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結婚前,老公偷偷去了一趟老家,聽到了我剋死爸媽的故事

結婚前,老公偷偷去了一趟老家,聽到了我剋死爸媽的故事

01

遇到阿丁之前,我已經做好了孤獨終老的準備。

誰會喜歡一個身為孤兒,性格又孤僻的女孩呢?

那是2015年,我參加工作的第三年,在深圳,無親無故,每天兩點一線。

和阿丁的相遇,是在寫字樓的步梯間。

每天早高峰,每部電梯都是靠搶和擠才能坐上。

作為一個社恐患者,哪怕排在最前面,得以順利走進電梯,都會覺得對不起別人。

自卑敏感,是我為自己建造的一個小型監獄。

所以,從上班第三天起,我不再擠電梯,而是爬樓梯到17樓去上班。

下班時,再走步梯下樓。

既鍛鍊身體,也避開了人群。

 

02

但這份獨處的自在被一個人打破了。

他叫丁旭。

某天突然出現,一路蛙跳著上樓梯。

原本安靜的樓梯間,瞬間全是他撲騰跳躍的嘈雜聲。

那一刻,我有點感覺自己的領地被別人入侵了。

蹦蹦跳跳的丁旭在路過我時,特別自然地打招呼:「嗨,你也鍛鍊身體呀?」

我一時間不知如何應對這種自來熟。

然後,他自言自語道:「這麼瘦還這麼自律,果然,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胖子。」

我忍不住笑了,覺得這個時候再不開口打個招呼,禮貌上也過不去。

「我不是自律,是不擅長呆在人多的地方。」我同樣不擅長的,是各種社交辭令,所以大多時候,說的都是不討喜的實話。

而這,就是我和阿丁的初見。

那時候根本沒想到,自己的人生會與這個微高、微胖的男人產生什麼交集。

 

03

打那天之後,每天早上,我和阿丁幾乎都會在樓梯間遇見。

有時是我已經爬到了十樓,然後,聽到他在下面撲騰。

追上我時,他會說:「早上好,好巧啊,又見面了。」

有時是我剛到一樓,然後,聽見他撲通撲通地往下跳,看到我時,熱情地打招呼:「太巧了,又偶遇了。」

剛開始,覺得他這是在搭訕。

但日子一天天過去,慢慢有點羨慕這個男生的大方熱情和自我解嘲。

有一天早上,我走到10樓時,發現阿丁大汗淋漓地坐在樓梯上。

這一次,他沒說諸如「又又又遇見你了」,而是虛弱地跟我說:「救命啊,低血糖了。」

我慌忙從包里拿出三明治,那是我給自己帶的午餐。

他狼吞虎咽,像沒吃過飯一樣,同時還含混地說:「在哪兒買的,真好吃,推給我。」

我告訴他,是我自己做的。

他繼續咬了一大口:「哇,你這水平,都能開店了,這是我這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三明治。」

然後,那麼大一個三明治吃完後,他還坐在原地:「兩腿還在抖,今天玩大了,空腹喝了兩杯黑咖……」

我聽了,什麼也沒說,轉身飛奔下樓,去樓下超市給他買了一瓶可樂和兩板巧克力。

重新爬到10樓遞給他時,他嘴裡說著「這吃下去,一個星期的樓白爬了」,但手卻很誠實地接了過去。

終於滿血復活後,他一邊蹦樓梯,一邊跟我說:「救命之恩,沒齒不忘。話說,你那三明治怎麼做的,教教我唄。」

04

我和阿丁就這樣熟了。

那段時間,他對自己下手真的挺狠。

常常是我到達樓梯間時,他已經蹦完一次26層的頂樓,整個人都跟水洗的一樣。

我問他不怕再練出低血糖啦?

他說,要儘快把體重降到140斤。

我問他為什麼是140斤?

