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虛構 大學剛開學,我就被舍友說成家裡是擺地攤賣雜貨的。我的富二代男友也被說成是送外賣的

大學剛開學,我就被舍友說成家裡是擺地攤賣雜貨的。我的富二代男友也被說成是送外賣的

就連我家的連鎖商超都被說成是她男朋友的?

她趾高氣昂地炫耀:「我男朋友將來是要繼承億萬家業的!」

真是可笑!

我家的產業啥時候需要他一個打工仔的兒子來繼承?

1

軍訓還沒結束,舍友胡曉婷就美滋滋地交上了男朋友。

「我男朋友是學生會主席誒,我報到的時候他就盯上我了,我故意拖了他這麼多天,就是要看看他能熬到什麼程度。」

胡曉婷得意洋洋地講述著自己的光榮事跡。

她是我這幾個舍友里最漂亮的一個,被學生會主席看上其實一點也不奇怪。

可是我聽說過那個叫劉讓的人吶,花花公子一個,不是什麼好東西。

本著舍友情,我打算勸勸她。

「曉婷,你和那個劉讓交往的時候還是要小心一點,聽說他名聲不太好啊!」

胡曉婷把耳邊的碎發向後一捋,漂亮的杏眼就直接給了我一大白。

「喲,這就吃不著葡萄就說葡萄酸啦?要不你去找一個比劉讓還好的男朋友來給我看看?以後啊,說不定你要找劉讓幫忙的時候多著呢,還不趕緊多巴結巴結我?

「而且人家劉讓還是富二代呢,家族產業,將來畢業了是要回去繼承家業的。這樣的男朋友,怕是你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信不信由你!」

我這人向來不與傻瓜論短長。

其實我不是沒有男朋友,只是我覺得這種私人的事情,沒必要拿出去炫耀。

畢竟我男朋友的大名,說出去多少有點震撼。

他是地產大亨雷家的繼承人,而我,則是潤佳連鎖商超老闆最最受寵的小閨女。

軍訓結束之後,正好是周末休息日。

我拒絕了二哥要來接我的提議,在學校門口隨便打了一輛計程車。

「你快別來了,我可不想讓同學們看到我這個土豪二哥。」

「要不讓雷震去接你啊?」我二哥提議,「你們是不是挺長時間沒見了,昨天雷震還和我訴苦來著。」

我噓了一聲:「你可拉倒吧,就他那個車,比你的還扎眼。除非,他低調一點來見我。」

我也是突發奇想,不知道雷家大少爺低調起來是什麼樣子,心裡覺得有趣,不禁低聲笑了出來。

「你這個丫頭啊,天天就是鬼點子多。」

二哥的話語充滿了寵溺,對我這個么妹,他向來如此。

不止他這樣,還有我的大哥和三哥,妥妥都是妹控。

「行了行了,哥這來事情了,你在家等我,我給你準備了禮物,晚上等我回家啊!」

二哥著急忙慌說了一大串,然後沒等我說話,電話就掛斷了。

我無奈地聳了聳肩,伸手攔住了一輛計程車。

剛打開車門,一輛紅色奧迪 TT 小跑車就停在了計程車前面。

胡曉婷從敞開的頂棚處直接站起了身子,衝著我揮手。

「那嵐,怎麼連個接你的人都沒有啊,還要自己打車回家,嘖嘖嘖,真是可憐呢!

「要不要上來一起走,讓我男朋友送你一程,反正就是一腳油門的事兒。」

她說得興高采烈,好像這樣就能高高在上地施捨我一樣。

我禮貌回覆:「不用了,我家住得偏。」

「也是哦,要不然坐公交車就好了,還要多花錢打車,好心疼啊!」

說著,一連串的笑從她的嘴裡爆發出來。

這時候一旁的劉讓說話了:「我這個車是兩座的,坐不下第三個人。」

胡曉婷坐回座位上說:「對哦,我忘了,哈哈哈!」

我看著遠去的小跑車,有點無語。

那不是我不要的那輛二手車嗎?被我爸手底下的一個經理買了去,原來就是劉讓家啊!

我轉身上車。

「師傅,去碧海瀾苑。」

司機轉頭看了我一眼,有點不可置信。

「姑娘你說的是新城市坐標豪宅碧海瀾苑?」

「對啊!」

2

回到家,大哥二哥三哥果然都給我準備了禮物。

看著茶几上擺成一拍的車鑰匙,我的嘴角有點抽抽。

「你們送禮物好歹商量一下啊,都送一樣的很沒有意思吧?」

最逗比的二哥這時候又說話了:「我們就是商量過的,所以決定一起送車。

「大哥給你買了一輛庫里南,開出去有面子。

「我給你買了一輛保時捷,適合你小姑娘。

「至於老三,他給你買了一輛五菱宏光小電車……」

二哥話還沒說完,我一口果汁直接噴了出來,全噴在了我三哥臉上。

「三哥,有點小家子氣了吧!」

我三哥一邊擦臉一邊賤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

「外加無限額度信用卡,隨便刷。」

我一把奪過:「這還差不多。」

周末晚上,我就開著三哥送我的小電車上學去了。

毫不意外又被胡曉婷冷嘲熱諷了一番。

「說你兩句你還較上勁了,買個五菱小電車也得兩三萬呢,要坐多少次公交車啊!

「不像我,劉讓每次都接我送我,把我照顧得可好了。」

一旁的黃雨薇羨慕地附和。

「真是好羨慕啊,你找到這樣一個又帥又多金還體貼會疼人的男朋友。我咋就遇不到這樣的人呢?」

胡曉婷本來就洋洋自得,聽了這樣無腦的吹捧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起來。

「那可不是,就劉讓這樣的好男人,現在可是不好找了,也就是我,天生麗質,才有這麼好命。」

「要不你和劉讓說說,看看他的好哥們兒裡面有沒有好的,也給我介紹一個?

「他那樣的男孩子認識的人肯定也差不了。」

趁著胡曉婷飄飄欲仙,黃雨薇趕緊順竿往上爬。

果然她這樣的巴結讓胡曉婷受用得很,拿起手機就要給劉讓打電話,還不忘了和黃雨薇嘚瑟。

「你交男朋友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雖然肯定沒有劉讓好,但也絕對差不了。」

「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機械性的女聲從電話里傳出來,胡曉婷面上有點尷尬。

但還是鍥而不捨,撥打了第二遍。

「你們也知道,他很忙的。」

第二遍還是一樣,胡曉婷的臉面有點掛不住了。

黃雨薇趕緊出來打圓場。

「要不就算了吧,他可能真的很忙,我這點小事也不著急。」

可是虛榮心作祟的胡曉婷哪裡肯丟這樣的面子啊!

「我就再打最後一遍,他要是還不接,看我怎麼收拾他!」

這一遍彩鈴都快唱完了,電話終於接通。

劉讓的聲音一下子從聽筒里傳出來。

「有事快說,我這邊忙著呢!一遍一遍總打,催命吶?」

可能是沒想到電話里的聲音那麼大,胡曉婷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那叫一個不好看。

但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硬著頭皮往上上,總不能在我們這一群她看不上的舍友面前下不來台。

「劉讓,你幹嘛呢,我有件事想和你說。」

「什麼事,有屁快放!」

胡曉婷朝門外走去,明擺著是不想讓我們聽見。

可是樓道里的回聲更厲害,雖然聽不清劉讓說了什麼,但是她唯唯諾諾討好的話我們卻是聽了個一清二楚。

我不禁在心裡暗笑,就這樣的地位,還敢說收拾人家?

