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8:30故事—被調包的人生

8:30故事—被調包的人生

中考出成績時,蕭嫣偷了我的全市第一風光入學。高考當天,我媽把我鎖在家裡,錯過高考。

重來一次,蕭嫣只能看著我從淤泥里爬出來,搶她愛的男神,上她想上的清華,奪了她的光環。

1

「呦,稀罕事。齊念念還學上習了,別裝模作樣了。」

我正看書時,方家遠一把抽走我的書,大笑著展示給所有人看。

很快有人回應了她的話。

「就她還學習呢?多虧蕭嫣善良托人讓她上了高中,還天天拖著我們精英班的後腿,要臉就該自己退學。」

「就是,同樣是在蕭家長大,我們蕭嫣可是考了全市第一,未來要上清北的。蠢貨就是蠢貨,再怎麼學也是蠢貨。」

蕭嫣在一旁適時謙虛道:「沒有,這事還不一定呢。」臉上卻顯然一片得意。

然後就換來了更大的起鬨聲。

真是好一出大戲,不過我可沒時間看她們演下去了。

我抬手扭住方家遠的胳膊,她痛得鬆開了書。

「齊念念,你神經病啊。」

「下次再未經別人允許私自動別人東西,我就給你扭斷。」

我剛才用了最大的力度,方家遠似是想起了剛才的痛,面色扭曲了一下沒敢繼續說話。

剛才還熱鬧的教室安靜了下去,我對著蕭嫣的方向大聲道:「名不副實的第一遲早會被別人拉下。我們走著瞧。」

其他人竊竊私語起來。

蕭嫣笑容僵在了臉上,她惡毒的盯著我,卻沒繼續開口。她的小跟班要找我也被她攔下。

我笑意加深,原來你這麼怕這件事暴露啊蕭嫣。

趙倩湊過來:「蕭嫣她們也太過分了吧。」

她臉色有一些奇怪,營養不良導致蠟黃的頭髮緊緊貼在蒼白的臉上。

趙倩跟我一樣家境貧寒,勉強才考上了精英班,經常受蕭嫣欺負。自然而然就跟我成為了朋友。

她見我沒搭話,又接著說:「念念,你這幾天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是嗎?」我笑了。

