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故事 愛情 我剛懷孕,婆婆就遞給我一張支票,「楠楠回來了,你打掉肚子裡的孩子,離開我兒子。」

我剛懷孕,婆婆就遞給我一張支票,「楠楠回來了,你打掉肚子裡的孩子,離開我兒子。」

我剛懷孕,婆婆就遞給我一張支票,「楠楠回來了,你打掉肚子裡的孩子,離開我兒子。」

沒錯,當年為了穩固兩家聯姻,我替逃婚的堂姐顧楠嫁給了我一直喜歡的高岩。

我兢兢業業的經營這段婚姻,眼看我們事業有成,現在她們就要來摘果子了,

那不可能!

1

網上有段子說,如果一個月給你兩萬生活費,但老公長期不回家,你願意麼?

婚後三年,我一直過著這樣的生活,只不過我老公高岩,更大方些,給的不止兩萬。

我願意麼?

說實話,開始是不願意的。

畢竟,一開始我很愛高岩。

但高岩,不愛我。

「顧北,我能給你的只有高太太這個身份。」

這是高岩婚後和我說的第一句話。

他溫潤儒雅,即便是說這麼無情的話,語調仍舊溫和。

我忍著心裡的酸澀,藏著對他多年的愛慕,雲淡風輕的說,「別的我也不稀罕。」

高岩推了推金絲邊眼鏡,眸光微沉的看向我沒再說話。

我和高岩與其說是夫妻,不如說是合作夥伴。

我們婚後一直都很生疏,他不回家,我忙著創作。

只是,愛是藏不住的。

我從小就喜歡他,看不得他有一點傷心。

他因為顧楠的不辭而別傷心醉酒的時候,我衣不解帶照顧他一夜。

他父親病逝,家族重擔忽然落在他肩上的時候,我陪他風雨同舟。

我為他洗手作羹湯,陪他出入各種社交場合,做他的賢內助。漸漸的他回家的次數多了,不再提顧楠,也對我溫柔了起來,我更是在婚後第四年懷上了孩子。

就在我以為長久的陪伴終於要打敗年少的驚艷時,他的白月光顧楠突然回國了。

2

高岩他媽,約我在高岩公司樓下的咖啡廳見面。

這是我婚後第二次見到她。

她很討厭我,因為從始至終她都覺得我不配嫁到高家。

她心裡唯一認可的媳婦人選,只有那個劈腿後,拋下高岩和別的男人跑到國外的顧楠。

她遞給我一張支票,語氣冷淡,「楠楠回來了,你打掉肚子裡的孩子……離開我兒子。」

我很震驚。

我懷孕這事兒是上午才知道的,這消息我還沒來得及告訴高岩。

她能知道,一定是和醫院互通了消息。我在高家人那,完全沒有隱私。

我低頭看了看她遞過來的支票,足有 7 個零,很讓人心動。

我垂著眼眸,沒看她那雙咄咄逼人的眼睛,語氣平和的說。「當年顧楠逃婚,我是為了全高氏和顧氏的面子,穩固兩家的聯姻才嫁過來的。」

「你想加籌碼?」高岩他媽語氣很是輕蔑,「你和楠楠雖然都姓顧,但真是雲泥之別。」

顧楠是我堂姐。她的爸爸是高氏董事長,是家族的掌舵人。而我的爸爸,是知名二世祖,養大伯鼻息而活。

這麼多年,他唯一了不起的事跡就是女兒嫁給了高岩。

所以當年我替顧楠收拾殘局嫁給高岩,在高家人眼裡只不過是有所圖謀。

是,當初我確實是有所圖謀,我圖高岩。

正當我還想和他媽周旋的時候,抬頭看見了高岩和顧楠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3

高岩平時不苟言笑,此時卻不知和顧楠在說什麼,眼角微垂,神色滿是愉悅。我像被雷劈中了一樣,僵在原地。心口好像被帶刺的蔓藤纏繞,疼且窒息。

顧楠先高岩一步看到我,熱情的走過來,擁抱了我。「北北,好久不見。」

她身上有很好聞的香水味,長發柔軟順滑,抱起來香香軟軟。不得不承認,她有一種常年養尊處優才能養出來的慵懶又貴氣的美。

這讓我多少有些自卑。

我的手微微有些抖,內心江潮翻湧。我看向高岩,神情有些僵硬。

高岩的神色里似乎透著三分慌張、七分驚訝。

顧楠沒等我開口,又說,「我剛回國,生意場上許多事要請教阿岩,為了感謝他才請他來喝咖啡,你別誤會。」

「阿岩胃不好,醫生囑咐要少喝一些咖啡。」我脫口而出這句話,有些後悔。

這多少聽起來有些像是吃醋。

高岩他媽在一旁冷哼了一聲,「醫生還說他不能吃辣,不也一樣陪你吃了麻辣火鍋?」

是,高岩唯一一次主動陪我吃飯,吃的就是我愛的川味火鍋。他說平時都是我遷就他的口味,他也想陪我吃一次我愛吃的東西。

我擔心他的胃受不了,可又不想錯過這少見的甜蜜和關心。結果是,他的胃病犯了,半夜去了醫院掛水。

從此,我成了高岩媽眼中的罪人。

我無力辯駁,眼睜睜看著高岩媽熱情的拉著顧楠入座。我站在原地,尷尬又無措的看著高岩。

他沒給我任何解釋,隨後坐了下去。

他們仨,很像一家人,而我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顧楠一回來,我和高岩肯定完了。

