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8:30故事—我的大冤種未婚夫

8:30故事—我的大冤種未婚夫

聽說我的未婚夫回國了!!

嚇得我趕緊將身上的辣妹短裙往上拉了幾分。

笑死,老娘的美好生活就要提前結束了,還不抓緊機會享受愛情

1

得知南宇赫回國的消息時,林楓楓正在激動地向我傳達「戰況」。

聽說今晚「HER」酒吧來了幾位矜貴的公子哥,長得驚為天人,帥得人神共憤。

聽著林楓楓語無倫次的形容,我早已按捺不住,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換上新買的戰衣,化上妖艷的妝容,嘖嘖嘖。老娘這套斬男裝終於派上用場了!

十幾年沒見過的未婚夫,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

21 世紀的優秀女性絕不向家族聯姻惡勢力低頭!

當我穿著吊帶短裙趕到酒吧時,林楓楓早已等在門口,她一把將我拉進去,滿臉自豪地向我介紹她的「崽」。

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卡座上看到三個高大的男人。

「左邊那個,桃花眼配高鼻梁,絕對讓你欲仙欲死!快看中間的小哥哥,溫柔又迷人的微笑,啊啊啊啊啊讓我溺死在他的酒窩裡吧!!角落裡那個更絕!看他抽雪茄我能看一輩子,西裝革履,斯文敗類啊啊啊啊啊怎麼能這麼帥啊!!!

「要不是姐們我仗義,早就自己上了!」

看著林楓楓近乎猥瑣的嘴臉,一瞬間感覺自己像是進了「青樓」。

「媽媽,那你覺得我今晚勾搭哪個比較合適呢?」

林楓楓白了我一眼,摟著我的腰,一邊向卡座走近,一邊湊到我耳邊:「小孩子才做選擇,兮兮,你要相信自己的魅力,三個一起上,我看好你!」

說完,腰間的手一個用力,我就被推了出去。

我踉蹌著站穩,一抬眼,卡座上的男人似乎被我驚動,都朝我看過來。

剛剛光線暗,看得不甚清晰,如今走近了才發現三人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帥哥,特別是角落裡那個,低斂眉眼時,有一股生人勿近的清冷感,睜開眼睛看著你時又仿佛要被他的眼睛吸進去,高挺的鼻梁下嘴巴緊抿,指尖的雪茄靜靜地燃燒。

許是被我打擾了,他蹙了蹙眉頭,一副不耐的樣子,我立刻慫得咽了咽口水,儘可能自然地將目光轉向桃花眼小哥哥。

識時務者為俊傑,還是從看起來最容易下手的開始吧!

我控制著自己的聲帶,儘量不發抖:

「嗨,小哥哥,可以談個戀愛嗎?」

該死,我在說什麼?怎麼一緊張就把心裡話直接說出來了。

社死現場怎麼逃離?在線等,挺急的!!

小哥哥愣了愣,反應過來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戀愛?有未婚夫那種嗎?」說完還笑著往角落裡瞟了瞟。

2

……這下輪到我呆住了。不是吧?第一次撩漢就遇到了熟人?這是什麼運氣?!

仔細回想了一下,我確實不認識眼前的人。但是他似乎認識我!搞不好還知道南宇赫!如果被我父母和他家人知道我出來找男人……算了算了,惹不起,溜了溜了。

我訕訕地笑了笑:

「哈哈哈哈哈我開玩笑的,剛剛玩大冒險來著,不打擾你了,你們繼續哈哈哈。」

我尷尬地轉過身,林楓楓還在對我擠眉弄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心死。

可能我真的不值得擁有愛情吧。

我走到林楓楓身邊,拉著她就往外走。

「什麼?!他知道你有未婚夫?」

林楓楓那貨也沒想到我會這麼倒霉。

「可能是在某個晚宴上見過你,不見得就認識南宇赫,你別多想了。」

「明天就要跟他家人一起吃飯了,姐妹我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你幹嗎這麼堅定地要解除婚約呢?我可聽說這位南家太子爺手段了得,長得肯定也不差,嫁給他也不錯啊。」

我驚悚地瞪著林楓楓:「你認真的?!十幾年沒見過的人,我連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就要嫁給他,都 21 世紀了好嗎?

「活了二十幾年,我連戀愛都沒談過,事業和愛情我一樣也沒搞上就要嫁給他了!我能甘心嗎?!」

林楓楓尷尬地摸了摸鼻子,不知如何安慰我。

「算了別想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去我家喝幾杯,一醉解千愁!」

被林楓楓勸著喝了幾杯後,漸漸有點上頭。一想到結婚的事情,我就控制不住悲傷,拉著林楓楓抱頭痛飲。

結果就是。

「啊啊啊啊啊啊!林楓楓!10 點了!你為什麼不叫我起來!!!!!」

林楓楓頂著雞窩頭,從沙發上彈起來,一臉懵逼地看著我。

我顧不上瞪她幾眼,趕緊收拾自己。離兩家約定的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看著手機裡的幾十個未接來電,我仿佛已經看到關女士怒氣沖沖揪著我耳朵的樣子了。

等我匆匆趕回家中,越過我爸媽冰冷的眼神,我看到了南宇赫的父母以及……

雪茄男?!

他怎麼會在我家?

難道他就是……!!