某種意義上來說,趙倩真相了。我的卻不是 17 歲的齊念念,我是 23 歲的齊念念。

上一世,蕭嫣扯著我的頭髮,面色猙獰,宛若惡鬼:「齊念念,你死了這條心,你這輩子就該活在陰溝里,你永遠也沒有爬上來的一天。」

她把我從十樓一推而下。她旁邊站著的,是一個我無比熟悉的身影。

溫熱的液體從我的身體各處湧出,劇痛襲來的一瞬間,我沒了意識,卻死也不肯閉眼。

我死了,但沒完全死,我重生了。

蕭嫣,這輩子,我就要讓你看著我怎麼從陰溝里爬上來。

你才是應該爛在淤泥里的人。

2

王芳華一巴掌打在我臉上:「我說了多少遍,別跟蕭嫣搶東西。」

蕭嫣楚楚可憐對著哥哥蕭清抱怨:「哥哥,今天齊念念不守信用,差點就把那件事說出來了!」

蕭清面色一沉:「齊念念,我們當初可是簽了合同的,你清楚違反的代價嗎?」

我漫不經心的摸了摸紅腫的臉頰:「我知道。」而且沒人比我更知道。

自小我媽,也就是王芳華,就在蕭家做保姆,蕭總英年早逝,蕭夫人看我可憐,讓我和王芳華一起住在蕭家,跟蕭嫣作伴。

蕭嫣見不得我好,我就次次考倒數第一。

中考那天,我奮筆疾書,想贏回我的榮耀,卻被現實狠狠打了一個巴掌。

蕭嫣得意洋洋的掐住我的脖子:「全市第一又怎樣,我動動手,還不是手到擒來?」

而我,只能去職高。

蕭清作為一個精明的商人,懂得軟硬兼施。

他遞過來一紙合同:「為了補償你,我可以讓你也去一中。但你要簽了這份保密協議,懂了嗎。」

我知道,這紙合約來的不正當,根本不具有法律效力,只是蕭清用來恐嚇我,讓我聽話的。

但即使是這樣,我也不得不遵守。

蕭清年少有為,十九歲就繼承了蕭總的公司。我知道,我鬥不過他。

有些人生來高高在上,明明一切都唾手可得,卻偏要搶走別人拼盡全力得來的東西。

可悲的是,我毫無還手之力。

從那以後,我雖然進了一中,卻一蹶不振。在我後來有限的人生中,再也沒能發光。我被困在了淤泥中。

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我輕摸後頸的暗紅胎記,笑道:「放心,我記得合同。」

蕭清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目光落在我紅腫的臉頰上。

蕭嫣眼神怨毒的看著我,我回以一個挑釁的笑容。

對她做了個口型,走著瞧。

回到我昏暗的小房間,打開數學課本,我對那些公式已經有點陌生了。

前世我初中雖然學習很好,但後來我大受打擊,再也沒認真學過。畢業之後則一直為生計奔波,更沒空學習了。

我只能硬著頭皮看公式,刷題。

王芳華門也不敲就進來,緩和了一下語氣,親切道:「這活真多,你不來幫幫我?」

語氣自然的仿佛剛才的一巴掌不存在。

她在蕭家的大多數活都讓我干,自己在屋子裡歇著,錢卻一分都不給我。

王芳華只要對我露出一點好臉色我便狠不下心去,我覺得她還是愛我的,就心甘情願聽她的話,我想,她總不會騙我吧。

她顯然也清楚這一點,時常用這幅慈母形象拿捏我。

要是上輩子的我聽見這話估計早就自覺幫她幹活,她就順理成章歇著了。

很可惜,我已經不是那個畏首畏尾,被她們玩弄股掌間的齊念念了。

「那你歇會再幹活吧,不過要是等蕭夫人回來還沒幹完活……」

我點到為止,看著臉色鐵青的王芳華心情大好,拿起書就出了蕭家。

身後傳來王芳華的怒吼:「賠錢貨,你別想讓我給你拿一點學費。」

我嘲諷一笑,就算我幫你幹活了你也沒給過我學費吧。

想起我上輩子還一直叫她媽,試圖討好她贏得一點她的喜歡,我就忍不住作嘔。

3

坐在圖書館裡,擺脫了王芳華,我神清氣爽,連數學題都能多做進去了兩道。

圖書館裡人並不多,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這是我兩輩子以來為數不多的安靜時刻了。

雖然我基礎比較好,但幾年沒學過了,我還是有些吃力。

靠我自學肯定是很費力,請家教手頭又沒什麼錢。

楚茗?

我抬頭,正好看見不遠處一道清雋的背影。

楚茗是我們班一個神一樣的存在,全國奧數競賽的獎掛的家裡都放不下。

人類的本質是慕強,雖然楚茗傲嬌,誰也不搭理,但還是有不少女生愛慕。

蕭嫣就是其中一個,她想去清華就是為了追隨楚茗的腳步,可是楚茗卻從不正眼看她一眼。

我轉念一想,計上心頭。

「楚茗同學,我能請教你一道題嗎?」

我捧著我的習題冊走到楚茗面前,他聞言從書里抬起頭來:「不……」

「齊念念?」

「楚茗同學,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就一道題。」

我做好被楚茗拒絕的準備了,畢竟以問題為接口找他搭訕的人太多了,楚茗一概冷著臉拒絕。

沒想到楚茗臉色複雜地看著我開口:「哪道?」

我趕緊指給他看,他看了一眼,皺眉道:

「這就是剛才那個公式變形得到的。」

楚茗不愧是學神,短短幾句話就帶我順清了題目里的重點。

我順勢又問了幾道題,他也順著給我說了下去。

我暫時丟掉了懸在心頭的事,沉浸在了數學的世界裡。一套題做下來我神清氣爽,很有成就感。

楚茗則一直安靜的看著我做題,我遲鈍的有點不好意思,原來楚茗脾氣居然還挺好的。

「我請你吃飯吧,算我對你的感謝。」

「不用了,我還有事。」楚茗冷淡的拒絕了。但是臨走前他說:「齊念念,希望你繼續保持。」

保持?保持什麼?努力學習嗎?

