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8:30故事—相親對象是頂頭上司

8:30故事—相親對象是頂頭上司

相親相到頂頭上司,我擠出一絲笑:「晏總,聽說您家裡也催得挺急?」

「還行,沒你催散會催得急。」晏時聲音平靜。

「……」

我哪兒知道相親對象是你啊?!

1

我在心裡第一萬次問候了閨蜜兼同事的秦瑤。

說好的給我介紹公司的績優股,誰知道來的居然是我的頂頭上司晏時。

趁著晏時點單,我匆忙瞥了一眼手機。

「啊啊啊寧寧幫幫忙!我表哥單身到現在,我舅舅舅媽一直催著我幫他介紹對象,你先頂一下!」

「而且我表哥確實是咱們公司的,也的確是績優股啊,你說是不是?」

???

「拿鐵?」晏時忽然看了過來。

我連忙點頭:「好的好的!」

和頂頭上司相親,喝什麼重要嗎?

他淡淡掃了我手機一眼:「下班了還挺忙。」

「……」

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有點冷。

我立刻扣下手機,露出殷切的營業微笑:「是最近的一位客戶,做一些諮詢。」

晏時眉梢揚了揚:「想不到寧小姐對工作這麼上心。」

這是諷刺吧?一定是吧?!

我不過就是今天下午開會的時候,小聲嘟囔了一句「這場會再開下去,我相親對象怕是要跑了」而已,你幹嗎這麼記仇?

我捧著咖啡杯,拼命掙扎:

「……咳,晏總,我之前那些話都只是隨便說說的,我的心都在您身上啊!」

晏時看我的眼神變得微妙。

「不是!我意思我一腔熱血都奉獻給了公司,公司是我家!」

我淚流滿面地試圖挽救。

晏時淡淡「嗯」了聲,估計也懶得理我。

我從來沒覺得時間如此難熬,幹了這杯咖啡我能不能直接走人?

就在我手足無措的時候,一道女聲傳來:

「阿時?」

我回頭,就看到一張明艷精緻的臉。

那女人看著晏時,神色驚訝又驚喜:

「想不到會在這裡碰見你,晚上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這微紅的臉瀲灩的眼,瞎子都能看出來她喜歡晏時了。

而且聽這稱呼,兩人應該還挺熟?

她好像才看到我:「啊,你是不是不太方便?」

我大喜,正打算說方便方便非常方便,就聽晏時淡聲開口:

「是不方便。」

我:「……???」

那女人臉上的笑容也凝了一瞬,但很快又恢復如常。

「……哦,這樣啊……那她是你——」

晏時抿了口咖啡,聲調散漫。

「家屬。」

???

2

我清楚看到對方那張漂亮的臉上寫滿了「尷尬」二字。

「……好吧,那我就先不打擾了,等周末我再去拜訪叔叔阿姨。」

她給自己挽了個尊,往外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她還回頭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摻雜了一點對我似有若無的幽怨。

我更幽怨地看向晏時。

「晏總,家屬?」

「剛才你不還說公司是你家?很巧,公司也是我家,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

那是你家開的公司!你當然能理直氣壯說出這話來了!

可關鍵我跟你這是一個意思嗎?

打工人打工人,下了班還得給老闆當擋箭牌,沒加班費的那種。

我看了眼牆上的掛鍾,暗示:「晏總,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要不咱們今天就到這?」

晏時放下杯子。

「寧思思,你很忙?」

畢竟是上司,面子還是要給的,我很委婉:「沒有沒有!就是您時間寶貴,我不敢耽誤——」

晏時懶聲:「那我們效率快一點。」

我一臉蒙地看著他。

晏時提醒:「我的學歷工作家庭情況,你有什麼要問的嗎?」

我:「……沒有啊。」

誰不知道您藤校畢業家世出色,工作那就更扯了,是我老闆,這有什麼可問的!

晏時顯然沒想到我這麼幹脆,頓了頓,又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道:

「沒有前女友,沒有曖昧對象,剛才那個是世交叔叔家的,不熟。」

哦,人家看你那眼神,交談的語氣,那叫不熟。

那直接說咱們不認識好了!

不過……晏時居然沒談過?
就他這條件,追他的得排十里地了吧?

公司上下的女人以及部分男人對晏時的感情經歷其實都很好奇。

不過畢竟是老闆,大家只敢小聲比比,沒人敢真的去問。

我將信將疑地看他一眼:「哦。」

沉默。

晏時看著我,手指在桌上輕輕敲了敲。

這是他不耐煩時候慣有的動作。

我心一跳,就聽晏時言簡意賅:「你。」

「哦哦!我,我的情況您應該也了解得差不多——」

當初進公司面試官就是晏時,我的簡歷都被他看過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但我還是識趣地補上一句:「那個,我也沒有前男友。」

上學的時候不讓談戀愛,畢業了恨不得我立馬結婚抱娃,我爸媽的腦迴路我也是不懂。

晏時點點頭,似乎對我的回答還算滿意。

在我第三次偷看掛鐘的時候,他終於站起身:「走吧,送你回去。」

我受寵若驚:「這怎麼好麻煩您……」

「你不是挺著急的嗎。」晏時這話聽不出語氣,但反正我覺得不是什麼好話。

我閉上了嘴,小心翼翼上了他賓利的副駕。

雖然氣氛微妙又尷尬,但我心中還是喜悅占了上風。

瞧瞧,能讓老闆當牛做馬,多難得的機會啊!

車停在小區樓下,我再三道謝,歡歡喜喜下車。

晏時看我一眼,似乎也笑了一下:「舉手之勞,不用謝。」

「當然得謝了!您不知道發財特別喜歡鬧小脾氣,我晚回來一會兒它就不高興——」

迎著晏時微涼的眼神,我自殺的心都有了。

半晌,他語氣平靜地問:「發財?」

他的眼神明明白白——我開賓利送你回來,就是為了讓你去遛狗?