天啊,原來社死沒有上限。

3

關女士看我傻傻地呆住在門口,深吸了一口氣平復心情,快步走過來挽著我的手將我拖進家裡。

「兮兮,我知道小赫回來你高興,那慶祝歸慶祝,也不該喝這麼多的。」看著我媽臉上得體卻僵硬的笑容,我腦子裡嗡嗡的,她欲蓋彌彰的說辭我一句也沒聽進去,只知道愣愣地點了點頭。

可能見我難得的乖巧,關女士的臉色緩和了些,挽著我走近沙發:「還愣著幹嗎,叫人啊!」

我擠出一個勉強的微笑,跟南家父母打了招呼。

輪到南宇赫時,我實在是不知如何開口,眼神都不敢在他身上停留。

關女士看我半天不動,又開始助攻:「怎麼不認識了,小時候你不是最喜歡叫小赫哥哥嗎?」

哥哥?!我懷疑我媽在坑我。

但是我沒有證據。

我是不可能叫哥哥的,我將視線控制在他的衣領處,扯出微笑:「好久不見。」

實際上早就不記得什麼時候見過這號人了。

他低聲笑了笑:「確實是『好久』沒見了。」

低沉磁性的嗓音爭先恐後地鑽入我的耳朵。

該死的迷人!

等等,他為什麼要強調「好久」?

老天!托他的福,昨晚的丟臉現場再次浮現腦海。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我媽看著我臉上快要掛不住的笑容,出來收拾場面。

「兮兮快上去收拾收拾,準備吃飯吧!」

說完邊拉著我,邊低聲地警告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趕快給我去去你這身酒氣,化個妝再滾下來!」

感謝我媽,讓我偷得浮生半小時閒。

我迫不及待地轉身上樓,仿佛身後有洪水猛獸。

4

泡在浴缸里的我頭痛欲裂,以至於我無法清醒地分析接下來該怎麼應對。

淦!喝酒誤事。

算了,硬著頭皮上吧!

不敢耽誤太久,草草地結束泡澡。哼著歌裹著浴巾走出浴室的我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woc!南宇赫什麼時候進來的!他還敢坐我床上!!

聽到動靜,他緩緩抬起頭,眯起眼睛打量著我。他在樓下脫掉了外套,只穿著一件深色襯衫,一隻手向後撐著,一隻隨意搭在腿上。袖口微微挽起,領口的扣子解開了,露出若隱若現的青筋。

娘的,我沒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突然他嘴角噙著笑,低頭咳了兩聲。

我猛然驚醒!我在幹什麼!!

蒼天啊!殺了我吧!

反應過來後我轉身就鑽進了浴室,哐當一聲關上了門。

靠著門捂著狂跳不止的心口,說不清楚是緊張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

還沒來得及平復心情,門口傳來咚咚的敲門聲,震動隨著浴室門傳到了我的脊背。

我立刻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我趕緊跳離門口。

「出來。」低沉的嗓音從門外傳來。

我捂著浴巾沒吱聲。

「再不出來我就進去了。」

「你敢!」我被他的話嚇了一跳。

「呵,我有什麼不敢的。你大可試試。」

這麼囂張!狗男人!老娘跟你拼了!

5

算了,應該拼不過。

做好了心理建設(其實就是慫),我認命地深吸一口氣,猛地拉開門。

狗男人倚著門框,看到我後挑了挑眉。

「你……你怎麼在我房間!」我決定先發制人。

「我未婚妻的房間我不能進嗎?」

聽到他說「未婚妻」三個字,我的額角疼得一抽。

「那你進來幹嗎!」

「作為未婚夫,自然是想幹嗎就幹嗎。」他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我。

「你!」我被他氣得臉都憋紅了。他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他沒理會我,自顧自地朝我身後打量,然後他的視線停在了某處。

「你確定要站在這裡跟我討論?嗯?」

我後知後覺地發現浴室這個場所實在是太危險了。

我順著他的視線向後看去,頓時如五雷轟頂。

哦!這不是我剛脫下來的短裙和性感又迷人的內衣嗎?

這可真是尷尬他媽給尷尬開門,尷尬到家了呢!

我立刻擋住他的視線,朝門外走去。走到他身前,見他依然沒有要讓開的意思,我抬起頭瞪了瞪他。

他似乎很樂於見到我生氣,勾起嘴角笑了笑,緩緩直起身子,側了側身讓我出去。似乎還意猶未盡地又朝那堆衣物看了看。

狗男人!我順手哐當關上了浴室門。

6

我走到房間門口站定,轉身繼續瞪著他。

他抱著手臂盯著我,又看了看我身後的房門:「怎麼?想跑?」

我挺了挺脊背:「我在自己家有什麼好跑的?倒是某人恬不知恥地跑來別人房間,但凡有點自知之明就應該儘快離開!」

他放下手臂,邊朝我走過來邊發問:「昨晚在哪過的夜?」

開始了!開始了!!昨晚的事他果然生氣了,現在要找我算帳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該怎麼說?

等等……

我為什麼要慌?這難道不是個絕佳的退婚機會嗎?!沒有男人能忍受被戴綠帽!搞不好他一氣之下今天就會宣布退婚!

我可真是個大聰明!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手刃仇敵」!!