過了沒幾分鐘,胡曉婷回來了,臉上的笑有點尷尬。

「我男朋友說了,你的事包在他身上。那個,他今天是在公司的酒會上,忙得很,要不也不會這麼久才接我的電話。」

聽到她這樣說,黃雨薇趕緊跟上。

「你男朋友家裡是幹什麼的啊,還有酒會哪,聽起來就很厲害的樣子。」

黃雨薇的吹捧讓胡曉婷一下子又來了精神。

「他家啊,是做連鎖商超的,潤佳知道不?那就是他家的。」

「哇!好厲害啊!」

黃雨薇不禁感嘆出聲。

就連一向不太合群的丁楚楚也露出了吃驚的神色,看著胡曉婷。

「可是我怎麼聽說潤佳連鎖的老闆姓史呢?」

我這話一出口,寢室里立馬安靜了。

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哎呀,你知道什麼啊,劉讓和我說,那個姓史的經營不好,已經開始一點一點地轉讓股權了,只不過為了面子,還沒有對外說而已。

「將來用不了多久,潤佳連鎖恐怕就要換名字咯!」

說這話的時候,胡曉婷一臉的憧憬、目醉神迷,就好像過幾天,她就成了潤佳連鎖的老闆娘一樣。

可是,我怎麼不知道我家的商超轉讓了股權?

這股權平均分了五份,我爸媽,我們兄妹四個一人 20%,哪來的其他股權去轉讓?

3

我也懶得和她爭辯,因為雷震發消息來說他到了我宿舍樓下。

見我要走,胡曉婷還是不依不饒。

「你看吧,那嵐這人就是見不得別人好,比不過就要走,好沒品哦!」

「我可沒你那閒工夫,我男朋友找我來了。」

我隨口應了一句就要出門。

胡曉婷拉著黃雨薇趕緊跟上。

「快快,我們去看看那嵐的男朋友到底什麼樣,她這樣的人居然也能有男朋友?」

「就是,指不定是什麼樣的呢!」

到了樓下,我找了半天也沒看到雷震。

倒是有一個戴著頭盔的外賣小哥一個勁兒地朝著我看。

我被看得不自在,拿出手機撥打雷震的電話。

然後小哥的電話響了。

我突然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

他,總是這麼喜歡和我鬧。

「怎麼了,不喜歡我這樣?」

我向他撒嬌,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裝神弄鬼的,就你有這樣的鬼主意。」

他寵溺地撫摸我的頭髮:「不是你說的嗎,要我低調一點。怎麼樣,我這樣夠低調了吧?」

他犯賤的樣子總是讓我哭笑不得,只是沉溺在被偏愛的快樂中,不能自拔。

「你不是說今天有酒會?怎麼這麼早就結束了?」

「什麼酒會啊,咱們兩家的職工聯誼會而已。讓他們鬧去,我好久沒見你了,再不看看你我就要瘋了。」

我們這邊正說著小情侶的廢話文學,冷不丁身後傳來了一陣譏笑聲。

「哈哈哈,我說那嵐怎麼一直也不說自己的男朋友,原來是個送外賣的!」

「也是,窮女配窮鬼,也算是門當戶對!」

胡曉婷估計是嫌嘴上取笑不過癮,竟然直接拿出了手機對著我們兩個就是一頓拍。

我和雷震第一反應都是擋住臉。

要知道,像我們兩個這樣身份的人,都是很在意被別人偷拍的。

可是這樣一來,胡曉婷就更來勁了。

甚至連黃雨薇都跟著湊熱鬧。

「來來來,讓大家看看,這就是那嵐的男朋友,一個送外賣的!估計咱們這裡最差的同學也不會看上送外賣的吧!」

周圍已經有一些看著劉讓的面子拍胡曉婷馬屁的人圍了上來。

我有點氣不過,打算和他們理論。

結果還沒來得及說話,雷震就把我拉走了。

當然,身後毫無意外地傳來一陣一陣的鬨笑聲。

我不滿意了,我們就這樣走了,我以後不得被同學們笑話死?

一肚子怨氣總要有個地方發泄,雷震理所當然就成了那個發泄口。

「你幹嘛拉我走!你沒聽到他們說什麼嗎?」

他卻毫不在意。

「我當然聽到了,我又不是聾子。」

「那你就不生氣?他們說你是送外賣的。」

「有什麼可生氣的?我穿成這樣是為了哄我女朋友開心,又不代表我真的就是送外賣的。你那些同學只會看表面,不是什麼厲害的主兒!」

我瞪了他一眼:「別總拿你那套生意場上的彎彎繞來說我,我不稀罕。」

見我不快,他立馬嬉皮笑臉起來。

「對對對,誰讓我們那嵐大小姐啥都不干,光拿分紅都拿到手軟呢?不像我們這樣打工的,天天還得和人勾心鬥角。」

見他話裡有話取笑我,我氣不過,直接小拳拳捶他胸口,卻被他伸手一把抓住。

我掙脫不開,就那麼被他抓著。

他將我的手送至唇邊,輕輕一吻,然後抬頭看著我笑。

天哪,這該死的容顏!

雷震其實算不上一眼驚艷那一掛的,但是他很耐看。

眉眼深邃,唇角微勾,不笑自怒,笑起來又可可愛愛的那種。

也不知他從哪裡弄來一輛某團的外賣電動車,找來了那麼一身衣服,頭盔上還頂著兩個兔子耳朵。

乍一看還真是那麼一回事。

他打開外賣箱,拿出了一個盒子。

「乾媽讓我送過來的,她說燕窩對女孩子好,還是要堅持吃。」

我點點頭,收下了。

臨回宿舍,我故意在外面把燕窩的包裝拆了,和宿管阿姨要了一個塑膠袋裝著,拎著就上樓了。

我的本意是不想讓舍友知道我吃燕窩,畢竟一個大學生,吃這東西的人幾乎沒有。

可是就在我洗漱的工夫,我放在抽屜里的燕窩就被翻了出來。

橫七豎八地扔在桌子上。

胡曉婷正站在一邊拿著一個瓶子翻來覆去地看。

「我說那嵐,你也不用這麼打腫臉充胖子吧,你男朋友都去送外賣了,你還讓他給你買燕窩。」

她似乎有點不平衡,說著說著就噘起了嘴,委屈巴巴起來。

「我都沒讓劉讓給我買過,你真是一點都不心疼你男朋友。」

我擦著濕漉漉的頭髮有點懵,這是哪跟哪,她可真會腦補大戲。

燕窩這樣的東西在我看來就和一碗白粥沒什麼區別,怎麼在她這裡吃個燕窩就成了十惡不赦了?

「這不是我男朋友買的,是我媽讓他給我帶來的。」

「那你媽是幹什麼的啊?」

胡曉婷真是不放過一絲打探消息的可能,立馬就開始關心我的家世。

但是我不認為她是真心想知道什麼,她只是想從我這裡得到一個讓她繼續產生優越感的理由而已。

反正我無所謂。

所以我就和她說:「我家是賣雜貨的。」

其實我說得一點也沒有錯。

果然,胡曉婷一下子就來了精神。

「哎呀,那你的父母可是好辛苦啊,掙的都是血汗錢,你居然這麼不知道心疼他們,真是不孝。」

看著這個跳梁小丑,我真是有點煩躁了。

縱然我養了十八年的好脾氣此刻也有點摟不住了。

「我家裡怎麼樣和你有什麼關係啊,你多操心點你自己吧!」

4

第二天,我家裡是擺攤賣雜貨的消息就在全系傳開了。

外加我男朋友是送外賣的。

因為我在大家面前一直刻意迴避自己的家世,這反倒成了我因為自卑才不願意說的佐證。

我家是賣雜貨的沒錯,可是全國範圍內的連鎖商超和擺地攤賣雜貨怎麼看都是天差地別的吧?

