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媽媽,終於離婚了

媽媽,終於離婚了

01

我爸的六十大壽,辦得很熱鬧。

他讓媽媽提前三天準備,請眾多親戚朋友到家裡吃飯。

飯桌上,大家都誇我爸是有福氣的人,妻子賢惠了一輩子,子女混得都不錯,實在是人生贏家。

酒足飯飽,我爸紅光滿面地謝過大家,又往他們手中塞我哥鋪子裡賣的海味特產。

賓客走了,他一如既往地丟下滿桌殘羹冷炙讓我媽收拾,自己拍拍屁股回房休息。

可沒想到,我媽把桌布往地下一扔,憋著積攢了大半輩子的怨氣,重重甩出三個字,「離婚吧!」

 

02

平地一聲雷,不僅我爸炸了,連我和哥哥也大吃一驚。

我爸一如既往的強勢:「你胡說什麼,非要在大好的日子攪和我的心情嗎?」

面對他的暴燥,我媽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

但她蠕動雙唇,終究強硬了一回,從兜里掏出一份體檢報告:「這是醫院的檢查結果,乳腺癌,治不治得好兩說,但我不想再繼續伺候你了。」

說著,淚水從媽媽眼裡流出,她索性趴在沙發上哭起來。

我不敢置信地把結果看了一遍又一遍。

哥哥的手也抖了,趕緊過去拍拍媽媽的肩膀:「媽,別怕,現在醫療水平越來越好了,您放心,就算把鋪子轉出去,我也要想辦法把你治好。」

我也趕緊抱住媽媽,讓她安心治療,我們都不會不管她的。

聽著我們兄妹倆的安慰,我媽的眼淚流的更凶了。

可下一秒,我爸用暴跳如雷的聲音,炸開悲傷的氣氛。

「這病又不會馬上死,幹嘛非挑我生日這天說,你就是不想我好。」

聽完這涼薄的話,我媽再度嗚咽,而我們卻堅定地支持她離婚的想法。

 

03

爸媽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內相處模式。

我爸年輕那會兒,善於交際,工作能力也強。

不管是誰開口找他幫忙,他不吃飯也要先把人家的難題解決。

出於這樣的熱心和責任感,我爸在單位如魚得水,混成了管著幾十號人的領導。

在親戚眼中他更是個出息人物,哪家有了矛盾都會找他調和,在家族中頗有聲望。

可是外人眼裡的好男人,在家裡卻是個徹底的甩手掌柜。

對一雙兒女的學習和生活,他從來不聞不問,一旦出現任何問題,只知道拿老婆是問。

哥哥曾經是叛逆少年,招貓逗狗的事沒少干。

我媽一邊要向家長老師道歉,一邊還要承受我爸的遷怒。

我爸苛責她天天呆在家,卻連個孩子都管不好,真是廢物。

可罵完人的第二天,他就跟沒事人似的坐到餐桌吃早餐。

還順便提起,大伯父家的兒子要動手術,得把人接到家裡照顧。

他叮囑我媽,要去醫院幫忙,按照醫生吩咐備好營養餐食。

然而,不上班的家庭婦女,並不意味著有大量的空餘時間可以替別人服務。

我媽要給全家準備一日三餐,放學還得到學校接我。

印象最深的是,當時我正好要參加了一個舞蹈比賽,需要準備演出服。

於是,我媽帶我去商場逛了很久,才找到滿意的。

但沒想到,大伯父在醫院遇到點小麻煩,他習慣性打電話給我爸。

我爸覺得在親戚面前丟了面子,回家把我媽大罵一頓。

那些斥責的話,連當時讀小學的我聽了,都覺得心寒。

 

04

這麼多年,我媽不是沒想過離婚。

曾經她也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但有了哥哥後,在婆家和丈夫的強勢勸導下,成了一名家庭主婦。

依仗男人的女人,手心朝上,很多時候不得不低頭。

我媽性格溫柔,對我爸內外不一致的兩面派,只能默默消化。

更重要的是,她見過不少離婚後的家庭,對孩子的影響都是很負面的。

我媽實在下不了狠心,讓我和哥哥失去家庭的完整。

直到哥哥高考失利,勉強上了一所二本院校,我爸氣得差點掀了屋頂。

他認定是慈母多敗兒,唯一的兒子考了個不入流的野雞大學,簡直太丟人。

哥哥怒了,拿出比爸爸更強的火氣大發雷霆:「從小到大,你什麼時候管過我?家長會去過沒,跟班主任聊過嗎?」

他指責我爸的精力全部用在維護自己的面子工程,對家庭的貢獻基本為零。

我爸氣炸了,抬手就要打哥哥。

媽媽挺身上前擋住,為此還被打掉了一顆牙齒。

 

