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真實 被家暴6年,父母跪求我別離婚,我還是決絕

被家暴6年,父母跪求我別離婚,我還是決絕

1

離開家鄉十幾年後,李清終於踏上故土。

衣錦還鄉,她回家的陣仗風光十足。當然,她有風光的資本。

那個恥辱的、被所有人避而不談的李清似乎從未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嫁到南方有錢家裡的驕傲李清。

她這次回家是因為侄女的婚事。哥哥專門打電話來,讓她一定回家給侄女撐場面。

李清當然明白哥哥的言外之意。

當她和老公拎著大包小包出現在家門前,取出周大福足金八件套首飾為侄女添妝時,她滿意地看到哥哥一家笑逐顏開,嚴肅的父親眼角也柔和幾分。

那一瞬間李清心裡酸澀混合報復的快意。她早就知道,誰會和錢過不去呢?她這個被趕出家門的女兒,今天不照樣被家裡奉為上賓?

侄女婚期將近。李家每天都門庭若市。

李清盤腿坐在炕上,含笑聽親戚們奉承誇獎。半生顛沛流離,今日富貴還鄉,她為的就是出一口氣。

不過這口氣出得還不夠暢快。想到這裡,李清忍不住狀似不經意詢問:「我離家這麼多年,好多人都變了,差點認不出來。南真村老陳家現在怎麼樣了?」

屋子裡嘰嘰喳喳的聲音驟然低下去。半晌,一個有點年紀的姨遲疑著問:「清啊,你說賣豆腐的陳家?陳建民家?」

李清點頭,神色一如既往端莊大方:「對啊。他家現在怎麼樣?」

「陳建民沒了,都沒了好幾年了。」

2

陳建民是李清的初戀。

十八歲的李清是十里八鄉有名的美人。八十年代能讀高中的姑娘在北方農村並不多見。大多數女孩都是讀了初中,認識幾個字,能寫會算就回家了。

李清的父親原本也這樣打算,卻被一向疼愛李清的奶奶說服,送李清去縣裡讀寄宿高中。

陳建民是高二轉到李清她們班的。他個子高大,皮膚黑黝黝的,笑起來帶點憨,穿得也不怎麼樣,大多是舊衣服,有的還帶補丁,勉強算乾淨。

陳建民成績一般,李清成績卻很好。班裡只有李清不嫌棄他家窮,願意幫他解答疑難。

一來二去兩人逐漸熟識起來。李清知道陳建民家窮,天天靠鹹菜饅頭過日子,就三天兩頭接濟他打牙祭改善伙食。天長日久,兩顆年輕的心逐漸走到一起。

他們偷偷開始談對象。

李清奶奶是希望李清能上大學的。最好讀個師範,將來當老師吃公家飯,又體面又容易說對象。

可陳建民斷然考不上大學。別說大學,考師專都困難。況且李清非常清楚,就算陳建民成績好,家裡也不會讓他們在一起。

李清還有個哥哥。家裡供她讀書就是為了增加資本,將來能嫁得好點,多收點彩禮給哥哥娶個好媳婦。陳建民這樣的窮小子,李清爸絕對不會同意。

陳建民也不想李清上大學。他怕李清飛得太遠,自己控制不住。上了大學見了世面,李清怎麼可能看上他這樣一無所有的人?在他的甜言蜜語下,李清第一次生出反抗家裡的念頭。

她不想考大學了。她要和陳建民一輩子在一起。

高考一塌糊塗。出成績那天父親黑著臉摔碎了一個杯子。她媽倒沒指責她什麼,只說:「都這樣了。你也真不是讀書那塊料,回家待幾年準備嫁人吧。你嬸子前兒還說呢,要給你說個好人家。」

嫁人?嫁給一個自己沒見過幾面的父母挑的人?李清冷汗涔涔。她的愛情怎麼辦?她的建民怎麼辦?她連大學都不考了不就是要和建民在一起?