我故作嬌羞地抿了抿唇:「嗯昨晚喝得有點多,依稀記得早上醒來旁邊好像是個溫柔的小哥哥,你別說長得還真挺帥的,我都……」

還沒說完,我突然感覺到周圍氣溫驟降,冷得我一哆嗦。

面前的男人鐵青著臉,慢慢朝我逼近。

我盯著他的眼睛,還沒來得及幸災樂禍,恐懼已漸漸湧上心頭。

他該不會要打我吧!

正當我顫顫悠悠地摸著門把手準備逃出去的時候,他啪的一聲一手撐在了門上,逃生的縫隙就此關上。

「你似乎很缺男人?」

我艱難地吞咽著口水,「怎麼?你要給我介紹嗎?」

7

他似乎是被氣笑了:「當然!你有需求,我自然要幫你。」

話音剛落,他突然攬著我的腰向他貼近,我只顧著護緊我的浴巾,慌亂無措地看向他。

他低頭慢慢向我逼近,幾絲冷冽的雪茄氣味纏繞上我的氣息。

我瞪大雙眼,腦子一團亂麻,僵直著身體一動不敢動。

就在他的唇即將貼上我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嘆了口氣。

「再給你一次機會,昨晚到底去哪了?」溫熱的氣息噴灑在我的臉上。

周圍的溫度控制不住地升高。

我的氣息徹底亂了,只能本能地拽緊浴巾。

「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有本事你就退……啊!」

我抿了抿刺痛的唇,艱難地穩住發軟的身體。

媽媽,他扒拉我!

「再不說實話,等一下的飯就別吃了。」

8

「我說!我說!」好漢不吃眼前虧!這波屬實虧大了!

「我昨晚從酒吧離開後就一直待在閨蜜家,沒見過其他人!可以了吧!」

他這才舔了舔唇:「怎麼一副委屈的表情,剛剛咽口水的不是你?」

我無語地翻了個大白眼。我那就是純純地欣賞,懂嗎?

「乖一點。下次再看到你勾搭男人,我見一次親一次。」

說完,他抬手重重地撫了撫我的嘴唇,被啃咬的地方頓時又刺痛起來。

我「嘶」的一聲倒吸一口涼氣,我惡狠狠地瞪著他。果然是狗!

罪魁禍首本人倒是十分滿意,勾起一抹邪笑:「你慢慢收拾,我下去等你。」

等他離開後,我靠著門慢慢滑坐在地毯上。周圍的空氣似乎還殘留著他的氣息,唇上的灼熱感隨著心臟在強烈地跳動。

他這算什麼意思?

對這段完全陌生的婚姻他就一點都不介意嗎?還是說只要是對南家有利,聯姻對象是誰根本就無所謂?

心口的撞擊聲慢慢恢復正常。

我晃了晃頭,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雖然沒談過戀愛,但我追過的劇比吃過的飯還多。休想套路我!

9

看著鏡子裡有些發腫的嘴唇,我懊惱地放下了唇膏。

娘的,這根本遮不住啊!

外面關女士的催命大嗓門已經穿透房門縈繞在我耳邊了。

我嘆了口氣。算了,見招拆招吧。

被關女士拉著坐在南宇赫身旁的我渾身難受,如坐針氈。唯有悶頭乾飯。

「兮兮,你看你也畢業了,公司的事你也該上點心了。正好小赫回來了,你最近多找他學學呀!」我就知道關女士不會輕易放過我。

「媽——」我一整個無奈住了,「人家很忙的,哪有時間……」

「呀!兮兮!你嘴怎麼破了!」我媽驚叫一聲打斷了我。

??這破唇膏這麼快就蹭掉了嗎?!

一瞬間感覺自己在 luo 奔。

穩住!穩住!!

我大腦飛速轉動,正想說是昨晚喝醉了自己咬破的,旁邊一道低沉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對不起關姨,剛剛我們在上面親熱了一會兒,是我沒控制好分寸。」

一瞬間全場都靜止了,連我的血液似乎都停止流動了。

他他他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徹底懵了。

活了二十幾年第一次見到這種套路!

安靜了幾秒,我媽大笑著打破了沉寂。

「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年輕人就是要熱情一點!看到你們恩愛,我們長輩也就放心了。不錯!不錯!!」

霎時,其他人也看著我們滿臉欣慰地笑了起來。

10

餘光瞥到南宇赫從容不迫的笑容,我頓時悟了。

我真傻!真的!

合著這一環套一環,我在劫難逃是吧!

果然是高手!

我忍不住在心裡冷笑。

可惜了。我命由我不由天!

飯桌上,關女士甚至已經開始跟南媽媽討論未來孫子該用什麼牌子的嬰兒床了。我的嘴角抽了抽,內心毫無波動,甚至有些想笑。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當天晚上我就聯繫林楓楓又安排了一場天衣無縫的退婚計劃。

南宇赫,你既無情,就休怪我無義!

11

一周後林家要舉辦生日晚宴,關女士命令我作為南宇赫的女伴出席。

呵!求之不得!正愁沒藉口接近他呢!