3

我有點為難:「那要不……晏總您也一起?」

晏時看我的眼神更涼了。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就費了你一點油錢嗎,你至於這樣?

最後我終於想明白了:「那……回頭我請您吃飯?」

晏時這才點了點頭,打了方向盤離開。

雖然請晏時吃飯會讓我胃口不好,還會讓我的錢包哭泣,但換個角度想,就當給他結算的司機費了!

畢竟打個賓利的概率也不是很高。

而且別的不說,晏時那張臉,真的可以按小時收費的。

這麼一想,我又快樂了。

剛一進門,發財就熱情撲了上來。

發財是一隻薩摩,一歲零兩個月,體型可觀。

雖然偶爾喜歡鬧點小脾氣,但誰讓它長得漂亮呢?

我帶它下樓玩了半小時,怎麼都不肯回去,於是最後我又被它遛了半小時。

再次回到家的時候我已經廢了,直接癱在沙發上發朋友圈。

「我認栽,頂級美貌總有任性的資本。」

一分鐘後,秦瑤迅速打來電話:「臥槽!你們進展這麼快的嗎?」

???

我十分茫然:「我說發財。」

秦瑤:「……打擾了。」

我回過味兒來,連忙去翻那條朋友圈。

晏時點了個贊。

晏時點了個贊!?

淦!

我在夸狗子不是在誇你,更不是在表白啊啊啊啊啊!

但這話我怎麼跟晏時說呢?

除非我不想幹了。

於是最後我選擇火速刪除了那條朋友圈。

這天晚上做了個夢,晏時開著那輛賓利,我在後面拼命追,累得要死。

跟特麼我遛發財似的。

第二天早上我頂著黑眼圈哀怨萬分地去了公司。

同事楊陽遞過來一杯咖啡:「思思,昨天沒睡好啊?喝杯咖啡提提神吧。」

我猶豫了下。

楊陽和我同期進的公司,本來我們關係不錯,不過察覺到他好像想追我之後,我就有意拉開距離了。

他實在不是我喜歡的那一款,而且他這人……怎麼說呢,有點中央空調。

「謝了,不過我喝咖啡只喝拿鐵。」

楊陽不放棄,又笑呵呵湊過來:「這樣啊。正好公司附近新開了一家咖啡館,聽說還不錯,旁邊的那家烤肉店也很好吃,要不一起去打卡?」

我有點煩了,正要開口拒絕,一道冷清低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你晚上有約?」

我連忙回頭:「晏總?」

晏時淡淡掃了楊陽一眼,又看向我:

「不是說了一起吃飯?當然,如果你另外有急事,也可以改天。」

4

開什麼玩笑,誰有那個膽子和晏時爭?

楊陽神色尷尬地往後退了退:「思思,原來你和晏總約好了啊。」

我恨不得抓住晏時的手大喊一聲「謝謝同志」!

雖然昨天我只是隨口一說,但現在既然晏時主動幫忙,那當然沒有不配合的道理!

我衝著晏時,傾情奉獻一個十分真誠又狗腿的笑容:

「哪裡哪裡,我沒其他約的,再說就算有,那也沒您重要不是?」

我晃了晃手機:「您想吃什麼?我挑一挑。」

「你挑就行。」晏時說道。

也是,資本家的時間何其寶貴,怎麼會浪費在這種小事兒上?

我拍胸脯:「好!您放心,我一定選個讓您滿意的!」

晏時「嗯」了聲。

下午在茶水間,聽見幾個同事湊在一起聊天,語氣興奮:

「晏總今天心情好像很不錯誒!」

「我也覺得!剛才有份文件送錯了,他居然都沒生氣!」

「媽耶!晏總那張臉本來就夠帥了,再稍微添上那麼一點溫柔,真是——要命啊!」

我端著杯子,深沉地走過去。

晏時要不要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要我錢。

想挑一個讓晏時滿意又讓我滿意的餐廳,實在不是一件容易事。

這男人渾身上下都寫著「我很貴」。

我衡量了一下油價,好不容易選了一家價格可以接受,評價又不錯的西班牙餐廳,發給了晏時。

晏時回了一個高貴的「嗯」,表示同意。

讓我欣慰的是,下班後,我又蹭了一回他的車。

說實話這車貴不是沒有道理的,這真皮座椅比我那工位好坐多了!

選的餐廳裝修很有格調,拋開面前的晏時不說,這裡真的是個適合談情說愛的好地方。

我拿著菜單,思索著是該先道謝,還是先解釋昨天那條朋友圈。

說吧?顯得我很沒事兒找事兒。

不說吧?好像總哪裡怪怪的。

「晏總——」

我剛開了個口,就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

「寧寧?」

嗯?

我驚愕抬頭,就和我親愛的爸媽大眼對小眼。

???

「爸,媽?」

聽見我這一聲,晏時也回頭了。

於是我清楚看到,我爸媽的眼神迅速從我轉移到了晏時身上。

短暫的沉寂後,他們眼中齊齊爆發出了驚喜的火花。

「寧寧,這是你……男朋友?」

???

我還沒來得及解釋,他們兩個就已經迅速閃了過來。

一分鐘後,我和晏時坐在了同一邊,而我爸媽坐在了對面。

我媽沖我擠眼睛。

「寧寧,怎麼不介紹一下呀?」

我一口氣堵在胸口:「……」

晏時頓了頓,微微偏頭,溫熱的呼吸灑落耳郭,壓低了聲音。

「寧思思,就算你對我很滿意,現在見家長,是不是有點早了?」

「……」

淦!