胡曉婷甚至在班級里假模假式地勸我不要太好面子,該去申請助學金就要申請。

緊接著就有人提出反對意見:「你看那嵐還吃燕窩呢,助學金恐怕申請不下來吧!」

這話可不是正中胡曉婷下懷,她就等著這句話呢。

「那有什麼難的?我和我男朋友說一聲,他就可以幫忙把這件事辦了!」

剛進入大學的學生們對許多事情還都不懂,學生會主席在他們看來那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果然,她的高調引來了一眾同學的齊齊追捧。

其中也不乏主動示好拍她馬屁的。

胡曉婷的目的達到了,她昂首挺胸,驕傲得像一個公主。

好巧不巧,正好門口有一個同學喊了一聲:「你們看那是不是劉讓?」

這還了得?

胡曉婷直接變身花蝴蝶,開開心心地飛出去了。

只是事情好像並不如她所願,那個門口的同學肯定還有另外半句話沒來得及說出口。

因為剛剛衝到門口的胡曉婷就看到劉讓被另一個女生挽著手有說有笑地走過去了。

自始至終都沒有朝她這邊看一眼。

「劉讓!」

胡曉婷氣得滿臉通紅,吼出來的聲音都變了味道,哪裡還有一點剛才驕傲公主的感覺?

聽到聲音的劉讓疑惑地轉頭,看到胡曉婷明顯一愣。

聞聲而動的不僅僅是劉讓,還有他身邊的那個女孩。

「誰叫你?」

那女孩轉身往我們這邊看,半個身子幾乎都靠在了劉讓的身上。

劉讓低頭在她的耳邊說了句什麼,然後曖昧地推了推她的後背,那女孩才一臉疑惑地獨自離開了。

「你怎麼在這裡?」

這是劉讓和胡曉婷說的第一句話,帶著質問的語氣。

我幾乎能感覺到胡曉婷氣場的變化,從氣勢洶洶一下子變成泄氣的皮球。

「我在這裡上課,昨天告訴過你的。」

她居然就這樣乖乖地回答了劉讓的問題,難道她不應該問一問那個女生是誰嗎?

可是好戲不僅限於此。

劉讓發火了。

「胡曉婷,你能不能不要像個狗皮膏藥一樣天天黏著我啊,我很忙的!你在哪裡上課,什麼時候上課,我怎麼可能記得住?」

他似乎很煩躁,來回扭頭了四五次,都是朝著之前那個女生離開的方向。

胡曉婷被他說得委屈巴巴的,一句反駁也沒有。

雖然我平時很看不慣胡曉婷的所作所為,但是 girls help girls,劉讓這樣欺負她,我就是看不過。

於是我出聲了。

「劉讓,曉婷還沒問你和那個女生是什麼關係呢,你反倒先責怪起她來了!女朋友是要哄著的,不是給你當出氣筒的!」

這是我媽一直和我說的一句話,談戀愛的時候如果都不能放低姿態遷就女生,那就不要指望結婚以後會有什麼好的改變。

劉讓上下打量著我,似乎已經忘了我是誰。

「我和胡曉婷的事和你有什麼關係?我願意怎麼對她就怎麼對她,她都沒意見,你跟著操什麼閒心?」

他是學生會主席,在學校里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再加上他人為搞出來的富二代人設,大家雖然對他的行為不滿,卻也沒有第二個人再出來說話。

他似乎很享受這樣高高在上的感覺,微微揚起下巴,餘光向下,斜睨著胡曉婷。

「你也是這麼想的?如果你也這麼想,那我不勉強你,我這人向來不喜歡勉強別人。」

聽起來這句話似乎是個問句,可是劉讓說完就徑直轉身走了,根本沒有給胡曉婷回答的機會。

此刻的胡曉婷急得都快要哭出來了。

她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嵐,你成心害我是吧!」

說完她連留在座位上的包也來不及拿,一溜小跑就跟著劉讓走了。

我在教室門口還能隱約聽見她迫不及待解釋的聲音。

5

真是蒼蠅不叮無縫的蛋,菩薩救不了想死的人。

胡曉婷狼狽不堪地跟著劉讓去了,沒想到卻風風光光地回來了。

當然,那已經是第二天。

她落在教室的包早已被黃雨薇拿了回來,放在她的桌子上。

胡曉婷背著一個 MK,就對她以前的小 ck 嗤之以鼻起來。

「我男朋友給我買了新包,她說只有這樣的奢侈品才能襯得起我的身份。我以前的那個包誰喜歡就拿去吧,反正我以後也是不會用的了。」

我看著那個不過兩千出頭的小包,心想,啥時候 MK 也成了奢侈品了?

黃雨薇倒是歡天喜地地把那個小 ck 拿走了。

我只能安慰自己,她們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沒見過什麼好東西。

除了包,胡曉婷還一樣一樣地掏出裡面的東西來給我們顯擺。

什麼迪奧的口紅啦,雅詩蘭黛的粉底啦,植村秀的眉筆啦,反正一樣不落,全都掏出來,興沖沖地給我們介紹。

當然了,有黃雨薇這個捧場的,她就不至於唱獨角戲。

也正是因為如此,胡曉婷越來越興奮,後來居然莫名其妙地在包包里掏出來一個藍色的正方形小盒子,還沒有手掌大小。

剛拿出來,她就立刻慌了神,胡亂地把手裡的東西塞回到包里,然後倉促結束了這個話題。

可是黃雨薇不明白啊,還以為是什麼好東西,一個勁兒地追著問。

胡曉婷一張臉漲得通紅,我站在一邊都能感覺到她的不自在。

可是縱然如此,她還是在嘴硬。

「那個是劉讓送給我的特殊禮物啦,不能給你們看。」

我轉頭捂住了嘴,儘量不要讓自己笑出聲來。

特殊的禮物?

確實,這個禮物實在是夠特殊的。

黃雨薇顯然沒有注意到我的動作,還在那傻乎乎地問個不停。

胡曉婷沒接她的話,反而是清了清嗓子,大聲對我們宣布。

「劉讓說了,為了以後能更好地幫助大家,他誠摯地邀請大家周末一起出去玩。有男朋友的都帶上,沒男朋友的也可以去碰碰緣分。他也會帶幾個朋友過去的哦!」

一直默不作聲的丁楚楚這時候說話了。

「我就不去了吧,我這個人不喜歡熱鬧,我怕到時候掃了你們的興致。」

「那可不行,你不去就是不給劉讓面子,就是不給我的面子!」

老實巴交的丁楚楚對上盛氣凌人的胡曉婷,只能訕訕地點了點頭。

我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胳膊,示意有我在。

可是我的安慰似乎並沒有在丁楚楚那裡起作用,她還是悶悶不樂的樣子,拿起手機出去了。

我一開始不解,後來轉念一想也對。

我現在也不過就是一個被胡曉婷強壓一頭的小可憐蟲罷了。

吃晚飯的時候,我在食堂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丁楚楚。

她一個人端著兩個大盤子,往一個偏僻的角落裡走著。

那神情,竟然沒有了半分煩惱。

這感覺,怎麼那麼像小女生談戀愛呢?

我八卦心大起。

在後面默默地跟著。

結果,就被我看到了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人。

那可真是,嚇得我瓜子都要掉了。

我掏出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

不一會,電話就接通了。

「喂,三哥,你在哪裡呢?」

「幹啥呀老妹子,哥忙著呢!」

「忙啥?」

「還能忙啥,忙生意唄!」

「哦,那你忙吧,多吃點。」

我沒等他說話就單方面結束了通話。

這個史老三,居然敢背著我偷偷談戀愛了,還談到了我舍友的頭上!

不過也挺好,我似乎已經能想到周末聚會的場景了。

只要他去,那一定超級精彩。

要知道,劉讓他爸負責的那商場,正好在我三哥名下。

如果我沒有猜錯,為了彰顯他的實力,劉讓一定會把聚會的地點定在那家。

哎呀,狐假虎威以後遇到了真神,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面啊!

