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那年的初遇,太尷尬了

那年的初遇,太尷尬了

我叫林蕾。

16歲那年,初見蘇家毅的尷尬,我至今難忘。

那是2003年的,我剛滿16歲,某天洗澡時,發現大腿上長了奇怪的紋路,跟我媽講過後,她也有點擔心,帶我去看了幾個醫生,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媽又帶我去了縣城,蘇家毅是個剛剛畢業實習的醫生,我媽撩起我的褲子給他檢查,他看了一眼說,不礙事。

我媽追問,到底怎麼回事,他看了我一眼,猶豫了一秒鐘笑著說,「就是……長胖了,生長紋。」

我一下子紅了臉,半個身子躲進我媽身後。

後來很久,我都記得蘇家毅這句話,想起來就尷尬得要命,以至於我也因此記住了蘇家毅,每天洗澡時看著腿上的紋,就想起蘇家毅。

那時候,我們都沒想到,多年以後。

我們會有了故事。

再見蘇家毅,是2013年了。

我從杭州回到象山,在象山找到了工作和居所後,回鎮上看爸媽。

回去後,我媽說她身體不舒服,我帶她去縣城做檢查,在醫院走廊的醫生簡介上,我看到了蘇家毅。

因為他曾經一直在我的腦海里,所以十年過去,依然記憶猶新,我看了一下他的簡介,現在他已經是主治醫師。

我給我媽掛了蘇家毅的號,等了很久才等到。

十年未見,他還是記憶里的樣子,當然他是全然不記得我的。

他幫我媽看診的時候,神情專注,九月的太陽照在窗簾上,在他臉上形成淡淡的光暈,他身後的錦旗掛滿了一面牆。

還好我媽的病不算嚴重,蘇家毅給她開了藥,叮囑了我幾句注意事項,我們就出去了,走出診室,我仍有些恍惚。

十年光陰似箭,倏爾而過,自從蘇家毅說我是因為胖而長了紋後,我再也沒長胖過了,也有幾年沒想起這個人來。

這次之後,我又總是想起他來,他這個年紀應該已經結婚了吧,不知道他的妻子是個什麼樣的人,也許也已經有孩子了吧。

糾結了幾天,我把這件事拋諸腦後,但沒想到,卻怎麼也逃不出蘇家毅這三個字。

中午跟女同事吃飯,我們閒聊,她說她下午請了假要去看醫生,這個醫生的號很難掛。

「你剛回來不知道,這個蘇醫生很厲害的,說話特別溫柔。」

「哪個蘇醫生?」

「蘇家毅。」

我的心顫了顫,「我上周帶我媽也去掛的他的號。」

女同事說,「怎麼樣,不錯吧。」

我點點頭,女同事自顧自地說,蘇家毅是她一個堂嬸介紹的,好像是堂嬸的一個遠房親戚,蘇家毅父母也是醫生,在杭州開診所。

女同事侃侃而談,分明跟我沒什麼關係,但我卻聽得格外認真。

回到辦公室,我趴在桌上午睡,沒想到竟然夢見了蘇家毅。

醒來,我恍惚了好一陣。

 
半個月後,帶我媽去複查。

路上,我問我媽,還記不記得這個蘇家毅,十年前,他給我檢查過腿上的紋,我媽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就是他啊,我都忘了,你記性還挺好。」