5

我想解釋,可現在這情況,哪裡開得了口?

偷摸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爸媽,兩人笑得合不攏嘴,眼中帶著明顯的對小情侶膩歪小動作才有的縱容。

「……」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啊喂!

本來我還擔心這頓飯肯定會吃得十分尷尬,但出乎預料的是,晏時從頭到尾居然都很是客氣有禮。

我爸媽和他聊什麼他都很有耐心地接,甚至中間還順帶介紹了桌上幾道西班牙菜。

任誰看都是那種別人家的孩子,挑不出一點錯來的那種。

我爸媽笑得更開心了。

「對了,還沒聽寧寧提過,你們是怎麼認識的?」我爸一臉好奇。

我搶先回答:「我們在同一家公司!」

我爸瞭然:「哦哦,同事啊!」

就……您真要這麼說也確實沒什麼毛病……

「想不到寧寧還有你這麼出色的同事。」我媽看晏時的眼神,簡直滿意得不得了,「你們平時工作都挺辛苦的吧?」

晏時:「還好。」

我媽擺擺手:「聽寧寧說你們公司的那位老闆特別事兒,你們肯定很累的啦!」

我:「……」

晏時一頓,挑眉看了我一眼。

就這一眼,我感覺我涼了。

他緩聲開口:「寧……她沒跟叔叔阿姨說,我——」

我想都沒想,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急急拽了拽。

別說啊!

給我點面子啊!

雖然我也不想我爸媽誤會,但更不想聽他們整天念叨啊!

我毫不懷疑,如果這會兒我說晏時不是我男朋友,那麼他們明天就能找到十個相親對象讓我一個個去看!

要不是這樣,我也不能那麼乾脆地答應了秦瑤。

晏時垂眸看了眼我的手,定格片刻,又抬眸看我。

他的眼瞳很黑,睫毛很長,這樣近距離看過來的時候,便很容易顯得專注而認真。

我哀求地和他對望,眼巴巴。

片刻,他率先移開了目光,話鋒一轉,便換了個話題。

不得不說有的人天生自帶氣場,不動聲色間就能輕易掌控全局。

我爸媽處在看女婿越看越滿意的快樂中,根本沒注意到這小小的插曲。

煎熬的時間好不容易過完,臨走的時候我媽還暗暗沖我豎起了大拇指。

「寧寧好樣的!」

我:「……」

走出餐廳,我看著走在身邊的晏時,艱難開口:

「晏總,實在是對不起!我保證今天這事兒真的只是個巧合!」

雖然住在同城,但爸媽家離公司太遠,我就搬出來了。

哪裡想得到他們兩個今天來了興致,跑這麼遠來約會?

晏時不置可否:「沒關係,早晚都一樣。」

???

怎麼好像哪裡不太對?

爸媽那邊可以暫且瞞著,但晏時這邊真是得儘快說清楚了。

沒等我開口,晏總已經上了駕駛座,同時遞給我一個上車的眼神。

我堅決搖頭:「我自己回去就可以的!」

到底不是情侶,這怎麼好意思?

晏時看著我:「確定?」

肚子裡突然絞痛,我扒拉著車窗,滿心絕望:「……那個,好像不是很確定。」

6

晏時開車送我來了醫院,急性腸胃炎。

我很惆悵。

什麼時候生病不好,偏偏是這個時候?

這下可好,又欠了晏時一個人情。

「小姑娘,你男朋友對你真好啊!」

旁邊的一位病友阿姨一臉羨慕地看著我,

「剛才他可一直為你忙前忙後的呢!」

我艱難開口:「阿姨,您誤會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啊?」阿姨愣了一下,而後迅速反應過來,「那就是你老公啦?」

我:「……」

我正想說點什麼,阿姨看向我身後:「小姑娘,你老公回來啦!」

我:???

我下意識回頭,就撞上晏時看過來的,有那麼一點點微妙的眼神。

「……」

我不是我沒有這真的不是我亂說的啊啊啊!

因為激動,我不小心扯動了手上的針,刺痛感瞬間傳來。

一隻修長白皙的手按住了我的手腕,聲音低沉清冷:

「別亂動。」

這下我一個字也不敢多說了,只能拼命點頭。

晏時在床邊坐下,又看了我一會兒,片刻,他按了按眉心,像是無奈又像好笑地地開口:

「平日裡工作的時候倒看不出來這麼呆。」

???

你說誰呆?

忍了又忍,我斗膽小聲嗶嗶:「我生病了。」

晏時倒水的動作一頓,我連忙閉嘴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餘光卻瞥見他唇角彎了彎。

大約是我臉色真的不太好,他難得寬宏大量沒和我計較,把水遞了過來。

我急忙接過:「謝謝晏總。」

不小心碰到他微涼的指尖,卻又不知為何好像帶著灼熱的溫度。

阿姨在旁邊笑得揶揄:「新婚吧?小夫妻就是要有點情趣的嘛!」

我差點被這一口水嗆死,劇烈咳嗽起來。

一隻手忽而落在了我的後心,帶著輕緩而不容忽視的力道,輕輕拍了拍。

我眼淚汪汪地抬頭看向晏時。

晏時淡淡瞥我一眼,那眼神明明白白——別說話了。

兩個小時後,吊針終於打完,晏時把奄奄一息的我送回家。

一路上我都沉默望著窗外,想著今天算是把這輩子的臉都丟盡了。

之前打算要和晏時解釋的話,這會兒也說不出口了。

人家今天幫了我這麼多,我現在這麼幹,那不成了卸磨殺驢了?

不行!堅決不行!

