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8:30故事—送給大明星的分手禮

8:30故事—送給大明星的分手禮

聚光燈下,我在眾人的關注和掌聲中走向揚驍,他臉上帶著驚訝和不安。

我把「最佳男歌手」的獎盃頒給他,溫柔又真誠地向他祝賀。

揚驍有些手足無措,我主動靠近跟他進行貼面禮。

我用最熟練地笑容看著揚驍,在他耳邊輕輕地說:

你在緊張嗎,害怕我在這裡說出這麼多年的秘密嗎?

1

「今年全國音樂新秀賽的冠軍是:揚——驍——」

揚驍終於如願以償,我作為他的女朋友在台下激動得熱淚盈眶。

他拿到了全國冠軍,雖然冠軍曲目是我寫的,但為了他我願意在背後默默付出。

揚驍順利進入了娛樂圈。

而我是他背後的透明小女友,站在台下痴痴地看著她,被萬千歡呼尖叫的女生擠在角落裡。

我既高興又擔憂。

高興的是我男朋友就要成為大明星了。

擔憂的是,憑我這平平無胸的身材和平平無奇的外貌,我能一直留在他身邊麼?

慶功宴上,揚驍喝了很多酒。

我也被揚驍帶到了酒會現場,但我依然是個小透明,揚驍在一些大人物中間穿梭。

我正看著揚驍出神,身後有個清澈的聲音:「你好,請問……」

我一回頭,看到一張不一樣的面孔。

非常乾淨,眉毛筆直,眼中帶著笑意。

不像揚驍眉眼中總有些桀驁不馴的感覺。「請問,洗手間怎麼走?」

我愣了一下,原來我今天的黑色牛仔褲和 T 恤和服務生撞衫,否則怎麼會有人注意到我。

我只好咧嘴笑笑,用手一指:「您好,在那邊。」

男生笑著說了聲謝謝,邁著大長腿走開了。

看著他的側臉,我總感覺在哪見過。

大人物們逐漸退場,酒會也差不多結束。

揚驍一回頭就看到了我,因為他已經習慣我的注視,我肯定會出現在他能看見的範圍內。

他熟練地打了個響指,我就明白是要走的意思。

我坐在保姆車裡,揚驍上了車,坐在我旁邊。

揚驍難掩他的興奮和激動,他摟著我和我說著感謝的話,輕輕地吻我的耳垂和脖頸,我內心泛起一陣漣漪。

2

那晚揚驍把我帶回了公司給他租的房子,他有些醉,呼吸都是酒氣,我還沒來得及看房子長什麼樣,就被他帶進臥室。

揚驍把我壓在身下,輕輕地啄我的臉。

當他帶著酒氣吻我的時候,我也回應著他,他熟練地把我像洋蔥一樣撥開,而我卻很生澀。

他好像急於把酒勁發散出來,我除了感到疼痛,其他什麼都沒有。

第一次的感覺真不好,沒有情話也沒有溫存,就這樣我把自己和揚驍捆綁在一起。

第二天,我買了早餐,揚驍裹著浴巾走出來,從背後抱住我,順勢拉著我坐在他懷裡。

揚驍用他一貫深情的眼神看著我,那種總是讓我無力抵抗的深情。

我是揚驍的女人,我確定,我也願意就這樣陪著他,跟隨他。

這也很適合我,本來我就不是愛出風頭的人。

我用手指在他胸口畫著圈,緊緊靠在他的胸前,回憶著昨晚的予取予求,我有些臉紅。

揚驍應該知道那一夜對於我的意義,我相信他。

揚驍握著我的手,「寶貝,你也知道,公司不允許我們談戀愛。」

我怔怔地望著他,馬上又把目光投向別處,我害怕揚驍說出可怕的話。

揚驍把我摟得更緊,「所以,我們需要保密哦。」

我有些受寵若驚,又看回他:「真的可以麼?只要我們不說就行麼?」

揚驍親了我一下,「可以。好多明星都這樣。對外我就說你是我的助理,這樣我們就能每天都在一起了。好不好?」

我抱著揚驍,搗蒜一樣點著頭,感覺自己已經贏得了全世界。

3

揚驍迅速躥紅,很快就簽了一部電視劇,女一號是林悅。林悅是環宇影業的千金,典型帶資進組。隨從人員比劇組人還多,走哪都是前呼後擁。

男二號是程子默,酒會上向我問路的人。開機儀式上鬧哄哄的人群里,他居然認出了我,真是沒想到,有人見我一面就記住我。

由於揚驍和林悅都是當紅新人,每天片場都有很多記者。

我跟在揚驍身後,事無巨細照顧他,又不敢跟得太緊。

揚驍說要小心記者,怕他們捕風捉影,他現在不能有任何緋聞。

可是戲沒拍到一半,揚驍和林悅的緋聞就炒上熱搜。

新聞用的照片是一張「熱吻照」,看起來兩個人好像很纏綿,雖然我知道娛樂圈水深,很多新聞不辨真假,但我心裡依然很疼。

晚上我躺在他的懷裡,揚驍輕輕吻著我的肩膀,寬慰我

「寶貝,你別生氣哦,這都是公司的意思,為了給新戲話題度。」

我沒有回答。

揚驍讓我看著他的眼睛:「寶貝,人說謊時眼睛可是不會騙人的。你看著我,我真的和林悅什麼都沒有。你乖乖的,現在我是新人,公司也怕電視劇拍了沒有收視率,所以才用這樣的手段。我對你的心絕對不會變。」