我心裡有些泄氣,更有些不甘。

但我知道,這所有的負面情緒對於我來說都不是好事。

顧楠任性妄為,是我用耐心和青春收拾了這場殘局,保護了高岩那顆受傷的心和高、顧兩家差點斷了的利益鏈條。現在讓我拱手把這一切好成果拱手讓給顧楠,不太可能。

本著能撈好處絕不手軟的原則,我對高岩媽道,「媽,你剛才跟我說的事兒,首位多加個 1 我就答應。並且很快做到。」

4

「什麼事?」高岩蹙眉看向我,神色很不愉快。

我保持微笑,「這是我和媽之間的秘密,不能告訴你。」

高岩眸光中跳過一絲詫異,「你們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就在剛剛。」我留了個懸念給他們,禮貌的告辭,給自己留了點體面。

高岩這人,看似溫和,其實掌控欲極強。他肯定忍受不了我和他媽之間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接下來,怎麼收場就看他媽的了。

畢竟她絕對不敢告訴高岩實情,因為高岩是個三觀及正的人。

果然,不出我所料。當天晚上,高岩很早就回了家。

看見我坐在餐廳吃飯,神色有些不悅。因為我從不會不等他回來先吃晚飯。

我扮演著好太太的角色,連忙起身去接他的外套和公文包。「以為你今天會有應酬,所以沒做的你飯。」

高岩瞄了一眼餐桌上的辣子雞,我趕忙說,「你想吃什麼,我現在做。」

「不用了。」高岩解開紐扣,將襯衣袖子挽了上去。「以後如果我有應酬,會提前告訴你。」

說完,就拎著文件包進了書房。

過去高岩回不回家都不會和我打招呼,但我仍舊盡職盡責的做一桌子菜等他。

今天是我婚後第一次沒管他,自己吃飯。

他卻突然表示,要尊重一下我對他的等待了。

原本看見他和顧楠出雙入對,已經決定要放棄了,可他給出承諾的這一刻,我又有些動搖。

5

高岩他媽後來沒再找我,大概是覺得 9000 萬的分手費太貴,畢竟如果離婚,我未必能分到這麼多。

顧楠則變本加厲,開始頻繁的來我家做客。常常以工作為藉口,鑽進高岩的書房。

我極力壓制內心的不愉快,洗了一盤葡萄送進去。

推開門,看見的是顧楠梨花帶雨的撲在高岩懷裡。

高岩看見我站在門口,神色有些慌張。我沒打斷他們,悄悄退了出去。

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的臥室。

半小時後,高岩敲門。「顧北,你開門。」

我拉著裝好的行李箱,開了門。和高岩面對面站著,氣氛冷到極點。

他看著行李箱,眉頭微蹙,眼裡閃過一絲慌亂。

我深吸一口氣,「本來,我也是替顧楠嫁給你的。現在她回來了,我可以搬出去。」

我伸手推開了高岩,要往外走。他一把握住我的手腕,「我和顧楠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又是什麼樣呢?她肆無忌憚的出入我家,在我還留在家裡的情況下,鑽進了我老公的懷裡。

「那天,媽說,顧楠回來了要我讓位,只要我和你離婚,就會給我一筆錢。」我一字一頓,咬字清晰。「高岩,原本我嫁給你,就不是為了錢。」

高岩無比震驚,握著我手腕的手微微一緊。

我掙脫開他,「離婚協議,我會讓律師給你送來。」

「北北,你去哪兒?」他有些急促的跟在我身後。

這是他婚後第一次叫我的小名,被蔓藤纏繞到快要窒息的心,忽然覺得有了一絲呼吸的空隙。

6

從家裡出來後,我沒敢回家,住進了林楊家,攆走了她新交往的小男朋友。

聽了我的遭遇,林楊暴跳如雷,堅持讓我拿走高岩他媽那張支票。

我計上心來,決定再去見他媽一次。

她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輕蔑的把支票扔給了我。壓著我去醫院,做手術。

林楊她爸是這家醫院的院長,我們早就打好了招呼,在高陽他媽面前演了一場戲。

她以為這是永絕後患,我和高岩之間再也沒有任何瓜葛,也不會有一個孩子來和顧楠未來的孩子搶家產。

可我怎麼能夠甘心,讓她得逞。

不論是我那顆將死不死的心,還是我這不服輸的性格,都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並沒有按照約定簽訂離婚協議書,而是從此人間蒸發。

林楊則代表我,拿了高岩媽付錢的一半去找了顧楠,要求她離開高岩。

顧楠還是那副人畜無害的表情,優雅且自信。「愛情,是不能用金錢衡量的。北北為什麼不親自來,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情。我應該親自和她說清楚。」

