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日給臣做飯了嗎?

裴越道:「臣教公主做菜是分內的事,臣還能教公主分外的事。」

我道:「什麼事?」

裴越頷首,微微一笑道:「泡男人。」

宫墙柳番外·恭王妃(7)

兄弟姊妹再好,到底都成了家有了儿女,各有各的事。顺王带着他的阿菱到处走到处画,一家子过一阵就要消失一段时间。长…

宫墙柳番外·恭王妃(6)

金麟慢慢长大了一些,眉目倒真的越来越像阿爹——虽然阿爹如今胖得跟路边卖炊饼的一个样,还留了一大把长胡子,但你要…

宫墙柳番外·恭王妃(5)

办法很难想,三姐姐只想打顺王一顿,康乐一个月来已经请张姑娘过府三次了,实在想不出名目了。而姚文秋还没有忘记七天…

宫墙柳番外·恭王妃(4)

贤妃娘娘故去后,康乐连着大半年都病歪歪的,江皇后忙于操持太子和长忆的婚事,德妃就把康乐接到自己宫里住着,姚文秋…

宫墙柳番外•恭王妃(3)

林贤妃小小年纪就管着一大家子,也只有来找姚文秋她姨母时才能松快一些。 “我记得她下棋下得很好的,你姨母整天在家…

宫墙柳番外•恭王妃(2)

姚夫人显然对自己的女儿认识不足,姚文秋不用带着牡丹花出嫁也差点被恭王当成傻子。 新婚之夜,恭王把姐夫弟弟都喝趴…

宫墙柳番外·恭王妃(1)

明皇帝的丧仪上,恭王妃姚文秋可能是除了新平公主李长忆以外哭得最惨的人了。 她哭得嗓子都哑掉了还在掉眼泪,跪在地…

宫墙柳番外·宝林(9)

净心师太抱着阿喵来找叶青青,阿喵一整天没见到她很不高兴,冲着她高声喵喵叫地骂她,等她张开手,小胖子就砸进她怀里…

宫墙柳番外·宝林(8)

叶青青见到皇上是两天后。 两日水米没打牙,加上十分恐惧,谢梅要有两个宫人架着才能勉强跪好。叶青青自己也头晕眼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