他說這是他這個身高的標準體重,他要用這份自律堅持帶來的成果,跟一個女孩表白。

我當時就覺得,那個女孩好幸運。

 

05

卻沒想到,那個女孩居然是我。

所以,2015年11月11日,當阿丁拿著自己70公斤體重的照片,有圖有真相地跟我說:「做我女朋友吧。」

我以為自己聽錯了,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

在人間活了25年,我對冷漠與忽視習以為常,那是我的舒適區,但對突如其來的好感,我沒有經驗。

所以,我站在那裡,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阿丁到底是阿丁,特別會救場:「你暫時對我無感沒關係,我有耐心,反正體重先達標了,我會慢慢在各個方面做個達標男友的。」

 

06

那天之後,阿丁再沒表白過,但他會在晚上下班時,送我回家。

從單位到我的出租屋需要坐20站地鐵,再倒一趟公交車。

一路上,他會跟我講自己的故事,會在把人擠成照片的地鐵里,為我擋出一片安全的小空隙。

沒想到,開朗如阿丁居然跟我一樣,是爺爺奶奶帶大的孩子。

他8歲時父母離異,並先後再婚生子,爺爺奶奶撫養了他。

他有一個倪萍《姥姥語錄》中那樣的奶奶,大字不識,卻豁達樂觀。

他成績好、表現好時,奶奶會給他做好吃的。

他成績差,闖了禍時,奶奶還是會做好吃的,還買零食給他:「做錯事心裡得多難受,得補一補。」

他曾經怨恨過對他不管不顧的父母,奶奶就跟他一起說他們的壞話,然後對他說:「所以老天沒讓他們帶你啊,老天也怕你跟著他們,成為他們那樣的人。那樣的人,不管走到哪裡,不管發達到哪份上,腰杆都挺不直,活得有愧。」

阿丁上初三那年,因為被同學霸凌反抗,將其中一個男孩打出輕微腦震盪。

男孩家長不依不饒,要求校方必須開除阿丁。

後來反覆商討,家長做出讓步,要求阿丁在每周的班會上,當眾念800字的檢討,直到畢業。

阿丁每周做檢討時,爺爺奶奶都會勸解他:你不要覺得這是在跟誰道歉,你就當這800個字是表揚信,表揚自己不認慫,就拿它練自己當眾演講的膽量了。二十年後再看,你和那個欺負你的人,過的會是完全不一樣的兩種生活

奶奶沒有說錯,根本沒有等到20年。

十年後,阿丁上了大學,留在深圳的世界500強諮詢公司,而那個當初霸凌他的男生因為涉黑吃上了牢飯。

如今的爺爺奶奶,會出其不意地從珠海來深圳,一邊各種投餵阿丁,一邊督促他減肥。

奶奶更是會在看到好看的衣服,想吃的食物時,給阿丁打電話主動索要。

其實,奶奶對這些東西並沒什麼需求,可是,她就想用這種方式給予阿丁回報的機會。

奶奶曾經聽人家說過LV包,於是,讓阿丁給她買了一隻。

然後,她每天拎著LV大托特包去菜場,還讚不絕口:「耐磨耐髒,又能裝。」

後來,聽人家說這包很貴,奶奶一點沒覺得可惜,她跟阿丁說:「這麼貴的包,不就得天天用嗎?」

 