「你臉色不太好,確定沒問題?」

下車前,晏時看著我,又問了一句。

我一邊開車門一邊點頭:「沒問題的!我身體向來好得——啊!」

一隻腳剛剛踩著地,我腿一軟,差點直接跪下。

心裡暗罵這腸胃炎居然把我搞虛脫,面上還是得維持一下體面,我堅強地抓著車門,正打算緩緩勁兒,就聽見另一側車門開合的聲音。

晏時走了過來。

我抬頭,正要開口,忽然腰上一緊,身體瞬間騰空。

晏時把我打橫抱了起來。

隔著衣衫,依然能清晰感受到他堅韌的肌理線條以及身體熨帖的溫熱。

清冷低沉的嗓音傳來,輕飄落在耳畔。

「幾樓?」

7

我忽然心跳如擂,慌忙避開了他的眼睛。

「七、七樓。」

晏時抱我進了電梯,還好這個時候已經太晚,電梯裡沒什麼人。

然而我很快發現,越是這樣,越是折磨。

安靜的電梯內只有我們兩個,我甚至能聽到他胸膛下規律的心跳聲。

中間有無數次,我想申請下來,但怎麼都開不了口。

時間流淌,煎熬又迅速。

沒等我想好說辭,電梯門已經開了。

他低頭看我一眼,我簡直福至心靈,瞬間秒懂:「右,右邊 703。」

我租的是一個一居室,門剛開,一團白影就飛了過來。

「汪!」

發財!

我終於找回神志,手忙腳亂從晏時身上跳下來,一個沒站穩,又被他拉了一把。

「謝謝晏總!」

我恨不得當場給晏時來個一百八十度鞠躬,以表誠意。

「確定不需要再去趟醫院?」晏時看我的眼神帶著那麼點懷疑。

「不用的不用的,我睡一覺休息休息應該就好了!」

這大半夜的,晏時待在我這,總感覺哪裡不太對。

「那個,晏總,要不要我送您下去?」

晏時沒什麼表情地看了我一眼。

我:「……」

回想起剛才問了什麼,我只想咬斷舌頭。

「寧思思,你緊張什麼?」晏時忽然問道。

誰緊張了!

我頓時炸毛,立刻就要反駁,但最後還是只能訕訕一笑:

「呵呵,開玩笑的,主要今天已經夠麻煩您了,我就不多留您了……」

晏時似乎也無心因為這些小事計較,畢竟確實很晚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發財忽然追了過去,咬住了他的褲腳,十分熱情而無賴地試圖留住晏時準備離開的步伐。

晏時低頭看了眼,又緩緩抬頭,看了我幾秒。

我連忙撲上去,試圖把發財拽回來:「發財!發財!快松嘴!聽見沒有?」

但大概是今天回來太晚沒有遛它,平常這小蝸居又沒來過其他人,發財熱情似火,黏住晏時怎麼都不肯放開。

它那麼大一坨,我實在是有點拽不動,忍不住揚聲:

「寧發財!你知道這條西褲有多貴嗎你麻麻我賠不起啊啊啊——哎我去!」

發財一下松嘴了,我一個沒注意,跟著踉蹌了兩步。

這一下來得太突然,直接給我搞蒙了,但我還是第一時間按住了發財,看向晏時……的褲腳。

他這身阿瑪尼高定,就是賣了我和發財,可能都不夠賠的啊!

還好還好,除了上面留下了幾道褶皺和可疑的痕跡,沒破。

我長舒一口氣。

「還好還好……」

一道涼涼的目光看過來。

晏時沒什麼情緒地問道:「還好?」

和他對視的一瞬間,我立刻意識到我犯了致命錯誤。

「晏總,您、您沒事兒吧?」

剛才我看發財應該沒咬到他,但他這個反應……

我一顆心懸了起來:「晏總,您……被咬了?那我送您去打疫苗——」

砰。

晏時留給我一個瀟灑的背影,以及一扇緊緊關上的門。

「……」

這男人的脾氣也太陰晴不定了點兒……

我教育了發財一頓,這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了臥室。

想到剛才晏時送我上來,我忍不住點開手機,跟秦瑤小聲嗶嗶。

「我發現晏時體力很可以啊!」

可見健身房沒白去——

後面半句我還沒來得及發出去,對面就回了一行字。

「看來你的體力也很可以,還有精力想這些。」

???

我瞪著對話框上方的晏時的名字,豁然起身!

8

這一晚上我又沒睡好。

午餐的時候,秦瑤看著我一臉震驚:「寧寧,你這是修仙渡劫了?」

我麻木搖頭,又點了點頭。

就昨天晚上那情況,還不如讓我被雷劈了。

她又好奇地壓低聲音:「昨天那事兒你還沒說完呢!你們和叔叔阿姨分開之後怎麼樣了?」

我嘆了口氣:「也沒什麼。就是聊了一下他體力好不好。」

「臥槽!」

秦瑤差點直接彈起來,直到周圍同事開始往這邊看,她才連忙捂住嘴。

然而她看我的眼神寫滿了興奮的光芒。

「雖然以我的身份說這個不太合適但是表嫂我真心想說:你現在這個狀態就是剛才那個問題的完美答案啊!」

???

我絕望抱頭:「快別說了,我可能要帶著發財流落街頭了!」

接下來我把昨天一系列抓馬事件跟她複述了一遍,到最後她的表情已經和我一樣生無可戀。

我咬咬牙,握住她的手:

「秦瑤同志,怎麼說你也是老闆的表妹,你說點好話,應該能讓我保住工作的吧?」

秦瑤反握住我的手,眼淚汪汪:

「我覺得我可能比你先走一步,你不知道,舅舅舅媽磨了他多久他都不肯點頭,這次還是我以性命擔保,表哥才答應相親的!」

我心哇涼:「……這麼說,我還奪走了他的第一次?」

我完了啊啊啊啊啊!