林楊沒說話,把服務員剛送來的咖啡,一整個從顧楠的頭頂澆了下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顧楠大驚失色,她尖叫著站起來卻被林楊狠狠甩了一記耳光。「你有什麼臉談愛情,別人的老婆懷著孕,你卻逼走人家想上位。那不是愛情,那是無恥!」

這一聲指責成功引來眾人側目,竊竊私語聲讓顧楠的臉紅到了脖子。

林楊打擊別人,從來都是致命的。

我聽著她描述當天的情景,沒忍住笑了。「雖然我武力值偏弱,但你真是滿格 buff。」

林楊頗為得意的揚了揚眉,「高岩公司新品發布會就要開了,這節骨眼要是傳了緋聞。你說董事會,會怎麼樣?」

我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迅速點開了微博。高岩和顧楠,喜提熱搜。

7

我這個高太太的知名度是很高的,除了常陪著高岩出入各種社交場合之外,更以新興作家身份同他合體秀恩愛撈過一筆金。

所以,高岩他媽惹到我,基本等於無腦了。

輿論甚囂塵上,即便高氏砸了錢壓下去。但我仍然有人脈,能夠小火慢燉讓這件事持續發酵。

我一直躲在屏幕後面,看股價的跌漲。

「惹了聰明女人,真是倒霉一輩子。」林楊看著暴跌的股價,笑的前仰後合。

高氏和顧氏的利益一直連接在一起,出了這樣的事情,顧氏也受了很大的牽連。

聽說,我大伯狠狠教訓了顧楠。

可顧楠卻不依不饒。

聲稱只要找到我,辦了離婚,一切就重新步入正軌。

「正軌」這個詞,用的我直噁心。

從我離開家開始,高岩沒有給我打過一個電話,發過一個微信。

我反覆拿起手機,點開我們的對話框。內容還停留在我出走之前一天,我問他晚上吃什麼,但他沒回。

顧楠卻隔三差五,會發一條朋友圈,有時候會拍到高岩稜角分明的側臉,有時候是他的公文包。

還有今天這條,是高岩站在湖邊看落日的背影,配文「愛就是兜兜轉轉也走不散」。

我覺得胃裡一陣翻湧,乾脆屏蔽了她,決定不再看關於他們的任何動態。

8

我出國了,肚子裡帶著高岩的孩子。

世界有多小呢,小到我出了機場就遇見了梁安。那個當年把顧楠從國內拐走的男人。

梁安看見我似乎並不意外,熱情的送我去了住處,還親自為我做了一頓飯。

「你們為什麼分手。」我還是沒忍住,很不禮貌的問了梁安這個隱私問題。

雖然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可長大後有很多年沒有聯繫。這話問的確實突兀了些。

梁安給我倒水的手,一頓,沒有回答,反而問我。「你不是懷孕了,為什麼要出國。」

「養胎。」我隱瞞了真實情況。

梁安掛起玩世不恭的笑容,「不會是顧楠一回去,高岩這個大怨種辜負你了吧。」

我垂下眼眸,沒看他那雙赤誠清澈的眼睛。

「沒事,哥有錢,幫襯你養個把兒子不是什麼難事兒。你可以就在這養著,拖死他們倆。」

梁安語調輕快,還透著點八卦的歡樂。「你沒離婚吧?」

我搖了搖頭,我還等著給他們送去驚喜呢,怎麼可能離婚。

梁安眼底似乎閃過一絲失望,然後說,「高岩要是知道你懷孕了,應該也不會再和顧楠重修舊好了。他……是個有責任心的人。」

「別告訴他。」我急忙道。

「你難道還想上演什麼總裁夫人帶球跑的戲碼?幾年以後回去給他個驚喜?」

梁安劍眉一挑,好像看白痴一樣看著我。

「當年,你明知道他喜歡顧楠還偷偷喜歡他,為了他苦學英文,考入外交學院的時候,我就覺得,你有病。沒想到,你現在不是有病了,而是有大病了。放著前途光明的外交官不做,偏偏做什麼狗屁高太太。如今,還唱這齣帶球跑。」

「高岩的理想是,做外交官。」我輕聲回答,思緒拉回到了少年時期。

9

高一迎新大會上,高岩作為學生代表站在台上做表態發言。他鎮定自若,矜貴優雅、侃侃而談的氣度,一下就將我吸引了。談及理想時他說,「我以為中華民族而奔走呼喊的顧維鈞先生為榜樣,願長大後能成為一名優秀的外交官,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

那一句「為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令我振聾發聵,站在台上閃閃發光的他,就如一盞明燈,照亮了我晦暗的人生。

15 歲之前,我怨恨父親毫無骨氣仰人鼻息活著,埋怨母親軟弱毫無主見。但自己又完全不知道人生的目標是什麼,只能在父母的引導和催促下,跟在顧楠身邊,做她的陪襯,聽她的差遣。過著得過且過的人生。