07

我終於知道,同樣是奶奶帶大的孩子,阿丁身上的鬆弛感來自於何處。

我出生時媽媽因大出血去世,6歲那年爸爸因病去世,一時間,我被貼上了克父母的標籤。

是奶奶收留了我,她說她早年喪夫,別人也說她命硬,她不怕克。

在陝北小鎮上,奶奶土裡刨食供我讀書,她對我說得最多的,就是永遠不要出風頭。

哪怕是我的作文被老師選做範文,要我在班上念,奶奶也會告訴我,就說自己嗓子不舒服,不要念。

她說,像我這種沒爸沒媽的孩子,一旦表現出哪方面比別人強,就會遭來敵意。

所以,從小到大,我學到的自保就是自貶。

同學說你穿了新衣服,我會說是表姐穿小了送的;成績考得還不錯,我會說恰巧蒙對了;運動會時,明明800米跑在前面,但還是會默默放慢速度,讓別人去衝刺……

盡最大可能不引起別人的注意,是奶奶教會我的生存本領。

它固然成為我的保護色,但也讓我活得很孤單。

從小到大,我也渴望過朋友,可是,轉念一想,一旦發生不快,失去了該多難過,索性從不擁有更穩妥。

我上大一那年,奶奶因病去世,在這個世界上,我再沒有了親人。

所以,我一直覺得像我這樣的人,註定是要孤單一輩子的。

可是,阿丁就這麼出現了。

他說當那天早上的電梯在他面前關上時,上帝在樓梯間為他打開一扇窗。

看著清瘦的我一個人孤獨地走著台階,他心臟漏跳了幾拍。

他說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起初中被霸凌時,一個人上學、放學路上的心情。

他不由自主的想疼惜我,愛護我。

 

08

相似的身世,讓我沒能拒絕與阿丁的同病相憐。

可是,真正交往起來,我卻發現我們完全不一樣。

我是喪系的,而他,是治癒系的。

他可以通過我的微信號找到我的QQ,然後,用整整一天時間,看完我QQ空間裡所有的日誌和動態。

「我的QQ號里,沒有好友,這是我成長點滴的回收之地。」

「奶奶偏愛地瓜花,滿院子只種了這一種花。於是,從仲春到深秋,院子裡就是地瓜花的世界。人要是可以像花多好,高興就開花,不高興就長葉子,累了就枯萎,來年春天又是艷光四射。」

「小叔因為偷拿家裡的蘋果給我,被小嬸站街上罵了半個小時。」

「在學校里被同學誤解,去墓地跟爸媽說了很久的話。」

「夜裡夢到奶奶,在做她最拿手的羊肉泡饃,醒來時,發現枕巾都濕透了。」

「大二時,小叔路過廣州,來學校看我,塞給我200元錢。一想到他會因為這錢而被小嬸罵,我又把錢偷偷塞回他包里。小叔回家後,發現了,給我打電話時,哭了,我各種安慰他,但每句話都辭不達意。放下電話,才發現自己也哭了。」

「又是除夕,對於一個沒有家的人來說,這一天世界空曠得都帶迴響。」

……

 

09

事實上,自從有了微信之後,我已經很少寫空間日誌了。

可是,我絕對沒想到,阿丁看了那些日誌之後,會默默網購來地瓜花,生生把他的出租屋變成地瓜花的培育基地。

其中一棵地瓜花在兩個月後抽出花箭,他趕緊給我送來,生怕我錯過它的綻放。

看著那株長在花盆裡的地瓜花,雖然不似老家院裡那般恣肆,可是,睹物思人,冷淡風的出租屋因為含苞待放的地瓜花,瞬間有了家的感覺,有了曾經和奶奶相依為命的味道。

阿丁跟我說,他會努力工作,然後,為我買下一方帶有小院的房子,他會像奶奶那樣,為我種下整個院子的地瓜花。

重點是後面一句:「阿慧,不要因為自己的內向感到不安,如果與人打交道不是你獲取快樂的途徑,那麼,非工作時間,你有權和花草樹木靜靜地待著。」

從小到大,好多人都說:阿慧,你應該開朗外向一點。

人生中第一次有人跟我說,不要因為自己的內向感到不安,違心地迎合外界才最孤單。

 

10

有一個周日,我聽到敲門聲,問是誰?對方答是快遞。

然後,打開門,只見阿丁滿頭大汗地扛著一個大箱子。

顧不上擦汗,他讓我趕緊拆箱。

打開箱子的那一刻,我哭了。

那是淘來的鄭淵潔的所有作品集,有些買不到的,他拿自己的珍藏限量版外文書跟人家換的。

只因為我在QQ日誌里曾經寫過,是鄭淵潔的童話陪我度過整個童年,那些借來的書每次還回去時,都覺得是一次痛苦的離別。

而自己唯一擁有的一本,被同學借去後,說弄丟了,再也沒有還給我。

如今,阿丁幫我集齊了鄭淵潔的所有作品,我們一起去買了書架,將它們整整齊齊地擺在書架上。

看著那一架子兒時的讀物,我對阿丁說:「雖然說謝謝會很疏遠,可是,謝謝你懂我,懂這些書對我的意義。」

阿丁笑納:「你放心,以後,跟我說謝謝的機會多著呢。」

 

