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8:30故事—「把我拿下,公司都給你,何止五個億。」他親了上來,「姐姐。」

8:30故事—「把我拿下,公司都給你,何止五個億。」他親了上來,「姐姐。」

兒子被請家長,班主任是我前男友

他扶了扶眼鏡,「你侄子?」

我喝了一口茶,「兒子。」

「馮卿卿,你 23 歲,你兒子 17 歲,你當我是傻子?」

我皮笑肉不笑,「我老公 53 歲,兒子 17 歲有什麼問題?」

「你怎麼變得如此拜金?」

「傅老師對我余情未了?」

他隱忍地拍了辦公桌,臉黑得像鍋底,「你出去!」

哦,他急了。

1

大學畢業,我失戀又失業。

我爸突然得了重病,急需用錢。

走投無路,我走了捷徑。

市里首富,一個老頭找到了我。

「我有病,活不久了,想給孩子找個陪伴,阿姨姐姐都行。」

「行,沒問題,我都能演。」

老頭很實誠,第二天就死了。

我們倆,證也沒領,婚也沒結。

葬禮上念遺囑,白紙黑字寫著:「李梓夜考上大學,給馮卿卿五個億。」

那五秒鐘,我想了這一生所有難過的事,才不至於在葬禮當場笑出來。

2

晚上,我喜滋滋地躺在半山別墅,計劃著怎麼花掉五個億。

哐當一聲,我的行李被扔到了大門外。

我穿著睡衣,光著腳衝到案發現場,發現我的行李直接燃起來了。

「你幹什麼?」

我看著面前這個穿著球服,流著汗,手裡還捏著煙的少年,頓時火冒三丈。

「抱歉,手滑煙掉了。」

他垂下眼,直勾勾地看著我,嘴角勾出一抹笑意,下一秒將手裡的菸頭彈飛到我行李上,然後瀟灑地上樓去。

我顧不上跟他理論,火急火燎地搶救我的行李。

結果行李燒光了,我的頭髮也被燒掉了一綹。

我跑到他房間砸他的門。

「誰?」

「你媽!」

下一秒門開了,他只批了條浴巾,像是剛洗完澡。

「嗯,我哪來的媽?還是阿姨你視頻看多了,有什麼特殊癖好?」

我氣得肝疼,「李梓夜,你放尊重點,我是你長輩!」

「尊重?你半夜跑我房間,我還在洗澡,你跟我談什麼尊重?」

我一時語塞。

「阿姨,太老的我吃不下,您請回吧,夠尊重了嗎?」

啪一聲,門關上了。

不是說李梓夜是個小屁孩嗎?

17 歲的孩子怎麼這麼早熟,1 米 8 的個子,一張得理不饒人的嘴,分分鐘氣到人爆炸。

3

我想了一晚上,也想不通為什麼一個 17 歲的孩子居然跑到我頭上拉屎了。

一定是我的打開方式不對。

第二天,我秉著用愛與溫暖感化惡魔的理念,大清早就起來做早飯。

一個小時後,我敲響他的門。

「李梓夜,出來吃早飯,快遲到了。」我壓低聲音,溫柔無比。

門開了,他頂著一頭亂髮,極不耐煩地看著我。

「大清早又想幹什麼?」

他聲線乾澀,一聽就是沒睡醒。

「阿姨做了早飯,你洗漱完就來吃,吃完我送你去學校。」

我扯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不吃。」

他轉身進屋,不再理我。

「不吃?小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怎麼能不吃呢?阿姨跟你說,你的身材剛剛好,不用減肥真的……」

我一邊念叨,一邊跟著他進去。

「真煩。」

他走到床邊,背著我,單手脫 T 恤。

「阿姨說這些是為你好……」

我還想說點什麼,眼前突然出現了光潔的背,挺瘦,但又有些肌肉,線條流暢……

「還想看?」他語氣嘲諷,修長的手指停在褲子的帶子上,一雙漆黑的眸子瞥著我。

「我,我……我去看看牛奶熱好沒。」

我嚇得一秒轉身,跑出了房間。

4

回到廚房,我很後悔。

又不是沒看過男人,怎麼就被一個小屁孩弄得臉紅心跳了。

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個豬排……

我把牛奶端出去,在餐廳等著他。

十分鐘後,他下樓,瞟了我一眼,徑直朝門口走。

顯然沒有過來吃飯的意思。

「李梓夜,我做了早飯,你不吃嗎?」

「我為什麼要吃?」他反問我。

「我早上五點就起來做了,你不覺得自己這樣很沒有禮貌?」我站起來。

「誰讓你做了?」他依舊不退讓。

「你爸把你託付給我,我就得照顧你!」

「誰承認了?」

他不再跟我廢話,單手拎包,踩著球鞋就踹開了門。

「誰同意的你跟誰過去,想讓我承認,做夢。」

踹門聲讓我感受到了他的怒氣。

「你!真是不可理喻!」我站在原地,氣到爆炸。

他本來要走,想起什麼,又轉身端過我做的早餐,順手倒給門外的金毛。

「這麼想當媽,它缺。」

我還沒來得及發火。

他冷冷看我一眼,坐上車,上學去了。

留我一個人站在原地憋到內傷。

5

感覺到我跟李梓夜的水火不容,我很是頭疼。

上一秒,毀滅吧,擺爛好了。

下一秒,五個億誒,我還可以再忍忍。

我開始在某寶網購大量育兒書。

看了一天的書,我重燃鬥志。

書上說,李梓夜現在這個症狀叫作青春期症候群。

簡單來說,就是叛逆。

我不能跟他對著來,我得順從他,再循循善誘。

晚上,我打電話給司機,得知李梓夜沒回家,而是去了酒吧。

高中生去什麼酒吧?

