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虐心 下輩子,我希望有疼愛我的父母,有一個愛我,彼此尊重的丈夫,有幾個漂亮可愛的孩子。但是,不要再讓我遇到江照了

下輩子,我希望有疼愛我的父母,有一個愛我,彼此尊重的丈夫,有幾個漂亮可愛的孩子。但是,不要再讓我遇到江照了

我死的第一天,男朋友就把白月光帶回了家。

他們在我買的沙發上旁若無人地接吻,吃著我親手包的芹菜餡餃子,用著我送給他的遊戲機。

有一天,白月光好奇地問:「安安呢?」

男朋友語氣平靜,「前幾天跟我吵了一架,跟公司申請出差了。」

哦,他還不知道我已經死了。

1

江照生日那天,我在趕回去的路上出了車禍,當場死亡。

我的靈魂飄在上空,想去見江照最後一面。

剛好看見江照把他的白月光陳悠帶回了我們的家。

昏暗燈光下,陳悠白淨的臉上泛著潮紅,像是醉得不輕,沒骨頭似的懸在江照身上。

「阿照,阿照……」

江照穩穩扶住她的腰,幫她拂開凌亂的髮絲,耐心地一聲聲應著。

一向冷淡的江照,唯獨面對她才會有這樣的溫柔。

看到這一幕,即使早有準備,我的心還是被刺痛了一下。

自從知道陳悠離婚的消息,江照就表現得心不在焉,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對我越來越冷淡。

我查到消息,陳悠前夫的公司破產,攜款潛逃。

陳悠離婚後才發現自己有了身孕,追債的人天天來堵她,嚇得她好幾次差點流產。

這些天,江照都在醫院陪著她。

我跟江照吵架,也是因為他想把陳悠帶回家照顧。

「陳悠的父母曾經資助過我,我不可能不幫她。」

我眼角發紅,「只是因為這個?」

江照沉默片刻,忽然掐滅了煙,「我說過會娶你。」

「蘇安,你到底在不安什麼?」

我到底在不安什麼?

其實江照心裡清楚,但他卻假裝不知道。

那晚我突然情緒失控,第一次跟他提出了分手。

江照臉色更沉了。

他一言不發地把我抱進浴室,打開淋浴頭,「你知道剛才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顫抖地環住身體,高大的影子已經欺上來,他一把扯掉襯衫的扣子,幾乎是懲罰性地咬住我的唇。

「蘇安,永遠不要跟我提分手。」

冷水兜頭淋下,滾燙炙熱的氣息滾過脖頸,眼前的面容模糊不清。

「陳悠只是暫住一段時間,等警察找到她前夫,我就把她送回去。」

他貼著我的耳垂呢喃,「我和她真的不可能了。」

我在掙扎中喘著粗氣,閉著眼睛威脅,

「要想讓我同意,除非我死。」

然後,我真的死了。

江照也真的把陳悠帶了回來。

2

我看著江照把醉醺醺的陳悠放在沙發上,用熱毛巾幫她擦臉。

「……你懷孕了,不該喝那麼多酒。」

他沉聲,語氣卻很溫和,像極了當年訓斥她不好好聽課的模樣。

陳悠不知道聽見了沒有,嘴裡嘟嘟囔囔,喊著頭痛。

江照啞然失笑,把她扶起來,修長的手指放在她額頭,指腹微微用力,從額頭一直按壓到耳後,太陽穴。

很溫馨的場景,讓我心臟一緊,像是停滯了幾秒,又噼里啪啦地甦醒。

有一瞬的恍惚。

那時剛大學畢業,江照的外婆去世,而陳悠的父母因為江照的家境,不同意兩人在一起,強迫陳悠相親嫁了人。

晦暗無光的那半年,是我陪著江照一點一點熬過來的。

半年後,他答應了我的告白。

後來,他決定創業,經常出去應酬喝酒。

我也是這樣幫他擦臉,給他煮醒酒湯,整夜整夜地照顧他。

第二天我兩眼烏青,疲態盡顯,江照定定看了我好久,嘆息一聲,讓我躺在他的腿上,幫我按摩。

我有些受寵若驚,又被那不輕不重的力道揉按得很舒服,竟耍起了小性子,

「江照,你以後不准給別人按,好不好?」

說完我就後悔了。

正要開口補救,就聽見頭頂的江照低低笑了一下:「好。」

他當時說的是,好。

可是。

也是,陳悠怎麼能算是別人。

我只是突然地成為江照的例外,而她從始至終都是他的偏愛。

3

我忽然覺得,自己該離開這裡。

連看著江照給陳悠按摩都做不到,萬一他們哪天舊情復燃,擁抱呢?接吻呢?

甚至……

一想到這裡,瞬間一股痛意湧上胸腔,背上像躥上了一排螞蟻,我頓時坐立難安,拼命往門口跑。

但剛一碰門,一股撕裂的疼痛突兀地傳來,甚至比當時出了車禍,從懸崖上掉下來摔得粉碎還要疼。

我來不及尖叫,身子就被拽了回去。

幾次嘗試之後,我臉色死白,全身都被冷汗打濕,也終於意識到了一件事——

我不能離開這間屋子。

或者說,我不能離開江照。

頓時,失去了所有力氣。

我木然地繼續看著那兩人。

江照已經幫陳悠按摩完,正要離開,一隻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陳悠睜開了眼睛。

兩人四目相對。

「阿照,你還喜歡我嗎?」陳悠問得直接。

江照盯著她的眼睛,「我恨你。」

陳悠臉色一白。

他的掌心覆上她的側臉,指腹一寸寸碾過,嘆息一般,

「但我也從來沒有忘記過你。」

我諷刺地勾了勾唇。

陳悠眼角眉梢漾開了笑意,像是忽然又想到了什麼,眸光閃了閃,

「那蘇安呢?她陪了你五年,你對她是什麼感情?」

江照一愣,動了動唇,卻沒說話。

氣氛忽然安靜了下來。

陳悠臉色微變,審視探究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下一秒,她微微仰起脖子,吻住了他的唇角。