晚宴當天,一大早我就被關女士拉起來做造型。本小姐今天心情好,也就任由她捯飭了。

臨近晚宴,及腰的長髮被挽起,耳旁微卷的髮絲自然垂落。被催促著換上一襲露肩輕紗禮裙,貼身的剪裁勾勒出曼妙的身姿,裙身褶皺層疊,裙擺在腳踝綻放隱隱光芒。

嗐!不過是一個下凡歷劫的仙女罷了。

一下樓就看到南宇赫已經人模狗樣地在我家沙發上等著了。

他看到我後似乎是晃了下神,緊接著就見他眉頭皺了皺。

跟在酒吧那晚一樣的表情。

這下輪到我愣了,搞半天小丑竟是我自己。

娘的,長這麼大還從來沒被人嫌棄過。還被嫌棄兩次!

忍!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忍。

「走吧!」我不動聲色地走過去催他。

他隨即舒展了眉頭,自然而然地站起身攬過我的腰往外走。

我繼續忍。

一上車我就直直地靠坐在車門邊,離他要多遠有多遠,一副警戒狀態。生怕他又不干人事。

然而他上車後卻自顧自地拿起一堆資料,一邊研究一邊用筆圈圈劃劃的。正襟危坐,看都沒看我一眼。

喲呵,看不出來狗男人還挺忙。也是,南家可是已經把他當成下一代繼承人在培養了。不像我,老爹的辦公室都還沒去過。

忍不住又偷瞄了幾眼。你別說,認真工作的男人還真挺性感的。

「口水要流出來了。」他頭也不抬地說道。

我趕緊吸溜一聲,幸好幸好。

還沒來得及得意,我又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自己幹了什麼傻事。

沒事,一點不慌!

「不好意思啊,我一坐車就喜歡打瞌睡哈哈哈哈哈。」這幾天大風大浪見多了,胡說八道能力大大提升。

他笑了笑,沒說話。

呵!笑吧。過了今晚老娘讓你哭!

12

一下車,南宇赫就邁著長腿朝我走來。身上的西裝外套不知什麼時候脫了下來。

他走到我身邊,把手上搭著的外套披到我身上。一股淡淡的菸草味在我身上瀰漫開。

哦莫!還沒入場呢,這就開演了?

演就演!該配合你演出的我一定盡力表演。

我攏了攏身上的外套,掛上迷人的笑容,主動挽上他的手臂。

他卻突然轉頭眯著眼睛探究地盯著我。

我被他看得發慌,掩飾性地挺了挺脊背:「幹嗎!」

「今天怎麼這麼乖?」

媽蛋!這貨也太敏感了吧!

我生怕被他看穿,趕緊放開他往前走:「那我自己走!」

他嘆了口氣,從後面趕來攬過我的腰,低頭湊近我的耳朵,溫熱的氣息拂過我的耳廓,臉旁的髮絲被吹動,貼在臉上有些癢意。

「以後都這麼乖就好了。」

我老臉一紅。媽的,有被撩到!

13

他攬著我走入會場,熱鬧的場面漸漸靜了下來。

我環視四周,果然看到許多姑娘面帶羞澀地往我們這邊看。

我也下意識地往身旁看了一眼,男人身姿挺拔,長腿勁腰,稜角分明的臉上一雙深邃的眼眸,薄唇緊抿,冷峻的氣場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呵!又是一群被表象欺騙的無知少女!

不過老娘今天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林楓楓見到我後迎了上來,一臉壞笑地看著我們:「喲!兮兮!這麼多年第一次見你跟男伴一起出席,不給我介紹介紹?」

我的眼皮一跳,演技有點過了啊!

我訕笑兩聲:「小楓,這是我……未婚夫,南宇赫。」

南宇赫意味深長地看了我兩眼,朝林楓楓禮貌性地點了點頭:「林小姐,生辰快樂!」

「原來你就是兮兮的未婚夫!百聞不如一見,南少爺果然一表人才!這麼多年沒見,今天機會難得,咱們可得好好慶祝慶祝!」

恰逢服務生經過,林楓楓端起一杯紅酒,朝著南宇赫舉杯示意。

身旁的男人挑了挑眉,也隨著她一起端起酒杯,然後仰頭飲盡了。

「這杯酒該我敬林小姐,這麼多年感謝你對兮兮的照顧。」

「南少爺客氣了!我跟兮兮的關係那不用說!既然這樣,你應該不介意把她借我一會兒吧!」

「當然。」南宇赫看了我一眼後鬆開了腰間的手。

我趕緊挽著林楓楓離開,面對南宇赫這種心機深沉的人,感覺再多待一秒都有暴露的風險。

「怎麼樣?安排妥當了嗎?」我迫不及待地問。

「安排好了!瞧你這一臉擔憂,你就這麼怕他?」

我搖了搖頭,心裡沒來由地有些慌亂。

「放心好了!我已經叮囑過我爸好幾次了,他肯定會好好灌他幾杯的。瞧!那群老狐狸已經開始了。」

我狀似無意地掃視人群,果然看到南宇赫正被一群長輩包圍著。

希望是我想多了,但願今晚一切順利。

14

林楓楓開始在姑娘堆里散播南宇赫未婚單身的「謠言」。

當初兩家訂婚時並未對外公開,所以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十幾年來南宇赫也一直在國外,見過他的人也不多。

但是以南家太子爺的名頭和冷峻孤傲的外形,想必今晚不會缺少對他趨之若鶩的世家小姐。

看著一個個嬌羞的美人鼓起勇氣往南宇赫身邊湊,我和林楓楓坐在角落的沙發上對視一眼,可以開始下一步了。

服務生端著酒杯穿梭在會場中,經過南宇赫身旁時似乎是對周圍徘徊不定的女士躲避不及,托盤上的酒杯隨著晃動,眼看就要如數傾倒在南宇赫身上!