想了一夜,李清想出個辦法。

她纏著向來疼愛她的奶奶,說想復讀一年,「我只是今年沒發揮好。讓我再讀一年。要是還不行,我就老老實實回來嫁人。」

奶奶同意了李清的要求。在她的強力逼迫下,李清的父親最終同意把她送去縣裡復讀。

「這是最後一次。這次還考不上,說破大天你都別再讀了,回來嫁人。」

李清臉上絲毫不露,誠惶誠恐向父親保證這次一定好好讀書。

到了學校沒幾天,李清就辦了退宿,背著行李敲響陳建民的家門。

陳建民家真是窮,房屋狹小,光線昏暗,吃的還沒有李清家一半好。但李清完全不在乎。她把鋪蓋卷和陳建民的並排放在炕上,甜蜜蜜地笑起來,似乎看到未來的美好生活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等李清爸媽知道這個消息,李清已經在陳建民家住了一個禮拜。

沒出門的黃花大閨女跑到男人家裡住了一個禮拜。李清爸媽覺得天都快塌了。這下別說攀高枝兒,閨女走出去不被人戳脊梁骨都是太陽打北邊出來。

李清爸媽黑著臉趕到陳建民家,把李清抓個正著。眼見生米煮成熟飯,陳建民他媽笑得跟朵花似的,大咧咧趕著李清爹叫親家。

覷著眼掃了一遍破破爛爛的陳家,李清爹憤怒非常,提出彩禮要「三大件」——冰箱、彩電、洗衣機,還得換一套全新的家具。

陳建民他媽一聽就炸了鍋。她打得好算盤,李清漂亮又有學問,對他兒子還死心塌地,不用花什麼錢就賺回一個兒媳婦。

誰知李清爹竟喊了這麼高的彩禮。別說三大件,一套全新家具他家都湊不出來。

兩邊吵得不可開交。陳建民他媽有恃無恐:「你閨女自個兒想男人。人都是我兒子的了,你敢不給嫁?彩禮沒有,逼急了老娘就去村里喊人來評評理,看是你閨女不要臉還是我們老陳家沒理。」

李清爹被她連損帶罵一通,氣得火冒三丈,扯著李清就要走。李清卻死活不動彈。

「爸。我人都是他的了。你……你就依了我吧……」

啪。

李清臉上登時挨了一個耳光。她媽趕緊上來攔,被她爸一把推開,恨恨地指著李清鼻子:「好好好。我養了個好姑娘,胳膊肘往外拐。你自己選的路,將來別回家來哭!」

陳建民他媽帶著勝利的喜悅和李清家很快商定結婚事宜。陳家的彩禮寒酸至極。

李清媽一邊給閨女收拾嫁妝,一邊忍不住抹眼淚。女人家一輩子的大事這樣草率。婆婆潑辣,男人懦弱,閨女以後的日子怕是難過。

結婚那天的場面不算好看。婚禮日子定得急。

李家好歹是做全了表面功夫,可陳家那頭的酒席上連整雞整魚都沒有,比逢年過節還簡陋些。陳建民借了輛自行車,吹吹打打把李清抬回了家。

坐在陳建民的後座上,李清臉上全是憧憬的笑容。酒席簡陋,典禮草率,她統統不在乎,能和愛人在一起,未來每一天都鍍了金。

3

結婚第二天生活就給她迎頭痛擊。

陳建民家在農村,每天早上到鎮上賣點豆漿豆腐,天不亮就要起床磨豆子。

李清爸在農場上班,大小是個吃公糧的。李清從小嬌生慣養,哪吃過這種苦,更別說磨豆子這種力氣活。

她幹得略微慢點,就被婆婆指著鼻子罵倒貼進來的嬌小姐。

伙食也讓她不習慣。婆婆吝嗇,頓頓連個油星都見不著。李清自掏腰包買點好的,讓婆婆看見就是一通指桑罵槐,嫌棄她不會過日子。

婚前體貼的陳建民也逐漸露出真面目。他原本想著李清家條件不錯,嫁妝應該也不少,娶回來能改善家裡條件,老丈人也能提攜下自己。

沒成想李清跟家裡鬧掰了,他那點小算盤全成了泡影。李清的嫁妝也沒他想像的那麼多。種種不如意之下,陳建民對李清也冷落起來。

他本就好吃懶做,沒考上大學也不想復讀,侍弄土地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活全落在李清和婆婆身上。