那麼危險!

我掙扎幾秒,換上衣服,擼了一個妝就去了。

我趕到酒吧的時候,好幾個花枝招展的女生正搶著給他餵水果。

男孩子一個人在外面。果然危險!

我剛準備去拯救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就聽見他兄弟在議論我。

「李梓夜,聽說你爸給你找了一個後媽,比你沒大幾歲,還很正。」

「有照片嗎?我也想有後媽。」

「電影看多了吧你。」

……

「閉嘴。」李梓夜盯了那些人一眼,他們沒敢再說,看起來很怕他。

下一秒,他一抬頭,就看到了我。

我對上他的目光,情緒地看到了裡面的驚訝,厭惡,漠不關心……

我尷尬地站在原地,進退兩難。

最後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這是?」他的兄弟看到我,一臉好奇。

「李梓夜,一看就是找你的,哪來的妹妹,這麼辣……」

妹妹?

謝謝他的甜嘴,阿姨心情好些了。

「你們好,我是他的後……阿姨。」我扯了一個微笑。

「李梓夜這就是你後媽?」

「臥槽。」

一群人在起鬨,我多少有點不好意思。

我轉頭去看李梓夜,他早就收回了目光,拿起一杯飲料,灌了一口,「你來這兒幹什麼?」

「當然是擔心你,接你回家。」

「要回你自己回。」他冷冷地瞟我一眼,繼續喝酒。

「誒,阿姨怎麼一來就要走啊,一起玩啊。」

「胡說,什麼阿姨,明明就是姐姐。」

「對對對,姐姐,你喝什麼,我給你點。」

……

幾個大男生很熱情地把我拉著,不讓我走。

「我坐這兒,不會耽誤你們玩吧?」

畢竟我和他們還是有代溝的。

「當然不會,姐姐,坐我旁邊。」男生把我拉到他旁邊。

我抬頭去看李梓夜,他仰頭喝完最後一口酒,站起來,「你們真的有病。」

說完轉身就走了。

「看你幹的好事,李梓夜的人,你非要挨著坐,這下好了,生氣了。」

另一個男生過來打了他一下頭。

「我這不也是……活躍氣氛嘛。」男生委屈抱頭。

我看著李梓夜的背影,一陣嘆息。

他又生氣了。

他好像只要看見我就很生氣。

「他去上廁所,姐姐,你先說你喝什麼?」

「西瓜汁。」

書上說,叛逆期的小孩,你得跟他成為朋友。

所以我加入了他們。

剛開始我還有些拘謹。

結果幾分鐘後,我就跟他們打成一片。

「姐姐,讀大學就沒早晚自習,也不用考試了嗎?」

我抹了一把汗。

「當然,考試都是開卷的,輕鬆又自在,大家努力考大學。」

「姐姐,大學裡面美女多嗎?」

「多啊,大學就沒單身狗。」

「姐姐,畢業工作好找嗎?」

「好找啊,好幾十個公司爭著搶我,我都沒去。」

……

小屁孩們問題真的很多。

為了鼓勵他們考大學,我幾乎是連哄帶騙。

真是罪過。

被小孩子們纏了一個小時,也喝了一個小時酒,李梓夜才回來。

看到我們笑成一團,無比融洽,他一張臉冷到谷底。

「還不走?」

「啊?還早吧。」

我拿出手機看時間,腦子暈乎乎的,擠眉弄眼,看了半天也沒看清數字。

李梓夜沒了耐性,徑直走過來,捏住我的胳膊,直接把我從人群中拎出來。

「你!」

「你要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嗎?後媽?」他諷刺地看著我。

「很美嗎?」我腦子嗡嗡的,開始胡言亂語。

他不回答我。

「很醜嗎?你等我整理一下劉海,我劉海分叉了。」

6

他沒說話,扔下我就走了。

結果我沒站穩,身子歪向另一邊,一隻手穩穩地扶住了我。

是他回來了。

「李梓夜。」我醉醺醺地看著他。

「說。」他一邊拎著我往外面走,沒好氣地看我一眼。

「你捏得我好痛。」

他盯了我一眼,換了一隻手,換了個舒服的姿勢。

「你為什麼討厭我啊?」

「我為什麼要喜歡你?」

「我挺喜歡你的……」我打了一個酒嗝,「同學。」

他看了我一眼,沒說話。

「你看你同學都能跟我相處得挺好,他們還問我考大學的事情,他們還……」

「閉嘴。」

他徹底失去了耐心。

哦,他又生氣了。

他好兇。

我閉嘴了。

三秒後——

「李梓夜,我想……」

「再不閉嘴,信不信我把你扔在大街上。」

我真的怕了。

我不敢說話了。

然後一分鐘後,我吐了。

吐到了電線桿上,花壇里,垃圾桶邊上,他衣服上……到處都是。

李梓夜的臉色比任何時候都更黑。

「你怎麼不早說?」他過來扶我的時候,一臉嫌棄。

「你讓我閉嘴。」我可憐巴巴地望著他。

「從現在開始,你別跟我說一個字!」他脫掉外衣,直接扔進了垃圾桶,嘆了一口氣,「想吐的時候除外。」

「好。」

我看著他幾千塊的衣服就這麼扔了,有點可惜,想記下地址,明天來撿。

可惜等到第二天,我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他扶著我在馬路邊等了幾分鐘,司機終於開著車來了。