11

2016年春節,阿丁帶我去了他老家。

爺爺奶奶是那種又搞笑又慈祥的老人家,奶奶每天拎著她的LV帶我和阿丁去逛菜場,爺爺突擊培訓教我打麻將。

然後,我們四個人打麻將時,他們故意給我點炮,然後宣布,誰贏得籌碼多,就可以不用參與做晚飯。

不知為什麼,輕度神經衰弱的我,在阿丁家卻睡得深沉又踏實。

後來才知道,得知我睡眠不好,爺爺奶奶特意買了許多野生小桃核,為我做了兩個枕頭。

他們說,這種枕頭,可以趕走噩夢,讓人深睡。

他們讓我把一個枕頭帶回深圳,這樣每天也可以睡得踏實。

 

12

而愛的驚喜不止如此。

那年除夕,阿丁神神秘秘地把我推出廚房,說他要搞一道大菜。

然後,在年夜飯上,我看到了一缽羊肉泡饃。

饃和羊肉都是阿丁從網上買的正宗陝北饃和陝北肉。

重要的是,用料與味道與老家的羊肉泡饃幾乎一模一樣。

直到這天我才知道,阿丁為了這道我心心念念的家鄉美食,特意找了專業的師傅學藝。

除夕夜,吃著熟悉的家鄉味道,我整個人都沉浸在家的溫暖之中。

雖然那時與阿丁還沒結婚,但在我內心,就是覺得自己這葉浮萍,終於生根了。

 

13

也是在那個除夕,和我一起守歲的阿丁給我看了許多照片。

他去了我出生長大的小鎮,拍了我和奶奶相依為命的小屋。

院子雜草叢生,小屋已然搖搖欲墜,可是,阿丁的鏡頭裡,找到了我兒時坐過的鞦韆,窗台上,有我畫的簡筆畫舒克……

他還去拜訪了小叔小嬸,曾經年輕力壯的他們,如今已經初老。

那些熟悉的、破舊的故鄉,在阿丁的鏡頭下,都打上了記憶的柔光。

這麼多年,我不曾回去,可是,每次做夢夢到的,十有八九,還是故鄉的人和事。

我忍不住熱淚盈眶,我拼命逃離的,何嘗不是我深深眷顧的。

我哭著問阿丁:「為什麼要去我的老家?」

他說:「我看過你寫過的所有狀態和日誌,找到了你從小到大的所有照片,去你曾經生活的地方尋找關於你的信息,試著聽你聽的歌,走你走過的路,看你喜歡看的書,品嘗你總是大呼好吃的東西。因為,我想彌補你的青春里,我遲到的那些時光。」

我哭了。

如果前半生所有的辛苦是為了與你相遇,那麼,比這十倍的辛苦與痛苦,我都願意且能夠承受。

 

14

那個春節,我們在珠海呆了兩天。

大年初二,在爺爺奶奶的不舍中,我和阿丁踏上了回陝北的火車。

他說得對,不管有多少痛苦的回憶,但那兒終究曾經是家。

就像阿丁跟我說的:「如果有100個蘋果,讓小嬸拿出一個,她是願意的。可是,如果她只有一個,如果她的孩子也很少能夠吃到蘋果,咱們又憑什麼要求她慷慨大方?」

這就是阿丁,他總能準確地打開我的心結,讓我曾經耿耿於懷的東西,頃刻間變得無足輕重。

也是他讓我明白,真正的強大,是理解體諒。

在老家,看到小叔小嬸依然住在沒有任何取暖設施的老房子裡,我和阿丁幫他們預定了暖氣安裝。

離開前一夜,從不擅長喝酒的阿丁陪小叔喝酒,喝醉了,一遍又一遍地跟小叔保證:「我也是個苦孩子,但阿慧比我苦多了,我會保護好她,不讓她受丁點委屈。」

那一刻,我跑回後院——我和奶奶共同生活了多年的院子裡,淚如雨下,在心裡對奶奶說:我又有家了,我會很珍惜,很珍惜。

 