學到知識的我不免有點興奮,而且楚茗看起來也不排斥我。

回到房間看見我抽屜里的文稿被動過的瞬間,我笑意加深。

蕭嫣還是忍不住動手了,從這一刻開始,她就要一點一點失去她擁有的一切了。

我是連續一個月都是第一個到教室的,在我背了五十個單詞後教室里才有人斷斷續續的來。

班裡的人漸漸習慣了我的早到,只有方家遠那群人依舊冷嘲熱諷。

李老師頂著頭上僅剩的三根毛慷慨激昂道:「我們班的蕭嫣同學,在全國小讀者杯正文比賽中獲得了一等獎。大家傳閱一下,像蕭嫣同學學習。」

蕭嫣站起來裊裊婷婷的跟李老師說話,像只驕傲的天鵝,還有意無意地朝著楚茗看了兩眼,可惜楚茗是個瞎的,看不出人家的心意。

作文傳到我這,題目是《夢》。

我勾起嘴角,蕭嫣連題目都不改啊,真是有恃無恐。

我悠悠舉手:「李老師,蕭嫣同學的這篇徵文是抄襲的。」

蕭嫣的目光猶如冷箭像我射了過來,她心虛的咽了咽口水。

「齊念念,你血口噴人。」

李老師扶扶眼鏡:「齊念念,如果蕭嫣同學的這篇作文是抄襲的,那大賽組委會就審查出來了,根本不會讓她得獎。你說話可要拿出證據來。」

蕭嫣在班裡是尖子生的存在,李老師自然偏向她。

4

這件事上一世也發生過,只是我當時並沒來得及留下證據,我說什麼都沒人信,還獲得了一眾嘲諷。蕭嫣又拿王芳華威脅我,我只得不了了之。

而蕭嫣卻憑藉這個獎項成為一中最具才氣的學霸女神。

如上一世一樣,班裡果然響起了一陣議論,細聽都是嘲諷我嫉妒蕭嫣嫉妒瘋了。

與上一世不一樣的是,楚茗頭一次在班裡搭理我們這些凡人。

「閉嘴,聽她把話說完。」

臥槽,真尼瑪帥。

班裡瞬間安靜下來,我淡淡開口:

「這篇文章我早就寫了,我很早之前就把給老師你看過了。你還回復我了,你不會根本沒看過吧?」

李老師忙打開手機翻開聊天記錄,神色慌亂:「這,這不可能。」

我確實發了,時間是,一個月前。

李老師向來偏向學習好的,對於學習差的看都不看一眼。他只回了我一句:老師待會看看。

就把那篇文章拋在腦後了,一眼都沒看。

而這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蕭嫣還在嘴硬:「就算是你先發了又怎樣?那也不證明是你先寫的,怎麼不說是你抄襲我的呢?」

蕭嫣不愧是蕭嫣,永遠都理直氣壯地不要臉。

我又笑了:「忘記告訴你了蕭大小姐,我之前怕丟東西,在我的房間裡裝了一個攝像頭,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呢。」

蕭嫣頓時臉色慘白,嘴唇發抖。

我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一樣,繼續刺激她:「哦對了,我已經把視頻發給組委會了。你自求多福吧。」