直到那天,我忽然找到了人生的意義。想要努力去實現自身的價值。

之後,因為高、顧兩家的關係,也因為顧楠和高岩的青梅竹馬關係,我常常能和高岩接觸。

他敏而好學,也樂於施教,時常輔導我功課。顧楠沒少因為這件事和他吵架。

後來,我考上了外交學院,但他卻按照家裡的意願讀了商學院。

收到錄取通知書那天,高岩送了我一本牛津字典。「顧北,我很羨慕你,考上了理想院校。希望你能不忘初心,在未來成為一個優秀的外交官。」

這句話一直鼓勵著我,在大學的四年裡勤奮苦讀。然而最後,我還是為了他而放棄了這個因為他而萌生的理想。

在顧楠拋下一切,勇敢追愛的時候,為了顧家也為了自己的私心,我嫁給高岩,做了全職太太。

10

大學畢業到現在,還不到 10 年的時間,可對我來說卻仿佛隔了一世。

我和梁安說,還想重新讀書的時候。

他一臉詫異,「你懷著孕,備考是不是太辛苦了。」

我不以為意,「我最擅長的本就是吃苦?」

我算了下時間,參加考試的時間正好在我的預產期前,等成績的過程中,我應該正好完成了生產和恢復。

一切都不耽誤。

梁安好言相勸,但又深知我執著的性格。雖然無奈,但仍然尊重我的決定,並儘可能的為我提供了幫助。

備考的幾個月中,我一直沒有任何動態。也壓制著自己不要好奇的去探究顧楠的朋友圈,以免知道她和高岩的動態影響情緒。

我在備考期間,順帶著出了一本書,開了一次線上直播。

直播中,我對於粉絲提出的「婚變」問題閉口不談,並在最後下播之前站起來,顯露了孕肚。

這一小小舉動,頓時引起軒然大波。

高岩拋棄孕期妻子,和前女友舊情復燃的新聞再次登上頭條。

集團掌舵人婚變,財產分割會帶來一系列的後續影響,高氏股票在一次發生波動,顧氏也被牽連其中。

終於,我大伯坐不住了,親自打了電話來。

11

他省去一切沒有用處的寒暄,單刀直入。「我已經給楠楠施加了壓力,並且為她安排了婚事。她絕對不會影響你的婚姻。我希望你儘快回國,和高岩重修舊好。」

我沉默了片刻,「大伯,我知道這場婚姻,不僅僅只是我和高岩兩個人感情的聯結。我也並沒有想過不負責任的結束這段婚姻。」

「之前,關於我們三人的關係,林楊也代表我和堂姐進行過很正式的交涉。堂姐堅定自己追逐愛情的信念,要和高岩在一起。」

「我沒有辦法,只能躲到國外,維持這段婚姻的同時,也為他們騰出空間。這是我能想到的,既顧全高顧兩家利益和體面,又成全堂姐愛情的唯一辦法。我已經做出了很多讓步,實在是無法再回去面對他們兩個人給我的背叛。大伯,我從小是在您身邊長大的,您一直對我疼愛有加。我相信,您一定不忍心,看著我在一個已經無法修復的婚姻軀殼中,苟延殘喘。」

我用最弱勢的語氣,打了最真誠的感情牌,做了最堅定的拒絕。

我大伯是一個體面人,話說到這,如果他仍舊堅持自己的提議,就會撕破自己的體面,也打破了自己仁愛寬和的標籤。

一個成功人士,最怕的,就是人設崩塌。

即便大伯參透了我的小心思,也絕對不會做任何冒險。

他只能壓制心中的火,放過我。

12

大伯找到我之後,顧楠很快便知道,我在國外一切都是梁安在幫忙照顧。

我聽見她在電話里歇斯底里的對梁安吼,「顧北有什麼好?她家境不好、樣貌不好,性格懦弱又戀愛腦,你們一個兩個都喜歡她什麼?」

梁安將手機抻的老遠,等她吼完了,才不緊不慢的說。「她最好的一點就是待人真誠。」

「她真誠?」顧楠冷笑,聲音里充滿了諷刺和不甘。「她和她媽一樣,就是綠茶。裝出一副柔弱的樣子,討男人的歡心。以前,明明知道我喜歡高岩,高岩也喜歡我,偏偏做出一副求知若渴的樣子纏著高岩請教問題。讓高岩慢慢變了心!最終如願以償,嫁給他!現在知道我們分手了,又裝出棄婦的模樣去博你同情。她就是喜歡跟我搶!」

梁安很不耐煩,「從小到大,喜歡和別人搶東西的明明是你吧!」

說完都就掛掉了電話,略有些不安的看向我。「她一直就這麼任性 ,口無遮攔,你別理她。」

「出國之後和你偶遇,又一直承蒙你的照顧。也許在別人眼裡看起來,確實像是我故意的。」我垂了眼眸,「我了解顧楠,我不會往心裡去的。一直這樣被你照顧,我也確實有些過意不去。」

