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腦洞大開 8:30故事—前世喪屍爆發,渣男拿我和閨蜜的命換糧食。重生一次,我要讓他血債血償!

8:30故事—前世喪屍爆發,渣男拿我和閨蜜的命換糧食。重生一次,我要讓他血債血償!

1

「佳佳,有這五百萬,咱們就不用再還房貸了!」

面前的男人言辭懇切,看向我的眼神中滿是期待。

上一世的我,就信了他的鬼話,把錢都用來結房款。

結果不久,喪屍爆發了。

我才知道面前這個二十四孝好男友,居然背著我有了小三。

他和那個賤人將我和閨蜜田甜綁了起來。

這對人渣居然想出了用我和田甜的身體換食物的辦法。

在田甜為了保護我被殺,我趁著他們處理屍體時,撞向大門將喪屍全都引了進來。

臨死前我看著那對賤人被喪屍啃咬的樣子,只覺得痛快非常。

一睜眼,我居然重生了!

重生回了喪屍爆發前五天,也就是彩票中獎當天。

徐寧宇還在不停地跟我說房貸壓力有多大,希望我能幫他減輕負擔之類的話。

我忍不住嗤笑,那房子首付是他,名字也是他一個人的名字。

我上輩子到底是怎麼就鬼迷心竅給他花了這筆錢的?

老公你放心,等你明天休息,咱就去把房貸結了。」

「然後我們去三亞旅遊好不好?」

徐寧宇吃了我畫的大餅果然放心了,樂呵呵地跑去上班。

而我卻在家裡列起了清單,順便給閨蜜田甜打去電話。

這一世,我不但要報復渣男賤女,還要帶著閨蜜好好活下去!

2

田甜到家時,我已經打包好了行李坐在沙發上。

「呦,你這是鬧哪出啊?公主出逃?」

看著她生龍活虎地耍嘴,我的淚水忍不住躥了出來。

想到上一世田甜死時的慘狀,恨不得馬上把徐寧宇抓回來大卸八塊。

看見我哭了,田甜收斂了神色:「怎麼了寶?」

在聽完我講上一世後,田甜明顯被巨大的信息量整得大腦宕機了。

她長呼出一口氣,隨後便是經典的國罵:「這個死渣男,他 XX 我 XX,他真的 XXXXX。」

等發泄完,她緊緊地抱著我,小聲抽泣。

我心裡也酸澀異常,手機的震動聲讓我和田甜回了神。

等到裝修師傅麻利地將寵物攝像頭裝好之後,我拽著一旁的田甜出了門。

想要在末世好好生存下去,安全的住所和豐富的物資缺一不可。

徐寧宇每天都會回家,把婚房作為末世避難地肯定不行。

當務之急是找一個合適的房子,在田甜來之前我就已經想好了。

徐寧宇買的這個小區是新開發的樓盤,房子構造好,周圍又有好幾家大型商超,非常適合採購囤貨。

我記得剛交房的時候,小區物業就說過,這個小區有幾棟一梯一戶的公寓式大平層出租。

在時間並不寬裕的情況下,還是選擇熟悉的小區更好。

拉著行李箱帶著田甜連看了三個戶型之後,我敲定了一套精裝修的複式。

20 層的高度,讓我覺得很安心。

簽合同的時候特意留了個心眼,用了田甜的身份信息。

鑰匙拿到手後,我和田甜開始了分工合作。

她負責購物清單,而我負責聯繫施工隊改造房屋。

裝修公司的師傅到的時候,我正好將所有要更換的東西寫完,那師傅看了眼我的需求,神色奇怪地看著我。

「這房子,裝得不挺好看的,幹嗎改成那樣?」

我朝著坐在沙發上看手機的田甜努了努嘴,給師傅使了個眼色,輕聲說:「我這閨蜜,受過點創傷,心理有點問題……你懂吧?」

在那師傅瞬間秒懂的眼神中,我順勢又讓他幫我加急,最好下午就來裝。

師傅在金錢的誘惑下同意了,我直接給師傅付了全款,約定好下午上門。

師傅果然迅速,剛午睡醒來,裝修隊伍就到了門口。

家裡的窗戶全部換成了防彈級別的玻璃,貼上了防窺膜,外層還都焊死了鐵絲網,並且通上了電。

我並不確定末世會持續多久,也不知道喪屍到底會不會爬牆,只能是將我能想到的一切都準備上。

大門額外安裝了一層,最外層採用的銀行金庫同款防爆門,內層也換上了純鋼的防盜門。

還有太陽能發電、全屋隔音棉和三個淨水器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裝修師傅走之前,我送他們出門,看到了一梯一戶的電梯門,突然又想到了什麼。