他直接拉開後座,把我塞了進去。

對,就是塞。

我敢動嗎?我不敢。

一路上我都沒再說過話,因為我不能說。

車開到一半,我手機響了。

我迷迷糊糊地接了起來。

「在哪兒?」

一聽到聲音,我就回憶起來了。

是我的大帥比前男友傅景。

嗚嗚嗚,我跟他分手了。

「在加長林肯里。」

「馮卿卿,你在說什麼胡話?」

「我親愛的前男友,你聽不清嗎?我在加長林肯里。」我扯著嗓子重複了一遍。

就連司機都轉過臉來,看了我一眼。

李梓夜更是一臉無語。

失策,囂張過頭了。

我捂住電話,「不跟你說了,我很忙。」

「你工作都沒找到,你忙什麼?」

「我忙著帶娃!掛了!」

被前男友氣得差點喪失理智,我的酒都醒了大半。

但我不敢面對,直接裝醉過去了。

7

宿醉真的可怕。

真的,我昨晚妝都沒卸,一個月的護膚白幹了。

回憶起昨晚的場面,明明我是去接「兒子」的,結果,自己醉成了這副狗樣,還拉著李梓夜一頓輸出,臉面盡失,我真的生不如死。

秉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態度,我破罐子破摔了。

晚上熬夜打遊戲,3 點才睡。

早上睡到 12 點,自然醒。

醒了就去後花園澆澆花花草草,喂喂貓貓狗狗。

無聊了就買買包,再無聊就開開跑車。

有錢人的日子,可真是單調且枯燥。

若不是李梓夜爺爺打電話來讓我們一起去過中秋,我差點以為這輩子都這樣了。

這一陣,我和李梓夜就沒碰過面,可謂是相安無事。

下午我畫了個美美的妝,開車去接李梓夜。

保時捷停在校門口,實在是太打眼了,大家都圍著偷偷討論。

「是個美女姐姐,天啊,誰的姐姐這麼有錢?」

「不是姐姐,是後媽,李梓夜的,我聽我爸說的。」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嫁過去第二天,李梓夜他爸就死了,她還不是為了錢。」

「這麼離譜,她怎麼有臉來接李梓夜啊,可惜了李梓夜這個校草,家庭可真複雜。」

……

我聽著議論,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趕緊拿出一個墨鏡戴上。

等了半天,終於看到李梓夜被男男女女圍著走出來。

少年就是少年,穿著校服也是抵擋不住的帥氣。

他是典型的冷白皮,還是單眼皮,盯著狗看都顯得深情。

在我的高中時代,他這樣的男生也是夢中情男啊。

難怪有那麼多女生追。

「李梓夜。」我按了一下喇叭,喊他名字。

他抬頭,一眼就看到了我,但也就停留了一秒,就挪開目光,往旁邊走了。

這破小孩!

我又不好再按喇叭,只好壓低聲音喊:「李梓夜,你爺爺讓我帶你過去吃飯。」

「別叫我。」他瞥了我一眼。

我看了看周圍的目光。

哦,他覺得丟人。

「你上車我就不叫。」

「不去。」

「你不去,我找不到路。」

「自己導航。」

「不會。」

他終於停下來,沒好氣地看我一眼,「你很煩。」

行吧我承認。

但他上了車,這就很好。

「要我給你系安全帶嗎?」我側過身去拉他的安全帶,臉上寫著討好。

他垂下眼盯著我,一動不動。

我被他眼裡的寒光冷到,瞬間撤回身子。

「還是你自己來。」

8

他爺爺的老宅在市郊,一個帶高爾夫球場的希臘建築。

外面看起來很一般,跟公園沒啥區別,進去我就被嚇到了——這家裡是有礦嗎?

「剛才門口的那兩頭獅子,不是金子的吧?」

轉眼,李梓夜把我甩在後面,我趕緊跟上去。

「你覺得呢?」他嘆了一口氣,只好等著我,「是金子的,你是不是要上去啃了?」

「才洗了牙,牙口不好。」我喃喃自語。

他不理我了。

「李梓夜。」我壓低聲音叫他。

「又怎麼了?」他看起來分分鐘想把我扔湖裡的樣子。

「我突然覺得,來你爺爺家應該背那個愛馬仕的包,不應該拿香奈兒的,我不敢進去了。」後悔死了。

全身上下加起來十多萬,根本不配站在這裡。

「我覺得你不該來。」他冷冷地看著我。

我:……

我覺得他說得對,「要不,你就說你一個人來的吧,我突然想起今天超市打折……」

「馮卿卿。」他看著我,沒了耐性,「是你非要來的。」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嘆了一口氣,換了語氣,「跟著我。」