江照身體明顯一僵,但也只是一瞬,他反客為主,大掌撈過她的腰讓她坐在自己大腿上,手指扣住她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瞬間一股噁心湧上腦門,我捂住嘴唇,怕下一秒蠕動的胃就能頂到胸腔。

「阿照,他已經丟下我了,你別丟下我。我不想一個人。」陳悠細細地喘著氣,貼著他的唇祈求。

「我知道你對她只有感激和愧疚,你真正喜歡的人是我……」

陳悠的吻落在他的鎖骨,稍稍停頓了下,伸手去解他襯衫的紐扣——

江照猛地按住了她的手。

「不行。」

他聲音冷沉,眸色也是極冷。

寒氣從他身上冒出來,逐漸擴散,讓我這個沒有溫度感知能力的靈魂都冷得打了個寒顫。

陳悠呆呆地看著他,像是沒想過自己會被拒絕,「你是因為蘇安才——」

我也呆呆地看著他,不受控的心跳聲雜亂無章。

江照沉默了一會兒,垂下眼睛,看不出情緒,「悠悠,我現在有女朋友。」

「這樣做對你不好。」

陳悠懂了,唇角微微上揚,「我等你。」

我也懂了,諷刺地笑笑。

江照的意思是,在我們還沒分手之前,他和陳悠不會有實質的越軌行為。

這無關他的人品,也不是對正牌女友的我有多尊重,他只是,不想讓陳悠背負任何污點和道德譴責。

他是那麼地珍惜,愛護她啊。

笑著笑著,眼淚大顆大顆地落了下來。

4

哄陳悠睡下後,江照一個人在陽台抽菸。

長身玉立,身體幾乎跟夜色要融為一體,只有指尖的猩紅泛著亮光。

他臉上幾乎沒有任何表情,指腹反覆摩挲煙身,這代表他此刻很煩躁。

我被迫飄在離他兩米不到的距離,冷冷地看他。

都和心愛的女人互相表明心意了,我不知道他還在煩躁什麼。

哦,我們還沒分手呢。

大概是因為剛才的事情,欲求不滿吧。

我想。

忽然,他的手機響了一下。

江照幾乎是立刻打開了手機,那雙格外黑沉的眸子緊緊盯著屏幕。

下一秒,眼裡閃過一絲失望。

我頓時有些心癢,飄到他身後明目張膽地窺屏。

這一看我就愣住了——

江照打開的,是和我的微信聊天界面。

自從那次大吵一架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聯繫過。

最後的聊天記錄,是我給他發的一句話:「小照同志的生日七天後要到嘍,想要什麼禮物啊?」

他那天或許是工作太忙,又或許在醫院照顧陳悠,沒回。

現在,江照手指無意識上下滑動,刷新微信,仿佛這樣做對面就會發來消息似的。

我有些不知道作何反應。

晃神間,江照已經發了一條微信過去。

江照:「十一點半了。」

只一瞬我就明白了他的提醒。

晚上十一點半了,他的生日快過去了。

我這個五年沒有缺席過他的生日,次次都會給他煮長壽麵,做芹菜水餃的女朋友,今年還沒跟他說一聲,生日快樂。

可是,不會再說了。

以後、永遠都不會再說了。

因為我已經死了。

5

江照在陽台足足站了半個小時,裹挾著一身寒氣回到客廳的時候,臉色已經很難看了。

他盯著手機屏幕最後看了兩秒,煩躁地把它丟在了沙發上。

長腿邁開,從冰箱裡拿了一袋我上次包了沒吃完,特意凍著的芹菜水餃。

他面無表情地把水餃解凍,煮好後,坐在餐桌上,低著頭一口一口認真吃著。

灰白的煙霧漫上眉骨,顯得更加清冷,也更遙遠。

看著他安靜吃水餃的模樣,我腦子裡忽然冒出一個念頭。

江照,大概有些在乎我。

我驚訝,又恍然。

其實,嚴格意義上,今天不算是江照的生日。

江照真正的生日,在一個星期之前。

但五年前的那天,江照的外婆去世了,陳悠也離開了他,江照就不想再過生日了。

是我提議把他的生日改到一星期後,也是我每次剃頭挑子一頭熱,張羅著要幫他過生日。

我是個孤兒,在福利院的時候,生日那天是我一年之中最快樂的時光。

我只是想,讓他也快樂一點。

第一次幫他過生日,我背地裡花了好幾個月去學了他喜歡玩的遊戲,本打算通宵陪他通關,結果熬到兩點我就枕著他的大腿睡著了。

醒來一睜眼,頭頂上方的江照抱著胳膊,清冷眉眼勾了勾,似笑非笑地看著我,「通宵?」

第二次,我做了一大桌菜,切傷了好幾根手指頭,結果只有長壽麵和芹菜水餃能吃。

江照倒是都吃完了,但平時寡言的他,竟誇了水餃好幾句。

我向來喜歡順著杆子往上爬,挺直了胸膛,

「你心臟不好,吃芹菜餡的可以降低血壓和心率,所以不管是外形還是烹飪的味道,我都學得可認真了。」

當時江照看了我很久,「蘇安,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我笑,「因為我喜歡你啊!我真的很喜歡你。」

不等我繼續表白,江照就捧著我的下頜俯身吻了過來。

江照總是習慣把自己的情緒隱藏起來,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他這麼外放炙熱的情緒。