在我的高額加價下,師傅們又給電梯門安裝了鐵柵欄和防盜鎖。

一切搞定,田甜忍不住提醒:「師傅,你們多囤點吃的在家,最近兩天別出門了。」

領頭的師傅笑了笑:「小姑娘沒想到你還挺謹慎的,放心吧,最近還挺安全的。」

說著,他跟著工友們乘電梯就下樓了。

田甜有些沮喪,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和做法。

經過一天的冥思苦想,田甜終於把單子列了出來。

我看她都寫得差不多了,拉著她就出門去了附近最大的倉儲超市。

這種倉儲型的超市,時不時就會有人大量掃貨。

但是為了能夠快速調貨和節省時間,我找到服務台的小姐姐,給她展示了一下購物清單。

在我表示今天就是來給新家添置加捐災進貨的時候,小姐姐掏出手機打給了客戶經理。

面對匆忙趕來的經理,我和田甜都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在禮貌地問好過後,後面的事情就不太美妙了。

3

我對著清單說一個,經理就拿著對講機報一個。

我倆都說到口乾舌燥的時候,那清單才堪堪到一半。

他有些撐不住了,「要不這樣,您把這清單留給我,我對著給您從倉庫調貨然後送上門怎麼樣?」

我和田甜對視一眼,看著我們手裡那一長串的清單,點了點頭。

在叮囑了經理優先送電器到家後,我付了 10 萬定金,並將地址給了他。

按照末世求生來說,越少人知道地址越好。

但就沖我和田甜這買東西的架勢,若真是從店裡搬運回來,就算我倆搬一個月,也不一定能把東西都搬回家,不如交給專業的人去做。

但我留了個心眼,並沒有把真實的地址告訴他們。

而是讓他們送到隔壁單元的地下倉庫門口。

這裡的樓盤還未對外公開出售,還沒裝攝像頭,也方便我們搬運。

田甜拿著鐵絲,撬開了一間地下倉庫。

她小時候經常被酗酒的爸爸關在門外,久而久之就會了這門手藝。

經理親自帶著人送貨上門,我指揮著工人們將所有東西放到了倉庫里。

等工人們離開後,趁著夜色開始搬運。

倉庫連接著地下車庫,可以直接從地下車庫直接到我們單元。

整整搬了兩個晚上,終於安置好了。

四個 735 升大冰箱放到了屋子的角落,又把兩個冰櫃推到了儲藏間裡放好,隨後開始接收物資的洗禮。

時間不多了,還不及休息,我和田甜又開始整理幾乎堆滿了房子的物資。

200 斤大米、100 斤麵粉、200 斤麵條、50 桶大豆油、100 包各類調味料……

各類瓜果蔬菜各 100 斤、各類罐頭各 200 瓶、肉食醬菜各 300 罐……

速食麵 500 包、自熱火鍋 400 盒、自熱米飯 200 盒,還有各種速食快餐各 200 份……

四個雙開門冰箱和兩個大冰櫃放滿了冷凍肉類和海鮮,還有各種半成品速食。

各種零食、飲料都是整箱整箱地搬進了儲藏室,我看著一點點堆起來的物資,心裡的空缺逐漸被填滿。

看著滿頭大汗的田甜,忍不住笑出了聲,「這我們吃上好幾年都吃不完吧?」

等到把物資全都整理完了之後,我跟田甜也差不多累趴下了。

我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4

田甜伸著腦袋過來看,面露嫌棄,「真晦氣!」

手機屏幕上顯示「親愛的」,這是我給徐寧宇的備註。

「寶寶,去哪了?」

我看了眼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半,平常這個時候我都是做好飯菜在家等著他下班。

田甜在一旁撇嘴,我笑著打了她一下。

「對不起啊老公,田甜這臨時出了點事,我過來幫忙。」

「估計要過幾天再回去了。」

徐寧宇一聽說我不回去,音調突然拔高:「你不回來,那房子怎麼辦?」

「過兩天可就還房貸了寶寶。」

徐寧宇的反應完全在意料之中,畢竟他這個月工資可是都給小三袁靜買包包了。

上一世喪屍爆發後,我才從袁靜的譏諷嘲笑中知道這件事。

「你連等幾天都做不到嗎?」

徐寧宇還想說些什麼,我先一步掛掉了電話。

打開投影機連接到家裡的攝像頭,就看到徐寧宇生氣地將手機摔在沙發上。

一旁的袁靜將手中的水杯放在茶几上,雙手撫上他的肩頭,「沒事的寧宇哥,反正那女人離不開你。」

「等她過兩天回來,把錢付了,咱們就能光明正大在一起了!」

徐寧宇摟著趴在自己懷裡的女人,惡狠狠地出聲:「這個賤人,等我拿到錢馬上就把她甩了。」

「一個孤兒,要不是我給她點好臉色,還有誰會搭理她?」

徐寧宇手上的動作漸漸發狠,袁靜在他懷中嚶嚀一聲。

隨後,大屏中的畫面逐漸變得不堪入目起來,田甜在一旁看得咋舌。

我看著那兩個白花花的肉條滾到一起,心裡沒了半點波瀾。

還有四天喪屍就爆發了,我倒要看看這對野鴛鴦能在末世快活多久?