陳建民三天兩頭在外面喝酒,喝得醉醺醺回來倒頭就睡。李清略說幾句就被他拳打腳踢。

酒醒後他會立刻和李清道歉,賭咒發誓說下次絕對不犯。然而下次喝醉又故態復萌。

婚姻生活的不如意讓李清迅速老去。她還不到二十歲,臉上已經被苦難侵蝕出歲月的滄桑。

結婚一年後。李清生了個女兒。

日子越發難過起來。懷孕時婆婆想著她懷著陳家香火,對她難得和顏悅色。陳建民也天天噓寒問暖。李清似乎又回到戀愛時的樣子,笑容也多了起來。

可生下女兒之後一切都變了。陳建民抱都不抱女兒一下,天天不著家。婆婆不顧她坐月子不能沾冷水,逼得她月子裡還要自己洗衣裳。

月子餐更是不可能。上頓麵條下頓麵條吃得李清看見麵條就反胃。

她第一次想到離婚,偷偷跟母親講了打算,遭到母親激烈反對。母親的理由很充分,外孫女剛生下來才滿月,離了婚小孩以後怎麼辦?

就算為了孩子,李清的日子也得繼續過下去。

李清覺得母親說得有道理。她和父親不也是打打鬧鬧吵架拌嘴過了一輩子嗎。過日子哪有個舌頭不碰牙齒,也許等閨女長大了就好了呢。

日月如梭,斗轉星移,轉眼過了5個春秋。李清女兒6歲生日前夕,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李清再次下定決心要離婚。

4

陳建民這些年酗酒惡習越發嚴重,天天喝得醉醺醺回家,摔摔打打罵罵咧咧。每次他喝多了回來李清都抱著女兒躲到廚房裡。

這天他又喝多了,左搖右晃邁進臥室一頭栽在床上,嚷著渴要喝水。李清端水過來,他喝著嫌燙,揚手就給了李清一耳光。

李清不甘示弱與他扭打起來。兩人撕扯得難分難解,女兒撕心裂肺的哭聲突然驚醒了被怒火沖昏頭的李清。

她倉皇地奔過去抱著女兒,顫抖著扒拉開女兒捂著臉的手,觸目驚心的傷疤讓李清悚然一驚。

原來陳建民和李清撕打中順手摔了杯子,碎片亂飛,地上的女兒躲閃不及,眼角被碎片劃了一道深深的血痕,顯見得要留疤。

李清抱著女兒往外沖,被陳建民攔住。他這會兒醒了酒,知道自己闖下大禍,攔著不讓李清走。

雞飛狗跳的動靜驚醒了李清的婆婆。婆婆站在院裡罵:「讓她走!我看她走哪去!生了個賠錢貨還當個寶!老陳家真是瞎了眼要你這個不要臉的倒貼貨!」

李清臉上看不出丁點怒意,意外平靜地回頭問陳建民:「你也這麼想?覺得我是個倒貼貨,閨女是個賠錢貨是累贅?」

「是!」陳建民被她似笑非笑的眼神激怒,揮舞著手臂沖她怒吼,「你自己要貼上我的!誰稀罕娶你?自從娶了你我們家一點順心事沒有!你就是個喪門星!」

「好。」李清斬釘截鐵,「陳建民。我們離婚吧。」

李清的決定在娘家引起軒然大波。

女兒出生後她和娘家的關係有所緩和。雖說她爹對她還是沒個好臉色,卻不再禁止她媽和奶奶與她往來。

可這次李清抱著女兒回了娘家,口口聲聲說要離婚,別說李清爹生氣,最疼她的奶奶都無法接受。

不管她怎樣哭鬧哀求,都敵不過老觀念作祟。李清媽跪下求她不要離婚,求她看在父母的面子上忍一忍。

李清爹說得很輕鬆:「誰家不是一輩子這麼過來的?難道我和你媽不拌嘴?小陳還年輕,心性定了就好了。」

忍字頭上一把刀,沉甸甸地扎在心裡,痛到麻痹就感受不到痛覺。難道真的像爸媽說的那樣,當牛做馬過一輩子?李清幾乎絕望了。

5

一封來自廣東的信救了她。

她第一次知道她有一個姑姑在廣東。這個被父親視為恥辱的姐姐,被他們全家閉口不提的姑姑,卻在李清山窮水盡之時向她伸出橄欖枝。

離開這片讓她傷透了心的土地,去沒人認識她的地方重新開始。

她向父親提出建議,態度前所未有的冷靜:「如果你們覺得離婚丟人,我不會待在家裡吃閒飯。我帶著閨女南下去找大姑。她能活我也能活。」

「你要是離婚,以後我們就當沒你這個女兒。我丟不起這個人。」李清爹磕磕菸袋鍋子,別過頭不看她,「你從來都主意大得很。我不讓你嫁你非要嫁,不讓你離你非要離。你這麼有主意,要我這個爹做什麼。」