不知為何,我心跳快了兩拍。

到醫院檢查後,蘇家毅給我媽檢查的時候,我媽卻忽然笑著跟他說,「醫生,原來我們十年前就找你看過病了,我女兒來看腿,你說她是因為長胖的那個……」

我頓時一臉絕望,尷尬地看了一眼蘇家毅,他也正打量我,好像在記憶里搜索關於我的樣子,我們目光對視又迅速移開。

他笑了笑,「不好意思,病人太多了……」

我媽擺擺手,「沒事沒事。」

我媽複查的結果不太好,她需要做個小手術,蘇家毅簡述了做手術的原因,以及手術的過程等等。

我媽緊緊抓住我的手,她害怕我更害怕,我問了蘇家毅很多細節問題,他都耐心地一一解釋。

走出醫院後,我媽忽然感慨,「這個醫生真好,說話又溫柔,不知道結婚了沒有……」

我媽最後一句話,也同樣引起了我的好奇,只不過我沒敢接話,滿腦子都是我媽的手術問題。

之後,因為我媽手術和住院的問題,我和蘇家毅又見過好多次。

我媽出院後,我加了蘇家毅的微信,方便病情溝通以及複診。

蘇家毅的朋友圈都是病例分析,和一些學術類的文章,我也不敢貿然找他說話。我媽的病徹底好了以後,我也漸漸沒再去關注他。

直到有一天,有個在縣城做了還很多年生意的表姑,關心起我的婚事,給我介紹對象,說對方是個醫生,比我大幾歲,家庭條件也好,就是因為搞事業耽誤了婚姻,現在他父母著急給他介紹對象。

我媽一聽醫生也挺好的,鼓動我去見見。我大學談過一場戀愛,畢業時無疾而終,空窗好幾年了,加上我對醫生這個職業也挺有好感的,就答應了。

怎麼也沒想到,我相親對象竟會是蘇家毅,他看見我時,也是明顯地愣住了,但他到底年長我幾歲,很快就從容淡定了,只有我的心,七上八下。

表姑找機會離開後,我倆沒什麼可聊,只能聊我媽的病情。

聊了沒多久,蘇家毅就接到了電話,趕去了醫院。

後來回想起這件事,總覺得像冥冥之中的註定。

 
 
第一次見面後,我加了蘇家毅的私人微信。

但我們一次也沒聊天,我媽一聽說,相親對象是蘇家毅,她說,這就是緣分,還說醫生都很忙,讓我主動多問問他。

我知道,主動就是告訴對方,我的心意,但我還是決定主動。

我給蘇家毅發了一條微信,問他什麼時候休息,要不要一起吃飯。

等到晚上,他才回復消息,我們約了周四一起吃晚飯,但那天他遲到了很久,不過想到他是在醫院,我也沒有任何怨言。

蘇家毅匆匆而來,又匆匆而走。

後來的每次見面,都是這樣,有時候連一頓飯都沒吃完,漸漸的,我有點心灰意冷了。

可是表姑說,蘇家毅相親過很多女孩,但只有我跟他有後續,這足以說明,他對我是有好感的,只是作為醫生,忙碌是常態。

相親的好處在於,什麼都可以擺在明面上說,在見了三四次面之後,我直截了當地問他覺得我怎麼樣。

他慢條斯理地說,「很好。」

我問,「那你有打算結婚嗎?」

他說,「當然。」

我心裡微微一動,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蘇家毅忽然問,「你覺得我怎麼樣?」

我愣住,「挺,挺好。」

蘇家毅沉吟了片刻後,忽然跟我說,「我跟我們科室的一個護士交往過,後來她考去了杭州,叫我也去,但我不想走,我們就分開了。醫生是很忙,但也不是沒時間談戀愛和結婚,只是有時候工作和生活不可能分得那麼開。」

那晚,他第一次沒有很快走,我們聊了很久,我才知道他還沒有駕照,因為一直沒時間,住得也近,就一直沒去考。

我說,「沒事,反正我會開。」

說完,我看了他一眼,蘇家毅忽然說:「其實,我後來想起你了,十年前我實習期第一次見你的時候,那晚你穿的是校服吧。因為,我也是從那畢業的,你說,我們是不是挺有緣的。」

蘇家毅說完,第一次主動牽了我的手。

 
 
跟蘇家毅確定戀愛關係後,我們仍舊和以前一樣,偶爾才能見上面,回消息也總是不及時,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確定我喜歡蘇家毅。