4

那晚的纏綿浪漫後,揚驍央求我幫他寫電視劇片尾曲。

因為他是以創作型歌手出道,所以公司想打造他全方位藝人的形象。我肯定會答應他,揚驍的事就是我的事,為揚驍做什麼我都願意。

就算我寫的歌署揚驍的名字,這也是只有我知道的秘密,幸福的秘密。

為了尋找寫歌的靈感,我跑到酒店天台靜一靜。

我坐在露台上,看著腳下城市的霓虹,放空自己。

身後有個熟悉的聲音:「嗨,不介意我湊個熱鬧吧?」

我一回頭,是程子默。

夜風裡,他的面孔竟有幾分硬朗,眼神里有些擔憂。

我禮貌地點點頭,因為我實在不擅長交際,而程子默,是個明星,我太普通了,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聊天。

程子默倒是沒有一點架子,像是我的老朋友。

他伸出手,示意我從天台高處下來。

我猶豫要不要接受他的好意,他纖長的手指在空中搖了搖,我只好握著他的手跳了下去。

他的手溫厚,不像時下那些小鮮肉一副柔弱無骨的感覺。

我趕緊把手抽回來,和他坐在長椅上,中間留了兩個人的位置。

只有夜風吹過,我們都沒說話,氣氛有些尷尬。

程子默看到我手裡的本子,好奇地詢問我來這裡做什麼。

我把本子抱在胸前,怕他看到裡面的歌詞和曲譜,只說隨手寫寫畫畫。

然後又是一陣沉默。

我心裡暗暗叫苦,程子默怎麼還不走啊,明星們都這麼閒麼?

我的余光中,看到程子默摸了摸下巴,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後來他站起身,沒頭沒腦地告訴我,最近揚驍新戲炒得很火,宣傳手段用得好。

我一聽心裡有些不情願,好像揚驍只能靠炒作似的。

但是也沒有反駁,畢竟那個熱吻的新聞讓我心裡也不舒服,如果真的是為了新戲,這方法也太下作。

看我表情不友善,程子默趕緊說了一句,「我是說,你不用當真。」

我為什麼會當真呢,程子默又為什麼擔心我當真呢?

我疑惑地看著他,他有些不自然,推說是因為自己羨慕揚驍。

的確,很多人都說揚驍運氣好,娛樂圈裡混,運氣真的太重要。

揚驍出道後順風順水,資源也好,確實值得羨慕。

程子默雖然有點名氣,卻也只是臉熟,我能理解他的羨慕。

他長出一口氣,背也跟著彎了下去。

「每個人的路還長著呢,以後會更好的。」我盡全力安慰他。

程子默轉頭看著我,眼神深邃得像要穿透我,「謝謝你,蘇小語。」

我想起了什麼,低頭在筆記本上迅速畫了起來。

程子默的身影消失在天台前,我叫住了他,把那一頁紙扯下來遞給他:「我只會寫寫畫畫,希望你這個大明星不要介意。」

程子默接過那張紙,仔細看了看,黑夜裡他笑著看我,眼睛亮得和星星一般。

5

程子默消失在夜色里,他的「打擾」倒讓我忘了煩惱,有了靈感。

沒多久我就把歌曲寫完,興沖沖跑回酒店房間,我給揚驍發信息說歌寫完了,讓他看看。

揚驍說這會兒和導演一起吃飯,讓我等他回來。

深夜我睡得正迷糊,感覺耳邊痒痒的,睜開眼看到揚驍微紅的臉頰。我捧著他的臉欣賞,揚驍撒嬌地把頭埋在我的肩膀。

我從他身上隱隱聞到一種陌生的香氣,心裡一緊,試探著問他,一起吃飯的還有誰。

他去一臉鎮定,用手指點著我的鼻子,嗔怪我不信任他。

揚驍把我摟在懷裡,打開攥著的拳頭,一個亮閃閃的項鍊掉在我的眼前。

我當然開心,每次 揚驍設計這樣的小驚喜,我都被拿得死死的。

揚驍把項鍊戴在我的脖子上,「果然我家蘇小語和鑽石最配了。」

我反覆摩挲著那顆小鑽石,跟拿到求婚戒指一樣開心。

揚驍深情地看著我:「寶貝,謝謝你這麼理解我,包容我。我就是喜歡你這麼乖。」

6

乖巧,聽話,懂事,這是揚驍給我的定位,也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在揚驍之前,我沒喜歡過別人。

我的大學生活,就是躲在琴房裡彈琴譜曲。

直到有一天揚驍在琴房聽到我的曲子,毫不吝嗇地讚美我,才讓我找到一點存在感。

揚驍是學校里的風雲人物,有顏值有才華,沒有女生能抗拒這樣的男孩。

在那麼多追求者中,我卻成了幸運女孩兒,揚驍說他喜歡我安靜乖巧的性格,在我身邊他覺得踏實幸福。

我信他,他說什麼我都信。

7

揚驍的第一部電視劇熱播,我給他寫的片尾曲《愛的你》也順勢大火。

揚驍真正成了能演能唱能創作的全方位藝人。

公司趁熱打鐵,把劇組的慶功宴辦成了粉絲見面會。

我站在舞台側方,看著聚光燈下的揚驍,他是為舞台而生,越是受人矚目,越瀟灑自如。

他享受關注,享受掌聲。

而我,享受看著閃閃發光的他。

揚驍唱的正是我寫的《愛的你》,我把對揚驍的愛都寫進了歌里,揚驍和粉絲們大合唱,我也陶醉其中。

這時,舞台中間漸漸升起一個幔帳,粉絲們尖叫起來,音樂進入高潮,幔帳瞬間掉落,是林悅!