然後轉身帶我進了院子。

院子裡坐滿了人,這些人我都見過,是他家裡的親戚,葬禮上見過,但我都記不清了。

「看,他來了。」

一群人正在喝茶,看著我們走過去,都齊刷刷地看著我們,臉上帶著微笑,但皮笑肉不笑。

「一個野種,現在又帶個後媽,笑死了。」

「我大哥也是昏了頭,怎麼會看上她的啊,一個穿淘寶貨的土包子,也敢跟大嫂你爭。」

那個所謂的大嫂,是那個老頭,也就是李梓夜爸的原配。

她輕蔑地看了我一眼,「現在的小姑娘啊,整天不努力,就想著靠身體上位。」

「就她那張臉,網上能找到一百張,有什麼好看的。」立馬就有人附和。

聽到這,我的臉火辣辣的疼。

「怕了?」李梓夜低頭笑我。

「我怕什麼。」我攥緊了拳頭,「我比她年輕 30 歲,況且,是你爺爺讓我來的,我就坐在那兒。」

說著,我拉著李梓夜往爺爺那邊走。

「來了啊。」老爺子看到我臉色一般,看到旁邊的李梓夜的時候,卻眼裡都開始放光。

「梓夜,到爺爺這裡來坐。」

「不了。」李梓夜這臭小子,完全不給好臉色,在很遠的一個藤椅上坐下。

我尷尬地打完招呼,就過去陪他坐著。

晚飯時,大家最主要就是討論李梓夜是留在爺爺身邊,還是回自己家。

聽他們聊了半天我才知道,李梓夜是他爸的秘書生的,因此原配還和他爸鬧了離婚。

秘書生了李梓夜後就出國了,李梓夜被他爸在外面養著,幾乎沒回過老宅。

當然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怕他回來爭家產,被全家人排擠。

「孩子大了,終究是我們李家的血脈,總歸要認祖歸宗的。」

「梓夜跟大家都不熟悉,這不是怕他回來住不自在嘛。」

大家討論得很激烈。

「你怎麼想?跟著爺爺還是……」他爺爺看了我一眼,「跟著你阿姨。」

我看著李梓夜,他沒看我,我卻如坐針氈。

當然是跟著爺爺啊!

我一個外人,當然是聽安排。

「我誰也不跟。」李梓夜輕飄飄地說了一句。

在場的人都傻眼了。

「你還沒成年。」爺爺一臉擔憂。

「有的人,成了年也不一定腦子好使。」他突然看我一眼。

看我幹嗎?!

「那不行,你還小,必須有人照顧,這樣,爺爺給你做主,你明天就搬回來。」

「我跟著她。」他看著我,「老頭不是花了大價錢給我找後媽嗎,不能便宜了她。」

我……

這小子肯定跟我有仇。

現在全部的人都看著我了。

「那個,梓夜爺爺,我發誓,一定好好照顧李梓夜。」我只好站起來表忠心。

這個結果讓爺爺很失望,但是其他人卻很高興。

「你爸給你留了一個分公司,等你大學畢業,再把股份給你。」爺爺嘆了一口氣。

「那個公司效益那麼好,老頭子糊塗,爺爺你也糊塗啊,給一個孩子,他能撐得住嗎?」

其他人很是憂心。

「我不要。」李梓夜直接撂挑子。

這孩子能處,一個大公司,他不說不要就不要。

便宜了那些親戚,他們直接笑成了耐克嘴。

「要!怎麼不要!」我站起來。

李梓夜抬頭,不解地看著我。

「爺爺,當時他爸爸說了,讓我照顧到他考上大學,他未成年,他做的決定應該不算,再怎麼都要等到他大學畢業再決定吧。」

「馮卿卿。」李梓夜警告地看著我。

那群親戚臉都氣綠了。

「你未成年。」我笑著提醒他,讓他閉嘴。

「還真是什麼人都敢插嘴。」原配跳出來了。

我被堵得氣鬱。

「我不是什麼人,我有名字,我叫馮卿卿。」我微笑著看她,不甘示弱。

「誰認識你啊,你在這兒跳什麼?」有一個親戚發聲了。

我……

欺負我人少是吧?

「我認識。」坐在旁邊的李梓夜冷冷來了一句。

那邊氣得沒話說了。

「爺爺,死者為大,我覺得我們應該遵照遺囑,您覺得呢?」

這關乎李梓夜的錢,我絕不退讓。

氣氛一度非常尷尬。

「你說得對,那就等梓夜大學畢業後,再自己做決定吧。」爺爺最終拍板。

後來的晚餐我吃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畢竟,現在我可是他們家的頭號敵人了。

9

回去的路上,李梓夜還在生我的氣。

「你憑什麼替我做主。」

「我說了你未成年。」

「那也不關你的事。」

他怎麼這麼固執?

