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兒子百日宴,丈母娘偷偷給我兒子改了姓,讓我拿100萬換兒子的冠姓權

兒子百日宴,丈母娘偷偷給我兒子改了姓,讓我拿100萬換兒子的冠姓權

1

那段時間,我一邊忙著照顧我爸,一邊忙工作,焦頭爛額。
兒子的滿月宴是丈母娘一手操辦的。
滿月宴那天半上午,我回家接我爸媽。
一路上,我爸媽特別高興。
這是我家遭遇變故以來,難得開心的時刻。
車子慢慢駛入酒店,紅彤彤的拱門映襯著湛藍的天空,看得人心情愉悅。
車子停下後,我才看清拱門上的字:祝林逸澤小朋友茁壯成長。
恰巧酒店經理走過來,我問他我兒子沈睿宸的拱門怎麼還沒立起來。
酒店經理說,酒店今天只接了一家宴席,不會搞錯。
難道是我走錯了酒店?我趕緊給丈母娘打電話確認。
她說,林逸澤就是我兒子的名字。
我整個人懵掉了。兒子的名字是我和妻子一起選的,怎麼突然就改了?關鍵是隨了母姓!
丈母娘直接掛斷電話,不給我質詢的機會。
我又給妻子打電話,妻子說這是她媽的意思,她反駁無效。
我爸媽在一旁聽得真切,已經氣得渾身發抖。
我爸把拐棍用力戳著地面,憤怒地說:「林家什麼意思?憑什麼讓我孫子隨媽姓?這是騎在我們頭上拉屎啊!」
我爸患腦溢血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我媽怕他氣出好歹,趕緊勸慰:「跟誰姓不都是咱家血脈,別生氣。」
怎麼能不生氣?哪怕你提前商量好也行啊,這分明就是不把我們看在眼裡。
我爸氣勢洶洶杵著拐棍走進酒店要找我丈母娘評理。
酒店內,一片喜氣洋洋。
丈母娘正被幾個親戚朋友圍著嘮家常。
「茉莉媽,聽說茉莉婆家破產了?有這回事?」
「唉,別提了。我家茉莉真是命苦,本以為會嫁個好人家,跟著享福,誰知道嫁了個窮人家,真是跳進了火坑。」丈母娘恨恨地說。
「孩子隨母姓,你白撿了一個孫子,也算扳回一局。」有人附和說。
丈母娘洋洋得意地說:「從茉莉懷孕到現在,哪裡不是我家在出錢出力?我們連孩子的房子都準備了,做姥姥姥爺的做到這個份上,還不夠意思嗎?」
丈母娘的話,讓我無地自容。
我爸媽的臉色也難堪至極。
「你們這是欺人太甚!」我爸終於忍無可忍,蹣跚著走上前。
丈母娘笑著走了過來:「呀,親家來了?趕緊坐,我這就打電話給老林,你們這對老朋友很久沒見面了吧。」
丈母娘變臉比翻書還快。
我爸陰著臉:「茉莉媽,你這事做得不地道,孩子改名的事你憑什麼一人做主?你馬上把拱門上我孫子的姓名改了,這事我就不追究了。」
丈母娘也沉下臉:「想都別想!這事,我說了算!」
我爸和我丈母娘吵了起來。
眾人紛紛上來勸架,場面混亂不堪。
丈母娘突然意味深長說:「我呢也不是不講理的人。按理說,孩子到底跟誰姓,法律上真沒有規定。」
「不過我承認,沒有事先和你們商量就給孩子起名,是我不對。不如這樣吧,孩子的冠姓權暫時就抵押在我這裡,給你們一年時間,拿一百萬來贖。」
什麼?一百萬?
丈母娘明明知道我家現在的情況,這不是故意刁難嗎?
丈母娘冷笑著:「拿不出來吧?哼,那就別怪我!」
丈母娘最後那鄙夷的眼神,徹底刺激了我爸。
我爸的臉色瞬間蒼白,整個人直直向後倒下去。
一片兵荒馬亂。
兩個小時後,醫生宣布了我爸死亡。
再次腦溢血,他已經無法承受。
聽著我媽悽慘的哭聲,我心疼至碎裂。
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我爸竟以這樣的方式離開人世。