5

因為前幾天就和田甜將物資採買得差不多了,之後的工作就輕鬆了很多。

我和田甜癱在家裡,將剩下的物資通過各種方式補齊。

周圍送水站的所有庫存都被我們薅了個遍。

缺少的藥品也都通過外賣全部補齊,家裡的每個柜子都被塞得滿滿當當。

田甜看著這些東西,突然問我:「末世真的會來嗎?」

我搖搖頭,其實我也不確定,上一世那人間煉獄的慘狀還會不會重現。

如果讓我選擇,肯定是希望末世不要來。

站在窗前看著外面明媚的陽光,我有些貪戀。

剛重生回來,我就在網上發帖呼籲過大家囤糧,熱度並不高。

但是底下的評論都是一邊倒地說我在製造恐慌。

在真正的災難沒有到來之前,誰都想像不到這個世界到底會變成什麼樣。

6

躺在沙發上掏出手機,最上面的消息提醒就是來自徐寧宇的各種咒罵。

我還沒打開就覺得事情不對,按道理他現在哄著我還來不及,怎麼突然就狗急跳牆了?

打開投影機,徐寧宇家裡卻空無一人。

走廊上突然傳來晃動柵欄的聲音,伴隨著的是男人的咒罵:「好你個賤人!」

「你居然敢騙我!許佳!快給我開門!」

田甜有些驚慌地看了我一眼,我朝她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擔心。

打開我早就安裝在門口的攝像頭,我一下就看到了在電梯柵欄後氣急敗壞的徐寧宇。

他身後跟著的,是物業的老李。

怪不得,徐寧宇能找到我們這。

好在一切的設施安裝完畢,他今天就算把保安隊全喊過來,都別想進我這個門。

我饒有興致地看著攝像頭裡的徐寧宇發瘋。

他在電梯那叫喚了快兩個小時,我和田甜看著看著覺得沒意思,紛紛回房睡覺。

等到一覺睡醒,已經天黑了,徐寧宇也回了自己家。

微信上各種咒罵不堪入目,我非常淡定地將他拉黑了。

打開手機看到熱搜第一條是「男子當街咬人」,我趕忙將田甜拽了起來。

上一世我並未關注新聞,直到在小區里看到了咬人的喪屍才知道。

這條熱搜的出現點醒了我,喪屍的爆發可能從這兩天就開始了。

只是還未傳播到這裡,再加上規模並不大,所以大家都當個社會新聞看看罷了。

我突然有些後怕,如果這幾天我們出門的時候……

田甜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層,長嘆一口氣:「幸好!」

我們兩個因為這事都沒了睡覺的心思,將家裡的所有設施全部檢查了一遍,刷著手機直到天亮。

7

早上七點,正是出門上班的時間。

我和田甜趴在窗邊看著走下樓的人群,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

小區門口的馬路上聚滿了等早班車的人,我目不轉睛地看著,一輛公交車歪七扭八地駛了過來。

車門打開,司機從車上下來,搖搖晃晃走到人群中間倒下。我隔著這麼遠的距離,都能看到他身上的血污。

周圍不明真相的好心人圍過去查看情況,在靠近他的一瞬間就被撲倒在地。

有個小伙子很快就反應過來,上前想要將地上的兩人分開,他是之前住我樓下的小吳,今年才剛剛大學畢業。

我有些不忍再看,被小吳拉到一邊的那個好心人,此刻完全沒有了人的樣子,整條手臂都被撕扯下來,堪堪掛在肩膀上。而他的脖子,還在不斷往外噴涌著黑色的血液。

小吳看到這麼個場面,有些被嚇到,往後退了兩步,但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那個喪屍一口就咬在他的肩膀上,隨後他整個人以一種詭異的姿勢倒下,又緩緩站起身。

這才有人後知後覺尖叫著往小區里跑:「殺人啦!怪物!怪物殺人了!」

8

田甜頹然地坐在地上,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饒是我經歷過一次末世,看著鮮活的生命在眼前流逝,心裡也不太好受。