電光石火間,南宇赫突然伸手穩穩地扶住了服務生,避免了事故的發生。

媽蛋!我就知道不會那麼順利!

緊張地目睹了結局的我像被抽乾了力氣,癱倒在沙發上。

林楓楓捏了捏我的手指,朝我使了個眼色。

我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

這次老娘親自出馬!

15

我不能直接去找他,會顯得太刻意。最好能讓他主動來找我。

我看了看周圍,在心底給自己鼓了鼓氣,端起酒杯走入人群中。

沒走幾步,一個男人擋在了我的面前。

「余兮!我一直在找你!」面前的男人笑得和煦。

「秦照?!」我著實嚇了一跳,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

剛上大學的時候秦照就對我頗為照顧。雖然一直以來不乏喜歡我的人,但我卻從來沒有成功談過一場戀愛。

秦照溫柔體貼,對我的小性子也十分包容。說實話我有點依賴這種感覺。

沒想到我還沒等來他的表白,他就被爆出深夜與多個嫩模進出酒店。新聞鬧得沸沸揚揚,那段時間秦家的股價大跌,秦照也休學了。

當時看到新聞的我就像吃了蒼蠅一樣噁心。還好我跟他沒有什麼實質性的發展。渣男都給老娘死!!

再次看到眼前的渣男,我真的是好不容易才忍住沒把隔夜飯吐出來。

「兮兮,當時的事我是有原因的。你為什麼一直不肯聽我解釋?」

解釋你個錘子!你信不信我一個大耳刮子扇得你媽都不認識!

我正想一言不發地繞開他,餘光卻瞥到一個身影在向我靠近。

我堪堪停住要調轉的腳步,忍著噁心道:「秦照,我是相信你的!」相信你就是個大傻逼!「你一定是被陷害的,對不對?」

咱就是說咱這綠茶氣質純純拿捏住了。

秦照眼裡閃過驚喜,似乎是沒想到我這麼好騙,激動地來拉我的手。

我條件反射地往後躲,然後就被一隻手從身後攬住,撞入一個寬闊的胸懷。

「秦少爺似乎對我的未婚妻很感興趣。」他說話時胸腔微微顫動,在我的後背激起顫慄,「不過我奉勸你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不要什麼癩蛤蟆都跑來我們面前蹦躂!」

16

南宇赫帶著我走到陽台,鬆開我後咬牙看著我:「我說的話你當耳旁風是嗎?秦照這樣的垃圾你都看得上?!」

「是他主動找我的!」秦照就是個意外。不過也確實達到了我的目的。

「你別以為你跟他說的話我沒聽到,你最好給我個合理的解釋。」他邊說邊朝我逼近。

我一步步往後退,算著距離退到了階梯邊上。他腳步未停,我的後腳跟已經探到了階梯的邊緣。

我咬了咬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又往後退了一步,腳下的滯空感讓我呼吸一滯。

南宇赫眼疾手快地把我拉回他的懷裡,我順勢將手裡的紅酒倒在了他身上。

幸好這狗男人還有點良心,要是他不拉我一把,我今天得摔得夠嗆。

「啊!」我適時地驚叫一聲,「你的衣服髒了,你快去換一身。」說完我就準備把他的外套脫下來給他。

他伸手按著我的肩膀,垂下頭靜靜地與我對視。他似乎在隱忍著,眼睛裡帶著隱隱的怒意,灼熱的眼神讓我不敢直視。

他看了我良久,我始終低垂著頭不敢看他。最後他深深地嘆了口氣:「外套你好好披著,不許脫下來!我換了衣服馬上下來。」

我訥訥地點了點頭。他的眼神讓我一瞬間感覺自己像是做了錯事被抓包的孩子。

他走了幾步又回頭看了我一眼。

我張了張嘴,要說的話到嘴邊拐了個彎:「快去吧!」我怕自己忍不住功虧一簣。

17

接下來的一切都很順利。

林楓楓「不經意」地向我們選定的目標人物李子環透露出更衣室的房間號,更有服務生故意端著醒酒茶在她面前經過。

李子環果然鬼鬼祟祟地端過茶點上了樓。

李子環本就緋聞纏身,到時候南宇赫一身酒氣,就算她不做什麼,只要進了房間,我再引我爸媽看到,這事就說不清了。

關女士生平最痛恨出軌了。

當然,如果南宇赫真的對李子環做了什麼,對我們就更有利了。

馬上就能擺脫南宇赫了,但我的心口怎麼隱隱有些酸澀呢。

明明是這麼值得慶祝的事。

我忐忑地跟著關女士和林楓楓上樓,每往上邁一步,心裡的不安就多一分。

林楓楓走在前面突然停住,似乎是受到了驚嚇。

我趕緊湊上去,更衣室的門大開,甚至有經過的服務生拿起手機偷偷拍照。

我看到房間裡的男女衣衫不整,狼狽地用手擋著臉。

女的赫然就是李子環。

但是,這男的不是王銘旭嗎?!

他怎麼會出現在更衣室?!

南宇赫呢?!

我驚恐地走到樓梯旁,在人群中搜尋,一低頭就被他的眼神鎖住。

看著他冰冷的眼神,周身控制不住地散發出怒氣。

我一個激靈。

完了!芭比 Q 了!