然後就滾到了床上。

那晚我們都很青澀,互相探索著彼此。

但後來,他像是無師自通了一樣,掐著我的腰,漆黑深邃的瞳孔映出我沾滿了淚痕的臉。

一直到後半夜,沉默又兇狠。

但事實證明死皮賴臉也挺有用的,第三、四次幫他過生日的時候,江照都默認了。

想來,這五年的傾心相待和朝夕相處,還是在他心裡留下了一點痕跡。

6

「叮噹」一聲響,拉回了我游離的思緒。

江照似乎也在發怔,連勺子掉在地上都沒發覺。

我下意識俯身去撿,沒有實體的手直接穿過勺子,我愣了一下。

然後勺子就被另一隻手撿了起來。

「你在吃什麼?」陳悠輕柔的聲音在屋內響起。

我攤開手掌,看看這雙越來越模糊,快無法凝結成形的手,又看看陳悠那雙修長白淨的手。

忽然有些自卑。

明明,我沒死之前,手也是很漂亮的。

現在我已經能做一桌好菜,打遊戲能毫不費力地通關,可是,現在連碰都碰不到了。

「這是什麼口味的餃子,聞著好奇怪。」陳悠又拿了一個勺子過來,慢悠悠攪拌著江照碗裡的餃子。

江照眉頭微蹙,但還是回答道,「芹菜。」

陳悠不怎麼在意地點頭,仰起臉看江照,「安安為什麼說今天是你的生日?」

江照微微一愣。

陳悠笑得坦蕩,「剛才你的手機放在沙發上,我看了一下你們的聊天記錄。」

隨後又補一句,「沒想到你的鎖屏密碼一直沒變,0802,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日子。」

江照低著頭,我看不出他眼裡的情緒。

心還是微微痛了一下。

從前我撒嬌讓江照把鎖屏密碼換成我們在一起那天的日子,他一直不肯。

原來,是因為她。

「快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蘇安說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冷冷盯著陳悠。

之前江照答應過我,這是獨屬於我和他之間秘密,他不會告訴任何——

「五年前的那天,發生了很多不好的事,她就說把我的生日延後一星期,變著法子地給我過生日。」

那道熟悉的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清冷。

我用力咬著舌尖,一股腥甜悄然涌了上來,橫衝直撞著蔓延在四處。

忽然有些想笑,笑自己。

陳悠沉默了片刻,「她對你倒是真的好。」

「這個水餃也是她做的?專門給你過生日的?」

「嗯。」

「你哄我先睡,就為了吃這個?遵守和她的約定?」

江照沒回答。

氣氛陷入了沉寂。

陳悠飛快地舀了一隻餃子,突然開口,「我要吃。」

「不行!」我發出聲嘶力竭的尖叫。

沒有人聽得見。

我伸手去搶她的勺子。

碰不到。

江照眸光微沉,攥住她的手腕,低聲警告,「陳悠。」

陳悠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重複,「我要吃。」

「阿照,以後你的每個生日,我都會陪你一起過。」

她在逼他做出選擇。

江照下頜線緊繃,漆黑的瞳孔閃過一絲掙扎,不知過了多久,他慢慢鬆開了陳悠的手。

陳悠如願吃到了餃子。

我呆呆地看著,淚水不斷地從眼角溢出。

像是一把又一把的刀將心臟割開,割得血肉翻滾,鮮血淋漓。

這不僅僅是餃子。

這不僅僅是餃子。

這幾天,我飄浮在牆角,漠然地看著他們,心裡好像失去了一切情緒。

但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經過那天的事,江照對陳悠的態度冷淡了許多。

除了一起打遊戲,他和陳悠沒有其他什麼親密舉動,甚至有意地避開陳悠的碰觸。

有一天,陳悠突然問道,「一直忘了問,蘇安呢?」

江照頓了頓,語氣平靜,「前幾天跟我吵了一架,跟公司申請出差了。」

陳悠笑了,「這麼多天不聯繫,說不定人家早就想跟你分手了。」

江照眼神晦暗,十分篤定:「不可能。」

說著,他下意識拿出手機,看著我和他的聊天界面,眉間少有的出現了一絲不安和焦躁。

哦,他還不知道我已經死了。

我忽然開始好奇,他知道後的反應了。

7

第二天,江照收到了我寄給他的戒指。

——他送給我的求婚戒指。

一個月前,我和江照去餐廳吃飯。

吃到一半,坐在對面的男人突然站了起來,毫無徵兆地掏出戒指,單膝跪地。

他一身筆挺西裝,矜貴俊美,像是精心打扮過,指骨卻因為緊張微微泛著白。

周圍的人都在起鬨,他嘴角含笑,目光灼灼地看著我,「安安,嫁給我。」

我哭紅了眼,顫抖地伸出手,任他把戒指套在無名指上。

那晚我熱情異常,抱著他的腦袋,看著頭頂上那抹殘破的燈影搖搖晃晃了一整晚。

我是個孤兒,被養父母收養後,他們在第二年就生了兒子。

過了幾年,他們又隨便編了個藉口把我送了回去。

什麼藉口呢,好像是喜歡偷東西吧。

——如果是餓到極致,吃了弟弟剩下的雞腿也算偷的話。

大概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上學那時候丟了班費,有人懷疑是我,江照站出來幫我說話的那一刻,他就住進了我心底。

後來,我又被一對不算富裕的夫妻收養。

他們對我很好,可我還是很謹慎,恪守本分,長身體的年紀,吃飯也只敢盛半碗。

等到我終於敞開心扉,他們卻車禍去世了,死在給我去開家長會的路上。

我又回到了福利院。

再也沒有人願意收養我。

我叫蘇安,卻從沒安定過。

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個真正的家人。

現在,江照跟我求婚了。

我以為,我終於要有家人了。

但是。

陳悠回來了。

她過得不好,第一時間想到的人不是她的父母,而是江照。

而我的男朋友,未婚夫,也盡職盡責地幫助她,甚至要把她帶回家照顧。

那次不歡而散之後,我跟公司申請了出差,去了杭州。

思考了一個星期,我把求婚戒指快遞寄了回去。

——我要和他分手。

也就是今天,江照收到的那枚戒指。

看到戒指的那一刻,他的臉色沉得好像能滴出水,眼裡也像覆了層化不開的冰。

他不斷地給我發消息,打電話,質問我什麼意思。

煙一口一口地抽著,他的五官輪廓越來越冷硬,眉間那抹焦躁幾乎要溢出來。

那邊不斷傳來無法接通的消息提示。

直到不知道多少支煙抽完,煙盒空了再也沒有,他才垂下眼皮,聲音很輕,

「蘇安,你真的要離開我嗎?」

是的。

我已經離開了,徹徹底底地離開了。

你終於可以如願和陳悠在一起了。

我輕聲回復,即使他聽不到。

忽然,我想到了一件事。

我也算是個果斷的人,既然當時已經把戒指還給他,就已經決定分手,為什麼還會趕回來幫他過生日?