晏時該不會被我搞出相親心理陰影吧?

秦瑤沒說話。

我哭泣,連手裡的小雞腿兒都覺得不香了:「那我要不……去跟他道個歉?」

秦瑤還是沒說話。

我頭疼不已:「可我之前也沒經驗啊!哪兒知道居然就相到了他?誰還不是第一次啊!」

秦瑤眼角抽動了兩下。

我有點擔心:「怎麼了?你眼睛是不是不舒服?」

秦瑤氣若遊絲地衝著我身後喊了一聲:「表哥。」

我腦子一空,連頭都沒敢回。

但那道熟悉的聲音還是傳來了:「寧思思,來我辦公室一趟。」

……

我腳步虛浮地進了晏時的辦公室,他正站在辦公桌後,斜斜靠著,手裡拿著一份資料。

「晏總。」

他抬頭看了過來,神色淡淡。

「有什麼要說的嗎?」

不是你讓我來的嗎?

這話我萬萬不敢說出口,思來想去,我覺得這是個合適的機會,把誤會都和他說清楚。

於是破罐破摔。

「晏總,這幾天多謝您的照顧,但是我覺得我們之間有些問題……」

這事兒從一開始,便都是錯的啊晏總!

然而沒等我說完,晏時定定看了我幾秒,忽而反問:

「你想分手?」

我:???

不對!我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我怎麼不知道啊!?

9

「晏總,我們……」我顫抖著手,指了指他,又指向自己,「好像不具備分手的前提條件吧?」

晏時眉心微斂:「不認帳了?」

???

這又是說的什麼話?!

但是迎上晏時看我猶如看一個渣女的目光,我又動搖了:難道我真的在腦子不清醒的時候,和他談了一場戀愛?

反覆思索,我覺得是真沒有啊!

大概看我朽木不可雕,晏時開了口:

「咖啡是不是一起喝的?」

「是、是啊……」

但那不是相親的常用模式嗎?

「你生病是不是我送你去醫院的?」

「也、也是啊……」

可當時我那不是情況緊急嗎?而且我也鄭重道謝了,還請他吃了飯——

晏時語氣平靜地補充:

「連家長都見過了。」

他就那麼看著我,意思很明確: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已經做完了,現在你提起褲子不認了?

「……」

我欲哭無淚:「不是,不對,晏總,您真的誤會了啊!」

眼看事情開始朝著未曾預料過的方向瘋狂發展,我也顧不得其他了,只能硬著頭皮和他解釋。

「……晏總,其實我一開始答應相親的時候,真的不知道是您,我要是知道,絕對不會答應的!不不,您別誤會,我的意思是您這條件,我真配不上啊!」

「還有後來那些,真的是誤會……」

我堅持著結結巴巴說了一堆,總算是把事情都解釋清楚了。

但同時我也覺得,我涼了。

偌大的辦公室里一片死寂。

過了許久,晏時才開口:

「所以,相過第一面之後,仍然保持聯繫,並不代表你默認我們之間關係的進一步發展。」

我:「……」

您是我上司啊!再說了,您這是從哪兒聽來的邪門歪道?

我現在真的相信,我確實奪走了晏時的第一次了,人這表現確實是沒經驗,雖然我也沒有吧……

我深吸口氣,鼓足勇氣:

「晏總,雖然是相親,但是,兩個人談戀愛的話,也還是要、要有一個比較正式的儀式的吧?最起碼、最起碼得說一聲喜歡,明確關係,兩人達成一致意見,這樣才、才比較合適,您覺得呢?」

說完我就垂下了腦袋,脖子涼嗖嗖的。

過了好一會兒,晏時冷清的聲音響起。

「我知道了。」

……

直到回到自己工位,我還有點沒回神。

晏時居然就這樣放過我了?

我那麼不給他面子,他居然還留了我一條小命!

「思思,晏總喊你什麼事兒啊?」楊陽又湊了過來,帶著幾分試探,「又要一起吃飯?」

這個「又」字讓我有點不舒服。

而且他說話沒壓低聲音,周圍好幾個同事都往這邊看,神色八卦。

「思思,你是不是在和晏總談戀愛啊?」楊陽又問。

戀愛沒談,不過倒是分了一次手……

我心裡嘟囔了一句。

再這麼傳下去,還不知道要成什麼樣了。

「晏總就是交待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沒別的。」

我說著,鬼使神差,又往辦公室那邊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晏時從裡面走出,兩位秘書很快跟上,看起來很忙的樣子。

不是看起來,他的行程本就安排得很滿。

這麼一想,他這段日子真的在我身上花了不少時間……

晏時帶人從旁邊走過,一如既往的清冷矜貴,未曾往這邊看過一眼。

我搖頭,小聲澄清:

「另外,我和晏總也沒在一起。」

晏時腳步未停,似乎並未聽見。

楊陽笑容明顯了許多:「那這樣的話,晚上單身聚會,好幾個同事都去,你去嗎?」

旁邊幾個同事也一起慫恿,很有興致的樣子。

我下意識抬眸,卻只看到晏時頎長挺拔的背影,消失在拐角。

我收回目光,想了想還是同意了:「好。」

10

晚上,烤肉店,氣氛熱烈。

但我興致缺缺,因為剛得了一次腸胃炎,這些東西我基本只能看看。

我摸了摸可憐的胃,一聲長嘆。

想到腸胃炎,就不可避免又想到了晏時。

尤其他今天離開時候的背影,不停在眼前浮現,搞得我有點心煩意亂。

說實話如果他生氣,我倒是不會覺得有什麼,可偏偏搞了這麼大一個烏龍之後,他居然只說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放過我了。

怎麼真搞得我像個玩弄人家感情的渣女一樣?