18

王家這兩年風頭正盛,是南家有力的競爭對手。最近王銘旭和南家搶地皮的事人盡皆知。

今天出了這檔子事,那塊地皮想來會被南家收入囊中了。

我不相信這其中沒有南宇赫的手筆。

眼看著南宇赫穿過人群走到我面前,慌到極點的我反而漸漸冷靜下來。

「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知是哪來的勇氣,直視著他的眼睛。

「既然你精心為我布了局,我自然不能浪費。」他邪魅地笑了起來,平時收斂著的囂張氣場完全散發出來,「不過你還是不夠狠心,酒里怎麼不一起動手腳?省得我出手了。」

怪不得!在這種關鍵時期,王銘旭不會不懂得收斂,怎麼會在這種場合給人留下把柄!

想來那幾個剛好經過的服務生也是他安排的了。

卑鄙無恥!竟然借刀殺人!!

「余兮,很早我就想問了,惹怒我對你到底有什麼好處?」

我也被他激得失去了理智:「好處就是,退婚!」

他似乎是用了極大的力氣才控制住情緒,不怒反笑地問道:「那你知道惹怒我的後果是什麼嗎?」

什麼意思?!

他一把拉過我,拽著我就往外走。我踉踉蹌蹌地跟在他身後。

殘存的勇氣轟然倒塌。

19

南宇赫把我帶到了他的公寓。

一打開門他就陰沉著臉,按著我的肩膀把我抵在門上。

我氣都沒喘勻就立刻不甘示弱地回瞪著他:「你想幹什麼唔唔……」

他帶著不顧一切的狠厲,強勢而堅定。

看著他暴躁地扯掉領帶,我不由得一震。

奶奶的!不過是算計了他一次,他就想要我的命!

我敏捷地翻了個身準備逃走,腰間卻突然橫亙出一條手臂,瞬間將我撈了回去。

我只來得及尖叫一聲,開始忍不住地顫抖。

他卻突然沒了動作,低吼一聲,然後一拳捶在我臉旁,我被小幅度地彈起。

他從我身上翻了下去,緊緊地把我抱住。他的頭抵住我的肩膀,溫熱的氣息在肩窩輕喘,「我不動你,讓我就這麼抱一會兒。」

他的手腳緊緊地禁錮著我,我看著他的頭頂,莫名有些內疚。

是我過分了嗎?

南宇赫很好,但我不知道對他來說我算什麼。

是一個結婚對象,還是他們的商業工具?

我殘存的理智緊緊地拽住了我的心。

被折騰得身心俱疲的我慢慢在他懷裡睡了過去。

20

陽光透過縫隙填滿了臥室,也照亮了滿室旖旎。

我艱難地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隨著呼吸不斷起伏的健碩肌肉。

媽的,這誰頂得住啊!一大清早就要噴鼻血的節奏!

抬了抬手臂,身體各處傳來的酸痛感讓我瞬間回神,南宇赫竟然就這麼抱著我睡了一夜。

看了看身旁還在熟睡的男人,我輕手輕腳地爬了起來。

趁著他還沒醒,還是趕緊逃吧!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面對他。

我哆哆嗦嗦地撿起地上破碎不堪的裙子。媽的!這裙子胸前缺了一大塊,我怎麼穿!

「醒了?」略帶沙啞的嗓音在我身後響起。

我嚇得一抖,裙子又掉回地上。

我顫顫巍巍地回頭,南宇赫一手撐著頭,正愜意地看著我。

看到我回頭,他挑了挑眉,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嘖」的一聲眯起了眼睛。

我順著他的視線往下看。

「啊啊啊啊啊!南宇赫你給我閉上狗眼!」

不想活了!真的!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撿起了地上的破布遮擋住自己。

南宇赫倒是直接掀開被子下了床,絲毫沒有要穿衣服的自覺。

我震驚地閉上眼睛,睫毛止不住地顫抖!

腦子裡不斷閃過剛剛看到的畫面,他怎麼能一大早就這麼昂揚!

「余兮,我們好好聊聊吧。」

「你你你先穿好衣服!!」

21

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不一會就停了下來。

我正猶豫著準備睜開眼睛,突然被一股力氣包裹著往前,我的額頭像是撞上了一堵牆,痛得我立刻睜大了眼睛。

只見南宇赫把我圈在懷裡,用一件睡衣包裹著我,自己也穿好了衣服。

我被他桎梏著,無法動彈,只能仰起頭疑惑地看著他。

「你膽子不小,敢一大早不穿衣服在我面前晃。」

我緊張地咽了咽口水。

「你不是要聊一聊嗎?」我趕緊轉移話題。

他沉默著沒有出聲,直直地盯著我看。

我眨著眼睛仰頭看他,脖子都酸了,他才慢悠悠地開口:「為什麼要退婚?」

我撇了撇嘴:「那你為什麼要跟我結婚?如果是為了南家,那應該多的是比我更合適的人。」

他似乎是愣住了,低頭沉思了許久,然後自嘲似的嗤笑了一聲,笑容中莫名地還帶著些悲涼。「余兮,你到底有沒有心。」

他鬆開我,自顧自地講了起來:「小時候我總是喜歡從家裡翻牆逃出去玩,有一次我和往常一樣從牆頭跳下來的時候,才看到隔壁家的小女孩蹬著車歪歪扭扭地經過。她被我嚇了一跳,摔破了小腿,嚎啕大哭起來。我本想置之不理,她卻拽住了我的褲腳。」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他低聲笑了笑,眼神莫名地有些溫柔。