梁安趕忙道,「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不是姐弟勝似姐弟了,你跟我客氣什麼!」

梁安,比我小兩歲,看起來玩世不恭,但卻是個很有責任心也很仗義的人。

其實,從小到大我都隱隱約約能感覺到,他對我的感情中摻雜著些不一樣的東西。他不說,而我又滿心滿眼都是高岩,也不願意多想。

但是剛才顧楠的話,卻提醒了我。

如果,我猜測的沒錯。那麼現在這樣仰仗著梁安的照顧,確實有點綠茶。

不論我和高岩最終的結局是什麼,我都是他孩子的媽媽,短時間內很難對梁安的感情做出回應。所以,我不能在心安理得的承受他給我的好,給他任何可能的信號,耽誤他。

13

我決定,最後一個月的備考時間,在國內度過。

我留了一張銀行卡,並給梁安留了言,表明自己的決定,並感謝他的照顧。

下了飛機後,梁安打了電話過來。「顧北,你給我留錢是什麼意思?和我撇清關係?」

我沉默了片刻,「卡里的錢,是我這半年的房租錢。可不是為了感謝你的,作為朋友,你幫我不是義氣嗎?」

梁安吸了一口氣,語氣中頗多無奈。「你真是從小到大都沒變,一丁點也不願意欠別人的。」

是啊,一直寄人籬下讓我總是惶惶不安。所以當我稍有能力的時候,就想還清所有人給我的人情和饋贈,以換取自己的心安理得。

回國後,我沒有回家,而是自己租了一間房子。林楊不忙的時候,會來看看我,陪著大肚子的我去參加了研究生入學考試。

考試結束後三天,我就胎動。林楊忙前忙後,陪著我去生產。

生產的過程於我而言,仿佛一場噩夢,劇烈的疼痛和無助,幾乎令我崩潰。

可當兒子呱呱落地時,所有的一切辛苦又都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喜悅和欣慰。

三個月後,經過統一面試和院校複試,我成功的拿到了母校碩士研究生的錄取通知書,重新返回校園。

一切都塵埃落定後,我去找了高岩。

14

我抱著孩子進公司的時候,前台小姐姐驚掉了下巴。「夫人,高總現在正在開會……」

我點了點頭,「沒關係,我在休息區等等他。」

小姐姐連忙帶著我去了休息室,又端來了熱水,也很熱情的看了看我懷裡還在睡覺的小寶貝。

我的出現,引起了公司的軒然大波。大家雖然不敢公然討論,但都像我投來好奇的目光。

也忍不住,用吃瓜的表情看向從會議室走出來,楞在原地的高岩和顧楠。

「堂姐,現在入職高氏了麼?」我熟絡且熱情的上前打招呼,仿佛我們之間毫無隔閡。

顧楠臉色變了幾變,才終究穩下神來。「你什麼時候回國的?」

「三個月前。」我看向高岩。「家裡的指紋鎖換了,我沒進去。不得不來公司找你。」

高岩側目看了顧楠一眼,略帶不滿,隨後帶我回了他的辦公室。回手關門,將想要跟進來的顧楠擱在了門外。

他的目光落在了我懷裡的孩子身上,似乎是極力壓制著某種情緒,問道,「顧北,你是要和我辦理離婚手續嗎?」

我沒說話,沉靜的望著他。看見他手背的青筋漸漸凸起,我知道他是在極力的控制自己的憤怒。

但我並不明白,他的憤怒來自於哪裡。

看我不說話,他將身體向身後椅背一靠,再次開口。「你在同我的婚姻存續期內,生了別人的孩子,這也是違法。」

「我生了別人的孩子?」我不急不緩的反問,將孩子抱到他面前。「我生了一個和你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的,別人的孩子?」

15

高岩的目光落在孩子沉睡的小臉上,目光漸漸的柔和下來。

他忍不住伸手去摸了小傢伙肉嘟嘟、粉嫩嫩的小臉。這一摸卻將他摸醒了。

原以為被吵醒了他會哭,卻不料他在看見高岩的瞬間,咧著小嘴笑了。一雙肉嘟嘟小手,向高岩伸了過去。

高岩有些僵硬,頓在原地。

我在包中,拿出了早就找了律師團隊擬好的離婚協議放在了高岩面前。

「那天,你看見我和高夫人坐在一起,是她來找我,要給我一筆錢,讓我打掉肚子裡的孩子,和你離婚。」

我將媽媽這個稱呼,替換成高夫人,表明了自己想要和高岩結束婚姻的態度。

高岩盯著桌子上的離婚協議,眉頭緊鎖。片刻後開口,「北北,我們……」

「從前,很多年裡,都是我聽你說。今天希望你,能耐心的聽我說。」我語氣溫和,一面哄著懷裡的寶寶,一面認真的看向高岩。

「我拿了高夫人給我的錢。」我很誠懇的看向高岩,「並用這筆錢去和顧楠談判,希望她拿著這些錢離開你。她沒要。」我又從包里,拿出了一張銀行卡,裡面是高岩他媽給我的那筆錢。「我開始出國的時候,身無分文,確實用過這筆錢。但是後來,我賣了一本書的版權,又出了新書,有足夠的經濟能力支撐自己的生活,便把這裡的錢補齊了。」

「顧楠沒有要這筆錢而離開你,說明她確實與你是有真感情的。我走以後,你們同居了吧。家裡門鎖原來錄入的我的指紋,是顧楠刪除掉的吧。」

「北北,你聽我解釋。顧楠是常去我們家,但是我們並沒有同居。」高岩有些慌,我很少看見他說話語調如此急促。

我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這些不重要了。當年,原本該成為夫妻的是你們。現在她迷途知返了,我應該讓位。」