我跑到儲藏間裡拿了兩盒自熱火鍋回了客廳,田甜坐在客廳里看著電視新聞。

世界各地都出現了喪屍襲擊事件,政府也在第一時間發出警告。

讓居民們囤好物資,待在家裡不要外出,相信國家能處理好這次危機。

疫情時代下,家裡囤物資的不在少數,在官方警告發出後,大家都躲在家裡祈禱著這場災難快點過去。

只是這場全人類的浩劫,持續時間遠比我們想像的要長。

喪屍爆發第一周,徐寧宇和袁靜出現了第一次爭吵。

徐寧宇家的監控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在我家電視大屏上播放。

開始這兩人以為這場災難很快就會過去,仗著家裡有些囤貨,日子過得還算滋潤,還有閒心詛咒我死在外面。

我的手機也會時不時收到來自徐寧宇的恐嚇簡訊,但是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家裡的存糧也快吃完了,徐寧宇和袁靜都有了自己的小心思。

看著他們兩個為了搶一包泡麵大打出手的樣子,我心裡痛快極了。

想到徐寧宇和袁靜上一世的所作所為,我打開手機,給徐寧宇發了一條簡訊。

看著坐在沙發上出神的徐寧宇,我心裡很是期待。

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啊!

9

末世爆發後第十天,徐寧宇趁著袁靜睡午覺的時候,將她捆了起來。

田甜在客廳喊我去看的時候,我還在廚房鼓搗酸菜魚。

她看我一臉意料之中的樣子,忍不住好奇:「你是不是跟徐寧宇說什麼了?」

我聳聳肩,我能說什麼呢?

不過就是告訴他,隔壁做吃播的胖子家裡有不少存糧。而且他還是個色批,袁靜那麼好看,能換不少吃的吧?

這些,都是上一世袁靜告訴徐寧宇的話,我只是原封不動還回去而已。

等袁靜醒來,發現自己被捆在椅子上,身邊坐著的陌生男人正淫笑地摸著自己的大腿。

她開始驚恐地掙扎,如同我上一世一般。

徐寧宇則是將胖子帶來的食物全都搬到了自己房間,順便鎖上了門。

監控畫面中只剩不斷咒罵哭喊的袁靜,和在她身上不斷聳動的油膩男,視覺的衝擊讓我忍不住想起上一世曾受到的那些非人虐待,身體開始發抖。

田甜搶過我手裡的遙控器,關掉了電視畫面。

她抱著我輕聲安慰:「沒事了,佳佳!咱們不看了,那不是你。」

「你現在好好的,不是嗎?」

整整一周,徐寧宇每天都帶著那個胖子到家裡。

袁靜一開始各種反抗咒罵,被徐寧宇一頓拳打腳踢,胖子帶來的吃的她也是一口都沒分到。

後面幾天,袁靜就如同一具空殼一樣,沒有一絲反應。

徐寧宇害怕她餓死,自己沒了物資來源,硬生生給她灌了些吃的。

看著袁靜這樣的慘狀,我心裡一絲憐憫之情都沒有。

上一世,她施加在我和田甜身上的痛苦,這一世全都由她自己承受。

而且,這還只是剛開始罷了。

10

喪屍爆發後第二十天,徐寧宇一如既往地將胖子迎進門。

田甜坐在桌前喝著羊肉湯,忍不住吐槽:「這人怎麼天天都來?」

我喝了口湯,上一世,這胖子也是天天上門,物資一天帶得比一天少。

就因為這個,徐寧宇對我和田甜更是加倍折磨,將所有的氣都撒在我們兩個身上。

每天不停地打罵,甚至將樓下徘徊的喪屍都吸引了上來。

我看著監控中滿臉貪婪的徐寧宇,搖了搖頭。

「怎麼就這麼點?」徐寧宇點完袋子裡的東西,上前拉開正要動作的胖子。

那胖子的嘴臉一如上一世:「給你就不錯了!你看著這女人,還有哪吸引人?」

「現在是什麼世道?除了我,你還能找到別人來嗎?」

徐寧宇拳頭攥緊,抱著東西又回了臥室。

我輕笑出聲,這一天果然還是來了,那胖子越給越少,不知道這兩個人該怎麼辦呢?

直到第二天,我才發現自己還是小看了袁靜。

11

一覺睡醒,田甜非常慌張地告訴我:

「他們殺人了!」

我的心突突跳了兩下,只覺得事情朝著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了。

田甜看上去像是受了很大的驚嚇,我顧不上查看監控,先去廚房給她煮了碗餛飩端了出來。

昨天是她守夜,本來就沒有好好休息,加上親眼看到了徐寧宇和袁靜殺了胖子,驚嚇過度了。

我看著田甜一言不發地吃完餛飩,推著她去房間休息。

打開監控看了一眼,徐寧宇跟袁靜在桌前吃著東西,房子裡的物資明顯變多了,很多速食食品和飲料,不用猜都知道是隔壁胖子的。

二倍速看完了昨晚直到今天的監控,我有些不安。

因為昨天胖子只給了一點吃的,徐寧宇在他走後對著袁靜就是一頓拳打腳踢。袁靜抬手死死護著自己的腦袋,上身往下縮著討饒。

在徐寧宇的下一個巴掌落下之前,袁靜大喊:「你想不想要很多吃的?」

隨後,徐寧宇停下了動作,袁靜將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

「這是殺人!犯法的!」

袁靜似乎早就準備好了說辭:「現在外面都這樣了!還管什麼犯法不犯法?」

「再說,這件事只有我們兩個知道,就算末世結束了,也不會有警察找上門的。」

袁靜的一番話說動了徐寧宇,今天早上胖子來了之後,徐寧宇從廚房拿了菜刀。

對著趴在袁靜身上赤條條的胖子連砍了十幾刀,直到那人完全沒了氣息。

血肉模糊的畫面讓人反胃,徐寧宇的狀態也十分嚇人,他瞪著眼睛制止了袁靜要將屍體丟下去的動作。

接下來他的行為,讓我汗毛倒豎。

12

徐寧宇將屍體放平,手起刀落從那胖子身上割下一大塊肉來。

他看著呆立在原地的袁靜,露出一個陰惻惻的笑容來,看得人毛骨悚然。

我死死盯著屏幕,看著徐寧宇露出滿意的笑容,拿著手機拍了張照片,像是發給了什麼人。

袁靜則是在一旁顫抖地收拾著,全都放進了冰箱。

瘋了!真的瘋了,這才第一個月,他們居然就開始吃人了!

關掉監控的手有些顫抖,如果說上一世的徐寧宇是個禽獸,那這一世的他簡直就是變態。

想到徐寧宇拍照的動作,我掏出許久沒打開的手機。

簡訊里除了各種官方的聲明,還有一條來自徐寧宇的簡訊,發送時間就是今天早上!

從那之後,我幾乎每天都會收到來自徐寧宇的簡訊。

從各種辱罵挑釁,到求和關心,我統統沒有回覆。

他這是在試探我是否還活著。

只要我不做任何回復,他應該不會找上門。

小區里遊蕩的喪屍很多,徐寧宇那麼自私惜命的人,絕對不會為了報復我冒那麼大風險。

13

喪屍爆發第二十四天,本來安靜的小區群里,突然有人發了一條消息。

「各位居民朋友,物業獲得了官方少量的物資支援,為了能夠更好地幫助到倖存者,麻煩大家報備一下,方便物業分配!」

發送這條消息的人,是物業的老李。

這絕對有蹊蹺,上一世根本沒有出現過什麼官方支援,更別說統計倖存者物資了。

我看著群里不斷有人發出消息,甚至有人為了能夠早日分到物資,將自己的剩餘物資全都發了出來,想要以物換物。

末世當前,這麼輕易地將自己暴露在眾人面前,不是明智的選擇。

不管老李說的是不是真的,我都沒有說話。

畢竟我和田甜囤的這些東西,我們兩個人用個三四年都不成問題,沒有必要為了一點不明情況的物資冒險。

之後發生的事情,證實了我的猜想,根本就不存在什麼物資支援。

14

喪屍爆發第二十五天晚上,我抱著熱水袋坐在客廳里守夜。

最近氣溫突然開始急劇下降,晚上守夜要是不穿個棉服裹著,肯定會凍感冒。

極端的天氣連帶著喪屍都受到了影響,在小區里遊蕩的喪屍行動速度明顯變得緩慢,對聲音的敏銳度也大不如前。

所以當一聲短促的尖叫聲出現時,並沒有多少喪屍往聲源處聚集。

絕對出事了!我將窗戶小心打開一角,將無人機放了出去,朝著聲源方向飛去。

那是徐寧宇和袁靜住的樓棟,出事的卻不是他們家,而是五樓一個女白領的家裡。

鮮血濺到窗戶上,那女白領躺在自家客廳里,房子裡卻沒有看到任何喪屍的痕跡。

三個出乎意料的身影出現在畫面中,那是全副武裝的徐寧宇、袁靜,還有保安老李。

我突然想起,這個女白領就是老李在統計倖存者時第一個出來說話的!

袁靜和老李將女白領家全都搜刮乾淨,而徐寧宇拿著刀麻利地分屍,隨後拖著屍體往窗戶邊走來。

我趕緊操作著無人機向上飛遠了一些,就看到徐寧宇將窗戶打開,將屍體從樓上丟了下去。

屍體墜落的聲音吸引到了附近的喪屍,他們湊上去將本就不剩什麼的骨架,啃食乾淨。

我的雙手忍不住顫抖,所以統計倖存者一開始就是個騙局,他們只是為了精準地找到還活著的人,搶奪物資!