秦瑤坐在我旁邊:「寧寧,怎麼不吃啊?是不是想你家狗子呢?」

「……」

我眼神複雜地看了她一眼。

秦瑤沒看懂我的眼神,試探地問道:「那這塊烤小羊排,你不吃,我替你吃了啊?」

「吃吧。」

我捧著杯子喝了口水。

後面忽然有人喊了秦瑤一聲:「瑤瑤?」

秦瑤回頭,聲音詫異:「敏敏姐?」

那人笑著問道:「和同事聚餐?」

這聲音……聽著有點熟悉啊?

我忍不住跟著回頭看了眼,正和對方視線相撞。

哦,咖啡廳遇到的那個喊晏時「阿時」的女人?

她看到我,臉上的笑容凝固了兩秒鐘。

秦瑤應聲:「是啊。」

憑藉我對秦瑤的了解,她好像不怎麼喜歡這個女人。

雙方簡單寒暄幾句。

楊陽作勢給我倒水,旁邊有同事起鬨:「楊陽,怎麼只給思思倒水,不給我們倒啊?」

我皺皺眉,先一步接了過來:「我自己來吧,謝謝。」

楊陽笑了笑,倒也沒堅持:「好。」

我再回頭的時候,那女人已經走了。

「邵敏?」秦瑤扁扁嘴,「她是一個世交叔叔家的女兒,就比我大兩歲,但成天恨不得以我表嫂的身份自居。我表哥不喜歡她,她還是堅持不懈,還總喜歡拿長輩交情來說事兒。」

確實。

那天咖啡廳她對晏時的心思,傻子都看得出來。

「不過也能理解,畢竟晏時那張臉擺在那呢……」我贊同地點頭,說到一半,又忽然覺得不對。

今天怎麼老是想到那男人?

我搖搖頭,把那些心緒都壓了下來。

……

那天和晏時說清楚之後,一切仿佛都回到了正軌。

在公司碰到,除了正常的上下級工作交接,我們之間再沒有任何多餘的往來。

這樣好像也……挺好的?

我處理完工作,正百無聊賴地想著,忽然聽到有腳步聲傳來,接著是一道陌生的女聲。

「請問誰是寧思思?」

我詫異抬頭,就看到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走了過來。

「我是寧思思,請問你——」

一句話沒說完,那女人走過來,一杯水潑到了我臉上。

她的聲音尖銳:

「勾引別人男朋友,很有意思?」

11

我完全蒙了,以至於半點兒沒能反應過來。

周圍所有同事齊齊看了過來,場面死寂,其中不乏八卦和看好戲的眼神。

我深吸口氣,盯著她,確認這的確是一張不認識的臉:「你說我勾引你男朋友?」

那女人冷笑:「怎麼,敢做不敢認?」

「孫婧!」楊陽沖了過來,神色慌張,「你在幹什麼?!」

他拉住孫婧的手就要往外走:「這裡是公司!誰讓你來這鬧事兒的!」

孫婧一把將他甩開,一手指著我繼續罵:「是她先不要臉當小三的!我說幾句怎麼了?」

這居然是楊陽的女朋友?

他不是一直對外宣稱單身的嗎?

我強壓著心中的火:

「這裡所有同事都能證明我和楊陽之間沒有任何關係,麻煩你把事情搞清楚再說。」

孫婧像是受了刺激:「你們之間要是沒關係,他手機裡能有你的照片?!還有,上周二晚上,你們房都開了!以為我不知道?!」

我看向楊陽:「楊陽,你沒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照片,開房,這都什麼跟什麼?

真看不出來他玩兒這麼花,可這關我屁事兒!

她說著哭了起來:「楊陽!我跟你三年,你就是這麼對我的!」

整個樓層的同事都被吸引了過來,欣賞這一出大戲。

楊陽臉上掛不住,躲避著我的眼神,也不敢爭辯,只強硬拉著孫婧。

正在這時,一道清冷的嗓音忽然從身後傳來:

「這是在幹什麼?」

我下意識回頭。

晏時似乎剛從外面回來,身後除了副總和秘書,還跟著一個人,邵敏。

死寂。

大約是他氣場太強,連苦惱的孫婧都不由自主閉上了嘴。

不巧撞上晏時看過來的目光,他英挺的眉皺了下,我這才想起自己此時的狼狽模樣。

不知道哪裡湧上的尷尬和難堪令我飛速轉回了頭。

其他人無所謂,可是、可是被晏時看到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太丟人了。

隨後,晏時走了過來。

一張紙巾遞了過來,手指骨節分明,白皙修長。

是……晏時。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的憤怒忽然被難言的委屈取代。

「謝謝晏總。」

我低聲道謝,接過了紙巾。

還好那杯水是涼水,不然——

晏時沒再看我,而是望向了孫婧和楊陽,眉眼之間似是覆了一層薄霜:

「現在,有沒有誰來給我一個解釋。」

楊陽緊張又惶恐:「晏總!是誤會!誤會!我這就帶她離開——」

孫婧哪裡會聽?

她上前一步,整個人情緒失控:

「你是他們上司是吧?好!我正要來舉報,你們這個叫寧思思的員工,道德敗壞,插足別人感情!應該開除!她——」

「你說她勾引你男朋友?」晏時不耐打斷她的話,「照片說明不了什麼,另外,上周二晚,她急性腸胃炎,我送她去的醫院,也是我送她回的家。」

孫婧猛然怔住。

晏時淡淡看了楊陽一眼,嗓音清冷:

「我在追她。你覺得,她看得上——你男朋友?」

12

晏時的語氣很平靜,但越是這樣,越是令楊陽難堪。

——兩人站在那,對比太慘烈了,真的。

且不說他們身份與收入的懸殊,就單單是那張臉,楊陽都是慘敗,被碾壓得渣都不剩的那種。

儘管晏時只淡淡問出了這一句,其中所蘊含的意味,在場人卻都清清楚楚。

——他和楊陽,哪個女人瞎了才會選楊陽?