2

我之前的日子,過得順風順水。
特別是2020年娶了林茉莉,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家和林家是世交。
我家是做餐飲起家的,林家做的是裝修生意,我爸和林爸是高中同學。
我追求林茉莉,林媽是堅決反對的。因為林茉莉是研究生學歷,而我,只是一個大專生。
好在有兩位爸爸助力,關鍵是我善良敦厚的性子討了林茉莉的歡喜。
婚後的日子,真是比蜜還甜。房子車子存款,年紀輕輕的我們都擁有了,不用像別的年輕人那樣過著辛苦的生活
疫情平穩後,我爸不顧所有人的阻攔,投資了旅遊酒店。
誰知道疫情根本沒有消失,一直反反覆覆,我家的生意迅速走下坡路。
同時,我爸投資的進出口貿易公司也虧損。
2021年5月,我家瀕臨破產。
那個月,恰巧林茉莉查出懷孕。既喜又憂的感受,真是難以言表。
我爸硬著頭皮找我岳父幫忙。
可丈母娘堅決不同意出手相助,說我家的生意就像一個瀕臨死亡的人,哪怕救了,也是植物人,白白搭進去金錢人力。
還不如死了乾淨。
我岳父有心要幫,奈何丈母娘強勢打壓,也只能作罷。
我爸急火攻心患腦溢血,家裡一地雞毛。
我爸媽把住的大平層賣了還債,兩人租了一個兩居室。
我曾邀爸媽過來與我們同住,丈母娘堅決反對。說她不想讓自己的閨女被頭疼的婆媳關係蹂躪。
仿佛就是一夜之間,我家的日子從富有邁向貧窮。
那段日子,我為了家裡的事每天焦頭爛額,照顧剛懷孕的茉莉就沒有那麼上心。
那天,茉莉突然嘴饞涼皮,給我打電話,我正在外面忙沒聽見,她便自己出門買。
過馬路的時候,一個不留神,被一輛電動車蹭倒。
得知消息的我,嚇得六神無主,當我趕到醫院時,雙腿還是軟的。
謝天謝地,孩子沒事。但我挨了丈母娘一頓狠批。
說把茉莉嫁給我,是看重我的人品,指望跟著我享福的。
可現在倒好,要錢沒錢不說,人也靠不住。
林茉莉被丈母娘強勢統治習慣了,也不敢大聲反駁她媽。
我只能忍氣吞聲。
在醫院觀察一天後,丈母娘堅決表示要把茉莉接回家照顧。
我沒有阻攔。我確實也沒精力照顧她。再說,我也阻攔不了。
對丈母娘千恩萬謝後,我又去市場買了雞鴨魚肉和海鮮,丈母娘的臉色才緩和。
我和茉莉當初結婚時,彩禮和嫁妝都給了茉莉。
那時的我,吃穿不愁,也沒有存錢意識,手裡積蓄不多。
家裡出事後,我把自己僅有的積蓄拿出來給我爸治病,以及用於家裡的用度開銷。
可誰知,遠遠不夠。
無奈,我商量茉莉把彩禮錢借我一些。
茉莉猶豫之後,轉給我10萬塊錢。

