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回來了,懷裡抱着一個生死不明的女人。是個野女人,但據說捨命救了皇上

皇上回來了,懷裡抱着一個生死不明的女人。 是個野女人,但據說捨命救了皇上,早上起來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就扶住…

時至今日,我還是沒有當皇帝的女人的自覺。主要是我這進宮,太突然了…

皇帝輕笑着說:「魚兒,朕答應你,只要你能醒來,朕一定盡我所能給你最大的自由。」饒是如此,我還得保持最後的倔強,堅持再睡了一天才醒。

他在即將令他沉醉的溫柔鄉內送出了兩隻修長的手指,我身上的衣袍已經被解開,他俯身往下,手指還埋在深處,吻卻一個接着一個不斷

「我要納妾!」 「什麼?」 「納妾!」 我啪的一個大耳巴子就抽過去,速度快到我覺得自己已經突破了人類潛能,「做…

「姐夫,你只打算娶姐姐一個人嗎?」我勾住他的衣帶。

「姐夫,你只打算娶姐姐一個人嗎?」我勾住他的衣帶。 「江,紫,芙,」傅喬聽見差點沒把後槽牙咬碎,「你能不能不要…

我,京城第一放蕩女,把老公養成閨蜜

我的夫君是京城第一美男子。 但他似乎很恨我。 新婚之夜,他一把扯下我的紅蓋頭,用一雙猩紅的厲眼狠狠瞪着我,那修…

心上人將另娶他人,我悲痛欲遠嫁,卻發現這是他設的一場局

當我滿心沉浸在心上人要娶我的誓言中時,尚不知道他居然在御花園和郡主你儂我儂。 後來得知我即將遠嫁,他又眼巴巴的…

如果世界上有狗男人評比大賽,荀鶴必然是第一。這個昏君!色胚!狗男人!

「娘娘,城破了!」 我一把放下手中的糕點,大喜道:「真的?我終於等到今日了?」 哦對不起,一時太高興得意忘形了…

成為了長公主,我以為自己即將過上錦衣玉食、美男環繞的神仙日子時,美男一號翩然而至,我抹了把口水,探手就要解他的腰帶。

美人兒,你叫什麼名字?他露出一瞬的倉皇,微微低頭,黑色長髮自肩頭滑落:「回公主,奴叫裴玉。」

一開始那姑娘要我去給皇帝做老婆的時候,我是拒絕的

總有皇帝想睡我

與太子兩情相悅我歡喜待嫁,他來府拜訪後,卻悔婚迎娶嫡姐

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一朝變成我的懷中貓。 傲嬌高冷脾氣壞,蹭吃蹭喝蹭抱抱。 原以為他變回人之後,我們就老死不相…

返回顶部