「我被她纏得不耐煩,就把她背回了家,一直等到她父母回來我才離開。從那以後她似乎是訛上了我,總是喜歡跟在我身後,嘰嘰喳喳地叫哥哥,說要嫁給我。那時候我就在想,她才幾歲,懂得什麼情啊愛嗎?」

22

我下意識地縮了縮腳趾,小腿上的疤痕隱隱發燙。

「後來,不到一年她就搬走了。再見到她時已經是初中了。她長大了,長得更明艷了,湊在她身邊的男生也越來越多。雖然她還是懵懵懂懂,但我似乎慢慢開始嘗到了愛情的苦澀。

「我想等她發現,但是大概是我太天真了。這個小沒良心的早就忘了我。整整一年,她從來沒有看見過我。她的眼睛裡永遠有不同的男生在轉。可笑吧,明明是她說要嫁給我的,到頭來卻只有我一個人記著。

「我求著父母去她家訂婚,意料之中地被拒絕了,我的婚事早有安排。我什麼方法都用盡了,最後他們妥協了,唯一的條件是要我把南家在國外的產業全權收回。只要能娶她,我有什麼不能答應的呢?」

他頓了頓,閉上了眼睛:「去她家訂婚那天,我的心感覺要從胸口跳了出來。她卻好像不怎麼開心,連一個眼神都吝於給我,明明能裝下那麼多的人。小混蛋。」

他仿佛深深地陷入了回憶,笑得愈發悲涼。

「出國後,我沒有睡過一天安穩覺。我一邊上學一邊跟公司里的那群老東西鬥智鬥勇,還要盯著她怕被別的男人拐跑了。最後,我好不容易趕回來娶她了,她卻只想著算計我退婚。」

他睜開了眼睛,眼底的悲痛深深地刺進了我的心裡。

「余兮,你說,要我怎麼辦?」

23

奶奶的,渣女竟是我自己!

「那我也不知道那個哥哥就是你啊!」我哽咽地囁嚅道。

他起身嘆了口氣,再次把我圈入懷裡:「你哭什麼,該傷心的人明明是我。」

我這才發覺自己的臉早已被淚水打濕。

莫名有點丟臉。

「我腰痛不行嗎!」

他勾起嘴角笑了聲:「這個你要早點適應。」

……臭流氓!

他低頭吻幹了我的淚水,捧著我的臉,熾熱的眼神直直射入我的眼中:「兮兮,成全哥哥吧。」

「不行!」我用力地推開了他。

「我才沒有這麼好追!」

他好笑地看著我:「我自己的未婚妻我還要追是什麼道理?」

「那你有本事找別人去!」我賭氣地往外走。

他一把將我拉回懷裡,緊緊地抱著我,像是要把我嵌入他的身體。

「沒本事。小混蛋!也不知道對哥哥好點。」

我躲在他的懷裡,忍不住地偷笑。

24

如果我知道南宇赫所謂的追求就是每天干那種事,我一定要讓他單身一輩子!

看著他沉睡的側顏,我忍不住捶了他一拳。

他悠悠地轉醒,握著我的手摩挲,滿眼笑意地親了親我的額頭。

發覺他盯著我的眼神漸漸變得危險,我趕緊捲起被子往旁邊一翻,把自己卷得嚴嚴實實的。

沒辦法,生存必備技能。

「你快去洗漱!」我悶在被子裡不敢出來。

他隔著被子把我摟進懷裡,親了親我的頭頂,起身走了。

我伸出頭,看他確實不在了,才從被窩裡出來。

我翻身下床,走到衣櫃裡翻出裙子套在身上。自從上一次之後,南宇赫特地給我準備了大半個衣櫃的衣服,想來那貨是早有預謀!

穿好衣服的我無聊地打量著周圍。

南宇赫的房間就跟他本人一樣,矜貴淡雅。臥室連接著書房,書房正中間是張檀木書桌,兩側書架上擺滿了各類商業書籍。

我抽出一本經濟類的書,坐在桌前隨意翻閱著。

堅持了幾頁果斷放棄,全英文的書果然看不下去!