3

自從我家出事,岳父便讓我去他的公司幫忙。
可為了照顧我爸,我偶爾會遲到早退,岳父倒沒說什麼,丈母娘不高興了。
說公是公私是私,如果不能按時上下班就要扣錢,別仰仗是自己家人搞特殊。
其實,岳父對員工的管理很人性化,有員工家裡有急事,他都會表示理解。
可到我這裡,丈母娘便不待見。
我知道,丈母娘是嫌棄我家沒落了,覺得我配不上林家的一切。
為了茉莉,為了孩子,我忍。
我爸身體好轉後,日子才漸歸日常。
轉眼,茉莉即將臨產。
我媽說,不管怎樣,茉莉懷的是咱家的孩子,做婆婆的一定要伺候月子。
我媽還提前做工作,準備從老家請來一個叔叔照顧我爸,她好騰出手照顧茉莉。
誰知,丈母娘明確表示,她不可能讓我媽靠前。
我媽學歷低,育兒觀念老舊,或者說根本就不懂科學育兒,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放心把孩子交給我媽。
她是準備把孩子當繼承人來養的。
何況產婦也講究科學康復,雞蛋加小米的時代一去不復返,產婦恢復不好,可是一輩子的大事。
我媽心傷不已,但也無法改變丈母娘的決定。
但我媽說,茉莉給咱家生了孫子,功不可沒,一定得獎勵她。
我媽給茉莉包了一個一萬塊錢的紅包,還把她家傳的玉鐲給了茉莉。
丈母娘各種嘲諷。
說我女兒可是冒著生命危險為你家延續香火的,你們就用這點錢就想賺回個大孫子,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丈母娘的話讓我很惱火。
如果我家生意還在,別說一萬了,幾十萬都不會吝嗇。
可今非昔比,丈母娘不能用我家過去的家境衡量現在。
我就在茉莉跟前發了幾句牢騷,誰知碰巧被丈母娘聽到。
又是一頓狂轟亂炸。
「你知道產婦的心情對身體的恢復有多麼重要嗎?一不小心就會得產後抑鬱,那可要死人的!」
我只好閉嘴。
茉莉實在看不下去,就替我說了幾句:「媽,咱家又不缺錢,您幹嘛總是為難我婆家?給多給少都是心意,您能不能為我想想?」
丈母娘氣得哇哇大叫:「我才是你親媽!你怎麼胳膊肘往外拐?當初我就說咱們兩家門不當戶不對,婚姻是不會幸福的。做生意也得有智慧,學歷低的人早晚得破產。」
我真是無比心塞。丈母娘這是對我家赤裸裸的鄙視啊。
如果不是看在茉莉的份上,我非和丈母娘大吵一架不可。
我想過重新創業,可茉莉不同意。說她娘家的產業,早晚會給她的,我是她的丈夫,將來肯定要一起工作。
本來她媽就對我不待見,如果我再另起爐灶,不更觸了逆鱗?
茉莉勸我,再忍幾個月,等孩子大一點,她會重返職場,到時候我倆再從長計議。
「再說,創業也是耗費心神的事,你爸媽現在這個情況,你應該多陪陪他們。」
可我知道,沒有錢,丈母娘永遠會鄙視我。
這次,我沒有聽茉莉的話。

4

我決定辭職創業,雖然於我來說,這無比艱難。
我的決定自然遭到了丈母娘的怒懟,還有茉莉的埋怨,我都默默承受著。
讓我欣慰的是岳父暗地裡對我的支持。
岳父建議我從早餐店做起,他還借給我二十萬塊錢的啟動資金。
他告訴我,當年,他也是被茉莉的姥姥嫌棄,到處借錢創業,最終用成功打臉了看不起他的人。
我心中憋著一口氣,拼命幹活。我日夜忙碌,照顧茉莉和孩子的時間便少了許多。
丈母娘對此很生氣。
那天,我疲憊地回到家時,丈母娘正陰沉著臉坐在沙發上。
「你配得上丈夫和爸爸這兩個稱謂嗎?你一天到晚瞎忙活,搞創業,掙了幾個破錢?老婆孩子都不管了?」
「這是一百萬,你老老實實在家照顧老婆孩子!」
丈母娘說完,把一張銀行卡「啪」一聲扔在桌子上。
那「啪」的一聲,仿佛在打我的臉啊。
我看著茉莉,我以為她會站在我一邊,支持我去創業。
孰料,她紅著眼眶對我說:「你就聽媽的吧,我和兒子需要你,咱家又不缺錢花。」
我震驚地看著茉莉。
她默認了她媽對我的侮辱,她竟然以為,她媽這個決定是對我好,不用辛苦出去勞作,老婆孩子熱炕頭,不是所有男人的夢想嗎?
我心酸不已。
我告訴茉莉,那樣,我和一個沒有尊嚴的寄生蟲有什麼區別?
我這輩子,還怎麼抬頭做人?
丈母娘對我投來鄙視的目光,她說擺在我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是同意她的提議,二是離婚。
「你也是這樣想的嗎?」我直直望向茉莉。
茉莉默不作聲。
我則滿心悲涼。
誰知,一百萬事件還沒平息,現在又出了更大的亂子。