孫婧臉色變幻,視線不斷在我和晏時身上掃來掃去,似乎想要說點什麼,卻又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至於楊陽,更不用說。

他急急過去抓住了孫婧的手:「對、對不起晏總!我這就讓她走!」

說完,他就死死拉著孫婧往外疾步離開。

孫婧一開始還試圖反抗,但楊陽顯然也動了怒,臉色極其難看,孫婧到底是個女人,哪裡掙脫得開他的鉗制?

兩人就這麼狼狽離開了,只剩下一眾吃瓜群眾。

也是這個時候,我終於回過神來,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剛才晏時那一句,周圍這麼多同事都聽見了!?

我腦子嗡了一下。

因為、因為他這話說得實在、實在是太曖昧了!

我看向他,望著他清雋的側臉,腦子裡只剩下一個想法:之前鬧了那麼大個烏龍,已經夠對不起晏時了,現如今還讓他賠上了自己的清白,這、這……

晏時似有所覺,側頭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的一瞬,不知怎的,我心臟忽然跳漏了一拍,到了嘴邊的想解釋的話就那麼卡在了喉嚨。

晏時頓了頓,道:「跟我來辦公室一趟。」

「好、好的晏總。」

我也顧不上其他人了,滿心忐忑地跟了上去。

雖然我也算是被無辜牽連的受害者,但這裡總歸是公司,剛才那鬧得真是太難看了。

「阿時——」

晏時關上門,隔絕了邵敏的聲音。

辦公室內十分安靜,只剩下我和晏時。

晏時在我身前一步之遙站定,沒有說話。

也不知道怎麼,我莫名緊張起來,另外似乎還帶著幾分說不出的難受。

我鼓足勇氣率先開口:「晏總,對不起,給公司添麻煩——」

「抬頭。」

我愕然抬眸,晏時近在咫尺。

晏時又抽出一張紙巾,溫熱的手落在我臉上。

他眼睫微垂,是極認真的姿態,聲調一如既往的冷清,卻又似乎染上幾分無奈。

「沒擦乾淨,不難受嗎?」

13

隔著紙巾,他指尖觸碰過的地方像是燃起了火,瞬間燎原。

胸口滿漲的不知名情緒像是在這一瞬上涌。

完了,我是不是臉紅了!

一個合格的下屬,怎麼能讓上司如此紆尊降貴?

這個時候,我應該把紙巾搶過來自己擦的是吧?

可、可是——那不就得去握晏時的手?

想到這,我好像臉更紅了。

別的不說,晏時的手是真好看,睫毛也又密又長,鼻梁還這麼挺,唇形也真是……

「在想什麼?」晏時冷不丁問道。

我:「……」

慌忙避開他的視線,我低著頭,慌張道:「沒、沒什麼。」

我總不能說我剛剛在想這樣那樣你吧!

寧思思,你太沒出息了!這種時候居然還在想這些?

晏時這人雖然性格冷清驕傲,做事卻是難得的細緻體貼,尤其現在。

「好了。」

他終於退開些許。

我莫名鬆了口氣,卻又有些悵然,思來想去,只能再次道謝。

「謝謝晏總。」

晏時微微偏頭,靜靜打量著我,片刻,才道:

「平常不是挺厲害的嗎,剛才怎麼任人欺負?」

???

這話好像不是在誇我吧?

但我也不敢頂嘴,只能小聲嗶嗶:

「我那不是沒反應過來嗎……我跟楊陽除了工作對接,閒話都沒怎麼聊過幾句,誰知道會這樣……」

晏時似乎笑了聲。

「合著凶人的勁頭都用到我身上了?」

???

我仰臉就要反駁,卻正好撞上晏時看過來的目光。

要說出口的那些話瞬間被忘卻。

我知道我不該這樣看他,可是好像不受控制,整個人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唯有心臟跳得越來越快。

敲門聲忽然響起,打破了寂靜中蔓延的曖昧。

邵敏的聲音聽來像是在竭力克制著什麼:「阿時,你們談完了嗎?」

差點忘了外面還有那麼多人呢!

我清醒過來,稍稍後退,識趣地主動過去開了門。

聽秦瑤說邵敏家裡公司和我們公司也有一些往來,她今天跟著晏時一起回來,應該是有正事兒吧。

看得出來,邵敏的心情不怎麼好,只掃了我一眼,就看向了晏時,聲音溫軟了許多:

「阿時,晚上去哪裡吃?」

晏時一手插兜,神色淡淡:「不好意思,沒空。」

「那明天——」

「邵敏。」晏時的聲線聽來冷清,「我以為那天在咖啡館,已經說得夠清楚了,我沒有時間,更沒有興趣和女朋友之外的人一起吃飯。」

突然被 cue 的我一臉蒙,怎麼這擋箭牌……保質期還挺長的?

邵敏臉上勉強維持的笑容終於消失了,但下一刻她又偏頭看了我一眼,似是早有準備一般挑了挑眉,冷笑開口:

「你說她?阿時,你真的不用這樣,為了拒絕我,就隨便找一個人來演戲。」

辦公室內安靜得落針可聞。

我屏住呼吸:對了!那天聚餐碰見邵敏,她肯定那時候就知道了!