我都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

6

很快胡曉婷就定好了周末聚會的地點。

毫不意外,就是我家位於市中心的那家商場,那裡面有一個玩咖,吃喝玩一條龍的那種,胡曉婷說劉讓包下了最大的那個包廂。

當然了,她的目的絕不僅限於此。

因為她還特地強調了一句:「那嵐,一定要帶著你男朋友去啊,這回我們是親友見面會,你如果自己去,被劉讓的哥們兒看上了,我可是不幫你說話的哦!」

呵,我就知道,她在這挖坑等著我跳呢!

話正說著,她眼珠轉了轉,似乎是想起了什麼。

「當然啦,你如果想要自己去我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你那個男朋友多少有點拿不出手。」

她說完就哈哈大笑,一旁的黃雨薇跟著她一起笑。

看到丁楚楚沒作聲,胡曉婷又把話頭轉向了她。

「丁楚楚,你這樣悶葫蘆的性格不行啊,都不和人說話怎麼可能找到男朋友呢!不過你放心,到時候我帶著你,說不定就有人能看上你了!」

丁楚楚的臉唰地一下就紅了,那說話的聲音小得就好像蚊子叫一樣。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他會去的。」

胡曉婷似乎沒有聽清,用手攏著耳朵衝著丁楚楚就湊了過去,還不忘大聲問:「你說什麼?」

丁楚楚的臉更紅了。

我搶上去攔在他們兩個中間,一字一頓地說:「她說,她男朋友會去,而且,我男朋友也會去!」

本來我和丁楚楚也沒有什麼交情,她可能沒有想到我會半路上跳出來替她解圍,看向我的眼神里就比較複雜了。

有疑惑,有感激,有警惕。

只是我不能說,我三哥看上的人,那保不齊以後就是我三嫂,我還是得護著的。

……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周末,胡曉婷還特意在微信群里發消息,告訴我們這次聚會會有幾個有頭有臉的二代過去,讓我們都機靈著點。

黃雨薇立馬發了一個大大的「點頭」表情,哈巴狗的姿態毫不遮攔。

臨出門,我翻遍了家裡,也沒找到我小五菱的車鑰匙,我正納悶呢,三哥來電話了。

「妹子,你的小五菱先借哥開一天,你開別的車吧!」

「唉,那保時捷的鑰匙也沒了?」

「媽說紅色的車拍照好看,帶著老閨蜜們照相去了。」

我整個一個大無語。

看著面前僅有的兩把車鑰匙,我猶猶豫豫地把手伸向了畫著本田標的那個。

可是還沒碰到,一隻一看就做慣了家務的大手將我一把擋住。

「小嵐,我要去買菜了,你拿我的車鑰匙幹嗎?你該拿那個!」

李嫂抓過庫里南的鑰匙就塞在了我手裡,然後自己拿著本田的鑰匙走了。

沒辦法,我只能第一次開出了我那輛扎眼的勞斯萊斯庫里南。

7

我到的時候胡曉婷和劉讓已經在那裡了,一同的還有兩個年齡稍大的男人。

劉讓對著那兩個男人點頭哈腰的,看得出,那兩個人身份不一般。

至少是比劉讓要好很多的吧!

畢竟他只是一個商場經理的兒子,在二代的圈子裡,他甚至連入場券都混不到一張。

見我進門,在場的幾個人似乎商量好了一樣自動忽略了我的存在。

我也並不在意,直到過了好半天,剩下的人陸陸續續到場,胡曉婷才注意到了房間裡的變化。

只是,雷震還沒有來。

這可給了胡曉婷奚落我的理由。

「那嵐你男朋友呢?你看連丁楚楚都帶了男朋友過來,別是你男朋友沒臉來了吧!」

沒等我接話,黃雨薇就和她一唱一和起來。

她們兩個向來這樣。

「倒也不至於沒臉來,畢竟都能出去送外賣了,那臉皮一定厚得可以。我倒是覺得,很有可能是外賣沒送完,怕現在過來會扣錢吧!」

「哈哈哈哈……」

包房裡頓時爆發出一陣肆無忌憚的笑聲。

那感覺就好像,我今天到這裡來,就是為了給他們取樂的。

可是不好意思了,今天恐怕不能如你們的意了。

我看了一眼乖乖和丁楚楚坐在一起的三哥,他似乎對見到我並沒有什麼吃驚。

也不奇怪,商場老油條了,如果連我和丁楚楚是舍友都不知道,那他也太菜了點。

怪不得他今天非要搶我的小五菱開,原來是來這裡裝小白兔了。

見我看他,三哥有點心虛。

出於條件反射,他習慣性地給我解圍。

「你們說她的男朋友是送外賣的?是不是搞錯了?」

「怎麼可能搞錯,我親眼看到的,他男朋友穿著送外賣的衣服來找她,那還能有假?」

那兩個少爺明顯對胡曉婷的囉嗦頗有不滿,已經不耐煩起來。

「劉讓,我們是聽說你搭上了史家小姐才給你面子來這一趟,結果你看看你找來的都是些什麼人?」

「沒錯,真特麼無聊,咱們還是走吧!」

眼看著劉讓抱上的金大腿就要走,他怎麼肯?

趕緊換上了一副諂媚的表情,我怎麼看都覺得這個表情他運用起來十分得心應手。

「張少、李少你們別走啊,來都來了,給我個表示心意的機會。」

可是那兩個人明顯就是衝著史家小姐的名頭來的,對他的示好不聞不問,只是抓著自己的目的問個沒完。

「你說的史家小姐到底怎麼回事,我怎麼聽說你在追求史家小姐?你要是真和史家小姐有什麼交情,讓我們接納你也不是什麼難事!」

顯然了,以他們的地位,還沒有和我幾個哥哥接觸的機會,所以即使有兩個正經的史家人在場,他們也認不出來。

話說到這個份上,在場的各位大概也都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最先坐不住的就是我三哥,他噌地一下衝上去,揪住了劉讓的衣領,眼睛裡似乎就要冒出火來。

「你說什麼?什麼追求史家小姐?」

我也挺納悶,這個劉讓幾乎都沒和我說過話,怎麼敢說在追求我呢?

和我三哥一起動手的,還有胡曉婷。

只不過她不是動用武力,而是十分柔弱嬌媚地哭倒在了劉讓的肩頭,抽抽搭搭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出。

「你不是說你最愛的是我嗎?你怎麼可以對不起我,嗚嗚嗚……」

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黃雨薇此時已經傻了,愣了半天,才想起來跑出去叫保安。

我三哥這邊已經一拳頭招呼到了劉讓的臉上,絲毫不帶留情。

劉讓也不甘示弱,兩人一邊打,一邊嚷嚷。

「我和史家小姐怎麼樣和你有什麼關係,你一個窮逼,也配替人家千金小姐操心?」

我三哥人高馬大,矮他半個頭的劉讓根本就不是對手,一不留神就又是一拳頭結結實實地砸在了眼角。

「我妹妹的事我為什麼不能操心?你這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夢做得倒是挺美!」

不知什麼時候,雷震已經悄悄進來了,站在了我身邊。

「什麼情況?」

我噗嗤一笑:「這個劉讓說他在追求我呢!」

我就光明正大地站在這裡,也不知道劉讓說的追求的到底是哪位小姐。

8

進來的保安已經把劉讓和我三哥分開了。

即便如此,劉讓現在的模樣也十分好看。

臉上結結實實挨了兩拳,就像,一個豬頭。

保安一看經理的兒子被打成了這樣,嚷嚷著就要報警。

我三哥被兩個壯碩的保安架著,憤怒加上狂躁幾乎讓他氣場全開:「把劉大力給我叫過來!」

在場的保安一聽,頓時就不淡定了。

要見經理哪是那麼容易的?要知道,即使是他們的保安隊長也不一定能說見就見呢!