05

哥哥的醒悟,大概是從地上那顆被打掉的門牙開始的。

看到媽媽為了他,被爸爸暴打,他當時就哭了。

後悔以前總跟媽媽對著幹,以至於媽媽被扣帽子,挨了打,都沒法替她出頭。

那是第一次,我們勸我媽離婚。

這些年來,我和哥哥很清楚,媽媽在家裡過的是什麼日子,但她拒絕了。

她說我們才剛長大,以後面臨著找對象、結婚,單親家庭的孩子在婚戀市場,怕是不招人待見,她不能拖我們的後腿。

面對忍辱負重的我媽,我和哥哥達成默契,以後一定要努力掙錢,成為媽媽最後的底氣和靠山。

 

06

生病,是壓垮媽媽的最後一根稻草。

加上去年,我和哥哥各自組建了家庭,她算是徹底放下了心中的巨石。

可是,面對我媽提出的離婚,我爸根本不以為意。

他半點都不相信,一個當了大半輩子米蟲的女人,真有膽子離婚。

我和哥哥陪媽媽去醫院做了更徹底的檢查。

好在是初期,只要配合治療,治癒希望還是很大的。

關鍵是要保持心情愉快,不能有心理負擔,更不要胡思亂想。

聽到這些,媽媽內疚地抓住我的手。

「是媽沒用,忍了一輩子最終還是忍不過去了,弄出大病,連累你們。」

哥哥連忙替她擦眼淚。

「媽,別亂說,你都是為了我們,才憋出病來。如果不是你省吃儉用,哪裡能從爸爸指縫裡省下一筆錢支持我開店創業。」

這是實話。

我爸外表光鮮,對朋友大方,再多的收入都被他拿去當人情了。

但他頗感自豪,覺得這樣才能夠維持好人緣。

我媽勸說過好多次,讓爸爸給我們兄妹留點,但每次都遭到拒絕。

看吧!

一輩子都活在面子工程里的男人,其實很可悲。

說得難聽一點,就是典型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07

媽媽治療期間,我爸隻字不提離婚。

更多時候,他像旁觀者一般,沉默地看著我們輪流照顧媽媽。

如果非說我爸有什麼進步,那就是不再動不動喊老婆做家務,在我媽口渴的時候,他還可以倒杯不帶溫度的水。

反反覆覆折騰了小半年,媽媽的病情得到控制。

可媽媽剛好一點,爸爸就故態復萌,扯著嗓子說好久沒和朋友在家聚聚了,讓我媽到菜場準備準備。

人的情緒都是有臨界點的。

那一刻,我媽沒再猶豫,果斷再次提出離婚。

我爸按耐不住了:「你一輩子吃我的喝我的,還有臉說出這樣的話,簡直是個沒良心的女人。」

媽媽捂著剛剛痊癒的傷口。

「如果你非要算那麼清,那我也按保姆的市場價來跟你算算。從我嫁給你到現在,你又該給我付多少報酬?」

爸爸吹鬍子瞪眼:「給家裡幹活,你也好意思要錢?」

媽媽的心寒到了谷底,不想跟他掰扯太多。

 

08

面對我爸對待家人的態度,我們心裡早就有了預感,這個家遲早會散。

為了心地純良,一輩子都在為家無私付出的媽媽,我和哥哥很有默契地未雨綢繆。

我哥給媽媽買了兩份保險,而我每月也會省下一筆錢替她存著養老。

當爸爸發現我們都站在他的對立面時,暴跳如雷罵了一個晚上。

首當其衝的是媽媽。

爸爸指著她的鼻子大吼:「我這種顧家,不出去鬼混的男人,打著燈籠都難,你有什麼不知足的?」

我真是要被氣笑了。

顧家?可笑。

不鬼混?

什麼時候開始,男人對自己的要求變得這麼低了。

忠誠,難道不是婚姻的基石嗎?

 

09

見媽媽不為所動,我爸號召他的「鐵桿粉絲」們輪流上門勸和。

那些親戚朋友,多半受過我爸恩惠。

他們指責我和哥哥不懂事,關鍵時刻竟然一致攻擊我爸這個頂梁柱。

甚至有人說,哪有孩子支持大人離婚的,這是成心不想好啊!

針不扎在身上是不知道痛的。

外人很難想像,一個樂於助人的領導,一個熱心快腸的親戚,在家是怎樣的涼薄。

眼見十頭牛都拉不回媽媽,爸爸不想再丟面子,他叫嚷著:「離就離,等我娶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回來,你可別後悔。」

媽媽頭也沒回地走了。

忍了一輩子了,她終於想明白要為自己活一次。

哥哥陪媽媽暫時住進店裡,再為她找房子。

這個一輩子都閒不住的女人,老怕拖累我們,自告奮勇給我哥幫忙。

說來也有意思。

媽媽一輩子跟廚房打交道,深諳各種食材的搭配。

顧客上門時,都會向她請教,還問能不能進點貨回來?