16

「不是這樣的,北北……」

我打斷高岩,不準備讓他說出任何一句話。

因為再看見他的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堅定。

你愛過一個人很多年,不會那麼輕易就死心的。感情和理智是兩回事,我也很怕自己會被他的甜言蜜語沖昏頭腦。

我又接著說道,「我知道你心裡一直有顧楠,我走不進去。現在我有孩子了,就當是給我過去的青春和曾經無望的守候一個交代。我們離婚,我可以什麼都不要,但是孩子歸我。」

「我不想離婚。」高岩斬釘截鐵。

「你放心,短時間內,我不會對外宣布離婚的消息。等到高氏一切運轉有序,等你這個重要項目落地之後。」

「顧北,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不然呢?」我盯著他反問,「你要我頂著高太太的名頭,困在有名無實的婚姻里,為你撐著體面保著高氏,看著你和顧楠相親相愛麼?高岩,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我不是神。我從 15 歲愛上你開始,到今天的 15 年間,我已經做了一切我能做的。」

說到這,我的眼淚,忍不住翻湧,聲音哽咽。

17

高岩站起來,高大的身姿籠罩住我。他低頭看向我,聲音溫和。「顧北,從始至終,我愛的人只有你。」

「你離開的這些日子裡,我反覆問自己。我到底愛著誰。我一直以為,我愛顧楠的明艷活潑,愛她的勇敢熱烈。因為那是我缺少的品質,在她身上我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種可能。可從你第一次和我說,你也想成為外交官,並為之不斷努力的時候,我便被你吸引了。我看到梁安每天纏著你會生氣,我看著你被班級許多男生喜歡、照顧會生氣。你溫柔,堅強,善解人意。你有理想抱負,又甘願為自己愛的人放棄一切。你從小生活在不公平的環境下,卻仍然有一顆寬和溫柔的心。這所有的一切,都令我自愧不如。我不敢承認,自己是愛你的。」

我震驚的站在原地,心有一瞬間亂了。

但,遲來的深情比草賤。

如果是一年前,顧楠回來的時候,高岩和我說了這一番話,我一定不會做出後來的一切決定。

我會好好和他生活在一起,會做合格的高太太,做一位好媽媽。

但是現在,一切都晚了。

我不會因為男人的幾句甜言蜜語,就改變自己的計劃。

「但是,高岩,我不愛你了。」我斬釘截鐵的說道。指了指桌上的離婚協議。「這份協議,除了孩子的撫養費,我沒有多要你任何補償。這是我給你最後的體面,也是給我們這段婚姻最後的尊重。」

18

「顧北……」

我甩開高岩上前拉住我的手,「我相信你說的愛我的話,只是我現在不需要你的愛了。」

一個愛我的男人,不會一整年都不找我。更不會在我離開的時候,帶著別的女人回家。

高岩想要 PUA 我,但我不接受。

雖然,我心裡對他說愛我的話很受用。

我轉身離開的時候,迎面對上了等在門口的顧楠。

「顧北,你憑什麼偷偷生下孩子,來威脅他?」顧楠,疾言厲色,完全不顧及公司還有許多人在默默吃瓜。

她從來都是這樣,任性且跋扈。

我淡定的看著她,「我是來和他離婚的,不是來威脅他的。顧楠,我用 5 年的青春成全了你的任性。現在又用餘生,成全你們的愛情。這些,是我對大伯養育之恩的報答,不是我作為堂妹對你的成全。」

提起大伯,似乎踩了顧楠的雷點。她暴跳如雷,「你還好意思提我爸。你知不知道,我才是爸爸的親生女兒,你不過是寄養在我家的外人而已。憑什麼你四處討他的歡心,讓他疼你比疼我還多。你想讀外交學院,爸爸就花重金給你請老師補習英語;你想要學鋼琴,爸爸就買一架鋼琴給你;林楊爺爺的壽宴,我才應該代表顧家和爸爸一起去,最後卻是你討巧賣乖擠掉了我。林楊和我家才是世交,她應該是我的好朋友,憑什麼被你搶走去做了閨蜜。還有梁安和高岩,我才是顧家的大小姐,他們應該喜歡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我無比震驚的看著她,又聽她持續輸出。「當年,我偷看了高岩的日記,知道他喜歡你。所以才想方設法討高伯母的歡心,讓她選我做兒媳婦。梁安喝多了酒說喜歡你,所以我趁他喝醉了拿下他,讓他沒有顏面再去追你。可誰知道,我前腳出國,你後腳就嫁給了高岩。我忍耐了四五年,知道你懷孕了才趕回來拆散你們。我就是想要看著你被迫打掉孩子,像喪家犬一樣被高岩甩掉。」

我深吸了一口氣,穩定了情緒。「現在,你的目的達到了。高岩,確實一腳把我踢開了。希望你們幸福。」

此時,聽到這些狂妄發言的高岩,已經完全丟掉了往日的沉穩。衝出來,喝止顧楠。「顧楠,我們一直都是少時的兄妹情誼。我從來沒有在婚姻存續期內和你做過什麼越軌的行為,我也不想和北北離婚。」