「我們的確不是情侶。」晏時忽然開口。

邵敏臉上浮現幾分果然如此的得意,然而晏時接下來的一句話,卻令她的表情驟然僵在了臉上。

他說:「是我在追她。」

14

那一瞬間邵敏究竟是什麼神色我不知道,因為我腦子也被晏時這句話炸得一片空白。

他知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邵敏終於維持不住表情,轉身摔門走了。

辦公室又只剩下了我們兩個。

我想走,可想到外面那些滿是八卦的眼神,又猶豫起來。

可是繼續待在這的話……

「怎麼不說話?」

晏時忽然開口。

我心一跳:「啊?」

晏時的手指在辦公桌上輕輕敲了敲:「別裝沒聽見。」

「……」

這麼久的上司果然不是白當的,這男人總是把我拿捏得死死的!

我反覆斟酌,忐忑開口:「……晏總,您能不能給個準話,我這擋箭牌,還得當多久啊?」

話音剛落,我就覺得整個辦公室的溫度都涼了下來。

晏時危險眯起眸子:「你覺得,我是在拿你當擋箭牌?」

啊,不然呢?

「那、那您剛才說那些,是……」

一個猜想浮現心頭,卻又太過荒唐,以至於我不敢去細想。

晏時就那麼靜靜看著我。

房間內安靜得幾乎能聽到那越來越快的心跳。

良久,他似是輕嘆了聲,道:

「就不能是,我喜歡你,所以——我在追你?」

好像有什麼在心頭悄然炸開,指尖都酥麻。

他偏頭看向窗外,聲音低沉輕緩:

「我之前沒有追人的經驗,那天之後,我想了很久,想找一個合適的場合,挑一個合適的機會,完成一場完整的……儀式,來告訴你,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狀況。」

心跳如擂,然而晏時的每一個字句卻都如此清晰。

他看了過來,黑色的眼瞳深邃:

「我不能看著你被別人欺負。」

胸口像是忽然被什麼充斥,酸澀又甜軟,滿滿漲漲。

我眨了眨莫名酸脹的眼。

這個人,這個人……

晏時等了一會兒,喉結上下滑動了下。

「所以,你的答案?」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一刻我竟從他的臉上看出了幾分……緊張。

我終於想起什麼:「那、那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晏時頷首:「你說。」

我忍著羞澀,還是順從了內心的好奇:「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是因為那一杯咖啡,還是那天晚上一起去的醫院,抑或是後來的某個時候?

晏時微微偏頭:

「寧思思,那天相親,我早知道是你。」

15

「啊啊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秦瑤瘋狂搖晃著我的肩膀,激動不已,
「我說我之前說了那麼久他都不為所動,那天無意提了你的名字他就點頭了,早有預謀!早有預謀啊這個男人!」

我深以為然:

「誰說不是呢?這種心思深沉的男人,還是留在家裡,不要放出去惑亂人間的好啊。」

秦瑤開始暢想以後的美好日子:

「那寧寧你以後就是我表嫂啦!哈哈哈哈哈!那我以後在公司豈不是可以橫著走了?!」

「……」

我看向電腦,嘆氣,

「別想了,今天他還給我一份文件讓我整理,估計要加班。」

秦瑤:「……」

她充滿同情地看我一眼。

「這什麼男朋友啊,剛確定關係就對女朋友這麼狠?」

我自我安慰:「沒事兒,他得送我下班回家,四捨五入也是加班了。」

秦瑤豎起大拇指:「啥叫榜樣啊,您這就是!」

我懶得理她,繼續搬磚。

那天孫婧鬧過以後,很快就有消息流傳出來,說楊陽的確是出軌了,而且出軌對象也的確是我們公司的,還不止一個。

至於我的照片,就是那天聚餐他偷拍的,因為時間最近,被孫婧看到就誤會了。

鬧成這樣,公司他是待不下去了,以最快的速度離職了。

而我和晏時……當然也就沒有澄清他那天說的那句話。

畢竟是事實了,嗐。

晚上忙完工作,晏時送我回家。

我抬頭往樓上看了一眼,想到最近精力格外旺盛的發財,斟酌著:

「晏時,我們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我覺得,應該進一步發展了,你覺得呢?」

晏時臉上閃過一抹詫異,旋即微微挑眉。

「這麼巧,你也這麼想?」

也?

我認真點頭:「你看,你帶發財到處轉轉,提前培養一下感情,怎麼樣?」

「……」

晏時平靜喊了我的全名:「寧思思。」

我立刻警覺起來:「我們一起也可以的!」

晏時頓了頓:

「雖然我們想法不太一樣,但目的都是一樣的,這樣,我答應你,你也答應我,怎麼樣?」

我連忙點頭:「沒問題!」

然而下一刻,我看到他手上不知道怎麼多了個絲絨盒子。

一枚戒指靜靜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我腦子一空。

「是、是不是太快了點?」

但這個鑽戒真的好大好閃!

「相親的下一步,不就是結婚嗎?」

晏時握住我的手,微涼光滑的戒指緩緩套入無名指,旋即低笑一聲,

「你剛才答應了的,不能反悔。」

好像、好像說的也挺對?

我紅著臉:「哦,好、好啊。」

下一秒,他的吻落了下來。

「雖然順序有點亂,但我家寧寧,一樣都不能缺。」

相关推荐: 太子說他不近女色我勤勤懇懇,鞍前馬後地給他娶媳婦,最後才發現,他不是不近女色,只是貪圖老娘的美色

巨大的機遇伴隨著巨大的挑戰,經過我的不懈努力,我終於迎來了我人生事業的最高峰。 我!徐永嘉,京都第一紅娘,被欽點給太子當媒婆! 「老王!我這是…..要發達了嗎?」我拽著傳旨太監的手激動地發抖。 王老太監掀了掀眼皮,意味深長地道:「丫頭可看好了…..太后娘娘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