現場氣氛來到了最高潮,揚驍走到林悅身邊,兩個人四目相對,十指緊扣。

這時粉絲們的尖叫聲淹沒的了歌聲,他們都在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旁觀者看,這真是一對璧人。

揚驍頎長的身材配著俊朗的長相,林悅有著模特一般的身高和身材,揚驍輕撫林悅的臉,一曲終了,兩個人深情相擁。

圍在舞台後方的人看到這個景象,都激動得雀躍。

「我就說他們在一起了吧。」

「原來緋聞是真的啊。」

「這一對也太養眼了。」

我整個人直僵僵地站在那,腦子一片空白。

耳朵里有火車呼嘯而過,似乎有人遠遠地問我:「你不是揚驍的助理麼?快告訴我們,他們倆是不是真的?」

此刻,我真的是一個助理,一個工作人員,看著他們倆曖昧地注視著彼此。

我愣在那裡,看著自己的男朋友和他的緋聞女友搞摸頭殺,我覺得自己的手在抖,握成拳頭還在抖。

9

我神思恍惚,走回化妝間,把所有的喧囂和尖叫都關在門外,跌坐在沙發里,眼淚終於來了。

我眼前一直回放揚驍和林悅擁抱的場面,難道舞台上也是演戲麼?

憑我對揚驍的了解,我已經看不懂他的眼神,又或者,可能我根本不了解身為明星的揚驍。

昏暗的化妝間裡,我哭了一陣子,突然有人清嗓子,嚇了我一跳。

仔細一看,有個人坐在角落裡,居然是程子默。

前面演的熱火朝天,他居然一個人坐在化妝間裡。

我尷尬極了,因為哭得太難看,鼻涕眼淚一大把。

程子默遞來一盒紙巾,我抽了幾張抹乾淨臉。

程子默並沒有看我,我感謝他的無視,不然我會覺得更加難堪。

程子默一貫的沉默,化妝間裡只有我的抽泣聲,我越想控制越控制不住。

10

我回到家,卻沒有打開行李箱,窩在沙發上,腦子裡一片混亂。

窗外下起了大雨,雨點噼里啪啦打在窗戶上。

深夜揚驍回來,看到我的行李箱,他走過來一把抱住了我,喃喃地求

我別走。

窗外的雨下得更大了,還有一陣陣雷聲。

我身子一緊,揚驍用胳膊環住我,抱得更緊。

我沒有說話,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想問他林悅的事,又問不出口。

揚驍在我耳邊低語,溫柔深沉

「我和林悅所有的事都是假的,我也身不由己。今天的演出也是設計好的,如果你再不理解我,就沒人理解了。」

我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如果繼續生氣,就是不信任揚驍。

揚驍輕輕搖晃著我,讓我相信他。

我心裡想要去相信,不然我過去這幾年就失去了意義。

看我沒有反應,揚驍直起身子,「要不這樣吧,我明天去和公司說,就說我有女朋友……」

「不行!」我趕緊打斷揚驍的話,「不可以,你現在是上升期,不要自毀前程。」

揚驍看著我,深情款款。

他認真地吻著我,熱烈而深入,我的胸口劇烈起伏。

揚驍粗重地喘息,在我耳邊喚著我的名字,「小語,小語,我真的想要你,想娶你……」

我沉溺在他的情話里,和他一起上天入地,只要我們相愛就夠了,為什麼非要讓全世界知道呢?

11

我一直都以為自己是揚驍背後的女人,默默支持他,幫他寫歌,看著他站上舞台。

也曾經幻想成為他的妻子,就算不公開也沒關係,因為這個男人是屬於我的。

我沉浸在想像的幸福中,意外卻發生了。

我懷孕了。

我怎麼都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意外。

我一直很瘦,體質也弱,陪著揚驍工作經常晝夜顛倒,所以姨媽從來沒有按時來。

但這次拖了快一個月,我以為自己得了什麼病,一檢查才知道是懷孕。

我拿著化驗單不知所措,醫生在旁邊叮囑:「你回去跟老公商量一下,要的話就三個月來建檔,不要的話越早做手術越好。」

我走出醫院,內心充滿驚慌,我知道現在絕對不可能生孩子,但是這是我和揚驍的孩子,我怎麼捨得拋棄他。

我想告訴揚驍,可是又怕嚇到他。

12

晚上我一個人面對揚驍預訂的蛋糕、紅酒和鮮花,一點都沒感到過生日的快樂。

揚驍又因為應酬不能陪我,我沒有胃口更沒有心情。

有了這個孩子,揚驍會娶我還是會勸我打掉。

已經是凌晨,我給揚驍發了信息,很快有了回覆:來接我,宜蘭會所,V10。

到會所門口,我看到程子默,他很驚訝。

順著他的視線,我看到林悅和揚驍手挽手走了出來。

蹲守圍堵的記者們一擁而上,揚驍把林悅護在身旁。

會所門口頓時水泄不通。

記者們圍著揚驍和林悅,不斷提問:「你們是不是真的在一起呢?」「揚驍,揚驍,你和林悅幾次約會都被拍,你們還不承認麼?」

我被記者們擠在路邊,看到揚驍摟著林悅,護著她向保姆車走去。

揚驍當然沒看見我,他眼裡只有林悅,和那天舞台上的眼神一樣。

我應該相信我的直覺,有時候人對壞事的直覺非常準,只是不願意相信。

如今事實再一次擺在我面前,這次不是舞台,沒有劇本,揚驍和林悅也不是逢場作戲。

我陪伴揚驍這五年,為他寫歌,為他料理生活,包辦他的一切,難道就是為了讓他去和別人談戀愛麼?我難以置信!