我努力回想,總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8

我發現,江照走神的時間變長了。

晚上他在書房辦公,陳悠貼心地送來咖啡,江照沒有抬頭,脫口而出,

「安安,現在太晚了,你先去休息。」

陳悠愣愣地看著他。

江照也愣住了,他低低說了一聲「抱歉」,隨後抬手揉了揉眉心,仿佛試圖掩飾什麼。

接下來,他似乎出神了,一直盯著那一頁方案,沒有翻動,也沒有注意旁邊臉色難看的陳悠。

第二天,陳悠去江照的臥室打掃房間。

也不知是試探還是無意,她把屬於我的東西不動聲色地收拾了出來,還把我和他一起拼好的樂高「不小心」弄散架了。

江照看到後,難得對她甩了臉色,「……別動這些。」

然後甩開她的手,一點一點地,專注地重新拼湊著散落一地的積木。

他拼了多久,陳悠就在旁邊沉默地看了多久。

在和陳悠的相處中,江照時常走神。

看到陽台上我種的向日葵會走神,看到衣櫃裡我給他買的衣服會走神,看到魚缸里我養的小金魚會走神。

甚至,跟陳悠聊天,聽見她無意識說出的「安」字,他也會突然愣住。

我飄在半空,平靜地看著陳悠越來越慘白的臉色。

不光是陳悠,我也意識到了。

——江照,似乎在慢慢看清自己的心意。

我眯著眼睛,盯著沙發上那個我愛了一輩子的男人。

他似乎有些醉了,眉頭皺在一起,清俊的臉上浮起紅暈。

他在和他的朋友,何釗打電話。

「你到底想要蘇安還是陳悠?」何釗問。

他沉默了片刻,「蘇安已經跟我分手了。」

「所以是陳悠?」

他下意識皺了皺眉。

那邊似乎猜到了什麼,「江照,人的心很小,愛只能給一個人。去找蘇安吧。」

江照沒有說話,低下頭,手指輕輕摩挲著那枚求婚戒指。

良久。

「好。」

我沉默地看著他。

如果在以前,看到這一幕,或許我會感到開心吧。

但是現在,我死了。

我死了啊。

煩躁如同螞蟻往我心頭上鑽,越鑽越深,越來越煩躁,莫名的情緒在腦子裡翻滾,我快要喘不過氣來。

9

何釗讓他把陳悠送到她父母那裡去,他同意了,同時也買好了去我出差地方的機票。

這天,他似乎打算找陳悠聊這件事,剛回到家,陳悠就端著湯走了出來。

陳悠向來不食人間煙火,今天卻親自下廚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還特意包了新鮮的芹菜水餃。

「那天是我不好,硬逼著你做選擇,我只是太害怕,害怕失去你。」

「我當時也不想嫁人,可我媽用自殺來威脅我。」

「嫁給別人的那五年,我沒有一天不在想你。」

她穿著我的圍裙,楚楚可憐地看著江照。

眼淚一串又一串地流出來,眼尾通紅,仿佛染了一層胭脂。

「我知道,你現在心裡有她,但我可以等你。」

「別趕我走。」

她一把環住他的腰,臉埋在他的胸膛,小心翼翼地抓著他的衣服,開口的聲音破碎得令人心疼。

「至少,再陪我一段時間,等她回來,我就走。好嗎?」

江照沒有說話。

但也沒有推開她。

他輕輕嘆了口氣,溫柔地幫她擦乾眼淚,「別再哭了,對孩子不好。」

他還是心軟了。

鈍痛從心臟蔓延,一股強烈的澀意在我身體裡洶湧四躥。

到底要多愛一個人,才會在他身上失望一次又一次呢。

這五年,我耗盡了所有熱情,全心全意對他好,才勉強在他心中留下一個位置。

可她只是哭了一下,他就妥協了。

10

得知陳悠要再住一段時間之後,何釗表情很複雜,「你就不怕蘇安知道後真的離開你嗎?」

「我和陳悠現在只是朋友。」

江照站得異常筆直,面上始終不曾有一絲變化,「等安安消氣回來,陳悠已經離開了。」

「她不會知道。」

何釗嘆了口氣,不再說話。

我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切,越發期待看到江照知道我已經死了之後的樣子。

這幾天,江照按照約定陪著陳悠,他們並沒有什麼越軌行為,相處模式確實像是普通朋友。

而我一直在努力回想自己到底忘了什麼事情,到底為什麼趕回來給他過生日。

冥冥之中有種預感,當我想起來這件事,我的靈魂就不用再被束縛在江照身邊,我會得到真正的解脫。

但每次一回憶,腦袋都會炸裂一般的疼痛。

正當我心灰意冷之際,江照陪陳悠去逛商場,剛好看到有嬰兒用品,陳悠便拉著他走了進去。

陳悠拿起一條公主裙,捂唇笑了一下,

「真希望我肚子裡是個女兒,這樣我就可以給她買各種漂亮的裙子了。」

「阿照,你喜歡兒子,還是女兒?」陳悠好奇地問。

「女兒吧。」

江照唇角微微上揚,視線落在那些嬰兒用品上。

陽光照耀下,他漆黑的瞳仁泛出幾點光波,看著有些溫柔,「蘇安喜歡。」

隨後又補一句:「她生什麼我都喜歡。」

我呆呆站在原地。

記憶的閘門頓時打開,我頭痛欲裂,無數的畫面如脫了僵的野馬洶湧而來。

不知過了多久,我一動不動地癱在地上。

哭了又笑,笑了又哭。

我顫抖地把手放在小腹上。

我想起來了。

我之所以趕回來給江照過生日,之所以想再給彼此一個機會,是因為——

我懷孕了。

拿到診斷報告單之後,我想了一個晚上,還是決定和江照好好談談。

在他生日的前一天,我連夜趕了過去。

我打算把這件事,作為生日禮物當面送給他。

車上,我一邊撫摸著肚子,一邊想像江照得知這個消息是什麼表情。

會大笑嗎?