好在有一個年紀大一點的保安似乎看出了不對勁,還是匯報給了保安隊長,然後過沒多久,劉讓他爸就來了。

「到底是哪個雜碎把我兒子打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看不清這裡是誰的地盤嗎?」

看到親爹過來,劉讓立馬來了精神,指著我三哥就開始告狀。

「爸,就是他!」

包房裡光線不好,我三哥特意往壁燈下挪了挪,然後笑了。

「劉經理,貴公子是我打的!」

借著不太明亮的燈光,劉讓他爸的表情逐漸由暴怒轉為震驚。就好像見了鬼一樣瞪大了眼睛,張開的嘴巴半天都沒發出一點聲音。

劉讓忍不住,又扯了扯他爸的袖子。

「爸,就是這個人啊,咱們要不要報警,讓他判刑,去坐牢!」

「啪!」

一個大大的巴掌聲響徹整個包房。

那速度之快,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沒看到是怎麼打的。

只有劉讓,被大力扇了一個趔趄。

然後捂著半張臉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親爹。

「爸,你打我幹什麼?」

可能是因為這個大嘴巴的手勁實在太大,他說話都有點不清楚。

可是劉讓他爸根本就沒搭理他,一溜小碎步上前,親自把抓著我三哥的兩個人扒拉到一邊,然後扶著我三哥在沙發上坐下。

「三少,您看您過來也不提前知會我一聲,結果讓我這個傻兒子衝撞了你。」

此話一出,在場的各位都有點坐不住了。

在這裡,如果有人被叫作「大少」或者「二少」,那都不奇怪。

但是被稱作「三少」的,那只可能有一個人。

潤佳連鎖商超史家的老三。

我和雷震坐在一邊看好戲。

被打懵的劉讓也有點反應過來,小心翼翼地問。

「爸,你說他是史家的三少爺?」

劉讓他爸白了他一眼,罵道:「廢話,你和史小姐接觸了那麼久了,怎麼連自己的三舅爺也不認得!

「這次你挨打也是白打,讓你長長記性!」

我那眼看著就要消氣的三哥又冒火了。

「劉大力你給我說清楚,誰跟誰就是舅爺了?」

「三少您也別生氣,劉讓他確實是不懂事,可是他和您妹妹史佳佳已經開始交往了,本來我們沒想這麼早就公開的,可是您看,這就誤會了不是?」

史佳佳?

我看了一眼三哥,又看了一眼雷震,然後我發現,我三哥也看了一眼雷震。

然後我們三個,都笑了。

史佳佳,是我那個不爭氣的堂妹,因為實在找不到工作,我爸才留她在總部打雜的。

如果非說她也是史家小姐,那好像也說得通。

「哦~~」

我三哥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趕緊起身裝模作樣地給劉讓道歉。

「原來是我未來的妹夫啊,那實在不好意思了,剛才沒弄清楚原因就和你動了手,對不起了。

「你可千萬別和我妹妹告狀啊,她在我家裡最厲害了,誰都不敢惹她。」

真不愧是老油條,他一邊說著這假得不能再假的話,一邊還不忘了和我擠眉弄眼。

劉讓卻似乎並沒有注意到這個,他的思考重心此刻多半已經被欣喜占據。

我三哥這話就相當於承認了他史家未來女婿的身份呢!

所有人都皆大歡喜。

張少和李少對劉讓的態度那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對我三哥更是阿諛奉承個沒完。

劉讓更是十分受用這樣的角色轉變。

丁楚楚還有點發懵,她可能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那個當白領的男朋友怎麼一下子就變成了鎏金鑲鑽的富二代了?

只有胡曉婷,傻眼了。

她委屈巴巴地跟在劉讓的身後,想說話,卻又不敢說。

9

當天結束的時候,劉讓父子非要送我們到車庫。

當然了,主要是送我三哥。

我在半路悄悄地把庫里南的鑰匙塞給了他。

「開這個吧,多少要顧及一下形象。我和雷震走。」

好巧不巧,我那輛庫里南的旁邊正好停著一輛布加迪。

那是雷震的車。

我避無可避。

而且雷震也直接拉著我的手過去,幾乎沒有任何阻礙,送我三哥下來的一群人就都看到了這並排的兩輛豪車。

「呀,這輛布加迪好像是雷家大少的吧,今天他也來了嗎?」

「那個雷大少也是夠神秘的,幾乎在網絡上找不到他什麼消息,天天的神龍見首不見尾。」

「要不然我們在這裡等等,看看能不能見一見雷大少的真容?」

雷震拉著我的手,擠過圍在車前的人:「不好意思,讓一下讓一下。」

正盯著布加迪出神的胡曉婷被毫不費力地擠到了一邊。

可能是本來就心不平氣不順,在場的那些人又都是她惹不起的,這下她就把氣撒在了雷震頭上。

「哎哎,你擠什麼擠啊,沒見過好車是嗎?就算讓你看了又能怎麼樣?你一個送外賣的,幹上一輩子能買得起這車一個輪子嗎?」

已經到了車門邊的雷震收回了準備搭上車門的手,沒有理會胡曉婷的話,只是轉過頭認真地問我。

「你這個舍友平時就是這麼狗眼看人低的?」

我有點尷尬地笑了笑:「她什麼都不知道,咱們不用和她一般見識。」

只是沒想到,我和雷震這兩句簡簡單單的對話落在胡曉婷的耳朵里,那就成了天大的笑話。

她變得比之前更尖酸刻薄起來,好像貶低我們就可以挽回她的面子一樣。

「呦,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讓我知道一下也行啊!還是說你不光要送外賣,還幹了別的什麼事情?送快遞嗎?哈哈哈哈……」

胡曉婷笑得張狂,甚至連其他的人也都跟著笑了起來。

雷震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這是他不高興的表現。

打開車門,他直接把我塞進了副駕駛。

「我幹什麼的用不著讓你知道,勞駕讓讓,我要走了。」

在眾人的錯愕之中,我們就這樣揚長而去。

事後三哥告訴我,那幫人還挺不相信。

可是信不信的關我屁事?

……

自從那次聚會以後,我們宿舍里的等級關係發生了大洗牌。

隱隱有了丁楚楚第一,我第二,胡曉婷第三,黃雨薇第四的跡象。

之所以丁楚楚第一,是因為在男朋友身價相當的情況下,她家庭小康,我家是擺攤賣雜貨的。

還有一個原因,他們無法確定雷震身份的真假。

劉讓徹底甩了胡曉婷,專心地和那個史家小姐談起了戀愛。

說是讓史家小姐知道他還和其他女生交往不好,他要一心一意和史家小姐走下去。

為此胡曉婷在宿舍里哭得那叫一個肝腸寸斷。

我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畢竟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只好硬著頭皮說了一句電視劇里看來的台詞。

「以後總會遇到更好的。」

沒想到這句話反而點著了她這個隱藏的炸彈。

胡曉婷一下子就不哭了,對著我和丁楚楚就開始罵。

「你們兩個小妖精現在過來笑話我了是不是?你們都找著鑽石王老五了,現在瞧不上我這個被人騙的傻子了是不是?」

鑑於她被騙又失戀,我對她的惡語相向並沒有多生氣。

「我沒有那個意思。」

可是丁楚楚卻委屈起來了,她本來也是一句話都沒說的。

「我又沒招你沒惹你,你幹嘛拿我撒氣啊!」

胡曉婷伸手把滿臉的鼻涕眼淚隨便一抹,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丁楚楚,那架勢,就好像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剝了。

「你到底是怎麼勾搭上史家三少的?平時看你不言不語的,沒想到還是個厲害的狐狸精。」

接著她又把話鋒轉向我。

「還有你那嵐,你那個男朋友不是送外賣的嗎?怎麼就成了雷家的繼承人了?那雷家居然能看上你這種小門小戶出來的女人?」

她這話的意思恐怕是,如果換成是她和雷震在一起,才是更合適的。

我嗤笑一聲,提醒她。

「當初雷震第一次來的時候是你非說他是送外賣的,我可沒這麼說過。他只不過是哄我玩而已,cosplay 成外賣小哥博我一笑不可以嗎?