聽父親絕情至此,李清心中反而湧上一股久違的輕鬆。她跪下給父親重重磕了幾個頭,「爸,我走了。」

和陳家那邊談離婚沒費什麼口舌。陳建民早就嫌李清人老珠黃,婆婆嫌她生不出兒子給陳家斷了香火,聽說李清一分錢不要自願離婚還要帶走女兒,兩人高興得什麼似的,一口答應和李清離婚。

陳建民答應得這樣爽快毫不留戀,李清不意外之餘心中難免空落落的像被挖去一塊。

他們不能說沒有相愛過。可相識七年走到分道揚鑣的結局,她竟然連一點惋惜都沒有。

走出民政局那天,明媚的陽光曬在身上,李清仿佛看到十八歲的自己。那麼年輕、滿懷希望的自己,帶著一腔孤勇向愛情頭也不回奮不顧身。

時至今日她才明白,愛情和婚姻之間根本沒有必備關係。維繫婚姻的那麼多要素中,愛情不值一提。

她的一腔熱血,她的孤注一擲,只換來那人一句自甘下賤。她低到塵埃里開出的花,被人把玩後棄如敝屣。

原來愛一個人之前要先愛自己。愛自己是人類的本能。連愛自己都做不到,把自己折墮成卑微至極的模樣換來的能叫愛情嗎?

還好她還年輕,一切由頭來過也不是不可能。

6

25歲的李清帶著6歲的女兒,買了到廣東的硬座車票,隻身南下。走的時候沒有人送她,只有疼愛她的奶奶給她偷偷塞了點錢。

前路是凶是吉,她自己也不知道。不過不管什麼樣的日子,都不會比在陳家挨打更壞了。

姑姑的丈夫比她大十幾歲,講一口不大流利的粵普,拿腔拿調惺惺作態。他不常回家,大多數時候都是姑姑獨守空房。臥室里沒有結婚照,衣櫃裡沒有四季衣裳,家冷冰冰得不像一個家。

在年長的「姑父」不知第幾次稱讚李清長得像大明星後,姑姑給她租了房子,讓她儘快搬出去。

「小清,別走我的老路。」姑姑哽咽著拿出一包錢塞進李清手裡,「我這輩子沒指望了,你還長著呢……」

姑姑抹著眼淚握緊她的手,李清終於知道為什麼看起來生活優越的姑姑從未回過家——那個年長的「姑父」是她的情人。說得更明白一點,姑姑做了那個廣東人的小三。

「為人外室,朝不保夕,我哪有臉回家?你奶奶年紀大了,知道了還不氣出好歹?路是我自己選的,我眼瞎心軟,失了腳是我活該。小清,千萬別跟姑姑學,趁年輕再找個好人家,正正經經做一回夫妻。」

姑姑淌眼抹淚跟她講自己的難處。李清明白這筆錢是姑姑能給她的最後一點幫助。「姑父」打的什麼主意她和姑姑都明白。為了自己能安安穩穩過日子,姑姑絕不會再讓她踏進家門。

她拿出一部分錢報了自修大學夜校,每周四個晚上上課,讀會計。當年為了愛情放棄學業,現在拾起來也不算晚。

7

上了兩個月課後,同班的一名男同學向她拋出了橄欖枝。

男人姓王,看起來比她大不少。老王自我介紹,說是做生意的,小時候家裡窮沒好好讀書,現在有點錢,不願被人指著鼻子笑話暴發戶,才來上夜校學習。

「小李。我很佩服你這樣刻苦學習,想和你交個朋友,大家共同進步。」男人講得冠冕堂皇,李清也沒有挑明。

相識幾個月後,老王向李清正式表白。他講得很誠懇,說自己離過一次婚,有一個兒子,現在單身。

「我想過再婚,就怕找個對兒子不好的,別人介紹的對象都嫌我帶個兒子。」老王這樣坦白。

李清也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王哥。我離過一次婚,帶著個女兒。我要找就得找個把我女兒當親生女兒看的。否則一切免談。」

她以為老王會退卻。他又不是一無所有,幹嘛非要找她這麼個帶著孩子的女人?