應該不會,他一直都是那副面癱臉,最多微微扯開唇角,一本正經地看著我,「蘇安,其實你懷孕我挺開心的。」

會和我一樣期待著這個孩子嗎?

應該會。

求婚那晚,他在我耳邊微微喘著氣,呼吸暖融融的,「蘇安,結婚後,我們要個孩子吧。」

「我一直都知道,你想要很多家人。」

是啊,我想要很多家人。

江照怎麼那麼懂我呢。

想著想著,我竟然笑了出來。

司機從後視鏡看到這一幕,問我笑什麼。

我沒回答,只笑著讓他專心開車,畢竟外面雨那麼大,注意安全。

路程有些無聊,我克制住自己直接發消息告訴江照的衝動,刷起了微博。

然後發現有人關注了我。

是陳悠。

我打開了陳悠的微博。

我發現,她發的都是江照的照片。

從她微博的照片裡,我看到這些天,江照是怎麼無微不至地在醫院守著懷孕的她,看著兩人之間怎樣一步步舊情復燃。

就像一對,剛剛有了孩子的新婚夫妻。

「打針很痛,但有你在身邊,我就不怕了。」

——配圖是江照沉靜的側臉,和兩隻交握的手。

「兜兜轉轉,還是你對我最好。」

——配圖是素來有潔癖的江照低頭為她剝蝦。

「昨晚你在床邊睡著了,我偷偷親了你一下,我知道你沒睡。」

這條微博,沒有配照片。

但是,江照給她點了個贊。

我死死盯著屏幕,心臟驟緊,只感覺血液都在往大腦上涌。

人這一輩子到底要看多少骯髒的東西啊。

我不想再看了。

然後,老天也真的沒有讓我再看到了。

懸崖邊,一輛紅色的重型卡車突然失控,徑直撞了過來,我們連人帶車滾下了懸崖,隨後發生了爆炸。

我滿懷期待和喜悅趕過去。

卻是帶著絕望和恨意死去的。

強烈的刺激讓我暫時失去了這部分記憶,刺骨的恨意卻讓我靈魂出竅,跟在江照身邊。

原來,我並不是因為愛他,才離不開他。

而是恨他。

我和肚子裡的孩子一起死去的時候。

江照在幹什麼呢?

他在照顧別人,和照顧別人的孩子。

或許是感覺到了什麼,正和陳悠說話的江照忽然眉頭緊皺,下意識朝四周看了看,卻什麼也沒發現。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一下。

何釗顫抖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江照,我跟你說一件事。你千萬別激動。」

「我有個兄弟是交警,他那邊發生了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乘客和駕駛員全部死亡,有個孕婦的身份直到今天才查出來。」

「那個孕婦,就是蘇安。」

11

我無數次設想過江照知道我死後是什麼反應。

現在,我終於看到了。

這個男人剛才還在和他的白月光笑著說話,聽到這個消息,微微怔了片刻,眉頭緊皺,「別開這種玩笑。」

「是真的……」

江照呆愣了幾秒,厲聲呵斥,「何釗,別開這種玩笑。」

「一個星期前,她乘坐的計程車跟一輛卡車相撞,墜落懸崖後發生了爆炸,由於現場只有少量肢體殘骸,警方又沒有接到那個孕婦家人的失蹤報案,整整一個星期……」

那邊的何釗哽咽了一下,仿佛說不下去,

「過了整整一個星期,警方才通過 DNA 比對確認了蘇安的身份……」

江照臉色漸漸變了,整個人仿佛僵硬成了一具木雕泥塑。

「江照,她懷孕了,這件事你知道嗎?」

「她失聯了一個星期,你都沒去找過她嗎?」

隨著何釗的一聲聲質問,江照那張臉已經毫無血色,嘴唇劇烈地顫抖著,

「不可能,不可能……你是在騙我。」

「阿照……」陳悠在一旁擔憂地看著他,伸手輕輕握住他的手。

電話那邊何釗頓了頓,語氣說不出是嘲諷還是譏誚,「你現在和陳悠在一起?」

空氣安靜了好幾秒。

「也是,蘇安失聯的一個星期,你一直和她在一起。」

江照怔了怔,幾乎是立刻反應過來,用力地甩開了陳悠的手,眼圈通紅,表情侷促,像一個做了錯事的孩子。

「她的遺體現在存放在殯儀館,警方通知她的家人去認領。你待會兒過去一趟吧。」

何釗沉默了很久,

「她沒有家人,只有你了。」

江照茫然地愣在原地,高大的身軀一下子佝僂了幾分,然後慢慢蹲了下來,蜷縮著一動不動,嘴裡重複念叨著一句話,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他似乎只會說這句話。