「友情提示一下,記得好好學習哦,不然你的第一就保不住了。」

楚茗早就拿到了保送資格,他不參加考試,蕭嫣一直是第一名。

方家遠她們這群經常圍繞在蕭嫣身邊的舔狗也詭異的沒出來替她說話,蕭嫣看著楚茗眼眶泛紅。

想必是十分在意自己在楚茗心中的形象吧。

出了一口惡氣,我找了個偏僻的小巷子仰天長笑:「齊念念,真棒啊你。」

嗯,我作為一個活了兩輩子的成熟的成年人,有自己體面的慶祝方式。

沒等我笑夠,身後傳來一陣輕笑。

楚茗含著淡淡的笑意走過來:「想不到,你笑的還挺開心。」

我有種被看穿的羞惱:「你怎麼在這,你跟蹤我啊?」

想不到楚茗笑的更開心了:「我只是看見某人走出教室門的時候像鬥勝的公雞一樣,一時好奇就夠跟了過來。想不到,齊念念同學性格如此……」

他頓了一下,才接著說:「如此開朗。」

……該死,突然有點想念楚茗之前驕傲的樣子了。

5

徵文比賽那件事最後的結果是組委會最終把獲獎作者改成了我。蕭嫣也被組委會拉黑,永遠不得再參加該比賽。

這件事傳的人人皆知,蕭嫣走到哪受到的不再是追捧,而是議論和嘲諷。

不過我並不同情她,我所經受的痛苦是她的百倍千倍,而這一切都是拜她所賜。

這件事蕭清和蕭夫人也知道了。

蕭夫人一向通情達理,對我極好。蕭清卻意外地沒有包庇她,也和蕭夫人一起拉著蕭嫣向我道歉。

蕭嫣卻執拗的不肯低頭,她流著淚喊:「媽,哥哥,為什麼你們總是向著齊念念這個外人,為什麼?」

蕭清面對蕭嫣的眼淚第一次沒有心軟:「蕭嫣,我再說一次,道歉。」

「讓我跟齊念念道歉,不可能,她活該。」

說完,蕭嫣就丟下我們獨自跑上樓去了。

蕭夫人拉我坐下,充滿歉意的對我說:「抱歉啊念念,蕭嫣這孩子自小被我慣壞了。」

我情不自禁的握住她的手,仔細聽她說話。

蕭夫人溫柔優雅,讓人一眼就會喜歡上她。我今天特地把頭髮梳上去,梳了個蕭夫人平日喜歡的髮式。

蕭夫人看了看我,驚喜道:「念念,你梳這個髮型真好看,跟我年輕的時候真像。」

蕭清也看著我和蕭夫人愣神。

我佯裝不經意道:「真的嗎,我跟夫人有緣。聽我媽說,她生我的時候跟你在一家醫院,還看見你了呢。」

蕭夫人疑惑道:「是嗎,那麼巧啊,我怎麼沒看見王姐呢。」

蕭清聞言倒是皺緊了眉頭,若有所思。

我知道,我的目的達成了。

出了蕭家,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我的好弟弟。

來的正是時候。

「姐,聽說你徵文比賽拿了獎學金。正好我想買一個新平板,把錢轉我。」

我冷哼一聲,他消息倒是靈通,想必又是王芳華告訴他的。

我這個弟弟沒什麼本事,又饞又懶,只會毫不客氣的伸手問我要錢,後來甚至還染上了賭博的惡習。

我直接開門見山:「齊東,你知道我不是你親姐吧?」

電話那邊沉默了,呵,我就知道,他和王芳華都知道,卻獨獨瞞著我一個人。還想扒在我的身上,吃光我的每一寸肉,喝光我的每一滴血。

齊東只知道我不是王芳華親生的,卻不知道誰才是他親姐。

我穩了穩情緒接著說:「你的親姐是蕭家小姐蕭嫣,她可比我有錢多了,不是嗎。」

一開始齊東還半信半疑,直到聽我說出蕭家之後才咬牙切齒的說:「好啊她,我說怎麼一定要在蕭家當保姆,還不告訴我,怕我去要錢吧。」

我意味深長的笑了:「那,周六你來找我。我帶你去找她。」

齊東同意了。

掛了電話,我的眼眶有些酸澀。

其實我原來想的沒錯,王芳華也是愛女兒的,只是她的女兒從來都不是我。

我卻懷著可笑的妄想事事順從,被這母女倆毀掉了人生卻還被蒙在鼓裡。

直到那天我回到家聽到她和蕭嫣的話才知道,我並非她的親生女兒。

我才是蕭嫣,是被王芳華偷換了人生的蕭嫣。

我的悲慘人生全都拜她們二人所賜。

我憤怒地衝上去,卻被她們一起摁住,慌亂中,我被擠到陽台。

蕭嫣一伸手,我像一隻蝴蝶飄了下去。

王芳華就在她旁邊看著,靜靜的。

6

一模成績下來了,我全班第十,蕭嫣全班第一。

方家遠也沒空來嘲笑我了,畢竟她只考了我的零頭,我氣定神閒,走到她面前:「拖班級後腿的廢物,不如就別來上學了吧,蠢貨。」

方家遠臉色青了又白,變換了半天只憋出來一句:「又不是第一,有什麼好得意的。」

我看了一眼蕭嫣,別急呀,慢慢來,一個都不會少的。

只是如今的蕭嫣沒有往日的趾高氣昂了,甚至還有點默不作聲。

徵文事件後,蕭嫣人緣一落千丈,就連方家遠也沒跟她有那麼親密了。

詭異的是,周倩竟然跟她越走越近,每次跟我對視,她還會轉移視線,臉色怪得很。

我笑著看著不知嘀咕什麼的二人,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一會可有一個大驚喜等著蕭嫣呢。

剛一出門,一隻手就拽住了我:「齊念念,你快帶我去找我姐。」

喲,這麼快連姐都叫上了。

來人正是齊東,頭髮蓬亂,身上帶著濃濃的煙味。

「這麼急,你這不會是去賭了吧。」

齊東神色明顯慌亂了一下,嘴硬道:「沒,沒有啊。你胡說什麼,哪來那麼多廢話。」

我打了一輛車,到了蕭家門口。

齊東第一次來蕭家,眼睛都直了,我一眼就看出他在打什麼心思。

齊家一家子白眼狼,齊東對我這個養了他這麼多年的人都沒感情,更別說那個名義上的親姐了。

我剛才看見一輛車駛入了地下車庫,算算時間,也該下班了。

這時,蕭嫣在外面走了過來。不等我說,齊東馬上朝她走過去,還示意我可以離開了。

這是怕我分一杯羹啊。

我卻沒有離開,只是躲在一個視角盲區靜靜看著。

齊東氣勢洶洶走過去,一身流氓打扮,蕭嫣被嚇的不輕,張嘴就要喊保安。

齊東叫她:「姐,我是齊東。」

蕭嫣瞬間僵住:「齊東,你是王芳華的兒子?」

「放開她。」蕭清走了過來,扯了扯領帶。

蕭嫣頓時跟齊東拉開距離,齊東知道這是蕭家人,他趕緊放開蕭嫣,慌不擇路的跑了。

不知道蕭嫣是怎麼跟蕭清解釋的,蕭清帶她進門之前,回頭看了好幾次齊東跑的方向。

我知道,以蕭清敏感又多疑的性格,她絕不會讓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也不枉我蹲點蹲的這麼辛苦。