19

顧楠臉色變了幾變,像吞了蒼蠅一樣。

我猜,他們還是做了什麼越軌行為的。可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顧楠為了自己的名譽,不能承認。

我從來沒想過,原來高岩,竟然是這樣為了推卸責任能夠隨意傷害別人的人。

內心對他僅存的繾綣蕩然無存。

我看向顧楠,「堂姐,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想過同你搶什麼。大伯更關愛我一些,是因為我有一個嗜賭如命一不順心就會對孩子大打出手的爸爸。他可憐我小小年紀,什麼都沒做錯卻要承受這樣的傷害,所以為他那不爭氣的弟弟承擔起了撫養我的責任。培養我學鋼琴,是因為當年顧氏和林氏生意上需要合夥,伯父需要得到林老的認可。林老喜歡會彈琴的女孩子,大伯父本來是想要你這個親生女兒在林老壽宴上獻曲。可是你覺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顧大小姐,怎麼能為了討別人歡心去做這種事。為了不讓大伯父為難,我才說自己喜歡彈鋼琴。大伯父,從始至終都是更想把你培養的很優秀,可是你任性跋扈,他只能將這個培養女兒的熱情傾注在我的身上。因為他給我一分投入,我能給他十分回報。至於林楊,是因為我對她真誠,而你總是有意無意和她攀比,她才不喜歡和你在一起玩。梁安和高岩喜歡我這些事,我是從來都不知道的。就從始至終,一直在搶別人東西的,不是我。」

說完這些話,我扔下了楞在原地的顧楠,和想要挽回我的高岩走了。

20

再後來,高岩常來找我,希望和我重修舊好。但我態度堅決,不給任何活口。

高岩他媽在看破了顧楠的真面目後,倍感後悔,也放下架子來找過我。

我很禮貌也很客氣的回絕了她。

「你別那麼小心眼,作為長輩,我已經向你低頭了,你還想怎麼樣?」高岩媽,還是那副居高臨下的樣子。但口氣有些發虛。

我很禮貌的笑了笑,「高伯母,我和阿岩的緣分已經盡了。雖然不再做高氏的兒媳婦,但是寶寶仍然是高氏的孫子。我不會剝奪您看孫子的權利,也不會把這段不愉快的婚姻經歷灌輸給孩子。我和阿岩還是寶寶的父母。孩子會健康成長,也不會分割高氏的利益。」

面對我的彬彬有禮,高岩媽就算再跋扈,也說不出什麼。

可我,並不是那麼人畜無害。

在林楊的幫助下,我請了很強悍的律師團隊,在這場婚姻割據戰中,幾乎分走了高氏的半壁江山。我兒子,還有高氏的繼承權。

三年後,我順利畢業,通過選拔考試,重新踏上了外交官之旅。

我並沒有選擇和一直守在我身邊的梁安走到一起,也沒有和高岩交惡。

雖然我們是離婚關係,但是高岩因為心存愧疚一直對孩子和我都很好。他並沒有對我分走高氏半壁江山有任何怨言,還將之前高岩媽給我的支票重新還給了我。

而顧楠,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從 24 歲到 30 歲,也許是我人生非常不愉快的經歷。因為卑微的愛著一個人,走入了一段不合適的婚姻。

但最後,我還是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實現了自己的價值。用最緩和的方式,給了高岩和顧楠,應該承受的懲罰。

往後的日子裡,我一定要承認自己的價值,清醒而堅定的過好我的人生,才不枉費我年少時吃了許多的苦。

番外

1

「顧北,我能給你的只有高太太這個身份。」這是婚後,我和顧北說的第一句話。

她很不以為意,雲淡風輕的說了一句,「別的我也不稀罕。」

我心像被人狠狠捏了一下,看著她那張文靜卻明麗的臉,半天說不出話。

婚後很久,我都覺得顧北是為了顧氏勉強嫁給我的。

直到我爸去世,高氏面臨巨大危機時。即便顧氏已經有了想要和高氏解除合作關係的意圖,但顧北還是毅然決然的堅持留在我身邊。

那以後,我覺得,她應該是已經忘記了梁安,愛上了我。

我們終於有了夫妻之實,也開始有了夫妻之情。

顧楠卻不懷好意的闖入,打破了這一切的平靜。

第一次看見顧北吃醋,是她撞見了我和顧楠一起進咖啡廳。

她柔聲細語的懟了茶言茶語的顧楠,晚上還故意沒有做我的飯。

都說男人分辨不出綠茶,其實不然。

顧楠說的每一句話,都在暗諷顧北和我的不般配。

她借著生意的緣由接近我,每一次都是想要和我舊情復燃。

可我從不揭穿她,因為想看我那位得體優雅的太太,到底會不會為了別的女人的闖入,大發雷霆。

顧北,確實是一個得體的太太。即便顧楠登堂入室,她也以禮相待,沒有說過一句怨言。甚至,不拒絕我任何一次同房。

就連離開我的時候,都沒說一句重話。

「那天,媽說,顧楠回來了要我讓位,只要我和你離婚,就會給我一筆錢。高岩,原本我嫁給你,就不是為了錢。離婚協議,我會讓律師給你送來。」她語氣溫和,眸光中沒有任何波動。但咬字十分清晰,掙脫我那隻握住她手的力氣也很大。