「也只有你,不問青紅皂白就把人看得那麼低,難道你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可是,我的話非但沒有安慰到她,反而更加激化了她心裡的不平衡。

「那嵐,我到現在才明白,從一開始你就看我不順眼,我現在這樣都是拜你所賜,這裡所有人加一起都比不上你心眼子多。」

我聽得有點莫名其妙。

胡曉婷說完就出去了,我沒來得及追問。

如果是以前,黃雨薇多半會主動跟著她,但是這次,她連問都沒問一句。

10

我本來沒把胡曉婷的話放在心上,誰知道第二天,微博上就炸了。

同城消息。

「XX 大學 XX 系新生周旋於多名男子當中,遊刃有餘。」

配圖有三張,第一張是我和穿著外賣制服的雷震站在一起,他的一隻手環在我的腰上。

第二張是在車庫,雷震給我開車門的畫面。照片上剛剛好把我們兩個的正臉照了個清清楚楚。

第三張,是在那天的包廂里,我和我三哥面帶微笑對視的畫面。

當時微博就炸了,這讓我十分懷疑始作俑者是不是買了熱搜。

除了第一張照片看不清楚我們的臉,剩下兩張都拍得非常清楚。

這樣的八卦消息一直以來都非常受人追捧,尤其是大學新生這樣的敏感身份。

很快,照片上的男士的身份就被有心人扒了出來。

本來嘛,我們家和雷家雖然低調,但也不是生活在真空裡的人,總歸有很多人認識的。

但是我,因為從來也不插手家裡的生意,幾乎不在公開場合露面。

為了避免女孩子姓「史」造成的起名的尷尬,我還隨了我媽姓「那」,那些熱心的網友居然沒有扒出來我就是正經八百的史家小姐的身份。

這樣男士的身份一確定,我就徹底成了受人唾棄的狐狸精。

甚至連帶我所在的學校也一起遭到了網暴。

「我以前還以為這個大學挺好,沒想到招來的都是這樣不知檢點的女生。」

「也有可能是這個學校本身的風氣就不好,教壞了學生。」

「都這麼明目張胆了,學校怎麼也不出面管一管?」

「如果我是這所學校的領導,我一定把這樣的害群之馬開除,以此來挽回學校的聲譽。」

……

這樣的言論有好多,一開始看,我還感覺到憤怒,看到後來,就只覺得可笑。

課間的時候,我把胡曉婷堵在了座位上。

「微博上是你搞的鬼吧?」

她四下望了一圈,確定沒有人在附近,然後才壓低了聲音。

「就算是我干的,你有證據嗎?你勾搭好幾個男人已經成了事實,我看你現在還怎麼留住你富二代的男朋友,我還要看看一向清高的丁楚楚還能不能接受和別人眉來眼去的男朋友!」

原來她的目的在這裡!

因為看不得我好,也看不得別人好,所以要把我們都毀掉。

典型的「因為我淋過雨,所以要把別人的雨傘踹飛」的思想。

我強壓下想要暴打她一頓的衝動,腦子裡飛速想著,怎麼樣才能讓胡曉婷這個傢伙把微博刪了。

可能是我當時的表情有些過於猙獰了,胡曉婷直接哀嚎了起來。

「那嵐,你不要打我,你夜不歸宿的事情我沒有告訴過任何人,我一直都很聽你的話,都在給你保密呀!還有你放在我那裡的東西,那些 TT,我都很好地給你保管著!」

本來課間休息,大家的注意力沒有集中到我們這裡。

可是胡曉婷這一喊,本來熱熱鬧鬧的大教室里頓時鴉雀無聲。

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聽到了剛才的話,但是我知道,如果一道目光是一把利劍,那我此刻,一定比一隻刺蝟好不到哪裡去。

「那嵐,輔導員叫你過去一趟。」

班長接了個電話,大聲對我喊。

其實當時教室里真的很安靜,他根本用不著大聲喊。

如果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對一個人大喊大叫,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不尊重。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

他對我不尊重,那也不要怪我不禮貌。

「下節還有課,沒空去!」

班長輕蔑地笑了一聲,十分不屑。

「你還想上課呢?以後有沒有學上都說不準咯,還在這裡做什麼白日夢。」

沒有理會他的取笑,我給導員發了一條簡訊:「導員不好意思,我下節還有課,下了課去找您!」

一節大課一個半小時,我沒想到這短短的一個半小時過後,事情又發展成了另一番局面。

我和胡曉婷在課間發生的事情被人錄了視頻,傳到了網上。

只不過視頻是不全的,只截取了胡曉婷的那段十里飄香的茶言茶語。

等我到了輔導員辦公室的時候,看到的是輔導員和學院院長黑著兩張臉坐在那裡。

11

見我進來,輔導員一改往日和善的作風,對我是劈頭蓋臉一頓罵。

「那嵐,你膽子挺大啊,我叫你過來你都敢不來?害得院長和我在這裡等了你兩個小時!」

「可是我在上課啊,逃課被抓到是要扣學分的。」

我不卑不亢地回答。

來之前我早就已經知道我面對的會是什麼事情,可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大不了我把三哥和雷震都叫來。

大不了亮明了我的身份。

反正我的後路有的是,沒有什麼可怕的。

可能是沒想到我會這麼回答吧,輔導員一時間竟然語塞。

倒是院長,薑還是老的辣。

「那嵐同學,最近網上瘋傳你的生活作風有問題,這對我們學校的聲譽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不知道你要怎麼負責這件事情呢?」

你看,這不就逗樂了嗎?

遇到這樣的事情,學校沒想著先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反倒讓我一個剛上大一的學生給學校負責?

「院長,難道學校不應該先查一查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嗎?我平白無故遭人誣陷,我的名譽損失誰來負責呢?」