辦完這件事我心情大好,正好發了獎學金,約楚茗出來吃蛋糕。

我看著楚茗面前空了的兩個盒子驚訝:「你居然愛吃蛋糕啊?」

楚茗正在解決第三盒,一個眼神都沒分給我:「這很奇怪?」

「沒有,只是想不到你們神還會有我們凡人一樣的愛好,我還以為你們只是喝露水呢。」

我默默肉疼了一下我的錢包。

「楚茗,好巧啊。」

蕭嫣端著一杯奶茶,楚楚可憐地過來看著楚茗。身後還跟著一個周倩,一言不發。

這兩人全當看不見我,我也懶得搭理她們,不過該氣她還是要氣的。

我默默挽住楚茗胳膊:「楚茗哥哥,人家吃完了。我們走吧。」

楚茗臉色僵了一下,顯然在憋笑。隨後正色道:「嗯,我們走吧。」

臨走前他還不忘打包走那份小蛋糕,對服務員一本正經的說:「我女朋友愛吃。」

蕭嫣臉色已經黑的要滴墨了,周倩在她一旁小聲說著什麼。

離開那家店,我才放開楚茗:「你剛才為什麼說女朋友愛吃啊?你沒看見你小迷妹的臉色都那樣了。」

「我覺得那樣做你會開心。」他嘴角勾起一個弧度。

還沒等我感動,他接著補充:「不過這蛋糕不是給你的,這是我的。」

滾,白感動了。

7

自從那天偶遇了周倩之後,她又對我恢復了從前的熱絡,甚至比從前更甚。

她沒解釋之前忽然的冷淡,我也沒問。

多虧了楚茗的補習,我的成績一次比一次好,這次已經超過了蕭嫣。

而蕭嫣現在終日埋頭苦學,想再一次把我比下去。

周倩捏著分數不高的試卷,怯怯對我說:「念念,你今天放學能去我家幫我補習一下嗎。」

我看著她泛紅的眼圈,思考了兩秒,點頭同意了。

周倩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隱秘的朝前排看了一眼,是蕭嫣的方向。

被我看見了。

放學時,我跟在周倩身後低頭看著手機,周倩帶著我越走越偏僻。

我去過周倩家,直覺不該走這條路,我問周倩:「怎麼還不到?」

「快到了。」語氣有些發虛,十分怕我走了的樣子。

走到一個小巷裡,幾個大漢圍在我面前,蕭嫣輕笑著走出來,像三年前那樣。

周倩看了我一眼,走出了巷子,把我自己丟在了這裡。

「齊念念,我是不是警告過你,野雞就是野雞。不要在我面前出風頭?」

她頓了頓,又好像是刻意強調什麼一樣:「只要有我媽和我哥在,我就算把你殺了也沒人能把我怎麼樣。」

那群人圍上來,我並不反抗,只是牢牢護住胳膊。

蕭嫣想廢我一條胳膊,讓我來不及參加高考,像中考成績出來時一樣,再教訓我一次。

只可惜,她這次不能如願了。

我全身傳來尖銳的疼痛,滾在地上狼狽不堪。

「放手。」

聽見這聲音響起的一瞬間,我就知道,我又贏了。

蕭清把我扶在懷裡,怒視蕭嫣:「蕭嫣,這是怎麼回事。」

我意識不清的回了句:「別怪蕭嫣,她不是故意的。」

蕭嫣臉色猙獰:「哥哥,我都被齊念念害成這樣了,你怎麼還幫她?」

剛才對我動手的其中一位發出一聲慘叫,他被人迎面打了一拳,再也爬不起來。

楚茗揉揉手腕,冷哼一聲:「還有誰剛才打她了?」

8

一切都與我預想的差不多,我早就知道周倩不安好心。

所以我在她跟我說話的時候就發消息給了蕭清他這幾天對我一改常態,分外親近,反而對蕭嫣冷漠了起來。

我知道,他一定是確定了什麼,只是找不到機會對蕭夫人坦白,所以他一定會來救我。

正好蕭嫣這個蠢貨送來了一個好機會,我只好勉為其難拿來用用了。

只是沒想到中間出了楚茗這個意外,他看起來倒是比蕭清還生氣,眉頭緊鎖著,指尖輕觸了下我的傷痕。

「疼不疼?」

他看了一眼我胳膊上斑駁的傷口,對著那幾個人一頓猛揍,把蕭嫣嚇的不敢說一句。

一直到了蕭家,在蕭清的百般勸阻之下,楚茗還是氣定神閒的坐在了沙發上。

蕭嫣還在跟蕭夫人哭訴,以前最嬌慣蕭嫣的蕭清卻一言不發,只是讓人把王芳華叫來。

待人都來了,蕭清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蕭夫人不可置信:「嫣嫣,你告訴我,這事是不是真的?」