5

如今,我爸在兒子的百日宴上去世,積蓄已久的矛盾更加尖銳。
我媽氣憤難當,說丈母娘必須為我爸的死負責!
岳父如以往一樣,對此事不發表任何意見。
丈母娘梗著脖子爭辯,說我爸本就腦溢血沒有恢復,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休想把屎盆子扣她頭上。
「怎麼,你們家這是窮瘋了,碰瓷碰到我頭上來了。我還沒怨你們呢,在我孫子百日宴上死,太晦氣了!」
丈母娘的話讓人心寒。她的每一句話,都像帶了刺的鞭子,笞得你體無完膚。
茉莉也沒想到她媽會說得這麼刻薄,第一次怒聲呵斥她媽。
我告訴茉莉,我們的婚姻完了。
茉莉哭得肝腸寸斷,求我不要離婚,她不想讓幼小的兒子沒有爸爸。
「親愛的,我替我媽向你道歉好嗎?爸的去世是個意外!還有,我媽讓你用一百萬贖冠姓權,是為了激勵你啊!」
這是激勵嗎?這分明就是侮辱!
兩家人鬧得很不愉快。
我爸葬禮那天,丈母娘沒參加,也不讓我兒子參加。說孩子太小,這種事會讓孩子折福。
我媽氣瘋了。之前是看在茉莉的面子上不想追究丈母娘的責任,可丈母娘現在的態度讓人徹底心寒。
我媽非要起訴丈母娘,丈母娘明知我爸身體不好,還刺激他吵架,必須要負一部分責任。
賠償多少錢不在乎,但必須要討個說法!
岳父和茉莉知道後,讓我媽看在孩子份上千萬別這麼做。
茉莉悲傷地哭著,將來兒子長大了,如果知道奶奶把姥姥告了,讓孩子如何面對?
我媽終歸是心軟,含淚答應了。
但我和茉莉的婚姻,是無論如何走不下去了。
任茉莉苦苦相求,在我爸去世第十天,我還是和茉莉離婚了。
兒子歸茉莉。
離婚那天,茉莉告訴我,她準備把兒子姓名改成沈睿宸。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家沒有出事,我和茉莉的婚姻會走向何處?
表面看,是金錢粉碎了我們的婚姻,但仔細想想,金錢只是催化劑罷了。
說到底,還是彼此的信任和尊重發生了危機。
丈母娘恨不得把我摁進泥里,擺脫我家這累贅,她認為我永遠都是個窮鬼。
而茉莉,她只想把我捆縛在身邊,無視我已經稀碎的尊嚴。
離婚後,我更加賣力工作。
我要努力做個好兒子,好爸爸。
悲傷是有的,但我又覺得很慶幸。
我學會了在泥濘中堅強生存。
我不恨茉莉。只能說,我們愛得不夠深吧。
丈母娘說,但凡是有女兒的媽媽,都會理解她的做法。真的嗎?

相关推荐: 為救前夫我賣了一套房,他堅持要打借條,復婚的前一天我把他告上了法庭

人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我和連成海相戀五年,婚姻兩年,感情是不是應該比天還高比海還深? 而現實,遠比電視劇狗血。一切,都是因為我太傻了。 1 那天,我意外接到前夫連成海表姐的電話。 「秦朵,我實在沒辦法了才給你打電話,連成海出事了。」 表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