喜歡一個人,不管是否得到回應,都是一種美妙的感覺。

一切都很平穩,在一起半年後,我們開始談婚論嫁,也見過了彼此的父母。

只是蘇家毅的媽媽,有點不太喜歡我,她從心底里認為醫生還是要跟醫護結婚,就像她跟蘇家毅的爸爸。

儘管蘇家毅表示,他只想跟我結婚,他媽對我仍沒有太熱情。

端午節,我跟蘇家毅去他家吃晚飯,晚上要走的時候,我去洗手間,出來時聽到蘇媽在跟蘇家毅說話。

隱約提到了蘇家毅前女友的名字,說她好像要從杭州調回來了,這樣一來,他們可以再續前緣。

蘇家毅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

回去的路上,我問蘇家毅,他媽有沒有說什麼,他下意識搖了搖頭,我心裡升騰起一股失落來。

過了兩天,我去了一趟醫院找蘇家毅,一個陌生的護士打量了我幾眼,眼神並不友善,我看了一眼她的胸牌,立刻知道了她是誰。

她果然調回來了,而且還是跟蘇家毅一個科室,兩人抬頭不見低頭見。

作為一個女人,第六感總是很準,醫院這麼大,可以選擇的這麼多,她離開又回來,還跟蘇家毅一個科室,目的很明顯。

蘇家毅見我來了,還挺意外,回去的路上,我實在忍不住問了他前女友的事,蘇家毅這才跟我坦白。

他說,「她是找過我複合,我說,我已經有未婚妻了。」

未婚妻三個字,讓我心裡一暖,可我還是忍不住酸酸地說:「人家都說舊情難了。」

蘇家毅笑了,「那你前男友找你複合,你會答應嗎?」

我毫不猶豫地答:「當然不會。」

蘇家毅握住我的手,堅定地說,「那我也不會。但我不能要求她在哪個科室工作,所以,要委屈你理解一下了。」

這以後,我去找蘇家毅的次數也更頻繁了。

蘇家毅說,「你也太可愛了。」

我笑了,「那可不。」

蘇家毅說,「嗯,挺好。」

 
 
我們的婚期定在十一月。

比起蘇家毅媽媽不太喜歡我這件事,她還是更喜歡希望他能早點結婚,也開始籌備婚禮了,見面的時候,她對我也比從前客氣。

我們婚禮那天,蘇家毅還悄悄準備了致辭,說了我們的初見,但隱去了肥胖紋的事,只說我16歲就認識了他,27歲嫁給他,這是命中注定的緣分。

而我正在被他感動的時候,台下忽然一片騷動,蘇家毅媽媽娘家的一個年邁的老人,忽然心梗倒地。

我跟蘇家毅一起跑下台,一起給他做了急救,直到等120來接走老人後,我們匆匆走完了婚禮流程。

這件事,被我家一個小表妹錄下來發到了網上,引起了小範圍的轟動,我跟蘇家毅反覆看那段視頻,我穿著婚紗跪在他旁邊,一起為老人做急救措施。

我們收到了,來自全網的祝福。

等我們旅行回來,蘇家毅的前女友也已經調去了別的科室,雖然由始至終,我們都沒有說過話,但我知道,她是放棄了。

我跟蘇家毅結婚後,總有朋友問我們是怎麼走到一起的,我總是跟他們講16歲那年的初遇,以及後來的緣分。

直到很久以後,蘇家毅才告訴我,原來我們的緣分存在人為的因素。

我跟蘇家毅的相親,其實並非巧合,而是我媽主動去找了我那個在縣城做生意,人脈廣闊的表姑,表姑又托人去打聽的蘇家毅。

我問蘇家毅,「所以,相親之前你就知道是我?」

蘇家毅說,「當然。我這麼忙,也不是誰都見的……」

原來啊原來,我們這也是雙向奔赴了吧。

如今,蘇家毅依舊很忙,這兩年更甚,但我已經習慣了,作為醫護家屬,能做只有支持。

只要我知道,他愛我就好。

相关推荐: 我自認為酒品很好,然而,那次飯局上喝醉後,我抱著一個陌生男人的腿喊了他一晚上「爸爸」……

1 大學舍友得到去國外讀博的機會,邀請我去慶祝。 好歹同住四年,我要是不去,多少有點不近人情。 盛情難卻,我拍拍胸脯,腦子一熱就答應了。 但我一進門,瞬間成了焦點。 因為我不像去慶祝的,更像去要飯的。 桌上的人個個打扮得光鮮亮麗,紛紛朝我投來好奇的目光。 我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