「李梓夜,你現在還小,你不懂工作有多難找,錢有多難掙,你知道一個公司意味著什麼嗎?」我試圖勸他。

「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你的後半生不用工作,那些錢你吃喝玩樂三輩子也用不完,這些東西是多少人做夢都求不來的。」

真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小少爺,不懂人間疾苦。

「馮卿卿,你跟我媽一樣。」他突然冒出來一句,心情看起來很不爽。

「啊?我長得很像你媽媽?不會吧,你媽媽叫什麼,說不定往上數三代,咱們真是親戚。」

他平靜地看著我,「眼裡只有錢,什麼人都啃得下去,只圖自己一時爽,不顧道德,不顧別人的人生。」

我一下噎住了。

原來他生氣的點在這裡。

我緩了一口氣,不知道如何安慰這個少年。

「話不能這麼說。」我頓了一下,「你的人生是在你自己手上的啊。」

「你沒聽她們說我是野種嗎?你討好我有什麼用?」

「你管他們怎麼說,你想要什麼,就去爭取,爭取不到……不是還有我嗎?」

「我肯定是站在你這邊的。」我遞給他一個堅定的眼神。

他哪裡是不想要那個公司,他只是受不了被人罵野種還去爭財產。

「有你?」他冷笑一聲,「怎麼,你還打算養我一輩子?」

一輩子?

我算了算我為數不多的銀行卡數字。

「怎麼……不可以呢?」我嘴角抽搐。

他看了我一眼,「有病。」

拜託,我在煽情誒。

「你再罵我,我真生氣了。」我舉起拳頭要打他。

「呵……」他冷哼一聲,不懼我的威脅,「你看那邊是什麼?」

「哪裡?」我好氣探過頭去看。

「有一個小孩。」他說得很平靜,「湖那邊以前死了一個小孩,現在每晚都來找媽媽。」

「啊!」

我第一反應就是撲到他懷裡。

過了半晌,我才睜開眼,怎麼都不敢往那邊看,顫抖著問:「那小孩走了嗎?」

「膽子這麼小?」他冷著聲音嘲笑我。

「我才不怕!」我嘗試撤開身子,但身體很誠實,下一秒又抓緊了他。

「不是要打我嗎?阿姨現在是要幹什麼?」他笑著看我。

「不急這一會兒!」

後來的一路上,我都是抓著他胳膊回的家。

這臭小子,捏住了我的弱點,一路上都在講那個鬼故事。

氣死了。

回到家,我的魂沒了大半。

他來了一句,「忘了告訴你,那個孩子是我。」

我:?

他沒理我,回了自己房間。

10

經此一役,我和李梓夜關係緩和了一指甲蓋那麼多。

他不認我,不服我管教,我行我素。

但他沒有再扔我的行李,沒有再把我做的早餐倒給金毛……姑且算作進步吧。

秉著作為他的監護人的職責,他平時做什麼我都可以不管,但是他晚上去酒吧我必須得跟著去,我得保證他的安全。

他從最開始的厭惡,到最後變得無所謂。

一般都是,他和小女生在一起無聊地坐著喝喝酒,抽抽菸。

而我就跟他班上的男同學鬥鬥地主,打打遊戲,直接混成了兄弟。

晚上我正在鬥地主,看到他又在點酒。

「要不,把酒換了?」我試探著問。

「換什麼?」他一雙眼睛覷著我。

「牛奶什麼的。」

覺得他們看我的眼神有些怪異,我解釋:「你們都還小,別喝太多酒,喝喝奶,還能再長長。」

「李梓夜,你媽讓你來酒吧喝奶。」

嗤……

有人起鬨,笑得前俯後仰。

有這麼好笑嗎?

李梓夜站起來瞪了那些人一眼,他們不敢放肆了。

他盯著我,也是被我氣笑了,「真是服了你。」

說完轉身去廁所了。

他又不高興了。

無解。

我手機突然收到閨蜜張喻的微信:「他回來了。」

就是這樣一條沒有指名道姓的信息,卻讓我心裡瞬間翻江倒海。

我拿著手機,去外面給張喻打電話。

「什麼時候?」

「聽說回來三個月了,他沒聯繫你?」

「沒有……」想了幾秒,「大概有一次吧。」

就那次,我喝多了,在車裡接到了傅景的電話。

挺丟人的。

「他和班花一起回來的,還通知大家開同學會。」

「哦,是嗎?」

分手一年,聽到這個消息,我還是心裡泛酸。

「你真的不和他和好了?」

「複合什麼複合,人家分手的時候可說了,他和我的眼界不同了,別人現在是海歸呢。」

「海歸有什麼了不起?你現在還是豪門媳婦呢。」

一提到錢,我心情才算好了點。

傅景是我鄰居,我從小就喜歡他了。

他應該是喜歡我的吧,要不然為什麼大二那年我跟他表白,他也沒拒絕。

不過戀愛不到半年,他就去了國外留學。

我求他別去,他問我:「馮卿卿你沒有自己的人生嗎?是不是沒了我你就活不了?」

我苦苦等了他兩年,卻等來他和班花的幸福合照。

「馮卿卿,你沒在我這裡,你不能要求我不能有任何異性朋友。」

我是阻止他和異性做朋友嗎?

班花喜歡他,全校都知道,他不知道?

到底是不懂,還是捨不得那點曖昧?