15

喪屍爆發第二十六天,整個小區的水電全部罷工。

雖然家裡的太陽能充電系統和跑步發電機都儲存了不少的電,但我和田甜還是決定減少用電,以備不時之需。

本就嚴寒的天氣加上停水停電,讓所有人的生存都變得更加困難。

我和田甜將所有的厚被子和羽絨服全都翻了出來,層層疊疊地鋪在了沙發上。

不論白天還是晚上,都窩在裡面取暖。

因為停電的原因,我安裝在徐寧宇家的監控罷工了,每天只能靠無人機和望遠鏡觀察他們的動向。

因為老李的統計名單,小區里已經有不少住戶喪生於他們之手,我不禁有些擔憂。

末世第五周,徐寧宇似乎是給我判了死刑,不再給我發任何信息。

這讓我緊繃的神經鬆弛了不少。

我和田甜每天拿著平板看電影,要不是樓下的喪屍時不時發出點聲音,我甚至都懷疑末世只是我想像出來的。

喪屍爆發第三十七天,我又收到了來自徐寧宇的信息。

這次不是簡訊,而是綁在我們無人機上的紙條!

16

徐寧宇這段時間的沉寂放鬆了我的警惕。

所以在對面樓的女人求助時,我甚至都沒有多想。

她抱著襁褓中的孩子站在窗前,玻璃上是拿口紅寫著的:「孩子發燒!求退燒藥!」

我和田甜商量過後,實在不忍心看著小生命受罪,決定趁夜深人靜的時候用無人機送點藥過去。

晚上,我和田甜將藥和食物綁在無人機上,飛了出去。

出于謹慎考慮,我特意多飛了一圈,從另一個方向飛到了那女人的窗前。

路上,我們還碰到了另一架無人機從我們樓上飛出,上面同樣綁著些食物,停在了女人窗前。

末世之下,這樣的溫情,讓我和田甜格外感動。

女人取下藥品和食物,朝著屋裡看了一眼,將什麼東西綁在了機尾,又放飛了回來。

看著她畏懼的樣子,我突然覺得有些不對。

小孩子生病,不是應該著急嗎?她在害怕什麼?

幾乎是本能反應,我沒有操作無人機回來,而是不斷飛高,停在了斜對面的樓頂。

但是另一架無人機卻直直朝著我們樓上飛回。

下一秒,對面那女人就退到窗口,順著玻璃倒了下來。

鮮血在窗戶上留下一道道痕跡,我拿著望遠鏡看過去。

發現徐寧宇抱著孩子,從暗處走了出來。

他打開窗戶,朝著我們這棟樓的方向揮了揮手,然後將手中的嬰兒,丟了下去。

我全身的血液幾乎要凝固,完了!

17

等到徐寧宇三人離開那女人家後,我才操作著無人機返回。

無人機的機尾上綁了個小紙條,上面寫著:「謝謝你的好心!」是徐寧宇的字體。

想到那慘死的女人和孩子,這個字條上面的字格外刺眼。

但是現在,更大的問題擺在我們面前。

徐寧宇今天這一出明顯就是在尋找下一個搶奪的目標,他雖然沒有發現我和田甜,但是樓上那戶人家已經暴露。

他要打那戶人家的主意,那必然就會經過我這層。

只要他看到樓道里的鎖完好無損,連個喪屍的影子都沒有,一定能猜到我和田甜還活著。

田甜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怎麼辦啊佳佳!他們肯定會來搶物資的。」

我沒有說話,明天他們絕對會動手,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天氣原因,小區裡的喪屍數量比之前減少了許多,不知道都遊蕩去了哪裡。

這無疑是給徐寧宇他們提供了便利,對我們更加不利。

18

「喪屍對聲音和人的味道敏感,我們把別的地方的喪屍引過來怎麼樣?」

不得不說,田甜這個主意應該是目前我們能想到最好的辦法了。

我從冰箱裡拿出一塊生肉,劃開手掌將鮮血滴在上面,掛在無人機上。

無人機飛出小區的時候,我看著眼前的景象,有些難以置信。

本該漫無目的遊蕩的喪屍,現在都聚集在一起。

我操作著無人機靠近,肉塊上的血腥氣在空氣中瀰漫,喪屍群有些騷動。

這時我注意到,有隻紅眼喪屍格外不同。其他喪屍全都歪著頭,而他抬著腦袋,目光始終緊跟著無人機。

隨後他像是發號施令一般低吼,本來躁動的喪屍群安靜了下來,低頭朝向小區的方向挪動。

我心裡一驚,難道有喪屍進化了?紅眼喪屍就是他們的小頭目?

