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今日晴,宜表白

今日晴,宜表白

我,社畜。

加班後喝了兩瓶小酒。

腦子一熱,把我積蓄全花了。

二十萬!

在陸家嘴買了一分鐘的投放廣告……罵我上司。

「齊立!你這個萬惡的資本主義!周扒皮!」

「老娘遲早有一天扒了你那人畜無害的外衣!」

「早晚有一天,老娘翻身做主!讓你看我眼色行事!讓你跪在地上叫爸爸!」

第二天酒醒了。

微博和公司都炸了。

全網說我是對上司因愛生恨的可憐人。

我:……

想死,

為了我僅剩 74.8 塊錢的銀行卡。

再後來,

每晚哭著喊著叫爸爸的人,是我。

1

前一夜宿醉,我第二天渾渾噩噩地到了公司。

進門後我發現自己今天備受矚目。

就連不同部門的同事,都對我一步三回頭。

我心慌慌。

一個玩得好的同事,拽住胳膊激動瘋了,

「宋心,你行啊!什麼時候讓咱們老闆對你俯首稱臣,跪地叫爸爸?」

她和我一起進的這家公司,習慣了整天開玩笑。

我沒多想,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別瞎說!被人聽見了我小命不保!」

同事拍開我的手,戲謔地看我一眼,

「少裝,你昨晚在陸家嘴的投屏上放下的豪言壯語都上了微博熱搜了!」

「你可好好加油啊,我們等著看他跌落神壇!」

這人沖我擠眉弄眼地走開。

我只剩下懵逼。

啥陸家嘴投屏?

這種炫富行為,怎麼可能是我出得起的?

但……

我想著我喝多後的酒品。

心下總覺得有一絲不妙。

揉著太陽穴,惴惴不安地打開微博。

入目第一條就是:齊氏集團員工在陸家嘴放下狠話!

「齊立!你這個萬惡的資本主義!周扒皮!」

「老娘遲早有一天扒了你那人畜無害的外衣!」

「早晚有一天,老娘翻身做主!讓你看我眼色行事!讓你跪在地上叫爸爸!」

巨大的投屏前,

還附著一張我臉頰緋紅,雙手環臂高挑眼眉的照片。

我腦袋轟的一聲,差點把手機扔出去。

完了完了。

顫顫巍巍地點開評論……

「姐妹,牛啊!」

「給咱們 90 後長臉了,我支持你!」

我在辦公區門前躊躇著不敢進去。

再往下翻翻,評論又都換了個風向。

「這怕不是對老闆因愛生恨了吧!」

「同意同意,卑微社畜哪裡有這麼猛!」

「給我鎖死這對!」

嗚嗚,我恨不得撞死在公司的牆上表忠心。

酒後吐真言就算了,

我怎麼還弄到陸家嘴的投屏上去了嗚嗚。

等等……

我想起來什麼似的看了看餘額,

還剩下 74.8。

我仿佛看到了明晃晃的 3 個字——去死吧。

嗚嗚嗚……連銀行都在嘲諷我!!!

2

「你還有 1 分鐘打卡。」

面紅耳赤的崩潰之際,頭頂上飄來一道不緊不慢的聲音。

我嚇得心跳驟停。

僵硬地抬起腦袋。

沒錯……就是那個周扒皮。

他面無表情地站在門口。

可能是因為做賊心虛,我好像感覺他在用眼神剜我。

「遲到一次扣 50。」

50!

對於只剩下七十多塊錢的我來說……

那就是妥妥的雪上加霜啊!

我毫不猶豫,提前伸出手指頭,拔腿就往打卡機的方向跑。

不管了。

社死總比餓死強。

打卡機嘀的一聲響,我心放到了肚子裡。

我打的不是卡,是打工人的職業操守。

而身後那道目光一直追著我,直到坐在工位上。

我如芒在背。

過了良久,齊立才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我鬆了一口氣。

然而……

他這一走,同事們炸開了鍋。

「小宋,你行啊!簡直就是說出了我們的心聲!」

「不過齊立那人小心眼,你還是多多仔細著點吧。」

「怕什麼!要小宋成了老闆娘……」

我頭一次被這麼多人高看了一眼。

又硬著頭皮接受了反扒皮勇士的光榮頭銜……

沒人知我心裡苦。

3

一天下來,我的手機頁面幾乎沒離開過那條微博。

網友太強大了。

我和齊立是校友這件事,在中午的時候就被扒了出來。

「年輕帥氣又多金,還是自己的校友,這是什麼夢幻聯動!妹子加油,把他壓了!」

我只想淚流滿面。

沒想到,這些往事都被人堂而皇之地扒了出來,

連帶著我的小心思。

沒錯。

大學時齊立就是我心目中的男神。

進這家公司也是為了追逐他的腳步。

可現在我人沒追上不說……

還……

正後悔著,組長往我桌上扔了一份文件。

「去給齊總送過去。」

我想也不想,就把文件扔了回去。

齊立平時看我都沒什麼好臉色。

現在……怕是吃了我的心都要有了吧。

「你去吧,我這不是給你創造機會?」

組長曖昧地一笑,再次把文件塞到我手裡後,還順便給了我一包薯片。

我:……

我看著手裡的薯片,像極了在看我的斷頭飯。

抿抿唇醞釀許久,最後我深吸一口氣。

豁出去了!