她從此之後,從我的世界消失了。

2

我去找過她的閨蜜林楊打聽她的下落,迎來的只有林楊的一記耳光。「你這種渣男不配再見到北北!祝你和顧楠,天長地久!」

我也去顧家找過她,她那對不負責任的父母已經很久沒有跟她聯繫了。

顧北是個聰明又有主見的女孩子,如果她鐵了心不想讓我找到她,我是一定沒有辦法的。

我只能逼著她自己出現。

於是我不再拒絕顧楠的靠近,甚至對她發那些引人遐想的朋友圈也不加阻攔。

偶爾還會點讚。

我想,如果顧北心裡真的有我,看到這些一定會大發雷霆,一定會找我問個究竟。

可半年過去了,她都毫無音信。

每次拿起電話,想要給她發微信,卻總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總是打了很多字又刪除,反反覆覆。

我開始力不從心,工作上頻繁出現錯處。直到顧楠發了一張北北挺著孕肚和梁安一起逛超市的照片,我忽然覺得,天崩地裂。

顧楠掃了一眼菸灰缸里,堆積的菸蒂。提醒我,「顧北和梁安,你和我才應該是戀人。」

我挑眸看她,藏不住的厭惡。

我和她是眾望所歸的一對,年少時我也以為自己喜歡她的明麗活潑,所以接受了這樣的安排。即便後來發現早就愛上了顧北,也沒想過悔婚。

是她,搶走了顧北的梁安。現在又回來,想要打破我們這段已經塵埃落定的婚姻。

我厭惡極了,可甚至她的跋扈,不想和她浪費口舌。用沉默回應了她。

「你就那麼愛顧北麼?」

顧楠軟下聲音來,趴在我的膝頭。像年少時的許多次一樣,深情的抬頭望著我。「阿岩,你其實是愛我的對不對。只是這些年,我不在你身邊,你習慣了顧北的陪伴。沒關係的,我能等,等你再次習慣和我在一起。」

顧楠生的很美,有一雙瀲灩秋水一般多情的眼眸。她只要那樣望著男人,說一些軟話,是一定會讓人溺斃其中的。

可我,更愛的是顧北那雙沉靜而清澈的眼眸。

我將她推開,站起身。「顧楠,我們不可能了。雖然我媽喜歡你,還給了你我家門的密碼,讓你出入自由。但這並不代表,我會接受你。如果你喜歡住在這裡,我可以搬走。」

說完,我拎起西裝外頭,頭也不回的走了。

從此我沒有再回家,而是住進了酒店。

3

我和顧北再次見面,是在我的公司。她懷裡抱著梁安的孩子。

我極力壓制著怒火,質問她,「顧北,你是要和我辦理離婚手續嗎?你在同我的婚姻存續期內,生了別人的孩子,這也是違法。」

「我生了別人的孩子?」她不急不緩的反問,將孩子抱到他面前。「我生了一個和你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的,別人的孩子?」

看到孩子的一瞬間,我如遭雷劈。

顧北那天和我說了很多話,我忽然知道了事情的全貌和真相。

原來我們兜兜轉轉這麼多年,在暗戀與猜測之中,錯過了一整個人生。

她禮貌而矜持的拒絕了我的表白,不再對我有任何留戀。

離婚之後,我元氣大傷。

根本無法再住在我們曾經的家裡。

我決定搬出去。

搬家的時候,卻無意中發現一本日記。

是北北的戀愛日記。

「阿岩今天陪我吃了麻辣火鍋,這是他第一次替出要陪我一起吃我喜歡吃的東西。我真的很開心。可他卻因此犯了胃病,去醫院掛水。以後,我一定不能再這麼任性了,看著他因為難受而慘白的臉色我好心疼。」

「阿岩今天第一次帶我去參加了酒會,雖然他一直很忙沒有時間顧及我,可是能遠遠看著他發光發熱,我就很開心呀。」

……

「顧楠回來了。高媽媽要求我打掉孩子,離開阿岩。我,做不到!」

……

一本日記,每一篇,每一句都有我的身影。記錄了她從無望深沉的守護,到最後失望透頂的放手。

我的心像被無形的藤曼纏繞,疼痛且窒息。

後來我爭取過很多次,可是顧北卻再也沒有給過我任何回應。

我甚至很難見到她。

偶爾會在外交部新聞發布會上,看見她沉靜優雅的身影。

我失去了一生中最愛我的女人。

她不再愛我時,宛如空中皓月明亮皎潔。而失去她愛的我,晦暗而無光。

(全文完)

相关推荐: 8:30故事—三月初三這日,我嫁給京城第一浪蕩子蕭遣,不過他也沒「吃虧」,他娶了京城第一薄情女

一 三月初三這日,我嫁給京城第一浪蕩子蕭遣,不過他也沒「吃虧」,他娶了京城第一薄情女。 其實我倆並不傾心對方,雖久聞對方大名,但也就見過一次面,可正是那一次見面,釀成了我倆的婚事。 我是永平侯府的嫡女,身份在京城權貴之中不算低,但我名聲不太好,原因是我的情史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