我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著揚驍的車子離開,記者一股腦擠過去,我一個沒站穩被撞出去,跌坐在地上,身後有人過來關切地問:「蘇小語,你沒事吧?」

我一回頭,又是程子默。

他並沒有多問,把我扶起來。

程子默要送我回家,我拒絕了,我不想再讓他看到自己狼狽的一面。

我倔強地甩開他的手,走在黑夜裡。

我下意識摩挲小腹,我該拿你怎麼辦呢,孩子?

沒走幾步,一陣劇痛襲來,我按著肚子倒在路邊。

天上的星星似乎離我越來越近,我想呼救卻喊不出聲,模糊的視線中,程子默一把抱起了我。

13

等我再醒來,已經躺在病床上。

護士看我醒過來,對我說:「你需要靜臥休息,小產的話至少休息一個月。」

「小產?」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對,先兆性流產。懷孕初期總是不穩定,你還年輕,以後再要。」

護士離開病房。我看著天花板,腦子空白,孩子沒了?孩子沒了。孩子沒了……

眼淚像關不掉的水龍頭,揚驍推門進來了。

他使勁壓了壓帽子,走到我身邊,我把頭轉向了另一邊。

揚驍握著我的手,說著安慰的話,看我不回應,他又說著道歉的話,但是我現在一句都不想聽,也不會再相信。

人一定要失去什麼,才能停下來想想曾經得到過什麼。

我失去了四年的青春,失去了一個還沒有成型的孩子,最重要的,我失去了我自己。

人長大往往只是一瞬間,只是我付出的代價太大。而我,要讓這些代價有意義。

14

在家休養的時候,我沒有見揚驍,也沒有和他聯繫。

本來我就只是他團隊裡的一個助理而已,隨便編個理由,就可以解釋我的消失。

我們就這樣退出了彼此的生活。

正當我為前途迷茫時,接到恆星娛樂的電話,他們說幾年前我給他們發過單曲小樣,現在需要我這樣的創作女歌手。

面談很順利,他們安排我去國外學習兩年。

我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一個簡單的背包就踏上了行程。

在機場,我遇到了程子默,他也要出國。

那天出事後我一直沒有跟他當面道謝。

我和程子默每次遇見,都是我難過狼狽的時候,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程子默卻依然那麼平靜,「蘇小語,祝你成功。希望下次我們見面,你在笑。」

我握了握他的手,感到一股暖流。

15

兩年的學習和訓練生活很枯燥,很艱苦,但是我撐下來了。

這期間我也寫了很多歌,有些已經在國內唱紅。

創作人蘇語是一個神秘又才華橫溢的個性女生。

回國的第一個行程,公司安排我參加音樂盛典,作為嘉賓給最受歡迎男歌手頒獎,而今年的最佳男歌手是揚驍。

舞台上,聚光燈下,主持人正在介紹頒獎嘉賓:「她是去年多首金曲的作者,是樂壇的神秘新星,只聞其聲不見其人,今天,她終於來到台前,讓我們一睹她的風采。讓我們有請今天的頒獎嘉賓蘇語!」

我聽到了尖叫聲,掌聲,它們是屬於我的!

我緩步走向舞台中央,極力地克制緊張激動,保持著得體的笑容。

我手裡拿著獲獎名單,當我念出「揚驍」的名字,我便知道我等了兩年的時刻終於到了。

揚驍也在眾人的歡呼聲中走上台。

合體的黑色西裝,利落的短髮更凸顯他輪廓分明的臉。

五年前,這是讓我心動的臉。

如今,這張臉卻讓我感到厭惡,可是我仍然對著這張臉微笑。

揚驍看到我,表情有些複雜,但還是禮貌地擠出微笑。

我緩步走向他,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光明正大地走向他。

我把獎盃遞給揚驍,笑意盈盈:「恭喜你,揚驍。」

獎品就是我對你的復仇。

揚驍的眼神沒有從我身上離開,他第一次這樣看我,以前他總是漫不經心。

我知道如今的我光彩照人,終於可以和揚驍並肩而立。

為這一刻付出那麼多,我必須讓揚驍還回來。

16

回到觀眾席,身旁的程子默向我豎起大拇指。

兩年來,程子默是我唯一聯繫的人,可能一個人見過我的狼狽,我就會對他卸下防備。

我和程子默是朋友,卻不會過多打探彼此的生活,有時我們通電話會有很長時間都不說話,卻也不覺得尷尬。

我總說我們是比較熟悉的陌生人,這個時候程子默只是笑,不反駁也不認同。

程子默對我來說是個謎,而我並不想揭開謎底。

程子默雖然在音樂典禮上沒拿獎,但是在電影界他已經是最年輕的影帝了。

我開玩笑說他終於告別「臉熟但不紅」的尷尬期,他卻依然雲淡風輕,表示自己並不在意紅不紅,喜歡拍電影而已。

程子默給人一種很淡漠疏離的感覺,不爭取,只是做自己。

有時候我很好奇,在競爭如此激烈的影視圈,他有什麼底氣這麼超脫。

每到這個時候,他總會神秘地說:「其實,如果我不拍電影,就得回去繼承家族產業。」

我會被他的認真逗笑,平時連個名牌都不肯買的人,繼承什麼家族產業啊。

17

盛典結束第二天,揚驍給我打來電話,電話號碼當然是我留給他的。我看著電話,等它響了一陣才接,揚驍約我喝咖啡,我故意推到了一周後。

再見揚驍,我已經平靜很多。

揚驍看著我感嘆我的變化,他第一次誇我有魅力,以前他從來沒有這麼評價過我。

我輕撫發尾,謝謝他的稱讚。

換作以前,我會低頭竊笑,臉頰緋紅。

揚驍詢問我這兩年過的如何,回來後有什麼發展計劃,看似是關心,我但我總覺得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小語,既然你有了新的身份,一切也重新開始,那過去我們之間……如果你介意的話,我肯定不會和別人說,你放心。」