現在我也顧不上這麼多了,田甜說徐寧宇他們已經出門,留給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我操作著無人機回到小區,喪屍群跟在後面挪動,他們的行走速度比我想像的要快。

我將喪屍全都引到樓下,無人機在他們上空盤旋。有這麼多喪屍攔路,我不信徐寧宇他們能毫髮無傷地進來。

但很快,樓道里傳來了鐵鏈的聲音,和徐寧宇的咒罵!

「這個賤人!我還以為她早都死了!」

19

田甜趴在窗口看著樓下成群的喪屍,不可置信地開口:「怎麼可能?他們怎麼過來的?」

我深吸一口氣,將無人機收了回來,拿著遙控打開了門口的監控。

消防通道口的門被徐寧宇砸得哐哐作響,袁靜和老李在一旁煽風點火:

「兄弟,這女人肯定早知道什麼,不然她為啥突然換地方住?還整得這麼嚴實。」

「就是就是!寧宇哥,等會我們進去了可千萬別放過她!要不是因為她把中獎的錢都拿走了,我們至於過得這麼慘嗎?」

徐寧宇沒有說話,消防通道門上的鎖鏈掉了下來,他拿著斧子一步一步朝著門口走來。

田甜緊緊抓著我的手,掌心裡全都是汗,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我和田甜將所有的重物全都移到了門口,徐寧宇用盡了全身力氣在砍,但雙層的防爆門顯然沒有那麼容易被破開。

門外的聲音停止了,徐寧宇開始喊我的名字,言辭懇切地表達對我的擔心和思念,勸我開門。

要不是我重生一回,親眼見過他是什麼德行,我差點都要相信了。

我走到窗口,喪屍還在樓下漫無目的地遊蕩,徐寧宇他們肯定是從地下車庫走消防通道上來的。

現在我必須想辦法將喪屍引上樓,不然他們這樣一直強拆,門遲早會撐不住的。

我看著喪屍群中站著不動的紅眼喪屍,決定搏一把。

20

將手機設置好定時播放,綁在了無人機上。

開始的十幾秒是短暫的白噪音,等到我將無人機飛到喪屍們頭頂上時,歌單播放到重金屬的聲音。

極富節奏感的旋律很快吸引了喪屍們的聚集,但同時門外的徐寧宇他們也聽到了。

「想把喪屍引上來?賤人!別白費力氣了!我們上來的時候可是把門鎖死了!」

我沒有理會他們的叫囂,操作著無人機不斷向上飛,停留在二樓消防通道的窗口。

門外的三人不知從哪搞來了電鋸,對著門鎖就是一通操作。

我的心咚咚狂跳,死死盯著紅眼喪屍。

只見他目光盯著無人機,發出一聲刺耳的嘶吼。

我朝著樓下看去,喪屍們緊貼著樓壁,層疊著靠近了二樓的無人機。

在看到有喪屍摔進樓道後,我操作著無人機順著樓梯緩慢向上。

受到聲音刺激的喪屍行動速度比平時快了一倍,很快就爬了上來。

徐寧宇等人聽到響聲,轉過身就和已經爬上樓的喪屍打了個照面。

「艹!他們怎麼上來的!」

「許佳你這個賤人,你給我等著!」

看著即將靠近的喪屍,徐寧宇將一旁尖叫的袁靜和想要逃跑的老李一把推進了喪屍堆中,自己則是向樓下狂奔。

但是樓道里的喪屍遠比他想像的要多,還沒跑出兩步路,他就淹沒在喪屍中。

我長舒一口氣,操作著無人機從窗口飛了出去,停在小區花園的空地上。

樓道中的大部分喪屍也被引了過去,無人機被喪屍踩壞,宣告報廢。

但危機總算是解除了,袁靜和老李被喪屍啃得骨頭都不剩,而徐寧宇也變成了喪屍中的一員。

「佳佳!你看,徐寧宇他……」田甜指著監控畫面衝著我喊。

21

畫面中的徐寧宇少了一隻胳膊,臉上的青紫色和白瞳孔昭示著他已經完全變成喪屍。

但他沒有像其他喪屍一樣跟著無人機下樓,而是一直在撞門。

我和田甜看了一會,發現他撞門的動作只是無意識的,稍稍放下了心。

只要他不會使用工具,就這門的堅固程度,他給自己撞爛了也撞不開。

但是他一直撞門的聲音,竟將樓下的紅眼喪屍引了上來。

之前無人機播放音樂的聲音那麼大,紅眼喪屍都沒有動作,為什麼現在卻聽到撞門聲跑上來了?

我和田甜緊張地盯著門口的監控,這隻紅眼喪屍看上去明顯就和其他喪屍不一樣,萬一他要是會拆門,那我和田甜只能等死了!

