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愛上183的他,那麼那麼遺憾。

我愛上183的他,那麼那麼遺憾。

女生版:趙雅莉

2017年6月20號,宋揚在朋友圈更新了一張照片。

艾菲爾鐵塔的夜景可真美。

兩年沒見,他還是喜歡帶無框眼鏡,喜歡在拍照時不看鏡頭,眼神迷離,嘴角上揚。

但這張照片的重點並不是他,而是那個被他摟在懷裡的姑娘。姑娘留一頭齊耳小碎發,穿T恤牛仔褲,比他矮了整整一個頭。

宋揚給照片配的文字是:我們。

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

我難過,並不是因為宋揚有了女朋友,而是因為他身邊的姑娘真的很普通很普通啊。

我一直以為,183cm的宋揚,有挺拔鼻梁和修長睫毛的宋揚,笑起來有點像裴勇俊的宋揚,必須要有高挑好看的女孩子,才能和他並肩。

事實並不是這樣,這讓我有種挫敗感。

有時候人很奇怪,仿佛只有輸給比自己強勁的對手,才算輸得心甘情願。

宋揚身邊的姑娘,並不耀眼,這讓我輸得有點不帶勁。

第一次見到宋揚,是在大三的舞蹈選修課上。

他是男生里最高的,我是女生里最矮的。我當然不會天真地以為,這樣的兩個人能有什麼交集。

可有天晚上,我在圖書館上自習時,不小心將手機落在桌上。而撿到手機的人,剛好是宋揚。

宋揚站在宿舍樓下等我。

那時是初春,空氣里有薄薄的涼意。我下樓時,他剛好背對著我,遠遠看上去,像極了北方一顆挺拔的白楊樹。

在我們之間的距離還剩不到十米時,他突然回了頭,橘黃色的燈光打在他的臉上,有種莫名的情緒在我心裡蔓延開來。

我愣在那裡。

宋揚將手機遞過來說,下次小心。

他的聲音平淡溫和,臉上看不出多餘的表情,眼神卻明亮得像天上的日月星辰。

我的心就那麼猝不及防地,軟下去了一塊。

我確定自己陷入愛情,開始下意識地在校園裡目光灼灼,深情款款地尾隨一個男生。

然後,我知道了宋揚的很多小細節。

他在經管繫念管理,他家在蘭州,他喜歡穿深藍色的毛衣,他經常去食堂二樓吃蘭州拉麵,他喜歡藍莓味的酸奶冰激凌。

我變得膽怯又勇敢,朝著他緩慢地邁出一小步,一小步。

冬天來的時候,我們成了朋友。

卻也僅僅只是朋友。

約著上自習,一起去食堂吃飯。而我最喜歡的情節,是和宋揚呆在圖書館。我看小說,他看專業書。累了,我就側過臉來看他。

這種連貫性的小動作,時常讓我有種錯覺,好像我們正在甜蜜而溫柔地戀愛。

就算這個男生沒有說過他喜歡我,只要能夠肆無忌憚地呆在他身邊,我就覺得很知足。

可我不知足的是,之後的年月里,我和宋揚一直停留在這樣的狀態。

他看起來從容淡定,我有點著急,有點忐忑,還有點自卑。總之,慌亂得有點不像我。

有天在圖書館,讀到簡媜的文字,完全就像是在寫我:想你想得厲害的時候/也是淡淡的/就像餓了許久的人聞到炊煙/但知道不是自家的。

宋揚不屬於我,所以我只好拼命克制自己的感情,露出一點小火苗就硬生生地壓下去。

實在壓不下去的時候,我找朋友胖子幫忙,假裝和他談戀愛。

我想知道宋揚的反應。

很可惜,宋揚看起來不動聲色,他只是見縫插針地找我。即便這樣,他也沒有說,他喜歡我。或者,我們在一起吧。

這讓我有些泄氣,也漸漸對自己失去信心。和胖子也裝不下去了。

畢業前,我用了最後一個大招,幫宋揚介紹女朋友。

他很生氣,我們大吵了一架。我以為這也許說明,他心裡有我。

實際上,很快他就跑來告訴我,他要去法國了。聽起來就像個笑話,我用了很久才消化掉這個消息。

如此一別,就是兩年。

每天早晨上班,當車子緩慢地駛過盧浦大橋時,在黃浦江嗚嗚的汽笛聲里,我有點絕望,感覺自己這輩子也沒法忘記這個男生。

直到6月,我看到那張照片。直到9月,宋揚回國,說要見上一面。

我穿8厘米的高跟鞋,化精緻的妝去赴約。我在宋揚面前,談笑風生。好像很久以前那個自信滿滿的自己,繞了一大圈又回來了。

只是,在KTV里,我閉口不敢唱歌。我怕自己一開口,就會潰不成軍。我對宋揚說,不如我們跳支舞吧。

跳完這支舞,從此忘了他。

其實我還好,並沒有很難過。

我只是有點心疼,那個在宋揚面前愛得有點卑微忐忑的自己。

有時候,不愛是件沒辦法的事。無論怎樣努力,怎樣卑微,都抵達不了對方的心岸。

午夜時分,在街頭告別,我笑著和宋揚說再見。

我從來沒有擁有過他,卻在心裡失去過他無數次。那麼,也並不介意最後一次徹底地失去他。

儘管,我心裡那麼那麼遺憾。

男生版:宋揚

認識趙雅莉之前,我覺得人生挺無趣的。

我爸在蘭州經營一家大工廠,說起來我也算半個「富二代」,但我不快樂。

只上過小學的父親,對文化人有種與生俱來的敬畏。

從出生那天開始,我註定要按照家裡設計好的路線,大步穩妥地往前走。

那條路,無非就是在上海交大念完管理,再出國深造,然後回蘭州,娶他們指定的未婚妻,用我爸期望的文化人的模式,接替他,成為工廠的主人。

高中時,我叛逆過一次,和隔壁班的女生談了一場戀愛。

分手時,她有些絕望地說,如果你註定一心向著遠方,當初又何必來招惹我?