我真的很想戳穿他的虛偽和自私,明明是他在害怕,卻變成我的介意。我早想到,揚驍是在忌憚我們那段秘密的過去,我也逢場作戲,表示我對過去已經放下了。

揚驍如釋重負,立刻愉快地表示想要和我一起合作。

還故作深沉地說,只要是我的事,他都願意幫忙。

這是揚驍的深情人設,他太會了。

不過對現在的我,沒有用。

揚驍先走了,我以一起走不方便為由,拒絕他送我的要求。

咖啡我一口都沒喝,杯子裡好看的心型造型已經和咖啡融在一起,消失了。

18

我回家時,程子默站在門口等我。

我在美國訓練時,他去過一兩次,也是這樣不打招呼,只是在門口等著。

他說喜歡這樣等人,說這話的時候,他總是慢悠悠的,一點著急的表情都沒有,真的很像一個歷盡滄桑的老人。

這次程子默是來給我送工作合同的,一個選秀節目評委,我看到上面赫然寫著「揚驍」「林悅」。

程子默自己動手調了杯咖啡,等著我的回覆。

我當然要接這份工作了,這是接近揚驍最自然的辦法。

程子默也料到我會去,他也在受邀之列。

他拍拍我肩膀,給了我一個鼓勵的眼神。

19

由於我和揚驍的加入,這次的音樂選秀備受關注。

第一場有位選手演唱了那首《愛的你》,我在台下聽著,五味雜陳。點評的時候,主持人問揚驍:「這是你第一部電視劇的主題曲,請問當時創作時是什麼樣的靈感呢?」

揚驍看了我一眼,我也好奇地看著他,想聽他怎麼說謊。

「寫情歌的時候,心裡要想著一個人,或者一個形象,這首歌就寫給那個人,這樣就會有感情。」

主持人嗅覺很是敏感:「哦,原來是這樣。那請問揚驍,當年這首歌是寫給林悅小姐的麼?」

觀眾立刻爆發尖叫,這幾年揚驍和林悅的緋聞跟大姨媽一樣,定期鬧一陣,兩人不承認也不否認。

這對婊男女,我心裡輕蔑地罵道。

我當然要幫揚驍一把,我對著觀眾們問道:「你們想知道答案麼?