「名譽損失?你還有什麼名譽?」

輔導員憋了半天,總算是憋出來這麼一句話。

在我看來,這就和石井街頭老大媽吵架一樣,都是廢話。

院長伸手攔住了還在繼續嗶嗶的輔導員:「對待犯錯誤的學生也要保持耐心,不能因為恨鐵不成鋼就喪失了師德。」

這話我聽了想吐,好假。

可是我忍住了,因為我發現,他這話和後面的比起來,也不算特別噁心的。

院長繼續,只不過這次是對我說。

「那嵐同學,我理解你的心理,這麼多年我見過的犯錯誤的學生多了,每一個都會說他們沒有錯,可是在證據面前,是對是錯一目了然。」

「好吧,那證據呢?」

我看了看辦公室的陳設,自己拽了一把椅子過來坐著。

我估計這次談話時間短不了,甚至有點後悔為什麼沒有先吃了飯再來。

我挺餓,對面的兩個人卻顯然是吃了飯的,一個個精神抖擻,就等著批鬥我的不是。

輔導員拿出來一個信封,裡面是一沓子照片。

我一張一張看過,有我和外賣雷震的,有我和三哥使眼色的,有我和雷震手拉手的,還有我們一起開車離開的。

甚至還有一些物證,燕窩和那盒藍色的 BYT。

那些照片可比微博上發出去的齊全多了,也正是因為如此,更讓我確定了,搞鬼的就是胡曉婷。

恐怕劉讓也脫不了干係。

因為那些照片不光有手機拍的,還有在監控上截取下來的。

我們聚會那次的監控,恐怕也只有劉讓有這樣的便利條件說拿就拿了。

我指著「外賣雷震」和正常的雷震說:「這倆是一個人,我男朋友雷震。」

我又指著我三哥:「這也不是別人,我親哥。」

院長的臉色變了變,又隨即重新變得陰冷。

「真是信口胡說,這個明明是史家三少爺史英卓,他姓史,你姓那,你說他是你親哥,你當我們是傻子嗎?」

我真是無語,從小到大這樣的誤會真是發生了無數次了。

我都懶得解釋,可是現在這個情況,恐怕我不想解釋也得解釋了。

「因為我爺爺說女孩子姓史起名不好聽,所以我和我媽媽姓那。」

我解釋了,對面的兩人卻壓根不信。

「你說啥就是啥嗎?明天你說你是李嘉誠的孫女是不是我們也得信啊?」

「要不然怎麼辦?你叫他們兩個過來問一問就知道了,問問人證總不過分吧!」

我也算看透了,我這身份是瞞不住了,想低調也不行。

只是我忘了,我說的那兩個人可是頂級少爺圈裡的人物啊,哪是說叫就叫的?

果然,輔導員又坐不住了。

「你以為你要找的是誰啊?那是雷大少和史三少,是你說叫就叫的?」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這兩人還真就是我說叫就叫的。

我剛想拿出手機給他們兩個打電話,辦公室的門咔啦一聲就開了。

「不用找那二位了,我給你找了兩個證人過來。」

隨著院長的手,我看清楚了門口的來人。

12

胡曉婷和劉讓。

「我可以作證,當天在玩咖三少並沒有說那嵐是他妹妹,那嵐也沒說三少是他哥哥,但是他們兩個人好幾次眉來眼去,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胡曉婷一進來就機關槍一樣嘚嘚嘚嘚說了一大串,說了這些還沒完,還不忘把可勁編排我的那些話又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

「也不知道她每次夜不歸宿都是和什麼人在一起,我真沒想到在我的身邊居然會出現像她這樣不知羞恥的人!」

納尼?不知羞恥的到底是誰?

接下來該劉讓上場了,他現在是眾所周知的史家准女婿,就連院長見了他,那領導的架子也收起來大半。

劉讓開口,先凡爾賽了一通。

「這段時間我和史家小姐交往,和那個三少爺接觸過幾次,從來也沒聽他說過那嵐是他妹妹的事,可見那嵐在撒謊。

「我以後也是和史家沾親帶故的人了,我總不能讓那嵐這樣一個心術不正的女人壞了史家的名聲,更不能帶壞了三少!

「我家也是跟著史家人打拼出來的,我現在有義務站出來告訴大家,那個女人背叛了雷家大少在前,勾搭史家三少在後,行為不檢,作風散漫,實在是有損我校的聲譽。

「我作為現任的學生會主席,向學校提出建議,給予那嵐同學開除學籍處分,並且要求她公開道歉,以彌補我校的損失。」

劉讓每說一句,在場的除了我之外的三個人就跟著點頭一次。

這一大段長篇大論下來,他們幾個幾乎都成了磕頭蟲。

我盯著劉讓,目不轉睛。

他似乎有點不自在起來。

我問:「胡曉婷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這麼幫她整我?」

他答:「我只不過是說出了我的所見所聞而已。」

「那既然這樣,我還是那句話,我們不如叫另外兩位當事人過來一起說道說道吧!」

我又一次拿出手機想打電話。

可是我轉念又想起另外一樁事。

既然今天要解決問題,那就索性都解決了吧!

於是我說:「既然我是當事人,由我來打電話叫他們過來好像也不太合適,不如讓我們劉主席來叫吧,反正他和三少交情深,這點事情三少一定不會拒絕。」

交情深?那是他自己說的。

據我所知,我三哥可是只在那一次見過劉讓一面呢!

他的大話已經說下了,現在我讓他打電話,我看他怎麼圓自己的面子。

這些隱情我知道,劉讓知道,可是在場的其他幾個人不知道啊!在他們看來,劉讓還真就是這裡除了我這個不良少女之外唯一的一個可以和那兩位少爺聯繫上的人了。

於是輔導員也勸,院長也勸。

起初劉讓還一直推脫,說什麼他們生意忙,為了這點小事打擾他們不合適。

推來推去還真有點要被他推開,關鍵時刻還是胡曉婷這個沒腦子來了個神助攻。

「你要是不好意思開口,可以讓你女朋友去說啊,她的親哥被人這麼耍,她總不好意思坐視不理吧!

「還是說,你在你女朋友面前連這點地位都沒有,讓她打個電話都指使不動她?」

漂亮啊!不得不說,胡曉婷這句話算是打到劉讓的七寸上了。

他使勁抿了抿嘴唇,好像下了多大的決心一樣,然後重重地點頭。

「好吧,那就讓我女朋友打這個電話,但是他們來不來我可不敢說啊!」

我在一旁聽著直想笑,這人臉皮真是厚得可以了!

劉讓出去打電話去了,過來好半天才回來。

「我女朋友說了,她三哥沒時間過來,至於雷大少那裡,她也不認識,不方便直接打電話。」

我挑眉:「哦?是嗎?沒時間過來?」

於是我又又又一次拿出了電話,這次是真的,直接撥給了我三哥。

「喂,三哥,你現在有時間過來一趟我學校嗎?」

電話開了免提,聽筒里傳出的聲音大家都能聽得清。

「有時間,我老妹子叫我不管啥時候都有時間。」

「可是我怎麼聽說,剛才有位史家小姐給你打電話,你說你沒時間啊?」

我一邊說著,眼光一邊朝劉讓看去。

他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起來。

我三哥的聲音繼續。

「沒有啊,剛才沒人給我打電話,再說了,咱們家除了你一個閨女,哪還有別的什麼小姐?」

此時,我想要的結果已經達到了。

「你快來吧,叫上雷震一起。對了,你們兩個最好提前看看現在的微博熱搜,了解一下情況。」

掛了電話,所有的人都在靜靜地看著我。

好像我的臉上長了花兒,好像不認識我了一樣。

還是院長第一個反應過來。

「你真的是史家的小姐?」

他這話說得小心翼翼,哪裡還有一丁點剛才陰陽怪氣、盛氣凌人的樣子?

「那劉讓的女朋友是誰?」

這話是胡曉婷問的。

當然了,我敢肯定,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想問這個問題。

畢竟在那次聚會之後,劉讓和史家小姐交往的事就傳得人盡皆知了。

我聳了聳肩,有些替他可惜。

「你說史佳佳嗎?她是我堂妹啊,只不過不學無術,從小就滿嘴謊話。」

劉讓的額頭已經開始有汗珠沁了出來。

他問我:「那她家裡也和你家一樣嗎?」

我不解:「你問的是哪方面?我就這麼說吧,她家除了也姓史之外,和我家就沒有一點一樣的!

「我二叔是個賭徒,最後輸急眼了撇下妻女跑了。我二嬸後來也和別的男人走了。我這個堂妹從小就叛逆,也不上學,就整天在社會上混,實在找不到工作了,我爸才讓她留在公司里打雜的。

「沒想到你還真信了她的話,把她當成了我,可笑!」

劉讓已經有點站不住了。

額頭上的汗珠密密地聚在一起,然後大滴大滴地滾下。

「那這麼說,她讓我給她花的錢,也都是拿我當冤大頭宰嗎?