蕭嫣默不作聲,蕭夫人看她的樣子也明白了七八分,只是總歸是自己的女兒,也狠不下心打罵。

她開口:「這事是嫣嫣不對。」言語中還是帶著幾分維護,我心中酸澀。

王芳華急忙開口:「夫人說什麼呢,還不是齊念念這死丫頭不懂事。」

說著就要拉著我給蕭嫣道歉,蕭嫣掛著淚珠看著我,實則一臉嘲諷。

蕭清攔住王芳華,拿出一紙證明遞給蕭夫人:「媽,你先看看這個。」

而後他捏住王芳華的胳膊:「王姨,你十幾年前做的那件事你沒忘吧?」

蕭夫人臉上血色盡褪,把鑑定報告甩在王芳華臉上。

王芳華顫抖著喃喃道:「不可能,夫人,我沒有,念念就是我的孩子。」

我適時做出一個不可置信的表情。

蕭嫣也歇斯底里:「哥,你胡說什麼,我就是你親妹妹啊,這怎麼可能。」

蕭清不為所動:「我已經報警了,是不是真的,馬上就能知道了。」

王芳華被警察帶走了,蕭嫣哭著抱住蕭夫人癱坐在地。

真到了這一天,我卻心裡沒有一絲波瀾,只剩平靜。

我冷眼旁觀著,楚茗眼裡透出我看不懂的神色,他朝我伸手。

「齊念念,走吧,我送你回去。」

蕭夫人站起來,動動嘴唇要說什麼,看著泣不成聲的蕭嫣,卻又什麼都沒說。

蕭清說:「等哥哥把家裡的事處理好就去找你。」

我沒回應他,蕭嫣看過來的一瞬間,我挽上楚茗的胳膊,姿態親密地半靠在他懷裡。

轉身的一瞬間,我突然有一種想要落淚的衝動。

上一世的很多瞬間,我都在羨慕蕭嫣有這樣一個哥哥,花了兩輩子的時間,我終於得到了我想要的親情。

只是,這份溫暖還是來得太遲了。

9

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楚茗的白襯衫上已經被我擦的到處都是鼻涕眼淚了。

我愣了片刻,放開還被我攥在手心的衣角:「不好意思啊,楚茗。」

剛才一出了蕭家門,我就一頭扎在楚茗懷裡嚎啕大哭。邊哭邊跟楚茗講蕭嫣,講王芳華,講齊東。

講到口乾舌燥我才稍微冷靜了下來,那些我從來沒對別人說過的話在這一瞬間讓我在楚茗面前也咽不下去。

楚茗臉色越來越沉,手卻溫柔摸過我的發頂:「慢慢說,還有嗎。」

我心虛的抽搭兩下:沒了。」

他沒在意衣服上的眼淚,只是輕聲細語的跟我說話。

我有點恍惚的想起,好像自從我認識楚茗以來,我就沒見過他傳說中高傲冷僻的脾氣,反而對我可以稱得上溫柔。

我突然對利用他刺激蕭嫣這件事有點愧疚,我不由得開口問:

