了給兒子遷戶口。
王梅其實也想到了,楊麗麗要是擔心自己覬覦她的房子,不同意兒子戶口遷進來,也在情理之中。周瑤長大了,她決定要跟親媽在一起,王梅也攔不住。
王梅就是覺得窩火,有些不甘心!
隔天,楊麗麗就給王梅回覆說:周斌願意幫你養兒子,遷戶口這事兒我沒意見!
楊麗麗幫著王梅跑遷戶口的手續,還找熟人,幫著聯繫讀書的學校,辦理轉學事宜。手續有些繁雜,大熱的天,楊麗麗開著車載著王梅四處跑。
加上周瑤從中撮合,一來二去,王梅竟然挺喜歡楊麗麗,覺得她耿直爽快,辦事果斷利索。
王梅跟周瑤說:你親媽也不容易,將來到了鄭州要聽她的話!
「媽,將來弟弟考上了大學,我把你接到鄭州來享福!」周瑤挽著王梅的胳膊,頭靠在肩膀上: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有兩個媽!
王梅眼眶一熱,覺得多年的付出,得到了最好的回報!她很慶幸,沒有和楊麗麗撕破臉。
凡事太計較,往往就走進了死胡同。退一步,反倒峰迴路轉,風清月明!

相关推荐: 男主發現老婆最近變得越來越奇怪,直到那天,發現老婆和男同學的噁心交易……

  01. 包玉軍發現馬倩有點不對勁。 她手機的開鎖密碼換了,來電提醒還設置了靜音,接電話也避開他,他問她是誰打的電話,她總遮遮掩掩,說是廣告推銷,就連他在外面手機沒電,讓她把手機給他用下,她都特別警惕地拒絕了。 但真正讓他起疑心的是,幾個月前還滿心歡喜地在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