規規矩矩地叩了三下門,裡面的人應了一聲我才敢進去。

我低著頭像個鵪鶉似的快步走到辦公桌前。

「齊、齊、齊」

……

該死啊啊!!!

我這一緊張就口吃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

「齊總!」我使勁掐了一把腿上的肉,「這份文件需要您簽字。」

話音落了半晌,回應我的只有沉默。

我咬著唇暗戳戳地抬頭,

與那充滿戲謔的眸子正正對上。

「你……我臉上有東西嗎?」

齊立輕笑一聲沒回話,這才將文件打開看了看。

筆在手指頭上打轉。

偏偏就是不拿著寫字。

我內心逐漸緊張。

他不會要質問吧……

就在我想落荒而逃時。

「你怎麼看?」齊立忽然問了一句。

又開始目光灼灼地盯著我。

我被他饒有興趣的眼神盯得頭皮發麻。

「什、什麼怎麼看?」

我磕磕巴巴,滿腦子在瘋轉地想該怎麼解釋昨晚的事。

「昨晚的事,你聽我……」狡辯兩個字還沒說出口,

就聽到他同時說出的話。

「這份文件,你怎麼看?」

誒?不是昨晚的事?

我心下鬆了口氣。

想也不想地就脫口而出:「我覺得蠻好,對公司有利!」

齊立點點頭,痛痛快快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直到出來我都還有些恍惚。

「簽了嗎?」組長拿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木訥回答,「簽了。」

組長瞪大眼睛把文件搶了過去。

「宋心,你和齊總是不是真有一腿?這文件我簽了八次都沒簽下來啊!」

我……

想起剛才他問我怎麼看……

我突然想起我昨晚的叫囂。

——讓你看我眼色行事!讓你跪在地上叫爸爸!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看我眼色行事?

那他什麼時候跪地叫爸爸?

我趕緊將這可怕的念頭甩走,齊立可不是這樣的性子。

大學時我每天盯梢似的盯著他的動向。

但凡是給他表白的女生,就沒有一個能笑著回來的。

4

我戰戰兢兢地觀察許久。

齊立沒有對投屏有任何的反應。

我鬆了一口氣。

估計他從不看微博,公司也沒人敢去他面前說。

還好還好。

但很奇怪的是,我打電話去問陸家嘴的投屏廣告費用時,

被告知的價位竟然是我那晚的一倍?!

怎麼?因為我的一擲千金,還漲價了?

我不解地問了。

「宋小姐,那晚剛好是我們的……活動,特價。」

對方語氣誠懇地解釋。

……

幾天後,又是公司一月一次的團建。

投屏事件已經被大家淡忘了不少。

不過「反扒皮勇士」稱號,確實結結實實地粘在了身上。

「勇士,你說今晚團建要不要叫叫齊總?」

我心尖一顫,

「齊、齊總不是從來不參加的嗎。」

組長手心手背那麼一拍,

「齊總不去,咱們也得意思一下不是?」

組長高高興興地去了齊立的辦公室。

出來時喪眉搭眼的。

再定睛一看,齊立手拿著西裝外套也跟在後面。

我覺得臉有點疼。

……

組長安排著大家蹭同事的車去吃飯。

輪到我這時,偏偏沒有位置了。

「我……騎共享單車去吧,反正也不遠。」

距離開工資還有半個月。

我還得靠這不到一百塊錢過日子。

齊立立著修長的身子站在一旁。

聽到「共享單車」四個字明顯皺皺眉頭,

「你跟我走吧。」

清清冷冷的四個字,讓我慫成了鵪鶉。

我猶豫地不想跟上。

他卻率先邁開步子去了地下車庫。

很明顯,這不是建議,這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我淚流滿面,同事們反而曖昧一笑,推了我一把。

要命!

副駕駛上的我如坐針氈。

一片寂靜中,齊立忽然從鏡子裡挑眉看看我,

「開車都要十五分鐘,你管這叫不遠?」

「我、我習慣了……」

「你不是挺有錢的?」

我:???

我哪種舉動讓他對我產生了這麼大的誤會?

「沒錢怎麼買下陸家嘴一分……」

我:!!!

我大腦一片空白,臉卻紅得像熟透了的大蝦。

原來他不是不知道,只是還沒發揮啊!

車內空間很小,在他戲謔的眼神下我幾乎無處可逃!

就在我考慮跳車的可行性時,他把頭轉了回去。

透過玻璃窗,我看到他嘴角始終上揚著。

我暗暗攥攥拳。

這傢伙肯定是在笑話我!