「楚茗,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對你好?哪裡好?」

我小聲嘟囔:「你幫我補習,聽我哭,三年前還救了我。」

楚茗怔愣了一下:「你還記得?」

三年前,在我和蕭清簽保密協議前,蕭嫣像今天一樣,找了幾個人來堵我。

我還在妄想找蕭嫣要個說法,卻被現實一腳踩進泥土裡。

蕭嫣說:「只要有我蕭嫣在一天,你就別想混出頭。」

身上的痛楚我已經感覺不到了,徹骨寒意從我心底湧上來,我抑制不住想乾嘔的衝動。

我終於被擊潰,再也生不出憤怒與不甘,我放棄了掙扎。

一個人卻突然從天而降,擋住了那些人落在我身上的拳頭。

我只聽見蕭嫣慌亂的聲音:「楚茗?」

只可惜,我當時渾渾噩噩,只記得楚茗在救走我以後試圖對我說點什麼,只是當時的我無心聽進任何話。

後來的楚茗還試圖找過我說話,都被我態度不算好的拒絕了。

這些事在我狼狽的人生中實在是太過細微,今天提起這個話頭我才想起了這些塵封的記憶。

楚茗頓了頓才說:「齊念念,你能主動找我幫你補習,我很開心。」

我有點心虛,畢竟一開始,我找他補習的目的並不純粹。

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補充道:「就算你是因為別的什麼事來找我,我也很開心。」

我心臟猛跳兩下,楚茗認真地看著我,氣氛忽然有點曖昧。

「楚茗,你在清華等我,好不好。」

楚茗已經被保送清華了,上一世他和蕭嫣是全校唯二考上清華的,現在,我想和楚茗去一個學校,不是因為蕭嫣。

我聽見楚茗說:「好,我等你。」

10

被保送的人可以不來學校,楚茗今天卻執意要和我一起來學校。

剛一進學校,我就被李老師叫進了辦公室里。

楚茗想跟我一起去,我眼神示意楚茗我可以搞定。

辦公室里,周倩抱著一個身形佝僂的婦女哭的涕泗橫流,應該是她的爸爸媽媽。

兩個警察站在一邊,李老師也愁眉不展。

我一進去,周倩就撲過來求我:「齊念念,我錯了,你放過我吧。我只是有點嫉妒你,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一個身形佝僂的婦女要給我跪下,嘴裡說著:「孩子,你放過周倩吧,馬上就要高考了,要她現在退學不是要了她的命嗎。」

周倩見婦女跪下,趕緊去扶:「齊念念,我都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我媽都跪下了,你偏要把人往絕路上逼嗎?」