所以,大四我提出分手,他沒有挽留,我們倆也就散了。

「同學會你來嗎?」張喻問我。

「來啊,總要祝福前男友的,他們回來就開同學會,不就是想要我去?」

「姐姐,我敬你是條漢子。」

掛了電話,我對著花花草草撒了一會兒氣。

夜晚的風嗆得我眼睛酸澀。

「這些花惹你了?」頭頂傳來聲音。

我一抬頭,就看到了李梓夜。

「你怎麼在這兒?」我驚訝地看著他。

「抽菸。」

「你一個小孩子,怎麼這麼愛抽菸,這對身體發育不好。」

「這麼有戰鬥力,看來你那個前男友也沒那麼重要。」他瞟了我一眼。

「你偷聽?」

「我犯得著嗎?」他反問我。

「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插嘴。」

「你也就比我大了幾歲,別整天以長輩的姿態跟我說話,論智商,我們倆誰高誰低你也很清楚。」

「你!」

我沒被前男友氣到,卻總能被他一秒氣吐血。

「順便說下,我發育很好。」

說完,他沒再理我,滅了煙,瀟灑地走了。

11

回到卡座,李梓夜慵懶地坐在那兒,也不說話,也不喝酒,就那麼懶洋洋地看著我。

弄得我想找男生要微信都偷偷摸摸的。

「同學,能加個微信嗎?」

「當然可以,我加你。」

那個男生剛要掏出手機,椅子突然被人踢了一腳。

「李梓夜,你幹嗎?」

「你用什麼加?小天才電話手錶?」李梓夜冷笑著問他。

我:?

「你……」男生漲紅了臉,「姐姐,我媽不讓我玩手機,手錶加可以嗎?」

「姐姐,加我,我有手機。」另一個男生跑過來。

李梓夜盯了那男生一眼。

男生的態度突然 180 度大轉彎。

「姐姐,我……我也沒手機。」

我:?

氣氛就是很尷尬。

「走了。」李梓夜站起來,直接往外面走。

我跟上去。

「為什麼不讓我加你同學?」

「你閒得慌?加他們幹什麼?」他盯一眼。

「我想請你同學幫我一個忙。」我老實交代。

「什麼忙?」

「就……」我靈機一動,「要不然,你也行,你幫幫我?」

「說。」

「假扮一下我男朋友,因為我要去同學會……」

「不幫。」

我還沒說完,他就冷漠地打斷我。

「你不幫,又不讓我加別人,你什麼意思?」

「我還以為你想了什麼高招,去對付你那個前男友,沒想到你這麼沒腦子。」

「我是沒腦子,你有腦子,全世界就你有腦子!可以了吧!」我一下子就火了。

面對我的突然暴怒,他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我是說,這樣容易穿幫,畢竟我倆往那兒一站,怎麼都不像情侶……」

「你有腦子嘛,你說得都對。」

壓抑一天的情緒在此刻爆發。

我瞬間飆淚。

我承認,傅景回國的消息真的讓我崩潰了。

李梓夜站在那裡,愣了一會兒,最後摸了摸頭,罵了一句。

我只顧往前走,車來了我也不上車。

他和司機開著車跟在我後面。

他說什麼我都不會理他了,我發誓。

「上車,我答應你。」

他答應了?

「那行。」我下次再發誓,這次不算。

我上了車。

12

同學會那天,我很緊張,也就淺試了幾十套衣服吧。

「穿成這樣,想舊情復燃?」李梓夜放學回來,看著我試的吊帶裙一臉無語。

「你小孩子不懂,這是我的戰袍。」我才不理會他嫌棄的目光,推著他去換衣服。

「你穿校服可不行,一下子就穿幫了。」

「為什麼不行?你泡了一個高中生,不夠你在同學面前吹一年?」

「這倒也是。」他臉卻沉下來了,「還真是沒腦子。」

又罵我?

這孩子是不是要翻天了?

我剛想發火,他卻走了。

眼看時間不多了,我去敲他的門。

門開了,我蒙了。

被帥蒙的。

「李梓夜……你怎麼穿這樣?」我說話都不利索了。

他穿著西裝,黑色襯得他更白了,嘴唇也有些紅,一雙隱藏在雜亂碎發下的眸子,璀璨得像星星。

我突然想起了前一陣有富婆偏愛男高中生的新文,我當時還覺得變態。

此刻,我覺得自己簡直就是變態中的變態。

「不行?」他挑眉看我。

「太行了!」我都要被迷暈了。

同學會安排在一個湖邊酒店,格調很高。

去的時候我滿腦子仁義道德告誡自己。

但是,一進了會場,我就相當自然地挽住了李梓夜的手。

「你全程啞巴,我說就行。」

「你不怕你同學笑你找了個啞巴?」

「哦,你提醒得對,那你偶爾嗯嗯啊啊一句。」

「馮卿卿。」他黑著臉看我,「你說話能不能過腦子?」

「我怎麼了?」

「自己想。」

我:……

「馮卿卿。」突然有人叫我。

我一抬頭,就看到了班花。

她穿著白色長裙,長發半扎,清純動人。

「周素。」我換上笑容,跟她打招呼。

「你變化好大啊,我差點認不出你了,變漂亮了。」

「哪有。」

她還是那樣會處理人情世故,我本來應該討厭她,卻說不出難聽的話。

「這位是?不介紹一下?」她目光落在李梓夜身上。

正在這時,她身後走過來一個人。

他西裝革履,神情冷淡。

隔著一米的距離,都讓我呼吸困難。

是傅景。

我深吸一口氣,矯揉造作地拉過李梓夜,「李梓夜,我的……男朋友。」

「哇,你男朋友好帥,不過看起來有點小?」周素笑容有些僵硬。

「不小了,今年 20 歲。」

「才 20?天,馮卿卿你太牛了。」

「是啊,弟弟看起來好帥啊,你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吧?」

……

一群人圍了過來。

我害羞地挽著李梓夜,卻不敢看傅景。

「20 歲?」傅景輕笑了一聲,「李梓夜,我怎麼記得你學生證上的年齡是 17 歲?」

「17 歲?!」

「這什麼情況?」

我:?