他不願相信我已經死了。

我冷漠又痛快地看著這一幕。

恢復記憶之後,我清晰地感受到那股對他的恨意,幾乎要將我吞沒。

但報復的快意過後,心底卻生出無盡的疲憊和悲涼。

愛和恨都太消耗力氣了。

我活得那麼累,死了也那麼累。

12

恢復記憶之後,我並沒有馬上消散。

除了靈魂變得透明了幾分,我仍受限在江照身邊,只是距離他的活動範圍變大了一點。

我跟著江照來到殯儀館。

這個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男人,現在僵硬地立在門邊,連靠近都不敢。

裡面工作人員感嘆,「能找到那麼多燒焦的殘骸已經很不容易了,身體都是拼湊的。唉,聽說還是個孕婦。」

「可不是,腕關節和指關節嚴重彎曲變形,當時應該是想拼命護住肚子裡的孩子吧。」

江照臉色慘白,身形微晃,若不是撐住牆壁,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

工作人員看到了江照:「家屬是嗎?過來吧。」

江照緩緩地,踉蹌地走過去。

那兩人也走了,房間裡只剩下他一個人。

高大的影子擋住了頭頂的光亮,他背脊繃得直直的,攥著拳頭的手用力過度,指甲陷入了皮肉里而不知。

他看著我被白布蓋住的遺體,開始自言自語。

「剛才來的路上,我忽然想起了一件,從來沒跟你說過的事。」

清冷的語調有些微顫,但起伏不大,就跟平時一樣。

「那時候我們都還很小。有一天我下樓買東西,有個小男孩貪玩,拿走了路邊一個盲人奶奶碗裡的零錢。你忽然沖了過去,和他撕打在一起。你明明那麼瘦弱,卻死死地兇狠地掰著他的手,最後那個小孩受不了了,主動把手裡的一塊錢給了你。」

「之前我聽他們說過,你是個孤兒,喜歡偷東西。」

「但那時你頭髮凌亂,唇角淤青,在地上喘了一會兒,站起來把錢放進了盲人奶奶的碗裡,然後平靜地離開了。」

「這一幕,盲人奶奶看不到,那個小男孩不會說,但我看到了。」

「這件事之後,我不由自主地開始關注你,視線總是忍不住落在你身上,後來班上有人誣陷你偷班費,我第一反應就是站出來幫你說話。」

「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一刻你眼裡的光亮。」

「後來,你的視線也漸漸落在我身上,跟我對視會臉紅,會看著我發呆。」

「那幾年,學校優秀學生頒獎會上是你站在我身邊,打籃球的時候是你給我遞水,短跑比賽我得了冠軍,是你笑著給我獻鮮花為我祝賀,奧數競賽的隊伍里是你陪著我一起奪冠。」

「再後來,陳悠出現了。」

他停了一下,抬手捂臉,似乎有什麼東西從指縫流出,

「安安,明明是我先開始注意你,你也喜歡上了我,我為什麼會喜歡上別人呢?」

我沉默地看著他,原以為已經毫無波瀾,內心還是泛起了細細密密的痛意。

是啊。

為什麼呢。

明明是我先認識他的,我們為什麼會走到現在這一步呢。

我本來不是一個活潑開朗的人。

但在江照面前,我總是讓自己像一個小太陽一樣,拼盡全力地對他好。

我沒對誰這麼溫柔過,也不會再對誰這麼溫柔了。

「蘇安,跟你求婚的那一刻,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一輩子的。」

「蘇安,你理理我。」

「理理我,好不好?」

「蘇安。」

「安安。」

「……老婆。」

他叫了一遍又一遍。

沒有人回應他。

他開始焦躁,甚至暴躁,唇色泛白,一聲聲喊我的名字,直到嗓子沙啞,直到再也喊不出來。

「你明明說過,永遠不會離開我的……」

他聲音迷茫,嘶啞得像從喉嚨深處擠出,肩膀不停顫動,雙眼布滿血絲,仿佛一頭走投無路的絕望凶獸,看起來可怖到了極點,又可憐到了極點。

我安靜地看著這個悲痛欲絕的男人。

或許,直到這一刻,他才真正意識到,我已經死了。

13

拿到我的骨灰盒後,江照便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我感覺到靈魂越來越虛弱了,疲憊地蜷縮在地上睡覺。

朦朧之中,我聽到陳悠不停地拍打著門,聲音裡帶著急切的哭腔,

「阿照,三天了,我求你吃點東西,好不好?」

「就算她不在了,你也不能這樣對自己的身體啊。」

「她如果知道了,肯定也會心疼的。」

我從昏昏欲睡中甦醒,揉了揉眼睛,下意識看了一眼緊閉的那扇門。

原來,已經過去三天了嗎?

一個小時後,何釗過來了。

他簡單粗暴地踹開了那扇門,濃重的煙味和酒氣瞬間從裡面蔓延開來。

刺眼的光線湧進房間,籠罩著地上的男人。

他的身邊散落著一堆菸頭,東歪西倒的酒瓶,以及,我的骨灰盒。

他正低頭安靜地拼著樂高。

——之前我和他沒拼完的樂高。

明明只過了幾天,江照看上去瘦了一大圈,下巴長了一層青黑色的胡茬,眼窩深陷了進去。

「阿照……」陳悠聲音嘶啞。

聽到動靜,他遲緩地抬眼望了過來,像是年久失修的器械,布滿紅血絲的眼睛空洞冷漠,「你怎麼還沒走?」

他似乎開始發呆,輕聲,「安安回來,看到你會不高興的。」

陳悠臉色一白。

正發著呆,他忽然抬起頭,眉間溢出一抹慌亂,對陳悠開口的語氣冷漠而絕情,

「這裡是我和安安的家,你沒有資格待在這裡。」

陳悠呆呆地看著他,仿佛不敢相信他會對她說這種話,眼淚大顆大顆滾落。

江照眉頭緊蹙,似是有些不耐煩了,「滾啊。」

見他不為所動,陳悠眼裡閃過難堪,哭著跑開了。

江照面無表情地繼續拼樂高,似乎毫不在意。

「如果你能早點這樣做……」何釗突然開口。

江照臉色煞白,手指哆嗦了一下,積木也隨之掉在地上。

他怔怔看著那塊積木,瞳孔里翻湧著痛苦和傷悲。

「那天我和她大吵了一架,我跟她說,要把陳悠接回家照顧。」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她不會申請去出差,也不會……」