誰知老王笑得很開心,「那正好。你離過婚,我也離過婚。咱倆扯平。你有女兒,我有兒子。大家都為人父母,只要你對我兒子好,我肯定把你女兒和我兒子一視同仁。」

他生怕李清覺得他撒謊,從懷裡掏出離婚證給她看,「我是真的離婚了。不是說謊騙你。」又掏出錢夾給她看照片,「這是我兒子,快上高中了,成績可好。」

男人把話講到這份上,李清實在沒有什麼可拒絕的理由。

平心而論,老王除了比她大十來歲,還真挑不出什麼缺點,吃苦耐勞又會賺,大小是個老闆,小半年相處下來人品也不錯。

李清帶著女兒和老王一家吃了頓飯,女兒對老王並不抗拒,老王的兒子也對漂亮大方的李清沒什麼意見,覺得她看起來挺正派。

兩人很快拍板定下婚事。李清戶口還在老家,沒法領結婚證,兩人按照老王老家規矩過禮定了成親時間。老王給她置辦了全套金首飾,訂了滿繡龍鳳褂。

雖說不能立刻領結婚證,但李清並沒有十分擔憂。老王對她好,願意為她花錢,這比什麼都重要。

8

李清和老王結婚是1997年。

這一年大陸引進了一部風靡全球的愛情電影——《鐵達尼號》。年輕英俊的金髮窮小子傑克與富家女露絲相識。

災難也無法終結他們的愛情。傑克把生機讓給露絲,永遠沉睡在冰冷的北大西洋中。而露絲,懷抱著對傑克的愛意度過漫漫餘生。

李清不算有錢,還是去電影院看了這部電影。散場燈光亮起,李清被悲傷的人流裹挾著走出電影院,心中卻忍不住想,鐵達尼號的沉沒成就了一段曠世奇情。如果鐵達尼號沒有沉沒呢?

動人的是煙花瞬而即逝,盛宴戛然而止;床邊白月光,心口硃砂痣;海棠無香,鰣魚多刺。因為到不了,才有無限想像最美好。

如果傑克和露絲真的在一起,往後的日子會是什麼樣?生活的瑣碎足以磨滅一切情深意長,冒天下之大不韙得到的愛人最終成為心上一根刺,相互攻訐抱怨扯頭花成為常態。

白月光變成飯渣子,紅玫瑰變成蚊子血。

她也曾為愛奮不顧身。然而瀟灑不羈的少年變成酗酒家暴的人渣,渴望自由和愛情的少女被生活磨滅靈氣,變成與其他人沒什麼區別的主婦。幻想破滅,勞燕分飛,憧憬過的天堂翻轉成為地獄。

她用親身經歷狠狠給自己上了一課,愛情不只是琴棋書畫詩酒花,也是柴米油鹽醬醋茶。

男人懂得甜言蜜語,空手描繪出無數空中樓閣,卻不付出任何行動,甚至出手摺斷愛人飛翔的翅膀將她強行禁錮。

這樣以愛之名自私自利欺騙她的男人,在生活的重重磨難面前只會最先背叛她。

9

侄女的婚事很隆重。她辦事前幾天,李清和老王去民政局補領了結婚證。

這才是她這趟回家的主要目的。老王年紀大了,念叨著要補個證,將來好分遺產,「總不能讓你白白跟我一場,我年紀大了,萬一走在你前面,你沒個下場頭。」

老王願意給她一道保障,李清求之不得。

侄女婚宴上,親戚們輪流過來敬酒。李清不勝酒力,老王幫她擋了酒杯。

酒桌上新上來一道甜湯。老王給李清盛了一碗,說解酒。看著丈夫推過來的湯碗,李清心裡那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意難平也煙消雲散了。

往日種種譬如朝露,消散了無痕跡。過去的種種苦難都成了明日黃花。

現在她有一對懂事有出息的兒女,有一個貼心的丈夫後半生相依相伴。

日子富足安穩,這樣就很好。

相关推荐: 原諒了老婆的出軌,她卻偷偷轉移我的3套房,對女人真的不能太好!

1 等我猛然睜大惺忪的睡眼,車子已經撞上了高速路護欄。 天旋地轉的一剎那,我腦海中忽然清醒極了。 我想,完了,竟這麼快就要死了?!我才三十七歲啊。失去意識前,我想到的唯一個女人,是我媽。 醒來後,我在醫院,除了一條腿打著石膏,其餘部位完好。 對著雪白的天花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