「她說她還沒有繼承股權,要等到結了婚才行。我信了她的話,給她買了好多東西。」

我追問:「你都買啥了?」

他答:「名牌包包,高端手機、電腦、化妝品,還給她買了一輛車。」

「她都沒駕照你給他買什麼車?」

「她說她喜歡,我就依著她了。」

「那你哪來的錢?」

這下我問到錢,劉讓不說話了。

但是我依然看出來了,他臉上在氣憤懊悔的基礎上,又多了一絲驚懼。

我猛然驚覺,那個錢的來源恐怕有問題。

回頭我得讓我三哥好好查查。

13

很快,我三哥和雷震就來了。

一起來的還有我大哥二哥和我家裡的律師團隊。

烏泱烏泱一大群人就這麼浩浩蕩蕩地擠到了輔導員辦公室。

當然了,地方太小,還有一些人實在站不下,被擠到了樓道里。

輔導員畏畏縮縮地站起,哆哆嗦嗦地問。

「你們是幹嘛來的?」

為首的是我大哥,因為小時候被綁架受了刺激的緣故,他長期冷著一張臉,不怒自威,實在有些嚇人。

看到輔導員也沒理她,直接對著院長說話。

「你是這裡的領導吧?聽說你想處分我妹妹?」

這下院長也有點坐不住了,緊張地咽了下口水。

「請問您是哪位?您妹妹又是哪位?」

我大哥指了指我:「她就是我妹妹,親的。至於我,是史英才。」

然後又指著我二哥、三哥:「這兩位是我的兩個弟弟。」

雷震也主動站出來:「我是雷震,那嵐的男朋友。」

輔導員已經站不住了,即使再沒有見識,史家三兄弟和雷震的名字她也是聽說過的。

她扶著桌子慢慢坐下,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院長也好不到哪裡去。

倒是胡曉婷,有點傻大膽的意思,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在那胡說八道。

「就算她是千金小姐那又怎麼樣?夜不歸宿,出去和男人鬼混可不是假的!我這裡有證據的!」

她指著桌子上的那個東西,惡狠狠地瞪著我。

我家和雷家是世交,我和雷震是名副其實的青梅竹馬。

但是我們向來發乎情止乎禮,從來也沒有越雷池一步。

可氣的是這樣的事情我也不能開口去解釋,只能任由她胡說一氣,卻想不出什麼反擊的辦法。

我氣鼓鼓地站在一邊,胡曉婷見我不說話,就更來勁了。

「院長,咱們學校里雖然沒有規定在校學生不許談戀愛,但是像她這樣嚴重敗壞校園風氣,損害學校聲譽的學生,我看還是要採取一些措施,避免更多的學生受到不好的影響。」

雷震冷眼看著胡曉婷:「你說那個東西是那嵐的?」

「當然了,要不然還能是誰的?」

雷震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一個白手套,戴上以後走過去拿起了那個盒子。

「哦,中號的。胡同學我想你是搞錯了,這個型號對我來說有點太小了。」

雷震說得一本正經,倒是我二哥三哥先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屋子裡的幾個律師表情也有點怪異,大概是想笑卻不敢笑,生忍得難受吧!

胡曉婷的臉青一陣白一陣,餘光不自覺地往劉讓那裡瞟了一下。

於是劉讓開口了。

「不是你用的也有可能是別人,她這樣不知檢點的女生誰知道背著你勾搭了多少人?」

這時候我真的是氣笑了,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劉讓,你知道什麼叫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嗎?那個盒子裡的東西別人不認識你不會也不認識吧?它什麼時候就變成我的東西了呢?

「要不要咱們去做個指紋鑑定,看看那上面到底有沒有我的指紋?」

「指紋肯定已經都讓你擦了!」

「奇怪了,你又沒碰過那個東西,你怎麼知道指紋擦了?要我說咱們還是去做個鑑定的好,外面沒有指紋還可以鑑定一下裡面,萬一查到什麼呢?」

聽到我這樣說,立馬就有個律師上前,另一個律師拿著錄像機全程錄像。

胡曉婷突然發了瘋一樣上前搗亂。

「你們有權有勢又怎麼樣?現在網上已經炸鍋了,都知道這個叫那嵐的小妖精勾三搭四,被勾搭的還是史家和雷家的少爺,哈哈,不知道你們兩家的合作夥伴知道了,會不會對你們的生意產生點什麼影響呢?」

她說著似乎已經開始飄飄然起來。

「到時候聲譽受損,那嵐的名聲也臭了,史家和雷家就變成了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臭狗屎!」

胡曉婷已經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完全走不出來了,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劉讓也站在一邊沒有動,不知道他是因為史佳佳的事情還沒回過神來,還是被胡曉婷這一套騷操作嚇傻了。

然而下一刻,胡曉婷還就真的找上劉讓了。

她親昵地摟住劉讓的胳膊,輕聲細語地說。

「你別想著那個史佳佳了,等我把史家搞臭了,你家就可以更多地收購史家的產業了,到時候你就是真正的大老闆,我助你一臂之力,咱們倆繼續雙宿雙飛去。

「你不是說了嗎,你和史佳佳在一起就是為了她的錢,和我在一起才是真愛?」

本來有點出神的劉讓猛然驚醒,毫不猶豫就甩開胡曉婷的手,厲聲呵斥。

「你瞎說什麼?你做的這些事和我有什麼關係?你不要亂咬人,小心我告你誹謗!」

胡曉婷壓根也沒想到劉讓會這麼說,情急之下就口不擇言起來。

「不是你說的,我去發微博,你幫我買熱搜?那些監控的照片還是你給我找來的呢!

「你說搞臭了史家,你家就能進一步收購,到時候和史家旗鼓相當,別人再也不能小看了你!

「這些都是你說的,難不成你忘了嗎?

「行,你要是不承認也沒有關係,我這裡都有證據,你和我說過的話我都有錄音,真要是出了什麼事,咱倆一個都別想跑!」

胡曉婷已經陷入癲狂。

我不明白,難道嫉妒和虛榮竟然可以讓一個人變成這個樣子?

捨棄了道義和尊嚴,只為了得到別人的一句「哇塞」?

胡曉婷的破釜沉舟也讓劉讓再也保持不住那點僅存的理智,他被胡曉婷揭了老底,便也毫不客氣地開始揭對方的老底。

「BYT 的主意是你出的不?那些謠言是你造的不?所有的壞主意都是你出的,要負責你也要負主要責任!

「你勾搭我不成,又見不得別人比你好,你才是心術最不正,作風最有問題的那一個!」

再後來,他倆打起來了。

我們全程站在一旁看戲,錄像機記錄下了那裡發生的一切。

14

經過調查,網絡上發酵的內容全部虛假,胡曉婷和劉讓因為誹謗罪被逮捕。

其間他們的父母也來找過我,乞求我的原諒。

可是這件事涉及的範圍太廣了,不僅僅是我個人的聲譽,還影響到了兩大公司的名譽。

已經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左右得了的事情了。

經過我三哥的核查,劉讓他爸存在非常嚴重的貪污和挪用公款的問題,公司將他開除,並且提起了訴訟。

到此為止,一切塵埃落定。

只是我三哥有點悶悶不樂。

為啥?

「你三嫂不理我了!嗚嗚嗚……」

唉,我這個苦命的人啊,剛和人正面硬剛完,又要替我那個不爭氣的三哥哄女朋友去了。

希望我未來的三嫂不要欺負我啊~~

我伸出孔武有力的雙臂,緊緊抱住了弱小的自己。

(完)

相关推荐: 入獄前,我交給我妹四張能幫人「轉運」的羊皮,誰知,她卻連同這些羊皮一起消失了

入獄前,我交給我妹四張能幫人「轉運」的羊皮。 誰知,她卻連同這些羊皮一起消失了。 五年後,我終於出了獄, 我一定要找到她! 1 前輩們說,走出監獄大門一定不要回頭,不然會再進去,跨出鐵門,我看著這個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這監獄,我一定不會再回來。 我叫曹貴福,曹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1条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