「她出事那天,走的是近道,她是趕著回來的。趕著給我……過生日。」

「她想把懷孕的消息,當作生日禮物送給我。」

「而我當時在幹什麼呢?」

江照抬手捂住心臟的位置,痛苦地閉上眼,「我趁著她不在,把陳悠帶回了家。」

他深吸口氣,又開始拼樂高,但手指顫抖,拼一個掉一個,

「何釗,我後悔了。我真的後悔了。」

何釗站得筆挺,沉默地看著他,聲音很輕:

「都說,辜負真心的人,遲早有一天會遭到報應。」

「可是,以她的死為代價,她是不是太可憐了些。」

江照眼圈通紅,怔怔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何釗長長地嘆了口氣。

「你做出現在這副樣子,她並不會開心。江照,再怎麼樣,你也得繼續生活。」

14

幾天後,江照堅持給我辦了一個葬禮。

天空下著濛濛細雨,到處一片灰色,整個城市仿佛陷入了陰霾。

江照沒有打傘,沉默地站在墓碑前,看著上面我的黑白照片。

墓碑上刻的是:亡妻蘇安。

一個又一個的人在我的墓碑下放上白菊。

葬禮結束之後,江照一直站著不動,雨水順著他的髮絲蜿蜒而下,在蒼白的臉頰留下一道道水痕。

何釗拿來一把傘,遞給他,

「你知道自己心臟不好嗎?任何感冒都可能誘發感染,你就非得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嗎?」

江照面無表情地扔掉傘,「那就病死好了。」

果不其然,那天之後,江照就生了一場大病。

原本只是一場小感冒,但他一直不吃藥,誘發了感染,在醫院足足住了半個月。

晚上,病房很安靜。

江照怔怔望著窗外寂靜的黑色,用很輕很輕,很疑惑的聲音說:

「安安,為什麼你一次都不來我的夢裡。」

「你曾經說要照顧好我的心臟。現在我把它弄生病了,你回來看看我好不好?」

出院後,病才剛好,江照又因為酗酒再次感染進了重症室。

何釗冷冷盯著目光無神的他,直接用力扇了他一巴掌,「既然你想死,還不如被我扇死算了。」

「反正當時你做那些噁心事的時候,我就想替蘇安扇你了。」

「人都死了,你現在做出這副樣子給誰看啊!自我感動嗎?」

「我告訴你,要不是你外婆對我很好,要我看著你,我才懶得管你。」

「蘇安如果看到你這些自以為是的行為,只會感到噁心,懂嗎?」

江照臉色慘白,呆滯地看著他。

不知道江照有沒有聽進去何釗的話,但那天之後,他不再頹廢,也不再糟蹋自己的身體。

他平靜地去上班,平靜地繼續生活。

可是,我總覺得他有些奇怪。

晚上他會在陽台站著抽一會兒煙,煙霧徐徐瀰漫模糊面龐,卻只平添孤寂落寞,化不開他周身涼意。

抽完煙,他就會去冰箱裡拿出那袋水餃。

水餃剩的不多,大概還有十幾個,江照就每天煮幾個吃。

睡之前,他會安靜地看一會兒我的骨灰盒,低低說道,「晚安。」

我發現自己已經不用時刻跟著江照了,而且總是腦袋昏沉,莫名感覺很困,就每天待在房間裡睡覺。

這幾天,他好像工作很忙,總是回來得很晚。

我不知道他在忙什麼,直到何釗給他打電話。

「你把公司的股份都轉讓給我是什麼意思?」

他回答得很平靜,「就是想休息一段時間。」

「聽說你捐出一大筆錢給了孤兒院?是因為……她?」

江照淡淡嗯了一聲,「你就當我是在贖罪吧。」

何釗沉默了片刻,換了個話題,

「陳悠的前夫不知怎麼又回來找她,他們發生了爭執。陳悠被他推了一下,流產了。他前夫去了警察局自首,陳悠現在還在醫院昏迷不醒,聽說情況很不好,可能以後都懷不了孩子了。」