都說初戀教人成長,傷過她的心之後,我發誓再也不要去傷害第二個姑娘。

她說得對,既然我註定不能為誰停留,人生的路線也不能為誰更改,那就應該對自己扔出去的每一段感情負責。

在上海的頭兩年,我拒絕戀愛,總是一個人,漸漸也就習慣孤獨。

後來,我遇見趙雅莉。

趙雅莉是個有點迷糊的姑娘。舞蹈課上,她能踩著舞步打瞌睡。而那天在圖書館,撿到她的手機時,我更加確認了這一點。

將手機還給趙雅莉的第二天,剛好是舞蹈課。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感覺出了差錯,她看我的眼神,有點躲閃。

下課後,她叫住我,漲紅著臉說,我能請你吃飯嗎?手機的事還沒謝謝你。周圍很多人的目光落下來,我好像沒辦法拒絕。

那天之後,我的身邊多了一個女生。

我們一起吃飯一起自習,我不再是一個人。時間久了,走在路上便有人沖我們曖昧地笑,也有人說我們是最萌身高差的情侶。

我和她都不去辯解。這樣的狀態,我挺滿意的。

可聖誕節那天,趙雅莉突然送了我一件禮物。

那樣瘦小的她,抱著一件深藍色的毛衣站在我面前,特別自豪地說:「你知道嗎?這是我跟著網上的視頻,一針一線織出來的哦。你回宿舍試試,要是不合適,我再改改。」

我突然就說不出話來。

那種因為一個人,生活突然變得明亮溫暖起來的心情,喜悅得如此真切。世界很溫柔,眼前的姑娘很可愛。

我挺想上前給她一個擁抱,卻沒有勇氣。我確定了趙雅莉對我的心意,同時我也知道,我的未來里不可能有她。

我想起初戀女友的那句話,你的未來里沒有我,為什麼來招惹我?不寒而慄。

可我已經習慣生活里有趙雅莉。

所以當她拉著胖子的手,說「這是我男朋友」時,我失眠了一晚上。然後,我以更加高的頻率去找趙雅莉。

有天是胖子的生日,我說要去超市。趙雅莉猶豫了下,陪我去了超市。現在想來,我真是個自私的傢伙。

不能給趙雅莉未來,卻也不允許別人給她未來。

大學臨畢業前,趙雅莉突然張羅著幫我介紹女朋友。為這事,我們鬧了彆扭。那段時間,我已經開始準備出國事宜。

當我將她在半路上攔住,告訴她,不久我就要法國時,她輕輕地「哦」了一聲,眼神瞬間黯淡下去。

我有點心疼,卻也知道,這是我和她之間的結局。

在法國的那兩年,我又變成了一個人,我時常想起趙雅莉。

2017年6月,我爸說,王叔叔家的女兒笑笑去了法國,讓我照顧她。我心裡清楚不過,笑笑就是他們為我選定的未婚妻。

當我在巴黎的大街上見到她的時候,心底有一絲不易覺察的喜悅。

因為瘦瘦小小的笑笑,一眼看上去有點像同樣瘦瘦小小的趙雅莉。

是在那個瞬間,我終於承認,我是愛過趙雅莉的。只不過因為知道結局,所以我一直在用理智克制這份感情。

笑笑和趙雅莉完全不一樣。我和她第一次見面,她就拿起我的手機,在艾菲爾鐵塔的夜景里,讓別人給我們拍了一張合照,然後自顧自地幫我發了朋友圈。

9月回國,我特意去了上海,我想見趙雅莉。

當她踩著8cm的高跟鞋站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有些吃驚。記憶里的趙雅莉消失,眼前的她,雲淡風輕地和我說著往事,說到未來時,她自信滿滿,笑起來很迷人。

而我在她的眼裡,不再有光芒。我有點失落,卻也替她感到高興。

恩,趙雅莉,你應該有新的生活。

第二天,我回了巴黎。

飛機落地時,我給趙雅莉發了條微信,是顧城的一首詩:你不願意種花/你說,我不願意看見它,一點點凋落/是的,為了避免結束/你避免了一切開始。

她沒有回我。我知道,一切都結束了。

從此山水不相逢。

相关推荐: 8:30故事—許願一個男朋友

我對鄰居家兒子惦記已久,像我這樣的戀愛腦,惦記著惦記著,居然就開發出了一個超能力。 只要我盯著鄰居家兒子的帥照猛看,那位一米八八的高冷竹馬就會憑空出現在我面前。 面對門後滿屋子的親戚,只穿著四角大褲衩的易嶼對我沉了臉:「你想好沒有,該怎麼解釋?」 我很懵,又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