我疑惑地去看李梓夜。

他表情寡淡,幽幽地來了一句:

「傅老師。」

13

半小時後,李梓夜在包間外抽菸,我被傅景單獨拉到一邊。

「你過得好嗎?」他站到我身邊,看著我。

「很好啊,沒有你我還是過得很滋潤,你看到了,我……男朋友還在那兒。」

我指了指遠處的李梓夜。

說這話我很心虛,手心都在出汗。

李梓夜看到我看他,他也盯著我,那表情有點說不出的味道,但我敢肯定那不是很爽的意思。

「還想騙我?他才 17 歲,你男朋友?」他冷笑。

「呵,誰說 17 歲就不可以是我男朋友了,古時候 17 歲都能當爹了。」

「馮卿卿,他還未成年,還是我的學生,你想報復我,能不能有一點界限?」他看起來很生氣。

「報復你?」

我要笑死了。

我為什麼要報復他,他是誰啊?

我不過就是喜歡了他十幾年,而已。

「難道不是?」

「那你真是自作多情了,我事先不知道,況且我真沒……」說到一半,把我自己說生氣了,「算了,傅景,我祝你和周素百年好合,到時候別請我,我沒錢。」

扔下這句話,我轉身走向李梓夜,拉著他就去跟同學告別。

「抱歉各位,我先走了,9 點了,我要回去輔導我男朋友作業了。」

「輔導作業,絕了。」

「不讓弟弟再玩一會兒?」

「就是,弟弟,再玩一會兒,明天周末,周末再寫。」

……

一群人又在瞎起鬨。

李梓夜無奈地聳聳肩,「聽她的。」

模樣看起來乖極了。

我都想掐一把。

我看見傅景的臉更難看了,我也顧不上了,拉著李梓夜就走。

14

後來班級群發了很多照片。

很多都是周素和傅景的合影。

周素笑得很燦爛,宛如一個女主人。

傅景全程黑臉。

只有一張我和傅景還有李梓夜的合照。

應該是當時傅景找到我,我們倆站著吵架,李梓夜在一邊夾著煙,低著頭,看不清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怎麼成你老師了?」回家的路上,我問他。

「原來的老師回家待產了,剛換的新老師。」

李梓夜看著我,好像是怕我想不開。

「那怎麼不早說?」

「你也沒早點告訴我你前男友名字。」

也是。

我心裡有氣,但也不想跟小孩子撒氣。

「你覺得……你們傅老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突然想打探一下學生眼裡的他。

他對我那麼冷淡,是不是只是對我一個人才這樣,還是對所有人都這樣?

李梓夜沒好氣地看我一眼,「男人。」

我真是永遠無法預料他的回答。

「不是指的這個,我指的是他的性格……」

「想從我這裡打探什麼?」他垂下眼看我,「馮卿卿,我不是你的眼線。」

「你!」這小破孩怎麼總是情緒不穩定,我惹他了?「你怎麼總是叫我名字,你有點禮貌行不行?」

「叫你什麼?」

「阿姨,姐姐都行啊。」

我無語。

「休想。」

他直接甩臉不幹了。

不干就不干,我又不強迫他,他走這麼快幹什麼?

我和他剛剛穿過一個公園。

現在天色已晚,公園又沒什麼人,他走這麼快,我在後面真的怕死了。

「李梓夜,你等等我。」

他不理我。

「李梓夜,我害怕。」

我要哭了。

特別是他上次還跟我講鬼故事,我腦海裡面只剩下那個故事了。

我快步地往前走,想去追他,結果走過一棵柳樹,撞到一堵牆。

「啊!」我嚇得尖叫。

「叫什麼?」我的手腕被抓住。

李梓夜?