江照始終面無表情,仿佛這件事勾不起他絲毫的情緒,「我要睡覺了,先掛了。」

又過去了幾天,江照下班回來,照常去陽台抽了會兒煙。

回來看到冰箱裡的水餃還剩最後幾個的時候,他愣了一下,忽然笑了。

釋然的,放鬆的,甚至可以稱得上愉悅的笑容。

我微微皺了皺眉。

他並沒有馬上吃餃子,而是一個人去逛了商場。

他來到母嬰區,仔細耐心地詢問導購員,買了一些嬰兒用品,又去樓下阿姨那裡買了很多玫瑰花。

付錢的時候那個阿姨笑得合不攏嘴,

「你女朋友最喜歡來我這裡買花了。對了,好久沒看到她了,她去哪裡了啊?」

江照只是靜靜地站了一會兒,「她去出差了。」

阿姨點點頭,「晚上的花不怎麼新鮮咧,明天白天你過來,我給你——」

「不了阿姨。」他溫和又堅定有力地拒絕,一字一頓,「今晚,我也要去出差了。」

阿姨一愣,捂住唇揶揄,「我懂,想女朋友了是吧。」

「嗯。」江照嘴角噙著淡笑,長長地睫毛垂下,「我很想她。」

「真的,真的很想她。」

回到家,江照坐在餐桌上,安靜地,認真地吃完了最後幾個餃子,把湯汁也乾淨地喝完。

然後洗了個澡,換了一身乾淨整潔的衣服,把玫瑰花和嬰兒用品放在床上,垂著眼看了一會兒。

做完這一切,他從抽屜里拿出了一把不知什麼時候放到這裡的水果刀,和一瓶不知什麼時候買的安眠藥。

他打開安眠藥,把安眠藥全部倒了出來,然後一顆一顆地撿進自己的嘴巴里。

我全身發抖,死死地盯著他。

難以言喻的暴躁以不可擋的銳勢在胸腔鼓譟起來,一寸寸碾過骨骼肌膚,漸漸席捲全身。

他竟然想自殺。

在他拿起水果刀,抵在手腕上,冷靜地輕輕一划的時候,我尖叫出聲,

「憑什麼!」

叮噹一聲,水果刀掉在了地上。

「安安……」

血珠不斷地從他手腕的傷痕往外涌,血腥味蔓延,江照恍若未覺,呆呆地,痴痴地望著我。

「果然,人在快死的時候,會看到想看的人。」

「安安,我很想你……」

我極力克制著情緒,語氣極冷,「可我一點也不想看到你。」

江照臉色泛白,他有些艱難地站起身,拿起床上的那捧玫瑰和嬰兒穿的衣服,唇角扯出一個稱得上討好的笑,

「這是我送給你和孩子的禮物。」

他手指不安地摩挲著那兩件衣服,不大自在地半低下頭,

「我不知道是女兒還是兒子,所以兩種都買了。」

我冷冷地看著他,「我們都不需要。」

他身體微微一僵,依舊低著眉眼,「我知道你還在我生我的氣。我那天不該和你吵架。」

「陳悠只是我年少時的不甘心而已,我愛的一直是你。」

「真的一直,一直都是你。」

「何釗說,辜負真心的人,得付出代價,所以我來陪你了。」

「安安,我錯了,原諒我好不好。」

他每說一句,我的心頭就猶如被一根針尖刺入,渾身緊繃的神經更是在這一刻徹底繃斷。

我重重吸了口氣,忽然笑了,「你知道我那天出車禍的時候,最後看到的是什麼嗎?」

江照茫然地抬頭。

我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我看到了陳悠的微博。」

江照臉色煞白。

「我看到你是怎麼在醫院無微不至地照顧她,看到你在她害怕打針的時候握住她的手,看到你為她細心地剝蝦,看到她用偷親來試探你,而你給她的微博點了贊。」

「我是帶著對你的恨意死去的。」

「所以,江照,你怎麼有臉讓我原諒你啊。」

江照身形一晃,整張臉失去了血色。

他動了動唇,卻說不出話來,眼裡蘊著深刻的痛楚和懊悔。

這就痛苦了嗎?

還不夠。

我扯出一抹極淡的笑,仰起臉問他,「江照,在你生日那天,和陳悠一起吃的餃子好吃嗎?」

江照微微一怔,「你是怎麼知道——」

他瞳孔猛地睜大,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眼底有大片大片的恐懼漫開。

我迎著他的眼神,笑容越發燦爛,

「因為,這些天我的靈魂從來沒離開過啊。江照,這並不是你臨死出現的幻覺。」

「而是,我一直在看著你們啊。」

江照整個人僵住,像是被一股強烈的,無法言喻的,深重的絕望席捲了全身,他的唇在劇烈地顫抖,眼睛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

「我看著你們在我買的沙發上旁若無人地接吻,看著你們吃著我包的芹菜水餃,看著你把我們的秘密說給她聽,看著你們用我送你的遊戲機,看著你一次又一次地在我和她之間選擇她。」

「江照,我跟孩子痛苦絕望地死去,而你什麼都不知道,你抱著陳悠,計劃著怎麼和我分手,光明正大地和她在一起。」

我一字一句地將這一切血淋淋地揭開,心裡好像在尖嘯,眼眶酸澀脹痛得厲害,眼前一片模糊。

「所以啊江照,就因為你現在意識到了自己的真心,所以就要虛偽地自殺來陪我,證明你所謂的深情嗎?憑什麼啊。」

江照已經整個人抱著腦袋蜷縮在地上,眼神空洞,眼裡竟真的流出血淚。

溫熱的鮮血沿著他的鼻梁,下頜流淌,滴落在那兩件嬰兒穿的衣服上,寸寸染成了血紅,紅的如此熱烈和絕望。

江照仿佛突然回過神,他呆呆地看著這兩件衣服,聲音乾澀僵硬,「衣服髒了……」

「衣服髒了。」

他慌亂地想去擦拭,手腕上的鮮血也滴落在衣服上,他整個人愣住,無措地顫抖著,絕望又悲涼地抬頭看我,「安安,送給寶寶的衣服髒了……怎麼辦……」

我看著他,心臟像是被一隻大手狠狠攥住,痛得快要窒息,閉了閉眼睛,

「江照,你不配自殺,不配來陪我們。」

「你必須活著,永遠地活在無盡的痛苦裡。」

房間裡安靜極了。

江照安靜得連他的呼吸聲都聽不到。

不知過了多久,他帶著哭腔低聲,「好。」

聽到他這聲好,像是有什麼無形枷鎖撤去,我的靈魂驟然一輕。

意識的最後,我似乎看到江照撥通了 120。

他最後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公司的股份我已經全部轉給何釗了,我會把剩下的錢也都捐給孤兒院,安安,我會一無所有,長長久久地活著,用一輩子來贖罪。」

我終於閉上了眼睛,準備去一個新的世界。

我希望。

下輩子,我能有疼愛我的父母,有一個愛我,彼此尊重的丈夫,有幾個漂亮可愛的孩子。

但是,不要再讓我遇到江照了。

(故事完)

相关推荐: 跪在我面前的男人,是我愛而不得的男人,皇甫澈

一 他娶了丞相之女後,我嫁給了他父皇。 「孩兒乖,叫母后。」我嗓音溫柔到了極致,低頭看著跪在我跟前的男人。 我叫裴桑,跪在我面前的男人,是我愛而不得的男人,皇甫澈。 我自小便愛慕他,儘管我多次向他表明愛意,他也跟我說過要娶我,可最後呢?他還是娶了丞相之女,只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