5

每次公司團建都是熱熱鬧鬧的。

唯有這次,

一個個皆是正襟危坐。

「大家放開玩吧,不必在意我。」

齊立忽然放出了一句,氣氛這才輕鬆了些。

但是不知道是誰起的頭,

居然開始輪番給齊立敬酒。

齊立也給面子,來者不拒。

酒過三巡後就有些紅了臉,還解開了襯衫的兩顆扣子。

我端著酒杯掩飾著嘴角的口水。

那上下滾動的喉結和精緻的鎖骨……

「勇、宋心!」

組長忽然暗示我,「你還不趕緊給齊總敬酒!」

我收回粘在他鎖骨上的目光,

抬頭便對上了齊立璀璨幽深的眸子。

暗戀多年,我這顆心還是控制不住地悸動。

「齊、齊總我祝你……打遍商界無敵手,永遠做大佬,永遠不看別人眼色!」

「看眼色」三個字一出來,

同事們就起鬨了。

各種曖昧的眼神拋來,我突然反應過來……

老天爺,我在說什麼!

我說不是跟「看人眼色」這四個字過不去了!

我苦著臉想解釋。

齊立卻深深地看了我兩眼,嘴角一勾。

仰頭便將那白酒喝下。

喉結上下滾動,盡顯男人魅力。

……

等大家的目光都不在我們身上時,他忽然湊近到了我耳邊。

溫熱的鼻息噴灑在我耳畔,滿是他的氣息。

我僵著身子不敢動。

「那你的眼色呢?」

我動作一怔,耳朵瞬間就紅了起來。

扭頭間,那男人又恢復了常色。

我捏著酒杯,搞不清剛才那話是什麼意思。

……

看齊立這架勢,本以為他是個海量,

沒想到半個小時後,這男人就趴在了桌上。

「齊總?」

我小心晃晃他的手臂。

齊立睜開略顯朦朧的眼睛,如蟬翼般的睫毛又沖我眨啊眨。

該死……

「你喝醉了,我幫你叫個代駕吧?」

齊立接話接得利索,「你不能送我回家麼?」

泛著清波的眼睛直接眨到了我心坎里。

我成功地被色誘了。

腦子一熱,話脫口而出。

「好,我送!」

6

說齊立喝醉了,但他還能準確地給我指路。

說沒喝醉,他下了車後又整個人壓在了我肩膀上。

「我家在 2201」

我深吸一口氣,把差點脫口而出的三個字「我知道」給咽了回去。

之前有次,他讓我把一套放在公司的禮盒同城快遞到他家。

那次,我就默默記住了這個地址。

……

齊立可太沉了。

不過男神在懷,這點苦算什麼!

使出來吃奶的勁,總算是進了門。

進門一看,我不禁咂舌。

齊立果真如傳聞所言有潔癖。

冷白色調的家裡,整潔得像是沒人住過一樣。

「可不是我要進你臥室啊,我得把你送進去。」

我壓著心裡的竊喜嘀咕了一聲。

餘光里,我好像看到不省人事的男人勾了勾嘴角?

嗯?我轉頭仔細看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

應該是我看錯了。

……

臥室里一股淡淡的香味,獨屬於齊立一個人。

我忍不住地深呼吸了好幾口。

這才挪到床邊,試圖動作輕柔將齊立挪到床上。

不料這人死死攬著我的脖子。

我倆連人帶鞋一起重重地摔了下去。

我被他抱在懷裡,只要輕輕抬頭。

就能將唇落在他的唇瓣上。

胸口處小鹿亂撞。

齊立眉眼如畫,長得可真好看……

我鬼使神差地舔舔嘴唇湊了上去。

不行不行!

距離這人一厘米處時我猛然驚醒。

齊立是我老闆。

我不能趁人之危!

「嗚嗚……美色當前不下手,我真對不起自己。」

我苦著臉掙扎著爬起來。

但床上的人也不老實。

弓著身子一扭頭,我的唇瓣便從他的臉頰上滑過去,

還帶著絲絲的口紅印。

我渾身一顫慄,顫著手推開他便落荒而逃。

直到進了自己家門。

我這心都還狂跳不止。

7

投屏加上昨晚的事。

我平穩了一段時間的心境,再次掀起了驚濤駭浪。

第二天上班。

我深深地埋著腦袋連頭都不敢抬。

腦海里浮現的都是昨天在床上的一幕。

本以為經過昨晚,

我和齊立會擦出些不一樣的火花。

但這男人連一個多餘的眼神都沒給我!

我日!!

借醉酒占我便宜,事後還不認人!

齊立出來接咖啡。

我故意噘著嘴,把鍵盤敲得噼里啪啦響。

齊立狐疑地看我一眼沒說話。

徑直又進了辦公室。

中午,同事們相約去吃部隊火鍋。

我看看漸少的餘額……

含淚點了一份米飯加白菜燉粉條。

不料吃到一半,齊立拎著東西回來了。

我嘴裡還叼著一根沒吸進去的細粉。

「中午就吃這個?」齊立在我桌上掃了一眼。

我被他嚇了一跳。

匆忙中把粉吸進去,卻被嗆得粉條進了食管。

我咳得臉紅脖子粗之際,半截粉條都差點噴出去。

「笨死了,你長這麼大了還不會吃飯?」

嗚嗚嗚……

本就沒給齊立留下好印象,這回連形象都沒有了。

我戰略性地想喝口水緩解尷尬,他卻突然說,

「對了,我今早醒來,怎麼看到我臉頰上有點紅?」

臉頰有點紅?我的口紅印?

