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勵誌 迷茫的時候看看:熬出來的劉玄德,忍出來的司馬懿

迷茫的時候看看:熬出來的劉玄德,忍出來的司馬懿

熬得住終有回甘時,忍得住必有抬頭日。

年少時讀三國,對眾英雄心生嚮往。

文想成為多智近妖的諸葛亮,武想學一身是膽的趙子龍。

可到了一定年紀,發現這都不是人生。

真正的人生是如劉備苦捱數十載,得以出頭,是如司馬懿藏鋒一生,擇機而動。

那是在熬和忍的交替里,開出燦爛的生命之花。

01

  • 劉備:熬得住,終有回甘時。
評書名家單田芳講遍古今傳奇,說盡英雄豪傑,最後把人生濃縮為簡單的一個字——熬。

縱觀劉備的一生,也是一個苦熬的過程。

他從23歲時,扔下織席販履的生計去打天下,到47歲時,用一把火燒出了三足鼎立。

這摸爬滾打的二十多年,每次剛冒一個尖,命運的重錘就敲一榔頭。

中平元年,劉備在黃巾起義中平叛有功,被封為安喜縣縣尉。

可朝廷卻突然下令,要對因軍功成為官吏的人進行篩選,督郵藉機想趕走劉備,劉備一怒之下就將他捆綁起來鞭打泄憤,然後棄官逃亡。

辛苦掙得的一官半職就這樣沒了,劉備雖恨時運不濟,也無可奈何。

後來,劉備因為受徐州牧陶謙器重,成為徐州之主,拉起了自己的一隊人馬。

可惜心慈手軟,收留了走投無路的呂布,引狼入室。

呂布趁劉備出兵迎戰袁術,偷襲占領了徐州,還俘虜了他的家眷。

苦心經營的勢力付諸東流,劉備如喪家之犬一樣東逃西竄。

建安六年,劉備因被曹操追擊,前往荊州投靠劉表,被安排駐守新野。

因為荊州豪傑歸附劉備,引起劉表猜忌,對他多有提防。

劉備這一待就是七年。半生戎馬奔波,老之將至卻功業未建,他發出了「髀里肉生」的感嘆。

理想破碎於現實,豪情熄滅於挫敗。

劉備像極了我們,年少時橫刀立馬,胸有丘壑,然而人到中年仍碌碌無為,空有一身疲憊。

但就如他自我勉勵:「屈身守分,以待天時,天不可與命爭也。」

雖身處低谷,劉備仍關注大勢,收攏人才,靜等翻身之機。

他先是聯合孫權,大敗曹操於赤壁,後又在漢中之戰大獲全勝,進位漢中王。

建安二十六年,劉備稱帝,終於坐上羽葆蓋車。

《道德經》裡第二十三章里有一句話: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

狂風颳不了一早上,暴雨下不了一整天。

撐過人生至暗時刻的最好方式,就是熬。

多少次被擊垮在地,就多少次爬起來,渡盡黑暗便見光明,登過歧路便是頂峰。

02

  • 司馬懿:忍得住,必有抬頭日。

  

建安六年,曹操聽聞司馬懿有非凡之才,派使者前去徵辟。

司馬懿只想靜觀其變,便謊稱自己患有風痹症。

曹操起疑心,讓人夜間潛入司馬懿家刺探消息。

誰知司馬懿躺在床上,任密探拿銀針在腿腳上亂扎,依然面不改色,一動不動。

「忍」為立業之道,司馬懿一生都在踐行。

後來司馬懿輔助曹丕。有一天,曹操夢見有三匹馬,在同一個槽里吃食。

司馬懿父子正好就是三馬,而「槽」諧音「曹」,「三馬同槽」不正意味著司馬氏取代曹氏嗎?

這是一個不祥之兆,曹操便把曹丕叫來,對他說司馬懿不是甘做人臣的,將來必會幹預我們的朝政家事。

被如此猜忌堤防,司馬懿更加低調,謹慎行事。

不管是給曹操進言,還是給曹丕獻策,他盡心盡力做好臣子的本分,甚至連餵馬這種小事都躬身力行。

司馬懿因此重獲賞識,一步步從文學掾擢升為太子中庶子。

逞一時之能,不過是匹夫之勇。

能成大事者,必有小忍,他們如靜水流深的大海,看似波瀾不起,卻積蓄著巨大力量。

公元239年,魏明帝離世,司馬懿與曹爽共同輔佐8歲的幼主曹芳。

曹爽視司馬懿為死敵,利用尚書台首輔之便,大肆提拔親信,想方設法削弱司馬懿手中的權力。

歷任四朝的司馬懿深知一味地針尖對麥芒,只會讓自己置於危險境地。

他以夫人病逝,哀痛過度引發舊疾為由,遞交了辭呈。

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司馬懿假裝病重退休,暗地裡卻重金收養三千死士,尋求反擊機會。

曹爽聽說司馬懿已病入膏肓,時日不多,以為心頭之患不再,就簇擁著小皇帝去高平陵祭祀先帝。

誰料,司馬懿立即戎裝在身,發動「高平陵政變」,把曹魏政權盡收囊下。

忍人之所不能忍,方能為人所不能為。

司馬懿勝在能審時度勢,為鴻鵠大業吞下一時的委屈。

許多人敗在只爭一時之利,把人生之路走窄走死。

忍不是一種懦弱,而是一種處事哲學,忍到極致,則一鳴天下驚。

03

無論是劉備,還是司馬懿,縱觀他們的一生,沒有得命運偏愛,出場即巔峰,沒有英雄式地上演絕地翻盤的戲碼。

他們只是憋著一股勁兒,與生活斡旋、死磕,被命運一巴掌掄倒在地,要麼咬牙站起來,要麼待機而動。

人生這一汪泥潭,我們都在裡面掙扎。

工作上,我們或許因為工資低,破事多,有諸多不滿,可是面對疫情下的就業形勢,卻不敢任性,只好緊緊抓著這一根救命稻草,如履薄冰。

生活上,我們像打地鼠一樣,剛按下去一個難題,又有新問題冒出來,煩惱不完,解決不盡。

日子的苦,不是有多少磨難,而是一種看不見希望的苦,是一種油然而生的無力感。

可是水到絕境是飛瀑,人到絕境是轉機。

心理學上有一個現象,叫「過道效應」:

過道里的感應燈總是常閉的,人們都希望等燈亮了,看看什麼情況再往前走。

可現實卻是,如果不往前走,沒有達到相應的位置,燈永遠不會亮。

也許你現在身處無盡的黑暗中,但再走一步,也許天就亮了。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一段痛苦的時期,若熬得住,終有回甘時,忍得住,必有抬頭日。

点个在看,让我们像蒲公英的种子,风把我们吹到哪里,便在哪里落地生根,萌芽出头。

相关推荐: 擁有旺盛生命力的女人

2021年春天,北京萬物復甦的季節里,我卻越活越無助。 白天在單位緊張忙碌,永遠保持春風拂面。 可是,一回到出租屋,常常鞋都不脫,妝也不卸,就臥在沙發上,眼睛瞪著天花板,睡不著,也不想動。 有時瞪著瞪著,就突然淚流滿面。 那時候,每天起床都需要進行一番心理動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