我起身準備把書放回去,突然從書里掉出了一張照片。

照片邊緣有些粗糙褪色,像是被撫摸過多次。看著照片中的人笑得明媚的樣子,我努力回憶起這應該是讀大一時候的我。

但是我完全沒有印象拍過這張照片。

摸著照片邊緣的痕跡,我的心就像是被一隻手給緊緊地拽住了,喘不過氣。

我把照片夾回書中,一抬眼突然發現桌子上放著的書裡面似乎也夾著張照片,露出了個角。

我抽了出來,這張照片還算嶄新,是我畢業那天穿著學士服拍的。

心裡閃過某個念頭,我轉身從書架上隨意抽了本書,快速地翻頁,果然從裡面掉出了照片。我又拿起一本,又掉出了張照片……

連著翻了十幾本書,清一色的都是我的照片。

從高中到大學畢業後的照片都有,有的新,有的舊。甚至有些照片背景我都想不起來是什麼時間在哪個地方了。

開門聲猛然把我從回憶里拉了回來,我趕緊將照片夾回書里放回架上。

南宇赫從浴室里出來,看到我傻傻地站在書架前皺了皺眉。

「怎麼不穿鞋亂跑。」

他從臥室里拿來我的拖鞋,單膝跪在地上,握著我的腳踝,抬起拍了拍腳底,然後給我套上了鞋。

看著南宇赫低著頭專注的樣子,我的心底軟得一塌糊塗。

除了始終熱衷於做那種事之外,可以說他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

我感覺自己越來越離不開他了。

摸著他頭頂的硬發,我回想起了小時候第一次見他,意氣風發的少年站在陽光里一躍而下,看呆了的我甚至顧不上即將要翻倒的車。

南宇赫,也許從始至終我對你都是見色起意。

因為你的愛,讓我也願意鼓起勇氣一「意」孤行。

(正文完)

【南宇赫番外】

1

余兮這個小混蛋,搬家了就把我給忘了。

開學第一天我就認出她了,扎著馬尾,穿身校服也明艷得不行,驕傲的神情像極了小時候在我背上頤指氣使的模樣。

我想去找她,但她身邊的男生總是那麼多,占有欲作祟,讓我懊惱又生氣。說好了嫁給我,就應該只看我一個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生活只剩下關注她這一件事。

我等著她來找我。可擦肩而過的時候,總有三三兩兩的男生簇擁著她,她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

這樣下去不行。

我求著父母去她家訂婚,換來的妥協是出國。

也許未來的很多年都見不到她,我很害怕會失去她。

但我別無選擇。

出國後的日子並不好過,公司里的老古董不會因為我年紀小就手下留情,關乎切身利益,沒有人會心軟。

忙起來每天只能睡幾個小時。

但我依然關注著余兮的消息。

聽說她最近跟一個叫秦照的男生走得很近。

好在秦照這種爛人很好處理。得知秦照休學後,我鬆了口氣,隱隱地又有些生氣,在余兮眼裡,我竟然還比不過這種垃圾。

雖然我不在她身邊,但是看著從國內寄來的照片,就好像陪著她一起長大了。

2

得知她畢業了,我加快了動作。

十幾年的日夜折磨,我早已等不及回去娶她。

回國後要見她的前一個晚上,林家少總請我去酒吧一聚。

在酒吧里,他給了我一張余兮的照片,是不久前她畢業時拍的。

這應該是最後一張了,我想。

看著照片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她,明天就能見到她了,不再需要每晚靠著照片想像了。

深深地吸了口雪茄,悸動的心跳平緩下來。

喧鬧聲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抬眼一看,呼吸似乎就這麼停滯了。

照片上的人就這麼怯生生地站在了我的面前,穿著清涼的短裙,盯著我看。

我的臉色應該不太好,她竟然想找別人談戀愛。

一夜未眠。

3

聽到余兮說昨晚跟別的男人一起過夜,我的血液沸騰得似乎要把我燒著了。

明知她在說謊,但我真的害怕有一天會成真。

止不住的慌亂操控著我。

我控制不住地想加深這個吻。

但我更怕嚇到她。

我在兩家父母面前裝作恩愛的樣子,關於她,我絕不放棄。

4

她穿禮服的樣子很美。

如果忽視那裸露在外白得刺眼的皮膚的話。

上次在酒吧看到她穿短裙就已經足夠讓我發瘋了。

披上了我的外套才能稍微安心。

今天的她乖得不像話。

我不敢深想,哪怕是場幻覺也足以讓我沉溺。

看著她故意要從樓梯上摔下去,我還是忍不住將她拉了回來。

明知道是她的陷阱,我依然義無反顧地跳了下去。

對上她,我永遠只有臣服。

她的手段很稚嫩,我輕易化解。

但擋在我面前的不是家庭背景,不是層出不窮的男人。

阻擋我們的,一直以來就只有她。

我摸不透她的心,我也無法想像沒有她的生活。

激烈的心理鬥爭,酒精催促著上頭。

5

我還是不敢強要了她,我怕從此會真正失去她。

我把這些年的思念如數家珍地說給她聽,祈盼能得到哪怕是她的一點同情也好。

我真卑鄙。

效果出乎意料地不錯。她似乎心軟了。

余兮說要我追她。

原來一直以來她在意的是這個。

只要她不離開我,要我做什麼都樂在其中。

6

我想娶她了。

7

我故意把書房裡夾著的照片露出來等她發現。

那些照片是我十幾年的秘密,是我內心陰暗的占有欲。

我全部都剖開給她。

我知道她驕傲卻心軟。我賭她不會推開我。

8

我贏了。

看著她穿著婚紗向我走來,我的內心沒有一刻像現在一樣充盈。

我終於,擁有了她。

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我的新娘。

(完)

相关推荐: 嘖嘖,這照片,瞅瞅你跟綠茶,曖昧,一對璧人

1. 李嘉澤一直不讓我叫他表哥。 李嘉澤的媽媽嫁給我舅舅時,他已經上初二了,所以嚴格來說,他也並不是我表哥。 我總想,如果舅媽三年前沒有因為癌症去世,舅舅就不會經人介紹認識了李嘉澤的媽媽,還娶了她。李嘉澤也不會進我們家,我也永遠不會與他有什麼交集。 我親表哥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