我手一抖,到嘴邊的水抖了些出來。

我抖著聲音說:

「應該是……打死蚊子留下的印記。」

他「嗯」了一聲,沒繼續問,反而轉話題:「水灑了。」

我低頭,發現剛剛的水好死不死地灑在了我的胸前。

夏天穿的衣服本就顏色淺。

我都隱隱約約地看見 bra 的顏色了。

我大腦一片空白。

這輩子沒出過的丑,好像都集中在這幾天了。

他突然開口:「我買了小龍蝦,一個人吃不完,你進來一起吧。」

齊立邁開長腿就往辦公室走。

不等我拒絕,又回頭補上一句,

「別帶你的白菜,我不愛吃。」

我默默地將白菜蓋好。

不吃更好,我晚上回家吃。

8

齊立的辦公室里香味四溢。

眼淚不爭氣地從嘴角流了出來。

「過來坐。」

齊立用下顎比了比辦公桌對面的椅子。

自己則坐在桌前剝著小龍蝦。

眼看著齊立剝了十來只,我皺了皺眉頭。

叫我過來看他表演剝蝦?

用屁股想想這蝦都不可能是給我剝的。

下一秒。

那半碗小龍蝦就送到了我面前來。

這這這……

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

「給、給我?」

齊立挑眉反問,「不然呢?」

我受寵若驚啊!

這幾隻龍蝦吃得我心裡極為不安。

於是我試探著開口,

「要不然,我給你剝一些?」

齊立手下的動作一頓,「我一個大男人還要你剝蝦?」

下一秒,一副手套被扔了過來。

齊立已經端坐著等吃了。

我:……

口嫌體直真是讓您玩得明明白白。

不過……

我吃貨的本性完全展露出來,左右開弓大顯身手。

比齊立剝得快了一倍。

「這龍蝦你得這麼剝才行,我最愛吃辣了,你看我的!」

我被龍蝦沖昏了頭。

得意後的我動作也漸漸大了許多。

一個不小心,龍蝦的湯汁就隨著我的動作飛了出去。

正中齊立那潔白的衣領。

「我……」

我嚇得不敢動了。

誰不知道齊立有潔癖啊。

據說大學時一妹子給他表白,過於緊張踩了他一腳。

他到寢室樓下就把那雙鞋給扔進垃圾桶了。

「這、這白襯衫應該不便宜吧……要不然從我下個月工資里扣吧。」

不知不覺間,我竟然已經雙手合十做拜託的姿勢了。

然而齊立並沒有像我想像中的暴怒,

而是隨手用紙擦了擦。

「你就這麼害怕我?」

我一怔,順著他發亮的眼神看過來。

我立馬把這沒骨氣的雙手握成了拳頭。

「你不是、我聽說你不是有潔癖嗎。」

齊立把我手裡的小龍蝦拿走吃掉。

不緊不慢地說:「是有潔癖,但是對某人也不是不能忍。」

我怔了。

他的意思是……

不等我想清楚,辦公室外面傳來一陣嘈雜。

同事們酒足飯飽後回來了,嘴裡還在聊著八卦。

「咱們的勇士真可憐,中午就吃白菜啊。」

我:???

救命!

我想要跑出去堵住他們的嘴,

可是來不及了!

「哎,還不是因為買了陸家嘴的投屏?沒有錢啦!」

另一個同事慢悠悠地說著。

我僵硬地轉身,看看齊立。

他看著我的眼神似乎多了兩分耐人尋味。

嗚嗚……徹底沒臉了。

9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

我帶著自己的米飯和白菜準備滾回家。

還沒出門呢,

好幾個美團小哥就一窩蜂地涌了進來。

同事們小跑著過來。

「誰這麼大手筆?簡直是改善伙食啊。」

「請問齊立是哪一位?」

話音落,齊立又邁著大長腿走來,

「我是。」

看著好幾份外賣,同事們面面相覷。

「齊總,你一個人能吃完這麼多啊。」

齊立輕笑搖頭,好看的眸子似乎掃過了我一眼。

「從今天起公司管飯,你們可以在公司吃了飯再走。」

眾人一陣歡呼。

不過下一秒就有人開始抱怨,

「齊總喜歡吃辣?怎麼全都是紅彤彤的啊!」

我湊過去一看,

麻辣兔頭、剁椒魚頭、爆辣炒米粉、加辣黃燜雞……

咦……竟然都是我喜歡的?

不管了。

吃了好幾天的白菜,我今天總算是見到葷腥了。

10

晚上回到家,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齊立口中的某人真是我嗎?