觀眾立刻被吊起胃口,都大聲喊著:「想!」

林悅驚詫的眼神穿過揚驍,定格在我的臉上。

揚驍沒料到我會這麼幹,只好說:「其實寫這首歌時,我還沒有出道,這首歌也是我對青春的感受和記憶。」

我心裡暗笑,是啊,我寫這首歌時,你確實只是作曲系裡長得帥的一個男生而已。

林悅聽到這話,別過了臉。

主持人也識趣地沒有再追問。

20

這一幕被剪輯後,第二天便上了熱搜。

新聞說揚驍撇清和林悅關係,有評論說揚驍忘恩負義,當初接林悅資源時主動炒緋聞,現在自己紅了就保持距離。

這是揚驍的一貫作風,他從頭到尾,只愛他自己。

我和程子默在公司開會,娛樂新聞正播著昨天這一幕。

程子默問我是不是故意的。

我只攤攤手,「綜藝節目總要有看點,我只是幫主持人一把。」

程子默轉著手裡的筆,托著腮打量我,眼裡又是那種擔憂的表情,像五年前他在天台上看到我時一樣。

兩年前我回來的時候,程子默就說過,他不希望我再傷害自己。

我們都清楚,如果我不趟這渾水,就沒有人知道揚驍的真面目。

21

揚驍這幾天打了好多次電話,想約我吃飯我都推脫不見。

有一天我錄完歌曲回家,揚驍站在門口,看起來有些疲憊。

我開門請揚驍進來,一進門,揚驍就從背後抱住我。

我沒有掙脫,也沒有說話。

揚驍在我耳邊低語,向我道歉。

為了過去,為了那個逝去的孩子。

我的臉上沒有波瀾,因為我知道,示弱、求饒,這些都是揚驍的必殺技。

以前他這些手段在我身上百試百靈。

只是現在我是蘇語,我沒那麼好騙。

我仍然冷靜地告訴揚驍,過去的事,多說無益。

揚驍沒有放開我,他還像之前那樣把臉輕輕地靠在我的脖子旁,他的鼻尖很涼,呼吸很輕,他央求我複合。

複合?揚驍還以為我困在舊情之中,我順水推舟問他,林悅怎麼辦。揚驍馬上否認他和林悅的關係,還是一貫的說辭,新聞都是假的,一開始是為了炒作,後來是媒體捕風捉影。

我已經聽煩了他這些話,只要單看林悅的眼神,我就知道至少林悅對揚驍並不是單純的友情,揚驍他不可能沒有察覺。

看一個人越清楚,就越反感,真是件可悲的事。

我沒有答應揚驍,揚驍跌坐在沙發上,有些沮喪。

揚驍說起《愛的你》這首歌,想起兩年前我們在一起的情形,揚驍說起的都是我如何幫助他,如何照顧他,而我想起的卻只有他怎麼騙了我,傷了我。

我不想再聽揚驍絮絮叨叨,只好推說時間太晚,怕被記者看到,所以請他先回去。

我聽到揚驍離去的腳步聲,走進臥室,拉開抽屜,取出一個舊舊的首飾盒,裡面是那條鑽石項鍊。

我又撥通了程子默的電話:「你能幫我個忙麼?」

22

第二場錄製現場,來的記者更多了。

我穿了露肩小洋裝,為了凸顯脖子上的項鍊。

揚驍進場看到我,和那條項鍊,愣了一下,我也只是禮貌地點頭打招呼。

林悅來的時候,和揚驍聊了好一會兒,時不時幫揚驍整理一下頭髮。記者們拍個不停。

程子默坐在一邊,托著腮,像是正在欣賞話劇的觀眾。

這時有個記者問揚驍:「揚驍,最近網上有人發布一首歌曲小樣,和你的成名作高度相似,但是比你的歌早幾年,《愛的你》是你抄別人的麼?」

揚驍的臉僵住了,下意識看向我,而我也用疑惑的表情看著他。

林悅馬上幫揚驍辯解,說自己看著這首成名曲從無到有。

我在旁邊都笑了,這些人啊,說謊都成了基因里的一部分。

記者也不依不饒,問揚驍能不能舉證。

揚驍當然不能了,我寫這首歌時,他正忙著和林悅鬧緋聞呢。

揚驍故作輕鬆,一臉硬氣地回應記者,說自己出道這幾年,這樣的新聞一直沒斷,自己懶得回應。

但我知道他說這話時,心裡虛的要命。

那天的錄製,揚驍有些心不在焉,主持人請他點評,他都是簡單幾句了事。

23

創作歌手揚驍涉嫌抄襲的新聞很快上了頭條,大家都在等揚驍的回覆。

錄製結束,我正要上車,揚驍突然冒出來抓住我的胳膊,想要跟我談談。

我沒拒絕,讓他上了保姆車。

我們坐到車裡,揚驍看著我,並沒有提今天的事,只稱讚我戴那條項鍊很好看。

我摸了摸項鍊,只說是為了配裙子。

揚驍卻很動情,他以為我戴這條項鍊是為了和他示好,以為我沒有放下過去。

我也不想澄清他的誤會,更不想跟他複合。

而且我知道他想複合的背後,不過就是希望我幫他把抄襲這件事壓下去。

揚驍此刻在我面前,等我的回覆。

只要我答應不發聲,揚驍就有辦法把新聞壓下去。

我看著揚驍懇切的臉,心裡竟然有些輕鬆。

我答應他不會發表關於歌曲的任何評論。

揚驍很是感動,蘇小語會這樣幫他,會想盡一切辦法幫他。

只是,今天的我是蘇語,不是蘇小語。

24

揚驍很快召開記者會,聲明歌曲都是他的原創。

我看著記者會上揚驍自信滿滿,說話擲地有聲,覺得格外好笑。

第二場節目錄製時,揚驍明顯歡快很多,還總是主動把話題拋給我。我們的互動格外多,程子默很有默契地在旁邊添油加醋,說什麼我們都是創作型歌手,音樂人,有很多共同語言,還問出我們曾經是一個學校的校友。