「啊啊啊,嚇死了,我以為你是鬼。」

「我是鬼?我是你救命恩人。」

我不管,死死地抓住他衣服,這邊偏得很,我害怕。

「你別抓,口口聲聲說是我長輩,你現在這樣扯著我的衣服,像話嗎?」

「媽媽拉兒子天經地義。」我嘴硬。

他瞟了我一眼,手往下滑,突然牽住我的手,壓低聲音,「現在呢?」

他的手好涼,手又好瘦,牽著我,我能明顯感覺到他的骨頭。

但這不影響那一瞬間一陣電流全遍我的全身。

「這裡怎麼摸起來這麼多繭?煙沒少抽吧?」我故意用手在他食指與中指之間摸了一把,裝作很自然的樣子。

「你摸什麼?」他大概是沒料到我的大膽動作,也愣了一秒,隨後立馬甩開我的手。

「我哪裡是摸,我是想檢查你最近抽了多少煙。」我一臉無辜。

他表情有些不自然。

「你無不無聊。」

哦,他慌了。

嘖嘖,再拽,也不過就是一個純情高中生,跟老娘比,他還嫩了些。

「李梓夜,你耳朵紅了。」

「你!」他氣得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沒見過你這樣的。」

「我這樣的什麼?」我好笑地看著他。

「阿姨。」

「乖……」我笑得前俯後仰,「聽阿姨一句勸,年輕的時候少抽菸,會影響生長發育,特別是……」

「有病。」

他不理我了,又走了。

這小孩真不經逗。

15

和傅景回國後的第一次見面真的很糟糕。

糟糕到我最近總是做噩夢。

夢裡,傅景剛同意和我在一起,我欣喜若狂,結果轉眼他就牽了周素的手,跟她訂婚了。

這個夢明明毫無邏輯,卻總是讓我在夢裡悲傷到窒息。

李梓夜這一陣總躲著我。

我偶爾開車送他上學,他也沒話說。

我倆關係還是挺僵的。

這天我一登錄 QQ,就收到提醒有人過生日。

李梓夜?

我打電話到老宅,問他爺爺那邊今天是不是有安排,有的話我就早點把他送過去。

得知老爺子和大嫂他們去三亞旅遊了,得一周後才能回來。

我掛了電話陷入沉思。

一大家子親戚這麼多,竟然沒有一個人給他過生日。

有錢人這麼不講究的嗎?

晚上他去酒吧,我也跟著去了。

我本來以為會有什麼驚喜,結果等了一個小時,他們打牌的打牌,唱歌的唱歌,與平時沒有絲毫區別。

看來……所有人都忘記了他生日。

他好可憐。

於是我中途出去了,等我回來提著大盒小盒,把卡座擺了一桌,大家都大眼瞪小眼地看著我。

「你又搞什麼?」李梓夜盯著我。

「surprise!」我取開蛋糕的盒子,「生日快樂!」

大家先是期待,後來眼神漸漸變得詭異。

我低頭一看——

蛋糕上那粉粉的比基尼形狀……

我腦海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蛋糕是我電話預定的。

「要定個什麼款式的?」

「最近男孩子喜歡什麼就什麼款式的。」

蛋糕店老闆可真不是一般人啊,把別人不敢做的都做成蛋糕了。

「阿姨,這是大家不花錢就能看的嗎?」

哈哈哈哈哈,大家笑成一團。

「老大,你過生日怎麼不跟我們說?」

「老大,你後媽對你真好,就她記得。」

李梓夜始終沒說話,身子往後靠在沙發上,似笑非笑地盯著我。

我看著他,心裡想,他怎麼好意思說啊,他彆扭啊,向全世界宣布自己過生日,然後沒一個人理會,那多尷尬。

「快許願!」我插上蠟燭,催著李梓夜許願。

「我不信那些。」他顯然不想照做。

「人的一生只有一個 18 歲,許的願望都能實現!」

他看我一眼,「幼稚。」

幼稚嗎?

「對你們小孩子來說或許幼稚,但對我們成年人來說剛剛好。」我手動闔上他的眼睛,然後幫他雙手合十,「快許願。」

他極其不情願地停了一秒。

吹了蠟燭,吃了蛋糕,有人提議玩遊戲。

撕紙遊戲。

本來玩得好好的,輪到我輸了,我旁邊的女同學去上廁所了。

這就……尷尬了。

「姐姐,如果親到了怎麼辦,你不會生氣吧?」旁邊的男生羞紅了臉。

「你用點力,怎麼親得到。」另一個同學起鬨。

想著玩遊戲不好掃了興,我也只好繼續。

結果,李梓夜站起來。

「走了。」

「走了?老大,遊戲才玩到一半,這才十點,大家都沒玩爽。」大家意猶未盡。

「我管你們爽不爽。」李梓夜瞪了我一眼,「我要回去了。」

「回去幹嗎?」

「寫作業!」

一群人被震驚到了。

「老大你課都沒聽過,你什麼時候寫過作業啊?」

「對啊,不都是班上女生給你寫的。」

……

「都給我閉嘴。」李梓夜走到我跟前停下,「走不走?」

我:……

「走。」

不知道他突然發什麼神經,玩得好好的,突然就要回去學習了,他一個學渣,學什麼?

回家的一路上,他坐在後座閉目養神。

我忍了好久,才開口問:「他們怎麼都不記得今天是你生日啊?」

不是兄弟嗎?

他緩緩睜開眼,望著我,「有沒有可能,我的生日不是今天?」

我:?

「怎麼可能,QQ 上說你今天生日。」

「你什麼時候偷加的我?」他望著我。

完了,我暴露了自己用小號加了他。

他不會生氣吧……

見我不說話,他也沒有生氣,「QQ 上的生日也能信?」

「是昨天。」

我:……

「好了,你別再說了,我自閉了。」我捂住自己的臉。

激動半天,結果搞了一個烏龍,老天,收了我吧。

「好,不說了。」有水坑的地方,他提著我的衣服帽子,直接把我提了過去,「睜眼,看路。」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