正想著,我那中國好同事的電話打了進來。

「喂。」我怏怏地開口。

電話那邊卻是萬分激動。

「勇士勇士,咱們齊總這個鑽石王老五好像戀愛了!」

我猛地從床上坐起來。

今天他還和我盡顯曖昧。

一眨眼的工夫,他怎麼就談戀愛?

「哎呀,今天你才走了沒多久,就有一個女人進了齊總的辦公室,直到我下班了都還沒有出來。」

我下意識地攥緊了被子。

「那女人什麼樣,漂不漂亮,年不年輕?」

李悅沉默了片刻沒說話。

我急得在床上蹬被子,「你倒是說啊。」

「我、我也沒看清,反正背影十分纖瘦,一頭秀髮蓬鬆又飄逸,應該是個美人。」

掛了電話,像是被卸走了全身的力氣。

暗戀多年未果,這兩天好不容易多了一點交集,

怎麼就忽然戀愛了?

眼淚不爭氣地滴了下來,砸在被子上。

花光積蓄我沒哭,社死丟人我也沒哭。

可是現在,這眼淚卻怎麼都忍不住了。

第二天醒來時,我的眼睛像極了兩顆包了漿的大核桃。

齊立又訂飯了。

雖然是每個人都有份的。

但看著那全辣的外賣,我隱隱覺得這是為我訂的。

想起他有女朋友了,我難得有了骨氣。

「欸,勇士,你怎麼不吃就走了?」李悅咬著雞腿喊我。

我不著痕跡地瞥了瞥齊立的辦公室,故意大聲回了一句,

「我以後都不在公司吃了,我回家自己做飯!」

齊立辦公室的百葉窗啪的一聲被拉下。

我愣愣看過去。

這算是回應我的?

11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刻意迴避著齊立。

但這男人好像忽然不忙了。

每天不是上廁所就是出來喝水。

我偷偷數了數,咖啡接了六杯。

鐵打的人也不能這么喝吧……

等他又端著咖啡路過我身邊。

我沒忍住張了張嘴。

齊立立馬停下,定定地站我在我面前。

我抬頭看看他。

一向清冷又面無表情的齊立,什麼時候學會這種期待的表情了?

剛想張嘴,一陣有節奏的高跟鞋聲音越來越近。

「立,你不在辦公室在這幹嘛?」

呵!

好親昵的稱呼啊。

「你怎麼來了。」

齊立立馬把我拋到一邊。

進了辦公室後,我手機立馬叮咚一聲。

「勇士勇士,就是她!」

「誒?不對啊,這女人有點老,會不會是咱們搞錯了?」

我:「???」

「剛才我替你仔細看了,那女人雖然保養得好,可是脖子上的頸紋是騙不了人的!」

我放下手機遠遠地望了一眼齊立的辦公室。

百葉窗拉著。

我什麼都看不到。

「可能他就是喜歡年紀大一些的呢?」

我有些心亂,隨手給李悅回了一句。

過了半晌,我才逼迫自己不再多想。

社畜還是好好搬磚賺錢吧。

一刻鐘後,那女人笑意連連地出來。

好像還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不知是不是錯覺。

我總覺得齊立和這女人有些像。

12

周一公司例會,我特意離齊立遠遠的。

和這個有女朋友的男人保持距離。

迷迷糊糊地聽完,我又忽然被點名,

「明天我要出差去北京,宋心陪我走一趟。」

同事們的目光齊唰唰地落在我身上。

一個個滿臉都是八卦的模樣。

我想拒絕。

可我哪敢當著全公司的面,落了老闆的面子?

只好壯著膽子點頭。

「好的,市場部一定好好配合齊總工作。」

不知為什麼,我感覺齊立的臉色黑了黑。

快下班時,他往我的桌上扔了一張機票。

「明早十點機場見,遲到了扣工資。」

……

我家離機場好遠。

等我第二天到機場的時候,

齊立好像已經等很久了。

「嗯還不錯,準時到了。」

見我氣喘吁吁跑來,齊立往我手裡塞了兩瓶水。

我也沒客氣,咕嘟咕嘟就灌了兩口。

難得和暗戀的男神緊挨著坐在一起。

看著齊立閉眼休息,我還是忍不住地心跳加速。

他真的很好看。

可是……他有女朋友了。

我強忍著酸澀,準備收回目光。

他卻突然睜眼,把我抓了個正著。

「盯著我看?」

「誰、誰盯著你了?」

我攥緊了手,故意扯了扯脖子看向中間的路。

「我等著空姐呢,我想喝咖啡!」

齊立幽幽地看我一眼沒說話。

然而咖啡還沒喝到呢,我就睡著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正靠在齊立的肩膀上。

身上還多了一條毯子。

「醒了?」齊立放下手中的雜誌看向我。

我不動聲色地挪遠了一點,藏在毯子下的雙手絞在一起,淡淡地應了一聲。

起身後,我悄悄打量了一眼剛剛被我靠過的地方。

謝天謝地,好在沒有流口水。

13

到了酒店後,我率先將身份證遞給了前台。

「兩間大床房。」

齊立幽幽看我一眼沒說什麼。

倒是酒店前台打量了我們兩個半晌。

最後猶豫著提出疑問,

「先生,確定開兩間嗎?」

我眉頭微皺,這前台怎麼回事。

怎麼看著齊立的眼睛微微冒著桃心??