我和揚驍、程子默談笑風生,林悅的白眼快翻到了天上。

林悅是影視集團大小姐,出道就備受矚目。

這兩年影視劇沒少出演,雖然演技並不突出,但是也被吹捧得跟一線女星差不多了,

她自然受不了被冷落,尤其是被揚驍冷落。

很快關於我和揚驍的報導就多了起來。

畢竟我們倆也有很多話題,校友、音樂才子和創作型才女,這樣的故事聽起來更吸引人。

林悅在微博用一張玫瑰花配圖@了揚驍,這是在宣示主權,我真要謝謝她,如果她不出來攪局,我要怎麼往下演呢。

25

吃瓜群眾都等著揚驍如何回應,畢竟他們倆這幾年真真假假,撲朔迷離。

揚驍如果堅持說自己單身,那就真的很渣了。

如果承認了和林悅的情侶關係,無非就是地下戀情轉正,傷害不大。揚驍一定會優先選擇對自己有利的選項。

程子默的電話剛好來了。

他總是在每一步都跟我確認,我知道他希望我停下來,但是我不會。

我覺得一切漸入佳境,得讓揚驍儘快做選擇。

但是程子默不明白為什麼我要把自己搭進去。

我想,雖然我的孩子沒有來到這世上,但是至少我應該讓世人知道他來過,這才算公平。

程子默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只是說,他會一直陪著我。

我鼻子有些酸楚,內心感到溫暖。

程子默是僅有的只關心我好不好的人。

26

第二天一大早,我家門口圍滿了記者。

他們都在問我,是不是揚驍的初戀,是不是被揚驍劈腿,林悅是不是第三者。

水泄不通中,程子默趕來把我從人群中接走,程子默緊緊地牽著我的手,艱難地分開人潮上了車。

到了車上,程子默還握著我的手,有些心疼地看著我。

我沒有抽出手,此刻我需要程子默的力量。

當天的活動現場完全變成了記者提問,我沒有回答,只是低頭站在程子默身邊,完全變成一個受害者形象。

程子默堅持要送我回家,我知道他只是擔心我。

其實我真的沒事,如果連這點場面都熬不過去,我就不會回來。

但是我有點擔心連累程子默。

畢竟他不是兩年前的小明星,現在他是新晉影帝,很受矚目。

他今天把我從記者圍堵中解救出來,不知道明天媒體又要怎麼寫。

我對程子默感到抱歉,程子默卻並不在乎。

每次遇到我的事,程子默就會由淡定變成堅定,一副願意赴湯蹈火的神情。

27

記者們忙著追問真相,比記者還著急的,是揚驍。

他在電話里說,無論如何要跟我見面。

幾天不見,揚驍似乎沒那麼挺拔了,嘴邊隱約能看到青色的胡茬。兩年前我從醫院回家的時候,眼窩也是這麼青。

揚驍這次沒有用好話哄我,而是直截了當質問我,是不是我給媒體爆料。

我假裝很生氣,氣揚驍懷疑我,而且我才是最不願意提起當年的那個人,那對我來說只有傷痛。

我還沒見過揚驍這麼氣急敗壞,畢竟他是走完美人設的明星。

永遠那麼帥氣瀟灑,永遠那麼進退自如。

可是這一次不同,林悅剛高調表白,媒體就爆料他和我的過去,關鍵時間上有重疊,所以林悅自己跳進了火坑。

撤銷微博也沒用,網際網路是有記憶的。

林悅大概也意識到情況不妙,很快就拋下揚驍,出國旅行。

不過媒體卻說這是「療傷之旅」。

28

揚驍一個人面對這個局面,他知道只有我能救他。

只要我和他一起編個故事,幫他開脫,他就可以全身而退。

揚驍不斷跟我道歉,可能兩年前他欠我的「對不起」,這個時候都說盡了。

揚驍終於鬆口說,那個時候他和林悅是在曖昧期,而且我小產之後,他才發現讓我去會所的信息是林悅發。

林悅偷看過我和揚驍的簡訊,只是林悅不知道那個秘密女友是誰。

如今真相呼之欲出,究竟要如何對媒體說呢?

揚驍希望我能配合他,就說當年我和他的確是戀愛關係,一直沒有公開是因為我擔心壓力太大,所以堅持不公開。

我半推半就,覺得這樣做雖然可以幫助揚驍,但是卻不想把自己攪進去。

揚驍馬上答應我,等風浪過後,可以找個理由說我們分手。

我重新審視著揚驍,可能我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這個人,之前我愛的那個人,可能只是我想像中的人。

我答應揚驍,他很放心,可能他以為深情款款那套在我這依然奏效。

29

記者會當天,我很緊張,畢竟這是我等了兩年的時機。

車門拉開,程子默已經在裡面等我。

我有些詫異,昨天電話里我告訴他要自己去,因為這是我一個人的戰爭。

程子默看到我意外的眼神,笑著說他給我做啦啦隊。

還一改往日的沉靜,握著拳頭給我加油。

我知道他想讓我輕鬆一些,內心一陣悸動。

有一個人義無反顧地站在我身邊,讓我依賴和信任,確實是莫大的鼓勵。

我獨自走向記者會現場,多了一份力量。

我穿了一條小黑裙,素顏。

揚驍也一改往日光鮮亮麗,只是簡單的 T 恤牛仔褲。

說好的劇本是,我們一直在秘密戀愛。

但是當我開口時,就變成了另一個故事。

一個作曲系的女孩,喜歡上了這個學校的風雲人物,著了魔一樣想跟他在一起。

這個男孩唱著女孩寫的歌,拿到了比賽冠軍,後來成為明星。

女孩覺得自己是功臣,甘居幕後。

男孩變成明星,一直對外宣稱單身,和女明星鬧緋聞,卻哄女孩為了他的事業忍一忍。

女孩成長為女人,等來的卻是欺騙,她失去了上天給她最寶貴的禮物,也失去了愛情

這就是揚驍和我的故事。

我在講述的時候,幾度哽咽,因為我確實難過,這樣的效果就是記者們都被我的故事打動了。

揚驍目瞪口呆地看著我,「小語,你怎麼……我們……」

我看著揚驍,無辜地說:「揚驍,那些歌確實是我不要求署名,因為你說當時你要走創作型路線。不過我也感謝你,因為你,我的那些作品才能被更多人知道。」

我站起身,留下不知所措的揚驍,離開了會場。

程子默在外面等我,我上了車,才感覺手在發抖,心在怦怦跳。

30

我像是打完了一場艱難的戰役,整個人軟了下來,靠在程子默肩頭哭了起來。

程子默輕輕拍著我:「好好哭,哭完了,真正重新開始吧。」

我回到家,睡了一整天,醒來的時候,程子默守在我身邊。

本來想問他為什麼沒走,沒有問出口。

他肯定不放心我,所以一直守在我身邊,不問我也知道。

程子默看我醒來,安心許多。

「你知道麼,兩年前我送你去醫院,然後打電話給揚驍,我看到他來,覺得我很多餘,然後我就走了。那個時候我真希望能守在你床邊,等你醒來,就像現在這樣。」

兩年前,對我來說像是上輩子的事了,好久遠。

我還是習慣性地道謝,程子默微笑著領受。

程子默告訴我,揚驍在記者會現場百口莫辯,最後也只好狼狽離場,他已經對外宣布暫停工作,出國遊學。

這場復仇看起來是我贏了,但是我也沒有感到快樂,反而心裡空落落,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好像連起床的力氣都沒有了。