哥哥的生意被帶得越來越好,他每月按時把「提成」和工資發給媽媽。

媽媽推辭不過,接下後還不忘感慨:「還是自己掙的錢來得安心,我前半輩子算是白活了。」

 

10

不用看店時,我鼓勵媽媽去跳廣場舞,好好鍛鍊身體,讓日子過得豐富多彩。

媽媽把缺失的門牙修補好了,還主動讓我教她智慧型手機的使用方法。

一開始她挺笨拙的,但幾次之後她就得心應手了。

媽媽唏噓:「以前,你爸整天罵我沒腦子,什麼都做不成,現在看來,你老媽我也沒那麼笨啊。」

我既開心又心酸。

爸爸一輩子都高高在上,以打擊妻兒為樂。

尤其喜歡在外人面前數落家人,時時炫耀優越感。

殊不知,人生來就是平等的。

誰也沒資格對旁人指手畫腳,哪怕血濃於水。

 

11

媽媽學會了智慧型手機,還要學習製作短視頻。

哥哥做直播給店鋪帶貨時,她也跟著在旁邊吆喝。

沒想到顧客們都很喜歡看她溫溫柔柔編排食譜的樣子。

有個年齡相仿的阿姨羨慕地問道:「看你面色紅潤,一定是個家庭幸福的女人吧!」

誰能想到,告別了喪偶式婚姻和爹味說教的女人,活出了另一番天地。

媽媽笑著,顧左右而言他。

為了我和哥哥,她沒去拆穿腐爛半生的婚姻遮羞布,算是給爸爸最後的體面。

12

一別兩寬後的爸爸,日子過得不怎麼樣。

他的心思長久放在外人身上,本以為去哪都能呼朋喚友。

可眼看著那些人要麼怡孫弄兒,要麼在病房蹲著,日子也愈發無趣。

爸爸沒怎麼下過廚房,一開始還跑到我和哥哥家蹭吃蹭喝,但我們忙於工作,沒法像媽媽那樣滿足他刁鑽的胃。

失去後,他才想起媽媽的好,硬著頭皮提出要和媽媽複合。

可爸爸驕傲慣了,一開口就是:「看在孩子們的份上,我讓你回來住大房子。」

媽媽差點氣笑了,她用新學的網絡用語,嘲諷爸爸是個普信男。

爸爸吃了閉門羹,氣得大半個月沒跟我們聯繫。

 

13

更慘的是,他在年度體檢中發現以前喝酒過度,肝臟功能不好,好幾項指標都不及格。

人一旦慌了,就開始想著少年夫妻老來伴了。

可媽媽哪有空搭理他,她要忙著開直播替哥哥帶貨,還抽空策劃了一次旅行。

媽媽學會刷短視頻後,見到有個妻子受夠了丈夫的冷暴力,一人一車浪跡天涯,心裡很感慨。

在我和哥哥的支持下,媽媽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姐妹一同出發。

在群山之巔,溪流之下,在繁花盛開的地方,這群大半輩子為家人而活的女人,留下了歡樂的身影。

回看前半生,她們中好多人都繞著家人和灶台轉,不知浪費了多少光陰。

變得豁達的媽媽勸解姐妹們,年齡對心智成熟的女人來說,只是一個數字。

哪怕六十歲了,都有重新選擇人生的機會。

 

14

而爸爸則一路倒霉到底。

他在上樓梯時突發腦溢血,幸虧被鄰居發現送去醫院。

搶救回來時,有大半邊身子動彈不得。

昔日的朋友,來探望的寥寥無幾,即使來了也是送上一句「多保重」就匆匆走了。

是啊,人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忙,真正遇到困難,能伸出援手的,只有家人。

為了不增加我們的負擔,媽媽有考慮妥協,回歸那個窒息的家照顧爸爸。

但我和哥哥覺得,做人不能太自私。

媽媽的身份,從來不止是媽媽。

除了給家人做一輩子暖心的飯菜之外,她還應該擁有自己的精彩人生。

 

15

考慮再三,我們還是把爸爸送到養老院,並請了護工照顧。

在養老院裡,他時時發出命運悲苦的沉疴。

可命運這種東西,誰能說得准呢!

如果不是他自己種下痛苦的因,或許晚年再慘,也有賢良妻子陪伴在身邊。

媽媽好不容易重新活一次,不該再拖著重重的殼。

家裡的房子空了出來,我們按照媽媽的喜好給她重新裝修,選了個好日子幫媽媽搬了家。

現在,媽媽終於可以在陽台侍弄心愛的花花草草,而不被爸爸扔菸頭,或是冷言冷語嘲諷她附庸風雅。

也終於可以自由地聽喜歡的歌曲,高興了就自己來上一段。

看著開心自在的媽媽,我和哥哥露出了欣慰的笑。

相关推荐: 婆婆使喚我4歲的兒子幹家務,還要讓他下廚房切菜,這是要拿他當常工嗎

1 由於許強最近出差,幼兒園又放假,小帥從早到晚一直由婆婆單獨看著,我一下班便急匆匆往家開但。 原因很簡單,在我眼裡,婆婆是個狠心奶奶。不到迫不得已,我一刻都不想讓婆婆帶小帥。 結果不出所料,我剛走出電梯,就聽到婆婆吩咐小帥的聲音,不是擦飯桌,就是撿碗筷。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