「開一間也不是不行。」

「兩間!」

齊立為我的果斷挑挑眉。

我皮笑肉不笑地看向前台,又不著痕跡地挪動一步。

擋住了她冒著桃心的視線。

拿了房卡,我憤憤地坐上了電梯。

齊立被我甩在身後,不急不躁地跟了上來。

我倆的房間緊挨著。

「齊總,明天見。」

到了房間門口,我出於禮貌說了一句,就啪地關上了門。

進了房間後我終於裝不下去了。

扔了行李箱就緊緊的把耳朵貼在門上。

直到一分鐘後,

門口的腳步聲才傳了過來。

我偷偷看了看貓眼。

齊立臨走前瞥了一眼我的房間。

洗完澡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我煩躁地在床上蹬腿。

「天爺啊,為什麼要讓我來出差。」

「齊立啊啊啊!!」

我好不容易下定了決心遠離他的。

14

一夜無眠,我第二天頂著黑眼圈出現在齊立面前。

「睡覺認床?」

齊立微微彎腰看著我。

我下意識後退一步搖搖頭。

失眠,還不是因為你嗎!

「你這樣能陪好客戶嗎?」

進電梯後齊立漫不經心地問道。

我站在他後面抿著唇。

他帶著我來出差,原來是想讓我陪好客戶?

「齊總放心,我就是豁出這條命也會幫你把客戶陪好的。」

「嗯。」

一路上我故意扭頭看向窗外。

飯桌上,向來沉默寡言的齊立好像是變了一個人。

推杯換盞間,就把對面兩人哄得高高興興。

「這姑娘看著不錯,是齊總的左膀右臂吧?來來來,咱們喝上一杯!」

那人也不客氣。

直接給我倒了滿滿一杯的白酒。

我本不會喝酒的。

可是起齊立剛才的話。

我賭氣似的捏起酒杯就要往嘴裡倒。

不料卻被一隻大手半路截了胡。

「這丫頭哪裡會喝酒,我替她喝了。」

我怔怔地看著他把酒一抿而盡。

「齊總海量!對了,上次你讓我幫忙陸家嘴的投放……」

我一愣。

嗯?什麼投放?

可不等對方說完,齊立就輕飄飄地扯了其他事,話題就這麼轉了。

我有點撓心撓肝,總覺得跟我有關。

可齊立的酒一杯接一杯,很快,我也把這事忘了。

一頓飯,齊立喝了多半瓶的白酒。

而我,直到出門都滴酒未沾。

「齊立,你還能撐住嗎?」

這人醉得腳步踉蹌眼神迷離。

我心裡頭微微一疼。

齊立坐在老闆的位置上也不容易。

打車到了酒店後,我扶著他上樓。

電梯裡,這男人忽然看著我哼唧了兩聲。

一隻手抵著電梯,另一隻手壓著我的肩膀。

「宋心,你躲著我不理我幹嘛?」

人雖醉了,可那灼灼的目光卻擋不住。

不知是不是喝酒的原因。

齊立的眼眶微紅。

「我……」

這姿勢羞人,我有些不自在。

「我、我哪有?你想多了。」

「你不是讓我看你眼色行事嗎,躲著我,我怎麼看?」

不等我繼續說其他的,

這張帥氣逼人的臉忽然在我眼前放大了數倍。

溫熱而柔軟的觸感,碰上了我的唇。

他他、他親我!

我躲無可躲,只能任由這酒精的味道在唇齒間流轉。

直到電梯「叮」的一聲開了門。

這男人才舔舔唇瓣起身。

15

我顧不得害臊,忙把這男人攬過來扶著去了房間。

或是因為太累了,

這人倒在床上沒一會,就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我坐在椅子上長嘆了一口氣。

他這次是真的親我了。

為什麼?!錯把我認成了女朋友?

渣男!」

我憤憤地罵著,還順便踢了他一腳。

就在這時,齊立的電話響個不停。

我瞄了一眼,備註:「媽」。

我推推齊立的肩膀試圖把人叫醒。

奈何這人醉得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又差點跌進他懷裡。

等到電話第三次打進來後,我猶豫著接聽了。

「伯母您好,齊總睡著了,請問您有……」

沒等我把話說完,

電話那頭驚呼一聲,隨即竟意味深長地笑了兩聲,

「睡著了好,睡著了好啊,這臭小子。」

……

「伯、伯母,我是公司的員工……」

「我知道我知道,你就是上次那個吧?」

??

我聽得稀里糊塗一頭霧水。

上次的哪個?