15

回程時,阿丁跟我求婚了。

用一枚鑽戒和一張銀行卡,他說裡面的金額足夠在深圳首付一套房子,密碼是我的生日。

我們的家最終安在了坪山郊處,房子不大,但自帶一個100平的院子,阿丁叫它慧園。

平常的日子裡,我和阿丁在深圳市內上班,租了一間兩居室。

每到周五下班,我們就驅車回慧園回血。

阿丁的地瓜花開遍院子的每個角落,引得路人時常來拍照打卡。

尤其聽說花養得好的男人會生女兒後,他的業務不斷擴張,又開始培育各種玫瑰。

 

16

果然,天遂人願,2018年秋天,地瓜花開得最艷麗的季節,女兒降生了。

我們給她取名大麗,因為地瓜花的學名就叫大麗花。

有了大麗,爺爺奶奶來到慧園幫我們照顧孩子。

看兩位老人逗弄著孩子,那是人間最美好的天倫之樂。

而且,奶奶居然跟阿丁學藝,如今她做的羊肉泡饃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為此,阿丁特意在院裡砌了個大灶。

果然,用柴火燉出來的羊肉和煤氣燒出來的,味道就是不一樣。

連吃了一輩子粵菜的爺爺奶奶都成功路轉粉,每隔十天半月,就張羅著煮一鍋羊肉泡饃。

阿丁更是搞笑,說如果自己將來有了第二個女兒,就叫她饃饃。

我笑得腰都直不起來,跟他說:「饃饃聽起來就惡狠狠的,你既然這麼惦記我老家,那還不如叫山丹丹。」

結果,2022年3月17日,我們家山丹丹華麗麗地出生了。

阿丁對剛被推出產房的我說:「阿慧,等你們娘倆的時候,我連三女兒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她紅艷艷。」

那一刻,我笑得刀口疼。

我緊緊握著他的手,忽然覺得,這前半生所有的顛沛流離,只為了與他相遇,值了。

 

17

前幾天坐在小院聊天,夜色微涼,阿丁起身拿了件外套給我披上。

事實上,不管夫妻多少年,每當他總能意會我的需求時,內心還是忍不住一陣又一陣的悸動。

看著大麗站在花叢里,朝著奶奶懷裡的山丹丹做鬼臉,看著爺爺和阿丁眼裡流淌的喜悅,我就覺得這人間美得不可思議。

太圓滿了,就會懷疑。

所以,那天,我再次問了阿丁一個極蠢的問題:世上這麼多人,為什麼會選擇我?

他站在星空下,認真地回答:「你是真正的孤兒,我是事實孤兒,或許,人類與其他小動物一樣,講究的是氣味相投。我們認出了對方,嗅到了彼此身上的傷口與孤單。那句話說得沒錯,這輩子,遇到了解,遇到同病相憐最難得。」

這答案,再一次治癒了我。

人生實苦,他是我的藥。

 

18

所以,內向如我,斗膽跟小念講述我們的故事,高調地秀一次恩愛。

在大家都在唱衰愛情的當下,其實,還是要相信,要勇敢。

說到底,我們都生而孤獨,誰的一生不是在找家。

連我這樣的人都可以幸福,你們,當然更要為愛勇往直前呀!

相关推荐: 8:30故事—暗戀男神和冤種竹馬我該選誰

「親愛的媽媽!」 一個帥弟弟飛撲過來攔住了我,眼神晶亮。 他說,他是我兒子。 我:??????? 是我耳朵不好使還是他腦子有病? 我多大,他多大,我娘胎里懷的他? 他卻殷切地抱住我的手臂:「媽媽,我是從三十年後穿越過來的,我是來拯救你的!」 我淡定地拿出手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