程子默說,記者會後我成了熱點。我的故事現在很多影視公司都感興趣,想要拍成電視劇,還想讓我演女主角。

我躺在床上,看著外面夕陽西下,霞光晚照,感覺一切都應該落幕了。我以後只想做幕後,本來我就不是喜歡拋頭露面的人,現在任務都完成了,我只想做真正喜歡的事。

程子默當然理解,他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正因為知道,他才一直擔心我。

程子默把我眼前的碎發輕輕撥開,「以後,我只想看到你笑。」

我看著他,沒有說話。

泛紅的夕陽打在程子默的臉上,他臉上的汗毛亮晶晶的,像個孩子。

31

我推掉一切需要露面的活動,只做幕後工作。

程子默偶爾過來看我,今晚他說要來吃火鍋。

門鈴響了,我打開門:「怎麼這麼早,不是說好……」

門外是揚驍。

我不知道該不該請他進來。

揚驍只是站在門口,沒有進來的意思,「我覺得走之前,還是應該和你道個別。看到我這樣,你開心了麼?」

「揚驍,我……」

「你不用說什麼,我知道,你失去孩子那天,我們就再也回不去了。我並不是毫無感覺,只是,一切對於我來說太突然。當時我只想追求名利,覺得你會一直守在我身邊,做那個聽話的小女人。原來,人都是會變的。」

「人當然會變,我們都變了。」

揚驍又看了看我,「你和程子默……當然了,程子默是恆星娛樂的少爺,你想要的資源他都有,不需要我擔心。」

「你說什麼?」

「你不知道麼?程子默是恆星娛樂的少爺,未來接班人。」

我像是通了電,終於把拼圖拼完整了。

當初的電話,後來的訓練學習,回國所有的一切,都是程子默在背後的安排。

是啊,只有程子默才有能力做到這些。我也明白他那種特別的氣質,雖然不那麼紅,卻總是淡定超然的樣子。

看我怔怔地出神,揚驍說:「看來你不知道。」

揚驍笑了笑說:「我說多了,算了,我該走了。」

我想起了什麼:「你等等。」

我回到臥室,拿出那個舊首飾盒,走到門口,遞給揚驍:「還給你。」

揚驍接過去打開看了看:「你的小道具。」

「對你來說,不也是麼?」

揚驍看看我,又看看程子默:「再見了,蘇小語。」

「再見。」我看著揚驍的背影消失在轉角。

兩年前,我們應該好好地吵一架,然後道別,之後就不會有這一切了吧。

32

餐桌前,火鍋冒著熱氣,我一邊夾菜一邊問程子默:「你是恆星娛樂的少爺?」

程子默嗆到了,使勁咳嗽。

我把果汁推他面前。

他喝了一口,「是。」

「所以兩年前的電話,是因為你吧。」

「是。」

「你為什麼不早說呢?也許我會能紅的更快。」

「早說,你只會離開得更快。」

我放下筷子,「程子默,謝謝你。」

「我願意。」

「真的謝謝你。」

我不怪程子默,我感謝那個時候他默默地幫助,不然就沒有今天的蘇語。

我不會像個傻白甜的女孩,哭著說什麼為什麼要騙我,我也有自尊心之類的蠢話。

自尊心也是分時間地點的,以當初我的處境,如果沒有程子默,我永遠也無法復仇。

33

窗外燈火闌珊,火鍋已經涼了,程子默走了,桌上放著一枚戒指。

程子默臨走前說,如果我也願意,就讓我戴上戒指明晚和他去約會。

我知道程子默很好,只是我還沒有準備好。

我回到房間收拾行李,我想出門,去看看這個世界。

和兩年前不一樣,那時我沒有選擇,還帶著滿腔怨恨。

如今,我只是我自己,我要找到屬於自己的那條路。

機場人來人往,程子默和我靜默地站著。

我微微仰頭看著他,「子默,別等我,我不知道會不會回來。」

「你不用回來,如果忍不住,我就去找你。」

「戒指……我不能收下,至少現在不能。」

「我明白,小語,我從來不勉強你,感情更是如此。」

「謝謝你。好像對你,我永遠都在說謝謝。」

程子默俯身在我耳邊說:「希望下次,能換另外三個字。」

我揮一揮手裡的機票「再見了。」

程子默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禮盒:「送你的禮物,上飛機後再看吧。」

34

我告別程子默,開啟了屬於自己的旅程。

我拿出那個禮盒,裡面是一張紙,邊緣參差不齊,像是從哪裡隨便扯下來的。

正面畫了一個帥氣的男孩頭像,旁邊寫著:謝謝你,祝你天天開心。

背面是幾行音符,和幾句歌詞:就是愛你,走遍全世界也要尋找你的足跡;就是愛你,踏過銀河系也要住進你的眼裡……

還有幾行全新的字跡:蘇小語,我第一次聽這首歌,是在錄音室,你送來的小樣,我記住了你的聲音,然後才認識你。我知道你是那個才華橫溢的女歌手,也知道你是為情所困的蘇小語。我願意遠遠守護你,也願意近近陪伴你,只要你願意。我不知道為什麼對你著了迷,可能因為我是第一個聽你唱《愛的你》的人。

落款:程子默。

35

程子默,我又哭了,這次是你惹的。

你不是說希望以後我見到你,都是笑麼?

為什麼要寫這樣的留言,為什麼要留著五年前的一張破字條,為什麼要這樣執著地愛我。

飛機起飛,前方陽光正好,我要去把笑容找回來。

程子默,這次不用你來找我,我會回來見你。

(完)

相关推荐: 我的侍衛討厭我,因為我親手殺了他最愛的女人。「小殿下想殺人,吩咐一聲便好。何至於誅我的心。」

下一瞬,我流下淚來。  他吻掉我無聲落下的眼淚:「別哭。」他道:「該哭的不是殿下。」 他溫柔道:「我好想她,要不,你將我也殺了吧。」 那個女人,終還是得逞了。 1. 和親前,我跟父皇要了一名侍衛。不是普通的侍衛,他叫齊賢,是三年前鄰國送來的質子。 父皇不允。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