齊立媽媽是把我當成了齊立的女朋友了吧。

放下電話,我衝著這張帥氣逼人的臉張牙舞爪了一番,

將心裡的火氣發出去一半,

這才回去自己的房間洗澡睡覺。

又默默地把機票航班改簽到了下午。

想著那個纏綿的吻,

我的心緒亂成了一團。

齊立已經有了女朋友,我要保持底線,抽回對他的喜歡了。

16

我和齊立彼此心照不宣地都沒提那個吻。

他大概率也不記得了……

回到公司,我心無旁騖地埋頭工作。

思來想去一番,還是給他發了條微信:

「出差那晚你媽媽打了三個電話,我怕有急事就接了。」

對面幾乎秒回,「嗯,我知道。」

他知道?

好吧。

我沒回話,繼續工作。

整整一周下來,我和齊立都再無半點交集。

直到周末那天。

我加班到很晚才下班。

臨走時,齊立攔住了我,

「明天晚上跟我回家一趟。」

嗯?

我臉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明天又要喝醉嗎?」

齊立抿抿唇好像有點無奈,

「接了我媽的電話,還不跟我回家見公婆?」

「什麼公婆?」

我想也不想地脫口而出。

看到齊立黑了幾分的臉色這才反應過來。

他媽媽,我見公婆?

「你、你什麼意思。」

公司沒人。

齊立忽然附身湊到了我面前。

狹長的眸子微眨,透露出一絲得償所願的得意。

「親都親了,你不認帳?」

我臉頰生出了兩坨粉,直直地紅到了耳朵根去。

「明、明明是你親我的,再說了,你有女朋友帶我去幹嘛?」

想到這我就覺得煩悶。

垂著眸子就控制不住地想掉小珍珠。

我這幾年的暗戀時光啊。

眼圈裡的淚水才醞釀出來,齊立一頓,然後滿是疑惑,

「你聽誰說我有女朋友了?」

「嗯??」

我含著淚震驚抬頭。

他笑了笑。

「我想有,你能當嗎?」

暗戀三年,忽然一朝被告白。

我腦袋轟的一下炸開,臉頰微燙。

偷偷掐一把自己的大腿,好疼!

「誰要做你女朋友啊。」

我嘴硬著回了一句,倉惶逃跑。

直到坐上了地鐵,心跳都沒能平復下來。

我居然真的被齊立表白了。

17

第二天心懷忐忑地去上班。

見辦公室里的人沒什麼異樣我微微鬆了口氣。

不過越是臨近下班,

我這心裡就越是激動難安。

果然。

等大家都走得差不多後。

我的手機屏幕又亮了亮。

是齊立。

「走吧?我媽在家做好了飯菜了。」

說完怕我不信,他還發來一張照片。

原本挺大的桌子被擺滿了菜。

再仔細一看,

清一色的紅彤彤,又都是我愛吃的。

看照片的工夫,齊立已經到了我面前,

「走吧?到了再好好看看。」

我老臉一紅,尷尬地關上手機。

竟真的跟著他上了車。

「要不要、去買點東西?」

齊立用手比了比後排車座。

我回頭一看,他都準備好了。

「上次出差回來,我媽就一直追著讓我帶你回家。」

齊立一反清冷,竟然在我耳邊開始了碎碎念模式。

我攥著安全帶。

手心已經沁出了些細細密密的汗。

「你不必緊張,我媽很滿意你。」

我愣愣神,他媽媽什麼時候見過我了?

「我、我還沒答應你呢,今天充其量算是陪你做戲!」

齊立輕笑一聲。

嘴角揚起來後就沒放下去過。

「好,你就當是陪我應付差事了。」

「畢竟,我得看你臉色行事。」

我:……

……

齊立家是個獨棟的別墅。

進門時,他媽媽還在廚房裡揮著鍋鏟。

保姆則清閒地在一旁休息。

「張姨,快叫我媽過來見見宋心啊。」

我侷促地沖張姨點點頭。

張姨滿臉的姨母笑,

「好好好,你媽媽知道你要帶女朋友回來,非要親自下廚,連廚房的門都不讓我進了。」

我沒忍住笑了笑。

「兒媳婦來啦,快點進來!」

下一秒,齊立的媽媽就圍著圍裙跑了過來。

一口一個兒媳婦喚得好親熱。

不過見到他媽媽的瞬間,

我蒙了。

這……這不是前些日子去公司的女人嗎?

被辦公室瘋狂流傳的齊立緋聞女友……

是他媽?!