22

紅眼喪屍順著樓梯緩慢爬上來,徐寧宇還在不斷撞擊著門板。

我看著紅眼喪屍停在他身後,歪著頭打量著徐寧宇。

隨後,他朝著徐寧宇嘶吼一聲。

門口的徐寧宇頓了頓,繼續撞擊著門板。

我覺得我可能瘋了,居然在一個喪屍的臉上看到了疑惑的神情。

那紅眼喪屍又嘶吼兩聲,徐寧宇依舊沒有反應。

田甜問道:「佳佳,他不聽紅眼喪屍的命令誒,你說那個喪屍會不會生氣?」

我搖搖頭,人類變成喪屍之後,是不具備思考能力的。

哪怕紅眼喪屍再特別,應該也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進化出這樣的智慧。

但是下一秒,門口的兩隻喪屍就扭打在了一起。

看上去,還真像紅眼喪屍因為徐寧宇不聽話,而要出手教訓他一樣。

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喪屍之間的互相殘殺。

23

對比起紅眼喪屍的身手敏捷,徐寧宇明顯要反應遲鈍很多。

我和田甜看著紅眼喪屍將徐寧宇按倒後,狠狠咬下了他身上的一塊肉。

喪屍雖然沒有痛覺,但是徐寧宇在不斷地撕咬下,最終還是敗了。

田甜看著紅眼喪屍進食同類的畫面,忍不住作嘔起來。

監控中的一幕雖然震撼,但也讓我鬆了一口氣。

徐寧宇生前掠殺自己的同類,將他們的肉都當作備用口糧,現在變成了喪屍,死於同類之口,也算是報應。

紅眼喪屍從屍塊中站起身,站在門口徘徊了許久。

我和田甜在屋內一點聲音也不敢發出,生怕被他捕捉到活人的氣息。

觀察了幾天之後,我發現這紅眼喪屍雖然有了些智慧,但並沒有像人那樣聰明,也逐漸放下心來。

24

喪屍爆發第一百二十七天,有越野車從小區外面駛過。

發動機轟鳴的聲音將門口的紅眼喪屍吸引下樓,小區里遊蕩的喪屍也都聚集在了小區門口。

那越野車的人顯然沒有想到我們小區還能有這麼多喪屍,朝著喪屍堆開了兩槍,就驅車逃離了。

我不禁有些感激紅眼喪屍的存在,但心裡還是希望末世快點結束。

喪屍爆發第一百六十五天,電視斷斷續續收到了信號。

國家已經在各省市建立安全區,開始了對喪屍的清繳行動,號召倖存者自行前往安全區避難。

這個消息讓我和田甜有些興奮,像是終日在黑暗中行走,終於看到了光亮。

但是考慮到我們兩個的戰鬥力和物資情況,我們一直決定還是留在家裡。

喪屍爆發第二百零一天,喪屍開始了大面積的變異,類似紅眼喪屍的喪屍數量增多,國家清理喪屍的計劃受到了阻礙。

喪屍爆發的第二百三十七天,國家研製出了針對智慧型喪屍的藥劑,開始全面噴灑。

攀爬在小區高層各處的智慧型喪屍,都在藥劑的作用下,融化成了一攤黑水。

喪屍爆發的第二百六十五天,軍用皮卡駛入小區,清理了一大波遊蕩的喪屍。

他們在樓下喊話:「國家正在積極開展救援計劃!疫苗也在研製中,請大家千萬不要放棄希望!」

我和田甜聽到這話,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

喪屍爆發第三百一十二天,每天都會有貼著五星紅旗標識的直升機在小區上空盤旋。

我看到小區里好幾戶人家不約而同在窗口掛上了五星紅旗,那之後直升機每次來都會定點給那幾戶人家投放物資。

小區裡的倖存者紛紛效仿,我和田甜站在窗前數著五星紅旗,發現倖存者遠比我們想像的要多。

喪屍爆發第三百四十五天,喪屍疫苗研製成功!

國內最後一隻喪屍在新疆被擊斃,從此人民開始了災後重建的工作。

我和田甜在接種了喪屍疫苗後,紛紛報名前往重建一線。

在經歷了將近一年的災難時刻後,人們迎來了新世界的曙光!

相关推荐: 8:30故事—我的鴨鴨男友

我的男朋友是一隻蛋鴨。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他正羞憤欲死地抬起屁股,下了一個蛋。 1 我叫姚瑤,農大大四學生。 眾所周知,我院整體不太正常。 尤其到了畢業季的時候。 有三五成群穿著白大褂到處追豬的,有在試驗田邊夜夜睡草棚防賊偷辣椒的,還有嘿嘿嘿笑著給一隻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