周倩面色猙獰,像是要把我活撕了。

我拍拍手:「周倩,你還想道德綁架?原來你們也知道要高考了,那周倩這個時候和蕭嫣堵我難道不是把我往絕路上逼嗎?」

最後我總結:「做人啊,還是不要太雙標。」

周倩和她媽憋的面色通紅也不知道怎麼回我,周倩最後還是被警察帶走了。

我一開始和周倩做同桌就知道她家境不好,她和我做朋友也只是因為我在班裡被欺負的比她還慘,她只是想從我身上獲得一點可憐的優越感罷了。

打架和蕭嫣頂替我的第一入學的事已經在學校論壇傳的沸沸揚揚了。

楚茗見我回來,向我看過來。對視的一瞬間,他壞笑了一下。

我品出來了,論壇消息是他放出去的。

我本來也打算找個合適的時機,把中考的事捅出去,讓蕭嫣徹底身敗名裂。

既然楚茗先放了消息出去,那我就順水推舟。

蕭清總不可能在我這個親妹妹面前再提起那個保密協議。

索性在論壇上放出視頻和證據,蕭嫣說的沒錯,蕭家在一天,我就動不了她。但是蕭家現在,站在我身後。

不出所料,蕭清和蕭夫人早早就等在校門口,見到我出來,急切的迎上來。

蕭清甚至有點侷促:「念念,媽說要來接你。」

蕭夫人頭髮微亂,眼圈紅腫,也顫顫地說:「念念,今晚回家吃飯吧。」

「好。」

蕭清和蕭夫人鬆了口氣,生怕我不同意。

我坐在蕭清和蕭夫人中間,他們兩人離我很近,蕭夫人緊緊牽著我的手,也不說話,卻讓我感受到了一絲溫暖。

我先前對蕭家的厭惡鬆動了些,好像能釋懷一點了。

進了蕭家,蕭嫣在沙發上坐著。

周倩被警察帶走,蕭嫣卻被保釋了回來。

蕭夫人看我臉色不對,立刻示意蕭嫣:「蕭嫣,我們在家說好的。」

蕭嫣過來跟我道歉:「齊念念,對不起,以前是我的錯,我以後不會這樣了。」

看起來比周倩有誠意多了。

我沒答話,只是對蕭清說:「我今天不小心把中考的事說出去了,我們的協議,還算數吧?」

蕭嫣聞言臉色扭曲:「你……你竟敢說出去?」

「那個協議不具有法律效力,念念,對不起。」

蕭清臉色難看地攔住幾乎衝上來的蕭嫣,對我說:「念念,我們給你騰好了房間,蕭嫣也會搬出去住。你能回家嗎?」

蕭嫣推了他一把:「蕭清,你居然讓我搬出去?我快高考了,哥,我求你了,讓我高考完再搬好嗎。」

沒等蕭清回答,我先開口了:「行,那就高考完再搬吧。」

蕭夫人摸摸我的頭:「好,那就聽念念的吧。高考結束,蕭嫣就去國外留學吧,我已經替你找好了。」

蕭嫣並不是個知錯就改的人,她留在蕭家只是想毀了我,正好,把她留下我才能把她徹底趕出蕭家。

畢竟,朝夕相處了十幾年,蕭家自然不可能隨意就不管蕭嫣了。

11

高考將近,楚茗每天都幫我補習,蕭夫人變著花樣的給我做飯,蕭清也扮演了一個好哥哥的角色。

我的生活久違的輕鬆了起來,成績也保持在了全校第一,我毫不擔心。

反觀蕭嫣,整天陰沉著臉,成績一落千丈,徹底被我甩在了身後。

我早就察覺到了蕭嫣的小動作,她卻不知道有句話叫,一報還一報。

高考當天早上,蕭清有推不開的工作,蕭夫人體弱,自然不可能送我們。

只有蕭嫣和我兩個人。

蕭夫人叫住我,遞給我一個平安扣:「念念,本來你出生時,我給你繡了一下。誰想到……」

「所以媽就給你重新繡了一個,緊趕慢趕終於繡完了。」

我接過去,握住她的手:「好,謝謝,謝謝媽。」

坐上車,蕭嫣開口:「齊念念,你以為你現在就是大小姐了嗎,想贏我,你不配。」

「配不配你說了可不算。」

「劉哥,快點弄暈她。」

她朝司機喊了一聲,拿出一個瓶子直噴向我的口鼻。

片刻後,車駛向一條偏僻小路,一個人一樣大的麻袋被仍在樹下,被隨後而來的兩個人抬上了車。

那兩個人正是王芳華和齊東。

我坐在車裡嘲諷一笑,前世蕭嫣能把我整那麼慘全靠有蕭清在,否則她那個蠢貨不會想出什麼好主意。

她想半路把我弄暈然後丟給王芳華鎖起來,讓我參加不了高考。

兜兜轉轉她還是用了上輩子的辦法,只可惜她找了蕭清的司機,還用了賄賂這種蠢辦法。

司機當然拎的清,轉頭蕭清就知道了。

所以今天我們三個共同做了一齣戲。

我望著顯示正在通話中的手機,挑眉:「你都聽到了吧。」

蕭清的聲音隱隱夾雜著怒火:「你放心去高考,這事我會處理。」

我嗯了一聲:「好,今天也不用刻意處理,讓她先嘗嘗她自己種下的惡果吧。」

掛了電話,我清楚的知道,蕭嫣從此不會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考場上,我摒棄雜念,沉浸在題目里,考完,我身心舒暢。我人生中一直以來的陰霾好像被驅散了。

蕭嫣沒能參加高考,等王芳華發現事情不對勁的時候已經過去很久了。

我想到上一世我被困在那間狹窄小屋的絕望,終於開心的笑了出來。

12

高考成績出來了。

我,全市第一,不會再有人能偷走的全市第一。

我的手機天天被輪番轟炸,我婉拒了所有學校,只說:「我要上清華。」

因為有個人在等我。

校方邀請我回校演講,分享我的經驗。

我拒絕了。

我尚且是一個活了兩輩子才活明白的人,又怎麼能給她們傳授什麼經驗。

我只不過是恰巧足夠幸運,有重來一次的機會,有遇見楚茗的機會。

回校參加畢業典禮那天,我看見蕭嫣了。

蕭家已經與她斷絕關係了,她只能回王家。

聽說齊東去賭博,欠了一大堆債務,拉上王芳華和蕭嫣一起還。

而她也因為錯過高考沒考上任何大學,試圖來找蕭家,但她根本碰不到我們的影子。

她頭髮蓬亂,再也看不見往日驕縱大小姐的樣子,反而是一副行屍走肉的樣子。

王家一切都仿佛和上輩子沒什麼兩樣,但是我和蕭嫣的人生,回歸了正軌。她偷走的終究還給我了。

13

我被擠在清華大學門口動彈不得,悔不當初

早知道我就答應蕭清,哦不,現在是我哥,送我到學校了。

還不是楚茗非要和我一起來,現在人這麼多,我在太陽下曬的頭都要暈了。

我正懊惱的時候,身後有人拍了拍我。

「同學,能給個聯繫方式嗎?」

楚茗袖口挽起,手腕一使勁就接過我的行李。

我笑著牽住他:「看你表現。」

(全文完)

相关推荐: 我自認為酒品很好,然而,那次飯局上喝醉後,我抱著一個陌生男人的腿喊了他一晚上「爸爸」……

1 大學舍友得到去國外讀博的機會,邀請我去慶祝。 好歹同住四年,我要是不去,多少有點不近人情。 盛情難卻,我拍拍胸脯,腦子一熱就答應了。 但我一進門,瞬間成了焦點。 因為我不像去慶祝的,更像去要飯的。 桌上的人個個打扮得光鮮亮麗,紛紛朝我投來好奇的目光。 我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