世界有點魔幻了。

一個不注意,我把心底話問了出來。

「伯、伯母,你是怎麼保養的?跪求教程!」

等我反應過來我說了什麼時,都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他媽媽反而笑得更開心了。

齊立嘴角抽了抽,無奈回答我的問題。

「這是我爸的功勞。結婚這麼多年,今天是她頭一次下廚。」

……

一餐飯結束,我和他媽媽已經無話不談了。

「心心吶,我們加個微信,以後他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告訴你怎麼教訓他!」

我咧嘴笑了笑,「伯母,齊立不會欺負我的。」

趁著齊立去衛生間,

他媽媽神神秘秘地扭頭張望了一番。

最後,她壓低聲音在我耳邊,

「心心,我告訴你,這臭小子從高二的時候就開始暗戀你,他有日記本,伯母偷偷看見的。」

我怔了。

這時,衛生間的門啪嗒一聲響。

齊立媽媽輕咳兩聲給我使了個眼色不再多說。

「媽,不早了,我先送宋心回去了。」

「去吧去吧,有空再回來玩。」

18

震驚之餘,我更多的還是開心。

從他家裡出來,我腳步輕快了許多。

齊立……從高中就開始暗戀我。

可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今天怎麼樣,我媽表現還不錯吧。」

我側目看他點點頭。

「你也不錯。」

正值空曠路段,齊立猛地一腳踩住了剎車。

「那你。」齊立目光熱烈地看向我,「願意做我女朋友嗎?」

我想著他媽媽的話,突然穩住了,笑著看他沒說話。

齊立這向來淡定的男人居然急了,

「我、我媽很喜歡你。」

「那你呢?」

我歪頭莞爾一笑。

路燈下,我能看到齊立的耳朵有些泛紅。

「我當然也喜歡你。」

齊立定定地看著我,清澈又深不見底的眸子裡像是含著星河。

我咬咬朱唇,鼓足勇氣在他臉上落下了輕輕一吻。

不料後腦勺卻被他扣住。

小小的車內迅速升溫。

直到我呼吸費力了,他才堪堪鬆手。

「宋心。」

齊立緊盯著我,嗓音低啞了些。

我忙不迭地鬆開拉著齊立領帶的手。

「快,快送我回家吧,不早了。」

齊立開得比平時快了許多。

不過十分鐘就到了小區樓下。

我猶豫了許久才扭捏著開了口。

「你……要不要上去坐坐啊。」

我話還沒說完,這男人已經下車了。

19

愛情來時總是甜蜜而熱烈的。

我剛剛開了房門進去,

就被齊立抵在了牆壁上。

細細密密的吻落下,我這雙腿很快就不爭氣地軟了。

這男人呼吸沉重,喉結上下滾動著。

就在我做足準備時,他忽然停了下來,

「宋心,明天就去領證吧。」

嗯?

「太、太快了吧。」

齊立握住我的手放在嘴邊親了一口,

「一點都不快,天知道我等了多久了。」

我用力平復著怦怦直跳的小心臟。

粗略算算,「七年?」

面前人瞳孔一震,又不好意思地移開目光,

「你怎麼知道的?」

我傲嬌地哼了兩聲沒回答。

又接著追問他:

「大學四年同在一所學校,你怎麼不追我?」

說到這話齊立的眸光就暗了兩分。

「我寫的情書被你扔了,就在教學樓旁邊的垃圾桶里。」

這下子輪到我蒙了。

在齊立的提醒下,我這才回憶了起來。

那天下課我忽然被一男生攔住,

不由分說地往我手裡塞了一封情書。

那時我滿心滿眼都是齊立,

想都不想就把情書扔進了垃圾桶里。

老天爺啊。

我親手把自己的愛情耽誤了這麼多年。

「你怎麼不自己給我!」

我氣悶地跺腳。

真是難為了我那些個日日夜夜裡對他的朝思暮想。

齊立撒氣似的在我臉上啄了一口,

「聽說你一直暗戀別人,我怎麼知道是誰?」

這是什麼該死的烏龍。

我心裡默默叫罵了兩聲,齊立又湊了上來,

「明天就見你家人,後天咱們就去領證結婚。」

不等我說話,他又在我耳邊壓著聲音說了一句,

「宋心,我等不及了。」

「等不及叫爸爸了。」

當晚,我嗚咽著聲喊了他一晚的爸爸。

番外

婚後第三年,我發現了一個秘密。

齊立死死隱瞞的秘密。

「投屏廣告活動?特價?」我咬牙切齒。

我就說,我怎么喝多時能剛好掏光銀行卡買了一分鐘表白廣告位?

狗屁的半價活動!

這分明是齊立把剩下的錢給我填的!

我的整整二十萬啊!!!

我眼神危險,「你怎麼能恰好碰上我買廣告的事?」

齊立摸了摸鼻子,眼神有些游移。

「因為那時候,我正好跟對方老闆吃飯,準備投屏向你表白……」

聽完他一通解釋後,

我麻了。

所以,我的一通電話讓他改了主意。

變成了我對他求而不得,因愛生恨。

他心虛地咳了咳:「這叫雙向奔赴……」

真是神一般的雙向奔赴。

我咬了他一口,惡狠狠地說:「這個月你的零花錢,只有 74.8 了!」

相关推荐: 我成了程憺口中的阿織,被鎖在雀籠里,十年間,不曾踏出過一步

一 「將軍出征回來了,還帶回一個懷孕的女子。」 「啊?真的嗎?那織夫人知道嗎?」 「不知,管家嚴令禁口。可憐了織夫人,外面都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可她卻什麼也不知道……」 「是啊……只是我們做下人的也不能說些什麼,況且織夫人也只是個外室,就算知道了她又能如何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